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67章 初遇白幽儿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无奈之下,叶飞只好帮徐芷芸把那条已经被自己撕破的连裤丝袜脱了下来,而那一双晶莹粉嫩的修长玉腿让他差点儿又起了反应,不过心中的歉意却让他很快压了下来。

    又帮徐芷芸重新整理好短裙,叶飞这才抱着她走出了洗手间。

    感受到叶飞的温柔,徐芷芸心里甜蜜之极,感觉自己刚才所受的苦都值得了,其实想想,自己也没受什么痛苦,只是一开始有点儿疼,中间那可是从未有过的快乐,只是最后叶飞舍她而去让她极为伤心而已,不过现在一切都可去了,她感觉自己苦苦的暗恋已经得到了报。

    来到座位处,叶飞并没有放下徐芷芸,而是抱着她坐在了妈妈身边,看到这一幕,柳亦茹不由笑道:“你们两个还挺恩爱的嘛。”

    “柳阿姨,我……”面对着柳亦茹,徐芷芸不由羞涩起来,挣扎着想坐叶飞怀里下去,不料却牵动了下面的创伤,让她闷哼了一声,秀眉微微皱了起来。

    “你别动!”柳亦茹急忙制止了徐芷芸的动作:“都怪阿姨不好,给你乱出意。”

    “没有,芸儿愿意这样做的。”徐芷芸认真得说道,她真的没有怪柳亦茹,如果不是这样,叶飞不可能这么快得接受自己,那就更不会有现在躺在他怀里的幸福了,而且,想到那美妙的过程,徐芷芸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异样的红晕:“其实,刚才芸儿也很舒服的。”

    叶飞不禁有些无语,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怀里的这个女孩虽然已经二十出头,但是却比自己那个小表妹云初晴还要单纯,只是他有些想不通,这样单纯的一个女孩怎么会想到用那样的方法的,于是忍不住问道:“芸儿,你刚才是怎么事?就算我妈妈让你动点,那也是指的表白啊。”

    徐芷芸俏脸通红的道:“可是,你们男孩不都是喜欢色色的女生的吗?”

    “谁告诉你的?”叶飞有些无语得问道,而柳亦茹也不由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上说的呀。”徐芷芸却是理所当然的道。

    “那上面的话也能信?”叶飞无奈道:“不错,有些时候我们男生会对那些比较动的女孩更加喜欢,但那也是要建立在感情基础上的,就比如说,两个人认识了好久,而且彼此都有些好感那种,而我之前都不认识你,你那样的话我就只能把你当成女色狼了。”

    “我知道了。”徐芷芸很是不好意思得点了点头。

    “好了,你就别再说她了。”柳亦茹在旁边说道:“现在芸儿受创甚重,你还是先把那个恢复丸给她吃一颗吧。”

    “好。”叶飞答应了一声,想要从空间里取出药来,却愕然得发现,那里竟然一颗也没有了,这才想起,自己从西

    3度第一

    南来后,就把它们分散了出去,而最后的两瓶,也分别给了水颖和水月宫的子们,于是苦笑道:“没有了,最后的一瓶上次给了水妈妈,我倒是给忘记了。”

    “没了?”柳亦茹也有些无奈起来,只好说道:“那你先用真气帮她治疗一下吧,等下了飞机咱们再想办法。”

    “好。”叶飞点了点头,在征得了徐芷芸的同意之后,将大手伸进了她的短裙里,拨开那条小裤裤,然后轻轻按在徐芷芸那被自己弄得红肿不堪的地方。

    “啊!”徐芷芸不由娇呼了一声,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飞所说的治疗竟然是用手摸自己这里,虽然刚刚已经被他狠狠得冲撞了好久,但是此时当着柳亦茹的面,还是让她羞得都快要昏过去了,不过,那里被心爱的男孩大手包裹的舒适感觉却又让她生不出一点的反抗之心,而随着从他手心里传过一股清凉的气流,在消除自己疼痛的同时还弄出了强烈的快感之下,徐芷芸的娇躯不由轻轻颤抖起来,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用不用我避一下啊?”柳亦茹笑着调侃道。

    听到柳亦茹的声音,徐芷芸稍微清醒了一些,忍不住娇嗔道:“柳阿姨,你坏!”

    |地度第一??

    “呵呵……”徐芷芸那小女孩一般的撒娇叶飞母子都轻声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叶飞将有些湿润的大手从徐芷芸的裙中撤了出来,说道:“好了。”

    虽然对于刚才的那种感觉有些不舍,但是徐芷芸自然不了意思要求他再摸自己,于是慢慢得从叶飞的怀里站了起来,试着走了几步,发现果然一点都不疼了,只是多少还有些不适,走起路来有些别扭而已。

    伤势既然好了,徐芷芸自然不会再腻在叶飞怀里,试着走过之后,在柳亦茹的另一边坐了下来,和她窃窃私语起来。

    时间不长,飞机到了乌市的上空,马上就要降落了,徐芷芸也暂别了他们离开了这里,现在就连望海

    2度第一◢

    都已经很冷了,更何况是这里,所以她要去换上疼装,不然下了飞机肯定会冻着的。

    随着一阵轰鸣,飞机在乌市的机场降落下来,此时的柳亦茹已经恢复了许多,起码走路已经不成问题了,于是母子二人收拾了一下,在乘务人员的欢送中下了飞

    最?新???¨第一??¨

    机,不过并没有

    ?|第一?

    马上离开,因为刚才已经和徐芷芸约好了,要在这里好好得逛一逛,徐芷芸明天才会返航,正好可以当他们的向导。

    知道徐芷芸还得等一会才能出来,叶飞二人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四下打量了一下,叶飞突然感觉眼前一亮。

    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静静得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一身衣服很是古怪,像极了古代的那种宫装,而颜色则是纯白,不但没有一丝杂色,甚至连一点饰品都没有,不只是衣服,她身上其它的地方同样没有半点装饰,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得批在身后,清丽脱俗的脸庞上更是未施半点粉黛,而最令叶飞感兴趣的并不是她这一尘不染的打扮,也不是她那堪比自己身边众女的美貌,而是她那种自然散发出来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