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56章 叶飞的底牌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柳叶两家本是世交,就算是没有柳亦茹和叶凌云的结,也是经常走动的,

    2地度第一◢

    而柳君怡作为两家那一代最小的孩子,自然是备受宠爱,小时候的她没少跟柳亦茹来水颖这里玩,所以和水颖的感情也是极好,这次见面,又岂能不开心。

    由于许多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所以此时柳君怡才明白水颖这十八年是怎么过来的,在深深同情的同时,也不由见猎心喜,她本就是三姐妹中最为好武之人,不然当初也不会以最小的年龄超过两位姐姐了,此时听说水颖是隐世门派的,自然是要讨教一番了。

    水颖在柳君怡小时候就对她十分的疼爱,现在仍是无法拒绝她的要求,于是跟着她的叶飞一起来到了位于地下的练功房,刚刚打电话通知了柳亦茹小姨来的消息的叶思琦也跟了上来。

    由于只是随便切磋,二女并没有专门的去换上练功服,柳君怡仍是那身军装,而水颖则是一身居家便装,此时相对而立,一个英姿飒爽,一个温婉大方,又都是那么的美艳不可方物,再加上旁边如空谷幽兰一样娴静的大姐,叶飞一时还真不知道看哪个好了。

    本来水颖还想着让一让柳君怡,不过在一交上手之后,却惊讶得发现,柳君怡的内力比自己深厚了不止一筹,可内功的路数仍是以前见识过的柳氏心法,这就更让她震惊万分的,因为她实在是想不通,相对来说十分粗浅的柳氏心法,怎么能练到如此境界,就算是柳君怡再天才,也不太可能啊。

    “好啊你小怡,刚一来就欺负颖姐,不想好了是不是?”就在水颖被柳君怡逼得节节败退的时候,一个美妙的声音传了过来,却是叶飞的最爱,妈妈柳亦茹来了。

    听到姐姐的声音,柳君怡急忙停止了攻势,吐了吐小舌头,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啊颖姐,你也知道,我这人一打起来就忘了所有的事了,多谢你相让了。”

    水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闻言微微笑道:“我并没有让你,没想到十几年不见,小怡竟然已经厉害到如此地步了,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你练的还是原来的心法吧,怎么会这么厉害?”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天分好吧。”柳君怡嘻嘻笑道,在大姐姐一样的水颖面前,她也不用去故作矜持,只是说话的时候却偷偷得向叶飞看来,对于自己实力的突飞猛进,她又岂不能知道是怎么事,根本就是这个小坏蛋给捅上去。

    柳亦茹现在也知道了儿子和妹妹的事,自然也明白这是怎么事,不过在没有经过妹妹的同意前,她并没有把这些告诉水颖,反正用不了多久,水颖自己也会有一个质的提高的,相信到时候她就能明白一切了。

    “行了,刚一来就不老实,咱们还是客厅说话吧。”柳亦茹微笑道,虽然水颖以前是大姐姐,但是由于柳亦茹现在是叶飞默认的后宫之,所以在家里仍是她说得话最管用,水颖也已经习惯了这些。

    “小怡,看你这一身打扮,应该是直接到家里来了吧?怎么没有先去军报到?”在客厅里坐了下来,柳亦茹问道,对于军营的规矩她也是知道一些的,小妹今天这样的做法是有些不规矩了。

    柳君怡笑道:“本来是应该先去的,但是有人给我放了假,自然就不同了。”

    ^点'^b点

    “放假?”看着柳君怡肩膀上那两颗闪耀的金星,柳亦茹还真不明白在望海这个地方谁还能放她的假。

    “是啊周伯伯说了,我可以先家来看看,他去军就行了。”柳君怡笑道。

    柳亦茹不由一愣,问道:“周伯伯也来了?”对于这个周伯伯,柳亦茹自然很熟悉,那是她父亲,也就是叶飞外公的老朋友了,虽然这些年身为龙国军方最高层

    找??请第一

    ||第一2

    ??

    之一的他一直呆在京城,但是和柳家一直走得很近。

    “是啊,他说要下来视察一下,顺便也来看看我们这些晚辈。”柳君怡笑道:“我现在的职务还是他帮我争取到的呢,不然还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去。”

    “对了,小姨,你现在的具体职务到底是什么呀?”叶思琦忍不住问道。

    “本将军现在是龙国特战队总队长兼望海军特战队大队长!”柳君怡自豪得说道,她出身于特战队这个最精锐的部队,自然对这里感情最深,现在能统领全国的特战队,自然是开心不已。

    柳亦茹和水颖她们自然明白总队长这个职务意味着什么,也都很替柳君怡开心,但叶飞却暗暗皱起了眉头,因为这个职务在他看来根本就是虚的,还不如直接当望海军的司令来得实在,毕竟之前的那次行动已经让全国的特战队都服从小姨了,现在只不过是多加了一个钟头而已,对于实际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虽然看出了这个事实,但是叶飞却不想扫了正在开心的小姨的兴,而且对于这些他也并不怎么在意,他的根本还是凌云会,现在凌云会里那些制造出来的高手人数已经超过了十万之巨,战力加起来足以横扫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而且这还只是国内的人数,真正的高手集中地,还是那个恶心的岛国,此时的那里,上至七十下至十岁的男人几乎已经全部成为了自己的奴隶,这才是叶飞真正的底牌,只不过在没有

    度◢第一3

    什么大的变故之前,叶飞不想放他们出来,继续让他们支撑着那个实际上已经换了人的国家,只是这样一来,倒是要苦了那个国家的女人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不甘寂寞的她们恐怕就要到别的国家去抢汉子了。

    “对了,小姨,你当这个总队长,没有什么什么特权啊,比如给自己要几个强力护卫什么的?”叶飞问道,他想起了远在京城的卫青,经过西南和京城的再度相处,这个充满英气却又心思细腻的美女神枪手已经深深得打动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