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第340章 叶大采花贼

作品:《狂帝百美缘(护花野蛮人)

    );

    ('  看着悄悄从桌下钻出,冲着自己坏笑的三姐和小妹,叶飞很是无奈,你们爽过不管我也就算了,但起码也得把它弄干净了放去吧?现在倒好,让它在桌子下面摇头晃脑的示威,而自己也因为身边的两个小美女不好轻举妄动。

    第一?

    知道这两个无良的色女是怎么也不会帮自己了,叶飞只好轻轻挣脱两个几乎缠在自己身上而且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小美女,自己动手将它塞了去,至于精神十足的它会不会被裤子挤得难受,却也顾不上了。

    就在他刚刚弄好的时候,左边的叶静却因为被他弄醒而不满起来,伸出小手拉过他的大手,想要再次抱住他的胳膊,不料却感觉到了哥哥的手上粘粘的,于是问道:“哥哥,你手上是什么呀?”

    那是你那两个坏姐姐的水!因为两个无良色女“玩”完自己就是管而有些不满的叶飞差点儿脱口而出,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随口敷衍道:“刚才夹菜的时候不小心弄上了点菜汁。”

    “是吗?”叶静说着将自己粘上了“菜汁”的小手放在鼻端闻了闻,又伸出小舌头舔了一下,奇道:“是什么菜呀?怎么味道怪怪的?”

    叶飞不由大汗,想要再编个瞎话来敷衍一下,却见说完这句话的叶静抱住自己的胳膊又迷糊了起来,于是也就省心了,只是看着堂妹那因为这个状态而更加可爱的小脸,暗道:我的好妹妹啊,今天你无意中吃到了那两个坏妞的,日后哥哥也让她们吃你的!

    这场家庭的聚会一直持续到晚上近七点才结束,众女都很是尽兴,当然,最为尽兴的还是叶云瑛和叶云绮两个小色女,在那样的环境下,她们两个犹为兴奋,从而使得在彻底满足后整个下午都无精打采的。

    由于下午就没有再喝酒了,所以众女虽然中午的时候都有些喝醉了,但此时却也都清醒了,不然刚是一个个送她们去就够叶飞忙的了,当然,这样的辛苦叶飞是很乐意的,只是众女没有给他机会而已。

    随着这场可以说是“望海最出色的美女聚会”的结束,众女也纷纷离去了,由于大家都是自己人,倒也不用送,只不过最后一个走的小姑妈却在临走前把叶飞叫了出去,看了看四下无人后,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幽幽得说道:“今晚到我那里去好

    地|第一|?

    不好?”

    “怎么,想了?”叶飞笑问道。

    叶凝冰被他这直白的话弄得俏脸通红,但是却没有否认,点了点头道:“是啊,你已经好几天没有来了。”

    叶飞心中不由一动,在被自己开发之后,小姑妈在这方面的需求绝对是最强的,比岳母肖含月都要强烈得多,不然以她的性格,不到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是

    ¨度第?一?

    不可能这么动的,只是今晚他的目标却是水颖,因为如果不尽快解开她心里的纠结的话,弄不好会出现什么变故,所以叶飞只好柔声说道:“今晚不行,我和水颖妈妈都刚刚来,所以要

    地?第一?

    留在家里,不过我答应过,就这两天我一定会过去的。”

    “那,好吧,你不能食言哦。”除了需求最大外,叶凝冰也几乎是最善解人意的了,所以心里虽然很是不情愿,但还是温顺得点了答应了下来,不过在走之前还是缠着他吻了好一会,直到有些不耐烦的小魔女找了过来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亲戚们都离开后,别墅里恢复了安静,这样欢聚过后的分别是最容易让人感觉心里发空的,一时间叶飞和柳亦茹他

    最新度第一?¨

    们的情绪都不是很高,水颖更是又想起了自己现在的纠结,感觉更是不舒服,低声说道:“你们聊吧,我先去睡了。”说完,就走进了昨天叶思琦帮她收拾出来的房间里。

    “咱们也早点休息吧,今天都累了。”柳亦茹也说道,说完当先了自己的房间,而姐妹几个也都无精打采得去了。

    目送她们各自了房间,叶飞暗暗说道:放心吧,用不了多久,你们就能再次聚在一起的,而从那时起,你们将不用再分开,每天都会快快乐乐得在一起!

    就在大家各情心思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柳亦茹趁着水颖洗澡的时候,悄悄得溜进了她的房间,躲藏在了那个放夏装的衣柜里,现在的柳亦茹,在叶飞的滋润下,内功已经大成,就算是叶飞在不刻意找的情况下也很难发现躲藏起来的她,更不用说是水颖了,而且现在已经临近冬季,放夏装的柜子也基本不会有人动的。

    水颖在浴室里呆了好久才出来,倒不是她洗澡洗得有多久,而是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发呆了,前天,也是在浴室,她以为那一次是自己这一生中最快乐也最痛苦的时刻了,因为在那极致的疯狂中她得到了最大的满足,但是想到第二天就不得不离开他,又痛苦之极。

    可是现在她才明白,那并不是最痛苦的,因为两个人虽然不再见面,但心还是在一起的,而现在呢?人虽然在一起了,可是心却不得不分开,这种痛苦,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

    到卧室,水颖打开发台灯,刚准备去关上大灯,却忽然看到窗口处有一个人,不由吓了一跳,随即发现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她纠结不已的叶飞,于是下意识得问道:“你在那里干什么?”

    “采花啊,采花贼不都是走窗户的吗?”叶飞嘿嘿笑道,同时打开了窗子钻了进来。

    “采你个头啊!”水颖娇嗔了一句,忽然又意识到,现在自己不应该再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了,于是沉下脸道:“你快点出去吧,让人看到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进我老婆的房间有什么不对吗?”叶飞说着,上前一步,用力将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的性感娇躯搂在怀里。

    再次感受到爱人那温暖的怀抱,水颖不由一阵迷恋,用了好大的毅力才轻轻将他推开,说道:“别这样,我现在是你妈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