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遍古今】(13)

作品:《日遍古今

    第013章、妖娆淫妇孙碧妮。

    如今的上海发展的势头可以说是十分巨大,作为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经济

    大城,住着无数的权贵,商人,因此上海的高档别墅区,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

    此时在浦东区的一处高档别墅区里的一套豪华别墅内,此时在凉爽的夜晚下,

    一个二十来岁,只身穿一袭性感睡袍的美艳少妇正一个人在这个清凉的夜晚,坐

    在沙发里喝着咖啡。

    此时这个美妇正开着电视,看着电视节目里面,世界闻名的美容师,正在煞

    有其事地推荐者打粉底的最新技巧,这个女人一生爱美,因此观看美容节目,是

    这个女人每天晚上都必须要做的事儿。

    所谓化妆术可以说是十分的厉害,就算是一个土包子,相貌平凡的女人,经

    过打扮,也可以显得有几分妖艳之色,更何况这个女人,可以说是一个美艳动人

    的美女。

    性感妖娆的身材,在低胸而露出着雪白大长腿的性感睡衣下,饱满的丰乳半

    遮半掩,若隐若现,深邃的乳沟是那样的耀眼,而她的容颜妩媚,却又艳丽如桃,

    精致的五官充满着野性的娇艳,是那样的动人心魄,搭配上这个她那十分迷人的

    少妇风韵,可以说绝对是一个性感尤物。

    可以说,她就算是淡妆素颜,也足以让无数男人为之倾倒,而在精心打扮之

    后,这个女人不论走到哪里,都足以让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因此在她的身

    边,从来就不缺乏狂热的追求者,直到她嫁人之后。

    而她现在,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高级的地位,巨大的权力,以及享

    之不尽的财富,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她那个年近六旬,身体也虚弱不堪的丈夫。

    这个女人叫孙碧妮,今年29岁了,她的丈夫正是上海的房地产大佬,钟肃!

    她是钟肃的第二任妻子,曾经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演员,而在遇到地产大亨钟肃

    之后,这个老家伙对孙碧妮一见钟情,立刻对她展开了狂热地追求,而对方那样

    一个大富豪,愿意娶自己一个演员,孙碧妮怎么能够拒绝?二人相恋不过一个星

    期,钟肃求婚,碧妮就嫁。

    只是,钟肃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头子,而且长期患有心脏病,他的身体,又

    怎么能够满足孙碧妮这样的性感少妇?。

    但今天还算好了,那个老东西出去谈生意去了,这两天都不会回来了,所以

    今晚和明天,这套别墅就只属于她一个人了,她不必听命于那个已经皱纹弥补,

    皮肉松散的老家伙,也没必要再伺候那勃起来最多只有十厘米,而且软的吓人,

    插进去连两分钟都坚持不到的老鸡巴了。

    当美容节目终于宣告结束了之后,美艳少妇孙碧妮,懒散地伸了个懒腰,她

    转过头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点正,不算早,也不算晚了。

    这个时间,孙碧妮倒也不想睡觉,这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如果早早地睡觉得

    话,那实在是太可惜,太浪费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孙碧妮地一双媚眼不禁看向了一旁的精致的酒柜,那酒柜

    的最上层,只有一瓶红酒,据说是一瓶封存了五十年的红酒,那是老头子的心肝

    宝贝,据说是十年前,老头子在法国的罗曼尼酒庄,花了十五万美金的天价买来

    的,那是老头子的心肝宝贝啊。

    每天晚上,这个老头子都会在空闲的时候,把这瓶红酒拿出来,仔细地抚摸

    端详,却从未开瓶饮用。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老家伙对这瓶红酒如此珍爱,就连他的娇妻和爱女也是不

    知道的,他也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反正绝对不是因为这瓶酒的金钱价值,十

    五万美金,对于老东西来说,就算是在十年前,也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五十年的红酒,十五万美金,而且还是十年前,1997年的时候,可真是一笔

    巨款啊,据说这时罗曼尼康帝酒庄以特殊之法酿造的红酒,据说那一年的葡萄长

    的特别好,所以红酒也好,而且这瓶还是当年出品的第一批红酒,更是珍贵。

    只是,这瓶酒对于富豪来说,也真的不算什么,那老东西,几千万的生意都

    没放在眼里,更别提这瓶酒了,更何况老家伙有心脏病,本来就不宜喝酒,可是

    他还是那么宝贝这瓶酒。

    只不过,老东西钟意珍藏这瓶酒,她孙碧妮可不管那么多,此时她正无聊的

    时候,就想要尝尝看,这五十年的红酒,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知道酒柜的钥匙在什么地方,孙碧妮很轻松地找出了,然后打开了酒柜的

    锁,从里面取出了那瓶红酒,上面都是一些洋文,她看不懂,但是她没必要去懂,

    这间别墅的一切今晚都是她的,包括这瓶酒。

    至于老东西回来以后会怎么样,孙碧妮才不管呢,最多不过骂自己几句罢了。

    拿出了玻璃杯,倒了满满一杯红酒之后,酒香四溢,深红色的红酒似乎是那

    样的妖艳。

    孙碧妮在红酒杯里放了两颗话梅,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又站起身来,

    把杯子里的红酒倒掉了一半,又在里面掺入了半杯甜甜的雪碧,在这个美貌但是

    没什么文艺细胞的女人看来,红酒就该这样饮用,酸酸甜甜,那才好喝。

    至于话梅和雪碧,会不会将这瓶天价的五十年的红酒的味道给破坏掉,这对

    于孙碧妮来说那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她就爱这样喝红酒,你能把她怎么样?。

    此时的孙碧妮。身穿着性感的睡衣,一个人站在二楼自己的房间的阳台上,

    吹着微风,喝着红酒,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套别墅拥有着一个不错的小花园,还有宽敞的游泳池,一眼望去,是那样

    的完美,而此时手上还拿着美妙的红酒,真是气氛不错,只是遗憾的是,今晚自

    己太寂寞了……。

    此时,孙碧妮不禁有些后悔,心想早知道这样,今晚还不如找几个姐妹过来

    打通宵麻将呢,这样热闹热闹,也不至于让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孤独地吹风,要知

    道,前两天,小丽那个小骚蹄子,一晚上就赢了她十几万,她还没翻本呢。

    而现在,也太晚了,想找朋友来打麻将也已经来不及了,孙碧妮叹了口气之

    后,从阳台走回了房间,将杯子里被她糟蹋的已经不成样子的红酒一口喝干,然

    后随手将杯子给放到了一边,心想,虽然说傍晚吃完晚饭以后已经洗过澡了,可

    是现在还是在去洗个澡比较好一些,刚刚吹过风,似乎被几颗沙子给划过了手臂,

    好脏啊。

    同时,这个爱美的女人,又想起来了,托朋友从法国那边带回来的护乳霜,

    今天上午才到,傍晚洗澡的时候,自己忘了用了,而现在该用用了,要知道,明

    天晚上,在陆家嘴五星级酒店还有个酒会,会来不少名流,老东西明晚要带自己

    过去,自己打算穿最性感的低胸晚礼服,所以自己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的乳房,

    可不能出任何差错。

    想到了这里之后,孙碧妮淡淡一笑,打算进入浴室进行洗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没错,是脚步声,这在寂静的夜晚,让此时的孙碧妮,感觉到一阵心惊。

    「是谁?是老公吗?!」孙碧妮很吃惊,这间别墅一般外人不会来,就算是

    老东西的侄子、侄女、养子和女儿,以及自己的弟弟都不会轻易踏足,要来的话

    之前也会打电话,而会到这里来的,只有老东西。

    可是钟肃现在应该在谈生意,难道有什么意外,他提前回来了?。

    随即,那个人出现在了房间门口,这一下孙碧妮一下子惊叫了出来,因为这

    是一个陌生人,一个男人,年轻的男人,身材高大,俊秀文雅,而他此时出现在

    孙碧妮面前后,立刻露出了一丝玩味地坏笑。

    「啊!」孙碧妮发出了一声惊恐地尖叫,连连后退,叫道,「你……你是谁?

    想……想要做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孙碧妮不能不感觉到惊恐的啊,这个别墅区可是上海号称防护最严密的高档

    住宅区,因为这里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因此保安力量空前强大,四周都有高墙

    护位,大门口有十个保安站岗,同时一共六个巡逻小组,每个小组十人在别墅四

    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尤其是晚上进行着巡逻,可以说自从这个别墅区自从落成

    以来,就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闲杂人等可以靠近这里,更别提有坏人潜入到某个富

    豪的家里。

    可是此时,自己的别墅,居然有陌生人进来,这让孙碧妮简直吓坏了。

    那个人,自然就是苏星宇了。

    昨晚晚上,他占有了那个舞女陆婷,今晚,他要来这里占有孙碧妮,这个钟

    肃的继室了。

    今晚,钟肃不会回来的,因为他的生意伙伴,受到了苏星宇的指使,如今把

    他绊住了,而别墅区的保安也已经摆平了,今晚不管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有人

    过来的。

    可以说,今晚孙碧妮在这里可以为所欲为,他苏星宇,当然也是可以为所欲

    为的了。

    而很轻松的,苏星宇就潜入了进来,并且在这里,见到了孙碧妮。

    「果然是性感尤物,比照片上还要漂亮的多啊……」苏星宇此时在一瞬间就

    看上了孙碧妮,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身材火辣,奶大臀肥,妈的,这样的一个

    绝代尤物,给了钟肃那个老东西,真他妈的是糟蹋了啊。

    此时此刻的苏星宇,怎么能放过这样的一个绝色佳人呢?。

    「嘿嘿嘿,钟太太是吧?」此时的苏星宇看到了孙碧妮之后,淫笑着走了进

    来,边走还边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把水果刀,对着孙碧妮晃了晃,说道,「鄙

    人不才,名字就不说了,我估计钟太太你也没听说过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我今日

    来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是想劫个色,您不介意吧?」。

    「劫……劫色?我……我……」此时的孙碧妮,仔细看着眼前的苏星宇,他

    年轻,俊秀,高大,体态均匀,可以说这个人不但比那个老家伙不知道顺眼多少,

    就算是自己的前男友,也是无法和他比的,好几年了,孙碧妮还从没有和这样的

    男人单独相处过。

    而听到这个男人要劫自己的色,孙碧妮心里不但没有一点惊恐,反而这个寂

    寞、饥渴,这么多年伺候老东西,而丝毫得不到满足的骚货,立刻只觉周身燥热。

    「劫色?你要劫我的色,嘻嘻,如果我不让你劫,你会把我怎么样?」盯着

    苏星宇手上的刀子,孙碧妮忽然嫣然一笑,不但不在退缩,反而走上前一步,嘻

    嘻笑道。

    苏星宇看到这个女人露出这种妩媚的神色,很显然,她并不反对自己劫色,

    对于这女人苏星宇早就调查过了,就是个拜金女,这样的女人最好收拾,当下他

    哈哈笑着晃了晃刀,笑道:「那我就把你绑了,用刀把你的衣服划开,强行劫色」。

    「哎呀,既然这样,人家反正都逃不过被你劫色,那人家还是顺从你吧……」

    孙碧妮嫣然一笑,走上前来,用充满着挑逗性地眼神看着苏星宇的眼睛,随手把

    刀子轻而易举地夺过来,扔在了一边,接着一双洁白的玉臂,轻轻搂住了苏星宇,

    凝视着他那俊秀无比的面容,说道:「天啊……好帅……你怎么这么帅啊……我

    今晚不是在做梦吧?」孙碧妮这些年一直在渴望能得到年轻英俊的男人的爱,可

    是钟肃还活着,她不能,也不敢,她如今就盼望钟肃赶紧死了,自己好继承他的

    财产之后,活的像个真正的女人。

    可惜,老东西一直不死。

    而现在,忽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这么俊秀的男人,孙碧妮今晚又特别的寂

    寞,哪里熬得住啊?。

    苏星宇一把将孙碧妮的纤腰搂住,双手延伸,立刻抚摸到了孙碧妮那丰腴肥

    美的大屁股上,同时微笑着看着孙碧妮那妖娆的面容,笑道:「哈哈,今晚,我

    非要好好劫你的色不可……」边说苏星宇一边将孙碧妮紧紧抱着,送上了自己强

    烈地热吻。

    「唔……啊……嗯……」眼前英俊的男人和孙碧妮来了个热吻,当苏星宇充

    满侵略感地进攻,包裹住了孙碧妮的身体的时候,这个女人,瞬间就得到了好几

    年没有过的极乐刺激。

    苏星宇已经对这种男女之事十分熟练了,将这个妖娆的美妇抱在怀里,激情

    地亲吻,舌头大力地探入孙碧妮的嘴里,毫无阻碍地就和她香舌缠绵,同时大力

    地捏揉孙碧妮浑圆的屁股,还有她那性感睡衣下遮掩的大乳房,苏星宇的右手伸

    上来,直接插进了孙碧妮性感的睡衣中,抓着她年轻而充满弹性的乳房,又搓又

    揉。

    这个女人真不愧是个性感尤物啊,那一对饱满的胸部又软又挺,肉感十足,

    没有一点硅胶修饰的假胸感觉,苏星宇因此边亲边摸,大展雄伟。

    「男人……年轻的男人……好棒……啊……真的好棒……」被苏星宇这么强

    有力度地搂抱着,被他大力地狂热地侵略自己的肉体,虽然还没有实质性的交流,

    可是这样的前戏已经足以让身体饥渴了好几年的孙碧妮,立刻热血沸腾,而苏星

    宇和她亲密接触,那身下的邪火也已经是无法控制地燃烧起来,粗大的肉棒坚硬

    地隔着裤子顶着孙碧妮的小腹,经验丰富的她立刻就察觉到,这是一根绝对坚硬

    巨大的鸡巴,绝对不是钟肃那个废物可以比的,这更让孙碧妮难以遏制内心的淫

    欲。

    很快的,在热吻中的两个人就已经顺势滚到了床上,苏星宇毫不犹豫地就伸

    手去脱孙碧妮的睡衣,笑道:「妈的……想不到钟太太的身体居然如此的丰满,

    你陪着钟肃那个老家伙睡觉太浪费了……」。

    「啊……是啊……那老家伙根本是废物……啊……你……快……满足我……

    我要……我要……」对方在编排她的丈夫的不是,孙碧妮却丝毫没有要为钟肃辩

    白的意思,而是在跟着贬低,并且催促苏星宇,尽快让自己出轨,给钟肃戴绿帽

    子。

    苏星宇淫笑着伸手,熟练地找到了睡衣的衣扣,转眼就将孙碧妮性感的睡衣

    脱掉了,这个女人的睡衣之下再也没有穿上任何的衣物,便连内裤都没穿,此时

    雪白的胴体,胸部高挺,圆润如桃,两座山峰上的红樱桃是那样的耀眼,纤细的

    腰部因为从未生育过孩子,所以没有丝毫的的赘肉,演员出身的她,拥有一双完

    美的白玉大长腿,而那最私密的阴部,阴毛很多,也很长,在漆黑的森林夏,能

    够看到孙碧妮那还是粉红的阴户,已经在流出晶莹的淫水了。

    「真美啊……钟太太……」苏星宇贪婪地打量着这具诱人的胴体,相比秦妍,

    陆婷,孙碧妮更有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妖艳之感,就如同苏妲己一般,令男人一

    见之下,就绝对会热血沸腾,无法自拔。

    「啊……啊啊……我就是美我是世界上最美的美人儿……啊……你既然喜欢,

    就快点,快点劫我的色啊……啊……」此时孙碧妮诱人的胴体暴露在了苏星宇的

    面前,身前的年轻男人已经让孙碧妮无比沸腾,仿佛恨不得立刻就得到男人的疼

    爱。

    她真的已经饥渴的太久了,钟肃那个老头子哪里可以满足她?可是为了自己

    的利益,她又不能出去找别的男人,所以她只能忍耐着自己的欲望,可是现在,

    在苏星宇的亲热下,这个年轻强大的男人,令孙碧妮那淫荡的天性在这一刻一览

    无遗。

    「我要你……要狠狠地劫你的色……」苏星宇淫笑着站起身来,就当着这个

    丰乳肥臀的美人儿面前,把自己的衣服给脱掉了。

    孙碧妮此时痴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脱衣服,当苏星宇年轻而健美的身段,如

    运动员一样的体魄暴露在这个如饥似渴的女人的面前的时候,孙碧妮的一双美眸

    中发出着炙热的光芒……。

    「你……你的身材真好,你好强壮啊……」孙碧妮迷醉地打量着上衣和裤子

    都已经离体的苏星宇,他那健壮的身体,让孙碧妮的本就已经有所感觉的骚屄更

    加难以想象的难受。

    而此时,苏星宇将那早已经高高支起的帐篷的内裤给一下子脱了下来,闪现

    在孙碧妮面前的,就是一根粗大无比的坚硬阳物,二十厘米长,五六厘米的直径,

    又粗又硬,狰狞无比,犹如一头怒吼的雄狮一般的阳物,登时让孙碧妮在也无法

    忍耐了。

    「啊啊……好大……太大了……啊……比那老东西强太多了……」孙碧妮激

    动地坐起身来,迫不及待地就用手抓住了那根粗大无比的鸡巴,触手的坚硬,令

    孙碧妮无比惊喜,她还从来没抓到过这么硬的阳物,别说是那个老家伙,就算是

    之前的自己的男朋友,也是无法跟这样的一根大肉棒相比的。

    「快……啊……快插进来……我要你干我……啊……啊啊……」孙碧妮激动

    地套弄着大鸡巴,扭摆着自己的完美肉体叫道,她现在脑海里已经完全抛弃了自

    己的丈夫,生性高傲爱美,也是淫荡风骚的少妇,在苏星宇这根大肉棒下,早已

    经是淫乱不堪了。

    苏星宇淫笑着抖了抖鸡巴,笑道:「你想让我干你的话,那就必须要给我口

    交,懂吗?跪在我面前,像一条母狗一样地给我吹箫,懂吗?」。

    「口交?好,遵命……」臣服在真正强大的男人面前,孙碧妮已经没有了那

    高傲的贵太太的傲气,而是温顺地就像是一条低贱的母狗一样,她一把跪在地上,

    雪白的臀部翘起,手上握着那根粗大的阳物,狂热地套弄几下以后,她立刻熟练

    地张开了自己的小嘴,把这根坚硬的阳物的大龟头含在了口中。

    「啊啊……好热……好硬……好大啊……啊啊……」虽然是口交,孙碧妮并

    不能尝到快感,可是口腔内接触到那么坚硬的大鸡巴,那粗大的棒身在自己的口

    腔中膨胀,相比钟肃那根自己就算是吹半天估计也是没反应的家伙,苏星宇带给

    孙碧妮的刺激,那绝对是无穷之大的……。

    她早已经是此道高手,当年和自己的前男友唐亮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给他

    口交,因此此时吹上这根大鸡巴,孙碧妮可以说是轻车熟路,温柔而却又不失狂

    热地为苏星宇吹箫,巨大的肉棒,本来一般的女人想要吃下去是很难的,可是对

    于孙碧妮这个绝代尤物来说,却似乎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她可以轻而易举,就

    把这根可怖的肉棒轻松翻盖,令大龟头捅入到自己的深喉中,可人的小嘴儿包裹

    着整个肉棒,一前一后,吮吸地熟练无比。

    「啊……啊……爽啊……啊啊……妈的……你真是个十足的骚货啊……」身

    下白嫩丰满,屁股挺翘的性感少妇,用她娴熟而淫荡的口交技术,在这里伺候着

    苏星宇的鸡巴,那种感官上的刺激,实在是非常厉害,看着身下雪白的肉身,轻

    轻地蠕动,品尝着自己的阳物,想起这个女人是身价几十亿的大富豪的老婆,那

    种偷人妻女的刺激,令苏星宇的肉棒越来越硬。

    「好厉害啊……啊……我吸了这么久,你居然都不射……」十分钟以后,孙

    碧妮吹的自己嘴都麻了,喉咙也干痒,可是苏星宇居然还是没有一点射精的痕迹,

    这让孙碧妮心里暗暗吃惊,要知道她在床上的技术可以说是天赋异禀,如果自己

    认真口交,就算是自己那强悍的前男友,也最多就支持个七八分钟就会有射精的

    欲望,而至于老家伙钟肃,那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

    可是此时遇上这个男人,自己吸了十分钟,他的鸡巴只是那么坚硬,却没有

    射精的迹象,这让孙碧妮非常吃惊,同时也有些开心。

    「妈的,那就别吸了,躺到床上去,用你的小穴让我射出来……」苏星宇淫

    笑着摸了摸跪在地上的这个贱货孙碧妮的脑袋啊,哈哈笑道。

    「遵命……」此时的孙碧妮甜甜一笑,心花怒放,她的小穴这几年饥渴的厉

    害,平日还好说,今晚被苏星宇这么一搞,如果再不得到真正的满足,那孙碧妮

    肯定会十分难受。

    此时的孙碧妮躺在床上,苏星宇扑了上来,这个女人也没要求苏星宇戴套,

    因为钟家没有安全套,钟肃似乎还渴望能够让孙碧妮给他生一个孩子,所以从来

    不避孕,只可惜这几年下来,孙碧妮是一个蛋也生不出来,而现在孙碧妮也是欲

    火难耐,也不在乎是不是带套了。

    这对赤裸的狗男女,就在这孙碧妮平日里和她丈夫钟肃缠绵的床上,嬉笑着

    纠缠在一起,随着苏星宇抓揉着孙碧妮丰满的乳房,这个骚货嬉笑着呻吟间,将

    自己的丰满大长腿分开的时候,苏星宇那根粗硬的巨物一把顶在了孙碧妮的小穴

    上,狠狠一顶,大鸡巴就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孙碧妮的小穴中,那本就湿润而汁水

    多的小穴,终于迎来了自从孙碧妮结婚以后的第一根真正厉害的大肉棒。

    饶是孙碧妮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真正被大肉棒占有的时候,那种难以

    想象的快感,还是让孙碧妮这个骚货立刻彻底失去控制。

    那粗大无比,犹如雄狮冲击一般的剧烈刺激,此时仿佛从孙碧妮的阴道直接

    触及到了她的灵魂,她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性爱刺激,别说是钟肃那个根

    本就不行的老东西,就算是自己的前男友唐亮,也无法给予自己这么强烈的快感

    啊。

    「男人……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孙碧妮在一瞬间就被苏星宇这个英俊帅气,

    年轻高大,而且鸡巴强悍的男人所彻底征服,苏星宇插进她的身体,立刻开始快

    速而大力地做着床上运动,用鸡巴狠狠地干这个骚货,那巨大的肉棒驰骋在孙碧

    妮的小穴里,湿润的甬道和巨大肉棒亲密接触摩擦,传来的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让孙碧妮瞬间就品尝到了欲仙欲死的快感。

    此时,在上海著名的房地产大亨钟肃的卧室床上,她的妻子孙碧妮,此时已

    经被一个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所玩弄,这个男人雄健的体魄此时压着孙碧妮,双

    手在他淫笑着的同时抽动着自己的下身的时候,更是不住地搓揉着钟肃的妻子那

    颗丰满而弹性十足的乳房,而同时,苏星宇更是在不住地低头,狂吻着孙碧妮白

    嫩的脸蛋,诱人的脖颈而耳垂等部位,他虽然是多手攻击,可是却丝毫没有凌乱

    的痕迹,尤其是下体的冲刺力度,那是又快又大力,苏星宇那强悍的腰部力量,

    冲击力道之大可以说让孙碧妮真是难以想象。

    「啊啊……啊……好舒服……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好哥哥…

    …你太厉害了……啊……我被干死了……顶我……啊……大力……啊……好大力

    啊……」。

    苏星宇这个男人如铁牛一般的强大冲击力,一下下用以前孙碧妮从未在其他

    男人身上品尝到过的力量蹂躏着她丰满却又娇嫩的身体,孙碧妮这几年被钟肃那

    可怜的小鸡巴操的是身体越来越干旱、饥渴,但是这一切的饥渴,此时在遇到苏

    星宇这强大的俊秀猛男的冲击下,立刻转变为一股股无比强烈的热潮,让孙碧妮

    在苏星宇的身下越来越不可自制,欲仙欲死。

    苏星宇的体力充沛至极,而且和女人做爱是做的越久力气越强大,此时他在

    钟肃那个老东西的家里,也是在钟肃平日里和孙碧妮这个骚货颠鸾倒凤的床上,

    玩弄着他的妻子孙碧妮,鸡巴插在孙碧妮的骚屄里,这个女人没生过孩子,这几

    年又只能容纳钟肃那个老东西的小鸡巴,阴道自然不会很松,苏星宇的肉棒当然

    是干之极爽,而将这个诱人的绝美少妇压在自己的身下,一面用大鸡巴操的她欲

    仙欲死,一面又可以尽情地亲摸她的丰乳肥臀,冰肌玉肤,那样的感觉真实太也

    刺激了。

    整张大床在苏星宇和孙碧妮的激情冲刺中,不住地摇晃,二十多分钟以后,

    那雄狮一般的肉棒干的孙碧妮的性欲已经越发高涨,快感不住攀升,孙碧妮被操

    的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的灵魂都要爆裂开了,那种好久没有过的性高潮,似乎马上

    要涌现全身了。

    「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好哥哥……我要……要高潮了……

    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

    苏星宇压着孙碧妮的身体,此时也以自己的最快地速度冲刺,鸡巴在孙碧妮

    的小穴里面被刺激的阴茎也已经要达到射精边缘,他的左手搓揉着孙碧妮的胸部,

    叫道:「啊啊……啊……我也要射了……啊……我可以射在里面吗……啊……」。

    「啊啊……射……啊……好哥哥……啊……你快射……啊……我要高潮了…

    …啊啊……就差你……啊……你射了……啊啊……啊……」孙碧妮和苏星宇都已

    经是双双箭在弦上,互相搂抱着亲热狂吻,激情缠绵,爽快难当……。

    当苏星宇在剧烈地冲刺中达到射精快感,而将自己的大把阳精全部射入到了

    孙碧妮这个骚货的小穴的时候,孙碧妮也在一声畅快地呻吟中,小穴热流涌动,

    激情的高潮终于在孙碧妮结婚好几年以后,再一次让她完美地品尝到了,并且这

    次的高潮,几乎盖过了以前孙碧妮所有过的所有高潮……。

    「啊……舒服吗?宝贝?」发泄过后的苏星宇,微笑着从孙碧妮的肉体上爬

    开,搂着孙碧妮的身体,柔声说道。

    「啊啊……我……我什么舒服啊……我都快成仙了啊……」孙碧妮此时浑身

    香汗淋漓,只觉手脚都没有力气,浑身没劲儿地靠在苏星宇的怀里,眼神迷醉地

    看着苏星宇,嗔道,「你说,你是不是天上来的神仙……我真没见过你这样的男

    人……啊……好棒啊……啊……」。

    「你就当我是神仙吧……而你是妖女,我喜欢你这样的妖女……」苏星宇嬉

    笑着抱着孙碧妮,边摸她边笑道,「你说,我比你老公怎么样?」。

    「就他?」听到苏星宇提到了钟肃,孙碧妮的眼中立刻露出了一丝不屑的鄙

    视,「他那个玩意儿,也就是比太监多了个蛋子和根,其他的怕是太监都不如吧!」

    「妈的,这样编排你的老公,你真他妈的贱啊!」听到孙碧妮这样说她的老

    公钟肃,苏星宇哈哈大笑着对着孙碧妮的大白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我就是贱,那又怎么样?反正老头子也明白,如果不是他有几个臭钱,老

    娘这么年轻貌美,会看上他那个老废物?」孙碧妮嘻嘻笑道,这女的是个心高气

    傲的泼辣货,如果之前有人敢说她贱的话,她肯定会跟那人大吵一架,可是现在

    被苏星宇在床上征服的欲仙欲死,孙碧妮竟然对苏星宇这样顺从。

    苏星宇听到这里,手掌还摸着她的大白屁股,只觉自己的精力在迅速地恢复,

    巨物已经又不受控制地勃起了。

    「你……你还能干?!」孙碧妮此时和苏星宇贴身相亲,苏星宇身体的反应

    自然是瞒不过孙碧妮的,她大为吃惊,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男人,刚才那么激烈地

    打炮,这么快居然就又恢复了雄风。

    苏星宇此时兴致一上来,立刻就还要再来一发,尤其是孙碧妮这个丰乳肥臀

    的美女,他今晚上怎么也要上个四五次吧?。

    「没错,哈哈,小骚货,我就是要在干你,老子现在不但要干你的小穴,我

    还要肏你的屁眼,妈的,把你的骚屁股给我翘起来!」苏星宇狞笑着捏揉着孙碧

    妮的打屁股笑道。

    「嗯……啊……遵命……人家这就翘起屁股给你操……啊……」对这个让自

    己今晚如此快乐的男人,孙碧妮真是经不起一点的反抗,她此时的体力也恢复了

    一些,于是勉强支撑起身体,雪白的胴体瞬间就摆弄成了一个诱人的小狗爬,丰

    腴硕大的少妇大白屁股翘的老高,而苏星宇当然也是不会客气的,他的肉棒此时

    已经再度坚硬起来,他凑到了孙碧妮的后背,双手一把按住了孙碧妮的肥臀,肉

    棒顶在了她的后庭肛门上,却不插入,而是说道:「喂,你的屁眼,钟肃操过吗?」。

    「嗯……没有……那个老东西不喜欢后入……或者说他没那个精力……」孙

    碧妮低声嗔道,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却又补充了一点,「但我以前的男朋友

    ……嗯……操过几次……」。

    「妈的,你这个大屁股骚货!」听到这个女人的后庭花已经被开了,虽然苏

    星宇有一点点失望,可是也没太在意,而是狠狠地用手拍打了一下孙碧妮的大白

    屁股之后,巨大的鸡巴直接插入到了孙碧妮的屁眼里面。

    「啊……轻点……啊……别那么用力……哎呀……」女人的肛门当然比不上

    小穴那么敏感,而苏星宇又是没什么润滑地就直接给孙碧妮这个骚货开了后庭花,

    因此孙碧妮只觉自己的肛门里有点被插疼了,可是她也没法做什么抵抗,因此只

    能这么呻吟。

    「放心……啊……我会温柔的……妈的……你这个骚货,屁眼还真紧啊……」

    苏星宇的肉棒插进了这个性感美妇的屁眼里,孙碧妮的屁眼虽然当年被操过,可

    是这么多年没被人干了,竟然比之小穴也还紧凑了几分,苏星宇又是从后把这个

    性感美女当成一条母狗一样地肏着,被屁眼的璧肉紧紧地夹住自己的肉棒,苏星

    宇激动地冲刺,干这个小骚母狗的屁股,真是太棒了。

    「啊啊……啊……哎呀……啊……顶到里面……啊……好大……你这个坏蛋

    ……弄死我了……」此时的床上的两个人玩儿着狗爬后入式,苏星宇在一开始还

    在放慢着鸡巴冲刺的频率,可是几十下的冲刺之后,孙碧妮翘着她的大白屁股,

    逐渐也从肛交中品尝到了快感,苏星宇就毫无顾忌地开始加快速度,此时床上的

    这对赤裸男女,一个激动扭动腰部,捧着女人的屁股大力玩弄,一个则是像母狗

    一样地趴着,洁白的屁股随着男人在后面用鸡巴操,还用手打她的臀肉而攻击下,

    淫荡地摇晃着,配合着,二人以惊人的频率相交,「啪啪啪」的肌肉碰撞声,把

    整个屋子搞的真是「春眠不觉晓」了。

    「妈的……操死你个骚女人……啊……我干……妈的……这个骚货……一般

    男人哪里能对付她啊……」苏星宇此时兴奋地从后面干这个女人的屁眼,边干还

    边用各种方法玩弄她的身体上的敏感部位,如大奶子,大屁股,以及大长腿,而

    这个女人的性感妖娆,青春活力也让苏星宇大感满意,心想就这么一个绝代妖物,

    只怕钟肃那种病夫,在被她采补一两年,怕是就要精尽人亡了吧?。

    今晚对于孙碧妮来说无疑是个美妙的夜晚,她真的品尝到一股又一股从未有

    过的极乐快感,她真的太满足了,苏星宇在她的后庭花干了大概十几分钟,就射

    精了,可是之后却又让她翘着大屁股来玩儿观音坐莲,然后又是69式,男上女下,

    背入,交叉……这一晚上钟肃当然不会回来,而这对奸夫淫妇却是极尽缠满之能

    事,也不知道到底是几度高潮,孙碧妮更是迷糊中,体力随着高潮的连连到来,

    不住消散,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最后全无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