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遍古今】(11)

作品:《日遍古今

    作者:北斗星司。

    字数:10467。

    第011章 饥渴富婆秦妍。

    这一天的京城的天气还是不错的,离开了杨紫曦之后的苏星宇一个人行走在

    京城的街道上,他现在没有开车,因为他想要就近看一看这个时候的京城街道。

    随手的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苏星宇翻开了自己的微博,边走边看,这个时

    期的2010年的手机已经发展的不亚于现实世界的2017年,什么微信、微博、支付

    宝等已经是非常的发达了,科技比之未来世界起码进步了六七年吧。

    此时刚一翻看微博,苏星宇就被一条讯息给吸引住了。

    钟氏集团老总钟肃今日举行出殡葬礼——这条消息登时吸引了苏星宇的

    眼球,而立刻将苏星宇拉入到了一段回忆当中。

    钟肃这个名字,苏星宇知道,他是北京的一个著名的房地产商人,身价大概

    有几十亿元,只不过京城这个地方,几十亿身家的大富豪虽不能说是多如牛毛,

    但也是数量不少,苏星宇之前又一直是在上海之类的地方活动,所以他不可能因

    此知道京城的每一个富豪,但是钟肃这个名字,他却刚好是知道的。

    之所以知道钟肃这个名字,是因为三年前,也就是大概2007年的时候,京城

    那场著名的连环奸杀案,其性质之恶劣,几乎是震动了全国,当时更是在微博上

    都刷频了,而苏星宇刚好也知道那件事儿。

    那件案子被奸杀的对象,都是钟肃的亲人,比如小他几十岁,才不过二十九

    岁的曾经的女演员,第二任妻子孙碧妮,以及钟肃的前妻的女儿钟慧,堂侄女钟

    文贞,曾经的老情人秦淑兰,还有唯一幸存下来的秦淑兰德女儿——秦妍,另外

    还有养子钟松惨遭杀害。

    而制造这连环血案的凶手,就是他的堂侄钟祥。

    而这起案子最终以钟祥被击毙而告破,另外这个案子还有一个生动的地方,

    就是当时,钟肃的私生女秦妍,是唯一的幸存者,但也惨遭强奸,而她的一个警

    察同事,叫张贵龙的,在救她的时候被凶残的歹徒钟祥用枪射中,虽然最后抢救

    过来了,可是却成了半身不遂的瘫痪,而秦妍一直也没有嫌弃这个救了自己的男

    人,毅然在一年之后和这个瘫痪结婚了,当时无数人都赞叹秦妍是个好姑娘。

    这个案子当时在全国引起了热议,苏星宇也曾经关注过一阵子,倒是颇为上

    心,但是后来也就渐渐淡忘了,只是现在想不到,这个钟肃,居然死了。

    「秦妍……」苏星宇念叨了一下这个名字,虽然说他并未见过这个秦妍,但

    是当年传闻这个秦妍乃是京城著名的女警花,如今的亿万富婆,苏星宇还是很有

    兴趣的。

    「妈的,一个半身不遂的瘫痪娶了一个年轻貌美的亿万富婆,估计也是有心

    无力吧……沈冰先不管她,这个秦妍我还真他妈的想搞一搞……」想到了这个念

    头之后,苏星宇按耐不住内心的渴望,于是打算先去玩玩儿这个秦妍,毕竟三年

    前,这个女人可是让苏星宇印象深刻啊。

    另外,苏星宇更想知道的,还是这个案子的所有细节,因为当年网上警方公

    布的事情只是描述了个大概,很多机密警方是出于对受害者隐私的保护,那是绝

    对不能公布的,这些档案应该都是存在警方内部的资料库当中,不过以苏星宇现

    在的实力,想要知道这些事情,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于是苏星宇直接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一个小时后,在北京市公安局的刑侦档案库里,苏星宇终于看完了这个案子

    的所有细节,包括受害者孙碧妮、钟慧、钟文贞、秦淑兰、秦妍的照片,饶是苏

    星宇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够厚,已经够好色的了,也没想到那个已经化成灰烬的钟

    祥居然能变态到如此的地步……。

    「妈的……这几个女人都他妈的不错啊……便宜那个姓钟的王八蛋了……」

    苏星宇骂了一句,接着心想,「那个秦妍就先不说了,这么漂亮的女人还真是少

    见,不弄的话实在说不过去……至于其他的几个嘛……」苏星宇的神色中登时露

    出了很那个的笑意,「妈的,现在就可以试试看,我那个可以回到过去的外挂,

    呵呵……」。

    同时,苏星宇又看了看那份卷宗,喃喃道:「秦妍当年被那个钟祥强奸的时

    候被灌了一种特制春药,刚才跟她一些同事打听了,好像那个药把秦妍搞的很痛

    苦啊,而张贵龙已经废了,如今再也无法搞女人了,估计这个美少妇、富婆一定

    很辛苦吧,我今天晚上还是去满足她一下吧……嘿嘿嘿……」。

    想到这里,苏星宇直接拿出手机,让人帮自己在去办一些事儿,比如,找秦

    妍住的那套别墅的物业,拿到秦妍的房子的备用钥匙……。

    当天傍晚,身穿黑色裙子,刚刚参加完自己父亲葬礼的亿万富婆秦妍,拖着

    疲惫的身子回了家。

    自从三年前的那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结束后,秦妍的父亲,身价几十亿的钟

    肃彻底病倒了,这三年来都是在医院苟延残喘,失去最爱的亲人的痛苦,已经彻

    底地把这个亿万富翁的身体搞垮了。

    终于,这一天到了,这个亿万富翁再也没有挺过去,在临终前,他把自己的

    公司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三个一起打天下的兄弟,而自己亿万身家,包括钟氏集

    团的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北京的十套豪宅、香港的两套商业大厦和深圳、上海的

    几处房产,总价值五十多亿的资产,全部交给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是他能补偿

    自己女儿所受到的痛苦和屈辱的唯一办法。

    虽然,这未必有什么用,已经一切都太迟了,可是这是他唯一能补偿这个自

    己二十多年没有尽到一点做父亲的责任的女儿的办法。

    「你回来啦?」此时在豪华的别墅里的卧室中,坐着轮椅的张贵龙,看着美

    丽的妻子回来了,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秦妍今年才26岁,正是一个女人一生之中最美的时刻,她身材高挑,长发

    飘飘,雪白的鹅蛋脸,完美无缺,比任何整容过的女明星都要美上三分的绝世美

    貌,几乎可以让世间任何男人为之倾倒,她身上穿着黑色的孝裙,紧绷的裙子将

    她丰满且富有青春活力的身材凸显得火辣诱人,她拥有着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完

    美身材,丰满的胸部,浑圆的翘臀,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蛮腰,可以说她浑身上

    下就没有一处是不美的。

    可是,曾几何时,这具让张贵龙无比痴迷的身体,现在却是张贵龙内心最痛

    苦的折磨,自从三年前,自己中枪以后,虽然命最终是保住了,可是下身却彻底

    瘫痪了,再也有心无力,无法给自己的妻子正常的夫妻生活。

    而张贵龙更是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多么想要啊……。

    「贵龙……」此时的秦妍十分的疲惫,她无力地瘫软在丈夫的怀里,十分痛

    苦地将头埋入其中,「抱着我,抱着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秦妍的眼泪无法

    控制地从美丽的眼眶中流淌下来。

    张贵龙沉默不语,他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知道妻子不光是因为父亲的死,更重要的是身体的苦,其实每天晚上半夜

    的时候,张贵龙都会醒来,他知道妻子在自己身边做什么,她在疯狂地自慰,捏

    自己的奶子,抠挖自己的阴户,可是她不敢叫出哪怕一声,因为她知道一旦吵醒

    了丈夫,大家都会很难堪的。

    张贵龙只能装糊涂,熟睡,这样他才能不让妻子难堪。

    有时候张贵龙不禁绝望地想到,与其在轮椅中度过这残酷的一生,成为最心

    爱的女人的拖累,倒不如一死了之,免得活受罪……。

    秦妍现在很难受,那种如附骨之疽的痛苦正无时无刻地在折磨着这个才二十

    六岁的少妇,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男人狠狠地亲她,吻她,抓她的奶子,最好

    是狠狠地抓捏,变型,然后把大鸡巴插进她瘙痒无比的阴户里,接着又从后面爆

    她的菊花,狠狠地拍打她的屁股……。

    可是这些,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再也不可能给她了,她为了他,也绝对不

    会再去找别的男人这么做,虽然,以她现在的财力,随便出去一招手,就有无数

    的绝代猛男帅哥小鲜肉,可以无限地满足自己……。

    「哈哈哈……真是感人肺腑啊……呵呵……」就在此时,忽然,一个爽朗的

    声音传了过来,一下子让正抱在一起的张贵龙和秦妍都吓了一跳,秦妍一下子从

    张贵龙的身上窜起来。

    二人都看见,此时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正微笑着走到自己夫妻的面前,这

    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苏星宇,他已经拿着备用钥匙,轻而易举地把门给打开了。

    虽然在照片上见过秦妍的样子,可是此时,真正见到秦妍的时候,苏星宇还

    是为这个美丽少妇的绝色美貌给震撼住了,这个女人的确是太美丽了,尤其是此

    时穿着黑色的孝裙,一股股迷醉的少妇韵味透心而来,令苏星宇的鸡巴已经难以

    忍受了。

    「你……你是谁,怎么……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秦妍此时浑身发抖,结

    结巴巴地说道,她很害怕……。

    对!就是很害怕!因为她见到这个英俊的简直是逆天的男人的这一刻,秦妍

    只觉自己周身本就在燃烧的热血似乎就要喷发出来一样,此时她的下身小穴,本

    来只是湿润的小穴,在这一刻仿佛是黄河决堤一般,一股股难以想象的热流滚滚

    喷出,那种平常本来就难以忍受的痛苦,此时仿佛增大了十倍,让她整个人都要

    疯掉了。

    「我要和他做爱,我一定要和他做爱」。

    「不行,不行,我的身子是属于贵龙的,我这辈子都不能让再让其他男人碰

    我!」心里不断冒起的这两个强烈的念头,折磨的此时的秦妍痛苦不已,而更可

    怕的是,身体的难受可以说是稳稳地压制住了对张贵龙那点可怜的爱意,她越发

    无法控制自己那可耻的欲望了……。

    「你是谁?怎么闯到我们家里来了?你这是私闯民宅!我会报警的!」张贵

    龙并不知道自己妻子如今的难受,而多年作为警察的经验,让张贵龙知道这个人

    来者不善,于是立刻出言警告。

    「哈哈哈……报警?就凭你?!」苏星宇冷笑着看着张贵龙,如今他已经让

    人把这套别墅的报警系统破坏,电话线剪断,手机信号屏蔽,连这里本来有的一

    个保姆都已经打发回家了,如今这套别墅的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可怜这个废人

    居然还想报警,简直是可笑至极。

    苏星宇根本没把张贵龙这个废人放在眼里,他微笑着走到了此时已经脸色苍

    白的秦妍面前,大手十分不客气地举起来,对着秦妍那浑圆的臀部,就是狠狠地

    来了一巴掌。

    「啊!」那敏感的少妇臀部被男人这狠狠一打,秦妍登时发出了一声无比满

    足地尖叫,好爽,啊,这一下打的好爽啊……。

    「你干什么?!」张贵龙眼见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居然在她的面

    前打她老婆的屁股,这一下登时让他怒从心中来,他顺势想要坐起身来挥拳打这

    个男人,可是下身的麻痹,却让他无法做到。

    而此时的苏星宇却是一把抱住他美丽的妻子,一双手按在秦妍的大屁股上就

    狠狠地搓揉。

    当被苏星宇摸到那自己已经三年没被任何男人摸过的屁股的时候,秦妍只觉

    周身的热血已经沸腾起来,自己已经无法对眼前这个男人展开任何的反抗了,虚

    弱无力的她虽然嘴上和心里不愿意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玩弄,可是身体已经完全投

    降了。

    「哈哈哈……秦女士,张夫人,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当年被那个钟祥给灌

    了秘制春药,由于治疗时间太晚了,那种药物已经融入到了你的血脉当中,而你

    的丈夫这么多年也无法给你哪怕一次的性爱,你一定忍的很难受吧?」苏星宇此

    时紧紧贴合着秦妍的丰满的肉体,下身那根无比坚硬的巨大阳物,早已经勃起,

    此时顶在了秦妍的小腹上,那无比坚硬和真实的感觉,令秦妍早已经饥渴无比的

    肉体,此时已经快到了彻底散架的地步……。

    「不要……你放开我,我……我不想做那种事情……我不做……不做……」

    此时的秦妍知道自己的丈夫就在自己自己的身边,她不能这么做,可是她的抵抗

    实在是太微弱了,她甚至连挣扎都没有一下,声音也是小的可怜,根本不像是反

    抗。

    而苏星宇却是已经不在忍耐不住了,他鄙视地看了一眼此时此刻的张贵龙,

    笑道:「你看看老婆多饥渴啊,今天我就做做好事儿,拯救一下你老婆吧……」

    说完,苏星宇一把将秦妍,当着张贵龙的面,压在了床上。

    而此时的张贵龙,却是一句话也没说了,只是绝望地闭上眼睛,不在看眼前

    的一幕。

    他知道妻子很痛苦,他知道他很需要……所以虽然他现在不知道苏星宇到底

    是什么人,可是他屈服了,他真的很爱自己的妻子,如果可以让妻子真正满足一

    次的话,他也愿意承担这个屈辱……。

    此时的床上,苏星宇已经粗鲁地抓住了秦妍的裙子,狠狠地一阵撕扯,此时

    已经被欲望折磨的浑身难受的秦妍,只觉胸口一凉,自己的裙子已经被撕扯了开

    来,露出了内里的肌肤,丰满的的乳房,洁白的美腿,还有那最私密的阴部,都

    暴露出来了……。

    「妈啊,你连乳罩和内裤都不穿啊……」。

    当撕开了秦妍的衣服之后,苏星宇登时惊呆了,但见黑色的孝裙之下已经是

    空无一物,一对虽然平躺,但是却依然是傲然挺立的少妇乳房又白又大,毫无一

    丝硅胶垫胸,却是硕大丰满的乳房,就这样颤巍巍地暴露在他的面前,上面的两

    点粉红小樱桃早就已经在凸硬起来,看起来情动难忍,而她的身下更是丝毫不见

    内裤的踪迹,稀疏的阴毛下粉红阴部,正在以十分惊人的速度流出大量淫水……。

    这是一个不穿内裤、不戴乳罩的饥渴少妇!苏星宇感觉到自己的热血都要沸

    腾了。

    「呜呜……不要看……不要看……放开我……啊……啊啊……」秦妍的肉体

    再一次暴露在了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此时的她内心无比痛苦,屈辱,可是身体

    甚至都不需要苏星宇在做任何事情,就已经彻底地投降在了苏星宇地面前,三年

    来,她从来就不穿内衣,因为她随时都需要用手满足自己,胸罩和内裤对她来说

    犹如鸡肋,现在,这具身体已经没有防御了,而那本来已经沸腾、渴望了三年男

    人的疼爱的肉体,现在已经完全投降了……。

    「今晚,我起码搞你八次,非让你满足不可……」苏星宇兴奋地看着这个少

    妇的裸体,他很同情这个女人,他知道这女人有多痛苦,自己必须拯救她。

    苏星宇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的衣服,他本来就没穿多少衣服,就一件

    T恤上衣和一条牛仔裤,内里也没穿内裤,此时花了不到三十秒就彻底脱光了。

    「啊……好大……好大……怎么这么大……」秦妍的身心此时都已经在那淫

    药的药力发挥之下,彻底地沦陷了,之前她一个人和张贵龙在一起的时候都几乎

    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更何况现在遇到苏星宇这么一个绝代猛男,身上又拥有特殊

    的力量,可以更加强烈地挑起女人的欲望,她的内心对张贵龙地那点可怜的爱,

    终究也是抵挡不住心里的欲望,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而随着苏星宇脱衣服,秦妍此时已经是在三年之后,真正要在看到一个男人

    的身体,那勃起的让她无比想要的大鸡巴,所以秦妍甚至连闭眼都不做了,直接

    呆呆地看着脱去衣服的苏星宇。

    当看到苏星宇白皙而充满了肌肉的雄健身体,下身足足达到了二十二三厘米

    的超级大肉棒,猩红粗大的勃起的时候,这个已经被淫邪的欲望折磨了三年的女

    人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了,她淫荡地将一双洁白无暇的玉腿张开,中间不住流水的

    骚屄此时已经为君敞开。

    「啊……啊啊……我要……快……快插进来……啊……求求你了……救救我

    啊……我好难受……啊啊……」。

    此时另一边的张贵龙,虽然一开始是闭着眼睛的,可是在听到妻子说大

    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他也忍不住挣开了眼睛,可能是想看看,苏星宇那根鸡

    巴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大吧?。

    这一睁开双眼,张贵龙立刻就看到,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不但拥有着连男

    模都无法比拟的优美健壮的身材,而且下身的鸡巴又大又粗,跟A片里的黑人一

    样可怖,张贵龙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当年身体最好的时候,勃起的鸡巴也没有苏

    星宇这么巨大,而苏星宇的年轻英俊又是张贵龙拍马也比不上的,一时之间张贵

    龙不禁自惭形秽,只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秦妍,而苏星宇才是她的良配,张贵龙

    默默地流泪,一句话也不敢说。

    「妈的……你这个小淫妇,下面都发长江大水了吧?」。

    苏星宇淫笑着看着眼前张开大腿求自己操她的女人,迫不及待地扑上前去,

    狠狠压在秦妍雪白丰满的肉体上,狠狠地就抓住她的奶子,双手用力地变换着手

    法狠狠地搓揉,同时苏星宇低头疯狂地亲吻秦妍的玉颈,下身的鸡巴却没有插入

    其中,而是狠狠地在秦妍的下身摩擦着。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好棒……啊……人家……啊……

    奶子好舒服……我要死了……啊啊啊……」。

    苏星宇此时在秦妍身上放肆地挑逗起来,用力搓揉她奶子,亲吻她的肌肤,

    伸舌头舔她的肉体,他已经是此道高手,又身有特异之处,外加年轻英俊,鸡巴

    巨大,其能带给秦妍的快感,比之当年强奸秦妍的钟祥更要强烈巨大的多。

    秦妍这三年来,都在渴望有男人能捏她的奶子,摸她的屁股,揉她的大腿,

    拿大鸡巴狠狠地干她……可是她得不到这些东西,她只能自行自慰,可是她自己

    每天晚上的抠挖抚摸,又岂能和苏星宇这样的高手相比?此时的秦妍仿佛已经忘

    记了多年的屈辱,忘记了这三年的痛苦,忘记了一切一切的烦恼,她觉得自己已

    经如登仙境……。

    「怎么样……秦小姐,张夫人,你要不要我的鸡巴插进去……」苏星宇此时

    双手按捏着那对完美的少妇玉乳,下身的阳物已经对准了秦妍的阴户,龟头还在

    秦妍的小穴外轻轻摩擦,他不急着插进去,他要这个美少妇亲口对自己说出那样

    的要求。

    「我要……我要……啊啊……求求你……求求你……插进来……插进来……

    我要……我要……」已经无比燥热,在快乐和饥渴的痛苦中被折磨的差不多神智

    迷糊的秦妍无法控制自己,她现在才明白,自己对丈夫之前说的能忍是多么

    的可笑,自己那是因为这三年来不敢出去见人,没遇到男人才敢那么说,而且就

    算是那样都还是底气不足,现在真正遇到了强大、英俊,甚至唯一占有过自己肉

    体的那个淫魔钟祥都不能比的真男人,自己在他手上哪里还忍得住啊?。

    「可是你不觉得,你背叛了一直爱你的丈夫,是不对的吗?他现在可就在你

    的面前,看着你我做爱呢……」苏星宇眼见秦妍如此放荡,心里更是得意无比,

    但他还不放过秦妍,他要彻底践踏掉这个女人的一切尊严。

    「呜呜……我……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对不起贵龙……啊……可是我没

    办法啊……求求你了……啊啊……大哥……你救救我吧,好吗?我……我……我

    生不如死……啊啊……求你了……贵龙……呜呜……我下辈子做牛做马再来报答

    你吧……但我真的……真的忍不住啦……求你……大哥……插进来……快插进来

    干我……啊啊……求你了……」。

    秦妍听到苏星宇提到张贵龙,心里当然是无比愧疚的,可是她没办法啊,她

    现在只觉好难受,她生不如死,她想要被干,被身上的男人狠狠地干……。

    一旁的张贵龙听到了妻子的话,眼中满是泪水,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个

    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拖累,他的存在只会让秦妍永远活在痛苦之中,而自己其实也

    是在活受罪……。

    缓缓别过头去,张贵龙看到了一旁的梳妆台上的一把锋利的剪刀,眼中闪现

    出一丝狠戾之情……。

    而此时的苏星宇和秦妍,都没注意到张贵龙,苏星宇淫笑着把秦妍丰满的大

    长腿分开,笑道:「既然你现在这么痛苦,那张夫人,我就满足你,将你从地狱

    里拯救出来吧……」说完,苏星宇狠狠地一挺腰部,就在这里,当着秦妍那从未

    品尝过她身体的丈夫的面前,把自己早已经坚硬无比的巨物,狠狠地插进了这个

    饥渴了三年的美艳亿万富婆的阴户内,终于把她给占有。

    粗大的分身彻底地插进了秦妍这个饥渴无比、却三年来从未得到过一次满足

    的少妇的花房,苏星宇那巨大无比又坚硬似铁的阳物,瞬间填满了秦妍那饥渴湿

    润的肉穴的每一寸璧肉,难以想象,仿佛爽到骨子里的极乐快感,立刻就完全令

    秦妍这个小淫妇为之疯狂。

    「啊啊……好大……啊啊……插进来……我要死了……啊啊……好棒……啊

    啊……啊啊……干我……啊啊……干死我把……啊啊啊啊……」。

    秦妍从来也没有感受到过如此强烈的快感,苏星宇的肉棒不论是哪方面都绝

    对不是钟祥可以比的,当年被强奸时候带来的那种秦妍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而

    在这三年来却从未有过的欢乐,这一下已经是仿佛强大了十倍一般的席卷了这个

    年轻富婆的每一寸皮肤,她爽的几乎感觉自己要成仙了。

    「妈的……你这小骚货,下面好紧啊……跟处女也没什么两样……」如今,

    当着这个美丽富婆的老公的面,就把她弄到床上给玩儿了,苏星宇心里只觉无比

    刺激,而更让苏星宇兴奋的是,巨大的肉棒插进了秦妍的小穴之后,这个美丽少

    妇的阴户居然是那样的紧,一点也不像是已经被男人干过的,苏星宇的肉棒被这

    充满吸引力的小穴夹着,身下的美人又这样的热情奔放,如饥似渴,丰满美丽,

    苏星宇立刻就对着秦妍诱人的玉体展开了猛烈地攻势。

    「啊啊……啊……好棒……啊啊……你插死我了……啊啊……啊……」秦妍

    的一双洁白的美腿此时被苏星宇摆弄成了一个M字形分开,这个英俊强壮的

    男人,双手将秦妍的大腿给按住,身子悬空,一下又一下地以惊人的速度和力量

    狠狠地撞击着她诱人的下身,由于强大的力量,带来的是啪啪啪的肌肉碰撞

    声,苏星宇的力气很大,几乎每一下都把自己的阴茎深深地撞入到秦妍的花心最

    深处,而且速度频率非常之快,可是此时被苏星宇完全将体内的淫药的药性挑逗

    起来的秦妍,却恨不得苏星宇越干越快才好。

    多少个夜晚,秦妍都无比渴望有个人可以这么对她,狠狠地用大鸡巴操她,

    抓她的奶子,蹂躏她,玩弄她,因为只有这样,她体内那种已经深入到骨髓的痛

    苦才可以得到稍微的缓解。

    而现在,身上的这个强大的男人,让秦妍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地爱上了他,这

    当然不是心灵上的那种爱恋,她甚至不知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但是她带给自己

    的那种快感,那种仿佛是解脱的极乐,却让秦妍在这个时候完全对他臣服了。

    苏星宇淫笑着此时把玩儿着秦妍那对迷人的丰满乳房,狠狠地配合自己下身

    的蠕动而抓捏,嘴里笑着询问这个正在被自己奸淫的富婆:「妈的,你说,我操

    的你爽不爽啊?」。

    「爽……好爽……啊……我要爽死了……啊……用力……用力……啊……用

    力干我……啊啊……」秦妍当年就曾经在被奸淫的时候,为了得到快感而迎合男

    人的下流言语,现在她的快感欲望比之当年初次中毒还要强烈得多,被苏星宇的

    大鸡巴玩弄下,已经完全是任他宰割。

    「哈哈,你老公就在边上,正看着你和我做爱呢……你跟你老公说说,你这

    个老婆被我这个大哥操的很爽……」。

    「啊啊……唔唔……别别……我不能……啊……求求你了……啊啊……不要

    逼我……」。

    「妈的……」听到秦妍居然敢拒绝他,苏星宇十分生气,然后本来正在以极

    快的速度抽插的下身立刻停下来,「你要是不说,老子就不满足你了……」。

    「啊啊……不要……救命啊!」本来已经处在性爱巅峰极乐的秦妍,忽然面

    临那插在自己阴道内的阳物停止运动,那种生不如死,浑身奇痒难忍的痛苦立刻

    折磨的可怜的美少妇秦妍几乎想要咬舌自尽了,她在也顾不得许多了,大哭大喊

    道:「啊啊……求求你,继续干,继续干啊!干死我……老公……我快被这位大

    哥……大哥干死了,他干我得好舒服啊……你看……啊……我好舒服……啊……

    啊……唔唔……大哥,我说了,你……你快干我啊……啊啊……求你了……我要

    死了,救救我啊……」。

    饶是苏星宇也算玩儿过好几个女人了,可是还真没见到在床上可以淫荡到这

    个地步的,心里也不禁暗暗乍舌,心想妈的,那个什么钟祥到底给她吃了什么药

    啊?这么厉害?等穿越过去把这家伙解决了,一定要先套出配方来才行。

    「哈哈哈……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大哥的鸡巴,大哥就继续满足你……」

    继续激烈地冲刺的苏星宇还不忘看一旁的张贵龙一眼,他忽然发现这家伙此时正

    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干他的老婆,脸色看不出是喜是忧,倒有一种像是已经彻底

    心死的感觉,苏星宇还真没在别人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不过此时的苏星宇也来

    不及多想其他,秦妍的小穴被自己操了这么一会儿,越来越热,肉壁收缩,肌肉

    颤抖,看起来秦妍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了,而苏星宇也知道这个时候正是男人也最

    爽之时,因此这个残废绿帽王心里是怎么想的,苏星宇也根本不在关心了,而是

    压着秦妍,抓着她那对不断跳动的丰满大奶子,苏星宇展开全身的力气,疯狂地

    淫肏她,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彻底地干到无比强烈的性高潮那才爽。

    秦妍只觉今晚上自己是如此的快乐,如此的放肆,身体上的快感在自己的迷

    醉中不断把自己送往一个又一个的巅峰,男人的肉棒剧烈地力道,冲击着自己的

    身心,她真的感觉自己要飞天了,她不是人,她是仙,而且她越来越体会到做仙

    的快感。

    此时的苏星宇已经被这个小淫妇伺候的无比爽快,秦妍在他的淫弄下,极尽

    淫荡的配合自己,苏星宇的动作也得以达到最佳的发挥,而当肉棒在大概持续了

    四十多分钟的抽插后,狂热呻吟,激烈承欢的美富婆秦妍,终于在苏星宇这个当

    世绝代猛男的淫辱下,当着自己丈夫的面,被男人操的欲仙欲死,三年积蓄下来

    的欲火,在这一刻彻底随着无比强烈的性高潮而喷放了出来,与此同时苏星宇的

    阴茎也顺势爽快地对着秦妍的小穴狂射出滚烫的精液,秦妍只觉小穴里犹如岩浆

    一般炙热难耐,却又无比的舒服,她激动地叫床,这一男一女同时激动地搂抱在

    一起,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小妍,这辈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拖累了你,以后你一定要幸福啊」。

    此时,看到这对狗男女似乎已经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一旁的张贵龙却是惨淡

    一笑,接着一把举起了手中的剪刀,对准自己的喉咙就是狠狠地扎了进去。

    小妍,对不起,这是我唯一能给你幸福的办法……。

    一时之间,血光四溅……。

    「不!」秦妍发出了一声无比绝望的尖叫,此时高潮之后,那种难以启齿的

    痛苦已经暂时退去了,秦妍的神智已经得到了恢复,她立刻激动地一把推开苏星

    宇,朝着丈夫扑了过去。

    苏星宇此时也是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想到张贵龙居然会自杀,一时之间也不

    禁目瞪口呆。

    秦妍光着身子扑到了丈夫面前,抱住丈夫,那剪刀直接刺入喉咙要害,张贵

    龙瞬间断气,秦妍看到一身是血的丈夫,只觉得天塌地陷,这个世界仿佛都已经

    灭亡了,不禁绝望地大哭大叫。

    这个人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为了她,他被那个恶魔打成了残废,而自己却

    什么也没有给过他,甚至都没让他享受过一次自己的身体……。

    如今他死了,自己的妈妈,父亲,妹妹都死了,自己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秦妍轻轻抱着张贵龙的尸体,低声呢喃:「贵龙,你……你好傻

    啊……你怎么就这么死了……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怎么活啊……你放心,你不

    会寂寞的,我要来陪你……我现在就来陪你……还有我的爸爸……妈妈……我妹

    妹……」说到这里,秦妍一把拔出了张贵龙喉咙里的剪刀……。

    「等等……」苏星宇此时眼见不好,妈的!这个女人要自尽,那可不行的,

    他一把上前,轻而易举地夺过了秦妍手里的剪刀。

    「你把剪刀还给我,你这个禽兽!你还想怎么样?!」秦妍此时是恨透了眼

    前这个男人,他今晚上自己家里来,强奸了自己,害的丈夫自杀,如今居然不让

    自己死,秦妍现在恨不得生吃了苏星宇。

    「你不能死……」苏星宇狞笑了一声,说道,「你如果死了,等你的母亲、

    妹妹、父亲,还有这个姓张的警察都复活了,你说他们看到你死了,那得多伤心

    啊,你说是不是啊?你这可人的小淫妇,嘿嘿嘿……」。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