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爱我别走-问情篇(04 下)一

    作者:barbar1983。

    字数:5879。

    第四章 多少爱可以重来 下篇–勇敢(1)。

    小颖视觉。

    呯!!!!!!!!!!!!!!!!!!!!!!!!!!。

    一枪过后,公公虚脱的软倒在地上,子弹陷入他胯下三寸的木地板中,他裤

    子湿了一块,传来了一阵刺鼻的恶臭。这近距离的气流冲击,他的大腿和淫棍现

    在就像被重击了一下一样。公公的脸色除了白,还明显有被打的痛苦。

    「怎么了我亲爱的公公?你不是色胆包天的想搞我这儿媳吗?怎么现在就一

    颗子弹便怕到大小便同时失禁了?」我笑着对公公说。

    「够了小颖!我是锦程的父亲啊!即使我对你有过非份之想但也没做过太出

    格的事,给我留点颜面吧!」这时公公已从恐惧中醒来,一面沉重的回答我。如

    不是这一年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还是那个被性欲沖昏了头的愚蠢女人我真的会

    被他骗了。

    「颜面吗?如果你真顾颜面会偷儿媳内衣?还有你看到我夹在内衣中要你滚

    回老家的信为什么不走?你要不想见我为什么不回去?那里有更多你的亲人朋友,

    但你却找一份岛上居住但还随时可以回来的工作?」我冷冷的问。

    公公深皱起了眉,看了我一眼,便别过了头没有这话。

    「怎么不说话了?做出的事却不敢承认了?说啊!不说的话下一枪我便真往

    你身上招呼的!」我威胁他道。

    「你开枪吧!」公公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我再一次将子弹上膛对着公公的头。

    这次公公没再说话,而是闭上眼一副慷慨赴义的样子,但震抖的双腿却出卖

    着他的恐惧。我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更气,气他的无赖,也气自己当初为什么看得

    上他。不过我真不敢真正伤他性命,毕竟这个时空的他虽然偷偷猥琐着,但说到

    底没真对我做过什么,如只是偷了我的内衣和对我性幻想便杀了他我还是做不到。

    不过我只是求一个答案,方法可是很多,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现在身边不

    就已经有几个帮手了?。

    「帮个忙吧!锦程的出走和发现他的猥琐脱不了关系,我想知道他的始末。」

    我回身对着子芸说。

    子芸点了一下头,向专治扒灰看去,后者意会的不知从那里抽出了一枝针筒

    就插进了公公的后颈。

    「这是美国最新的逼供药物,一分钟便会见效可以问他了。」专治扒灰对我

    说。

    「是吗?我还以为你会给他一个诚实豆沙包或者惭愧波板糖的。」我道。

    「那是周星驰的电影好不?现实那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专治回答道。

    「也是。」我笑了笑自己的傻,暗骂自己怎地港片看上脑了,但下秒却又被

    草泥马打败了。专治扒灰从他的大衣内翻出了一个包子和一枝波板糖。

    「那两种药都是经食道进入体内的,由消化道进入血液到影响脑部最少需要

    十五到二十分钟的时间,而且药力会因人体吸收系统强弱而出现变数,所以如不

    是特殊场合这些用具是不会用得上的。」专治扒灰回答道。

    「……………………」我无语。

    「其实你不用觉得奇怪,很多科技都是源於电影的创意。电影是认真地胡说

    八道,科技就是认真地乱七八糟。所以伟大的哲学家们早告诉我们人生如戏,你

    只要想像自己每一刻都生活在电影中就可以了。」专治扒灰很认真地解说道。

    「……………………」我继续无语并反起了白眼。

    专治扒灰看我不说话便没再说一下,只是看着手錶等了约一分钟后打了个手

    势示意我时间到了。这时我看向公公,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完全呆滞,脸上没有一

    点表情,就如一个活死人。

    「他现在已经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你可以对他问话,除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工

    和体质改造的特工,现在你问他什么他都会告诉你实话,又或对他下达指令做出

    不同的行动也可以。」专治扒灰对我说道。

    我对专治扒灰道了一句谢,然后再次走到公公面前。

    看着这地上的男人,我的心中一片漠然。即使我对他有不少怨恨,但看到他

    现在的样子,我还是有点心软。毕竟我怎恨他,但我也却是主动的人。不过我终

    究还是要面对一个答案,那就是公公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很爱锦程,但却因为公公而背叛了他。我的性欲故然是主因,但另一原因

    是我认为公公爱我,所以我才说服了自己。而这一年里,虽然我发现公公其实比

    迷上淫妻时的锦程更为不堪,但我还是做不到对他全然无情。

    这很奇怪,我明明很爱锦程,却偏偏不停伤害他却不肯放他走,而对公公反

    而可以像夫妻一样相敬如宾呢?我想了很久,答案仍是出於自私。

    人的感情的确会影响一个人的行为,但其实对於人生而言这影响根本可以忽

    略不计。人不是只为感情而活,所以感情不能真正主导人的行为,真正主导的其

    实还是得失。

    每个人在自己心中都会对每件事物定下一个价值,而这个价值也不是以单一

    计算单位结算,而是包括很多方面结合而来的综合价值。感情、利益、愿景,全

    都是价值的一部分。所以说每人心中都有个价,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价码不够。

    这是很赤裸而残酷,但却是真理。

    例如你很爱丈夫,但如果某天给你撞上一个令你更的你又会如何呢?价码不

    够吗?好,如加上你父母都讨厌你丈夫要你离婚呢?不够?那你和丈夫都很穷,

    而你孩子患上了绝症你们没钱救他,只有你嫁给别人才可以救孩子呢?。

    不要说什么身体离开了心还在,当你睡在别人的床上时什么爱都只是苍白无

    力,你不过是为了看上去很伟大的原因而背叛丈夫而已。这就是人性的本质,我

    们不过是在不同价值中取舍而已。

    不过在人生的取舍当中,孩子和丈夫的分歧虽不是少数,但毕竟真正要做极

    端的取舍其实机会很小。所以真正重要的相对基数其实只有一个,这就是每个人

    的自私。我爱自己远比爱锦程多。

    人有私心,这是天性,没法改变。但人将自己放在每件的不同位置,则显示

    出这人的质素。而我,绝对是在垫底的份儿。

    我很爱锦程,这源於很多东西,他拥有我很多第一、也拥有我很多唯一,我

    们的感情不但是互相吸引,还有更多是一点一滴累积而来的。在我心中他比我的

    性命都来得重要,因为他就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没有他,我的过去就

    是空白,我便感觉自己不再完整,所以我不能没有他。但是,这有个关键是,我

    只需要他的存在,仅此而已。

    其实我并不会真正在乎他想什么,我需要他的存在,只在乎他在我体内会不

    会作我的反,所以他晚回来了我报复他、他忘记我生日我报复他、他伤害了我我

    疯狂报复他。这是我对他的绝对支配权。

    而公公,是另一个不同的既念。他和锦程最大不同是我不认为他属於我,所

    以他给我的是「更多」。他给我在性爱上的满足的确不是锦程可比,而这种被入

    侵式的满足的确会给大部分女人一种被爱的感觉,甚至可以麻木了我对锦程的爱。

    但真正令我沉迷的还是人性本身的贪婪。

    偷情的女人其实不一定不爱自己的丈夫,一面夹着别人的鸡爸一边说爱丈夫

    的女人不在少数。原因也不是虚伪或精神分裂,而只是单纯想得到更多。不管是

    身体出轨还是精神出轨的,很多时都是出於不安於现状但又没法改变,有人是不

    好意思对丈夫开口,也有是客观原因而没法改善,最终贪婪的种子在心里发芽而

    蒙蔽理智,心存侥倖的以为自己不会失去现有的去偷取更多。

    而我正是这样,我不满足锦程给我的一切,但又不愿放下面子,偷偷渴望更

    多。所谓感受到公公的爱,从某个角度上不过是种蔽丑布,用来掩饰我自己的贪

    婪。因为他爱不爱我其实只是他的事,并不影响我和锦程的爱情和我应忠於丈夫

    的责任。所以我就是个婊,被人插爽了便背叛丈夫,这其实跟为物质而出轨的女

    人没分别,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

    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就是大部分出轨的人的写照。

    但是,贪婪不是没代价。而人,总是不看到棺材不掉眼泪。

    男人和女人有天生上的观念差别,男人习惯把女人供在神台上,女人习惯把

    男人夹乳沟中。女人比较随心,需要的是男人在自己胸口时的亲密感,在意的只

    是男人身上有没有其他女人的气味。而男人不同,男人讲究理性、纪律,会为女

    人定下一套无形的戒律,不容任何人侵犯。

    所以出轨的男人就是掉入屎渠的老鼠,而出轨的女人就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

    罪人。女人出轨后难以挽回很多时不是不爱丈夫,而是因为明白出轨后男人便会

    收起自己的爱。女人的伤口在心里,男人的伤口在脑中。臭味尚可能洗或被时间

    沖淡,但罪名却是种烙印,难以磨灭。

    再大度的男人都不喜欢睡在罪人的胸口上,他会嫌髒. 所以女人出轨,差不

    多等於在谋杀自己的婚姻。既然爱已没了,留下来又有什么用?。

    其实在整件事上,我们三人都是佔不到理由,我们都犯了违背自己身份的错

    误。但我和公公却都是背叛者,因为我们都是明知会伤害锦程而为之,我背叛了

    丈夫,公公背叛了儿子。但我为的是贪念,那公公呢?他真的是爱我吗?还是只

    为了我的身体?其实我很想知道。

    他要抢我的人和心其实早已经做得很明显,但一个父亲可以为了抢夺儿媳而

    不惜伤害儿子,这真的是为了爱而可以不顾一切吗?当时的我认为自己是受益者,

    所以选择忽略他的卑劣。但当我付出了自己最爱的丈夫时,我不由的会问自己,

    值吗?。

    以前我认为他是爱我,即使我抱着锦程跳下医院时也没怪他,但当这一年我

    从监控中听到锦程的心底话和看到公公背后的行为后,我不禁怀疑他在另一个时

    空对我所做的一切。

    所以今天,我便是要翻开这张布,看清楚这张布是什么样子,在锅里的到底

    是什么。

    我深呼吸了一下,对着公公问出了我第一个疑惑。

    「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我身体产生幻想的?」我问。

    「在八年前,还未摆到哈尔滨来的时候。」公公说。

    公公的答案吓了我一跳,因为那时我和锦程还在大四,跟公公也不过是他跟

    婆婆来探望锦程时和我吃过一次饭,连给他们回乡时送他们到车站,我们也才见

    过两次面,话也说不上十句,他又怎么会对我产生感情呢?。

    这时间点简接反映了公公对我的感情明显只是起於幻想而不是日常相处,他

    后来对我的爱也然建基於肉体,所以我感受到的爱,其实还真是自作多情居多。

    想到这里不由得令我有一阵失落,但我却更多的疑惑,所以我再次问出了我的个

    问题。

    「你明知我将会是你儿媳,是锦程的妻子,为什么还对我幻想呢?难道不觉

    得对不起锦程吗?」我问。

    「我那是因为在我们村里有个和我关系很铁的老头,叫陈东来。他每天对我

    吹嘘他怎玩他那叫小秋的儿媳,把公媳乱伦的性爱说得十分精彩。我开始时没怎

    样,但见过你后再听他吹嘘便不由得多了点心思。

    在见过你差不多半年后,有一天我忍不住去东来家偷窥,看到东来正在干他

    儿媳。那小秋很骚,不停东来老公亲哥哥的乱叫,被内射了两次仍不满足,还给

    东来吹起来后让他插屁眼。我看着东来插小秋的屁眼时觉得很羨慕。

    小秋是我们村出名的美女,但身材却和你差很远,我当时便想,如果我能把

    你像东来玩小秋一样压在身下随意玩弄,插你屁眼,让你叫我老公,那我这一生

    也就无憾了。那次我很兴奋,在墙边自慰了五次才停。

    我也知道这想法对不起锦程,但我就是压不住这想法。而且我和东来很熟,

    他知道我偷看后便在家弄了个位置让我每天去一边偷看他和小秋做爱一边撸管子,

    又教了我玩女人的方法,叫的,还跟小秋将三十六种招式一一表演给我看,每次

    都把小秋操得高潮迭起。

    我来哈尔滨前一天,他还给我加入他一起上了小秋。那天可是我一生中最爽

    的一天,我和东来轮流干足了近八个小时,最后东来还给小秋套了狗圈,让她跟

    狗交配,小秋开始也不愿意,但给东来绑起来和那土狗干上很也配合着由我们玩。

    我们就连同那只土狗一个插着一个洞都操着小秋。那天我操着小秋的屁眼,把她

    操得呼天抢地,我便幻想着有一天把你也变成我的母狗也要这样子。我的心便没

    法再停下。

    而且,东来又教我很多如何愚弄儿子去偷媳妇的技巧,他儿子叫志浩人还有

    点出色,跟锦程有点像,只是未到锦程厉害,现在在一家小企业当第管理层,但

    却被东来利用小秋玩弄在股掌中。

    我就想着志浩都被东来玩成龟奴了,锦程也不过比志浩读书成绩好点而已,

    为什么我不可以。但我也知道自己这想法是社会不能接受的,我还要脸子,也不

    想破坏自己的家,而且那时老婆子还在,我便渐渐把这些幻想压下了,只是透过

    看黄片和偷你的内衣去发泄。

    但日子久了,我也越来越轻视锦程。虽然锦程为这家赚回了很多,但如东来

    说一样,儿子养老子是天经地义,我感谢他做什么?就是我抢了他老婆他都不能

    我怎样,而是应该让我这当父亲的幸福快乐才是,这是他欠我的,何况所有事都

    只是我的幻想而已,所以我也不觉得对不起他。「公公说。

    看着公公面无表情地说着无耻的往事,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战栗,血液在燃

    烧令我的体温越来越高,汗水在我全身渗出,我知道现在自己就是座火山,但我

    还是尽量压抑自己的怒火,想继续问下去。但我身后的冷冰霜便已忍不住。

    「那志浩的老公吃什么大的?老婆在家天天给他绿帽子竟放任自己老婆给自

    己父亲上的?」冷冰霜大声问道。

    「志浩吃什么大的我不了解,只知道东来好像一种家传的补身汤药叫洗澡水,

    志浩应该是喝洗澡水大的吧。

    公媳通奸本就是志浩提出的,原因是他看了外国的乱交文化后很向往。他虽

    然做事还不错,但人也是个傻逼,整天沉迷歪风邪理,卖弄自己的高人一等。

    后来东来把小秋干成性奴后他虽然后悔了,但他自己也就个老婆奴,只要小

    秋对他坦白后撒下娇便没了脾气。现在晚上小秋也差不多是跟东来夜夜笙歌,志

    浩一人照顾女儿后独守空房。「公公回答了冷冰霜的问题。

    听了公公的解说,我们全都沉默了。我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但我却像给人

    狠打了一把。我想到这是不是就是我当日报复锦程时想要的生活吗?我不是想同

    时拥有要个男人吗?现在公公正正告诉我他一开始就在实现我的愿望啊!我应高

    兴不?呵呵。

    不!我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我更为自己感到悲哀。以前我以为自己是只是买

    错了货,被逼付了很大的价钱买了件不想要的东西,但谁知现在告诉我,我不但

    付了大价钱,还买了件假货!我这是脑子进水了当了傻瓜。

    我低着头,脑海中开始想像如果我和锦程会跟公公像小秋一家的样子,同时

    出现的还有锦程在我面前死去的一幕。这一边是毒品给你的欲仙欲死的幻像,而

    另一边是家破人亡的现实。

    我现在就是一个戒了毒的人,在回看自己过去错误的人生。的确,锦程给了

    我毒品,但即使他诱惑了我,他和我一样都是受害者。但公公,却是一个制毒者,

    一心想用毒品操纵我的人。

    怨恨,在我心中扩散了开来。我知道自己在掉眼泪,但没去抹。我明白激动

    对孕妇不好,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不想孩子有一个杀人凶手的母亲,所以我不

    会杀了公公。但我实在忍不忍自己的忿怒。我抓紧了枪柄高举过头,准备就要往

    公公捶下去。但这时子芸却喝住了我的行动。

    「等一下!」子芸说。

    「等什么?这种人渣你难道同情他?他是背叛锦程的人,不!他不配做人!」

    我对子芸哭叫着。

    但子芸没有理会我,而是走到公公面前,伸手扯住公公的衣领拉了起来。

    「告诉我!你还做了什么伤害锦程的事?」子芸以近咆哮的声音对公公问出

    了她的问题。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