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苏醒】(08)

    第八章、签名,签名,签名(他是名人)。

    我看着狂风忽然想起了点什么,可是我刚刚想开口,思绪却又一下子断了。

    我就这么端着一杯咖啡围着他来回的转着圈子。

    不对,真的不对。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他,一定是这样只是那个名字总是话到

    嘴边又被咽了回去。我就这么抿着嘴唇拍着脑袋。而这位狂风先生则赤裸裸的躺

    在床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似乎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而似乎更加有兴趣等到我自

    己去将谜底揭晓。

    我努力的回忆着,他的样子可是却越想越乱。一个个黑人的样子浮现在我的

    脑海里。

    不对,不对,不对他说过如果他放弃了房间去到大厅里性交,第二天丑闻就

    会满天飞……。

    他是干什么的来着,刚才说过了。足球,不对,是橄榄球。他是一个橄榄球

    明星,哦,天啊,他居然是个橄榄球明星。哦,不对,好像我还忘记了什么。我

    不关注橄榄球比赛啊,可是一个橄榄球明星怎么会让我眼熟呢?那么我一定是在

    哪里见过他的照片,或者看过有关于他的电视。

    忽然一个熟悉的场景出现了,这场景震惊的我目瞪口呆,那是我儿子张明的

    房间里面贴满了一个标语「我要超越你,强森」。

    「我要超越你,强森」。这句话是被我儿子在球队每一次获胜后,都会对所

    有人说的。所以这句话居然被我毫不加工的就说了出来。

    强森:「哦,好的。宝贝要不要来床上再比试一轮」。

    我惊讶的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而他此时得意的就连他的老二都和他的下巴一

    样得意的翘起来了。那样子似乎就是在说「看吧,看吧,我是大明星强森的鸡巴」。

    而且他的那根肉棒子居然在轻轻的摇晃着,就好象是在点头。

    我看着他的命根子得意的样子,一不心「哧」的笑出声来。

    强森是个很开朗的人,看到我笑他并不生气反而是故意很假的在装着生气,

    他挥舞着双手说道:「搞什么,你居然现在才认出我,就好象是我过气了一样。

    嗨,宝贝快过来。给我说说你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

    可他越走他那个长的有些不像话的肉棒子,就挺着自己的头儿使劲晃着。

    最终我还是忍耐不住那股强烈的笑意,呵呵的笑了出来。

    他似乎被我这么一笑给弄懵了。他先是一脸茫然的看向我。之后他顺着我的

    目光落在的地方一看,才发现他的那个长长地肉棒子居然向他点着头,就好像是

    在对他说:「没错兄弟」。

    他一看也有些不自然的用手在上嘴唇摩擦了一下,而后不自然的挠了挠头。

    我一看他刚噶于是便缓缓收起了笑容:「对不起啊。原谅我吧,只是它有点

    太搞笑了」。

    肉棒又点了点头。

    这次强森刚噶了,他说道:「哦,天啊。我的鸡巴活了」。

    我:「那不如我亲亲他,不要让他给我们捣乱了」。说完我用手微微的拢了

    拢头发,而后轻轻的蹲下身子于是那根肉棒很快出现在的我的面前。

    强森用玩笑似的口吻说道:「你看到它又点头了吗?」。

    我微笑了一下说:「是啊。他为什么要点头,你告诉我好吗?他说了什么」。

    强森先是用右手拖着下巴,故作深沉的思考了一下随后说道:「恩,他是说,

    『哦,就是这样,快舔我。快啊。』你看是不是这样」。

    他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的点着脑袋,这次我没有大笑,而是开心的露出一个

    个甜甜的微笑,随后用手指点了一下那个东西的龟头。说道:「好的,光头哥哥」。

    (此处说的是男人的生殖器是光头哥哥)。

    于是我大大的张开嘴,伸出舌头先是轻轻的在他的棒身点了几下。便一头埋

    到他那个紧包的阴囊一边,此时他的两颗蛋蛋已经有些紧绷,我微微探出舌头在

    他的表面用我有些粗糙的舌苔微微触碰着他蛋包上的褶皱。

    我的嘴大大的张着,舌头也在他蛋蛋和屁股之间游走。

    舌苔的敏感微微的触碰着他的神经,他已经很陶醉的张开了嘴巴轻轻的呼着

    气。我一边轻轻的舔着他的蛋蛋一边微微挑眼看向他。看到他似乎已经来了感觉,

    我自己也一下兴奋了起来。于是我的舌头开始大面积的接触他的阴囊和他的棒子,

    而且时不时的在他龟头的外延仔仔细细的舔着。

    他的感觉似乎越来越强了,他那个陶醉的表情似乎就是在说:「哦,天啊。

    就是这里」。

    我看了看完全陶醉的强森,于是一口含住了他的肉棒顶端,与此同时我握住

    他他肉棒下端的手也开始轻轻套弄着。

    嘴巴不停地吮着他的肉棒,我的嘴巴不断的往回吸着因为他粗大的龟头放入

    而不停要流出的口水,而这一下下吮吸之后总能传来他陶醉的叹息。

    吮吸还在持续,亢奋的我也轻轻的将头发收到耳后,准备给他来点刺激的。

    我先是轻轻的将他的肉棒往里面探了一下,感觉了一下他的那个东西是不是

    能进我的喉咙。反复试了几次确认不会卡住以后。我猛的张开嘴,而后缓缓的低

    下头慢慢的将那个东西一点点进入我的喉咙。伴随着那根粗大的东西进入,我的

    喉咙居然一点点被撑开那鸡巴轻轻的腥味泛滥在我的口腔中。味道很浅。

    咕噜咕噜,这是一次又一次他的肉棒进入我的喉咙,而后推出带动了一阵阵

    怪异的声响。他十分陶醉的抚摸着我的他头发,并不时轻轻的扶着我的头将他的

    肉棒送得更深一点。有弹性的通道喉咙肯定是人体内最窄小的。而这窄小却往往

    能带来巨大的快感。

    过了大约十分钟,伴随着我最后的一次深深的将他的肉棒送进我的喉咙。他

    的腰突然一耸,整个人随后舒展了下来。可他那肉棒此时却已经深深的插在我的

    喉咙里。以至于我刚想要拔出,那东西已经射了。而我感觉他插的太深,那东西

    还在流着,当我将它拔出喉咙,那东西只是表面沾着浓浓的精液,而龟头的马眼

    内已经没有精液流动了。

    喉咙被那个巨大的东西灌了好多,一时间好想吐。咳咳咳,一阵强烈的咳嗽

    过后,我感觉那些精液居然在咳嗽中换了地方似乎被舌头根部的拨动从声道滑到

    了食道,随后竟一滴不剩的被咽了下去。

    女人将精液吞下总能刺激男人最原始的本能,于是在这种本能的召唤下,强

    森一把扯掉我的睡衣,将他的唇轻轻的靠向我的唇,起先他的嘴巴试探的接触了

    一下我的下嘴唇。我本能的躲避了一下。这似乎让他有了一点犹豫。

    虽然我刚刚为他口交都做了,但是此时让我回应他的吻毕竟还是难为情了一

    些。刚才他只是仰着头在享受,而他现在可是用他的大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心里有着着急,因为我确实此时好需要他热烈的吻住我,压倒我,上我。

    「笨蛋,笨蛋。亲我啊」。我心里都有些着急了。于是眼看着他就要抬起头

    结束这次接吻。于是我赶忙将自己的嘴唇又在他的嘴巴上轻轻的贴了一下。

    他笑了,原来他早就看出了我的想法还假装不解风情的样子在逗我。是啊,

    刚才一个在房事上让我欲仙欲死的男人又怎么能对女人的心思没有了解呢。

    我看着坏笑的他,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于是便捏起小拳头轻轻在他肩膀

    敲了一下。他刚一发呆,随后我的嘴唇也感到了。伴随着嘴唇的贴上,我的舌头

    也轻轻送入他的嘴巴。于是我们的舌头很快的开始摩擦并且缠绕着……。

    强森的手在我们的双唇热烈的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也不安分的用指甲轻轻的

    捏着我的乳头。一点点轻轻的刺激从胸部传来,我赶忙要分开嘴唇,可才刚刚要

    跑。他的嘴巴就已经追了过来。我赶忙用额头轻轻的顶住他,用生怕下一秒就深

    陷情欲的语速,快速说道:「你确定要和我在俱乐部举办婚礼吗?要知道你和我

    举办了婚礼。我就有权利使用你在俱乐部寄存的财产。我们才刚刚见面,你就这

    么对我是不是太草率了」。

    强森:「你忘记了俱乐部另一项规定,如果房主愿意娶初级会员做妻子,那

    么她的每一次对其他人的性邀请都可以视为偷情。虽然可以抵消部分房租。但你

    不知道,如果我给自己妻子买了俱乐部的婚姻保险。他们会动用他们大量的社会

    资源让你没办法偷情。但这个只局限于婚姻双方在俱乐部注册的前提下。我当然

    要拥有你。从你进门开始」。

    他的话霸道并充满了占据感,一时间我最后的犹豫也被扔在了一边。

    于是我用热烈的吻回应着他,而他也用他坚实厚重并充满肌肉的前胸贴在我

    的胸膛上。热烈的气息在我们的身体里不断的流转。

    他亲吻着我的脖子,他的大手抬起了我的腿。肉棒在我的阴道外一次次轻轻

    摩擦。他抱起了我,随后那巨大的东西送了进去,那一瞬间好刺激好幸福。

    他的肉棒那么大,那么粗,以至于进去的瞬间。我的阴道被完全的撑开。

    哦,好大,快要裂开了。刚才怎么没感觉这么大。

    我虽然心里那么想着,但嘴里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悄悄地低下头顺着两人身体

    的缝隙看去,我的阴道被他巨大的肉棒塞得完全张开成了一个圆形的环一样。浅

    浅泛黑的阴唇里竟然翻出一点点红色的肉,那似乎是从阴道里翻出来的。

    「啊……」我的一声呻吟过后,原来他在此时已经又送进去了好深的一节此

    时强烈的快乐让我愉快的轻轻吮吸起了他的嘴唇。

    他的肉棒一次次来来回回,带动的是比以往更加强烈的快乐。那感觉让我忘

    情的享受着这阵愉悦。

    我被他托着身体一次次深深的送入。随之而来的是我忘情的呻吟,此时我的

    声音自己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淫荡而放松,放纵。

    「噢噢噢噢」我连续的呻吟是他加快了抽送的节奏,强烈的快感让我忘乎所

    以。

    啪啪啪,是他的肉棒完全没入我的身体内,他的蛋蛋在阴道外的一声敲打。

    啪啪啪啪……。

    一阵阵急促的撞击声中,我眯着眼睛倾听着他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以及那

    一次次身体接触而发出的令人愉悦而迷醉的撞击声。

    渐渐的我开始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也开始泛起一抹驼鸿。呼吸也越来越短

    促。

    啊,太刺激了。受不了了,这样下去会死吗?快放开我。哦,不,就这样弄

    死我吧。用力。

    虽然那些话在我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虽然矛盾但我依旧享受着这样愉快的感

    觉。他的力量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我的呼吸也渐渐的跟不上了。以至于呼

    吸偶尔开始间断整个人都好像是一条脱了水的鱼一样兴奋的抖动着。

    感觉还在加强,呼吸带动身体酸麻疲惫,但兴奋已久源源不断的送遍全身的

    每个角落。

    那高潮即将到来的感觉又来了,我需要他狠狠的弄我。此时完全沉浸在愉悦

    中的我,也完全没有了优雅的形象大呼着:「哦,快,快用力。快到了。哦……」。

    伴随着我「哦」的一声长长地感叹一股刚才那种类似于尿液的透明液体再次

    射了出来。感觉酸酸的麻麻的就好像是在尿尿。我居然有些害羞的不敢看那个惨

    不忍睹的情形。

    我居然尿了吗?可这味道不是尿液啊。

    强森笑了笑,他对我说:「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我有些脸面上挂不住的说道:「你不要笑话我了。我都被你弄出尿了」。

    强森:「相信我那不是尿」。

    强森:「哦,对了。宝贝你是从哪里见到我的照片的」。

    我:「我儿子的房间贴满了你的海报」。

    强森:「需要我的签名吗?」。

    我一听就想到明明得到签名后兴奋的样子。于是赶忙说道:「好啊,好啊。

    有橄榄球吗?给我在橄榄球上写名字吧」。

    强森点了点头,在自己的旅行包里拿出一个橄榄球并在上面写下自己名字。

    「赠:强森最爱的球迷——张明」。

    我高兴的要收下这个球的时候,强森说道:「亲爱的别急,我还有一份签名

    要送给你」。

    我笑着问道:「哪里啊」。

    此时我正背对着他,他就又撩起了我的睡裙居然在我的屁股上写下了「强森

    最爱的地方——苏醒的屁股」。

    我让他写完也没阻拦他,只是看了看就念叨了一句「讨厌」就又被他抱在怀

    里。

    我在他怀里被他摸了一会儿,俱乐部来登记婚姻的人来了。

    那个人最后正式的说道:「从今天起您和强森。J先生就是我们俱乐部所有

    人眼中的夫妻了。您的这份协议里J先生愿意为您添加婚姻保险。也就是一旦签

    署了这份协议的前提下。您不会再遇到任何人和您做爱,除了J先生。J先生也

    会对您保证忠诚。我知道您有另一段婚姻,您不用解除它。我们也不会告密。也

    会阻拦任何人告密毁坏您的名节。如果您没有什么异议就请签名吧」。

    此时还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我十分愉快的签了名。

    当天夜里,我并没有在强森的豪华套房过夜。因为儿子回来了。此时儿子兴

    奋的看着那颗橄榄球激动的说道:「我爱死你了妈妈。我居然有了全联盟最厉害

    球员的签名。哦,对了。签名还有吗?」。

    我听儿子这么一说才惊讶的想起那家伙在我屁股上的签名我还没有洗掉,想

    到这里脸色不由有些刚噶。

    儿子赶忙关切的问道:「妈,没事吧」。

    我:「还好,还好。只是我发现他好像给了我两份签名。可是那一份我弄丢

    了」。

    儿子一听也挠了挠头说道:「哦,那真是太糟糕了……」。

    我也赶忙圆场说道:「饿不饿啊,最近的比赛怎么样……」。

    儿子简单的回答了比赛不错。

    而我也只是看儿子没什么事就赶忙离开了儿子的房间。不然我还真怕这短短

    的睡裙会将那份签名曝光。

    不过今天我还有第三份签名,那就是我们两个都签了自己真实姓名的俱乐部

    婚姻文件。这文件现在就被我拿在手中仔细的翻阅着。一条条都好像是在说着以

    后我和那个令人心跳加速的家伙幸福的生活。

    直到最后一条这是俱乐部对所有会员夫妻的要求那就是必须在五年内怀孕并

    生下对方的孩子。

    说实话这一条对我心里影响还是挺大的,毕竟我已经四十岁了。虽然俱乐部

    那个专业的业务团队说我子宫的活性比一般三十岁女人的平均水平还要好。生理

    性的分娩都没有问题。但我毕竟四十岁了。抛开大龄产妇的年龄和心理压力不提。

    可强森是个黑人啊,如果生了孩子老公就是疯了都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也

    肯定知道自己的妈妈在外面偷情。

    于是我拿着文件,自己踱步说道:「生孩子,生孩子。这可该怎么办呢。好

    吧,也许不用想那么多也许明天强森就会告诉我办法。哦,让我看看我可支配的

    金额。什么?夫妻共同财产百分之百支配权。存储金一千八百万美元。哇,吓死

    宝宝了。哦,不对,这还不到他半赛季的工资。哦,原来如此。不过哇。好多钱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