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货母亲】(02)

    作者:饥饿的杰克。

    字数:7000。

    (二)。

    两个月过后,我的淫乱暑假终于结束了。这段日子真是刺激无比,我不仅成

    功占有了妈妈的肉体,天天在家里肆意奸污、玩弄她,我还在网络上让妈妈的淫

    行暴露,为色情论坛里的淫民造福。

    回到学校后,我照旧过着无所事事的日子,每天都躲在宿舍里上网、看黄片,

    期待周末回家跟我妈妈打炮。

    这学期我们班换宿舍,我被分配到了几个新室友:高原,小强,阿兵。这几

    个新室友和我臭味相投,都喜欢宅在宿舍里上网,而且各个比我还好色,硬盘里

    存了几十个G 的日本AV,哈哈,我们很快就打成一片,成了一群死党。

    开学后两个星期,某天晚上,我们宿舍四人围着同一台电脑看黄片,小强刚

    刚下了一部母子乱伦的熟女AV,据说非常精彩。

    看着看着,高原突然说道:「还是熟女片看得带劲儿!唉,要是真能找个熟

    女打一炮,那该多好啊!」

    「哈哈,高原,你看你一脸猪头样,胖得连女朋友都找不到,还想找熟女上

    床,真是异想天开。」

    小强嘲笑着高原。

    「兄弟们,那可不一定,」

    阿兵说道,「前几天我在一个论坛上瞎逛,看到一个帖子,是一个儿子发的

    他妈妈的艳照和淫秽视频,他妈妈可真骚啊!什么淫荡的照片都愿意拍,还有他

    们母子俩肏逼的视频。」

    「哦?是吗?不可能吧…」

    我故意问阿兵,声音很低,因为我知道他说的正是我和我妈妈俩。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

    随后阿兵打开自己的电脑,登上那个熟悉的色情论坛,证明他所言不虚—

    「哇!这个妈妈奶子好大啊!至少是F 罩杯吧!」

    「是啊!奶头还很翘!一定没少被男人吮吸。」

    「你看她屁股这么肥,腿却又长又直,穿上吊带丝袜肯定很性感。」

    「真是一个极品美熟女啊!这个妈妈多大岁数了?」

    「看资料里面写,好像42岁了,有个儿子跟咱们差不多大。」

    「哇!这个儿子真幸福呀,可以和这么性感风骚的妈妈乱伦,和她做爱一定

    爽翻了吧!」

    高原、小强、阿兵,三个小色胚你一言我一语地热烈讨论着。我看着他们嘻

    嘻哈哈讨论,自己却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他们觉得很奇怪,就问我怎么了?如

    此极品的美熟女,怎么会不感兴趣?还有母子乱伦的视频哦!

    说着说着,他们已经下载好几段我上传的妈妈的淫乱视频,我感觉自己即将

    被揭穿,在角落里坐立不安、心乱如麻……

    「哈哈哈哈哈!」

    这时候,高原他们突然齐声大笑起来。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阿兵拍拍我肩膀:「嘿嘿,小伟,别紧张了,我们早知

    道是你啦!要不然我们怎么会主动申请和你做室友?!」

    原来这一切都早有预谋:高原、小强、阿兵这三个家伙,暑假期间就开始关

    注我在色情论坛上的帖子。他们通过蛛丝马迹,发现帖子的作者「骚妈妈的色儿

    子」,正是和他们一个年级的同学,于是他们一步步实施计划,为了能接近我,

    这三个家伙故意向学校申请与我同一个宿舍。

    「是啊,小伟,有啥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好兄弟。」

    高原安慰我说,也不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假意。

    「唉…」我叹了口气说道,「那你们是想怎么样?要不我发点我妈妈的裸照

    给你们吧。」

    高原道:「干!谁要你发啊?!你妈妈这个大贱货的裸照和视频网上到处都

    是,我们早就看腻啦!」

    小强道:「对啊、对啊,你妈妈身材那么好,人又那么骚,光用眼睛看哪有

    意思,我们想用鸡巴肏她!」

    「这怎么行?她毕竟是我妈妈啊」

    我有点委屈地说。

    阿兵道:「那又怎么样,你是她亲生儿子,你还不是天天肏她吗?」

    高原道:「小伟,大家都是好兄弟,你也太不够义气了!有好东西就该和兄

    弟们分享。」

    小强道:「是呀,小伟,你看你妈妈被肏得淫水四溅的模样,一看就是个欲

    求不满的骚货,我们兄弟几个一起肏她,也许你妈妈还求之不得呢……」

    我一时无言以对,莫名觉得他们说得还挺在理,只好弱弱地讲了一句:「好

    吧,我回去跟我妈妈商量一下。」

    高原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小伟你带我们三个去你家,我们一起

    轮奸你妈妈这个大骚货,好好爽一爽,哈哈!」

    ……

    根据高原的「计划」,他们准备先假装劫持我做人质,理由就是我在宿舍赌

    钱欠了一屁股债,然后他们每人蒙上一个黑色头套,打扮成社会上的黑道模样,

    然后等到午夜时分,冲进我家一起轮奸我妈妈。

    当天晚上,大约11点左右,我事先没和妈妈打招呼,领着高原、小强、阿兵

    三人上门。

    我站在家门口,一边重重地敲门,一边故意装出一副哭腔,喊道:「妈妈、

    妈妈,快救救我!」

    果然,没过多久我妈妈就闻讯而来,她慌忙打开屋门。我妈妈站在门口,瞪

    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穿着一条墨绿色的连衣裙,肉色吊带丝袜,脚上是一双灰

    色的尖头细高跟。高原他们仨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神,一个个盯着我妈妈的

    火爆身材,都快看傻了。

    半晌,高原才缓过神来,想到自己还有「正经事」要办,他说道:「你就是

    王小伟的妈妈吧?」

    我妈妈点点头。

    「你儿子欠了我们一大笔钱,他想赖帐,我们兄弟几个准备好好教育他一下!」

    「额…我儿子怎么会在外面欠钱?你们先放了他吧,有话好好说。」

    我妈妈很关心我的安危。

    「不行!我们是黑社会,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你可以去打听打听!」

    「啊!求求你们不要伤害我儿子…那…那好吧,我去拿钱给你们,请问要多

    少钱?」

    我妈妈说完,转身正准备去屋里拿钱,结果高原大手一挥:「去把这个骚货

    的衣服给我扒了!」紧接着,旁边站着的小强和阿兵就朝我妈妈扑了过去···

    ···他们仨把我妈妈按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我妈妈虽然奶大无脑,但她性经验

    十足啊!妈妈当然明白高原他们这是要什么,于是我妈妈不断地挣扎着、摆脱着,

    并高声尖叫起来。为了不让我妈妈继续乱动,他们仨便分工协作,小强抓住我妈

    妈的手腕,阿兵按住我妈妈的脚踝,高原则粗暴地撕扯着我妈妈身上的衣物。

    半分钟的功夫,我妈妈便被他们扒了个精光光,她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连衣

    裙和高跟鞋被扔在一边,我妈妈赤条条身子雪白而光滑,蜷缩在沙发上好像一只

    待宰的羔羊。

    接着,由于我妈妈一直在大喊大叫,小强便从我妈妈腿上扯下一条肉色丝袜,

    卷成团,塞进她的小嘴里。我妈妈衣服被剥光后,高原他们也开始陆续脱起了裤

    子。

    不一会儿,三个阳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小伙子把我妈妈团团包围了起来。

    我妈妈胸前那两只肥硕的大乳房,因为失去乳罩的支撑,而松松垮垮的垂在胸前,

    好似一对肉感十足的巨乳吊钟。高原先伸手摸了一把后,小强和阿兵随后也忍不

    住一齐上了…顿时,就看见我妈妈的双乳以及小腹上布满了六只肆意游移着的大

    手,他们淫笑着一边揉捻我妈妈的大乳房,一边轮流弯下腰去啜我妈妈的奶头。

    在他们熟练地舔弄之下,我妈妈那两粒大奶头明显开始变硬变挺,她的呼吸声也

    变得急促而尖细。

    随后,高原从后面把手伸到我妈妈腋下,卡住她的胳膊,再往上一抬,我妈

    妈竟不自觉地张开双腿。待我妈妈反应过来,想重新合拢时,却被阿兵和小强用

    力向两侧牢牢按去,完全不能动弹。

    终于打开了我妈妈娇嫩且湿漉漉的屄洞,高原他们仨各自用手握着自己的阳

    具,轻轻套弄着。根据之前的计划,按顺序,和我妈妈的初次交媾权给了高原。

    高原把阳具慢慢插进我妈妈的阴道,待鸡巴整支没入后,龟头再用力朝我妈

    妈的花心一顶,一深一浅的抽弄着。我妈妈闭着双眼,紧紧抿着嘴唇,表情看起

    来十分痛苦,但胳膊又不自主地搂着高原的头,双腿夹着高原的腰部,淫荡地呻

    吟起来。高原有节奏地挺动下身,阳具在我妈妈的肉洞里抽插了好一阵,又把我

    妈妈拉起来,让她双手撑在沙发上,妈妈肥白的大屁股高高朝着天。高原的肉棒

    随即再次插入,他一边「噗嗤噗嗤」的用力肏着我妈妈的嫩穴,一边用手抓住我

    妈妈前后甩动着的大乳房,变态的揪奶子玩。过了一会儿,我妈妈的浪叫声越来

    越大,高原兴奋地直打她的屁股,巴掌抽在我妈妈的臀肉上,打得「啪啪」直响。

    就这样抽插了约十几分钟,高原终于达到了顶峰,在最后几下频率超快的猛

    烈冲刺之后,高原在临近射精前,突然把阳具从我妈妈阴道里拔了出来,然后他

    龟头对准我妈妈的俏脸,精液如天女散花般全部射在了我妈妈的脸上。

    高原发泄完后,小强和阿兵立刻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我妈妈被他们从沙发

    上拉起来,站在客厅中央。我妈妈半弯着腰、吃力地站着,小强从后面狠操着她

    的小穴,阿兵站在我妈妈面前,让我妈妈帮他用嘴吹喇叭,或是用手打飞机。他

    们俩配合很默契,精准地控制着自己阳具插在我妈妈嘴里或阴道里的时间,不断

    交换前后位置。这样一来,他们俩不仅能多次享受我妈妈的口舌服务与紧窄的阴

    道,还能大大延长性交时间。我妈妈的肉屄不愧为吸精神器,紧嫩和肉感十足不

    说,当她被小强和阿兵这两个与自己儿子年纪一般大的少年奸污时,强烈的羞耻

    感使我妈妈阴道里的括约肌自动收缩。小强和阿兵感觉到我妈妈的阴道壁如同婴

    儿小手似的,时不时夹住他们抽插着的阴茎,让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性快感!

    大约肏了一个多小时,小强和阿兵俩终于顶不住这般强烈刺激,乖乖在我妈

    妈阴道内缴械投降,他们把精液全部射在了我妈妈的子宫里。

    ……

    高原他们仨在我妈妈身上发泄完性欲,心满意足地提裤子走人,留下我妈妈

    一丝不挂地瘫倒在地。

    我假装痛苦挣扎着,爬到妈妈身边,假惺惺地安慰了她几句。我妈妈以为我

    真的心疼她,十分感动,她说作为母亲保护自己儿子是天经地义,让我不需要自

    责。说完,妈妈勉强站起身,准备去浴室洗澡,她身上全是男人的精液和她自己

    的秽物。

    「等一下!」

    我叫住了妈妈,「妈妈,既然你不责怪我,那好吧,我就告诉你实话。」

    「什么实话?」

    妈妈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闷着脑袋,语气有些亏欠:「对不起,妈妈,其实我根本没赌钱,也不欠

    任何人钱,那三个轮奸你的家伙,不是什么黑社会,而是我一个宿舍的好兄弟…」

    「啊!怎么会这样?!」

    我妈妈尖叫道,她实在难以置信。

    「是啊,妈妈,他们早就想肏你了!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我实在无法拒绝

    啊!」

    妈妈虽然经常和我乱伦,但她从没和我以及我爸爸以外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妈妈知道自己被轮奸的真相后,她内心十分痛苦,觉得自己彻底沦陷为一个坏女

    人了。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怨我,我妈妈本来就是一个性欲极旺盛的骚女人,她刚

    刚被高原他们轮奸时,被干得淫水四溅,叫声又骚又浪,跟路边站街的妓女一样

    ……再加上妈妈一向对我溺爱成性,从来不敢拒绝我,只会对我唯命是从。

    我抓住她这两个致命弱点,一五一十交代完事情经过后,我撕下虚伪的面皮,

    开门见山地告诉妈妈,以后她不仅要陪我上床,还要随时随地让我那三个好兄弟

    肏逼。

    儿子的命令好像圣旨,妈妈自知厄运难逃,只好无可奈何地点头答应。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向高原、小强他们几个宣布:大功告成!以后我妈妈

    就是你们的性奴隶,大家尽管拿她当肉便器使用,如果想肏我妈妈,就到我家来,

    也可以把我妈妈带到自己家玩弄。

    「耶!太好啦!小伟,你真是我们的好兄弟!」

    高原、小强、阿兵,三人弹冠相庆,高兴得手舞足蹈,还说要请我吃饭。

    打那以后,我妈妈彻底沦为我们几个的胯下玩物,除了要在家与儿子乱伦,

    她还要无条件地被儿子的同学们玩弄。我们还搞了一个暗号,在宿舍里只要有人

    说,「要不要去小伟家上厕所?」,那就意味着大伙儿晚上一起去我家轮奸我妈

    妈,因为我妈妈就像一个公共厕所,供我们几个排泄精液。

    ……

    周末的时候,我在家举行了一个淫乱派对,邀请高原、小强、阿兵三人参加。

    当天,我妈妈穿一套黑色蕾丝的情趣内衣,薄薄的衣料略为透明,腿上穿着

    铅灰色的连裤丝袜,脚上套一双大红色的细条搭边高跟鞋,锃亮的漆皮包裹着妈

    妈娇小玲珑的小脚。

    派对开始前,我妈妈在家忙活了一下午,为我们几个准备一桌子美味佳肴。

    忙着忙着,时间过得很快,妈妈抬头一看挂钟,哎呀,差不多快到儿子放学时间

    了!妈妈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跑去镜子前一丝不苟地补了补妆。确定自己小脸蛋

    收拾的万无一失,足够漂亮性感,妈妈便走到家门口,自觉双膝跪在地上,像低

    贱的奴隶一样,跪迎我们四个好兄弟到来。

    我们四个到家后,一推开大门,看见我妈妈这个爆乳骚妇正跪在地上,情趣

    内衣领口处双乳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高原他们几个鸡巴纷纷抬头,吵着闹着要

    扑上去先肏我妈妈一顿。

    我摆摆手说:「不急、不急,等下我们慢慢玩…」

    妈妈见我们来了,依旧跪在地上,她只是抬起头、恭敬地说:「骚货妈妈欢

    迎儿子回家,也欢迎儿子的同学们来玩,祝你们玩得愉快!」

    「嗯,不错、不错。」

    我走过去摸摸妈妈的头,表示很满意,接着转过身对小强说,「东西都买好

    了吗?」

    「当然,我办事、你放心!」

    说罢,小强便打开书包,开始从包内往外拿东西:假阳具、跳蛋、麻绳、蜡

    烛、肛栓、灌肠针筒等等……一堆淫具几乎把桌子摆满。

    妈妈羞红了脸,不敢直视这些东西。

    我淫笑着说:「妈妈,你看这一桌子' 礼物' ,都是我们用零花钱买给你的

    哦!你是不是也应该送我们礼物啊?」

    「嗯嗯,我有准备东西。」

    妈妈羞涩地点点头,然后她打开桌子下面的抽屉,拿出几盒强力伟哥来:

    「这些东西…本来是买给我老公的…但今天…嗯…好吧…那就送给你们吧。」

    「哈哈,小伟,你妈妈可真好!还送自己儿子伟哥呢。」

    高原讪笑道。

    妈妈把伟哥递到我们手中,一人一盒,不过她没忘提醒我们:「我听说这东

    西对身体不好,你们要少吃点哦。」

    「好啦、知道啦,真烦人!」

    我不耐烦地说道,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红项圈、一根狗绳,扔给了我妈妈:

    「自己戴上,我们先遛遛狗。」

    妈妈不情愿地戴上项圈,再将狗绳的一头串过项圈的扣,系住项圈的倒钩上,

    另一头交给我手上,让我牵着。

    我站起身,用手扯了扯绳子,妈妈胸部向下悬挂着的双乳被扯得一晃一晃,

    身子不由自主地爬行起来。我走在前面,就这样一松一紧地扯动手中的绳子,肆

    意玩弄妈妈。妈妈脸部羞得通红,自己竟然被亲生儿子当狗一样遛弯,实在太过

    耻辱,但妈妈别无选择,她垂头丧气地跟在我后面,用四肢爬行。

    「小伟,你是不是经常这样遛你妈妈啊?」

    高原问我。

    「当然啦,我每天吃过饭后,都会一边遛这条骚母狗,一边散步。」

    说罢,我又拉了拉狗绳,熟练地牵着我妈妈在客厅里散步。我妈妈被我这样

    玩弄过无数次,但强烈的羞耻感依然如故,何况今天还是当着我同学们的面。妈

    妈一边吃力地爬行,巨大的乳房挂在下面轻轻摇晃,一边嘴里骚浪地哼哼,不知

    不觉中,淫水已经把我妈妈丝袜裆部彻底打湿了。

    「阿姨,这么快就湿啦?哈哈,过来给我舔鸡巴!」

    阿兵说道。

    我妈妈应声点点头,一脸不情愿地向他缓缓爬过去。

    我妈妈脸朝着阿兵撑起了小帐篷的裆部,感到儿子和儿子同学们炽热的目光

    正一齐扫向她那蠕动中晃晃悠悠的美臀。我妈妈在爬行过程中,因为她屁股太大,

    情趣内衣的窄裙逐渐拉高,铅灰色丝袜所包裹的诱人臀沟下缘,若隐若现地展现

    出我妈妈丰满肥沃的阴阜。

    当我妈妈拉开阿兵的裤裆,硬挺的阳具立刻弹跳出来,「啪」一声打在我妈

    妈泄红的脸颊上。我们哄堂大笑,妈妈小脸羞得更红了,她不自主地直摇头。阿

    兵伸手握住我妈妈柔软的双乳,紧紧掌在手中,将雪白的乳肉捏扁搓圆。

    接着,我妈妈侧脸掠开长发,让大家都可以看见她帮阿兵口交。妈妈娇红欲

    滴的嘴唇轻轻包含着阿兵的阳具,她柔软的舌头缠绕着龟头,让阿兵感到心跳加

    速,龟头上的温度也急速上升。

    我妈妈卖力地上下摆动着脑袋,口中不断吞吞吐吐阿兵的阳具。妈妈高超的

    口交技术让阿兵这个大学生完全失守,还没弄几下,阿兵就发出一阵闷吼,马眼

    处抵不过我妈妈舌尖的挑逗,他开始大量射精,我妈妈也『嗯嗯』地喉咙里发出

    一声长长的闷叫。

    我妈妈微蹙着眉,忍住腥臭,将阿兵的阳具继续含在嘴里。阿兵往我妈妈喉

    咙里喷射着浓热的精液。

    「喔…好舒服啊……」

    阿兵在我妈妈嘴里口爆后,气喘吁吁地坐到一边,吃起我妈妈下午才烘烤的

    蛋糕。

    随后,还没等我妈妈缓过神来,一根勃起的阳具已直直送入她的下体。

    「啊啊,等下啊!好痛!」

    我妈妈惊恐地尖叫着,她甚至都不知道是谁插入了自己的阴道,她就被整个

    人按在茶几上,被奸污……

    「阿姨,是我啊,干得你爽不爽啊?」

    原来是高原,他长长的阳具挺向我妈妈子宫,我妈妈感觉小腹内似乎有东西

    在跳动,子宫颈的酥麻感让她自动缩紧阴道括约肌。

    「啊…好爽啊…这骚货夹得我好爽…」

    高原快乐地大叫,他的阳具被我妈妈的阴道紧紧挟住,产生不可言喻的性快

    感,不禁扭动屁股搅拌了几下,阳具在我妈妈的肉穴里慢慢地往外抽出,龟头处

    占满了我妈妈的淫水,拔出来时连拉带扯着,闪着晶莹透亮的光泽。我们不知道

    高原要干什么,怎么会突然停下来?就在这时,高原刚把阳具拔出来,不过晾了

    一秒钟,他便挺动下身,对准我妈妈淫热多汁的肉屄口,「扑哧」一下整根插入。

    这次高原的阳具插得极深,直捣我妈妈娇嫩的花心。我妈妈痛的嗷嗷直叫,嘴里

    不住地喊疼,「好痛、好痛,轻点啊!」可高原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他狠狠地向

    前不断挺送着下身,次次插入都直接捅进我妈妈的深处花蕊。高原肥肉的肚皮和

    我妈妈的阴阜剧烈撞击,不断发出「啪啪啪」的声响,我和小强、阿兵站在一旁,

    看得目瞪口呆……

    眼前这番景象,高原好像一只配种的公猪,抱着我妈妈这只雪白粉嫩的母猪,

    激烈地发泄着肉欲。我妈妈被他干得仰起下颔,双眼迷离,整个人无法自拔。大

    约肏了至少四十多分钟,高原才一下子把阳具拔出来,颜射我妈妈。他的量可真

    多啊!射得我妈妈的头发上、眼睛上、鼻子上、嘴上全都是他白花花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