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51)续写

    第51章。

    又是一夜激情,在和妈妈发生关系之后每个晚上根本就战斗不息。虽然妈妈

    也知道频繁的性爱对我的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虽然妈妈在中年医生多次的治疗

    下,性瘾已经康复了不少。但依然对想要做爱的冲动丝毫不减当初,好在我的身

    体正直鼎盛之年,如果对付妈妈一个的话还说的过来。

    可是现在项月心也是那么的如狼似虎。这就让我有点疲于奔命了。再加上还

    有一个忽冷忽热的苏暮雪,这样下去我迟早会筋疲力尽。

    「小宝~ 」。

    一大早我就听到妈妈娇滴滴的声音,我一抬起头,妈妈又是一身裸体围裙站

    在门外叫我起床,即使我现在心有意而力不足,但还是目眩神迷,连下体都不争

    气的勃起了。

    我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苏暮雪却站在了妈妈的身后,语重心长的对妈妈说。

    「李校长!请你自重一些,小翔现在虽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但也经不住

    你的索求无度。你如果真想为小翔好!你就得学会控制自己」。

    听到苏暮雪这么一说,我倒是一愣。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虽说知道

    这样下去我的身体迟早会垮掉。但是却从来没想过让妈妈控制自己,反而是更加

    沉迷于药浴还有喇嘛的药方。虽说药方副作用不大,但是终究是药三分毒。更何

    况是壮阳药?真是一言点醒梦中人,与其说如何加强自己的能力不如让妈妈学会

    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

    「我………」。

    妈妈听到苏暮雪一说,也是惊慌失措,但是因为被调教之后,妈妈就非常的

    敏感。虽说性瘾已经消失殆尽,但是心里还是无法自拔。只要一想到敏感的事物

    就会很容易联想到做爱,听到这里,妈妈惭愧的低下了头。眼眸深邃如一潭清泉

    像是被溢满一样,止不住的流下了泪珠。

    「我可以教你,但是你这段时间必须得清心寡欲」。

    说完苏暮雪转过身便离去了,潇洒自如。而妈妈则像是认错的小孩子一般跟

    着苏暮雪而去。这苏暮雪是妈妈的克星吗,怎么妈妈在苏暮雪面前却毫无招架之

    力?。

    而睡在我旁边的项月心看着我这幅呆若木鸡的模样后,揉了揉眼睛然后敲了

    敲我的脑袋问道。

    「怎么了?」。

    而正当我穿好衣服在楼下吃着早餐的时候,妈妈和苏暮雪走了出来。应该说

    是领了出来。苏暮雪依然是一件毫无生机的睡衣,而妈妈则穿上了从来没有过的

    白丝织长裙,像个洁白的仙子一样。不容侵犯,蕙心兰质。这不就是我心中一直

    念念不忘的女神模样吗?。

    而一旁的苏暮雪看到李彤彤那幅装扮后,也被李彤彤冰清玉洁的气质给震撼

    到了,但是拥有多年处事经验的苏暮雪依旧只是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便将李彤彤

    带了出来,同时还和李彤彤说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如何冷静下来还有控制欲望

    的一些方法等等。

    而苏暮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去帮助李彤彤,明明即将要害她母子两。却

    还要无意的帮助他们。可能是因为想要报答李翔的接待吧。又或者是因为心存愧

    疚,想要弥补一些。即使在这之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却还是想要尽可能

    的让这对母子欣慰。

    明明自己之前根本就不是这么一个人,是冷漠、无情、富有心计的女人。绝

    对不像现在一般的多愁善感,柔情似水。也许因为蒋干的原因让她认识到自己是

    多么的无力,知道自己终究不过只是一个需要依靠男人的小女人罢了。

    对付蒋有心最实在的还是需要蒋有心一直以来犯罪的证据,只要有了野人会

    所的账本再加上U盘以及蒋有心曾经的枕边人苏暮雪指证。

    蒋有心很快就可以入罪,至于什么罪名、关多少年这些我一点都不在乎。即

    使蒋有心出来了我也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玩死他。现在的我是这样想的。

    兵贵神速,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拿到蒋有心洗钱的证据一切就可以收网

    了。于是乎就在今晚我联系了野人会所的王浩宇还有米乐。共同配合我进野人会

    所偷账本。来到了野人会所后,米乐看到我的车子就笑嘻嘻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老弟」。

    我下了车,对着米乐扯了扯嘴皮子,锤了一下米乐的胸口,笑道。

    「米乐哥,都打点好了吗?」。

    米乐拍了拍胸口,说是让我放心。然后带着我走进了会所的保安室,然后将

    一套服务员套装丢给了我。然后嬉皮笑脸的对着我说。

    「放心吧,你给我那1万块钱我都打点好了。我现在是里面的内保,专门看

    楼梯的,一有什么情况你就给我打信号」。

    米乐摇了摇手上的无线耳机,然后带着我走进了野人会所里面。现在的我一

    副富家公子样!一进到会所大堂就直接朝着前台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米乐从进

    门后就直接和我分道扬镳,去了夜总会。

    前台小姐看到我这气势汹汹的样子,反倒没有被吓住。而是彬彬有礼的向我

    询问道。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需要吗?」。

    「给我你们夜总会最好的卡座」。

    「你好!先生,请出示一下你的贵宾卡。我好给你安排下座位」。

    「我需要那种东西吗?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我开始耍泼皮无赖起来!一旁的大堂经理看到我是来闹事了!招呼了几个保

    安。说实话这些保安根本就不够我看的,唯一让我感到有威胁的是楼上的保镖。

    所以很快几个保安就被我放倒。大堂经理脸色惨白,前台小姐吓得直接抱着头蹲

    在了地上。看到我的身手如此的凌厉。心里那是噗通一下,很快皮笑肉不笑的对

    着我说。

    「这位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马上给你安排卡座。请你不要生气」。

    然后经理看了看前台小姐,怒气冲冲的骂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安排」。

    毕竟一个大堂经理是没有权利调动内保的,虽说这些保安中看不中用,但是

    一般还是可以镇住一下场面。能当上经理的自然眼神是不错的,没一会就放倒几

    个保安的能是寻常人物吗?。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千万不能得罪里面的客人,一个个非富即贵。出了事

    哪里担得起责任啊!还不如直接放这位爷进去,然后通知里面的人盯紧一点。

    进了夜总会,里面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野人会所的舞台了!毕竟上台表演的

    正是野人会所金牌调教师王浩宇。

    王浩宇先是将一条黑丝袜蒙住了年轻女人的眼睛。然后王浩宇拿出绳子困住

    年轻女子的双脚,夹住年轻女子的双腿,用指尖挠脚心。年轻女子小脚努力的躲

    避,脚尖绷紧来回晃动,但是徒劳,年轻女子从轻声呻吟到破泣为笑。

    王浩宇玩了个更绝的,一只手挠脚心,一只手掐乳头,把年轻女子搞得一边

    哭一边笑。尽管王浩宇一直按着年轻女子的双手,但是年轻女子反抗的更厉害了。

    王浩宇说看来要进一步调教,要先消耗母狗的体力。把年轻女子阴毛打了个

    结,栓在一根线上,另一端缠在王浩宇手指上。

    我和王浩宇把年轻女子翻身,弄到地上,整成狗一样的跪地姿势。王浩宇骑

    上去,手里拉线,嘴里叫着「狗儿听话哦!」年轻女子开始还倔强的不从,但是

    在线的拉动下,明知是骑在她身上的王浩宇控制,却疼痛难忍,屈辱的狗一样爬

    行。王浩宇双脚脚趾夹住年轻女子的乳头,左右用力控制方向。

    我颇有兴致的看着王浩宇的表演。心里也被这熟练的手法给震撼到了,还好

    当初蒋有心把妈妈交给了少经人事的蒋干来试手。如果要是交给了王浩宇下手的

    话,只怕现在妈妈已经不认得我了。

    只会是一只被性欲控制的母狗。我不知道王浩宇调教女人到底需不需要药物?

    不过看到王浩宇这幅自信的表情还有娴熟的手段,即使没有药物相信王浩宇也能

    很快的控制一个女人。

    很快王浩宇的表演结束了,毕竟调教女人还是很费功夫的。等到王浩宇走下

    台来到了我的卡座,只见他汗流浃背,额头汗流不止。就连西服衬衫都被弄湿了。

    看到我还是小跑着过来。我起身和王浩宇握了握手,拥抱了一下。刚开始王

    浩宇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看到附近几个内保的时候就恍然大悟!我在王浩

    宇的肩旁上对远处的米乐点了点头。

    米乐便离开了夜总会大厅。我和王浩宇一边走一边互相开着玩笑。旁边的内

    保认出了我身边的王浩宇,路过的恭恭敬敬的打着招呼。就连夜总会的客人都会

    站起身来敬酒,可见王浩宇在会所里面的名气。

    我和王浩宇走进了男厕后换上了服务员的制服,然后对王浩宇打着OK!王

    浩宇见内保对我的注意都分散开后就离开了。我一个人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低了低头。窥视着夜总会大堂里面的一切。

    「动手了啊」。

    耳麦里传出了米乐的声音!「啪」的一声,忽然大堂里面所有的灯光一关!

    大家还以为会有什么表演的时候。我一把抓起刚刚从卡座上拿出的一瓶酒狠狠的

    全部倒在地上。

    因为情况突然,也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举动,我点着了随手拿的一张布碎。丢

    在脚下然后迅速离开。

    现场看到有火光,也是混乱不堪。一时间,酒瓶纷纷碰到在地下,点着的香

    烟也丢在了地下。火光四起,而夜总会的消防喷水系统也很快的反应过来,直接

    洒水。

    但是夜总会里面的大多数都是烈酒!哪里有这么快就能够扑灭的啊!更何况

    我此时此刻也在不停的拨弄着火势,哪里地下有酒,我就往哪里点。至于王浩宇

    也在别人不起眼的时候将舞台的帘布给点了。

    顿时场面已经不是会所的内保可以控制的住了!而陈经理也在得知了事情之

    后马上赶了过来,安排人手。让保安安排人员疏散,至于服务员和内保则是去各

    个楼层拿灭火器。

    至于为什么不报火警?这倒是有一个小妹打了火警电话。而火警收到了通知

    之后也很快出动,可是经理刚听到火警的声音就安排了一些黑衣大汉死死的守住

    门口不让消防员进去。消防员也是懵了!明明看到大楼里面浓烟四起,虽说没有

    火光,但是已经初步确认里面起火。

    而会所经理却带着一群人死死的守住门口不让消防员进去!见过怪人怪事也

    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真是一百年不死都有新闻看!基本所有人都动员了起来,而

    陈经理也很快的打了电话给蒋有心。而电话里面的蒋有心却是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没事!只不过是一只小老鼠在里面瞎闹腾」。

    这算是什么?自暴自弃?本来拦住消防员的自己已经够奇怪了!真正的幕后

    人却像是预料之中一样。毫不在乎。

    我也很快随着一群内保的服务员一起去拿消防器材!只不过我只是混在里面?

    毕竟这栋大楼根本不可能真的起火!这么多人手不出个10多分钟就能把火熄灭。

    我摸到了最顶层的楼梯间!而米乐正在楼梯门口等我,我也不含糊的走了过去。

    然而正当我走到米乐的身后的时候,米乐突然贴着我的耳边嘀咕了一句。

    「玩得开心」。

    我顿时一惊,只见米乐手上抓着一块毛巾然后快速的捂住了我的口鼻!我虽

    然反应了过来,但是却是慌张的吸进了一点。我震惊过后,甩开了米乐的手,然

    后举起拳头想要挥击。然而刚举起却使不出一点力气。随后我挣扎摇晃了几下,

    就倒在了地上。

    「搞定了」。

    「等着」。

    电话里的人冷淡的回了句便挂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