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49)续写

    第四十九章。

    一早我朦胧的睁开双眼,刺眼的阳光使我根本无法抵抗。我只好翻过身去,

    正好贴在了柔软的枕头上,挡住窗外的阳光。不对!!!这不是枕头。而「枕头」

    的主人此刻也苏醒过来。

    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苏暮雪,此刻的我正趴在了苏暮雪

    的身上,而脸也前正是苏暮雪的巨乳。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连忙的坐了起

    来。

    毕竟和苏暮雪也不是和我第一次做了,苏暮雪也没有惊慌。只好拉过传单,

    然后挡住胸前的两颗玉乳和下面的私处。想起了昨天事,突然发现床上妈妈和项

    月心不见了!妈妈和苏暮雪去哪了?正当我感到疑问的时候,妈妈从门后走了进

    来。

    此时的妈妈正赤身裸体的,只是身上系着一件裸体围裙,光滑的皮肤在阳光

    的照耀下显得无比的白皙,丰满的双峰直接把领口撑了起来,柳腰下的肥臀直接

    裸露在外,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白嫩丰满的大腿很是诱人,让我很想直接在妈

    妈的小脚上捏上一把。

    「小宝~ 下来吃早餐啦。暮雪也醒啦,一起吃早餐吧」。

    苏暮雪突然就想脑袋里面掉下了个炸弹一样,直接把她给炸懵了。暮雪?这

    个人之前还恨我和我家人入骨。现在就像是我姐姐一样的称呼我。就算是在学校

    里,李彤彤也从来没有这么亲切的叫过自己。

    苏暮雪此刻的脑海里面正天人交战,而妈妈就直接走了过来,苏暮雪惹火的

    长腿大部分还裸露在床上,妈妈丝毫不顾及我猥亵的目光正盯着她那白玉无瑕的

    屁股,直接一把拉起了我。只把全裸的我往房间外赶。也不管我的大呼大叫,直

    接把我推到门后,一把拉上门锁了起来。然后在门的另一侧对我喊道。

    「死小宝,一天到晚就想着你苏阿姨。你想把你苏阿姨折腾死你才安心啊!」

    「我………」我此刻哑口无言,面对妈妈我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

    「行了行了,别说了。早餐准备好了就楼下呢,月心也都早就出门了。今天

    你必须去上学啊!!!不然我让你好看。真是的一个大男人,在家里脱光怎么了。

    真是矫情」。

    说完,妈妈哼了一声。就没有继续理我。只剩下憋屈的我在风中凌乱。

    十多分钟后我在家里面吃着早餐,此时的我正是赤身裸体着,连内裤都没有

    穿上,因为自从和妈妈还有项月心确定关系之后我们三人就睡在了一个房间里面。

    就连衣服牙刷等等用品全部都搬到了以前爸爸和妈妈的房间里面。而我也正式的

    成为了家里的主人和唯一的男人。

    苏暮雪和妈妈这个时候也正好下楼准备吃早餐,苏暮雪和妈妈换了一身白领

    OL制服,我扫了一下苏暮雪裙下的黑色丝袜包裹住的笔直长腿。一条黑丝袜直

    接让苏暮雪冷艳女王的气息尽显。显得大腿丰满而5又富有弹性。而妈妈则是套

    上了肉色丝袜薄裤,看上去很有诱惑力。

    妈妈和苏暮雪直接坐到了我的对面,我看着妈妈那白腻滑嫩的深沟,咽了口

    唾沫。虽说苏暮雪也有傲人的D罩杯巨乳,但是和妈妈相比起来还是小了一圈。

    妈妈的双峰不仅使我生平所见美女之中最大的,而且其白皙和弹性是无与伦比的。

    妈妈看到我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的双峰,脸色顿时羞红了起来。娇媚的白了

    我一眼后,对我说道。

    「你苏阿姨还在呢,臭小鬼,没点正经」。

    说完,拿起了桌上的三明治便转身离去,而苏暮雪一个人对着我也没有什么

    意思,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早餐也没有吃的就拿着自己的车钥匙离开了家。

    今天的一天里我都打算在学校里面过,因为我抛出了足够的诱饵给苏暮雪来

    做交易。弄倒蒋有心,我便帮蒋干拉拉关系。所以一大早我就来到了学校里面。

    而苏暮雪的车子也停在了学校的停车位。学校两大亮丽风景同时出现在校园门口,

    恐怕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猥琐的眼神朝这边望了。

    而妈妈和苏暮雪仿佛像是习惯了学校男同学和男教师的视奸一样,依然微笑

    的对着每一个向她们打招呼的每一位同学礼貌的回应着。我依旧像是往常一般像

    一个正常的学生一样在校道上行走。看着妈妈和苏暮雪逐渐离开我的视线,我也

    只好上了教学楼,朝着自己的班级走去。

    苏暮雪看着眼前的李彤彤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恢复了和往常一样冷艳的

    神情,就像是猛兽漏出了尖利的獠牙一般。死死的盯着眼前李彤彤的办公室,然

    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没多久,电话里面便传出了一个令苏暮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凌厉的语气中

    带有一丝的冷漠和傲慢。

    「事情都办好了吗?」。

    「嗯,我已经接近李翔了,不出意外的话我最近都会住在他的家里」。

    「干得不错,这个小子还想和我斗。我倒要看看他想怎么和我玩?」。

    电话里不用想都知道这就是蒋有心在说话,蒋有心那威严的声音把苏暮雪压

    得快喘不过气来。

    「李翔这小子不简单,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多加小心。现在李翔有项月心的帮

    助足够他撑一阵子了」。

    「不过一个毛头小子,即使他有木清风和李老头帮忙又怎么样?依然无法改

    变他是一个废物的事实」。

    「我现在已经接近李翔了,你该去打点一下关系了吧!早点让我的儿子出来。

    我不想看着儿子在里面受苦」。

    「行了,不会有事的。让咱们的儿子出来是不可能的,我会想办法尽量拖住

    开庭的时间,至于什么时候解决了李翔。我再想办法让小干逃到外国去」。

    蒋有心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权宜之计。放蒋干出来基本是不可能的,帮助

    蒋干出国更是不可能。只要蒋干一消失,别人都知道这是蒋有心搞得鬼。至于有

    没有证据?公安机关会去找,报纸杂志这些会不会乱不乱说。能不能堵住他们的

    口才是个大问题,现在蒋干这么出名,民众的仇富心理肯定早被点燃起来了。

    要是知道蒋干衣冠禽兽不但没事还逃了出来。蒋氏别说是股票疯狂下跌,分

    分钟会有一些激动分子连砸带烧的把蒋有心的公司给点了。所以蒋干除了只能在

    牢里面待着,什么都干不了。只能等风声过一阵子再给蒋干擦屁股。

    「对了,还有一件事……」。

    「嗯?」。

    「是关于我和李翔的,李翔之前找我……」。

    「行了!我没有时间听你的风流往事。你要是不想你的儿子出事就好好的待

    在李翔身边等时机成熟后干掉他」。

    蒋有心听到自己妻子和敌人之间的事情后,勃然大怒。语气也变得十分的激

    动。几乎是吼着对苏暮雪嗔道。

    「可是……」。

    苏暮雪刚想对蒋有心说出事实真相的时候,蒋有心一把将电话给挂掉。苏暮

    雪失望的听着电话的忙音,脸色突然失落了起来。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夫妻关系居

    然在蒋有心面前没有一点情分可讲。苏暮雪只好拿出手帕擦了擦眼前的眼泪,摇

    了摇头便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期间我每次下课都回去楼道哪里盯着远处的教

    学楼,教学楼那边正是妈妈的办公室,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走进妈妈的办公室里

    面或者和妈妈有什么接触。失而复得的感觉让我非常的高兴。但我却无法尝试得

    而复失的滋味。毕竟怎么说妈妈终究是我唯一的亲人,是我的心头肉。

    此时,美丽的像个出尘的女子向我缓缓走来。这个女子长发披肩,一身干净

    爽朗的校服却不显的她俗气,反而更像一个清纯的校花。而她也正是我们学校的

    校花季欣然,只不过表面看上去清纯,然而在床上却像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一样。

    「李翔,咱说好你得送我回家的」。

    「嗯」。

    「你不开心啊?」。

    「不会啊」。

    「你怎么看上去变了个人似的,扮高冷??」。

    「哪里,可能是天气冷了吧。你看你都产生错觉了」。

    其实我并不想搭理她,一直以来季欣然对我的隐瞒绝不少于妈妈对我的欺骗,

    此时的我对季欣然并没有多少的好感。

    「行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嗯。一会到我家喝杯茶再走。我妈妈和木叔叔也很久没见你了」。

    季欣然这时把手挽住了我的左臂,像是一个热恋中的小女孩一样,然而经历

    了太多的我此时并没多少的感觉。要是往常,我也许内心激动的跟沸腾的沸水一

    样,可是现在内心却是平静的跟湖水一般,季欣然这把船杆却无法在我心中掀起

    一点波澜。

    很快我把季欣然送回了她家之后又免不了和林千彤一阵嘘寒问暖,而木清风

    也没有回来。林千彤看我的表情就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样,令我心里顿时发冷。

    可是我从林千彤的眼神之中又看出了一丝的异疑。心里想道这林千彤肯定没有这

    么简单。说不好这个女人和之前的苏暮雪城府一样的高深。

    很快我便想要离开木家,林千彤和季欣然看我不好留也只好放我回去。我驾

    车来到了李氏集团的楼底停车场等待着项月心。而项月心而在5分钟后来到了停

    车场。这个女人一向都很守规矩,无论是什么时候,上班和下班几乎都是一个时

    间。简直相差不了几秒钟。不说可以帮我把李氏做大,以现在的她,想要守住李

    氏简直是轻而易举。因为墨守成规的人往往不会失败的太厉害。

    项月心直接上了我的车,根本就没顾及身边的秘书就和我湿吻了起来。把一

    旁的女秘书看的那是芳心大乱。羞红了脸对着我们打了声招呼后就跑了出去。

    「最近公司管理的怎么样?」。

    我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点了根烟眯着眼问项月心。

    「挺好的,虽然距离和你父亲之前的公司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很快就能重新

    恢复过来」。

    「董事会的股东没有为难你吧?」「没有,我一上位就收拾了财务部和人事

    部,现在所有相关部门里面都有我的人马,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要是他们找死,那我便成全他们」。

    说道这里,项月心的眼神阴冷了起来。像是丛林里的一只野豹盯着眼前的猎

    物一样。

    「那就好,我的经济命脉全在你手里了。你可是我家掌钱的。名正言顺的大

    少奶奶」。

    「瞎说,要是我当上了大少奶奶。你家里那个缠人的小妖精是什么。不要跟

    我说什么母子情啊!我心里明眼着呢」。

    说完,项月心脸色红润了起来,羞得直接把头贴在了我的胸膛上。

    「况且,我都四十多岁了。你就不怕外面的人笑话你」。

    「等我把整个蒋氏给干倒后,我看谁敢」。

    我说出这句话后,整个人意气风发。就想古代的帝王一样拥有藐视天下的权

    威一样。而靠在我身上的项月心也被我这种气质所吸引,一对清澈的杏眼媚眼如

    丝的看着我说道。

    「好!到时候你要是真干掉了蒋氏我便当你一辈子的女奴。我还要为你生一

    个孩子」。

    项月心此时就像是个天真的小女孩一般,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上。我们彼此都

    没有说话。良久,我朝着项月心红润的樱唇吻了过去,没有深深的法式湿吻,只

    是贴住了她的香唇享受着这一刻。

    回到了家中,我便向项月心说明了下一步的计划。想要给予蒋氏一些困难的

    经济压力,同时运用所有的一切支援,封锁蒋氏公开的一切经济来源。比如银行、

    投资公司等等。在给外公还有木清风打电话。向他们求援,在我发动一场经济持

    久战后,尽他们全力来帮助我,逼蒋有心动用吞没掉林氏集团后洗掉的黑钱。并

    抛出了蒋氏破产后不去和他们分羹的诱饵。来赢下这场战争。

    担在我身上的担在可不是一般的轻,如果输了,那就是一无所有甚至失去家

    庭。所以我输不起,这场仗只能赢,不能输。尽管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也必须扛下

    我父亲的大旗,让蒋有心付出代价,以血还血,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