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友交给恶霸邻居】(03)

    三。

    我坐在女友闺房的床沿边,我的校服长裤被拖到膝盖下麵,林筱的手隔着四

    角内裤慢慢抚摸着我的下身,渗出的前列腺液已经将内裤打湿了一点。林筱毫不

    在意这些,她的手指将帐篷尖端的那一点湿润向四周涂抹开,刺激地我止不住倒

    吸冷气。

    「我要开始了哦~ 」。

    她用魅惑的声音说道。在外人面前优雅的冷美人,此时就像一个陷入欲望的

    天使,说不清楚究竟是可爱还是性感。

    她双手移到我的腰肌,拉扯着我的内裤,接下来,我早就按捺不住的肉棒暴

    露在空气中,被林筱的小手一把握住,开始缓缓地撸动。

    她抬头羞涩又兴奋地看了我一眼,嘴角微笑,接着又低下头去,一边给我撸

    管,一边盯着我的十釐米出头的肉棒。

    「啊……」。

    我看着我美丽的女友穿着嫩黄色的睡裙,为我服务,舒服地几乎要射了出来。

    林筱听到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停下小手的运动,紧紧捏住我的龟头下方,说:

    「江凡,还不能射哦」。

    她在不停动手消耗体力之后的娇喘,在我听来像是。我闭上眼睛,交出控制

    权,来享受这一刻的青春曼妙,却没想到在下一秒体验到了更为激烈的快感。

    一阵温热而湿润的感觉覆盖在我的肉棒下沿,再渐渐向上,直到龟头和马眼。

    我睁开眼,就看见林筱在我的肉棒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抬头对着我笑。那既清

    纯又妩媚的笑容让我忍不住将她按倒在床上,可我却没有冲动到那样去做。

    「刚刚……」。

    「嘘……别说话。」林筱在嘴边比了一个手指,然后又埋下头去。

    她张开小嘴,将我的肉棒整个含入口中。刚刚那阵温湿的感觉再一次包裹了

    我,她的舌头不断在我的龟头圈上打转,让我感觉灵魂几乎都要出窍。

    「筱…啊……好舒服……筱……你好厉害……」。

    进程变化地很快,林筱的服务又变成了吞吐。她将我整根肉棒都纳入嘴中,

    偶尔牙齿硌到我的龟头,却还是让我爽快到无法自拔。

    「啊……啊……」我像个女人一样开始无意义地喘气,仰着头,浑身滚烫:

    「筱,我快要出来了……啊……」。

    林筱停止了动作,小嘴离开了我的下身,继续用手替我抚弄。从脱下内裤后,

    整个过程还不到一分钟,我射精了……。

    她用纸巾擦去自己手上和我身上的精液,不顾我裸露着的下半身和粘黏的衣

    物,靠近我和我接吻。我仍然在回味刚才的感觉,比我任何一次射精都要激烈。

    「你喜欢吗,江凡?」。

    「喜……喜欢……筱,你怎么……」虽然有齿感,但刚才的那一次,还是让

    我体验到了为什么口交能在A片和色文中让无数男人沉溺其中。

    「我看了很多教学贴。」她很自然地说着。

    「小色女!」我开玩笑地对她说着。每次她主动勾引我,我都会这么叫她。

    「恩,我就是江凡的小色女。」她也笑嘻嘻地看着我。尽管刚刚进入贤者时

    间,但她美丽的脸还有睡裙下若隐若现的身体仍然在诱惑着我的神经。

    我想到她为了我,竟然还去看了教学贴,於是想要来一次报答。我一手搂紧

    她的腰身,一手往睡裙下的空隙探去,却没想到摸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啊……你干什么呀江凡……别」。

    林筱往后躲闪着,我看见我探下去的手指上沾着几滴液体……林筱湿了,几

    乎是湿透了。就在和我接吻、给我口交的过程中,湿透了。

    「江凡,你别这样嘛,说好了上大学之前要矜持的。」林筱看着我傻愣愣地

    看着自己的手,还以为是我对她的躲闪不乐意了。

    「恩……我只是想,让亲爱的你也……释放一次。」我说。

    「我可不是为了帮你释放。」林筱重新靠近我,又将声音换成了低沉、魅惑

    的音调。「我是为了让江凡在暑假好好记得我」。

    她走到我面前,跪在了地上的地毯上:「还有你,也要好好记得姐姐哦~ 」

    她又将我疲软下去的肉棒含入嘴里,温热的舌头拨弄了几下,刺激地我直叫

    不要……。

    从女友林筱家离开,我浑浑噩噩走在回家的路上。享受完人生中第一次口交

    的激情之后,现实的难题又一次沖入我的脑中。现在,我已经跟随着「主人」的

    指示,走出第一步了,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步要走,更不知道再走多少步,我就永

    远无法回头了。

    林筱跪在我面前的样子,让我想到了自己跪在任昊轩叉开的大腿前的样子。

    被林筱视为依靠的男友,就这么轻易在另一个强大的男人面前折服了,甚至还将

    她也搭入了这一场主仆的游戏。

    我又想到那一手突然的湿润和冰凉,是否林筱比我想像中要更需要来自男性

    的抚慰?难道真的如任昊轩所说,林筱已经可以做一个女人,而不用再做我的女

    孩了?。

    我想像着林筱裙子的下摆下麵,美丽的双腿滴淌着晶莹的体液。任昊轩粗黑

    的大手不断来回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那一双腿被刺激地不停颤动。而她的主人,

    满脸羞红,正抵抗着这无法抵抗的热情……。

    想着想着,我的下身又一次硬了起来。快要到家门口了,我只好尴尬地弯着

    腰缓慢行走着,却突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远远地站在路灯下麵。

    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看到任昊轩站在我家和他家之间,穿着一条运动短裤,

    趁着夜里无人,故意在我面前隔着裤子套弄着他的阴茎。他那一条还未勃起的阳

    物,在运动裤的紧绷里透出形状来,几乎和我完全勃起后一样粗长。

    「和小林筱说了吗?」。

    「说了。」我低声下气地回应到,没想到他还是不满意。

    「要他妈说几次才知道说敬语?」他又朝我靠近了一步,浓烈的汗味扑鼻而

    来,他显然是刚刚健身过。

    「说过了……主人」。

    「很好。我已经给你订好暑假第一天去N城的车票了,接下来改配合我的第

    二步了」。

    「第二步是什么?」。

    「不要问,直接答应!」任昊轩恶狠狠地说。

    「好……我会配合主人。」我似乎对这种奴役越来越习惯了。每次我对这个

    比我大几岁的熟人叫出主人两个字时,下身和大脑都会同时有剧烈的反应。那种

    屈辱的快感不知道谁能懂得。

    「恩,第二步就是介绍我和小林筱认识。我一定会给她留下很好的印象的。」

    他说完哈哈笑了两声。

    「明天我会给你和小林筱一个惊喜的」。

    我没有再接着问下去,似乎这种被支配和指使的感觉让我觉得非常期待。同

    时我又觉得肮髒和软弱,无法鼓起勇气再和他进行对话。

    「对了。」他停止了手在裆部的羞辱动作,向自己家里走去,突然又回头说:

    「好好把握放假前的这几天时间啊。主人没有禁止你和小林筱的正常恋爱,可如

    果你把握不住机会,那我可不可能放过了啊」。

    说完就关上铁门,留我一个人原地发懵。

    回到家洗漱完成,我又一次开启电脑,打开了我的那个分享贴。帖子里的色

    中饿鬼们还在继续着对我女友的欣赏、意淫和侮辱。其中有一条新评论吸引我的

    注意:

    「这么极品的女孩,配你这种贱狗可惜了。只有真正的男人才能征服她」。

    我的脑袋和下麵又开始同时燥热起来……。

    几天之后,又是放学,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拉着林筱的手走向校门十分钟路

    程外的公车站牌。离暑假的到来越来越近,现在只剩下不足十天了。慌乱和不安

    越来越佔据我的思绪,以至於和林筱说话时总是走神,让她觉得不快了好几次。

    林筱并不是爱耍性子的女孩,所以每次都可以很快就把她哄到笑容灿烂。但

    此时我的心思被其他的事奴役,即时让她开心了,却还是觉得恐惧。

    「江凡,下周有这学期最后一次话剧社演出,你会来吧?」她看到我心不在

    焉,问了我一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当然啊。有哪一次演出我会错过的?」我从那些恼人的思绪中抽身出来,

    回答我的女友。

    在话剧台上,是除了在我身边之外,林筱最光彩照人的时刻。尽管她还没有

    太多专业的演技和经验,尽管她所出演的角色都是一些不怎么热情洋溢的人物,

    但她仍然可以吸引全场男性、甚至女性的目光。如果再穿上稍微显露身材的戏服,

    那就更是要让一众中学小男生们神魂颠倒。

    因为学校的话剧社颇有名气,每次演出,总是有校外来的爱好者们、专业人

    士观演。有好几次演出后,都有摄影师私下找到林筱,要邀请她作为平面模特。

    虽然林筱身高并不出众,但他们更看重的是林筱的气质。但林筱从来都以学业为

    重的理由拒绝了。

    「看完可就要等下个学期后才有了。」她带着一些小骄傲地对我说,却不知

    道我此时正为了这个假期而忧心忡忡。

    正在谈话间,突然气氛一阵巨变。从小路的树丛边走出三个流里流气的混混,

    漫不经心地站成一个三角形,围住了我的林筱。我意识到,我们遇到劫道的了。

    其中带头的一个剃着圆寸头,慢慢走到我们面前。

    「同学,身上带钱了吗?」。

    林筱紧紧拉着我,没有说话。我强忍着紧张和害怕,对他摇了摇头。

    「没钱,那不是让我们兄弟白露脸了?」他继续歪着嘴迫近着我们。

    「我们是中学的学生,你们不能这样。」林筱突然开口说道。我听出她尽

    量在保持冷静,可声音里还是透出丝丝害怕。

    「哦?学生更好啊,没钱是吧?那有色也行啊!」寸头看到一直躲在我一侧

    的林筱突然说话,奸笑着向她看去。我们身后的两个流氓也发出阵阵狞笑。

    「你想干什么?」我把双手张开拦在林筱面前,可寸头并没有理我,径直伸

    手向林筱的脸上摸去。我赶紧伸手去拦他,没想到他突然用另一只手抽出一把明

    晃晃的匕首,指着我的胸口。

    「少装英雄,不想没命就少惹事」。

    我正想要拼个鱼死网破,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带了凶器。正在我犹豫的瞬间,

    突然背后林筱「啊」得尖叫了一声。一回头,原来后面两个人早已逼近,一人拉

    着一只胳膊将林筱向后拖拽。而就在我回头的瞬间,拿刀的寸头也擒住了我的手,

    把刀架在我的腰间,制住了我。

    「林筱!」我大叫一声,却感觉腰间一凉,刀尖已经顶在皮肉上。

    「好好看着吧小朋友,给你演一场活春宫。」寸头使劲拧着我的手,让我无

    法动弹。

    那两个人已经开始撕扯林筱的衣服,她的外套很快被拔下,黑色的Tshi

    rt也被从下拉到胸口,露出了她纤细又匀称的腰肢。一只大手隔着Tshir

    t和Bra在揉捏着林筱还未发育完全的胸部。而另一个人则扯开了林筱的长裤,

    马上要将手伸进林筱的处女地带。

    林筱憋红了小脸,大声地叫着救命,然而夜色里却无人回应。我以为无计可

    施,绝望中正准备闭上眼,却听到一声大喝:「放开他俩」。

    一个比三个流氓还要高大的男人跑了过来,一脚踹在了正在脱林筱裤子人的

    胸口,将他掀翻在地。紧接着又一拳打在另一人的脸上。摆脱了撕扯的林筱却突

    然失去了重心,向前倒去,那人马上稳稳接住了衣衫褴褛的林筱,将她扶稳。

    「没事吧姑娘?」他问。

    林筱惊魂未定,只是点了点头,却忘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她的内裤还露出来

    一点角,肩膀也露在被扯坏的Tshirt外,梨花带雨地依靠在男人坚实的胳

    膊上。

    那人看了两眼林筱,将她安顿好,又朝我和寸头走来:「放了我兄弟,我们

    有话好说」。

    他正是任昊轩。

    这时我才猜到,这一切都是他设下的局。他本可以早点出来,却一定要看到

    林筱被人欺辱,才迟迟现身。可是想到这里我却无法生气起来,一是那把尖刀还

    顶在我腰上,我害怕被误伤。二是我竟然有些性奋,猜不透这个被我认作主人的

    男人还会有什么手段。

    寸头将刀松开一些,对任昊轩说:「朋友,我可以放他,你有什么好处给我?」。

    任昊轩没有说话,而是逃出钱夹,拿出一小叠纸币:「这些足够了,快放人

    吧」。

    寸头把持着我,一步步靠近任昊轩,将钱一把夺来,推了我一把,然后向两

    个小弟叫到:「走吧,撤了」。

    林筱看我没事,也不顾自己的模样,三步两步跑过来扑进我怀里。我摸了摸

    她的头,看了看她,眼睛里还噙着泪水,却没有哭出声来。

    直到任昊轩咳嗽了一声,我们才反应过来。林筱感觉害羞地放开我,拉着我

    的手站在我身边。

    「小凡,你们俩都还好吧?」。

    林筱听到他叫出我的名字,疑惑地看了看我。我缓了缓神,快速给林筱整理

    好衣服,说到:「我还好。林筱,这是我跟你说过的……昊轩哥哥」。

    我念着这个名字,心中却没有半分温暖,反而充满了羞耻。刚刚有一瞬间,

    我甚至想要在林筱面前喊出「主人」来。

    「原来就是你,就是给江凡介绍补习班的邻居哥哥吗?今天谢谢你,不然就

    ……」林筱依然保持着对外人不远不近的态度,但今天的遭遇和被救命的恩情,

    让她无法像对别的男生一样冷冷冰冰。

    「哪里的话,路见不平而已。」他说着,对林筱伸出了手:「我叫任昊轩」。

    林筱犹豫了一下,也伸出了自己的手:「我是林筱」。

    两只手交叠在了一起,黑色和白色。只是一次握手而已,我却仿佛看到了两

    具肉体更多的交融……。

    林筱看着眼前这个高大健硕的男人,眼神丝毫没有看着我时的温柔和情意,

    却也没有看别的男生时的冷漠和回避。她的眼中有一些谢意、一些感激,似乎还

    有一些对大哥哥的崇拜,一些对强大男性的仰望……。

    而任昊轩的眼神,在我看来,几乎要将林筱不多的衣服看透看穿。而在林筱

    看来,也许他只是带着大哥哥和救命者的热情。

    正发着呆,任昊轩突然说:「你们快坐车回家吧,我也该继续去跑步了」。

    「恩,好……」我说,然后握紧了林筱从他手中缩回的手。

    sorry又是一章没有进入正戏,可能还早着吧……汗……果然自己写起

    来就是困难,想要写得合理,却非常不容易。而且肉戏也写得很不流畅、很不好

    看,估计会被批吧……。

    很多朋友提供了多种建议,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採纳哪一种才能让戏更好看了。

    也许下次会开一个投票贴,看看什么样的呼声最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