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友交给恶霸邻居】(02)

    二。

    我瘫软在床上,浑身无力,只有不起眼的肉棒还将短裤撑起一个小帐篷。夜

    已经很深了,早就过了我应该入睡的时间,但那些画面和念头在我脑中久久不散

    去。

    我看见被林筱亲吻的我,变成了任昊轩。画面中没有了稚嫩恋人的青涩和爱

    意,更多了挑逗、情色和欲望,以及俊男美女散发的荷尔蒙气息。

    我看见被林筱抚摸着的我,变成了任昊轩。他的内裤中撑起比我雄伟许多的

    山峰,温暖了林筱雪白冰凉的小手。不像没有经验的我惶然无措,他一边靠近林

    筱的耳畔,一边露出邪恶的笑意。

    我看见我亲爱的林筱跪在地上,我最爱的那条黑色长裙被褪到小腿边,她的

    双手扶着两只黝黑健壮的大腿,她的嘴……。

    我想到从小到大,林筱总是主动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露出只对我才有

    的灿烂笑容。突然一阵酸楚和羞愧涌上心头,想哭却无法流泪。我后悔我为什么

    没有继续反抗下去,为什么没有坚定地对任昊轩说不。可在后悔的同时,手却无

    法停止撸动已经崩到极点的下体。

    三小时前,任昊轩大喇喇地坐在我的椅子上,张开健硕的双腿羞辱般地对着

    跪在地上的我。他可怖的阴茎直挺挺地指着天花板,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浓厚的雄

    性气味。而电脑萤幕上,打着马赛克的脸,我的女友林筱的白皙双腿还在加深我

    的耻辱感。

    「想像一下,江凡。小林筱的双腿被我扛在肩上,我搂着她的腰,将她套弄

    在我的大屌上。小林筱刚刚发育出来的胸部,被我一只手按住,使劲揉捏。小林

    筱翻着白眼,一副被操坏了的样子……」任昊轩一边说,一边伸手猥琐地摸着萤

    幕上我女友照片的大腿、小腿还有胸部。他不断重複着林筱的名字,让我觉得无

    比难受,却又忍不住联想他所说的情景。

    「林筱是个好女孩,她不会让你得逞的,她只喜欢我」。

    我仍然没有力气从地上起身,仿佛能预知如果不继续跪在他面前,就会遭受

    来自他更多的压迫和淩辱。

    「到现在,这可就由不得你了。我自有我的手段」。

    「你想干什么……」。

    「这不关你的事。你只要好好配合我的计画,我保证不仅不会伤害林筱,还

    会给她你给不了她的快乐」。

    在很多个瞬间,我都想要喊出:「你去说吧,你去告诉林筱,她会原谅我的!」。

    可是我的犹豫不止一点半点,它完全战胜了我仅剩的勇气。

    我真的无法确定,个性十足的林筱是否真的能原谅我。我甚至无法确信,是

    不是我真的想要这样,任昊轩的闯入,是不是无意中圆满了我的一个本无法完成

    的肮髒梦想……跪在地上却一直勃起的下身好像印证了这一点:我想要……。

    我想要把我的林筱,纯洁无瑕的林筱,我年轻的恋人,交给另一个强大的男

    人。

    「你真的不会伤害林筱吗?」我无力地问道。如果不是真的又怎么样,我还

    有什么机会来反抗吗?如果她会伤害林筱,我会和他拼到鱼死网破来保护林筱吗?

    还是这一切并不能怪任何人、任何闯入、任何偷看、任何霸淩,只怪罪我自己的

    自私?

    「叫我一声主人,我就答应你」。

    他把身体超前倾斜,从上至下看着我,仿佛坐在王座上的国王,惩戒一个犯

    了错的臣子。他的巨大阴茎就是他的权杖,他的男性霸气就是他的王冠。

    我感到不甘心,可越发刺激硬挺的下体却提醒我,我的奴性。我无法与这个

    人抗衡,我只能服从。

    「主……主人……」。

    「我没有听清楚」。

    「主人!」我乾脆地叫了一声,却感到一阵性奋和爽快,刺激得我差点要射

    出来。

    「哈哈,很好,娘娘腔贱奴才。」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恃强淩弱,将最残忍与

    恶毒的一面表现出来。

    「那你答应我了吗?不要伤害林筱?」。

    「奴才没有资格跟我提条件。不过我答应你。林筱这么单纯可爱的姑娘,我

    也舍不得用什么手段去摧残她」。

    我点了一点头,心中最沉重和后悔的部分落下了大半。我不知道我面对的究

    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邪恶、暴力、以玩弄别人为乐,但却又好像守信、谨慎、

    说话算话,有一个大男人的担当。也许他真的会是一个最完美的……主人……。

    任昊轩见我没有答话,接着说到:「不过我会帮你开发出林筱的天性,她对

    性的渴望,会让你见识到,什么样才叫做真正的女人。小林筱这么难得的极品姑

    娘,不该埋没在你这种没有情趣的人手里。」说完他盯着萤幕上林筱的玉腿,用

    力撸动了几下他的阴茎:「说不定我还能满足这些人的愿望呢?把林筱更露骨的

    照片发给他们看看。你说不打马赛克怎么样?」。

    我紧盯着他的动作,脑中却不自主想着,林筱的小手能否握住他的一半。

    「那……那你要怎么做?」我小声问他。

    「这么快就忘了用敬语了吗,嗯?」。

    「……主人……主人要怎么做?」。

    他又乾笑了两声,说:「贱狗不是要放暑假了吗?我要你和林筱异地两个月」。

    「什么意思?」。

    「告诉你爸妈,还有林筱,你要去我介绍的小组去补习两个月,但是小组在

    我的老家N城,你得离开B市,去南方待一段时间。然后,我会告诉你下一步计

    画」。

    我从未想到任昊轩居然想出这种计画,吃惊地看着他:「真的要去吗?」。

    「当然是真的,我今晚就会给你订好车票、住处。」任昊轩站起身来,拉上

    自己的短裤,摆弄了两下阴茎的位置,仍然鼓起一个很大的包,继续说:「放心,

    我会给你讲我和你女友的约会,给你看我们的照片,心情好的话,甚至可以安装

    一个摄像头给你」。

    「可是我……」。

    「可是什么可是。我说过了,你没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要么就乖乖滚去,

    要么就等着被林筱还有全世界的人鄙视吧」。

    我隐约意识到,我的人生,将在这一夜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感觉让我觉

    得害怕,可更多的确实兴奋和好奇。我第一次发现,失去对自己生活的掌控力,

    把自己、甚至还有自己爱的人,交到一个「主人」手中,居然对我有如此的诱惑。

    我点了点头,同意了。

    任昊轩站起身来,看着已经跪累了的我,眼神更加轻蔑。他走到我背后的门

    口,留下一句:「你冰清玉洁的小女友,经过一个假期,就要变成成熟的女人了,

    一定让你很兴奋吧?」。

    很快,外屋,传来主人和我的父母礼貌与热情的寒暄。

    第二天一整天,我都失了神一般,几乎没有听见过任何人说话,耳中一直充

    斥着任昊轩低沉的声音,嘲弄又刺耳,折磨着我的神经。

    直到又听到放学铃声,林筱走到班级门口,挽着我的手踏上回家的公车。我

    的她,还没有意识到她正被他最信任的人所出卖。

    「江凡,你今天怎么不太对劲呢?」她在末班公车的最后一排上依靠着我的

    肩膀,用她一贯的低声细语道。

    「……筱,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

    我要告诉她什么呢?

    【筱,我有绿帽情结,我把你的照片po到网上了,请你原谅我】?。

    【筱,我是绿帽奴,我把你出卖给我的主人了,他比我更能让你快乐】?。

    【筱,快逃,逃离我,我是一个变态,一个混蛋……你自己可以活得更好】?。

    我看着她的脸,她的明眸皓齿,她的楚楚动人。我又想到了她被任昊轩佔有

    的画面,那么原始,那么美丽,那么顺其自然……那才是理所应当的事吗?。

    「我暑假参加了一个补习课程,是大学的一个学长推荐的,效果很好…

    …只不过,它在南方N城,在那个学长的老家……」我最终开口。

    林筱依然靠着我,没有抬头,双手握住我的右手:「也就是说,江凡要和我

    分别一个假期吗?」。

    「恩,恐怕是的……」。

    「没关系哦,既然是推荐的补习班,那应该效果很好吧,那样我们离一起上

    同一座最好的大学的梦想更近了,不是吗?」林筱的成绩一直比我好很多,从小

    到大。

    林筱,可是……。

    「可是……我会很舍不得你」。

    她终於抬起头,双手捧着我的脸,扳过去面对着她:「没关系,两情若在久

    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们都要加油」。

    我看着她的笑容,快要哭了出来。我有千言万语想要对她说,却不知道如何

    坦白。也许我不能坦白,也许我只是懦弱。

    我点了点头,她看出我的眼眶泛红,想了一会,温柔地说:「下车去我家好

    吗?」。

    「嗯?怎么了?」。

    「我爸妈不在家。」她红着脸说。

    我也涨红了脸,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她却又将嘴慢慢靠近我的耳朵,挠痒

    痒一般地用气息说:「我想趁小别之前,和江凡试一些东西」。

    林筱性感的声音,又让我的下身在急速地膨胀,我有些茫然地等着她说下去。

    「我听说,可以用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