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91)

    第191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慢慢的有了意识,我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感觉口干舌燥

    的,我感觉额头凉凉的,还听到了脚步声。

    等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后,我发现自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房间里亮着灯光,睁开艰睛后,我眯着艰睛。

    灯光十分的刺眼,我透过房门看向了客厅,看到一个苗条美丽的身影不断的

    忙前忙后。

    她拿着毛巾走了过去,直到身影消失。

    感觉到头上放着凉凉的毛巾,我知道是有人正在拿毛巾给我冷敷。

    我听到了卫生间传来的水声。应该是在洗毛巾,不一会,我就听到脚步声,

    貌似走向了厨房。

    听到了锅碗瓤盆碰撞的声音,这是怎么了?是什么时候了?我看干一眼时间

    已经是晚上8点55分,马上9点了。

    我的大脑晕沉沉的,我回想着,我记着从小屋回到家里后,我本来准备去看

    看父母的灵位,结果刚回到家里就晕倒失去了意识。

    那个时候,时间大约是六点钟左右,看来我晕倒了两个多小时。

    那个现在在厨房忙碌的人不用说肯定是可心,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和思建

    的性爱持续到几点。

    此时我的身体很虚弱,根本没有一丝的力气。此时我的心里一直昏沉沉的,

    多么希望那些画面是我昏迷中的一场梦。

    但是却是那么的真实,让我没有一丝的侥幸。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那个脚步声,向着卧室走来。

    我赶紧又把眼睛闲上了,我此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可心。

    可心回到房间后,抚摸了一下我的脸额之后又走了出去,传来了稀稀疏疏的

    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向客厅,发现可心正蹲在门口给我擦着皮鞋,擦的很仔细,擦

    拭完毕后,又开始给我用粘毛器清理西装和裤子。

    看着可心那贤惠的样子,我怎么也无法相信,看到的那一切。

    可心为什么又再次背叛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看向了屋顶的灯光,不嫌弃

    刺眼的一直对视着,直到眼睛被灯光刺激的变得虚幻。

    我该怎么办?可心现在对我还有爱吗?是虚情假意吗?此时感觉到额头上的

    那块毛巾是那么的冰冷,让我内心反感。

    「老公,你终干醒过来了」。

    在这个时候,可心惊喜的声音传来。

    我一看可心竟然在门口看着我,刚刚看着灯光沉思着,竟然忽略了可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擦拭完毕了。

    我竟然没有发现,让她捕捉到我已经醒了过来。

    「老公,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吓死了,回到家看到你这个样子」。

    可心用手背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只是说到最后她突然止住了话语,我看着她

    一句话不说。

    她短暂的不自然后,再次拿起了那块毛巾摸了摸我的脸颊和额头。

    「你干什么去了?」。

    此时我的声音很虚弱,虽然我知道可心去了哪儿,但还是忍不住出口问了出

    来。

    我多么希望可心能够属实的回答我,虽然我知道这含概率很低。

    「今天学校实验室器材盘点,所以晚回来了一会,因为太忙,所以忘记电话

    告诉你了」。

    和我预想中的不一样,可心回答的没有任何的停顿,非常的流利。只是回答

    的时候,她没有敢看向我的艰睛。

    看来她在回家之前早已经准备好了说辞。

    还是思建告诉的这个理由,没有任何破绽的借口。

    「我给你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再次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知道这个问题她事先有没有组织到答复。

    「我……我……我没有带手机,那个实验室里有一些化学的东西,禁止带电

    子的东西进入的」。

    可心这次回答的磕磕巴巴的,虽然她没有看我的眼睛,但是我从她眼睛的余

    光中看到了思索和紧张,看来这个问题她事先没有准备好答桉。

    对于化学的东西我不是很懂,也不知道可心说的孰真孰假。

    「老公,别动」。

    我想活动一下自己的左右,结果发现左手突然一痛,可心在一边赶紧惊呼。

    这个时候我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结果发现上面扎着点滴。

    「我怎么了」。

    我此时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晕了过去。

    「医生上门检查过了,说你太累了,而且压力太大急火攻心,而且最近可能

    着凉了,所以发了高烧」。

    可心叹了一口气心疼的抚摸着我的脸。

    看来是我最近知道可心的事情后,一时间太过上火,而且那个小屋保温也不

    是太好,最后又总是家里小屋来回折腾穿的也不在意,所以才发生了这一切。

    「老公别在压迫自己,工作适当的放松一下。不用那么的拼命的,其实咱们

    对于生活的要求不高。不行你就辞职休息一段时间,修养身体。靠我一个人的上

    资,咱俩也可以过活的,只要你身体健康我,其他什么都不乎」。

    可心握着我的手说道。

    看到她泪眼摩挲的样子,怎么都看不出来一丝的虚假。

    她以为我是工作太累才会这样,她又怎么会想到我知道了一切,她又怎么会

    知道真正的原因。

    或许到现在她都不会相信,我已经知道了她俩的秘密场所,也知道了思建根

    本不在国外,她万万不会想到。

    「老公,你饿了吧!我去给你拿吃的」。

    可心抹了抹眼泪之后快速的跑出了卧室,我本来没有什么胃口,只是我的手

    刚抬起还没有出声阻止,可心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可心端了一碗粥回来,散发着

    香气。

    是我最喜欢的芹菜瘦肉粥,虽然比我妈做的的味道差点,但还是感觉很香。

    可心坐在床边,把碗放在了床头柜上之后,抬起我的头部,让枕头高一些,

    把我的上半身抬高后,拿起勺子盛了一勺粥放在嘴边轻轻的吹气。

    看着可心迷人的脸庞,性感美丽的红唇,丰满的身躯,贤惠而又知书达理的

    模样,我怎么都想不到,几个小时前她做出的事情是真实的。

    可心把粥吹凉之后递到了我的嘴边,我看着可心的眼睛,怎么也不愿意张口。

    平时最喜欢的食物,此时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兴趣。

    只是看到可心那关心渴望的眼神,想到今后的生活,我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

    能有机会吃到可心给我做的饭,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有和可心如此温馨的机会。

    不久之后要么为此窝囊憋屈一生,要么我因为她的出轨而离开她,我想以后

    不会再有机会了。

    想到了这些,我张开嘴,可心把粥喂了进去。

    这碗粥的味道还和以前一样,只是我没有感觉到爱和温馨,或许可心现在还

    爱着我,但是已经不是对我专属的爱,这份爱已经被拆分成了两分。

    我木然的看着可心,一勺一勺的吃着可心喂我的粥。

    可心每次喂我的时候都和我深情的对视,都会报以微笑,可心的关心是那么

    的真,但此时我彷佛失去了联系,再也接受不到可心爱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