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研部三科(58)

    作者:真热热。

    字数:6578。

    第五十八章 面朝大海。

    我所在的滨海市有三个名字,滨海市,连山市,再有就是全国闻名的大学城。

    古时的滨海市不在现在的位置,而是一座矗立在海边山峰下一个无名小村,

    村民大多以狩猎捕鱼为生,市图书馆里是这样的介绍的。

    传闻山里住着位仙子,仙子下山时身穿一袭翠绿色长袍,村民称之为翠仙子。

    每逢村里遭灾或有村民染病,仙子便现身村子里为村民花灾治病。其实几乎

    每座山都有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不过这个传说有些特别。

    仙姑不仅为村民化灾治病,还在村里开办一间书堂,并且只收女童不收男童。

    小村靠山临海,山货海货奇多,不需那么多劳动力,还有就是,仙子开的学

    堂并亲自授课,因此村民都愿意把家里的女童送去学堂。更特别的,放学后大人

    问自家闺女除了认字读书还学了些什么,女童们都会稚气的说「天机不可泄露」。

    听了这话,大人也不好细问了。

    在学堂里读过书的女童长大后,个个知书达理,聪慧过人,温婉贤良,似乎

    沾染了仙气,一个个出落得也犹如下凡仙子,让人称奇。还有传闻说,仙子开设

    的学堂就是育德学院的前身,不过这实在是无从考证了。

    知道村子里有个仙姑,一些外地人慕名而来求医问药,无名小村也有了名字,

    被外人称为翠仙村,那座最高的山峰也被称为翠仙山。

    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翠仙村有山又有水,又因为有翠仙姑这个

    仙子,人口越来越多,渐渐形成了一个小镇。

    建国后破四旧,翠仙村更名为连山乡,翠仙山也变成了翠烟山。叫翠烟山也

    很贴切。因为临海,湿气重,加之海风被山峰阻隔,到了夏季远远望去,郁郁葱

    葱的山谷中雾气缭绕,真像升腾起翠绿色的烟雾。

    五十年代初期,翠烟山方圆几里的山区被划为军事管制区,连山乡因此北迁,

    到距海边50多公里的地方,建起了一座新城,连山县,就是我现在居住生活工

    作的市区。随着改革开放和城市发展,八十年代末期,连山县升级为市。

    九十年中期,全国各地掀起一波轰轰烈烈的招商引资热潮,当时的市领导觉

    得连山市这个名字不够响亮,影响招商引资效果,于是改名为滨海市,一直延续

    至今。

    虽然历任市领导都想把滨海市打造成沿海开放城市,可因地理交通等问题,

    很多企业不愿来,不过这倒成了一件好事。没了那些生产制造企业和工厂,环境

    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一些学校,科研机构看中这里环境,纷纷迁到了这里,尤其

    是大学院校。

    滨海市光是大学就有:渤海海军军事学院,小蕊毕业的滨海大学,我毕业的

    滨海理工大学,小白毕业的育德学院,小舞毕业的博艺艺术学院,还有张烈毕业

    的华北医科大学滨海分校,小文毕业的滨海卫校,小欣老师毕业的滨海师范,华

    北电子科技大学滨海分校等等。因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家长愿意子女报考这里

    的大学,学生越来越多。

    要知道,滨海市只是一个人口不到300万中小城市,如此多的大学汇聚在

    这里,进而被称为大学城。这可不像那种三四所各类学校拼凑在一起的大学城,

    而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城,街上问十个年轻人,很可能有五六个就是正在大学就读

    的学生。

    再说回翠烟山,翠烟山是个统称,由几座绵延的山峰组成,是阴山山脉的余

    脉,主峰名为翠烟山,依海而立,虽然海拔不过七百多米,不过因为临海,所以

    显得巍峨秀丽,风景绝佳。

    翠烟山区域五十代初被设为军事禁区,即便现在还能远远见到一座山峰上竖

    立着的巨型雷达,用望远镜看,还能见山间树木掩映下有白色建筑,山附近海域

    也是禁区,听说是某海军的训练基地,普通人不能上山游玩,也无法被人们了解,

    更别说出名。不过从九十年代开始此片区域渐渐开放,如今只剩下翠烟山主峰和

    临近的几座山峰未向游人开放。

    或许是还处于军事管制区,或是出于发展滨海旅游业的需要,市政府严格控

    制海滨的商业开发,海滨周围显见商业建筑,因此滨海市的海滩,是北方沿海城

    市中不多见的原生态山海景区。

    随着旅游业的开发兴起,翠烟山下还勘探出丰富的地热资源,也就是温泉,

    可以说,滨海市是一块休闲度假的宝地。

    城区离海边只有50多公里,开车也就半个多小时的功夫儿,每逢夏天,市

    民都喜欢一家老小去海边游玩,除了能下海游泳还能登山泡温泉。得天独厚的地

    理环境也吸引了一些周边外地游客前来,我每年夏天也会与同事朋友们来游玩几

    次。

    现在是7月中旬,正是下海登山游玩的好时节,小文提出去翠烟山玩我一口

    应了下来。最近烦心事比较多,正好趁这个机会放松一下。

    「明天约了什么朋友?」我问向怀里的小文。她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我轻

    摇了几下「喂!别装了!」。

    「明天你就知道了!」装睡被我识破,小文仍闭着眼,可嘴角勾起了笑。

    小文的朋友圈只限于大学同学和医院同事,多数我都见过,神神秘秘的,难

    道是……交男朋友了?。

    想到这里,心里瞬间有些失落,这是作为男人最朴实,也最真实的感受,虽

    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我有时就是这样,无论好事还是坏事,越是想知道的事越不会去问,在心里

    乱猜。怀中小文闭着眼,可脸上带着甜甜笑意,当然,那笑意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她似乎对明天很期待。

    小文枕着我的腿睡着了,将她轻轻抱进卧室,带上门回到客厅。每次在我家

    留宿的女生睡着后我都要收拾好半天,可此时客厅除了沙发桌上的果盘外没有什

    么好收拾的,就连厨房都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墙上的挂钟刚刚指向9点。

    我没有半点困意,整理起明天游玩的装备,又将相机电池充上了电,准备妥

    当环顾四周,瞧见的小文那袭改制过的长裙挂在衣架上,总算又找到了点事做。

    将裙子洗净熨平后才10点,推门见小文睡得香甜,我回到北卧。

    手机上的天气预报说明天是个好天气,订好闹铃躺在床上,一合上眼睛又胡

    思乱想起来,小文说的朋友到底会是谁呢?。

    清早被闹铃吵醒的我迷迷糊糊走出了房间「醒啦!」围着围裙的小文正端着

    两碗米粥走进客厅。她身侧露出的半球瞬间叫醒我的意识,接着便感觉到饥肠辘

    辘。

    我们下楼时才六点半,太阳已升的老高,街上的人并不多。站在街边的我身

    后背着一个大大的双肩背包,身前挂着那台老而不旧的尼康D0。小文依旧穿

    着昨天那袭白底黄色条纹的连衣裙,熨烫顺贴的裙子穿在小文身上没有一丝的褶

    皱,顺滑圆润,只是一件连衣裙,却被她穿出了旗袍的韵味。脚下仍踩着那双低

    跟凉鞋,我猜今天只是去海边走走。

    下楼后小文与一个男人通了电话,虽然我只听到对方的一声喂,可确定

    是个男人,这更验证了我昨天的猜测,即便不是男友也是异性朋友,这让我有点

    紧张,如果对方是小文的男友,那我是何种身份的存在呢?。

    没等多久,一辆深紫色别克商务车远远驶来,小文探出身挥着手臂,别克放

    慢速度靠在我们面前停下。车窗覆着膜看不见里面,车停下三五秒后,车门才从

    里面拉开,一个中年男人显出了身,随即招呼道「小文!」。

    「王哥!」小文熟络的回应着。眼前的画面与我想象的完全不同。

    被小文称为王哥的男人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器宇轩昂,下巴刮得溜光泛

    着青,虽上身穿着很精神的白色休闲T恤,米色休闲裤,可看年纪应该40往上,

    保养得很好,也许小文叫他叔叔更合适。

    他里面的位置还坐着一个人,那人要比王哥年轻许多,三十岁上下,带着一

    副细边眼镜白白瘦瘦,他也正看向我们,虽然脸上带着笑,可面色还是有些不自

    然。

    「这位是?」那位被称为王哥的男人下了车,笑着将目光转向我。

    「这位,我男朋友王哲!」小文犹豫了片刻有些羞涩的说。

    什么?男朋友?。

    「你好!」就在我错愕时,男人笑着向我伸出手,表情没有丝毫的波动。

    「哦,你好!」我有些木讷的与他一握。

    「车上说吧!」男人熟络的招呼我们上车。他先一步钻进车中的后排,里面

    的眼镜男也迈向后排座,为我们留出了位置。小文一手压着裙子上了车,我跟着

    钻了进去。

    一进车里,便闻到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小文!」驾驶位的年轻人转过头笑

    着和小文招呼,转而又看向我,我难掩尴尬的与他相视一笑,这人看上去年纪比

    我还要小,不得不承认比我还帅气一点……坐在副驾驶的人也转过头对我笑着点

    了点头,一进车厢我就注意到他披在肩上的长发,我以为是个女人,没想到是个

    男人,还是个老男人。他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面色黝黑,虽然形象有些显老,

    但不会给人邋遢的感觉,倒有些艺术家的气质。

    我心里有些抗拒的拉上车门,全身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我和小文的前后各

    坐着两个陌生的男人,这感觉不太舒服。

    「等急了吧!」随着车子的开动,那位王哥从后面开口问道。

    「没有!」小文拨了一下额前发丝,歪过头俏皮的回道「我们也是刚到。」

    她此时娇美的神态让我觉得有点陌生。

    「小文啊!你前天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海州开会呢,还好昨晚赶回来了。」

    王哥语气轻松的说,听他的意思,小文的电话比开会更重要,多少有些讨好的意

    味。

    「工作忙就不来就好了,我也是刚好有两天假期,这才想到出来玩的。」小

    文有些傲娇的说,难掩心中的得意。

    「小文首长的话我怎敢不听?」王哥这话一出口,车里的人都笑了,小文也

    咯咯的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缓和了好多,小文似乎和车里的几位都很熟悉了,

    做为陌生人的我难免尴尬。

    「出院了可就不归我管了!」小文娇笑着说。

    「这不是习惯了嘛!」这话一出口,大家又笑了,我也跟着笑了,这个王哥

    还挺风趣。

    「第一次见小文男朋友,我们先做个自我介绍吧!」王哥提议道。

    「我先来,我叫王建军,和小文是忘年交,在小文的领导下工作过一个

    月,你叫我王哥、老王都行」。

    「你还说……」小文红着脸扭头冲着王哥娇嗔。

    「刘冰,小文的专职司机。」开车的年轻人在倒车镜里向我一笑,很阳光。

    「咳,我叫潘华文。」眼镜男从后面向我伸出了手,他的手瘦弱冰凉、湿潮。

    「这位是周老师。」不等副驾的大胡子开口,刘冰便介绍道,大胡子转过头

    竟然腼腆一笑。

    「我叫王哲,我……我叫王哲……」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了。

    听完他们的绍我更迷糊了,一脸迷惑的看向小文,她却对我坏坏一笑,似乎

    早料到会有这样场面。

    看起来王哥与小文最熟悉,他们是在医院认识的,其他几位的身份完全搞不

    清楚,不过看起来不像坏人,我似乎上了小文的什么圈套。

    别克车驶上朝海大道,速度提了起来。王哥很健谈,不一会车厢里的人便说

    笑起来。小文一改往日我心中贴心姐姐的形象,俏皮活泼的与大家开着玩笑,这

    让我感觉小文和他们的关系比我更近一层。小文为什么介绍说我是她男朋友呢?。

    我与陌生人建立关系的能力很弱,大部分时间是听他们聊。王哥又不经意似

    的介绍了自己和小文认识的经过,果然是在他住院时与小文相识的。中途他接了

    个电话,虽然只听到只字片语,感觉他好像是政府官员,级别还不低。王哥言谈

    风趣幽默,思维敏捷,条例清晰,说话分寸拿捏的极准,让人感觉很舒服,想亲

    近。

    开车的刘冰说自己的无业游民,可看言谈举止显然受过良好教育,虽然年轻,

    可气度不凡,倒像是官二代或富二代,不过没有半点的轻浮纨绔样子。

    眼镜男瘦瘦弱弱还有些谢顶,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听聊天知道,他好像是

    某公司的财务主管。

    大胡子还真是搞艺术的,王哥向我介绍说,他滨海市摄影协会副会长。

    一个政府官员,一个阳光活泼的年轻人,一个公司财务主管,一个摄影协会

    的副会长,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

    他们对小文的态度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小妹,宠着她,呵护她,没有半点的轻

    薄和无理,这让我对他们产生了几分好感。他们对小文很好,我的担心也减轻了

    许多。我还知道了这次游玩是小文主动约的他们,而我是她最后一个邀请对象。

    「张然呢?」一个话题结束,大胡子突然想起似的问道。

    「那个混蛋……」开车的刘冰突然愤愤的说。

    「小冰!」王哥出口打断了他的话。刘冰愤愤握着方向盘,看了眼倒车镜里

    的王哥。王哥对刘冰使了一个眼色,让他别往下说。这一切都被我收在眼里,车

    内的气氛突变。

    张然是谁?发什么了什么事?我看向小文,她眼睛望向车外一侧,看不见表

    情,似乎与她无关。

    「周老师,我试了上次你给我的参数,可拍出来的片还是有点儿糊,怎么回

    事?」王哥岔开话题,向大胡子请教起摄影方面的问题,大家也顺着这个话题聊

    了起来。

    我也曾痴迷过一段时间摄影,认真听他们聊着,也不去想那个张然是谁,

    他们的事与我无关。

    大胡子果然不简单,他在摄影方面的知识,让我有种遇到专家大神的感觉,

    我也听得入了迷,原来他们都是摄影爱好者,是通过摄影相识的。

    望见公路前方一片闪着粼光的蔚蓝时,我与他们已然成了熟络的朋友,

    这全是王哥强大交际应酬能力的功劳。

    别克在海滨停车场停好,我们陆续下了车,一阵海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

    一下车小文就兴奋的跑向了沙滩,我追了上去。踏上松软的沙滩,小文更是

    脱下凉鞋拎在手里,赤着一双白嫩的小脚穿过沙滩上稀稀落落的游人,投向大海

    的怀抱。

    大海有一种魔力,站在海边,面朝一望无际的大海,整个人变得轻飘飘的,

    小小的,就像是沙滩上的一粒沙,潮中的一朵浪花。

    小文眯起眼面朝大海,一脸陶醉的神情,在我眼里,那一刻,整片海滩上她

    是唯一的存在。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身后的王哥他们与我们保持一段距离,站在远处眺望

    大海,小文收回眼睛,转身一脸笑意的向他们招了招手。

    「今天天气太好了!」王哥走过来望向大海爽朗赞叹道。

    「那边不错!」小文目光看向远方的海滩。

    顺着她目光看去,一块巨大礁石突兀的横在平坦的沙滩上,格外醒目。我每

    次来时也会多看那块巨石几眼。巨石前面的海滩多是礁石,赤脚踩上去很扎脚,

    附近的游人也很少。

    王哥从那块石头上收回目光对小文点了点头,挥手招呼身后几个人,小文则

    向那块巨石走去,我不明所以的跟在她身后。

    小文赤着小脚,小心翼翼踩在礁石上,看了让人心疼,可穿上那凉鞋更没法

    走。她皱着眉走了没几步便拉住我「小哥,你背我!」说话时一副撒娇小女生的

    样子。从昨天开始她就有点怪怪的,她今天似乎特别的开心,这是我以前从未见

    到过的,她像是一个来到游乐园的孩子。

    女生的是多面的,一位温柔安静的女生喝醉酒可能变得活泼俏皮,一位端庄

    优雅的丽人,在床上可能变得妩媚淫荡,一位被丈夫厌倦,整日忙于家务的家庭

    主妇,在与情人幽会时会变得光彩照人,而一位酒吧里看似放荡多情的女生,当

    真的脱光躺在床上,面对陌生男子时,又会感到害羞矜持和恐惧,公司里一位冰

    冷严肃的美女上司,可能会肉穴里塞着跳蛋在你面前走来走去。很多男人在与女

    友,妻子相处一段时间后感到厌倦,你厌倦的可能只是她的一面,正因如此,很

    多情侣或夫妻玩起角色扮演甚至出格游戏,这样的游戏会让你见到伴侣的另一面,

    增添无数的生活情趣。

    听了小文的话,我下意识看了看四周,王哥他们不见了,几个孩子在家长的

    看护下翻着礁石,捉螃蟹,见没人注意到这边,这才走到小文面前,半蹲下身子。

    接着,感觉又热又软的身子贴上了我的背,一阵体香幽幽传来。一瞬,我的心神

    猛的一阵摇晃,以为我中心的时空波起来,接着整个人穿越到大学的校园,大学

    的时光,伏在我身后的不是小文,而是小楠。

    「小哥!」。

    「哦!」小文的声音将我那个时空拉回到了现实,我背过手抱起身后小文的

    双腿,直起身,踏着礁石向巨石的方向走去。

    PS:与上一章又相隔好久,实在是抱歉。

    这章对滨海市历史做了一个介绍,虽然对于一部情色来说显得有点多余,

    不过对于一部百万字的长篇来讲,这很重要。里面涉及到很多后面故事的要

    素。

    这章没什么肉戏,不过您要是从第一章看到现在,真的看进去了,我想也不

    会感觉无聊乏味。

    还记得小哥从成人网站上见到的那一组小文的美穴图吗?。

    对了,还要回复一位书友。上一章我提出一个问题,我在一个章节里暗示小

    文的故事走向。那位读者截了几段回复我,可惜都不是。提示一下,是在赏穴

    追忆那一章中提到的。

    感谢每一位认真读的朋友,你们的回复和支持是我继续写下

    去的动力。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