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邵琪】(16)

    作者:derksen。

    字数:3030。

    迷信的邵琪(十六)殊荣。

    我呆站在一旁,看着一个又一个排队走进病房的教友一一拥抱身上只穿着透

    肤薄纱袍子的邵琪,惊讶得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惊讶之外,在场都是熟人跟教

    内的长辈,让我有一种应该要乖乖地等这一切结束后再开口问的感觉,所以不敢

    多说什么。邵琪与我的爸妈都一副眼前的景象理所当然的表情,脸上带着一抹微

    笑静静地看着,聚会所的老师也都在一旁,我就只是一个没有资格发言的晚辈罢

    了。

    「恭喜你啊,让这么好的女孩子给你生个儿子啦。」一个五十几岁头顶半秃

    的男人在跟邵琪拥抱后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我还在错愕的时候突然想了起来-

    这个男人是我公司的副总。

    「是是,副总你好,谢谢。」我魂不守舍地回应着,原来副总也是教友吗?。

    「补请喜酒的时候记得寄帖子来给我啊!给你们包一包大包的红包,你这小

    子娶了邵琪这么好的女孩当老婆,以后肯定飞黄腾达的,好好疼她啊。」副总又

    拍了拍我的肩膀后,转过身去跟邵琪的老师热情地拥抱,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后,

    开开心心地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多人进进出出导致病房里的空气太闷的关系,我一阵头晕,

    只好回到外面走廊透透气。排队的人龙一样排的老长,走廊上至少还有二十几个

    人,从刚刚我回到医院开始,至少已经来了一两百人了,难怪空气那么闷,但教

    友们素质很高,这么多人都静静地在走廊上等着,反倒因此把其他病房出来的人

    吓了一跳。过了一阵子,邵琪跟我的爸妈也走了出来,说他们要先回去了,交代

    我晚上照顾好邵琪后便走了,我本来想开口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连我

    爸妈都没有给我时间开口,头也不回地进了电梯离开。

    到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总算是所有教友都离开了,除了邵琪跟我会去的那

    个聚会所的老师之外,另外两个老师也离开了邵琪的病房出来跟我打招呼、恭喜

    我。两位都是一样年纪约四十多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脸上虽然有着岁月的痕

    迹,但举止谈吐都很有气质。她们一样没有给我机会开口,寒暄几句就走了,我

    决定回到房间去,跟邵琪的老师问清楚。

    回到病房时,邵琪似乎累坏了,已经倚靠在可以调整角度的病床上,半坐着

    睡着了-这是当然的,才刚生产完不久都不能好好地休息,肯定累坏了。邵琪的

    老师在病床旁弯下腰来,一脸慈爱地看着邵琪入睡后挂着满足微笑的脸庞,像哄

    小孩一样摸摸她的头。我走到病床的另一侧,正准备开口时,不小心看到老师弯

    下腰时露出的领口。那件藏青色袈裟底下似乎一丝不挂,宽松的领口之下丰满的

    胸部被我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连深黑色、黑得带紫的一对大乳头都看到了-这时

    我想了起来,我在第一次去聚会所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梦到了老师的裸体,也

    是有一样的黑紫色的大乳头。我被眼前的景象跟梦中一模一样吓得说不出话来。

    「你有话想问吗?」邵琪的老师继续弯着腰抚摸着邵琪的额头,害我以为那

    用轻柔音量说出的话是我的幻觉,她又重複了一次我才发现是在对我说话,赶紧

    回声「是」。

    「到外面去说吧,邵琪累了。」老师走了出去,我便跟在她身后离开病房,

    关上房门。

    邵琪的老师一路沿着走廊,往医院这一层楼的休息区走,我随着她轻巧缓慢

    的步伐走着,看着老师的背影,发现这套袈裟轻柔的布料藏不住她圆润、丰满、

    挺翘的臀部,跟邵琪的臀型十分相似,正是我最爱的类型……想着想着摇了摇头,

    停止自己的非份之想。到休息区后老师在自动贩卖机旁的长凳上坐下,我便跟着

    坐在长凳上。

    「邵琪她从小就跟着我学习了,她一直都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今天总算如

    愿了,这一切都要多亏你这个好丈夫。」邵琪的老师坐在我对面,跟我深深地一

    鞠躬,我看着她领口底下的春光,赶紧要老师别这样,不是我的功劳,她才继续

    说。

    「你也知道,高学历又能干的女孩子不是很容易找到能包容的另一半,所以

    邵琪的终身大事才会一直拖到三十几岁,能遇上你这个青梅竹马的好男人,真是

    邵琪一辈子助人为善的福报」。

    「哪里、哪里,我从小就觉得邵琪是个好女人,只是没想过自己会那么幸运,

    可以让邻家的大姐姐当自己的太太」。

    「你就别谦虚了,所有的教友都称讚你跟邵琪十分登对,等邵琪坐完月子要

    补办婚礼的时候,记得来聚会所统计一下教友想参加的人数,好让大家凑凑热闹

    沾沾喜气,今天教友们也是来恭喜邵琪的,只是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附近另

    外两个聚会所的教友们也来了」。

    我想了想,便决定开口问了。「刚刚我听一个教友说,上师今天说了邵琪是

    圣母,我们的儿子是圣子,这是怎么回事?我听了真是一头雾水。」邵琪的老师

    听了我的问题,犹豫了几秒皱着眉头想了想,才回答我。

    「这肯定是误会,应该是别的聚会所的人误会了,上师已经卧病在床很久,

    上个月才进了加护病房。」邵琪的老师说到一半停了下了,思考了许久才继续说

    下去。「以你的资历,这些事情还不到可以跟你说的时机,但考量你是邵琪的丈

    夫,我就跟你说吧」。

    「是,还请您为我解惑」。

    「上师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如果上师离开了我们,我们这个比较熟识的

    聚会所打算推举邵琪来继任上师,继续指导我们」。

    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得脑袋一片空白,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邵琪要

    当上师?具体来说,我入教的资历太短又太浅,甚至不知道现在的上师的模样、

    是什么人,就连上师作些什么都不知道,而邵琪却可能要变成下一任的上师?。

    「你不必惊慌,其实资深的教友多半都猜得到我们会推举邵琪。因为邵琪符

    合资格,她人聪明、善於与人相处,而且从小入教之后就一直身体力行一切的教

    诲,虽然她从未担任过聚会所的老师,但在澳洲的时候她的付出就感召了一百多

    个教友,在那段时间也是一直由她在暂代指导的工作,要不是她一直谦虚以自己

    资格不够拒绝,澳洲聚会所老师一定是由她来担任」。

    邵琪要是当了上师,那我怎么办?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疑

    虑跟焦虑全写在脸上了,邵琪的老师便接着回答下去。

    「其实这一切都还很早,只是我们有这个想法而已。就算邵琪当了上师,也

    只是需要到各个聚会所走走,给教友们说说话鼓励鼓励而已,真要说有什么变动,

    就是邵琪可能要放弃她现在学校的工作,这我们也已经跟她谈过了,学校的工作

    对她而言,是摆在教友跟家庭的顺位之后的」。

    听了这番话,我稍微安心了下来,如果之后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大变故,那我

    倒是没什么需要担心的,更不该反对。「来吧,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就回去邵琪

    的病房吧」。

    回到病房后,邵琪的老师摸了摸邵琪的脸颊后,便准备离开,离开之前就跟

    邵琪对其他人一样,给了我一个拥抱,说了声加油后才离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

    刚刚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的关系,我注意到了邵琪的老师身上的体香,这样说或

    许很奇怪,但那是一种该属於年轻女性的香味,而不是一个步入更年期的女性,

    更微妙的是,我对那体香味起了身体反应,在邵琪的老师离开后许久,我都还感

    觉得到自己双腿之间血脉沸腾,而稍早之前看到的,邵琪的老师那对生育过多次

    的熟龄妇女才会有的丰满垂坠乳房,以及黑紫色的乳头,只要一闭上双眼,就会

    浮现在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