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19)

    作者:bbzyf。

    字数:12654。

    019章突袭。

    李如烟的一家将来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这个张研飞实际上已经为他们安排

    好了,而且李如烟完全遵照张研飞吩咐,干的很不错,所以暂时不用担心。更何

    况,张研飞在这一次偶然的魔都之行,发现了更加重要的事情。

    在来魔都的第一天晚上,在酒店跟王娟和欧茵茵母女俩在做着日常「运动」

    的时候,偶然间看到的电视新闻,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本台报道。」电视中传来声音,「由天主教第266任教宗,现任教皇佛

    朗西斯科发起的天主教世界巡回展览活动,前日在日本东京落下帷幕。参展的宗

    教古董有325件,有许多更是无法追溯其起源的古老物品。在教皇佛朗西斯科

    与中央达成了协议,宗教展览在日本结束之后,下一站便是我国,而我国的第一

    站就是本市。现在场馆的准备已经开始进行,明天下午,梵蒂冈代表团将会协同

    参展的宗教艺术品一同抵达我市。三天后,展馆将向所有市民免费开放……」。

    电视中,播音员用甜美的声音播报着这一条或许会让普通人仅仅是有些奇怪

    和稍感兴趣的新闻。但是张研飞的专注点不在这里,他在盯着电视上的画面。画

    面中播放的是天主教巡回展在日本展览时的一些画面。

    画面中展出了很多的东西,而且这当中的东西,有一小部分张研飞都是认得,

    甚至能叫得出名字的。而更多的即便是他叫不出名字,却是能一眼就看出来那东

    西的出处。

    没错,在张研飞那阿斯莫代留给他的记忆中,电视中所出现的东西,全都是

    他曾经见过的。或者说的更加具体一些的,那些东西实际上全都是地狱中的产物。

    有的是法器,有的是兵器,更有甚者,那些张研飞能够叫得出来的东西,虽然并

    不为魔神阶级的恶魔所拥有,但是有几件却是地狱中的那些大恶魔才能拥有的。

    这些张研飞熟悉无比,所以这才一眼就看了出来。

    但是看到这些却也只是让他有些发愣,却并不是太过惊讶。只是在发愣的同

    时,他的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且不管天主教如今的教宗,那个叫佛朗西斯科的人到底在想什么,可就算是

    做宗教巡回展览,也是没有道理将这些属于地狱的东西摆出来展览。或许普通人

    看不出来,而且地狱中有不少堕天使的存在,他们所用的那些东西也的确是带着

    一起堕落的。但是普通人看不出来,张研飞可不相信梵蒂冈的人会看不出来。而

    将这些恶魔的东西当做宗教物品倒是没错,但是将这些当成天主教会的象征来展

    览,这就让人看不明白了。

    带着疑惑的神情,张研飞继续看着电视屏幕。一直到一幅画面一闪而过。张

    研飞看到刚才那副画面,顿时就惊呆了。他赶紧按动手中的遥控器,好在如今都

    是智能电视,各种直播软件当中也有着回放功能。回放刚才的画面,并将画面暂

    停,张研飞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屏幕。

    下一刻,他一脚重重提在正在他身下为他做着口舌服务的王娟身上,将王娟

    整个人都踢飞出去,摔在地上。

    坐在他怀中的欧茵茵顿时吓住了,赶忙从他身上下来,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而被踢飞在地上的王娟也是赶忙跪下,身体不住地颤抖。两人并不知道为什么张

    研飞会突然发怒,但是她们身为张研飞的奴隶,主人的怒火自然是能够感到。这

    一刻,两人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张研飞没有看他们,而是站起身来,一步一步朝着电视的方向走去,一直走

    到距离电视只有一米的距离这才停下,双目连眨眼都不眨一下,看着电视屏幕。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张研飞狂笑起来,「原来在这帮凡人的手里!

    原来如此,原来我怎么都感应不到!哈哈哈哈哈哈……」。

    王娟和欧茵茵两人听到张研飞的笑声,再加上她们也看出来张研飞并不是对

    着她们发怒的,两人这才是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向电视。立时,她们两人也愣

    住了。

    王娟赶忙匍匐着来到张研飞的脚边,将头紧紧抵在地面,口中兴奋地说道:

    「恭喜主人,找到了魔神的贴身魔器」。

    旁边欧茵茵也是跟母亲一样,跪在张研飞脚边:「这就是主人的运气,只要

    主人能让魔器重回身边,必然魔力大增,再也不用担心了」。

    没有在意两人的奉承,张研飞继续大笑着。一会,他才稍稍冷静下来,退回

    到沙发上坐下。而王娟和欧茵茵两人也是跪伏着来到他脚边,依旧是保持着叩头

    的姿势,不敢动弹。

    「我算是看出来梵蒂冈打的是什么算盘了。」张研飞端起一旁的酒杯喝了一

    口,笑着说道,「肯定是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感应到我的存在了。但是他们

    感应不到我到底在哪里,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身份,所以也不知道是谁想出

    来的这个主意,打算用这些东西把我引出来。」张研飞已经猜到了梵蒂冈到底是

    做的什么打算。

    「但是,看来他们也是想不到,我会是魔神转生。这些东西我都知道,我也

    都见过,甚至现在拿来我也能用,也能增强我的实力。但是这些对我来说根本无

    关紧要,要不要差别都不大。唯独这一件。」张研飞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屏幕。

    屏幕上是一个不起眼的展台,上面套着精美的玻璃罩子,而玻璃罩子里面的

    架子上摆放着一把连鞘长剑。这把剑的造型倒是很普通的西方长剑,而且装饰也

    并不怎么豪华,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周身呈黄色,看起来就像是用黄铜打造的一

    般。而且似乎年代久远,整把剑虽然并没有什么缺损,却看起来非常老旧。

    而在剑的护手和剑鞘相连的地方,用了一根草绳将其紧紧捆住。就连那根草

    绳看起来也已经很有年头了,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这把剑看起来并不怎么重要,也是被放在展览场馆的边缘。或许偶然有人路

    过的时候,会很好奇地看上一眼,但是倒也不会多做停留。

    「怪不得感应不到。」张研飞说道,「居然用背叛者的草绳来封印这把剑,

    的确是相互抵消,即便我是这把剑几千年的主人了,也感觉不到。但是,终究还

    是露出了把柄。哈哈哈哈……」。

    屏幕上的画面中显示的这把剑,正是阿斯莫代一直不离手的那把佩剑。阿斯

    莫代的魔力在他的那颗金印之中,而如今这颗金印已经归张研飞所有,被埋在他

    的身体内部。而阿斯莫代的战力源泉,就是他的那把金剑了,也正是屏幕上所显

    示的那把剑。

    靠着这把剑,阿斯莫代不知斩杀了多少地狱中的恶魔以及天堂的天使,这其

    中不乏力量无限接近魔神的大恶魔,也不缺乏神力无匹的神圣阶级天使。这把自

    从阿斯莫代出现在这世界上便跟他形影不离的剑,为他带来了莫大的威能。

    而最终的那场战斗当中,阿斯莫代被自己契约的战力最强的奴隶所背叛,也

    是因此而丢了手中的这把剑。

    说起来,这把剑何其强大,即便是耶和华亲自出手封印,也不敢打包票说能

    将它的气息完全掩盖,就连阿斯莫代这个拥有者的转生也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

    原本张研飞还以为剑掉落到了地狱或者其他地方之类的,这才感应不到。但

    是看到剑上捆着的草绳,他就明白为什么了。

    那根草绳他也认识,不是凡品,而是大有来头。

    耶稣的门徒犹大将他以十三枚银币的代价出卖了。虽然最后犹大也忏悔了,

    但是这背叛却造成了圣子的身死。作为背叛者,犹大的事情暂且不提。而这根草

    绳就是犹大的,或者说的再详细一点,这根草绳就是犹大当年用来捆住那装了出

    卖耶稣而得来的十三枚银币的钱袋的。

    以背叛者的背叛源泉,来封印同样是因为背叛而丢失了力量,甚至战败身死

    的阿斯莫代的金剑。仔细想想看,似乎就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事情了。只要有了这

    根草绳,想要封印金剑根本就不用花费太大的力气,只要小小的施个封印术就能

    搞定。这也是为什么,张研飞没有感应到这把跟他的灵魂相连的魔器的缘故。

    但是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如今这把剑出现在他的眼中,虽然只是在电视上,

    但是他可以断言,这把剑是真的,绝对做不得假。

    「这是敌人的陷阱。」王娟赶忙说道,「地上的凡人愚昧无知又太过卑鄙,

    即便是耶和华的教派都被他们换了好几次教义。如今他们肯定是想要用这些东西

    诱惑主人,想要将主人引出来」。

    「没错。」张研飞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我

    同时也知道,他们绝对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或者说他们不知道到底哪个恶魔会被

    他们所带来的这些东西吸引,所以他们才带了这么多」。

    「那……主人的意思是……」一旁的欧茵茵说道,「将主人的佩剑抢回来吗?」。

    「自然。」张研飞说道,「既然看到了,那么就要拿回来。我的就是我的,

    绝对不允许放在这帮凡人的手上。而且我猜测,这背后恐怕还有天堂的什么东西

    在作祟。这么一来我就更要拿回剑了。有了剑,我的魔力和战力都会有极大的恢

    复。所以,就算这是陷阱,我也必须要去闯一闯」。

    「但是主人。」王娟有些担心的说道,「既然主人猜到了梵蒂冈的主意,这

    一次恐怕也是摆下了天罗地网等着主人。奴下是怕……」。

    「我知道你的担心。」张研飞说道,「不过如今咱们是在世俗中,是在人间,

    不是在神魔大战的战场上。有很多的事情,并不是以前一样,有准备的会赢,没

    准备的会输。更何况,我现在再开始做准备也不迟」。

    说罢,张研飞心中默念,施法联通了能够跟自己奴隶说话的通道:「狗子…

    …别干了,我有事情要你去办……」。

    当天晚上,从B市出发了十辆一模一样的黑色吉普。领头的一辆,后座坐着

    狗子。其余所有的车上做着的全是他这段时间所签下的,战斗力最为强大的邪灵,

    加上他自己,一共四十个人。不只是这些,这是两车全都改装过,在车内加装了

    一层钢板,而钢板里面的夹层中放着大量的轻武器,全部加起来,几乎每人一把

    M1911手枪还有富裕,其余还有三十把鹰制M4A1卡宾枪,七把雷明顿M

    70霰弹枪,十把MP5K冲锋枪,五把M14精确射击步枪,甚至还有几把

    M240机枪和反器材狙击枪,就连M32榴弹发射器都有。实际上在狗子这边,

    就连每分钟能射出300多发的MK19榴弹发射器都有,但是那玩意体积太大

    了,根本没办法带过来。

    其余的,各种口径的子弹不计其数,当中还有好几发RPG,还有美军现在

    都在使用的MK3A2进攻手雷差不多有上百颗。因为实在是带了不少东西,虽

    然是放在十辆吉普车上,但是依旧让车身变重了很多。每次过高速收费站的时候,

    那重量都会让收款员有些诧异。不过好在狗子等人开的都是进口吉普,本身就重。

    也有警察上前询问,不过被狗子所出示的「宜运」公司的相关证件蒙混过关了。

    带着这么多的武器,简直可以打一场规模不小的局部冲突了。而张研飞的打

    算也非常明确,他虽然不知道梵蒂冈到底有什么手段,但是在阿斯莫代留给他的

    记忆中,当年的大战也有许多普通人参加。这些人的魔力虽然不能跟魔神相比,

    但是却能跟许多恶魔打个平手。这对于现在的张研飞来说,即便是打不死他,也

    非常的麻烦。所以张研飞要用这些现代武器来做干扰。

    最起码的是,到最后需要他出手的时候,绝对不能被外面的人发现。

    因此这次狗子等人也是被张研飞吩咐了一番,并且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不过想来,就算是遭遇了军队的抵抗,但是军队也应该不会在魔都的市区当中出

    动坦克或者飞机大炮之类的,想来也还是会用轻武器来还击。不过即便是出动了

    那些装甲部队,对于狗子等人来说也是无所谓,根本杀不死他们。

    还有那些梵蒂冈的人,对于他们这些邪灵来说,倒是有手段能够伤害他们,

    甚至杀了他们。但是那些人也还是人,用现代的热兵器就能轻易杀死。这也是为

    什么狗子带了这么多武器过来。

    说句题外话,这些武器全都是欧德海从鹰国的黑市上买到的。鹰国不禁枪,

    只要你有驾照和持枪证,就能从枪店这样的正规渠道买到轻武器。当然,现役的

    一些武器虽然正规渠道没有,但是在鹰国这个标榜「自由」的国家,就没有用钱

    办不到的事情。

    欧德海按照张研飞的要求买了很多武器,当然,只要他愿意,除了导弹、飞

    机、原子弹、舰艇之类的买不到,就算是现役的艾布拉姆斯坦克他都能买到。

    总之,狗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魔都,直接抵达了当地的一个事先被张

    研飞安排好的仓库中。这里本身就是「宜运」在上海的一个仓库,倒不会惹人瞩

    目。

    狗子等人到了之后,将武器一件件卸下,全部放入地下室,同时也将子弹全

    部装入弹匣,开始准备。

    没多久,张研飞就到了,带着王娟和欧茵茵一起。

    「主人!」见到张研飞到来,四十人全都跪下行礼。

    「起来吧。」张研飞说道,「事情你们也知道了,如今梵蒂冈那群跳梁小丑,

    今天下午就会在魔都浦东机场降落,东西也是一起运过来的,全部直接运到魔都

    国际会展中心,而且当天就会开始布展。所以,咱们也不用多等,今天晚上就动

    手」。

    张研飞一边吩咐着,一旁的欧茵茵又开始动作起来。虽然身为一个女孩子,

    但是面对房中大大小小的武器她也是感到好奇,不由得拿起一把手枪,在手中把

    玩起来。

    张研飞并没有理会她:「不过今天晚上,那里必然有很多保安,听说这一次

    顺天对这件事情很重视,虽然第一站是魔都,但是依旧派了部队一路保护。不过

    想来他们的配备还不如你们带来的。今晚,咱们就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是,谨遵主人命令!」众人齐声回答。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欧茵茵手中的手枪正在冒着青烟。枪口所指的地

    方是王娟,那颗子弹正打在王娟的额头上。虽然王娟完全可以躲过,甚至可以用

    手接下,但是在主人身边她不想失礼,就任由子弹射在自己的额头上,变形、掉

    落在地。

    「主人!」欧茵茵见张研飞看着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这东西这么

    弱,能有什么用!还不如让每个人带些铁疙瘩砸人有用呢」。

    欧茵茵倒是说的不错,轻武器所射出的子弹,甚至包括现在这屋子最强大的

    RPG都没有没有办法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而且就如同欧茵茵所说的,让他们

    带一些铁块,丢出去的力量也绝对比穿甲弹要有效的多。

    「咱们不是原始人。」张研飞面对小丫头的话,有些无奈,「而且,如果事

    后看到一块铁块砸穿了墙壁,又是件麻烦事」。

    商量完毕,决定今晚心动。众人开始准备。他们的身体犹如铜墙铁壁,即便

    是被导弹击中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根本就不用防弹衣这种东西。再加上每个人

    都力量绝伦,所以他们将所有的武器和弹药全都带上了。所有人都带着手枪,而

    且有不少人拿着两把长武器。弹药更是鼓鼓囊囊的塞满了武装带,完全不在乎身

    上多了这么几十公斤的重量。没有再离开,他们安静地等待着夜幕的将领。

    艾丽卡·阿拉迪诺·德·卢卡,是个地地道道的意大利女子,在意大利出生,

    父母也全是意大利人。出生在意大利这个宗教氛围浓厚的国家,艾丽卡从小就是

    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虽然家中非常有钱,但是她却上的是教会所办的学校。

    而在一次主教,也就是现任教皇佛朗西斯科的莅临参观中,她却是因为特殊

    的素质而被看中,被带入了梵蒂冈培养。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梵蒂冈的培养并不

    是宗教教义,虽然也有,但是并不重要。真正重要是培养她的战斗。

    能够被佛朗西斯科看中,艾丽卡的素质自然是优秀的。各种战斗的方式被教

    授,而且她本人也非常努力。十年不到的时间,她在训练场上已经没有敌手了。

    在一次特殊的考评中,她击败了所有的骑士,获得了圣骑士的头衔,统领十

    三课所有的讨伐骑士。

    梵蒂冈十三课,这是个在明面上根本就查不出来的机构。这个机构是以犹大

    为名,暗行教义的异端讨伐机构。在天主教漫长的历史当中,遇到过数不清的困

    难时刻,而有很多时刻是需要通过一些卑劣的手段来完成的,这便是十三课的任

    务。不仅如此,如果世间再次有死人行走,再次有吸血鬼或者恶魔降临,这些也

    都是十三课必须要出动的。他们有很多的办法来对付这些非人生物。

    在艾丽卡成为圣骑士并统领十三课之后,她接受了一项改造。听说这项改造

    是天使代神传下的,目的就是要让普通人能够获得跟那些非人生物一战的可能。

    只不过这种技术如今也已经渐渐失传了,所谓的改造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传承。而

    艾丽卡如今是仅有的一人。

    虽然承受过莫大的痛苦,但是艾丽卡这个小姑娘却一直是心地善良,这也是

    她所统领的那些讨伐骑士心中的担忧。虽然他们都很喜欢艾丽卡,但是也有些人

    担心她是否能干好十三课的工作。好在如今的这个世界,妖魔鬼怪几乎不见踪影。

    但是这一次,显然是不一样了。教皇已经说的很明确了,恶魔的气息重现人

    间。而这一次,艾丽卡领头的护卫就是要将恶魔引诱出来,一网打尽。

    艾丽卡本人倒是一副轻松的心态,尤其是第一站是日本,这让平日里喜欢看

    一些日本动画漫画的她非常高兴。只不过高兴的时候也很苦恼,她毕竟是护卫的

    领头人,白天全程护卫那些展品,不得离开。等到晚上终于可以休息之后都已经

    是夜里凌晨了,秋叶原那些御宅族的圣地也都关门了。所以,明明就在东京,却

    无法前往向往中的圣地一探究竟,实在是让艾丽卡非常苦恼。

    好在最后,离开的那一天,因为航班有些延误,所以给她留出了一些时间。

    即便是一大早,很多店铺有些都没开门,但是艾丽卡还是非常满足,这几天的苦

    恼完全一扫而空,以饱满的精神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当中。

    虽然她是十三课的统领,手下有上百位骑士,而她则是武力最高的那个。但

    是毕竟她的年纪很小,所以她的那些下属都很照顾她。天真烂漫的年纪,会喜欢

    和追求一些东西本就很正常。因此也没有人会觉得她做的有什么过错。

    而当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众人走下飞机的时候,所有的骑士,包括艾丽卡

    在内,眉头都有些皱起。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对这个国度有些想法。

    天朝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来没有政教统一过的国家,从古至今玩都是如此。

    不管是信仰人数再怎么多的宗教,来到了这片土地上全都不管用,总是会给人感

    觉比起本土的文化思想还总是差点。而且天朝的思想海纳百川,能将你的东西拿

    过来使用。所以,即便是信仰的人数再多,不论是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亦或是

    伊斯兰教,只要是外来的宗教到了这片土地上,都总是会低一等。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相比起英格兰的那些异教徒,对于天主教会,尤其是

    当中那些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人来说,天朝这片土地可以算是异端中的异端了。

    而能够进入十三课的骑士,全都是信仰坚定的人。也正是因此,脚踏上这片土地,

    这些人总是会从心里觉得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就连艾丽卡也是如此。

    不过她也是明白,这一次的目的不是传播主的信仰,而是有着更加重要的事

    情,因此也就将心中的那些想法掩盖了下去。

    这一次展览的地方就在位于浦东滨江岸边的魔都国际会展中心,那里设施齐

    全,场地也很大,用来做这种展览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而艾丽卡等人在机场,等

    待所有的展品全都装上车,跟接待的人寒暄一番,便是直奔会展中心。那些展品

    在运输期间都一直有五个骑士陪同,保证万无一失。

    而到了地方之后,将交接的手续交给手下人,艾丽卡就立刻组织人手前去布

    展。这让魔都这边的接待人员有些诧异,虽然的确是距离展览没几天了,但是也

    用不着这么急吧。不过既然对方办事如此效率,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梵

    蒂冈跟天朝之间倒也是没什么太大的关联,不用太过在意。

    从下午四点进场就开始准备,艾丽卡作为这一次的领头人,更是一直都在场,

    一点都没有离开休息的意思。一直到晚上八点,就连晚饭也是委托会场的工作人

    员叫的外卖,他们就这么随便吃了点便继续工作,看的天朝这边的工作人员是目

    瞪口呆。

    差不多八个小时,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布展的工作已经大致完成,只剩下一

    些零零碎碎的还需要调整。直到这样,艾丽卡这才是带着倦容前往旁边的酒店休

    息。而会场这边却是留下了二十人连夜看守。不只是如此,之前佛朗西斯科教皇

    跟天朝这边通过气了。在展馆会场是梵蒂冈自己的人看守,而会展中心有大批的

    保安,甚至会场外面有士兵驻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梵蒂冈这么要求,但是毕竟

    对方妥协了很多政治上的东西,也是让天朝这边大开绿灯。

    到了凌晨一点左右,那些回到酒店中的骑士,包括艾丽卡在内差不多都休息

    了,就连会场中的保安也都开始打瞌睡,只有在展馆当中巡逻的梵蒂冈骑士以及

    在会展中心外面执勤的士兵还醒着。只不过在外面的士兵倒也是并不太专心,只

    有那些巡逻的骑士是打起精神,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而显然,他们的担心还是

    很有必要的。

    凌晨1点半左右,四十余道身影趁着夜色,在高楼之间穿梭,向着会展中心

    的位置前进。普通人根本无法发觉这些黑影,而他们的速度太快,即便是被路面

    上的监控探头拍摄到,也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黑影一闪而过,根本看不出来到底

    是什么。

    这就是张研飞所带领的一群人,他们怕开车的话会被人抓到痕迹,因此决定

    徒步而来,而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

    「啧!」来到会展中心外面的广场边缘,看着这么多的军人在执勤,张研飞

    不由得咂舌,「梵蒂冈倒是谨慎」。

    「只是他们不会把真正的原因告诉天朝政府的。」王娟在一旁说道,「且不

    说天朝这边会不会相信,恐怕这也是用利益交换到的一部分。但是奴下觉得,这

    些当兵的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人来袭击,甚至会觉得梵蒂冈有些大惊小怪了」。

    「不错。」张研飞点了点头,认同了她的话,「不过所谓攻不如守,凭咱们

    的火力想要打进去自然是没问题,但是这么一来恐怕动静会闹的太大了」。

    一旁的欧茵茵听了他的话,赶忙说道:「主人的意思是,咱们先潜进去,如

    果里面打起来,再说?」。

    点了点头。立刻,张研飞通过心念专递开始布置起来。

    想要绕过这些守护的军人潜进去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立刻,张研

    飞带来的四十个人被分成了好几个小组。带着M14步枪和榴弹、RPG等武器

    的几人,爬上了会展中心的高处,准备应对有可能到来的增员。而其他的人则是

    分成好几拨进入。

    进入了会展中心的人,发现有不少保安在巡逻。面对这些人他们并没有开枪,

    而是悄无声息地靠近,解决。普通人连发现他们都做不到,很快,巡逻的保安基

    本上都被他们干掉,即便是还有几个漏网之鱼也是疥癣之疾,无关紧要。

    而之后,他们便向着展馆的位置走去。还没有到展馆,张研飞便感到了一股

    让他觉得有些恶心的神圣气息,显然是正在当中巡逻的梵蒂冈骑士发出的。之所

    以走到这么近的距离才感觉到,实在是因为这些梵蒂冈骑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神

    圣气息实在是太弱,或者说对于张研飞来说太弱了,一直到这么近的距离才能感

    觉到。

    在心中传令,命令狗子他们先不要开枪,试试这些人的身手。几人收敛气息,

    潜入。

    展馆之中并不黑暗,但是也没有开很多灯,只是维持着道路能够看见的程度,

    但是这对于双方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就在狗子带人埋伏的地方,他可以明确地听到一个脚步声不紧不慢地朝着自

    己这边走来。狗子给身边的一个手下下了命令,让他去试试。

    接到命令的邪灵放下了身上的步枪,拔出腰间的战术刀。等到那个骑士走进,

    立刻扑出去,将刀对准他的脖子划去。

    下一刻,金铁交鸣之声传来。那个骑士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袭击自己,

    但是常年的锻炼和对练也是让他反应迅速,在感到危险的时候立刻拔出腰间的佩

    剑,挡住了这一击。两人的力道相当,都是力大无比。这一声碰撞的声音也是极

    响,立刻就让其他巡逻的骑士听到了。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瞬间响起。当中有个一

    骑士一边向这边赶来,一边还发动了一个小术式。

    立刻,正在宾馆房间的床上睡着的艾丽卡顿时醒了过来,不只是她,所有正

    在休息的骑士全都被惊醒,他们收到了展馆正在被袭击的讯号。所有的人立刻从

    床上跳下来开始快速穿衣,佩带武器,然后冲出房间。他们甚至来不及等电梯,

    直接找到了走廊外的景观阳台,几十个人就这么跳了下去。还好当时楼层上没有

    工作人员,不然非得被吓着。

    跳出窗口的几十人立刻身上发出白色的光芒,下降变成了滑翔,朝着会展中

    心的方向飘过去。

    看到偷袭没有成功,而且还有种旗鼓相当的意思,狗子也是不再犹豫,高喊

    一声:「妈的,给老子抄家伙」。

    立刻,一片武器上膛的声音传来。已经赶来的骑士自然是听到了,他们虽然

    都用冷兵器,但是对于热武器他们也极为熟悉。下一刻,枪声响成一片,子弹飞

    射而来。

    虽然这些骑士并不怕子弹,只要用起神术,子弹并不能伤害他们,但是却会

    让他们感到疼痛。所以面对袭来的枪林弹雨,这些人立刻选择躲避。

    而狗子的手下都是经过他签约的邪灵,对于身体的控制力非常强悍,即便是

    没怎么打过靶,但是想要控制子弹射击的方向还是非常容易的。

    几十把步枪射击,压的这些骑士根本连探头观察都做不到。但是显然这么被

    动挨打也是不行的。立刻,有一个人双手做祈祷状,立时,白色的圣光笼罩了他

    的全身。下一刻他拿着长剑冲了出去。冲出来的人立刻成为射击目标,大部分的

    子弹都往他身上招呼。但是子弹却没有击伤他,碰到他身上的光芒,只是往里陷

    入一段距离便弹了出来。挑了个最近的人,他来到身前,丝毫不在意子弹射在身

    上的疼痛,拿起长剑看砍了下去。

    这一剑的力道很大,但是对于这些邪灵来说,还不能伤害他们。因此这个邪

    灵只是满脸冷笑的模样,右手拿出了刀子准备给这个骑士一刀。但是下一刻,他

    的冷笑凝固了。那一剑很是简单的便破开了他的皮肤,虽然剑锋只能砍进肌肉中

    很浅的地方便停滞不前,可是却实实在在的砍破了。这让这个邪灵非常惊讶。

    而更惊讶的还在后面,长剑跟他接触的部分,他的肉体如同遇到了烙铁的肉

    一般,开始冒出黑烟。立刻,这个邪灵嚎叫了起来。一脚将这个骑士踢离自己的

    身边,捂着伤口躲了起来。

    看到自己人居然被砍伤了,这边的人全都是一愣,连带枪声都停下了。而对

    面的骑士也是愣住了。

    「恶……恶魔……」看到自己拿着的圣剑看在对方的身上居然有这种效果,

    这让只在书上看过这种情形的骑士有些发怔。

    「圣器……他们居然拿着圣器……」这边也是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邪灵们

    也是嚎叫起来。

    顿时,两边都有些害怕起来。

    「怕什么!」张研飞见状,立刻传念,「那根本不是什么狗屁圣器,只不过

    是被祝福过的普通武器而已。虽然能杀死你们,但是不会那么容易。而且这种祝

    福随着战斗会慢慢消退。别他妈给多躲着,就二十个人,给我去干掉他们」。

    听着张研飞的话,这些邪灵立刻不再害怕,甚至不在躲藏,而是就这么走出

    去,将扳机扣死,枪口对准这些骑士。

    而这些骑士们听到「恶魔」两个字,各个是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这才第一

    天,展览都没有开始就遇到正主了。立刻,所有的骑士全都虔诚地跪在地上,如

    同祈祷一般嘴中默念圣经。下一刻,这些骑士的身上全都亮起了白色的圣光,光

    芒比之前那个骑士身上的要浓厚许多。

    下一刻,这些骑士带着一股慷慨的表情,提着长剑冲向了数量是他们两倍的

    邪灵。

    会展中心里面传出来枪声,虽然声音并不大,但是在黑夜中却是很清晰。这

    声音立刻让在外面值班的军人们回过神来。下一刻,现场指挥的上尉便传令让一

    个特种小队进去查看。结果,这些人刚刚走到会展中心外面的楼梯处就传来了

    「哒哒哒」的声音,两挺埋伏在上面的班用机枪开始射击。

    立刻,根本就没有地方躲藏的这些人,即便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也根本没

    有办法回避。而他们的身上虽然穿着防弹衣,但是面对M240机枪射来的大威

    力子弹,防弹衣根本没有作用。立刻,这几个人被撕成了碎片,死的不能再死了。

    见到这种状况,在场的军人立刻躲避。指挥的上尉看着自己最得意的手下就

    这么死了,恨得咬牙切齿。他立刻命令侦察兵查看射击火力的具体位置。

    侦察兵靠着黑夜的掩护,伸头查看。但是黑夜对于邪灵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

    响。上面端着M14的邪灵根本就不需要热成像的设备,立刻就看到有人从吉普

    车后面伸头出来。下一刻他就将这个头套入了手中步枪的瞄准镜中,手指随即扣

    下扳机。

    立刻,子弹击打在这个侦察兵的头部。头上的作战钢盔根本无法防护这种子

    弹,虽然没有穿过,但是脑子已经被子弹击碎,立刻,脑浆和血液喷了一地。

    见状,指挥官立刻让所有人都躲好,不准露出身体。然后便开始呼叫增员。

    耳力极好的邪灵自然是听到了。他们并不打算就这么对峙着等待对方的增员。

    立刻,两发RPG拖拽着长长的尾焰向两辆吉普车飞去。见到火箭弹飞来,

    躲在那两辆车后面的军人立刻离开。随即,被击中的两辆车爆炸。不过因为是军

    用吉普,所以遭受的伤害倒是不大,但是却燃烧起来,想要继续躲在后面倒是不

    可能了。

    而那些躲开的士兵却是露出了身体,立刻,会展中心的上方传来枪声,子弹

    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那些躲开的士兵飞去。下一刻,就有五六个士兵中弹。

    有的身上的防弹衣挡住了子弹,但是却也被震的一时之间无法行动。而有的则是

    被击中了头部,立刻死亡。

    看到战友死亡,其他的人根本就不顾命令,立刻上去营救。立刻,又有好几

    个人中弹。

    没过多久,又有两发火箭弹射来,另外两辆车又被击中。而之后又有人为了

    躲避火箭弹而露出了身形,然后被精准的射击放倒。

    这场面看的那个上尉目眦欲裂,但是却毫无办法。而且刚刚才呼叫增员,再

    快也得一会才能到。他只能无力地看着自己的部下被如此屠杀。

    就当一发火箭弹向着他所在的方向射来之时,他都不想躲避了,因为现在的

    状况,躲不躲都是个死。而且他死了这么多部下和战友,已经有些想要陪同他们

    一起去死的意思了。

    不过下一刻,虽然爆炸声传来,但是他却并没有感到灼烧的感觉。睁开眼,

    只见那个下午他见过的梵蒂冈领头的小姑娘正站在他的身前,手中张开了一面白

    色的墙,将火箭弹的爆炸挡在外面。

    「弗兰克,你带着十个人留在这里。」艾丽卡吩咐道,「其他人,跟我冲进

    去」。

    说罢,也不理会想要说什么的上尉,艾丽卡带着其余的骑士,顶着重机枪的

    射击,强行突入会展中心内部。

    在展馆内部,战斗已经结束了。虽然这些骑士已经使用了自己最大的圣力来

    做防护,而且手中还拿着能够对邪灵造成伤害的武器。可是最终,他们也仅仅只

    是干掉了三个人,让七八个受伤而已。而且那三给被干掉的邪灵,还是被长剑用

    捅的,刺中了心脏才死去的。

    虽然伤亡非常少,但是对于狗子来说,这些人都是他精心挑选的手下。而如

    今,有三个人就死在他的面前,这让他变得无比愤怒。

    那些骑士虽然有圣光护体,可是射来的子弹实在是太多,每一次被击中都会

    削弱圣光的效果。二十个骑士,最终只有三个人活了下来,其他的都被击毙。

    而剩下的三个人也都已经奄奄一息了。其中的两个人已经被狗子用极端残忍

    的手段,徒手撕成了好几块。就当狗子向第三个走去,正打算动手的时候!

    「住手!」一声清丽的叫喊传来,让狗子不由得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而包括

    张研飞在内的所有人都转头看去。

    艾丽卡带着几十个骑士匆匆赶到,看着眼前的场景,他们所有人都露出了愤

    怒的表情。

    「你们这些恶魔!」艾丽卡拔出腰间的长剑,身上亮起圣光,「我要代主制

    裁你们」。

    看着艾丽卡的模样,张研飞不由得笑了起来:「当年天堂改造战斗天使的手

    段居然还有留下来的,我还以为都被萨麦尔给干掉了,没想到还能见到。看来梵

    蒂冈这一次为了干掉我也是下了血本。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