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魔王】(13)

    作者:bbzyf。

    字数:10499。

    013新店开张。

    八月,正是天气最为炎热的季节。今年的八月,天气预报已经不止一次的明

    确报出了40度的高温预警,这在往年可是少数。太阳光直射大地,空气蒸腾,

    走在大街上,地面给人的感觉都有7,0度了,煎个鸡蛋应该没什么问题。

    两个月前的高考,欧茵茵考出了733分的成绩,获得了全省文科状元的称

    号。市二中虽然是这座城市最好的重点中学,但是出文科状元还是头一遭,整个

    学校都在庆祝,跟过年一样。

    欧茵茵本人倒是对这个文科状元没有任何感觉,凭她的实力这本就是应该的。

    要不是因为想着家中张研飞正在宠爱的女人不是自己而分心,她的分数恐怕还要

    更高。

    对了,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欧茵茵跟王娟是大打出手。

    按道理说,作为王娟所签下契约的奴隶,她对于欧茵茵是有着天然的支配权

    的,欧茵茵在她的面前连反抗都做不到。不过王娟特意放开了那份权力,让欧茵

    茵能在自己面前施展。当然,这毫无意义,两人的魔力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有着天

    差地别的差距,欧茵茵自然是打不过自己的母亲的,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王娟

    按在地上摩擦。哦,欧茵茵是真的被王娟按在地上摩擦了,还是全身赤裸的状态。

    事情是这么回事,在欧茵茵高考完毕,估分结束之后,明白她的学习成绩的

    王娟就自作主张的要给她填写志愿,至于她所填写的大学,那可不是千里之外,

    几千里之外都有。要知道,凭着欧茵茵的高考成绩,国内所有的大学、所有的专

    业那是随便她挑的,这要是填上了,那绝对是没跑的了。

    当然,欧茵茵自然是可以选择不去。不过张研飞倒是命令过她,要她最起码

    表面上要过世俗的正常生活,不要引人注目。对于张研飞的话,欧茵茵自然是言

    听计从的。所以这个大学,她还是要去上的。但是自己母亲的做法,她自然无法

    忍受。

    王娟这么做自然那是有她的小心思的。虽然欧茵茵是她的契约奴隶,按照身

    份来说,她跟张研飞之间还隔着自己呢。可是张凡就是比较喜欢这个即便变成了

    对自己极为听话的奴隶却还是有些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这让王娟嫉妒的同时,却

    也是毫无办法,若是她非要专宠于前,又怕张研飞会对她生厌。

    而现在,终于有了这么一个名正言顺的办法将这个小贱货支开的远远的,她

    自然是要抓住这个机会了。

    王娟的做法自然是被欧茵茵发现了,于是这才是有了母女二人之间大打出手

    的这么一幕。

    即便只是张研飞的奴隶和他奴隶的奴隶,两人打斗起来也是可以用惊天动地

    来形容的。要不是因为两人还有着理智,知道不能太过惊世骇俗而找了个僻静的

    地方的话,恐怕早就上头条了。

    总之,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张研飞出来调解。最后,欧茵茵报了距离本市不

    算太远的魔都FD大学。拖现在高铁的速度极快,从魔都到这里三个小时都用不

    了。张研飞也是跟她约法三章,除非是周末或者放假,不要太频繁的回家,要不

    然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

    而欧茵茵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答应了他,不过一想到自己要上四年大学,

    大部分时间都见不到张研飞,她就一脸愁容。好在张研飞答应,在她去上学前的

    这段时间都会陪着她。

    今天只是八月份的一个普通的日子,没什么特别的。倒是在市区稍微偏一些

    的地方,有家店铺开张。

    「呦……飞哥来了!」站在门口迎宾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性,看到张研飞,

    赶忙点头哈腰地上前招呼,随即他看到依偎在张研飞身边的欧茵茵,「连茵茵都

    带来了,怎么?嫂子今天没来吗?」。

    打招呼的这个人,道上的都喊他狗子,地地道道是个不学无术的泼皮无赖。

    这个人是张研飞在他父母去世之后,没有人管束而在外面厮混时认识的几个狐朋

    狗友之一。如今在这家新开张的休闲会所做保安队长,当然,这是拖了张研飞的

    关系。

    自从张研飞和王娟结婚之后,他曾经的那些混的不怎么样的同学和一些在社

    会上认识的狐朋狗友便如同被香肉吸引的苍蝇一般,全都围到他的身边。有的就

    是想要找他借钱的,有的则是想来求工作的,而有的是来托关系发展业务的,总

    之什么样的都有。

    而面对这些人,张研飞却是一改对亲戚朋友的刻薄,跟他们称兄道弟的同时,

    以前就算是之间有些矛盾的,他也都一副大度的模样,毫不在乎。

    这些人经常会被张研飞邀请到家中聚会,不外乎就是吃吃喝喝的。面对张研

    飞的漂亮老婆和女儿,尤其是那些社会上厮混的,更是明摆着露出一副馋涎欲滴

    的模样。但是,这些人也是考虑到王娟的地位,不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但是

    面对张研飞家中那形形色色的漂亮女仆,这些人可就按耐不住了。有的倒还是知

    道掩饰掩饰,管得住自己不动手,有的就根本忍不住,动手动脚的。

    而这些女仆都是张研飞的奴隶,张研飞早就给过她们暗示,对于这种骚扰,

    只要拒绝就行,不要动手。

    所以之后的日子里,只要这些人来到家中,总会有女仆眼含泪水的去跟王娟

    告状。而王娟也总是一副无奈的表情,偏偏面对张研飞的这些朋友,还要露出一

    副笑容,一副非常勉强的笑容。

    这段时间张研飞跟这些人厮混在一起,并不都是在家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

    在外面。当然,吃喝玩乐的大把资金全都是张研飞提供的。面对张研飞那似乎取

    之不尽的大把金钱,这些人也从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到了最后根本是完全放

    开了,仿佛张研飞请客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帮人几乎天天在外面疯,出没于各种大大小小的酒吧夜店。有钱能使鬼推

    磨,即便是在天朝,禁毒的力度十分巨大,但是这种高利润的生意即便是冒着杀

    头的危险也依然有人会做。而张研飞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大量的,纯度极高的

    海洛因,供这些人吸食。有的还被这些人拿去卖钱,继续祸害其他人。

    就连嫖娼,这些人也都是一起行动,经常是点上十几个小姐,一起开无遮大

    会。一开始有的小姐还想要矜持一下,但是在大把大把的现金面前,所有的矜持

    全都是扯淡。

    这些人当真是什么都不怕,连安全套都不带。而且有的时候,偶尔有几个姿

    色极佳的小姐还是他们共用的,这个上完了,另一个也不嫌弃那张开的屄里还流

    着精液,就插进去继续。也不怕会不会得什么病。

    这些病什么的,跟张研飞是彻底无缘了,不过其他人他也并不管,爱怎么疯

    就怎么疯。他自己也是加入进去,跟他们一同玩女人。

    渐渐的,连找小姐这种事情都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这些人甚至胆大妄为,

    居然敢绑架、迷奸良家妇女,甚至还有几次连十三四岁的未成年少女都没有放过

    (没有具体描写,应该没有违规,如果有还望版务告知,我会及时修改)。

    而这些被他们强迫或者非强迫而发生肉体关系的女性,平日里倒还好,但是

    只要张研飞招呼,便是如同乖巧的母狗一般,对他们的予取予求简直有求必应。

    或许是这种生活将这些人麻痹了,他们倒也是没有对张研飞生出什么奇怪的感觉。

    有一次,几人在张研飞家中聚会,有个人也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嗑药了,居

    然趁着上厕所的时候,摸上了楼,闯进了欧茵茵的房间。

    当时欧茵茵正在房中看书,被突然闯进房间的这个表情明显不对的人吓了一

    跳。而下一刻,他便兽性大发,想要强奸欧茵茵。欧茵茵自然是做出一副反抗的

    模样,高声呼救。但是楼下的几人还在嘻嘻哈哈的,根本没听到欧茵茵的呼声。

    最终,那人将欧茵茵脱了个一干二净,自己的裤子也脱下,就打算强上的时候,

    却是被「正巧」回到家的王娟发现。

    王娟立刻表现出一个母亲所应该做的,立刻上去阻止,结果那人连王娟都不

    想放过,转而将目标对准了她。

    就在他即将得手的时候,这才是被同样是张研飞招呼来的一群人当中的一个

    发现,赶忙阻止了那人的兽行,还告知了张研飞这件事情。

    听到这件事,即便是平日里都表现的很在乎这帮人的张研飞也是面色不善。

    而旁边的人是赶忙上前阻止,将那人拉了出来。

    不过还未等张研飞发作,那个最先阻止了这件事情的人却是突然上前,一拳

    招呼在那人脸上,将他击倒在地,之后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操你妈的王八蛋,飞哥平常怎么对咱们你心里一点数都没有,还敢这么干!我

    他妈的打死你。」见他这么做,旁边的人也是赶忙表现出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上前表现自己。

    这个最前冲出去为张研飞打抱不平的人,正是之前提到过的,曾经跟张研飞

    发生过矛盾而现在又和解了的人,也就是开头所提到的那个「狗子」了。他以前

    跟张研飞是闹过矛盾,不过也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只能算是怄气而已。而张研飞

    在发达之后能够不计前嫌,重新待他如朋友一般。而且前段时间狗子而出了件大

    事,他欠了人家一大笔钱,实际上是借高利贷,利滚利之后的。他从来没有对张

    研飞说过这件事情,虽然他很想要找张研飞帮忙,但是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没有那

    么铁,所以即便是关系到他的生命安全,他也依旧是没有开口。结果张研飞是从

    别人口中听到他的情况,二话不说,掏钱为他解决了这件事情。再加上这段时间,

    张研飞每次招呼这些狐朋狗友出去寻欢作乐都会带上他。不管他们享受什么,张

    研飞绝对不会少了狗子的那一份,同样,不管他们干出来什么犯罪、甚至要杀头

    的事情,狗子也会主动参与进去。当然了,这参与的过程也很爽就是了。

    这么一来,狗子是对张研飞彻底服气了,将他当成了自己的老大,而自己就

    是张研飞的马仔。毕竟一个社会底层的混混这么几十年从来都没有人重视过他,

    而如今有个人这么看重他,不会歧视他,将他当成好朋友一般对待。再加上狗子

    这人又非常的有义气。如今,张研飞并没有对他用过任何超然的手段,他就对张

    研飞死心塌地,现在就算是张研飞让他去送死他都不会皱眉头,对他来说,这条

    命就是张研飞给的。

    那时,看到张研飞的妻女受辱,根本不用别人说什么,他就自己行动了。

    不管他们在外面干过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许对于一个再怎么坏的人来

    说,家人也总是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在那里。祸不及家人,这也算是一种底线。

    而现在这个人触碰了狗子心中的这条底线,而且还是对张研飞的家人,这让他怒

    火满腔。

    这件事情之后,王娟对他是大加感谢,甚至就连平常绝对不会对他们这帮人

    有什么好脸色的欧茵茵也是对他改观不少,平常若是见了也会笑着喊他一声「狗

    叔」。但即便只是这个当年自己被人侮辱而起的诨号,在欧茵茵喊来,却也是让

    他高兴得很。

    之后,王娟也是向他提议,说她有个生意上的好朋友如今正要开家会所,王

    娟想推荐狗子去那里工作。说是保安队长,实际上就是个打手的身份,带着一帮

    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专门防范会所里是否有闹事的。而且狗子在社会上厮混几十

    年,虽然都是在最底层,但是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应该用温和还是暴力的方式驱

    赶,这可是他的强项。

    面对王娟的提议,狗子自然是心动,但是他还是想要先问问张研飞的意思。

    见张研飞也同意,他便欣然接受了。

    今天就是这间休闲会所开业的日子,狗子也是穿上了一身虽然不是名牌,但

    也是以前的他想也不敢想的西装,头发面容什么的也都好好打理了一番,但是还

    是改不了他身上的那股子流气,就这么流里流气的站在会所大门外迎宾。要说这

    种地方鱼龙混杂,有他这么个人在倒也很正常。

    他见到张凡带着欧茵茵过来,很是高兴。只不过这家会所的老板应该是王娟

    的朋友,但是王娟今天却没来,这让他有些诧异。

    「她今天公司里有个急事,实在是来不了,让我代她来祝贺。」张研飞笑着

    说道,「茵茵,叫人」。

    「狗叔好」。

    「好好好」。

    「哦对了,我老婆还让我带过来的礼物,等会会有人送过来。嗯……是个四

    五米高的玉雕」。

    「哦,那我马上安排人。」狗子说着,转头对旁边的一个风韵十足的女人说

    道,「顾姐,您也听到了。估计那边会负责把东西搬进去,您帮忙长长眼,看东

    西放什么地方合适。我带飞哥先进去」。

    说罢,狗子便带着张研飞和欧茵茵走进会所的大门。

    如今这市面上什么娱乐会所、休闲会所、这个会所那个会所的实在是太多了。

    但是这个可不一样,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休闲会所。听说老板是个女的,还是个大

    美女,但是好像没多少人见过她。而这个神秘的女老板听闻是直接花现金买下了

    这整栋的五层楼,花了五千多万来装修。这让这座城市知道消息的人对这个神秘

    的女老板更加好奇了。

    走进来就可以发现,这里完全是按照如今流行的中国风元素来装修的。五层

    楼花了五千万,按照会所的标准,那可当真是不少。粗看之下可能还不是差别太

    大,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细节的地方都极为用心。这么一来,跟其会所的档次

    差距就马上体现出来了。

    当然,一个都不怎么露面的人开起这么一家高档会所,又不怎么宣传,怎么

    吸引人?这个更加不用担心。虽然只不过是个三线城市,但是有钱的人,愿意花

    大价钱消费享受的人还是非常多的。只要你的品质够好,口碑自然能够口口相传,

    快速累积,来的人自然就多了。

    更何况,这家会所在上个月试营业的时候,王娟就会经常带着那些跟她关系

    不错的,领导或者老总家的太太或者女儿之类的到这里来放松放松。就连一些需

    要她出面跟其他企业洽谈的业务,王娟也是不用公司那个装潢不错的会议室,而

    是直接带人来这里顶楼的豪华会议室开会,开完会直接招待人住在这里。

    王娟在这座城市是什么身份!她的这个带头作用当真是无与伦比的。经过她

    几次带人来,这里的名气渐渐就在城市的高等人群中传开了。在还没开业,会所

    就办出去两百多张会员卡,每一张会员卡的充值金额都没有低于十万的。

    虽然这里的消费水平当真是高的很,可是在这里所能够享受到的以及这里的

    环境,这个价格其实并不高。花了钱自然有高等级的享受,反过来也一样,有高

    等级的享受,那自然就要花大价钱。

    这里所有的房间都是大大小小的包间,有浴室,还有温泉浴池,各种服务也

    是应有尽有,有精致的餐点,甚至一楼还有个大厅可以举办大型宴会。而且这里

    的服务员也是素质极高,男的帅气女的靓丽,绝对找不到歪瓜裂枣的存在。除了

    由狗子所带领的,会在各个楼层巡逻的保安队,总体来说,颜值的确是差了点。

    这些人都是狗子找来的,以前跟着在社会上混迹过的人。他能够得到这份月

    薪上万,甚至还有五险一金的工作,全都是拖了张研飞一家的福。如此以来他不

    仅仅是对张研飞一家三口极为客气,而且他也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所

    以工作起来非常上心。他所找来的这些人,全都是经过他精挑细选的,但凡是有

    一点点他觉得不放心的因素,全都被他剔除在外。

    来这里消费的人非富即贵,偶尔见到这么一群面上明显就带着不良气息的人,

    反倒是没有什么不适,甚至还觉得很好。毕竟这种地方虽然高档,却也难免会混

    入一些不入流的人,毕竟如今是只看钞票不认脸的时代。有这些人做保安,对于

    来这里的客人来说,倒也是种安心。

    狗子带着张研飞和欧茵茵父女两人走进来,他们两人早就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了,所以狗子也没有为他们介绍,直接带着他们坐电梯到达顶楼,走到了一个平

    常不会有人来的拐角。只见狗子在雪白的墙壁上轻轻一按,一个10厘米见方的

    白色卡壳从墙上弹开,之前根本就看不出来。卡槽里面是一个亮着绿光的机器,

    狗子将自己的拇指放在上面。下一刻旁边的墙壁却是突然对外慢慢打开一扇门。

    之前关上的时候严丝合缝,根本看不到这里会有一扇门。

    「老板娘。」门打开,狗子冲里面用恭敬的声音说道,「飞哥带着他女儿来

    了」。

    「请他们进来。」里面传出来一个清冷中带着高贵的女声,「狗子你下去,

    注意今天开业,可别有人闹事」。

    「放心吧老板娘。」说罢他对张研飞父女二人做了个请进的动作。等到二人

    进入,他便再次在一旁的指纹机上一按。等到房门和墙上的卡扣关闭,再也看不

    出来这里有一扇门,狗子这才离去。

    房间里并没有窗户,只有顶部的灯光将房间照亮,却并不显得昏暗。房间里

    有两个身影,一个站着,一个躺在地上。躺在地上的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面

    容极佳的成熟女性,穿着一件价值不菲的连衣裙,就这么昏睡在地上。

    站着的女人踩着一双大红色的高跟鞋,上身穿着一件旗袍。旗袍是深紫的底

    色,上面绣着繁复的花纹,庄重而典雅,一看就不是凡品。再加上站着的女子身

    材极佳,腰身盈盈一握,一对乳房翘挺,无袖的旗袍露出她两条如同莲藕一般雪

    白娇嫩的手臂。齐肩短发打理的俏丽,面容带着恭敬的微笑。

    「奴下见过主人。」见到张研飞的一瞬间,这个女人立刻单膝跪地,恭敬地

    行礼。正是如今已经在全国的公共系统都已经秘密发布了寻找命令的陈思羽。

    没错,这家会所那个传言神秘,并没有几个人见过的女老板便是陈思羽了。

    「嗯。」张研飞点了点头,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倒是欧茵茵,如今被张

    研飞宠的哪有个奴隶的样子,即便是这种时候倒也无所谓了起来,或者是张研飞

    的故意放纵,她跑到一边这看看那摸摸,自己一个人玩了起来。

    陈思羽赶忙将准备好的茶水奉上,恭敬地等着张研飞发话。

    看着就躺在脚下的昏迷女性,张研飞用脚踢了踢,问道:「这个女人是谁?」。

    「回主人。」听到提问,陈思羽立刻回答,「这个是魔都公司董事长的

    老婆。说来也巧,听说她跟自己老公闹矛盾就离家出走,结果到了这里,还住到

    奴下这里。奴下昨天接触过她,发现她资质不错,便将她绑了过来」。

    张研飞闻言,仔细打量了一番昏迷在地上的女人。虽然之前就感觉到这个女

    人确实资质不错,但是刚才这么仔细一看,却是让他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你有她老公的照片吗?」张研飞说道,「要最近的照片」。

    听到张研飞的话,陈思羽有些疑惑。但是毕竟是张研飞的命令,她绝对的尊

    崇。拿起旁边办公桌上的平板电脑,她点了几下便将平板拿给张研飞看:「这是

    昨天的采访照片」。

    看着平板上显示出来的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张研飞只是看了看他的眉宇

    之间,便哈哈大笑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

    「主人怎么了?」见到张研飞高兴,不明所以的陈思羽赶忙问道。就连一旁

    的欧茵茵也是被他的笑声吸引,凑了过来。

    「你们看看这个男人,发现什么没有?」。

    两人盯着平板上相貌普通的男人看了看,这也是发现了问题。虽然男人平日

    里绝对是花了大力气保养,更遑论接受采访上新闻,自然是要打扮的。但是再怎

    么打扮,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了的。

    「这男人……阳精缺损太重了。」欧茵茵也不是吃素的,一眼就发现了。

    「不错,这男人怕是活不了几年了。」身为等级更高的存在,陈思羽看出来

    的东西要比欧茵茵多,「而且这不像是做爱太多造成的,普通人做爱再怎么频繁,

    也只不过是阳虚而已,不会阳精缺损。他这模样反倒像是……像是被淫灵吸取的

    ……」说到后面,陈思羽有些不确定。

    听到淫灵这两个字,欧茵茵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而张研飞却是哈哈大笑了

    起来。

    出卖肉体,绝对是人类自组成社会以来,最古老的职业之一。虽然没有明确

    记载,但是在西方的传说中,是恶魔自地狱而来,诱惑凡间女子堕落,靠着肉体

    来赚取财货,再献祭给恶魔。

    当然,传说毕竟是传说,有的传说是假的,有的却是真的。而刚才说的这个

    传说,实际上半真半假。第一个出卖肉体的的确是因为来自地狱的恶魔,不,实

    际上那个女人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所变的。

    而这个恶魔在张研飞的记忆当中,是阿斯莫代其下的七十二邪灵之主当中的

    一个。阿斯莫代手下有七十二个邪灵军团,每个邪灵军团有一个主人,都是阿斯

    莫代的直属奴隶。这些邪灵各个都有莫大的法术,但是每个人所掌管的力量却又

    有些不同,历史上并没有记载,阿斯莫代本人也并没有给他们什么封号,毕竟这

    些只是他的奴隶而已。

    但是当中却有一个邪灵军团有些与众不同。这个军团的邪灵并不是以战斗力

    出名,而是因为他们那超越常理的淫性而出名。虽然说到淫性,最强的磨不过阿

    斯莫代本人了,可是这个邪灵之主,却是在这方面仅次于阿斯莫代的存在。这些

    邪灵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诱惑地狱中的恶魔与他们交媾,而他们本身并不会获得

    太多的好处,却是会让阿斯莫代魔力增长,越来越强。

    简而言之,这就是阿斯莫代手下的一个妓女军团……不对,当中也是有不少

    男性的。怎么说呢,总之就是这个邪灵军团从主人到下面的邪灵全都是想尽办法

    找恶魔交媾,从而为阿斯莫代提供魔力。

    至于传说中所记载的那段时间,实际上正好处在地狱之中,阿斯莫代跟其他

    几个魔神闹矛盾的那段时间。地狱中其他的恶魔都收到了自己主人的命令,对阿

    斯莫代防范起来。没有办法,阿斯莫代只得吩咐这些邪灵冒着被神灵发现的风险

    来到人世间为他增长魔力。

    而这些邪灵来到人世间行动就更加方便了。在地狱里要面对那些恶魔,这些

    邪灵的魅惑力只能用来辅助,还要用其他的各种手段才能成功。但是到了人间,

    面对那些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普通人类,这些邪灵只要稍稍释放一些魅惑力就能

    成功将人类勾引过来跟他们做爱。虽然说从跟人类交媾而让阿斯莫代获得的魔力

    及其稀少,但是人类胜在数量众多,还不需要怎么费力就能得手。这质与量的关

    系,倒也是平衡了。

    「主人的意思是……」陈思羽有些惊讶地看着地上昏睡过去的美妇人。

    「她多大岁数?」张研飞问道。

    「这……据传言,她跟他丈夫同岁」。

    「这不就是了,普通人,到底怎么保养才能让五十岁看起来就跟三十出头的

    人一样?她老公之所以会阳精缺损严重,还不就是她吸的嘛!啧啧,只是个普通

    人就能将男人最宝贵的元阳吸出来,而且还能化作自身的力量。若是她跟我签约

    了的话……不敢想象那时候的她跟男人性交的画面,恐怕男人的屌才插进去,就

    能被她吸成人干了!哈哈哈哈……」。

    「可是主人。」听到张研飞的话,陈思羽还是非常疑惑,「这个女人虽然素

    质不错,但并不是顶级,最起码跟以前的奴下就完全没法比,主人要签下她吗?」。

    「你还是没明白。」张研飞对她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那一军的邪灵,

    并不注重作为奴隶的素质有多优秀,而是要注重对淫灵的适应性。像这种还只是

    个普通人就有如此能力的,甚至超过上一时代的阿斯莫代所签下的那个淫魔,简

    直是完美」。

    「那奴下就恭喜主人获得了这么一个良助。」陈思羽立刻高兴起来,「还请

    主人签下她」。

    「不急。」张研飞一副悠哉的模样,笑着,「我签下她自然简单,但我看她

    这辈子五十多年,居然只有过一个男人,看来忍得很辛苦,还是说家教太好了?

    若是能够让她主动对陌生人求欢,她的本性会被进一步开发。到时候我再签下她,

    那绝对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淫灵。

    「现在,我倒是要奖赏你,帮我找到了这么一个极品。」说着,张研飞便张

    开双腿,看着她。

    见到张研飞如此,面上闪过一丝羞红,陈思羽说了一声「多谢主人赏赐」便

    跪在了他的腿间。只见她的动作温柔中带着高雅,将张研飞的裤子松开,再把挺

    硬的肉棒用看起来极为优美的手法弄出来,握在手中,轻轻揉按套弄着。她的动

    作,若是让外人看了,不但看不出一丝淫邪,反倒是如同优雅的仕女在做着赏心

    悦目的手工一般。

    而张研飞倒也是不急,只是享受着这份绝对在其他女人手中感受不到的异样

    快感,低头仔细看着陈思羽一双优美到极点的手在为自己的肉棒按摩。

    一旁的欧茵茵看着主人的肉棒,眼中露出了渴望的表情。但是她有看了看陈

    思羽,那副渴望的模样就变成了泄气的失望。倒不是说她跟陈思羽没有王娟那种

    熟悉就不敢上前抢。只不过自从陈思羽来到这里的这几个月里,每次跟她一同伺

    候张研飞的时候,她都会发现,相比起自己,张研飞更加宠爱陈思羽一些。这让

    她有些不满,也曾经撒娇胡闹过。张研飞倒是从来都没有训斥过她,反倒是陈思

    羽那边,对她的挑衅一直报以微笑,甚至从来没有用身份压过她。久而久之,欧

    茵茵算是看出来了,张研飞相比起自己的确是更加宠爱陈思羽,这让她非常吃醋。

    不过好在陈思羽并不像自己一直都陪在张研飞身边,倒也就不再找麻烦了。

    「那我出去玩了。」这一次她倒是没有硬要凑上来的意思,而是说了声,也

    不等两人答话,就自己跑出去了。

    两人并没有理会欧茵茵,陈思羽只是专心为张研飞揉按肉棒,而张研飞的目

    光也没有从她身上离开。

    又过了一会,张研飞开口说道:「上来吧」。

    「是。」陈思羽闻言,站起身来,以极为优雅的动作缓缓解开旗袍上的手工

    绳扣,将身上这件价值十几万的旗袍脱下,丢在地上。

    一具艳丽而又不带淫性的身体暴露在张研飞的面前。高跟鞋往上是穿着黑色

    丝袜的笔直美腿,系在腰部的吊袜带提着腿上的丝袜。下身并非赤裸,只不过穿

    了一条跟没穿一样是黑色的情趣开裆裤,布料几乎等于没有,两条细线在阴唇的

    两边,将整个阴户都露了出来。两根细线一直到臀缝中肛门的位置这才汇成一条

    线,之后向两边伸展,挂在腰间。

    从虽然浓密但是却修剪成一个心形的阴毛往上,小巧的肚脐上戴着一个脐环,

    在这份高贵中加上了一丝俏皮的色彩。两边的腰身给人一种一只手就能握住的纤

    细感觉。

    在往上,肉体均匀,不会瘦的露出皮下的肋骨,也看不出任何脂肪。

    并没有带胸罩,一对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却骄傲地挺立着,丝毫不见任何下垂

    的迹象。在乳房顶部,却是贴着两个乳贴,将乳头藏了起来。即便是平日里并不

    见人,但是陈思羽却非常注重自己的穿衣,丝毫不会马虎。

    脸上带着羞涩的微笑,双颊潮红,扭动着高挑的身体,向张研飞缓步走来。

    来到张研飞腿间,双腿跪在他身边两边的沙发上,将阴户抵在挺立肉棒的龟

    头上,沉身缓缓坐下。

    肉棒一寸一寸地挤入如同处女一般紧致的阴道,破开种种阻碍,最终抵达了

    终点,叩开花心,闯入子宫。一直到臀部坐到张研飞的大腿上,将肉棒完全纳入

    自己的阴道,陈思羽这才是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随即,她下身未动,上身前挺,腰部向前弯曲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将身体紧

    紧贴在张研飞的身上。从后看去,她那翘挺的臀部就如同一个成熟的水蜜桃一般。

    热热的呼吸喷在自己面上,张研飞嗅到了一股情欲的气息,当中混在着一股

    摄人心费的清香。而他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深情。

    看着主人注视这自己的眼神,陈思羽的心里充满的幸福的感觉。这种感觉带

    动着她的身体,子宫和阴道的肉壁自己动了起来,研磨着插入她身体里肉棒。

    张研飞的双手攀上她的一对乳房,将隐藏这乳头的乳贴截下。两个本被压扁

    的乳头立刻挺立起来。用手指轻轻捏住娇嫩的如同,轻轻旋转揉捻,感受着指尖

    传来的感觉。

    随即两人深情地吻在一起,而张研飞的双手也攀上她的翘臀,带动着她的身

    体开始上下起伏,肉棒开始在她体内抽插起来。

    良久,两人在分开嘴唇,互相都呼出带着情欲的气息,又被两人吸入鼻中。

    而两人的下身却是丝毫没有停歇,依旧在交媾着。

    张研飞很享受跟陈思羽的性交。虽然她也跟王娟、欧茵茵,包括其他一些女

    人一起服侍过张研飞,可是张研飞却更加享受单独跟她性交的感觉。

    张研飞虽然成为了色欲魔神,而陈思羽则是他的奴隶。但是色欲魔神的身份

    并非在主导张研飞,而是张研飞自己的意识在主导着色域魔神的身份。就比如现

    在,他身为陈思羽的主人,却是将她如同情人一般对待,这就是张研飞作为主导

    的最根本的体现。他不会让色域魔神完全成为自己的行动准则,而是要让自己的

    行动成为主导,这样太才不会沦为力量的奴隶,他也才会始终是他。

    陈思羽则是为张研飞找到了一种支撑。他的心里应该已经有了这种感觉,但

    是却还并不明确。不过这也更加有利于他保持、坚定自己的本心。

    在这间不为人知的暗房中,两人如胶似漆的交叠在一起,享受着性爱的快感

    和两人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