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13)

    第十三章、女儿惨遭大和尚口暴,耻母在儿子胯下疯狂承欢。

    不动密寺的书房中灯光闪耀,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清香白嫩娇小的胴体呈一

    个大写的『丫』字倒吊在房顶的横木上。秀夫进了庙门后,不敢走大路。借着夜

    色的掩护,他小心翼翼地穿过寺院内丛生的杂草,轻手轻脚地摸到了书房侧面的

    纱窗边,透过纱窗上的缝隙向房间内看去。置身于一人高的杂草间,秀夫没心思

    理会身边蚊虫的叮咬,整个心神都被房间内妹妹的境况占据着。

    挂着巨幅山水画的书房内,清香白嫩的脚踝被两根黝黑的铁链锁住,绷的笔

    直的锁链向两侧延伸,末端的挂钩套在房顶的窗楣上。比起由美的丰满美艳,清

    香还只是个幼龄处子,虽然继承了母亲绝世的艳姿,但身子还没长成。柔软纤细

    的腰肢上,香乳只是微微一隆,臀瓣只是轻轻一翘,不涉风流妖媚,却尽显少女

    幼稚,处子风情。在铁链的束缚下,清香修长的大腿被迫向两边打开,露出胯间

    嫣红的嫩肉,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红亮柔媚的肉光。

    岳光正拿着啤酒瓶慢饮,精壮的身子赤裸着,铁塔般伫立在铁链旁。胯下的

    阴茎直挺挺戳在少女面前,随着主人的踱步而不断晃动着。岳光边巡视边浅饮慢

    酌,突然仰头狠灌了一口,然后低下头,将嘴中噙着的酒水尽皆喷向少女敞露的

    胯间,紧接着弯腰俯身,大嘴覆盖在被洒渍沐浴过的蜜穴处,贪婪地舔吸含弄起

    花瓣上淋漓的酒浆。

    清香双腿被倒挂在房楣上,手腕也被绑在背后,全身只有颈部可以活动。在

    岳光的淫虐下,少女痛苦地呻吟着,柳条般的腰肢扭动的同时,清秀的臻首也在

    左右晃动着。虽然羞耻惊惧,但只能任凭男人肆意含弄粉嫩的私处。

    「叫啊,小婊子。叫的再淫荡些!」岳光淫笑着喝道,接着,原本含弄少女

    蜜穴的大嘴,猛地咬在娇嫩晶莹的阴蒂上。敏感的肉粒突然被牙齿啃噬,清香蓦

    地瞳孔圆张,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悲鸣,清香痛苦地啜泣起来,两行清泪如断

    线的珍珠般滚落少女的脸颊。

    「清香,又想找打了是吗?」岳光狞笑道,右手同时高高举起,作势欲扇。

    看到岳光蒲扇般的巴掌,清香泛着泪光的美眸猛地一缩,刚才还哽咽不止的喉头

    瞬间一窒,竟像是被吓傻了般畏惧地看着岳光。

    「乖,这样才对啊,哈哈。」岳光满意地笑道,随后一挺下身,顶在少女唇

    边的阴茎「噗嗞」一声插入温润的檀口中。清香脸红过耳,珠泪从眼角纷然滑落,

    颤抖着的樱唇含住硬挺的阴茎,圆润的下颚则拼命抽动着,艰难地吞咽起口中的

    肉棒。秀夫双目赤红地看着这一切,怒火如岩浆般在胸中翻涌。

    「嗯,做的不错啊清香,像我这样,用舌头好好舔。」岳光说着,意犹未尽

    地将肉棒抽离少女温暖的口腔,操纵着绳索缓缓上升。当粉红的肉穴来到自已面

    前时,将铁链停下,再次伸嘴含住少女长着细细绒毛的粉嫩玉户。岳光在清香阴

    部舔弄了一阵,然后扬身站起,仰头喝了一口瓶中的啤酒,短粗的脖子突然地看

    向窗户的方向。

    蓦地对上岳光恶虎似的目光,猫在窗外窥视的秀夫吓得肝胆俱裂,俊秀的脸

    庞刹那间血色褪尽,苍白得仿若纸片一般。万幸的是,岳光似乎没有发现什么,

    片刻后又转过了视线,再次操控着铁链将清香降下,接着胯下的肉棒又是一挺,

    「噗嗞」一声没入清香的红唇中。少女秀眉微拧,努力地抬起臻首,温软滑腻的

    唇舌吃力地吞咽起深入喉头的巨阳。

    岳光惬意地享受着肉棒被少女口腔内壁包裹的强烈快感,感受着火热的阴茎

    被丁香小舌温柔舔吸顶撞的销魂触感。一时间,静寂的房间中除了铁链偶尔抖动

    的「哗哗」声,就只有少女含弄肉棒的「啾啾」声。岳光品味了一番少女唇舌的

    侍奉后,粗壮的腰腹缓缓挺动起来,肉棒也随之捅入少女的咽喉深处。

    「呃——……呕——……」清香痛苦地干呕着,窄细的喉管被巨大的肉棒塞

    地满满的,像一只被撑大的皮筋般,在肉棒的抽送下一张一缩的律动着。她喉咙

    胀得发痛,在肉棒的摩擦下,肠胃中的食物翻滚着欲要喷涌而出,但都被食道内

    的巨根堵了回去。

    「啊啊……射了……好爽……给老子吞了……全都吞了……」岳光兴奋地咆

    哮道,肉棒在紧窄滑腻的口腔中抽送了百十下后,终于忍耐不住,暴跳着射在少

    女喉头深处。像生鱼肉一样腥臭的精液喷的少女满嘴都是,清香虽然极力忍耐,

    但终究没忍住,随着「哇」的一声干呕,浓白的精液混合着肠胃中的食物残渣,

    从少女的嘴角狂泻而出。

    「对不起,岳光,求求你饶了我,下次我一定全吞下去……」清香粗重地喘

    息着,强忍着肠胃中翻腾的恶心感求饶道。

    「妈的,还想有下次!」岳光瞥了一眼地上的秽物,伴随着「啪」的一声巨

    响,巨掌如疾风般骤然扇在少女的娇靥上,少女的臻首被打的偏向一边,柳眉下

    被呕吐物和精液浸染的秀发也随之披散着扬起,像是无根的浮萍般上下起伏着。

    听着妹妹粉颊上的这声巨响,躲在窗外的秀夫惊惧的同时,内心的怒火像是炎柱

    般冲天而起。发泄过后的岳光悠闲地抽起了香烟,半晌才解开了清香脚上的铁链。

    「去浴室洗一下。」或许是发泄后的关系,岳光看了一眼满身污秽的少女,

    罕见的柔声道。清香闻言,迈着小碎步向屋外走去,娇小紧绷的臀瓣扭动着消失

    在秀夫的视线中。清香走后,岳光大咧咧地盘坐在榻榻米上,身前的矮脚桌上摆

    放着几样小菜。他悠闲自得地喝着小酒,凶光暴射的虎目偶尔扫向庭院外漆黑的

    夜空。秀夫踮起脚跟,一步一顿地向寺外走去。当出了庙门后,庆幸自已平安脱

    险的同时,一股无法名状的压抑感却如附骨之疽般压在他的心头。

    秀夫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空无人烟的街道上落针可闻。他来到台

    阶前,远远地看到家里的浴室还亮着光,用备用钥匙打开大门后,抬脚向客厅走

    去。

    「妈妈,我回来了。」秀夫进门时朗声道,然而却没看到由美的倩影。客厅

    中的餐桌上放着一份鳗鱼饭,秀夫用微波炉热好后匆匆吃完,正当他喝着饭后的

    咖啡时,却看到母亲脸色不愉地从门口径直走到沙发上,然后阴沉着脸坐下。

    由美刚洗过澡,美艳丰腴的娇躯上裹着一件蓝色花格的浴衣,素雅的脸庞上

    虽然未施粉黛,但光洁玉润的秀美容颜却无时无刻不不流露着知性妇人特有的风

    情。

    「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晚才回来,知道妈妈有多担心吗?」由美像是久置

    闺阁的怨妇似的责难道,看到秀夫浑不在意地继续喝着咖啡,连日来的哀怨像找

    到了宣泄口一样暴发出来,她猛地抓起茶几上的汽车杂志,赌气似的扔向秀夫。

    樱桃小嘴更是忿恨地念叨道:

    「原来先前说的都是骗人的,说什么最喜欢妈妈了。才三天你就不想回家了,

    说、今天晚上是不是出去跟野女人鬼混去了!呜呜——」由美幽怨地啜泣道,说

    完后竟哽咽着抽泣起来。女儿被岳光侵犯后,由美先前的忍辱负重已经没有任何

    意义。她转而把儿子对她的爱当成了存在的意义,这也是她在人世间唯一能感受

    到的爱情和亲情,只要这个信念还在,这具肮脏不堪的身体就能够在岳光的蹂躏

    下艰难地存活,这一点或许连她都没意识到。

    失身给儿子后,虽然一度碍于道德抗拒着秀夫的接近,但潜意识里她已经把

    秀夫当成了自已的男人,要不然按她的性情,死也不会让秀夫玩弄她的身子。今

    天秀夫的晚归,像是一柄巨锤般砸在她的胸口,一时间,她只觉得生存的信念在

    一点点崩塌。

    「妈妈你想到哪里去了,不是你说的让我别碰你吗?既然妈妈这么想念秀夫

    的大肉棒,今天我就肏地妈妈下不了床。」秀夫伸手接住飞来的杂志,闪亮的眸

    子眨动着,调笑地宽慰起香肩不住耸动的由美。

    「妈妈也不知道自已今天怎么了,竟然变得这么敏感……那个,秀夫……好

    好跟妈妈说一下,你挂完电话后去哪了。」由美闻言停止了抽泣,玉手抹了抹哭

    得红肿的眼眶柔声道。

    「是这样的,妈妈。回来的途中,突然遇到台球部的朋友,然后我们就到附

    近的咖啡店闲聊了一会。」岳光面不改色地敷衍道。

    「真的跟同学去咖啡店了吗?不是骗妈妈的吧?」由美泛着泪珠的媚眼眨巴

    着,犹自不信地狐疑道。

    「我怎么可能撒谎呢,要真的出去鬼混,回来就没精力伺候妈妈了。看看这

    是什么?我特意为你买的特大号的意大利香肠,今晚就让妈妈爽个够。」秀夫说

    着指了指回来时提着的手提带,里面装着他在路上买的腊肠。

    「妈妈相信你了,不过今天不行。妈妈这两天头疼的厉害,你不是说妈妈是

    你的女人吗?今晚就饶了妈妈吧。」看到秀夫信誓旦旦的神态,由美心中的疑云

    立时散去,但想到自已身体的状态,话锋一转婉拒道。

    「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话。今晚我一定要和妈妈我做。」秀夫强硬

    地坚持道,一路上被雪乃和清香勾起的欲火几乎要把他的脏腑烘干,急需母亲湿

    滑阴道的滋润。

    由美闻言,无奈地站起身子,率先向客厅外走去。秀夫看着母亲窈窕的背影

    消失在拐角处,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咖啡,然后起身拿起手提带,急匆匆地向母

    亲的卧室奔去。

    因为生理期来临的关系,由美这几天头部一直隐隐作痛,有时是闷雷轰鸣似

    的阵痛,有时又像是针扎一般的刺痛。她莲步轻移来到卧室的梳妆镜前,随着身

    上的浴衣被缓缓褪下,浑圆丰满的豪乳便像活物一般弹跳着蹦了出来,细腻雪白

    的乳肉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白亮的艳光。即使不是第一次见到这团丰腴的美肉,

    秀夫还是看得呼吸一阵急促。

    看到儿子直勾勾盯着自已丰满的乳球猛看,由美羞涩地同时,心底又隐隐生

    出一股窃喜。浴衣被脱下后,细嫩的指尖再次移动,滑过柔腻的胸膛,来到蕾丝

    内裤的系带处。在秀夫炽热目光的注视下,玉指一拉,轻薄的内裤顺着光滑的大

    腿飘落,私处掩映的乌亮耻毛随之暴露在秀夫眼中。

    「啊……头又开始痛了……秀夫,今晚就饶了妈妈吧。」由美以手抚额,春

    山似的黛眉微拧着哀求道。

    「说过了不行就是不行!把身子转过去,像平时那样把屁股掰开,快点!」

    秀夫兴奋地命令道,全然不顾由美的请求。

    「秀夫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吓人,像那个人一样浑身透着恐怖的戾气」由美

    不满地埋怨道,但还是顺从地转过白花花的身子,将肥美的雪臀呈现在秀夫眼中。

    雪白滑腻的臀瓣挤出一道诱人的沟壑,呈一个倒三角形嵌在玉柱似的大腿间。

    「真是极品美臀啊,妈妈。」秀夫双手抚上由美的肥臀,抓起紧实挺翘的臀

    瓣揉捏起来。柔软白皙的臀肉从指间溢出,像是滑腻的羊脂般变幻着形状。秀夫

    揉搓了一阵丰腴的臀肉,然后抓住住臀瓣的边缘向外扒开,将臀缝处潜藏的蜜穴

    暴露出来。随后拿起手提带中的香肠,粗红的肠头准粉嫩的肉穴,手腕一用力,

    径直捅了进去。

    「啊啊……痛死了……啊啊……」表面粗糙的香肠蛮横地撑开紧窄的阴道,

    连带着肉穴周围细密的嫩肉也被卷入狭小的腔道,由美被插得连连痛呼,然而初

    次的阵痛过后,却有种异样的充实感,最后竟迫切地想要香肠入得更深。然而秀

    夫却像是故意要玩弄她似的,在察觉到由美动情后,握住香肠的手骤然停下,反

    而扳过由美摇晃着的肥臀,将她翻转着摁在床上。

    「秀夫,你到度要做什么……」由美疑惑道,赤裸的胴体被儿子推搡着翻了

    180度仰躺在床上,双膝弯曲着拱起,大腿根处稀疏柔软的阴毛再次暴露在秀

    夫眼中。

    「灯这么亮……竟然被摆成这样羞人的姿势……秀夫太坏了……」由美仰躺

    在床上娇羞道,俏丽的脸颊像是霜打的苹果般红成一片。刺眼的灯光从头顶直射

    而下,正照在由美胯间淡粉色的花穴上,粉嫩的蜜穴表面溢满淫水,像是被糖浆

    包裹的桃肉般,在强光的照耀下泛着红亮淫靡的肉光。

    「妈妈,把小穴掰开,让我好好看看。」秀夫盯着由美胯间诱人的肉穴,情

    热心动地催促道。由美闻言,藕臂滑过腹部,揪住两片娇嫩的大阴唇,柔柔向两

    边拉开,粉红湿软的阴道便像湿滑光亮的般底般暴露在灯光下。

    「好了,妈妈已经把小穴掰开了,要是还想玩香肠就……就快点……」由美

    玉手撑开花径,脸蛋臊红着催促道。

    「知道了,妈妈。」秀夫说着,伸手握住香肠露在蜜穴外的肠身。

    「秀夫……妈妈第一次用这么粗的香肠……你要温柔些……啊啊……唔唔…

    …停下……不要再插了……啊啊……痛死了……」伴随着呼痛的呻吟声在卧室中

    回荡,表面凹凸不平的香肠一直捅到了花径深处,顶端粗大的肠头更是触到了敏

    感的子宫口。

    由美剧烈地喘息着,汗液从白腻的额头一点点涌出,渐渐在俏脸上连成水淋

    淋的一片,沿着光洁秀美的香腮汩汩而下。胸膛前的肥乳在喘息中剧烈起伏着,

    荡起一片片白腻的肉光。

    岳光见状,重新拿起一根香肠。然后伸手揪住不断乱晃的豪乳,大嘴一张,

    含住顶尖如鲜红的乳头,贪婪地吮吸起来;另一手则攥着香肠顶在滑腻的乳肉上,

    坚硬的肠头在雪白的乳房上转圈似的研磨着。

    「妈妈,这么粗的香肠,要不要让你的屁眼也尝尝?」秀夫用香肠捅了捅由

    美柔软的乳肉,停下嘴巴嬉笑道。

    「妈妈不要,这东西太粗了。光是插进小穴都那么痛了,菊花那么小,怎么

    受得了?秀夫,求求你饶了妈妈吧,不要对妈妈做那样可怕的事。」由美闻言吓

    了一跳,玉手掩住后庭求饶道。

    「今晚我要妈妈彻底变成我的女人,无论多么残忍,我都不介意,要是妈妈

    不同意,我就把你吊起来,狠狠咬你的奶子。」秀夫赤红着双眼厉声道。想到岳

    光极有可能像调教妹妹一样,对母亲做过同样的事,秀夫便嫉恨地发狂。他暗暗

    发誓,一定要将岳光留在由美心中的印迹抹掉。

    「不要嘛,那家伙真的太粗了,屁眼会被插坏的……嗯啊……秀夫又吸人家

    的奶头了……啊啊……好舒服……再大力些……」见由美还要喋喋不休地说下去,

    秀夫突然头一低,将她的奶头含在齿间厮磨起来。

    秀夫牙齿刮弄着乳头的同时,一只手臂伸到由美的胯间,指尖分开包皮,挟

    住敏感的阴蒂温柔地搓揉起来。

    「啊啊……对,秀夫……就是那样……嗯啊……妈妈好舒服……阴蒂像秀夫

    的小鸡鸡一样变得又硬又涨……」粉嫩晶莹的阴蒂在指腹的挤压中变得硬挺如豆,

    令人酥麻瘫软的快感从勃起的阴蒂间电流般掠过大脑,由美如一团烂泥般靠在秀

    夫肩头呢喃着,滑腻的胸乳紧贴在秀夫火热的胸膛上。

    「妈妈,你下面像发了洪水一样,今天的淫水怎么那么多?」秀夫掐着由美

    的阴蒂玩弄了一会,手掌却已经被阴道内溢出的淫水浇了个通透,感受着掌间黏

    腻的爱液,秀夫剑眉一挑不解道。

    「是啊,妈妈也发现了。应该是小穴被插进那个大东西的缘故,再加上乳房

    和阴蒂被玩弄,才会这样。啊啊……要死了……对……就这样玩弄妈妈的阴蒂…

    …揉地再大力些……啊啊……」由美状若疯狂地浪叫道。硬挺如红豆的阴蒂在秀

    夫的指尖不断跳动着,指腹的每一次摩擦都带来一阵令人颤栗的快感。由美陶醉

    地享受着指尖摩擦在阴蒂上的酥麻感,只觉得脑海中固有的羞耻心和伦理道德在

    一次次的搓揉中被一点点磨去。

    「妈妈,这样揉舒服吗?」秀夫手中不停地问道。

    「啊啊……舒……舒服……秀夫弄得妈妈好舒服……」由美神志不清地呢喃

    道。

    「妈妈快告诉我,你是谁的女人。大声点!」秀夫揪着阴蒂的指尖用力一捻,

    盯着由美红晕弥漫的俏脸亢奋道。

    「由美是秀夫的女人,这具身子都是秀夫的……只要秀夫愿意……无论是小

    穴还是屁股……由美都会像个淫兽一样让他玩……啊啊……秀夫……妈妈这样说

    ……你满意吗……」由美像一个淫妇一样抛弃羞耻地浪叫道。耀眼的灯光下,美

    妇人溢满香汗的雪白胴体趴在床上,像一只四足淫兽般向上抬起白腻光亮的臀瓣,

    诱人的肛穴正对着房顶敞开,隐约可见肛洞内粉嫩的皱褶;肛穴下白嫩肥美的阴

    阜在胯间高高的隆起,温热湿滑的淫液顺着撑满蜜穴的香肠溢出,在肠身末端拉

    出一条细长的银线。

    秀夫将狭窄的肛洞涂上了淫液,然后三指相并插入充满褶皱的肛门,手指一

    分将窄小的肛洞撑得大开,最后将手中的香肠也蘸足了黏液,在由美歇斯底里的

    惨嚎声中,粗大的肠身一点点地被捅到直肠深处。由美撅着大白屁股,不时发出

    凄厉的惨叫。粗大的香肠似乎将臀部也撑大了一圈,菊门处的嫩肉被撑成一圈透

    明红亮的薄膜,让人担心随时会爆裂开来。

    早前在论坛发过文,因为用日本名字直接给我扔到回收站了,其实最初发第

    一章的时候用的就是日本名字,然后因为以前自己的误操作没有过,当时还以为

    是因为论坛不让用日本名字。我权衡了一下决定还是用日本名字,大概是过不了

    心底的那到坎吧,就像我看AV喜欢看波多野结衣一样,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

    看到她一直在笑自己没有很深的负罪感。论坛没有链接,我随手发一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