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12)

    第十二章、后庭被儿子肏到变形的耻母之古寺惊魂。

    凌晨三点钟,由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儿子的房间走出来。她喘着粗气,踉

    跄地扶着楼梯下楼,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后,美艳的俏脸上顿时红霞

    密布。

    想到自已竟像一头淫兽般在儿子胯下婉转承欢,连续高潮了数次,最后连站

    立的力气都没有,她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样激烈的交合,即便是和壮硕

    的岳光她都没有做过。

    由美一边又羞又气地想着,一边莲步轻移向楼下的浴室走去。清澈温热的水

    流从玉石般的胴体流过,冲刷掉欢好后的痕迹。由美揉搓完豪乳后,又俯身扣弄

    起肛菊和蜜穴,腔道中积攒的精液混合物在手指的掏摸下汩汩流出,湿黏黏地顺

    着大腿流下,提醒她刚才的做爱是多么疯狂。

    匆匆洗洗完澡后,由美回到自已的卧室躺在床上。一闭眼,脑海中却不自觉

    地浮现出与秀夫缠绵交合的画面。她羞地睫毛轻颤,诱人的红唇中难耐地呻吟着,

    不知何时,才在困意地侵袭下进入梦乡。

    当由美睁开眼时,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她起身打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立刻

    充塞了整间卧室。窗外的庭院中,郁郁葱葱的植被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愈发青翠,

    看着这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由美疲劳的身心也变得轻快不少。

    秀夫正在洗脸台边刷牙,突然听到「吱呀」一声轻响,他扭头看去,却见凤

    眼微肿的母亲迎面走了进来。他坏笑着停下手中的动作,眼神火热地扫视着由美

    火辣的娇躯。目光先是在胸前的豪乳间巡视了一阵,然后沿着平坦的小腹向下,

    最后在迷人的玉腿间停了下来。

    「妈妈,让我看看你的小穴呗。」秀夫突然张开满是泡沫的嘴巴,似笑非笑

    地开口道。面对儿子的调戏,由美并没有接话,而是脸色铁青的抬头看向秀夫,

    细润的美眸中寒光闪烁,冷冷地盯着着秀夫戏谑的笑脸。

    在由美刺骨般寒冷的目光注视下,秀夫的内心剧烈地起伏着,像风雨中一膄

    无法靠岸的小船般空落落地没底。虽然如此,但他心中的欲火并没有被母亲冰冷

    的态度熄灭。

    「喂,妈妈,往这看。」秀夫蓦地露出恶魔般的微笑,随后拉开短裤的拉链,

    掏出硕大的阴茎,炫耀似的在母亲面前套弄起来。由美促不及防下瞥了一眼儿子

    的阴茎,随后移开了视线,接着神色平静地拿起了牙刷,只给秀夫留下一个冷若

    冰霜的娇艳侧脸。

    「妈妈,快看啊!你最喜欢的大肉棒变得这么大了呢。」秀夫撸动着肉棒继

    续诱惑道。然后由美却没有再看一眼勃起的阴茎,只是平静地弯腰刷牙,秀美的

    玉颊甚至没有浮起一丝波澜。感受着母亲冷淡的态度,秀夫只感到无形的压迫感

    沉重地袭来,原本嬉笑惬意的心情顿时变得焦急起来。

    「妈妈你再不老实,我真生气了!」秀夫说着猛地扑上去抱住由美的细腰,

    火热的龟头紧紧地顶在幽深的臀缝间。

    「想想我们昨天是多么快乐,妈妈不是很喜欢撅着屁股套弄大肉棒吗。对不

    对,妈妈?」秀夫紧紧搂住由美细软的腰肢,硕大的龟头在臀缝间来回摩擦着诱

    惑道。

    「放开我秀夫……我们毕竟是母子啊~ 」由美红唇微颤地抗拒道,但句尾的

    颤音却暴露了她内心并不像言语一样坚定。

    「妈妈,你难道忘记昨夜你是多么疯狂了吗?」秀夫闻言,双手攀上母亲胸

    前的豪乳,紧接着握住两团肥弹的乳球用力搓揉起来。滑腻的乳肉隔着单薄的布

    料在手掌的挤压下时扁时圆,像团雪泥般在指缝间不断变幻着形状。

    「啊啊……秀夫……不要这样……这样妈妈会兴奋的……快把手拿开……屁

    股上的肉棒也一样……」美妇人在儿子的臂湾中不住扭动求饶道。在儿子的挑逗

    下,由美只觉得浑身都在发热发烫,私处的淫水透过内裤溢了出来。秀夫的爱抚

    像火石般瞬间点燃了她敏感的肉体,刚刚苏醒的理智在欲火的灼烧下转眼间便化

    成了轻烟。

    「啊啊……是妈妈输了……输了呢……」由美琼鼻翕张着战栗道,然后玉臂

    轻舒,细嫩的手指搭在胸前的拉链上。随着拉链被拉开,乳白色的睡衣旋即飘落

    在纤足边。紧接着俯身弯腰,将被淫水浸湿的温热内裤一并脱下。秀夫眼睛如鬼

    火一般,牢牢盯着由美衣裳尽去后的美艳胴体,双手粗暴地揉捏起浑圆肥美的臀

    瓣。

    「秀夫真是色欲狂呢。就那么喜欢妈妈的屁股吗?」由美美眸湿润的喃喃道。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痛苦和屈辱,而是因为兴奋而溢出的激动的泪水。

    「秀夫,早上就肛交,妈妈真的无法接受。除了这点,其它的都依你好吗?」

    感受着肉棒在肛菊周围摩挲的异样刺激,由美喘息着乞求道。与此同时,玉手伸

    到后背解开了印着玫瑰印花的胸罩。

    「妈妈,把身子转过来。」看着一丝不挂的母亲,秀夫欲火难耐地催促道。

    由美闻言羞涩地转过身子,待察觉到儿子火辣的目光紧盯着她阴毛稀疏的秘处时,

    又急忙伸手捂住娇艳粉嫩的蜜穴。

    「秀夫……不要这样看妈妈……羞死人了……」由美颔首低垂,睫毛轻颤地

    羞赧道。秀夫看得眼热心跳,紧接着俯身蹲在由美胯间,分开象牙色的修长美腿。

    由美玉腿被拉得敞开,细长的粉颈向后仰起,藕臂向后撑在洗漱台上。白嫩绵软

    的阴阜因为弓腰而高高地隆起,中间一条粉红的肉缝在爱液的浸润下闪烁着妖艳

    的红光。

    「真的好羞人啊秀夫……早上就要跟妈妈做……还让妈妈做出这种羞人的姿

    势……」由美仰着脖颈羞涩道,泛着水的媚眼顾盼间春情流露。

    「没错,秀夫不仅要看将小穴,还要看妈妈菊花呢,谁叫妈妈这样迷人呢。」

    秀夫邪笑道,右手迫不及待地插进粉嫩的蜜穴中。只是稍一用力,娇嫩的花径就

    像一只软弹的橡皮圏般被撑得洞开。他先用指腹在湿滑的密穴内壁中抽插了一阵,

    接着手指灵巧的分开大小阴唇,剥开里面隐藏的阴蒂,最后舌尖轻卷,含住那颗

    敏感的肉粒,开始温柔地舔弄。

    「啊啊……唔唔……嗯啊……」最敏感的阴蒂被秀夫含在唇齿间霸道地舔吮

    玩弄,由美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被儿子掌控了一般,一阵阵令人颤栗的快感不断从

    下身传来。

    「啊啊~ 不要……不要让妈妈洩啊……妈妈不要像个淫兽一样……在早上被

    弄到高潮……」由美剧烈的喘息着求饶道,玉腿颤抖的同时,白嫩的手掌按在秀

    夫的额头上,试图将他推开。

    秀夫一把将按在头顶的玉臂推开,唇舌更加激烈地啃噬着肿胀的肉豆。在秀

    夫的刻意刺激下,由美腰肢痉挛着放弃了抵抗。伴随着一声高亢的悲鸣,一股股

    黏热的潮水像新榨的果汁般,从熟透的性器中喷涌而出。秀夫见状,紧紧地含住

    激张的花穴洞口、喉头滚动间,贪婪地吞咽着汹涌而出的蜜液。良久,才满意地

    离开由美的胯间。

    「妈妈你先呆着,我去去就回。」秀夫说着转身冲出了房间。秀夫刚走,高

    潮后的由美便像瘫了一般,双膝一弯,娇躯无力地蹲在地板上,胶粘的蜜液从白

    嫩的大腿内侧缓缓滴下。

    「这样就结束可不行啊,妈妈。这才刚开始呢。」秀夫返回后,看到由美如

    烂泥般跪在地上取笑道。

    「秀夫,妈妈真的不行了。求求你饶了妈妈吧,从昨晚开始,妈妈就一直在

    跟你做。」由美臻首低垂,修长白皙的脖颈左右摇晃着拒绝道。

    「妈妈你看,这是你屁眼最喜欢吃的香肠,想吃吗?把屁股转过来。」秀夫

    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意大利香肠调笑道。

    「啊啊,不要。妈妈即便再淫荡,也不要在早上被香肠玩弄屁股。」由美断

    然拒绝道,玉颈随之摇晃地更加剧烈。秀夫见状冷笑着解开了腰间的皮带,双手

    抽动间,细长的腰带像条毒蛇般盘在手臂上,在刻意的拉扯下发出「啪啪」的闷

    响。

    「秀夫,请尽情玩弄妈妈的屁股吧,求求你把皮带放下。」由美抽泣着求饶

    道,某一瞬间,拿着皮带的儿子让她有种面对岳光的错觉。由美服软后,柳腰扭

    动着转过玉体,丰满的肉臀随之向后高高撅起,臀间粉嫩的细缝像红润的桃叶般

    暴露在秀夫面前。

    「这就是妈妈的尻穴,秀夫喜欢吗……」由美双手抓着两瓣香臀柔柔掰开,

    香腮泛红的娇羞道。随着肥软的臀肉被扒开,臀缝中隐藏的秘肉尽皆展露在秀夫

    面前。

    粉红的蜜穴因为先前的潮喷,湿淋淋地泛着淫光;阴阜处稀疏的阴毛也被冲

    的东倒西歪,几根乌亮的耻毛倔强地在湿滑的玉户上挺立着。而蜜穴上面的尻穴

    则更加不堪,原本窄小紧缩的菊穴,在连夜肏干下已经红肿变形。粉嫩的肛孔呈

    一个椭圆形向外洞开着,显示着昨夜的肛交是多么激烈。

    「昨天做的太激烈了,秀夫的东西在里面射精后一直不肯拔出来,所以……

    所以妈妈的菊花才会变得这么丑……」由美星眸紧闭,羞不可抑地解释道。

    「屁眼竟变成这样了,真是令人兴奋啊,妈妈。」秀夫目光灼灼地盯着由美

    的雪臀感叹道。接着将嘴中含着的牙膏沫吐在掌心,而后涂抹在肿胀变形的肛穴

    上。在奶油一般的泡沫润滑下,粗长的香肠破开层层肉壁,逐渐没入紧窄的肠道

    中。

    「啊啊、呜呜嗯……」粗大的香肠撑开变形的肛菊,一路捅到了直肠深处。

    紧致的肛壁像一张噎住的小嘴般被塞得满满的,肛口的褶皱也被撑得向外散开,

    像一朵菊花般在香肠的插入下缓缓绽开。由美用手肘撑着地面,白皙的玉背上香

    汗淋漓,像一只淫兽般抬起肥臀,迎合着秀夫的玩弄。

    「好粗啊……啊啊……唔唔……屁眼要裂开了……呜呜~ ……」随着香肠在

    肛洞中抽插,由美的情欲逐渐被调动起来,开始本能地扭腰摆臀配合着香肠的拔

    出捅入。见母亲的情欲被激发出来,秀夫左手继续玩弄着肛洞,腾出的右手则伸

    向被蜜汁淋湿的花穴。手指在蜜穴腔道中掏摸了一阵,随后拨开阴蒂包皮,将淫

    液涂抹在充血硬挺的阴蒂上。

    由美正在强忍着肛门被抽插的快感,敏感的阴蒂却突然被儿子揪在指尖把玩。

    在双重的刺激下,她啜泣着悲鸣起来,肥白的大屁股像是磨盘一样,剧烈地研磨

    起臀缝中的香肠。秀夫见状淫笑着一手揪住粉嫩的肉芽,另一只手则拿起洗漱台

    上的牙刷,在敏感的肉豆表面轻轻刮蹭起来。

    「不、不要……要洩了……」由美双膝一软瘫倒在地呻吟道。敏感的阴蒂蓦

    地被牙刷刮蹭,由美只觉得似乎自已的三魂七魄瞬间也被蹭没了。

    「妈妈,现在可不能洩。不要趴着了,站起来吧。」秀夫见状站起来,居高

    临下地吩咐道。

    「不要,竟然要站着,妈妈不要……」在秀夫的坚持下,由美虽然嘴上说着

    不要,但还是在秀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接着在儿子的命令下,双手向后撑在洗

    脸台上,像馒头一样隆起的阴户随之暴露在秀夫眼前。

    「妈妈的小穴好厉害啊,连香肠都被暖热了呢。」秀夫调笑着取过牙膏,拨

    开阴蒂外的包皮后,将青绿色的牙膏抹到粉嫩勃起的阴蒂上,然后像刷牙一样用

    牙刷在上面摩擦起来。

    「啊啊……太刺激了……不要……秀夫快停下……啊啊……要洩了……」牙

    刷从敏感的阴蒂上擦过,由美只觉得刷头上的每一根毛发都像是通电的钢针一样,

    一阵阵令灵魂酥痒到颤栗的电流,不断从胀起的阴蒂上传来。在这股快感的冲击

    下,美妇人痉挛着呻吟起来,清亮的淫液如果汁般从熟透的桃臀间溢出,沿着丰

    盈的大腿内侧不断淌下。

    「……不要再这样玩弄妈妈了……秀夫……求求你快停下!」被牙刷刺激到

    高潮的由美双手环抱在秀夫的后脑,香软滑腻的身子痉挛着求道。秀夫闻言点了

    点头,就那样抱起母亲丰满的娇躯向外走去。

    秀夫撞开由美卧室的房门,将怀中一丝不挂的美肉仰面朝上放在卧室的双人

    床上,紧接着跳上床,俯身压在由美白花花的胴体上。在先前的淫戏下,母亲的

    花穴早已是淫水泛滥。秀夫腰间一挺,火热的阴茎瞬间没入溢满蜜汁的蜜壶中,

    将温热滑腻的腔道塞地蜜不透风。

    「唔唔……嗯嗯秀夫好棒……啊啊……妈妈要疯了……」由美已经不知道这

    是今天的第几次交合了,只知道本能地用蜜穴腔道绞紧儿子的肉棒。秀夫的巨根

    从花穴口一直捅到了子宫,龟头触到了一块软肉后才停了下来。由美的阴道中皱

    褶极多,一圈圈的肉褶像是皮筋般紧紧包裹着棒身,在肉棒的抽插中不断地收紧

    舒张,一般人只是插入便会忍不住射精。秀夫强忍着肉棒被吮吸的快感,阴茎在

    蜜穴内不断地翻腾捣弄着。

    「啊啊……停下……不要再动了……秀夫……妈妈要洩了……啊啊……龟头

    被肉穴卡住了……洩了……」由美颤抖着悲鸣道,伴随着阴道内一阵剧烈的收缩,

    滑腻的阴道内壁死死地卡住了腔道内的龟头。

    「妈妈……我也要射了……让我们一起吧……啊啊……」就在由美高潮的时

    候,秀夫也同时到达了高潮。他一把握紧由美的香肩,硕大的阳具在由美柔腻的

    腔道中跳动着,紧接着马眼一张,射出一股股浓白的浊精。

    今天早上,秀夫的心情明显比以往好了不少,吃过早饭后,少有的哼着歌去

    了实习班。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一向按时回家的他到了傍晚竟然迟迟不归。

    由美在家中做着晚饭。因为担忧儿子,连准备的鸡肉料理也糊了。在肠胃的

    抗议下,她拨打了街道的鳗鱼店的电话,然后订了两份鳗鱼饭。一时后鳗鱼饭送

    来了,可是秀夫还没有回家的迹象,由美渐渐变得焦虑起来。

    那晚被玩弄菊花之后,到了浴室又被秀夫摁倒,在卧室中儿子的火热又进入

    了自已滑腻的蜜道……想到这些,由美的俏脸就不禁一阵泛红。然而真正让她感

    到不安的却是,她惊恐的发现:在面对秀夫的求欢时,她已经无法保持作为一个

    母亲的冷静和淡然。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三天了,秀夫像他保证的一样没有再碰她的身体,由美起

    初还有些窃喜,以为两人终于要回归正常的母子关系了,可是随后她就发现,自

    已竟莫名有一种被遗弃的失落感。再加上今天秀夫的晚归,更加重了她的不安和

    孤寂,只感觉自已是被年轻男子抛弃的情妇似的。

    而让由美如此不安的秀夫在放学后,先是到学校附近的电影院看了两场电影,

    之后并没有选择回家,而是来到了小美野巷六号的公寓楼前。秀夫抬头看了一眼

    前方耸立的大楼,虽然担心佐倉可能在里面,但美女老师秋川雪乃的美艳娇躯,

    却像是磁石一样牢牢地牵引着他的心神。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按响门铃后,开门的果然是佐倉. 这段时间佐倉没有去补习班,而是一有时

    间就泡在英语老师秋川的公寓中。

    「那天过后我就搬到雪乃老师这了,老师的身体真的太美妙了。」佐倉治说

    着将秀夫带到了卧室前,秀夫刚一推开门,里面就传出了老师雪乃的惊叫声。秀

    夫抬眼看去,只见雪乃全身赤裸着趴在床上,娇美的容颜因为害羞深深地埋入枕

    头中,光洁润滑的玉背下,丰腴肥翘的臀瓣上沾满了浊白的浓精,散发着淫靡刺

    激的腥味。

    「喂,佐倉. 你是跟老师刚做过吗,那里也做了?」秀夫朝雪乃被蹂躏的菊

    花处挑了挑眉,呼息一热地询问道。

    「不错,我刚刚在老师的屁眼里来了一发,是老师自已掰开屁股求我肏的。

    进入的时候她一边浪叫一边摇着屁股,别提多爽了。」佐倉闻言看向雪乃满是精

    液的雪臀,得意地炫耀道。

    「这样请求佐倉肏我的屁眼,真怕佐倉君看不起老师呢。」女教师嘻笑着嗫

    嚅道,雪白的皓腕随之伸向床上的浴巾,欲要盖住裸露出来的晶莹臀肉。

    「遮什么遮,老师不是最喜欢肛交吗?把屁股抬起来,喂,秀夫,你还是一

    直去补习班吗?」佐倉一边询问着秀夫一边伸手扯掉雪乃遮羞的浴巾,然后手掌

    「啪啪」地拍在肥弹的臀肉上命令道。

    女教师闻言乖乖地抬起雪臀,露出了臀缝间红嫩的肛菊,浓白的精液在粉嫩

    的臀缝间糊成了一片,随着臀缝的张开,在表面张力的作用下,结成了一张晶莹

    的薄膜。

    「老师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肛交了,肉棒插到肠子中搅动的快感让人无法自

    拔,虽然知道这很羞耻,但却无法抵抗这种致命的快乐。」雪乃拍打着自已肥硕

    的臀肉,献媚似的淫叫道。

    「佐倉让我也干一炮吧,我是特定为了老师才来的。」看着雪乃老师的痴态,

    秀夫转头看向佐倉,欲火上头地恳求道。

    「绝对不行!秀夫,我警告你,雪乃现在是我的女人,你会把你的女人送给

    别人分享吗?再说这句话你就给我滚出这里。」哪曾想佐倉听到秀夫的请求后,

    刚才还笑吟吟的俊脸转瞬间变得铁青,愤怒着拒绝道。

    「为什么?佐倉你别忘了,当初我们可是一起上的老师啊。」秀夫被佐倉的

    怒喝吓了一跳,不忿地反问道。

    「你说的不错,可是当初雪乃是我们的情人,现在她却是我的女人。秀夫以

    后你就别来这了,否则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佐倉说着猛地揪紧住秀夫的胸口,

    像一只被侵犯领地的雄狮般连拉带推地将秀夫赶出公寓。

    「可恶,佐倉你个过河拆桥的混蛋。」秀夫忿闷地看着紧闭的大门,恨恨地

    骂道。他并非打不过佐倉,只是佐倉一副拼命的气势实在太过凶猛,一时竟把他

    吓得不敢反抗。

    「妈妈,你别担心了,我现在就回去。」秀夫出了公寓后,时间已经到了夜

    里,街道上华灯初上,远处的住宅区也星星点点地亮起了灯光。他走到路边的公

    共电话亭中,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后宽慰道。

    「秀夫,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你在做什么?……你说什么?……去看电影

    了?……快回来吧,妈妈饭都没吃一真在等你呢……」由美紧握着话筒,秀眉微

    蹙地叮嘱道。

    「知道了,马上就回来。」秀夫说着挂断了电话。他今天之所以不想那么早

    回去,倒不是对由美的身体厌倦了。

    对他来说,母亲绝美的容颜和丰满火辣的娇躯,毫无疑问地胜过任何女人。

    但就像是美食家不可能总吃最美味的那道食物一样,在由美身上征伐的久了,他

    也想换换口味,便在放学后,来到了老师雪乃这里。不曾想曾经的朋友佐倉竟然

    装出一副男主人的嘴脸,硬生生将他撵了出来。

    想到佐倉,他的脑海中不由得回响起「你会把你的女人送给别人分享吗。」

    那句话。一瞬间,秀夫只觉得脑子里像长满了杂草般乱糟糟的。毫无疑问,他不

    想见到母亲被岳光玩弄。甚至在跟母亲做爱时,只要一想到母亲被岳光蹂躏的画

    面,情绪就会不受控制地暴戾起来,那么,自已是将母亲看成自已的女人了吗?

    对岳光他无疑是痛恨的,但经过最初的反抗,明白岳光不是他能抗衡的后,

    他无奈地选择了妥协。即便是告到法院,依照日本的操蛋刑法,岳光只要在法庭

    上装模作样的忏悔一句,法院只会判他个三五年,这还不算中间取保候审的时间。

    可是天知道被激怒的岳光会如何报复自已,要知道在日本,如果没有杀死三个人

    是不会被判死刑的。

    这时候他反而羡慕起隔壁的中国了,听电视里报道,那边的* 奸犯都是抓了

    直接枪毙的。其实要解决这一切,也并非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将岳光……

    秀夫突然被自已脑海中窜出的想法惊呆了,这个念头虽然可怕,但却像是雨

    后探头的春笋般疯狂地生长着。他的脸颊因为兴奋和恐惧而涨得通红,片刻后,

    他猛地晃了晃头让自已平静下来,向回家的方向走去。但刚才的想法却像是挥之

    不去的烙印般牢牢地刻在他的脑海中。

    秀夫走在回家的路上,脚下是蜿蜒的山间小道,山道的一侧正是岳光居住的

    不动密寺。这座寺庙正处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阴凉的晚风呜咽着从荒凉的寺庙

    上抚过,红漆的庙门虚掩着,像一只吞噬生灵的血盆大口般面对着山道。在月光

    的照射下,墙壁上藤萝掩映、苔藓成斑,周围的山石或成鬼怪或成猛兽,张牙舞

    爪地伫立两旁。

    秀夫莫名地心底一寒,加快脚步欲要穿过这片阴森的山道。就在这时,一声

    微弱的呻吟突然传入他的耳际。

    「求求你饶了我……」声音虽轻音调却异常凄婉,秀夫前进的脚步蓦地一停,

    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直袭心头。他绝对没有听错,这是妹妹清香的求饶声。

    「呜呜……饶了我……」正当秀夫心寒惊悸之时,清香的呜咽声再次钻入耳

    际。在盛夏闷热的山间小道上,妹妹清香的悲鸣,像是万年玄冰所化的寒气一般,

    瞬间冻住了他全身的血液。

    注:日本的电影票有一场二场三场的。多场次可以连续看多部电影。另外这

    本小说的时间是架构在上世界80年代的日本。

    顺便提一下,这本小说只用于yy,请不要与现实混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