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11)

    第十一章、被儿子连夜奸淫的耻母。

    由美做晚饭的时候,秀夫一个人在庭院中练习挥棒球的起手势。草木葱茏的

    庭院外偶尔有跑车驶过,作为一个资深车迷,秀夫只是粗略地看上一眼,便清楚

    地知道是哪个牌子。当户外的天空被薄雾似的幕色笼罩,秀夫收起了棒球棍向客

    厅走去。刚来到门口,便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由美做完饭后,径直去了浴室。妇人明媚的俏脸因为先前的淫乱而略显苍白,

    洗过澡后,顺便在憔悴的娇靥上化了一个淡妆。等她回到客厅后,只见秀夫正悠

    闲地一边看电视一边进餐。由美见状,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沉默着用起了晚餐。

    「喂,妈妈,为了庆祝我们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我想开瓶红酒庆祝一下。

    与可怜的清香相比,我反倒是变幸运了。和妈妈做的时候,没有岳光在旁边虎视

    眈眈地盯着,这样幸福的情景我以前想都没想过。」秀夫盯着母亲的美眸,兴高

    采烈地激动道。

    「妈妈一直在担心清香,没有心情喝红酒。这种事就到此结束吧,好吗,秀

    夫?。」由美秀眉紧锁,水润的媚眼看向秀夫的俊脸,轻声劝道。秀夫看着母亲

    百般推托的神态,突然嗤笑一声站了起来。随后淫笑着拉开牛仔裤的拉链,掏出

    粗长的阴茎,快速地撸弄起来。疲软的阴茎在剧烈的套弄下,在由美面前以肉眼

    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变硬变长。

    「不要,收回去,我不要看。」由美迅速地将头扭向一边乞求道。虽然知道

    不因该,但被开发过的身体就像中了诅咒般,根本不受自已控制,只要一看到儿

    子火热巨大的坚挺,就会忍不住燃起性欲的火焰。

    由美虽然不情愿,还是被儿子强搂着上了楼梯。上楼的过程中秀夫一手拿着

    酒瓶,一手紧紧地搂住母亲柔软细腻的腰肢。房门被推开时,见由美雪白的脖颈

    摇摆着还要拒绝,欲火难耐的他解开了腰带,「啪啪啪」地抽在母亲丰腴的臀肉

    上。

    雪白的臀肉被皮带抽出三道红痕,像是被涂了胭脂般染上三层红晕。秀夫的

    卧室中,先前淫乱过的痕迹还没完全消散。空气中弥漫着妇人淫液散发的腥气,

    床头柜上的盘子中,凌乱地摆放着先前用剩的意大利香肠,混合着蛋清的淫液从

    肠身滴下,在盘中汇成一滩清亮的黏液。由美羞得粉腮通红,不由得偏过头去。

    「好吧妈妈,把衣服都脱了吧。不要再钻牛角尖了,今晚好好享受我们两人

    的性福生活不好吗?来吧,喝一杯。」秀夫将红酒注入两个玻璃杯中,盯着腥红

    的酒水劝道。

    「母亲和儿子像野兽一样在交媾本来就够羞耻了,红酒我是绝不会喝的,就

    算你用皮带抽我,我也不喝!」由美说着,颤抖着娇躯脱掉了连衣裙,随后是胸

    罩,然后弯下腰肢,手指抓在了内裤的边缘。当内裤被褪下后,美妇人那被稀疏

    阴毛装饰的玉户再一次裸露在秀夫的眼前。

    由美脱完衣服后,赤条条的胴体随即仰躺在床上,雪白的玉腿向两边分开,

    大腿根处的粉嫩蜜穴随之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红亮淫靡的光泽。秀夫目

    不转睛地盯着母亲脱衣的举动,待看到由美玉体横陈地躺在床上,一幅任凭他施

    为的娇艳模样时,再也忍耐不住。一个跳跃蹦到了床上,俯身骑在了由美的腰腹

    上,两中大手猛地抓住两片丰腻肥弹的乳肉向中间挤去。

    温软白嫩的乳球被挤出一条幽深的沟壑,像是雪山上塌陷的裂缝般深遂诱人。

    他掏出早已硬挺的阳具,铁铸般的阴茎先是在滑腻的乳肉上画了一个『肏』字,

    紧接着,紫亮的龟头用力地按在鲜红的奶头上,转圈似的研磨起来。

    「啊啊···要死了···秀夫的肉棒戳在奶头上···竟像是捅到子宫里

    一样····啊啊···」伴随着肉棒的大力捅戳,白腻的乳肉荡出一阵阵诱人

    的乳波,敏感的奶头在龟头的熨烫研磨下,像新剥鸡头一般激荡着向斜上方翘起。

    「妈妈,告诉我你的敏感带在哪?」秀夫一边用龟头捣弄着硬挺的奶头一边

    调笑道。

    「你···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由美不敢看儿子的俊脸,扭过头去

    羞赧着脸道。

    「妈妈,我要听你亲口说,说嘛。」秀夫又捅了一下硬挺的奶头,执拗地催

    促道。

    「秀夫非要把妈妈羞死才甘心吗?嗯啊···好吧,我说···最敏感的是

    阴蒂,这样你满意了吧···」由美脸蛋飞红地娇羞道。

    「妈妈,我突然想玩你的阴蒂了。」听了母亲的话后,秀夫淫笑着戏弄道。

    「啊啊,秀夫,不要再羞辱妈妈了——」由美羞不可抑地求饶道。但秀夫显

    然没听进去,闻言立刻起身拿起书桌前的毛笔,接着将笔尖摁在积满蛋清的盘子

    中后,再次回到床上。他先是用左手拨开红润的两片花瓣,指尖按在晶莹涨起的

    阴蒂上。充血勃起的阴蒂早已变得硬挺,在指腹的捻揉下调皮地跳动着。

    「妈妈你看,包皮剥开后,阴蒂像弹簧一样突然就立起来了,好可爱啊。」

    秀夫说完后,用蘸满蛋清的笔尖在肿胀的阴蒂上来回刮蹭起来。敏感的阴蒂被湿

    润柔软的笔尖玩弄,随着笔尖在阴蒂上游移,由美只觉得被笔尖划过的地方像是

    被蚊虫叮咬过一般传来阵阵湿凉的瘙痒。在这样令人难耐的折磨中,美妇人纤细

    的腰肢本能地扭动,两条粉嫩修长的美腿痛苦地厮磨着。

    「啊啊···秀夫···饶了妈妈吧···妈妈不要这样洩啊···」想到

    自已竟然要被毛笔干到高潮,由美不由得惊惧道。

    「洩了···要洩了···啊啊,妈妈要堕入地狱了···」伴随着私处越

    来越强烈的快感,由美颤抖着悲鸣道。

    「果然,妈妈淫荡的样子才是最好看的。」秀夫扔掉被淫水冲湿的毛笔自言

    自语道。随后邪气地一笑,手指猛地揪住鼓胀尖挺的阴蒂,剧烈地搓揉起来。

    「啊啊!!···嗯啊~ ···」由美娇躯蓦地向上拱起,随着一阵狂乱地

    呼喊,红艳的穴口突然从内部被冲开,温热滑腻的淫水像决堤的洪水般喷射而出

    ······。

    静谧的卧室中,舒缓的探戈舞曲轻烟般从CD机中缓缓飘出。由美却没有聆

    听音乐的意思,高潮后的她赤条条地躺在床上,随着「吱呀」一声推门声传入耳

    际,略显疲惫的美眸看向门口的方向。门开后,秀夫端着两瓶牛奶径直来到了床

    边,随手递给由美一瓶后,自已先「咕嘟咕嘟」地牛饮越来。

    「秀夫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故意羞辱妈妈吗?自已一直不肯射,却只想着

    把妈妈弄高潮。我已经受够了,不想让你摸,更不愿全裸着让你看了,妈妈要回

    自已卧室睡了。」由美仰起细长的脖颈,喉头滚动间喝完了牛奶,脸色不愉地斥

    道。

    「不行啊,妈妈。我们说好的要做到明天早上呢。再说我这么做,都是因为

    太喜欢妈妈了。」秀夫见状急道。随后猛地扑上去紧紧抱住母亲细软的腰肢,嘴

    巴不由分说覆盖上由美红艳的朱唇。由美竭力挣扎着,但儿子的舌头却像是灵活

    的泥鳅似的,先是在她的口腔粘膜间来回地舔弄刮蹭,随后寻到贝齿间的空隙钻

    进去,待捉到她香软的舌头后立刻贪婪地缠了上去。

    由美被秀夫紧紧地搂在怀中,唇舌被儿子霸道地含在口中细细舔弄,僵硬的

    身体像被烤化了一般。香舌也从最初的躲闪慢慢开始纠缠上秀夫的舌头,笨拙地

    回应着儿子的挑逗。

    秀夫见母亲开始配合,欣喜的同时右手开始向由美的私处摸去。由美一边暗

    恼自已的恬不知耻,一边不由自主地张开粉腿,迎接着秀夫对自已阴蒂的扣弄。

    「啊啊···秀夫弄地妈妈好舒服···」敏感的阴蒂被捏弄,由美羞涩地

    呻吟起来。秀夫的手指就像是电棒似的,被触碰到的阴蒂像是被电到了一般传来

    一股令人颤栗的电流。由美本能地挺起下身,渴望着秀夫更强烈的爱抚。但随着

    快感越来超强,由美竟莫名地产生了强烈的尿意。

    「秀夫·····停、停下来···妈妈要小便了,先让妈妈去趟卫生间·

    ··你再那么激烈地刺激阴蒂···妈妈会忍不住的。」由美血红着脸羞赧道,

    膀胱处传来的胀痛越来越强烈,这一切都提醒着她时间已经不多了。

    「小便?我还没看过妈妈这样的美人小便呢。我去楼下拿便盆,妈妈在这小

    便就可以了。知道了吗?乖乖待着别动哦。」秀夫说着便匆匆地下了楼。二楼并

    非没有卫生间,可是还没等由美挪到门口,秀夫便拿着塑料盆飞奔回来。

    看着地上的塑料盆,由美即便不情愿,但在逼近到失禁的尿意下,她已经顾

    不得面子和羞耻,惊惶间曲膝蹲下。伴随着尿道口被冲开,温热的尿液像喷泉一

    样「哗」地一下倾泻而出。清亮的尿液从尿道射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抛物

    线后击打在盆壁上,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

    排尿过后,美妇人俏脸通红地接过秀夫递来的纸巾,随后将擦拭过下体的纸

    巾扔到脸盆中。温热的尿液因为刚刚排出,表面还漂浮着许多晶莹的浮沫,扔下

    去的纸巾并不下沉,像是纸鹤一样悠闲地浮在泡沫表面。秀夫目光炽热的将母亲

    排尿的情景尽收眼底,见状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欲火。突然从后面抱住低垂螓首

    的由美,揽住母亲纤细的腰肢抱了起来。

    「妈妈的屁股真是极品啊,秀夫每次看了都想摸。」秀夫赞叹着抚上了由美

    柔软滑腻的丰臀。感受着臀部被儿子的手掌捏弄,由美不由得猜想秀夫是不是又

    要用香肠玩弄自已的肛洞。只是这样一想,她便觉得臀部条件反射似的收紧,连

    没有被触碰到的肛门也传来一阵令人难耐的瘙痒。

    「妈妈的屁股真是又滑又软,摸起来像年糕一样,令人爱不释手。」秀夫贪

    婪地揉捏把玩着手中的臀肉,看着在手中不断变幻的丰腴臀肉,由衷地赞叹道。

    「喂,妈妈。我要是想肏你的肛门,你愿不愿意?」秀夫一边摩挲着手中的

    臀瓣,一边盯着母亲的凤眸轻声道。

    「若是说不愿意,难道秀夫就会放过妈妈吗?秀夫,不要再羞辱妈妈了。按

    照你内心想的,尽情蹂躏妈妈的菊花就行了」由美满面酡红地反问道,心脏在强

    烈的羞耻感冲击下,剧烈地跳动着。

    「既然这样,那我们到阳台去吧。我要一边看星星一边肏弄妈妈的肛门。」

    秀夫一边说着,一边将母亲抱到了二楼的阳台上。

    清澈的夜空像秀夫说的一样繁星满天,一颗颗银光闪烁的星辰像鎏金坠银的

    宝石一般镶嵌在黑玉般的夜空中。梦幻般的夜景倒映在由美水润的明眸中,由美

    一边仰望着美轮美奂的星空,一边双手抓住阳台的杉木栏杆,丰满的肥臀随之身

    后撅起。

    「妈妈你还记得吗?当初岳光第一次肏你菊花的时候,你就像这样站在青石

    板上抓着栏杆,扭着屁股看向石灯笼的方向。我在旁边清楚地看到妈妈撅着大屁

    股,任凭那个畜牲发泄。」秀夫看到母亲撅起的丰臀,回忆着喃喃道。

    「那就是个噩梦,妈妈当时抓住木桩,手指都抓白了,一直叫着」痛死了·

    ··拔出来···「,可是岳光根本不在乎,现在想想,还是很可怕。」由美想

    到了当初的凄惨,心有余悸地附和道。

    「但是妈妈随后被岳光带去了北海道。妈妈,我是不是很可笑,虽然一直想

    要肏你的菊花,但只要一想到你在外面,被岳光像个娼妇一样残忍地肏弄肛门,

    我就没了要进入了的心情。」秀夫盯着由美的肛门,浑身轻颤着咬牙道。

    「果然是这样呢。秀夫是因为嫉妒岳光才一直不愿进入妈妈的菊花呢。」由

    美转头看向秀夫的俊脸,神情了然地道。

    「妈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一边被岳光肏弄菊花,一边」咿咿啊啊「的叫嚷

    着?」秀夫喘着粗气嫉妒道。

    「虽然大致是那个样子,但除了一小部分快感,大半都是在演戏。妈妈是为

    了清香,才不得不配合岳光的。」由美神色坚定地道。

    「你骗我,你肯定觉得很爽,因为妈妈就是个娼妇。」在对岳光的恨意和妒

    火的折磨下,秀夫嘶吼着解下腰带,狠狠地抽在由美浑圆的臀瓣上。

    「呜呜···啊啊···」美妇人痛苦地悲鸣着,牛皮腰带划破空气,发出

    「呼呼」的啸声,随后凶狠地击打在白嫩的雪臀上,光洁的臀瓣像是染上了一层

    红漆般变得通红一片。

    「唔唔···秀夫这是嫉妒吗···因为嫉妒而心生恨意,才不愿肏弄妈妈

    的菊花···啊啊···好痛啊···屁股要被抽裂了···」由美强忍着疼痛,

    转头看向秀夫,美目凄然地悲呼道。

    静谧的街道中,远远地传来妇人的惊叫声和皮鞭抽打肉体的啪啪声。由美双

    手抓着栏杆,突然看到街道尽头探出一个人影,隐隐地似在窥探这边阳台的动静。

    「秀夫····有人来了···快停下啊···」担心被人看见母子间的耻

    态,由美挣扎着急道。

    「看到也无所谓,娼妇,把菊花再打开些。」秀夫混不在意地打断道。

    「唔唔嗯···秀夫的肉棒终于进来了···啊啊···痛死了···太大

    了···不要这么用力···」伴随着由美的呻吟,秀夫抱紧母亲的雪臀,先将

    红亮的龟头对准菊眼,随后腰腹猛地一挺,坚硬粗长的肉棒狠狠地捅进了肛洞。

    「哈啊啊—嗯···痛死了···呜呜~ ···」紧致干涩的肛洞被滚烫的

    巨阳猛地戳入,由美只觉得娇嫩的肛壁像是被烧红的烙铁捅穿了一般,痛苦地哽

    咽起来。

    「哭吧,哭地再大声些,你这个娼妇,被岳光肏烂的娼妇。」被妒火焚烧的

    秀夫恶狠狠地道,双手再一次搂紧由美的腰肢,红黑发亮的龟头如杵臼似的残忍

    地研磨着肛洞内壁的褶皱。

    「啊呀···啊啊····秀夫饶了我···快停下···」在快感和痛苦

    的侵袭下,由美神迷意乱地哀嚎着。

    「闭嘴,你这个娼妇!」巨根飞快地进出着娇嫩的肛洞,粉红的肛蕾像是一

    朵娇艳的桃花般被带出菊门,在肉棒的抽插下时开时放。秀夫血红着双眼,拼命

    压抑着射精的欲望,硬挺的阴茎完全没有任何停顿,像头蛮牛一样在紧致的肛洞

    中冲撞着。

    「啊啊啊—呜呜···秀夫···慢点插···屁眼要裂开了···」在肉

    棒剧烈的摩擦下,肛壁的毛细血管不堪征伐地率先崩溃了。殷红的鲜血从娇嫩的

    肛洞中缓缓渗出,由美只觉得的肉棒的每一次捅入,都像是直接研磨在肛洞的神

    经上似的。正当她颤抖着悲鸣时,却觉察到肛洞内的阴茎突然一跳一跳地停止了

    抽插。

    「看来,秀夫要射了呢。」由美柔媚地一笑,随后括约肌一阵收紧,紧致的

    肛洞死死地绞住不断震颤的肉棒。感受着肉棒被菊穴紧密缠绕的销魂快感,秀夫

    再也忍耐不住,伴随着一声怒吼,前倾的俊脸紧紧贴在由美白皙的玉背上,白浊

    的精液泄洪般宣泄而出。

    「啊,秀夫,那个人走了呢。我们也进去吧。」由美蓦然抬头,看着空无一

    人的街道轻声道。刚才的人影朝这边观望了一阵,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不知什么

    时候已经离开了。虽然没人注意到母子间的淫行,但由美心中像是悬了一把达克

    摩斯之剑一般惴惴不安,总担心被陌生人发现。

    「好吧,妈妈。不过我要这样抱着你进去。」秀夫说着一把抱起由美的肥臀

    向屋内走去。行走间,手掌还不忘揉捏抚弄细腻的臀肉。射精后的肉棒仍旧插在

    火热的肛洞中,伴随着脚步的移动不断在紧致的菊穴中进出着。秀夫享受着肛壁

    粘膜对肉棒一阵阵吸吮挤压的快感,还没等走进卧室,疲软的肉棒在紧缩的肛洞

    中再次硬挺起来。

    「妈妈。秀夫又想肏你的屁股了···只要一看到你的肥臀我就忍不住··

    ·你说你是不是勾引儿子的娼妇···」秀夫看向被龟头撑得膨胀欲裂的肛门亢

    奋道。他的双眼因为兴奋而胀得通红,整个身心都被彻底征服眼前这个贵妇人的

    想法占据着。

    「妈妈是个娼妇···是个只要被男人插屁股···就兴奋的娼妇···秀

    夫你高兴吗····」由美被秀夫扔到床上,盯着秀夫布满血丝的双眼,配合地

    淫叫道。与此同时,肥白的翘臀在秀夫面前淫荡地摇晃着,似在恳求肉棒的插入。

    秀夫闻言再不迟疑,猛地搂紧母亲柳条似的细腰,下身奋力一挺,巨阳直直

    的贯入肛洞。粗大的棒身将紧致的菊洞塞的满满的,借着鲜血和精液的润滑,飞

    一般在娇嫩的肛洞中抽插起来。

    「啊啊···肛门被磨地好热···啊啊···要化了···秀夫···用

    力···再大力些···妈妈要洩了···」伴随着凶猛的抽送,坚硬的巨阳直

    捅入肛洞底端,在肛道深处发出「咕叽咕叽」的腻响。由美只觉得秀夫那硕大的

    龟头像一柄铁锤似的,次次捣到菊穴尽头,撞得她肠子都移位了。

    「啊啊···要射了···」秀夫极速抽插了七八十下后,突然抱住母亲的

    肥臀停下了活塞运动。

    「要洩了···洩了···秀夫···啊啊····」与此同时,由美发出

    了一声雌兽般的悲鸣。伴随着上身前倾,雪臀猛地向后一撅,将秀夫剧烈震颤的

    肉棒整根吞入肛洞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