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8)

    作者:黄宗源。

    字数:3366。

    第八章、在女儿的注视下高潮的耻母。

    「不要……快拔出来……」就在秀夫忍不住要插入时,床上的雪乃在对肛交

    的恐惧下开始挣扎着爬起。秀夫见状「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狠狠地甩在女教师的

    俏脸上,紧接着就是第二下和第三下。在这一刻,精虫上脑的秀夫像是被岳光附

    体一样凶狠而霸道。

    在雪乃畏惧而惊恐的目光中,秀夫猛地腰腹一沉,粗长的肉棒残忍地插入未

    经人事的肛洞中。伴随着肛洞被贯穿,秋川雪乃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括约肌在

    剧痛下急剧向内收缩。秀夫只觉得肉棒被肛门内壁不断地挤压裹紧,快感像潮水

    一般冲击着他的大脑。

    「老师的屁股真是极品,夹得我好爽啊。」硬挺的肉棒从龟头到根部全部被

    肛洞粘膜紧密地包裹、缠绕,甚至渐渐被勒得发痛,秀夫强忍着快感称赞道。

    「啊啊……痛死了……秀夫求求你拔出来……啊……不行……你的太大了…

    …屁眼要裂开了……要死了……救救我……」。

    随着秀夫的肉棒开始在肛洞中抽送,女老师在剧痛下歇斯底里地悲鸣起来。

    秀夫也好不到哪里去,雪乃紧致到极点的肛洞就像是榨汁机一样,他只坚持

    了数秒,就再也无法忍受那种被强烈挤压包裹的快感,颤抖着在紧绷的肛洞中射

    了出来。射精过后,秀夫想把肉棒抽出,却惊讶地发现,阴茎竟然被肛洞紧紧地

    锁住,一时竟没拨出来。

    「不要这么快拔出来……我好象有感觉了……」女教师出人意料地娇羞道,

    说话的同时紧致的肛洞像是扭曲的藤蔓一样,紧紧地锁住秀夫射精后的肉棒。

    「松开吧,老师。我已经射过了,现在该佐倉肏你了。」秀夫喘息着说完后,

    雪乃终于松开了肛洞的肌肉。当肉棒从紧窄的后庭中拨出时,原本褐色的肛门已

    经被肏地红肿而变形,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慢慢闭合的肛洞中流出。

    「老师,先把肛门擦一下吧。」在秀夫退下来后,一旁的佐倉拿过一叠纸巾

    轻声道。女教师羞红着脸,顺从地扒开臀瓣,任凭佐倉仔细地在肛门处来回地擦

    拭。看着美女教师原本雪白的玉背,修长的脖颈、甚至粉嫩的俏臀全都因为兴奋

    而染得潮红,佐倉只觉得一股热流激荡着涌向胯间。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已的欲望,

    突然抬起雪乃的纤腰。

    「啊……佐倉……你要做什么?」雪乃不解道。「老师,你按我说的做就行

    了,肯定会让你爽的。」佐倉激动地保证道。随后让女老师趴在地上,摆成了他

    最喜欢的后入式。

    「啊……不要……这种姿势太羞人了……」雪乃不依地娇声道。

    「老师,我告诉你,这种姿势会让你屁眼更紧,插起来也更爽快。」佐倉自

    顾自的说到,随后没理会雪乃的不满,借着肛洞中精液的润滑,一口气将大肉棒

    插尽数插入。

    「啊……痛死了……佐倉……这么激烈,老师的屁眼要裂开了……不行的…

    …我要疯了……唔唔……」窗外是令人窒息的火辣辣的阳光,被汗水和淫液浸湿

    的床单上,一向温婉贤淑的美女老师在学生的肏弄下,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由美在旅行的途中被岳光带到马场赌马,岳光从由美那要了十万日元下注后,

    奇迹般地赢了一大笔钱。然而得到奖金后,他并没有还钱的意思。从札幌马场出

    来,岳光拦了一辆计程车,便直奔千岁机场而去。就这样,两人半个月的北海道

    旅行也终于接近尾声。

    「这次的性爱旅行感觉爽吗?」飞机从海面上空飞过时,浅羽由美水润的美

    眸出神地眺望着蔚蓝的海面,旁边的岳光盯着由美娇艳的侧脸问道。

    「嗯……」由美含羞带怯地点头道,声音细微如同蚊呐。

    「高潮的时候肯定很爽,但肛门被肏痛哭的时候呢?」岳光不依不饶地逼问

    道。由美闻言像喝醉了一般满面酡红,半晌才呐呐地道「舒……舒服」。

    「由美,你真是一个迷人的寡妇,像少女一样可爱,肏的越多,我反而越喜

    欢你了。」看着眼前熟女娇羞可爱的艳姿,岳光由衷的赞叹道。想到青春少女,

    他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清香娇蛮诱人的姿态。可惜清香去她姑母家了,否则便能

    够让这对美艳的母女一起侍奉自已了。想到兴奋处,他那狰狞的虎目中凶光闪烁,

    看的一旁的由美不由得生出一股寒意,漂亮的美眸转而又望向了窗外的海面。

    寂静的深夜中,像鲜血一样赤红的月牙浮在屋脊的上空。由美被岳光粗壮的

    胳臂搂着纤腰,走在回家的石板路上。来到门廊前时,由美走上台阶按了一下门

    铃,别墅中的吊灯数秒后便亮了起来,随后从窗户中探出了一个模糊的脸庞。一

    阵急匆匆的脚步声过后,大门被打开了,秀夫的俊脸从门里伸了出来。

    秀夫打开门后,便眼神炽热地盯着母亲高挑的娇躯。由美见状,娇羞地避开

    儿子灼热的视线,将买的当地特产递给秀夫后,被岳光搂着向客厅走去。然而就

    在她刚走进客厅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窜入她的眼帘,赫然是本该在东京的女

    儿清香。一瞬间,由美只觉得心头狂跳,像是被重锤狠狠地击打过一般难受。女

    儿不是应该在东京姑姐家里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家里?由美心中电闪雷鸣般地

    心思急转。随后眼神凌厉地看向女儿。

    「伯母家里太小了,我跟伯父又不熟,所以……所以就偷偷回来了」在由美

    逼人的视线下,清香委屈地抽泣道。说完后,也不敢看由美冷得可怕的脸庞,转

    身跑向二楼自已的卧室。

    清香在楼梯上飞奔时,修长白嫩的大腿从剧烈摆动的迷你裙中露出,随着少

    女的跑动,荡起一片晶莹的肉光。岳光呼吸急促地注视着清香的背影,充满色欲

    的目光像刀子一样扎入少女裸露的大腿根处。伴随着清香的倩影从楼梯口消失,

    岳光双眼凶光暴闪,狰狞的虎目像是嗅到美味的野狗一般看向二楼的方向。这一

    幕让一旁的由美看的脊背发麻,虽然是夏天,却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脚底涌

    上心头。

    「岳光,由美的小穴好痒啊。你不是说喜欢淫荡的样子吗?求求你尽情地玩

    弄由美的身体吧。」由美急忙颤声道,紧接着挽住岳光的大手向自已的卧室走去。

    「秀夫,你也过来。」岳光不舍地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并没有拒绝由美的

    邀请,只是在要进卧室时将秀夫也叫了过来。

    秀夫进卧室后,在岳光的命令下脱起了母亲的衣服。随着藏青色外套被脱下,

    由美丰满迷人的娇躯上就只剩下一条白色的丝质长裙。秀夫赤红着双眼,目光灼

    热地盯着裙衫下若隐若现的白皙美肉,胯下的阴茎像是突然被释放的弹簧一般猛

    地耸立起来。

    「喂,秀夫,去把啤酒和香肠拿过来。」岳光神色平淡地看了一眼秀夫高昂

    的肉棒,吩咐道。秀夫不敢怠慢,飞奔着去厨房的冰箱那里取出了岳光要的东西,

    又火急火燎地跑回卧室,却看到青丝披肩的母亲已经被岳光脱得一丝不挂,正恭

    敬温顺地站在床边。

    灯光下,母亲洁白似雪的肌肤闪烁着令人心醉的光辉,竹笋型的豪乳骄傲地

    上扬着,似乎在炫耀它的坚挺和饱满;白皙的胸乳下,纤细玲珑的柳腰不盈一握;

    最引人注目的是稀疏阴毛间的销魂洞,虽已年近四十却像是少女般粉嫩而紧缩;

    简直是天生的尤物,魅世的狐精。一瞬间,秀夫的脑子中回想起裕子以及老师雪

    乃的裸体,却惊讶地发现在母亲的绝世容光下,那些本是美艳诱人的熟女竟变成

    了庸脂俗粉。

    「喂,由美。走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想看看你和秀夫做爱了。不过这么精

    彩的母子相奸只有我能欣赏,未免太可惜了。我看就让清香一块看吧,就当给她

    上生理课了。」岳光不紧不慢地说出自已的想法,音调虽慢,却有一种不容置疑

    的意味。

    「不要……岳光……你不可以碰清香……你答应过我的……」就在由美失声

    惊叫的时候,岳光已经急切地冲出了卧室。这个恐怖的和尚如一阵旋风般「噔噔

    噔」上了二楼,转眼的工夫就来到了清香的卧室门前。看着眼前反锁的房门,岳

    光轻蔑的一笑,一记直拳猛地冲出,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木门瞬间被霸道的

    拳头洞穿。

    当岳光推开房门时,发现清香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浑身颤抖地躲在书桌下,

    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惊恐和无助。他狞笑着将少女从书桌下拉出来,强行

    带到楼下的卧室。

    让清香坐到椅子上后,这个恐怖的和尚便不再管她,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欣

    赏着由美母子香艳的性交场面。清香在岳光的逼迫下不感动弹,沉默地注视着床

    上的哥哥和母亲。

    「妈妈,别这么害羞吗?把大腿张开,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骚穴。」床上的秀

    夫将头伸到由美的双腿间,喘着粗气兴奋道。

    「不要啊秀夫……清香在旁边看着呢……妈妈做不到啊……」由美粉脸羞得

    通红,一对雪白美腿紧紧地交缠着。

    「不要这样啊,妈妈。」秀夫不满地嘟哝道。随后强行分开由美的玉腿,拿

    起形色与阴茎一般无二的香肠,「噗嗞」一声插入滑腻的阴道。

    「啊啊……秀夫不要啊……清香,不要看妈妈那里……不要看……住手……

    秀夫,妈妈要羞死了……唔唔……不要插了……快拔出来……」敏感的肉穴突然

    被香肠粗暴地插入,在羞耻和快感的双重暴击下,由美泣不成声地悲鸣道。

    「果然妈妈的小穴才是最漂亮的,阴毛又松又软,阴户也是可爱的粉红色,

    真的太迷人了。」随着少年手肘快速的摆动,暗红的香肠像是生锈的打桩机一般

    飞快地在由美泥泞的蜜穴里穿梭,发出一阵「噗叽噗叽」的淫靡之音。

    始作俑者的秀夫听着这妙音仙乐,只觉得耳朵痒痒的,身体软软的,心里甜甜的。极度亢奋的他忍不住将唇舌覆盖在由美湿润的玉户上,张嘴含住敏感勃起

    的阴蒂开始细细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