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6)

    第六章、山顶激情。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这怎么可以?」佐倉闻言不加思索地拒绝道。

    「求求你了,佐倉,只要一次就好。」秀夫不死心地再次恳求道。眼睛直直

    地盯着裕子裸露的胴体。精液和阴道淫水混合的浓烈腥气飘散在空气中,揭示了

    这对母子刚才的性交是多么激烈。

    佐倉裕子四肢无力地趴在地板上,浴衣的袖摆遮住了她妩媚的脸庞,修长的

    美腿向外敞开着,臀缝中红嫩的贝肉随之显露出来。丰满的屁股中间,娇小可爱

    的肉缝在激烈的性交后被撑成一个幽深的洞穴,正在不情愿地缓缓收缩着,似乎

    是要邀请下一位男士的光临。秀夫被这位伯母妖娆的姿态刺激地脸热心跳,裕子

    时不时发出的娇喃鼻音更是让他欲火焚身。

    「佐倉,到底可不可以,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秀夫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尽

    头,杀气腾腾地说道,眼中满是欲火和戾气。

    「不行!」佐倉坚定地摇头。

    「混蛋,滚开!」秀夫闻言心下一横,猛地将佐倉推倒在地。紧接着一把抱

    起裕子的屁股,下身一挺,像炭火一样灼热的肉棒便「噗嗞」一声狠狠地捅进美

    妇人的阴道里。

    「啊啊,好舒服···」裕子刚被插入时还有些惊慌,但转瞬间内心就被惊

    讶所取代,因为这个孩子做爱的技术实在是太熟练了,熟稔到同是高中生的儿子

    完全不能相比。

    「伯母的屁股真是极品啊。」秀夫抚摩着裕子丰腴白皙的美臀,脑海中不禁

    回想起岳光侵犯母亲肛门的情景。他猛地抓住丰满的臀肉,两手用力将臀瓣向两

    边分开,朝臀缝中间的菊花看去。只见将肉棒吞没的肉穴末端,淡褐色的肛门像

    是小肉穴一样紧紧地缩在一起,像极了未开苞的小女嫩穴。秀夫两眼放开,食指

    按在裕子的肛门上,随后像刷子一样轻轻抚弄。

    「不要,把手拿开!」裕子突然感觉到肛门一阵瘙痒,情绪激动地斥声道。

    在美妇人的斥责下,秀夫本能地收手。裕子的肛洞随即在肌门肌的收缩下返回原

    样。被裕子拒绝后,秀夫突然醒悟到自己对熟女的肛门已经产生一种畸形的欲望。

    察觉到异样的他蓦地感到菊花一阵发痒,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被天狗鼻子插入

    肛门的那一幕。

    一瞬间,秀夫的内心被强烈的羞辱感所充斥,他伸手揪住裕子的阴蒂用力地

    搓揉,眼前又闪现出母亲握着他的手抚弄阴蒂的画面。他用力晃了晃头,平复下

    痛苦的心情,随后双手抓住裕子柔软的侧腰,发泄似的在美妇人阴道内抽插起来。

    「啊啊···唔唔····好有力道·····啊····」与继子不同,

    眼前的少年像头小牛犊似的,在自己残留着精液的小穴里疯狂地抽插着。伴随着

    肉与肉的撞击声,裕子大声地呻吟起来。

    在不断的冲刺下,少年怒挺的巨阳坚定而有力地捅到美艳妇人的子宫颈。裕

    子被插得花枝乱颤,腰身无力地向后撅起以配合秀夫狂暴的撞击。

    少年的巨根不断在湿漉漉的淫穴中进出着,每一次抽插都出一片淫水。一旁

    的佐倉呆呆地看着继母迷醉的神情,他虽然不爽,但每当他想阻止时,便被秀夫

    野兽一般的猩红双目所吓退。

    「啊、啊····怎么会这样····小穴变得这么湿还是第一次呢···

    啊啊····好舒服啊···我还要····洩了···要洩了···你太强了

    ···」裕子被肏地魂飞天外,带着哭腔淫叫道。银盘似的丰臀剧烈扭动着,与

    此同时秀夫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不成了,洩了···啊啊····」。

    「伯母,我也要射了——呃啊!」伴随着一阵压抑的嘶吼,秀夫在裕子子宫

    深处射出了浓白的精液。大量的精液像是滚烫的雨水一样,冲掉了秀夫脑海中对

    母亲的幻想。这一刻,少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宁和满足······。

    「秀夫,昨天的事我和我后妈都感到十分的后悔。拜托你把那些事忘掉吧,

    好不好?」第二天的补习课上,佐倉来的很晚。当他坐下后,尴尬地蹭到秀夫旁

    边低声恳求道。

    秀夫瞥了佐倉一眼没有说话,接着转头看向刚进教室的数学老师身上。数学

    老师是一个秃头的中年男人,像一个老学究似的整天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

    此刻正严肃地在黑板上排着板书。

    秀夫心不在焉地看着黑板上字迹工整的板书,脑海中却回想起裕子脱衣裸呈

    的娇艳胴体。想象着那位三十五岁的妇人纤毫毕现,只披着一件水蓝色的浴衣四

    肢趴在地上,任自己从后面抱住美臀疯狂抽插的淫靡景象,秀夫的阴茎便不争气

    地开始勃起。忘掉昨晚的一切,开什么玩笑。即便自己想忘记,他也做不到啊。

    数学课结束后,佐倉又挨近了秀夫的座位旁哀求道:

    「我和母亲对昨天发生的事都很后悔,我们商量过后决定回到正常的母子关

    系,以后都不做那种事了」。

    「真的吗?佐倉. 」秀夫盯着佐倉的眼睛疑惑道,却正好发现佐倉眼底掠过

    的一丝惊慌。补习课结束后,秀夫追着佐倉的身影追了上去,然而到路口时他并

    没有回自己家,而是跟着佐倉朝他家走去。佐倉起初只是耐心地拒绝秀夫,但在

    秀夫的死缠下终于被勾起了火气,愤怒地斥声道:

    「我说过我小妈都不打算跟我做了,更别说你了。你就算到我家,也别指望

    能像昨天那样」。

    「这正好啊。谁说我想要跟伯母做那事了。佐倉,今天的数学课我有些问题

    没听懂,这回去你家是想请你好好给我辅导一下,求你了。」秀夫眼珠一转顺势

    道。

    「少来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我再说一遍,我家不欢

    迎你,滚回你家去。」佐倉一副看穿了秀夫谎言的表情不屑道。

    就在这时,一辆宝马突然开到两人面前鸣了一下喇叭。车中的女人穿着一身

    素白和服,正是佐倉的后妈裕子夫人。裕子细白的手指握着方向盘,魅惑的桃花

    眼盯着秀夫,接着宛尔一笑,无视后面车主的鸣笛声,扭动挺翘的丰臀从车中走

    了下来。

    「年轻的小伙子们,我那里到现在还一直隐隐作痛呢。你们愿不愿意慰藉我

    这个淫荡的妇人呢?」裕子舔了舔性感的红唇,打着酒嗝妖媚地诱惑道。

    裕子上午先是去了病房看望住院的老公,从医院出来后,心情低落的她去附

    近的酒吧喝了几杯白兰地。在这之后,有些醉意的裕子开车向佐倉所在的教室驶

    去。裕子途中一边开车,一边回味起昨晚秀夫在自己体内进出的美妙滋味。凑巧

    的是当车子行驶到校门附近,便看到了结伴而行的秀夫两人。

    「我今天喝了些洒,脑子有些晕。可是下面到现在还火辣辣地难受,痛地都

    流泪了。」裕子因为醉酒而脸色潮红,欲火燃烧的眸子看向后面的佐倉两人淫笑

    道。

    「喂,佐倉,这可跟你说的不一样吧。若不是我多长了个心眼,还真被你小

    子骗了。」秀夫讥讽地看向佐倉小声道,手肘同时顶在佐倉的侧腰上,佐倉沉默

    着不说话,秀夫见状又顶了一下。

    「痛死了,打住!」佐倉一声惊呼推开了秀夫报复的手臂。裕子带着微醺的

    酒意将车一路往郊外的山上开,车子渐渐来到位于海拔三百米的老城公园。

    「小治,今天和妈妈来一场野外车震怎么样。妈妈可以脱光衣服趴在座椅上

    让你干哦。」裕子盯着儿子的胯下,杏目含春得诱惑道。

    「好啊好啊,我也想,算我一个吧。」一旁的秀夫见缝插针地请求道。

    「加入可以,但是不可以对别人说知道吗?」裕子春情荡漾地叮嘱道。

    「放心吧伯母,我已经等不及要肏你流泪的骚穴了。」秀夫迫不及待地应承

    道。

    「不要说的那么露骨啊秀夫。伯母是因为老公长期住院,一个人忍受不了才

    跟小治发生那样的关系的。话说回来,秀夫的父亲去世后,家里不是只剩下你们

    母子二人吗?你的母亲应该跟阿姨有同意的烦恼吧。」裕子话锋一转问起了秀夫

    的家事。

    「闭嘴,我妈妈才不是那样的女人。」秀夫闻言情绪激烈地反驳道。

    「好了,好了。伯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小伙子怎么火气那么大。另外问一

    下,你父亲不在了家里的经济不会出问题吗?」。

    「有保险!」秀夫没好气地回道。父亲身为当地大学英语教授,在他死后,

    作为赔偿浅羽家得到了保险公司五千万日元的保险金。此外浅羽家是世代相传的

    名门,祖上留下了许多房产和土地。光是多余的房子就有五套,全部被母亲租出

    去来赚取租金。所以即便父亲去世,家里也并不缺钱。

    「伯母你的话太多了,还是快点把衣服脱了吧。」秀夫一边催促着裕子,一

    边本能地担心起岳光是否已经染指家里的财产。念头一起,不由得胸膛里憋闷地

    难受,再也没耐心压制胯下的勃起。他探出身子,附耳到裕子晶莹的耳垂边,挑

    逗似的吹了口热气敦促道:「伯母快脱,大肉棒受不了了」。

    宝马车外是郁郁葱葱的山间小道,裕子驾驶着车子脱离了山道向茂密的树林

    中钻去。少顷,车子来到一处静谧的林荫中停了下来。裕子走下车,打开后车门

    后,对两个少年调笑道。

    「好了小伙子们,现在可以开始你们想要的游戏了。来吧,快把我剥光,把

    衣服弄皱也没关系」。

    「太好了,终于开始了。」佐倉猴急道。

    「我要干伯母的菊花。」秀夫脸热潮红地兴奋道。

    「不,不行,菊花那里也太····」裕子一脸的纠结。

    「伯母你也太不干脆了,都来这了,就让我玩一次吧。」秀夫说着就要去解

    裕子的衣服。

    「啊···等等,不要这么急啊····」裕子佯装反抗道。草木葱笼的树

    林间,佐倉裕子春光乍泄,性感火辣的娇躯被两个少年按在车门上。伴随着男孩

    粗重的喘息声,一件件衣服连同束带被扯下,随后飘落到积满枯叶的地面上。

    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缝隙照在妇人白花花的胴体上,裕子一边喊着「不要·

    ··救命···」之类的呼救声,一边扭动着柳条似的的腰肢奋力挣扎。但是在

    秀夫和佐倉的努力下,裕子成熟性感的娇躯还是被扒个精光,挣扎着被托进了后

    坐里。一丝不挂的美妇人四肢朝下被压在坐位上。秀夫狠狠地捏了一下裕子紧实

    的臀肉,随后双手抓住丰盈的臀瓣向两边扒开,将口中的唾沫涂抹到妇人的肛门

    上,紧接着握住自己早已勃起的阴茎对准了裕子迷人的肛洞。

    「不要快停下来···不要···痛死人了—快拔出来···求求你了··

    ·唔唔···」狭窄的肛洞刚被少年的阴茎插入,裕子就扬起修长的脖颈悲鸣道。

    一旁的佐倉见状趁机将自己的怒张的肉棒塞到裕子痛苦呻吟的朱唇里。

    「秀夫,肛门那里真的不行,太痛了····」裕子俏脸扭向一旁避开佐倉

    的肉棒,忍着巨痛求饶道。

    「小妈,你的屁股现在是不是很爽啊?」佐倉不爽的发问道。

    「痛啊···一点其余的感觉都没有···妈妈快要痛死了。」裕子艰难地

    回应。

    「是吗?秀夫的东西都可以插到你肛门里,我让你含住肉棒你竟然都不愿意,

    简直无法原谅。把嘴巴张开!」佐倉气冲冲地道。

    狭窄的后坐上,佐倉裕子一边忍受着菊花被秀夫粗暴的侵入,一边努力张嘴

    含弄着儿子巨大的阳具。佐倉在裕子温润的口腔中抽插了一阵,随后将手指插进

    裕子充血肿胀的阴唇抠玩起来。甫一插入,这个美艳的妇人便再也承受不住两个

    少年的征伐,便颤抖着身子达到了高潮。

    虽然裕子已经泄身了,但秀夫两人却还没有任命迹象,他们玩弄裕子的行为

    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随着肛门和蜜穴被持续爱抚,不久后,裕子便第二次到达

    了高潮。

    「死了···我要死了····」在强烈的快感下,裕子高声呻吟道。这个

    美艳的妇人一边继续舔弄着儿子的肉棒一边转身看向背后的秀夫,却发现少年俊

    美的容颜因为快感而血红一片。这个小伙子肯定是因为能够强奸成熟美妇的肛门

    而兴奋吧,裕子咬牙承受着肛门处针扎般的痛苦,心中这样想到。

    自从那晚被母亲用天狗鼻子插入菊花后,秀夫一直对妇人的肛门有一种异样

    的情节。今天他终于体验到了熟女肛门的美妙滋味。同湿润滑腻的阴道不同,龟

    头插入肛门时像是被砂纸包裹着一样寸步难进。但是拔出时,紧窄有力的直肠又

    仿佛动物的吸盘似的紧紧咬住肉棒不放。这种诡异新奇的快感让好奇心旺盛的秀

    夫得到极大的满足。

    「伯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快···快告诉我。」秀夫一边奋力在

    裕子肛洞内抽插着,一边喘着粗气问道。

    「就是好痛,当你把大肉棒拔出时,伯母觉得似乎内脏也要被带出来似的。

    不过奇怪的是现在竟然开始变舒服了。再快点···啊啊···我觉得自己快成

    变态了。屁眼明明很痛但又很想要····秀夫随你想的···尽情肏伯母的屁

    眼吧···」裕子羞红着脸淫叫道。佐倉见母亲被秀夫肏地的心醉神迷,眼中燃

    起嫉妒的火焰。他斜眼瞥了秀夫一眼,伸手脱掉了自己的短裤。

    开着冷气的后车位上,一丝不挂的裕子呈狗趴式被秀夫肏着屁眼,随后又被

    儿子托起娇躯钻到身下。佐倉仰面看向母亲,狰狞的肉棒高昂着龟头,气势惊人

    地等待着裕子蜜穴的光临。在儿子的催促下,裕子纤腰款摆向下滑动。湿润滑腻

    的肉穴被龟头撑开,坚硬粗大的棒身随即插入火热而泥泞的肉穴。就在裕子长松

    了一口气,奋力将佐倉的肉棒全部吞入时,身后的秀夫却嘶吼一声,涨大到极限

    的肉棒突然在美妇人的美臀深处剧烈地跳动起来···。

    伴随着少年火热浓精的冲击,裕子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肛门处沿着直肠

    一直蔓延到隔壁的阴道深处。美艳的妇人再也支撑不住,随着一声高亢的尖叫,

    下身淫液如洪水一般涌出。

    「受不了啊····又要洩了···」在秀夫两人的配合下,裕子滑腻的胴

    体像是肉片一样被两人夹在中间不停地抽插。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大浪中的一叶扁

    舟似的,在两个少年的撞击下不停地摇摆而无法反抗。渐渐地,裕子呻吟声越来

    越小····。

    一小时后,裕子三人浑身赤裸着并排坐在后坐上。火红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空,山顶上微风习习给燥热的盛夏带来一丝凉意。

    「实话说每次去医院后,我心情都很郁闷。小治的父亲本来就强势,住院后

    反而更暴躁了,动不动就发火,而我也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

    「我甚至想过跟他离婚算了,但想想又觉得自己过于残忍,或许我本来就不

    是一个好女人吧。」裕子说着从取出一瓶冰威士忌「咕嘟咕嘟」地喝起来,虽然

    是哀叹自己的处境,但细长的水眸上却挂着笑意。

    「妈妈别喝了,你这些天喝了太多酒了。」佐倉在一旁担心地劝慰道。

    「嗯···是最后一瓶了。小治说的没错,自从爸爸住院以来妈妈确实在借

    酒精来麻醉自己。呵呵,不过现在不用了。话说回来,秀夫真的很厉害呢,小治

    虽然做的也不错,但是肛交之类的实在是太刺激了。」裕子话锋一转,转而开始

    称赞起秀夫,水润细长的媚眼闪烁着精光。

    「一般般吧,也就那样。」秀夫心不在焉地敷衍道,脑海浮现的却是母亲由

    美性感惹火的胴体。

    想到母亲被岳光强行带到北海道旅行,白天四处观光风景名胜,晚上则被岳

    光带到不知名的旅馆剥光衣服,像只小白羊一般无助地在岳光胯下哀嚎,秀夫的

    心中便被怒火填满而痛苦万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起,母亲由美在他心里

    已经从母亲完成了向女人的转变。

    「妈妈,我又想你的小穴了。」佐倉没有注意到好友的异样,拉着裕子的手

    臂撒娇道。裕子闻言状似不满地敲了一下佐倉的额头,但还是应承着从座位上站

    起,随后半蹲着张开雪白的大腿。少年的目光随即被裕子漆黑茂密的私处吸引,

    裕子也好奇地向自己的下身看去。

    「好黑啊,羞死人了。」裕子害羞着说道,还没说完自己倒「咯咯」地笑了

    起来。

    「但是妈妈···里面不是黑色的啊。」佐倉说着,将手指伸到母亲熟透了

    的私处玩弄起来。他先是在阴道口周边粗略抚摸了一阵,接着撑开大阴唇,两根

    手指挟住裸露出来的阴蒂,开始用指腹轻轻地刮蹭这颗敏感的肉粒。

    「啊——」在佐倉的刺激下,裕子剧烈地喘息起来,蜜缝处也渗出了点点淫

    液。伴随着腰部的扭动,丰满的胸部在秀夫面前上下起伏着。

    「秀夫,快爱抚伯母的乳房。」裕子为了追求更大的快感朝秀夫请求道。秀

    夫闻言一把握住美妇人的肥乳,含住其中一颗红豆似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不同

    于母亲乳房的挺翘,裕子的大奶子有些下垂,但这种熟女特有的丰满乳房却激起

    了秀夫的征服欲。

    「叭唧」···「叭唧」···秀夫卖力地吸吮着妇人充血肿胀的奶头,恍

    惚间眼前的情景竟与当初含弄母亲乳头的那一幕相重叠。另一侧的佐倉已经将头

    伸到了裕子的大腿中间,开始用唇舌舔弄妇人阴蒂周围的嫩肉。

    裕子用将重心放到膝盖上,双腿向两边张开,双腿颤抖的同时腰腹难耐地扭

    动着。伴随着一声哭泣般的呻吟,一股温热的潮水从蜜穴中汹涌而出,下面的佐

    倉见状立刻张嘴含住剧烈收缩的阴道口,将这股甘泉悉数吞下。

    「啊啊,好想要大肉棒啊···肛门也在渴望插入···小治、秀夫···

    虽然这样说很羞耻···但请像刚才那样把我做成三明治吧···」裕子只觉得

    大脑一片空白,在性欲的驱使下,神志不清地狂呼道。

    「好啊,不过这次该我肏屁眼了。秀夫,小穴就交给你了。」佐倉说着,似

    乎是为了让秀夫看清,用力撑开母亲的私处入口。裕子的小阴唇和阴蒂在刚才的

    舔弄下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艳红色的嫩肉表面涂着一层熟女淫水和唾液混合的

    液体,亮晶晶地闪着淫光。

    裕子让秀夫仰面躺在床位上,两手撑开洞口对准少年胀得发紫的龟头慢慢坐

    了下去。感觉到湿润紧致的腔道已经包裹住坚硬的棒身,裕子开始有意识地缩紧

    阴道来挤压秀夫的阴茎。

    「秀夫,伯母弄的你舒服吗?」裕子贝齿微露,居高临下地盯着秀夫问道。

    「好厉害,伯母的阴道箍地大肉棒太紧了,秀夫好舒服啊。」秀夫沉醉在性

    爱的快感中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