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母】(05)

    第五章 同学的淫荡后母。

    清香在母亲的说服下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去了京都的大姨家。而寡居的由

    美则和岳光一起去北海道旅行。这次的观光旅游自然不是由美的本意,可在岳光

    的强迫下,她愿意与否已经没有意义了。

    由美这次的出行大概有半个月之久,这段时间家里就只剩下高中二年纪的儿

    子了。秀夫独自在家,有时自己下厨做饭,但大多时候却是索然无味地嚼着街道

    餐馆的外卖。此时正值深夜,秀夫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书桌前学习,脑海中像几

    天一样蓦然浮现出母亲在温泉旅馆与岳光性交的场面。

    想到母亲丰满娇嫩的胴体像条白蛇一样在岳光胯下不停地起伏,嘴中更是

    「啊……不要……我要死了……要来了……」之类的淫语浪叫,秀夫就觉得烦躁

    无比,与此同时一团团不知是愤怒还是嫉妒的火焰在胸口不断地炸开。

    秀夫猛地将水笔砸在了桌面上,将书本胡乱地一合,转身向楼下走去。(好

    难受啊,我该怎么办?)秀夫一边冲着凉水澡一边痛苦地喃喃道。

    暑假开始后,秀夫按照先前的计划去了补习班。这天放学后,伴着落日的余

    晖,秀夫和死党走在了回家的林荫小道上。

    「喂,秀夫,你小子的眼神最近看起来怎么那么阴郁?」同行的佐倉治盯着

    秀夫的眼睛问道。

    秀夫淡淡地看了佐倉治一眼,没有说话更没有一丝不快。他心里清楚佐倉说

    的并没有说错。令人意外的是第二天,佐倉在咖喱店里用同样的话形容了自己,

    并向秀夫述说自己的苦恼。

    「你难道没觉得,我的眼神看起来跟你一样阴郁吗?」两人起初像往常一样

    聊着补习班老师的坏话,但是话题结束时佐倉却突然这样自嘲道。看到秀夫摆出

    一副倾听的模样,又继续述说道:「我跟老爸的继室,也就是我后妈发生了关系。

    说明白点就是我跟我后妈搞上了。但令我苦恼的是,事后我竟然发现我已经迷恋

    上她的身体了。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我就是无法放手,秀夫你说我该怎么办?」

    佐倉治剑眉紧蹙,眉尖微挑,阴郁的眸子中隐藏着忧伤。

    「能让你那么迷恋,你的后妈身材应该不错吧?」秀夫脱口而出的话让佐倉

    吃了一惊,目光犹疑不定地在秀夫身上扫视了几遍。半晌,才肯定道:「嗯,确

    实不错」。

    「佐倉,把你们在一起的事给我说说好吗?」秀夫催促道。

    「你想听?好吧,我就稍稍说一下……」佐倉放下手中的勺子,开始组织语

    言,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夜的旖旎场面……。

    那天深夜,佐倉正在浴室洗浴,醉酒的后妈裕子突然赤身裸体地闯了进来。

    美艳熟妇灼热的目光炽热地盯着少年精壮的身子,随后抓住少年白嫩的阴茎不停

    的爱抚,在佐倉兴奋之后两人便在浴室做了第一次……。

    「第二次是在小妈的寝室,在床上我不仅享受到了更舒服的手交,小妈还给

    我含了一次。然后在她的引导下,我们变换着各种姿势疯狂地做爱。她甚至像母

    狗一样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淫叫着让我从后面肏她……那种感觉真是太爽了,像

    是毒品一样让人沉醉,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理智。」听着佐倉将他的烦恼娓娓

    道来,秀夫的肉棒开始迅速的勃起,紧实的牛仔裤被膨胀的阴茎顶出了一个明显

    的凸起。佐倉则一直沉浸在懊悔的回忆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好友的异常。

    「喂,佐倉,我想去你家看看可以吗?」佐倉叙述完毕后,秀夫突然请求道。

    「没问题。」佐倉不在意地允诺道。

    「我说的是想看看你和你后妈在我面前做那事。」面对秀夫的挑衅,佐倉没

    有立即回答。他点着了手中的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目光在窗外的行人身上逡巡

    了一会,随后起身向店外走去。等到秀夫追上来,才转身对着秀夫点了点下颚。

    秀夫欣喜地跟着佐倉走在傍晚的林荫道上,只觉得今天的夕阳格外地红艳喜人。

    佐倉的父亲已经四十二岁了,而后妈只有三十五岁。不只是幸运不还是不幸,

    两人结婚三年来并没有孩子出生。身为房地产公司社长的父亲前段时间因为重度

    糖尿病的关系,不得不住院治疗。就这样,诺大的家里就只有裕子和佐倉两人。

    而这对母子就在这样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喂佐倉,你小子过得不错啊。」看着眼前的豪宅,秀夫自言自语道。他倒

    不是因为房子的豪华,而是羡慕佐倉能够单独跟他后妈生活在一起。佐倉的父亲

    身为社长,居住的房子自然不差。眼前的日式别墅奢华而不失典雅,气派的红柏

    大门远远地透出逼人的贵气。

    佐倉的小妈此刻正在客厅中独自喝着威士忌。只见这妇人身披水蓝色丝质睡

    衣,雪乳翘臀在透明的裙衫下若隐若现。一头金色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

    丝丝缕缕都热辣的迷死人。细柳俏眉之下一双桃花眼细润地仿佛要滴出水来,暗

    红色的眼影妩媚而撩人。风流妖冶的身子似乎一举一动都能勾出男人的色欲。难

    怪虽然人到中年,但仍能将佐倉这个青春少年迷的神魂颠倒。

    「啊,是小治啊。想不到你会带同学来家里。妈妈还以为你在学校没朋友呢。」

    裕子转身看到佐倉两人走了进来,笑靥含春地娇笑道。

    佐倉沉默着走向母亲,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裕子的娇躯向后倒去。紧

    接着少年让裕子四肢趴在地板上,双手粗鲁地抓住睡衣的裙摆猛地向上掀去。

    「啊啊,小治,你在做什么?旁边还有你同学呢。」裕子虽然这样说,却丝

    毫没有抵抗的意思。佐倉不为所动,右手抓住裕子镶着蕾丝边的内裤边缘,猛一

    用力扯了下来。裕子那肥美白嫩的大屁股便显露出来。秀夫目光呆滞地看着眼前

    这一幕,紧张地连呼吸都不敢大气。

    「哈啊,小治,不要这么粗鲁啊。不过既然你喜欢,妈妈也没办法了。原来

    小治喜欢在朋友的面前肏妈妈的骚逼啊。话说回来,昨晚小治也是这样从后面干

    妈妈的。这么说小治很喜欢后入式啊,嗯啊,妈妈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不

    过这样真的好羞耻但又十分刺激呢,嘻嘻。」裕子叭在地上不断浪叫着,淫笑着

    的同时还不忘将浑圆的屁股抬起,风骚地在佐倉的面前不断来回晃动着。

    佐倉一言不发地脱掉了牛仔裤,早已勃起的肉棒像弹簧一样嘣地一下跳了出

    来。秀夫朝佐倉的肉棒看了一样,发现好友的肉棒像是一门意大利炮一样巨大而

    坚挺,圆柱形的阴茎像是炮管一样直指苍穹。美艳的义母俏脸伏在坐垫上,俏起

    的大白屁股悠悠地摇晃着,似在迎接少年的进入。

    「秀夫,看好了,我要开始了。」佐倉颤抖着嗓音僵硬地提醒道。随后抱起

    身边不断摇曳的肥臀,将肉棒对准小穴猛地挺腰插了进去。少年的性经验并不丰

    富,只知道用蛮力向前猛顶。不过裕子的小穴早已淫水淋淋,在爱液的润滑下,

    少年的肉棒「噗嗞」一声便捅到了花径深处。

    佐倉入得港去,便抱住裕子的丰臀不知疲倦地奋力抽送起来。四肢着地的裕

    子也是拼命地蠕动着妖冶的屁股,以配合儿子狂暴地抽插。随着肉棒不断在鲜红

    的阴道粘膜内进出,母子性器结合处不断发出「噗嗞噗嗞」「咕叽咕叽」的交合

    声。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狗趴式的裕子突然颤抖着放下手掌,改成以肘撑地,

    嘴中开始大声地淫叫起来。就在这关键时刻,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叮铃铃」响了

    起来,可陷入肉欲中的母子仍在激烈交缠着。两人似乎根本没将刺耳的铃声、亦

    或一旁观看的秀夫放在心上。铃声响了十多下,随后便停止了震动。

    「来、来了……小治,快……跟妈妈一起高潮吧……小治……嗯……听到了

    吗?小治……跟妈妈一起,快啊……」。

    裕子歇斯底里地浪叫道。与此同时佐倉猛地用力抱紧母亲的肥臀,胯下奋力

    抽送了一阵,之后也痉挛着释放了体内的精华。

    「喂,佐倉,有件事想和你说」看到佐倉完事后,秀夫急不可耐地插嘴道。

    「说吧,什么事?」佐倉刚将萎靡的肉棒从裕子的阴道内拨出,正在回味刚

    才的舒爽快感,闻言头也不抬地道。

    「求求你,让我也爽一次吧。」秀夫腆着脸恳求道。

    今后两天有事要外出,话不多说了,今天晚上11点的火车,现在都9点了,

    本来打算。40坐地铁的,先走了。另外感谢书评区热心读者的支持。亲爱的

    朋友们我争取最快星期天再更一章吧,如果那时我能赶回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