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7)

    第七篇、与鬼子打脱衣麻将。

    叶红对于刘强来说,还是个迷。如果不是想要知道她为什么不揭穿自己,又

    或她与渡边樱子关系不是那么亲密,刘强也许根本就不会联系她。

    刘强听门外没有声音,迅速出了公寓,离开公司。打了一辆车去了父母家。

    刘强最喜欢吃母亲烙的馅儿饼,在农村叫烙合子,是母亲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

    时候从郊区学来的。刘强吃的时候喜欢像农村人那样,将直径三十公分的馅饼对

    折,放在碗上,用手捏着吃。

    「哎,强子,说说你女朋友的事。」刘强的母亲眼睛笑成一条了缝,对吃得

    津津有味的刘强说道。

    「不是说过了吗,她去美国了。」刘强诧异地看着母亲乐呵呵的表情回答。

    「当医生的那个。」刘强母亲提示着。

    「我又不在医院上班,上哪找医生女朋友啊。」刘强边吃边说。

    「咦,前些天遇到白护士长,她跟我说你正与一个实习医生处对象,没有这

    回事?」看刘强一副不像说谎的样子,刘强的母亲也范二糊了。

    听母亲这么一说,刘强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就把那天去医院遇到的事情讲

    述了一遍。

    「这尹主任,太不象话了,必须严肃处理。」刘强的父亲听完就火冒三丈。

    「老刘同志,你先别急,你处理人得有证据,如果尹主任不承认,实习医生

    再不敢举报,你会很背动,你不如先取消他带实习生。」刘强的母亲说完,放下

    筷子转身从客厅上拿进几张纸。

    「我还白忙活了,把这个实习生的情况都查了下,啧啧……看看,多俊的女

    孩,就是家庭条件太差了。」刘强的母亲惋惜地说着并把资料放在饭桌上。

    刘强的父亲先拿起来,翻看着:「嗯,是不错,品学兼优」。

    「我吃完了,您二老慢慢吃。」刘强说完站起身,顺手拿起父亲放下的资料,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起来。

    星期日的下午,叶红还在公司的办公室里,不断地拨打着电话,调配着货物,

    跟催日本发货,最近的生意太火爆了。在90年代的中国,最赚钱的生意就是走

    私,从汽车、家电到香烟、手表。,能走私进什么,完全看你的关系有多硬,而

    这里面以汽车最为暴利。但这个渠道只有及少数的太子们或有核心关系的人才有,

    叶红还没有这样的关系,她只能做到走私家电。

    叶红昨天接到刘强电话,非常想马上就约他吃饭,看看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源,

    但是全国各地的渠道都打电话要货,让她实在脱不开身。这会儿,货调配完了,

    日本订货的传真也发了,她长长的出了口气。思考着在哪请刘强吃饭,送个什么

    礼物,他虽然称呼自己「叶姐」,也不见是出于真心,毕竟自己暗示他骗了渡边

    樱子的钱,而樱子也把与刘强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了自己。

    叶红从抽屉里取出奔驰车钥匙,她已经决定好了怎么样与刘强迅速拉近关系,

    她拿起手机,找到刘强的号拨通,「小刘啊,我是你叶姐,现在有时间吗?」。

    「你好叶姐,我有时间。」电话那头传来刘强声音。

    「那好,5点,我们见过的那家酒店大堂见。」叶红挂了电话,她有意把吃

    饭的地点订在了樱子住过的酒店。

    叶红坐在酒店大堂里面对着门沙发上,她一向习惯于早到。不一会儿,她就

    看到西装革履,手拿着包和手机的刘强走了进来。不禁暗道:「这小子还挺有派。」

    她站起身,朝刘强招了招手。

    「小刘,几个月没见,越来越英俊潇洒了。」叶红打着趣,伸出右手。

    「叶姐,您别笑话我了。」刘强腾出右手轻轻握住叶红的几根手指摇了两下。

    「说吧,想吃中餐,还是西餐?还是吃中餐吧。」叶红先是征求刘强的意见,

    但又不等刘强回答,自己就决定了。

    刘强也很诧异,但并有在意。「我听叶姐的」。

    两人来到中餐厅,叶红接服务递过的菜单,:「两份基围虾、两份海参、两

    份鲍鱼汤、一瓶五粮液。」点完她把菜单递给刘强,「其它的你来点」。

    刘强接过菜单,点了两个清菜。然后就一言不发地看着叶红。他来之前就打

    算好了,少说多听。话不投缘,就各自回家。

    「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揭穿你?」叶红微笑问刘强。

    看刘强不置可否的样子,只是看着服务生把菜放在餐桌上。叶红想了想说道:

    「我和渡边樱子的关系非常好,我的公司有她的股份。」看刘强依然无动于衷,

    叶红又继续说道:「而且,她把与你发生的事都告诉我了。」这是,叶红注意到,

    刘强听到这句话时,眼光回避地转到餐桌上的菜上。

    「来,吃吧。」叶红说完,拿起酒瓶,递给刘强,「姐得开车,陪你少喝点」。

    刘强接过酒瓶,给叶红倒满一小杯,又给自己倒满。

    「小刘,今天你想知道什么,姐都告诉你。」叶红举起酒杯朝刘强示意着说。

    刘强也端起酒杯示意,两人都一饮而尽,刘强又把两只酒杯倒满。

    「不瞒你说,姐做的是进口家电生意,需要有官方的人脉,基于这个原因,

    姐才没有揭穿你,并且希望能与你成为朋友。」叶红说完拿起一直基围虾,用染

    着豆蔻的指甲掐去头尾,再剥去虾皮,蘸了点调料,轻张浅粉色的樱唇,将虾肉

    放进口中。

    刘强也拿起一只虾,先从虾头下将虾肚一面的皮剥开,再将头掐下,连着虾

    皮向下剥到虾尾再掐断,他把虾皮放到盘中,居然还是一个整个虾,只是没有了

    虾肉。

    「那我只能让叶姐失望了,我没有这方面的人脉。」刘强一听做进口家电生

    意,就知道是走私家电,他做过报关,知道家电的税率有多高,根本就没有人敢

    正常途径做进口家电。

    叶红端起酒杯,她看出来了,这个刘强还是对她心存戒备。「来,再干一杯。」

    说完一扬脖把酒喝了。

    刘强也把酒干了,然后给叶红倒了半杯,给自己倒满。叶红一直留意着刘强

    的举动,她看出来了,刘强是个认真严谨,有情有意,决非放荡不羁的青年。

    「给姐倒满吧。」看着刘强迟疑了一下,给自己倒满后,叶红继续说道:

    「有没有都不重要了,姐现在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说完,端起酒杯,两个

    人又干了一杯。

    「谢谢叶姐这么看得起我,您先吃点饭,我们慢慢喝。」刘强说完,刘强将

    海参盘里的米饭拌了点海参汁,吃了一口,他没有急着倒酒。

    叶红莞尔一笑,她感觉与刘强的距离在渐行渐近。

    「叶姐,能说说渡边樱子吗?」刘强开始主动提问了。

    叶红放下筷子,用纸巾轻拭了下唇边开始讲述起来:「樱子娘家姓松下,日

    本松下电器就是她的家族产业,她家在日本也算是名门望族」。

    「哦,」刘强心道:「难怪她根本不在乎那60万人民币。

    「只可惜樱子并不幸福。因为渡边英男身体的原因,樱子做不了母亲,不过

    ……」叶红说着忽然停住了。

    叶红故意收住话,她想看看刘强的反应。

    刘强拿起酒瓶,给叶红倒满,在给自己倒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了,「叶姐,

    您接着说。」两个人举起酒杯,相互示意互敬。

    「樱子现在怀孕几个月了,孩子是你的。」叶红说完,将酒杯送到唇边看着

    刘强。

    「咳、咳……」刘强捂着嘴猛烈的咳嗽起来。叶红的话,让刘强这一口酒都

    呛到了气管里。

    「对不起,咳、咳、我去下洗手间。」刘强一边咳着一边疾步向洗手间走去。

    好一会儿,刘强才回到餐桌上,叶红看出他刚刚洗过的脸。

    「不好意思,那樱子的家人知道有了别人的孩子,会不会对她不利啊?」刘

    强坐下后继续刚才的话题。

    叶红用柔和的眼光看着刘强,她惊叹这个刘强首先担心的是樱子,而不是对

    孩子的疑问或否认这个孩子,这让她对刘强的好感倍增。「她的家人没人知道渡

    边英男不行,在日本是很让人耻笑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英男来中国工作的原因

    之一。」「姐,陪我喝一杯吧。」刘强给两人的酒杯中倒满酒,自己先喝了,也

    不看叶红有没有喝,他又连倒两杯,一口气全干了。

    叶红没有阻拦,满眼情意地看着刘强,她听得很清楚,刘强叫的她「姐」。

    看着刘强兴奋的状态,她不禁羡慕樱子来中国短短几天就遇到个这么好的青年,

    同时也叹息为什么不是自己先遇到刘强。

    「姐,我有个亲戚,前些天刚刚升任部常务副部长,如果有这方面需要的,

    我一定鼎力相助。」刘强的话诚心诚意。

    对于刘强的坦诚相待,叶红很激动,「来,好弟弟,姐敬你一杯。」说着端

    起酒杯干了。

    刘强也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吃完饭,两个人从酒店里走出来,刘强随着叶红来到一辆奔驰280的轿车

    旁,刘强为她打开车门,叶红在要上车的时候,身体一晃,刘强赶忙扶了一下。

    「没事,姐今天高兴,喝的有点多。」叶红笑嘻嘻的说着就要上车。

    「姐,还是我送您吧。」刘强把叶红扶到车的另一边上车。自己拿过钥匙坐

    上驾驶席,发动车,按着叶红的指引,到了一幢高级公寓楼下。

    叶红打开车门,下了车对着刘强说:「小刘,这辆车你开着吧,物品箱里有

    5万元钱,你加油用。」说完,不等刘强说话,关上车门进了公寓大门。

    刘强愣了有3分钟,看叶红走路的样子,没有一点醉意,看来她故意装醉,

    就是要把车留给自己。他打开物品箱,里面有五叠钱、行驶本和保单。

    刘强把车停在了刚才吃饭酒店,走路回到公司,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

    今晚他太高兴了,自己的第一个女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孩子永远不会叫他

    「爸」,又或可能永远都见不到,但他还是很兴奋。

    刘强进了自己的房间,脱去外套换上拖鞋没几分钟,美川就来叫她去打麻将。

    原来,上原董事长、藤森总经理、佐藤绘香、林梦美几个人打了八局(中国麻将

    的二圈),董事长要去休息了,就让美川看看刘强回来没有。

    在日本,麻将是重要的社交工具,就像中国一样,初中的学生几乎都会打。

    日本的麻将打法与中国差不多,只是在记符番上要比中国复杂。刘强初中就同大

    院里的朋友玩,而且他还有一手绝活,特别是前几年,他还是电子游戏厅里日本

    脱衣麻将机的常客。

    刘强拿上手包和美川来到麻将室,上原董事长、藤森总经理、佐藤绘香、林

    梦美都在。「晚上好,董事长,晚上好,上总经理,你们好」「晚上好。」刘强

    一一同在牌桌上的几个人问好。

    看刘强进来,董事长站起身,「刘桑,你接替我玩吧,我要休息一下。」说

    完告辞回了楼上了。

    刘强坐在董事的位置,上家是佐藤,下家是林梦美,对家是藤森。藤森开始

    讲规则:「全四局三万点,不设宝牌,普通役全带,役满役只带天和、地和、大

    三元、四暗刻……,十个点一元钱人民币。」「我不大会玩,更不会算符……」

    刘强刚说两句话,边上的美川抢道:「我帮你计算。」说完,搬了把椅子坐在了

    刘强后边。

    藤森站起身,把放在一旁沙发上的外套穿上,坐回到原位,「那就辛苦玲子

    吧,另外我们再加一项,点签输没了可以用钱买,如果买不到分,每输一千点脱

    一件衣服或饰品。刘桑,可以吗?」藤森怕有人都反对,抢先问刘强。

    「我没问题,只是不知道两两位助理可不可以。」刘强看看佐藤又看看林梦

    美说道,他觉得两位助理肯定不会同意。

    「可以。」佐藤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她的话把刘强怕了一跳,他看着林梦美。

    「佐藤小姐都同意了,我也没问题。」林梦美娇媚地笑着说。

    这结果,让刘强吃了一惊,美川在后边对刘强小声说道:「刘强君,人家身

    上的饰品比你穿的衣服还多。」刘强这时候明白为什么藤森刚把外套穿上了,现

    在,自己比藤森至少少件外套和一枚戒指。

    「那让美川和我加倍吧。」刘强想把美川拉进来,这样在服饰数量的平均数

    上也不会吃亏。

    「不行。」又是佐藤冷冷的两个字。

    「那好吧,我自己打。」刘强说着话,脑子里却回忆着玩电子游戏机脱衣麻

    将时总结的打日本麻将口诀:「保留役牌,够番即听,有大做大,早听早立直,

    轻易不放铳。」于是,每人分了三万点签,藤森为东一局开始打了起来。

    东局结束后,藤森自摸一局,胡了林梦美放铳一局,佐藤和林梦美各胡对方

    一局。刘强一把没和,但没有放铳,输了八千点。林梦美输得最多,给藤森放铳

    的那局就五千点,和计输了一万三千点。

    刘强心里暗暗总结着几个人的牌风:「藤森做的牌翻数多,不特意控下家牌,

    佐藤做的牌翻数少,但控下家牌很强,林梦美好象哪样都不行。这对自己和林梦

    美的局势都不利。这样下去不等两局结果,林梦美的点签就输光了。而要想买点

    签,也只有藤森有的卖,如果藤森不卖,林梦美就得开始脱衣服了。操,藤森不

    就是想达到这个目的吗?」看着洋洋得意的藤森和脸上没有表情的「冷美人」,

    刘强决定使些手段。即不能让林梦美当众脱衣服,还得教训一下「冷美人」。

    南局开始洗盘的时候,就强有意把自己门前的牌都控制在自己这边,在堆牌

    的时候,暗暗记下自己山里的牌色,并且记住山上层的每一牌是什么。配牌的时

    候,刘强把各色牌都混着放,而且离山牌很近,他这样做,一是让坐他身后的美

    川眼花缭乱,二是方便换牌。刘强的两只手不时地在自己的牌上划动调整着牌序,

    谁都没看到他的手里蜷缩着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指里夹着一张牌,在上牌或者划

    动的时候,手里的牌就从上层山里换来一张自己想要的牌。如果赶上出十几张牌

    之后再抓自己的山时,根据自己的山留牌,再利用为对面的藤森上牌的时候换几

    张牌,很容易听牌和做出大牌。

    刘强之所以能轻而易举地换牌,一方面是手法高快,另一方面是日本的算番

    太复杂,牌手的精力都盯着自己的牌计算,几乎不看别人。南局结束后,刘强自

    摸二局,和了一局佐藤庄局放铳立直清一色,藤森胡了林梦美一局。看着「冷美

    人」剩下不多的点签,刘强暗自高兴。如果再自摸二局,佐滕和林梦美的点签就

    光了。

    「梦美,要不要买点签?」刘强一边朝林梦美说,一边使了个眼色。

    林梦美马上明白,「我今天手不顺,多买点。」她掏出五千元,从刘强手里

    买走五万点签,刘强把钱装进自己口袋。

    佐藤看了看藤森的点签,没有说话,她也想买,但是藤森这两个风局下来并

    没有赢钱。

    刘强拿起骰子,西一局庄起。12点底家起牌,刘强暗自高兴,这是对他最

    有利的起点。即有换牌,又可以按照自己的山留牌。他决定先做把大牌,这局就

    让佐藤脱衣服。于是,他朝着自己山里多的那一色牌做上了清一色。

    十几轮之后,「立直。」刘强把打出的牌横放在已经出的牌列里,没有人要

    这张牌,立直成功。美川放在桌上一千点签。再看那几个人,还在不停地换着牌,

    这说明还没有听牌。

    「哇!这把牌太大了吧。」美川终于看清了这是一把什么牌。她这一说,几

    个人出牌就开小小心翼翼起来,特别是佐藤。刘强也不断地数着自己需要的那牌

    是谁抓,数了两遍,都是佐藤抓那张。刘强的心也开始紧张了,这把牌成了,藤

    森的点签也剩不下多少,而这个「冷美人」就真的成了冷美人了。哪怕是佐藤放

    铳也可以,但刘强看她门前打的牌,她是不会放的。现在藤森和佐藤都门清,看

    样子是不会吃碰牌了,必须让林梦美吃一张才可行。

    还有三轮就到要的牌了,刘强用中文说了句:「该吃吃,该和和啊,我这牌

    可厉害。」林梦美立刻就明白了牌。当刘强再打出一张牌的时候,林梦美吃了一

    张。

    「庄家自摸,清一色的四暗刻。」刘强把牌码顺,推倒在桌上。

    「啊!」藤森和美川都叫了一声。

    佐藤仔细的审着刘强的牌,确实是一色的四暗刻,她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

    珠。

    美川算完点数,藤森的点卡全输光了,并且脱下了外套、衬衣和手指上的戒

    指。林梦美的点签全输光了,脱了件外套,又摘下了项链。佐藤的点签本来就很

    少,把饰品全摘下来,外套、鞋、袜……,她一边脱,藤森在一边数着:「还得

    脱。」佐藤知道,这一局,她只剩下内裤和胸衣了。想买点签,但只有刘强手里

    有,开局的时候自己为难他,想来他一定不会卖给自己。最后还是咬了下薄薄的

    粉唇,脱下衬衣和外裤,只穿着内裤和胸衣的她立时照亮了整个房间,白皙的圆

    润肩颈,平坦光滑的小腹,腿虽然看不到,但也尽显女人的阴柔之美,刘强顿觉

    幽香袭人,心旌摇荡……按照规则,牌打到这程度,就可以结束了。

    「还打吗?」刘强问。

    「打。」藤森抢先回答,他色眼迷迷地看着佐藤,看来他是不管林梦美还是

    佐藤,只要能看到脱光的女人,他就高兴。

    「我没问题,」林梦美也要打。

    「那就快开始吧。」藤森也不管佐藤同意与否,就开始码牌。

    佐藤无耐,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打,一边打一边擦着额头的汗。藤森这时就不

    好好打了,牌掉地上好几次,大家都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

    刘强一直没有看佐藤,而是看着林梦美,还不时的笑笑。这一局,刘强没有

    换牌,他不想再和了,你觉得让佐藤这样就可以了。

    还真不错,牌抓完,谁都没胡,流局了。按规则报听,林梦美听牌,藤森听

    牌,佐藤没听,刘强没听。刘强拿出一千五点签给了林梦美。藤森一看佐藤没钱

    给自己,就催促着:「绘香小姐,脱一件吧,脱下边的,没有人看得到」。

    「不能脱下边,那样藤森君的牌都会掉地上。」美川叫喊着。

    说得藤森嘿嘿一笑,林梦美扑哧也笑了。

    完全没有了以往傲气的佐藤绘香,两条粉臂抱在胸前,紧闭着樱唇,纤秀婉

    约的半裸娇躯,如雨中摇曳着的白色玫瑰花般地微微颤动着,让人我见犹怜,刘

    强看出她是强忍着,不让人看出她彻底失败的表情。

    「啊,对不起,我有个电话要打,美川小姐,你来打吧。」刘强说完拎起包,

    快步走了,他是找个借口把局让给美川,这样佐藤就能放下架子,从美川手买点

    签了。

    不到一小时,美川敲开刘强的房门,把钱一叠钱交给,兴奋地讲着后来发生

    的事:刘强走了以后,佐藤从她手里买了三万点签,没用再脱衣服。藤森也要买,

    但谁都不卖他。又打了几局,藤森就输是脱光了衣服,三个女孩子没有让他把内

    裤脱了。听到这。刘强微微翘了下嘴角「藤森一定是故意输要脱光衣服的。」最

    后结算现金,刘强和美川和计赢了一万一千元。

    刘强拿回自己的本金,林梦美买点签的五千本就在他手里,准备明天还给她,

    把剩下的六千元给了美川,「给,每人一半。」「谢谢。」美川收起钱后,抓起

    刘强的一只手,翻过来调过去的看着。「刘强君的手真是太厉害了,教教我换牌

    的技术吧。」「哦」刘强轻叫了一声,原来她看出来自己偷偷换牌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