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6)

    第六篇、鬼子滕森卷一和美川玲子。

    公司进行了人事调整后,公寓的房间也做了相应的调整,上原董事长从一层

    搬到了二层原来董事长住的房间,林梦美没有随董事长一起上楼,而是留在了原

    来的房间,藤森和美川的房间没有变动,村田丽奈住在美川的隔壁,刘强住进了

    曾经是渡边英男的房间。

    当上了工厂长,刘强反而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日本的公司所有的工作都是标

    准化的,下边的人按照标准作业书去做就可以了。刘强只检查日、周、月报表和

    各部门的生产与协调工作就可以了。

    这天,刘强下班回到公寓自己的房间,放下手里的文件,准备去餐厅吃饭,

    刚锁好门,就被藤森叫住了:「刘桑,来一起喝酒吧。」「谢谢要总经理,我马

    上过来。」总经理请喝酒,刘强也不用客气。他转身回屋,拿了一瓶五粮液,进

    了藤森的房间。

    藤森全名藤森卷一,三十七岁,身材不高,相貌平平。事实上,日本的男人

    的猥琐与丑陋是世界公认的,而日本女人的美丽温柔也是世界公认的。

    「晚上好,刘强君。」美川玲子也在藤森的房间里。

    「晚上好,美川小姐。」刘强也问候着,把酒双手递给藤森,藤森道了声谢

    谢。

    几个人落座后边喝酒边聊天,开始的时候,只是客气的聊些酒文化,等到几

    杯酒之后,就转到了女人的话题。

    「刘桑,有女人了吗?」藤森问道。

    「还没有。」刘强不知道藤森所指的女人是太太还是女朋友,反正都没有了。

    「吔!刘强君还没有女人?」美川疑惑的停住手里的筷子。

    刘强看两个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放下筷子解释道:「我上大学的

    时候,交了一个女朋友,毕业后去美国了,后来就一直没有再交女朋友」。

    「嗯,现在也有好多的中国人去了日本,我个人觉得有些中国人对祖国没有

    感情。」藤森端起酒杯,呡了一口接着问道「那么,刘桑怎么看日本人?」。

    刘强习惯性的想了一下说道:「中国人对日本人大多没什么好感,我通过这

    两年接触日本人,很佩服日本人做事的严谨态度,日本人重视商业信誉,遵守职

    业规范,但是在男女关系上我不欣赏」。

    藤森端起酒杯,两人互敬喝了一口。「刘桑,你很坦诚,像你这样敢对上司

    直言的中国人不多,来,喝酒」。

    藤森放下酒杯,咂下嘴笑着说:「中国的发展很快,几年后,男女之间的关

    系就会同日本一样。日本的男人向来好胜有征服欲,中国男人自古隐忍含蓄,嗯。」

    藤森想了下,接着说道:「刘桑,你知道吗?日本的女人不像中国的女人,希望

    丈夫下班就回家,而是更愿意让丈夫多与上司、同事一起喝酒,甚至找女人。」

    说完藤森洋洋得意地搂了下身边的美川玲子。

    藤森的话让刘强有些惊奇,心道:「这他妈的日本男人也太幸福了,难怪当

    初渡边樱子对丈夫与肖茜的事不放在心上」。

    美川给两个人倒满酒后,用日语轻轻地唱起了日本民歌《樱花》。

    樱花啊!樱花啊。

    暮春时节天将晓,霞光照眼花英笑。

    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任风飘。

    去看花!去看花。

    看花要趁早。

    日本的青酒度数很低,刘强喝了快半斤了,也没什么事儿,但是听着美川悠

    悠的吟唱,他开始有了微醉的感觉。

    美川玲子在刘强的眼里不算美女,但也端正秀丽,用中国对女人的打分标准,

    最多80分,但她当她唱起《樱花》的时候,刘强的眼神有些迷离。

    「刘强君喜欢日本女人吗?」美川吟唱完歌曲问刘强。

    「当然喜欢了,日本女人美丽温柔,婉约贤良。」刘强在回答美川的时候,

    脑子里又浮现出渡边樱子的身影。

    藤森和美川听了刘强的话,都笑了,氛围也越来越愉快。这时刘强提出了他

    很早知道的一个问题:「藤森经理,日本的男人介意自己的太太在外边有男人吗?」。

    「这个当然了,日本是个男权主义的国家,男人决不容忍自己的女人在外边

    有男人。」藤森的回答很坚定也有疑惑的语气,紧接着他指着美川笑着问:「刘

    桑是不是喜欢上美川了?」。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喜欢美川小姐啊。」刘强忙摆手否认。

    「有什么不敢吗!喜欢的话,就带走吧。」藤森说完一推美川。

    这真把刘强吓跳了一跳,心想:「藤森这玩笑开得大了,你把美川当成什么

    了?就好像是往外送一件东西一样」。

    可是美川并没有生气,还美滋滋的紧追不舍的问:「那刘强君喜欢谁呢?难

    道是林梦美小姐」。

    「那我就更不敢了。」刘强头都冒汗了,他真后悔问这么个愚蠢的问题。

    「刘桑,知道林小姐为什么没有同董事长搬到楼上吗?」藤森迷着醉眼看着

    刘强问道。

    其实刘强也看到这个「不正常」现象了,但不知道原因,他假装心不在焉,

    举起酒杯浅酌一口回答:「不知道」。

    「董事长从日本总部找来一个助理,这两天就到公司,林小姐也被提拔为总

    经理助理。」藤森一边说一边迷眼睛仔细观察着刘强的表情,「可能是董事长认

    为,带其它国家的女孩出去不好的原因吧」。

    刘强突然明白,为什么藤森要把美川让给自己了,他一定是想把林梦美据为

    已有,看来今晚这酒不单纯啊。

    喝完酒,刘强起身告辞,藤森送出门时,递给他一盘录相带,刘强没有过问,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打开电视和录相机把录相还塞了进去。

    「我靠。」刘强叫了一声,电视机中出现的画面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画面

    中美川被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滕森正拿着皮鞭抽打着她。刘强时而播放,时而

    快进地把录相带看完,里面的人物只有藤森和美川,几乎都是藤森讲解捆绑方法

    和打骂美川的内容,还有一段美川自缚方法的内容。看完录相后,刘强坐在客厅

    里想着林梦美的事,他分析着林梦美会不会成为藤森床上的女人。

    果然,在刘强知道要从日本总部调来个董事长助理的第三天,佐藤绘香来了,

    在她做自我介绍时,刘强心里打个激灵。佐藤的身材相貌完全不同于日本女性传

    统的美。她的身材高挑,俏丽的五官棱角清晰,如同冰雕的一样的严肃、冷漠、

    喜怒不形于色。而且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傲气,隐约中还有一股杀气。她的容貌虽

    不如林梦美漂亮,但那种冷艳、高傲让她第二天就有了个外号「冷美人」。

    林梦美也升职为总经理的助理,制造课的李伟被任命为营业课课长,老表周

    亮被提升为制造课课长。

    这几天,刘强一直在留意着林梦美,发现她并没有因为佐藤绘香住进董事长

    的房间而失意,相反还很高兴,仿佛象出了笼的小鸟儿一样。

    星期五下班后,公司为了欢迎新员工的加入与林梦美的升职,课长级以上的

    管理层一起举行欢迎晚餐。包间里,高级管理层一桌,五位课长和二位司机一桌。

    餐桌上无非就是董事长和新职员讲话,之后就是敬领导和新职员酒一些惯例的事

    情。这期间,刘强一直在观察佐藤绘香,发觉她非常看不起中国人,她在与日本

    人喝酒时又客气又微笑而且都干了,当几位中国课长敬她酒时,冷着脸只在唇边

    粘一下。

    「靠,你看不起中国人也不能这么明显吧。」刘强心里想着,拿过酒瓶说:

    「中国酒文化里有先干为敬,连敬三杯的说法,以示对客人最高的敬意,董事长,

    我先敬您。」刘强说完连干三杯。董事长高兴地说着:「谢谢,刘桑。」端起酒

    杯干了。接着各敬了藤森、林梦美、美川和村田三杯酒,这一轮15小杯,有四

    两多白酒,加上之前喝的几杯,刘强喝了半斤多。

    「刘桑,好。」藤森挑起大拇指夸赞着。

    「不行了,喝不动了。」刘强顺着藤森的话结束了敬酒。两个餐桌瞬间沉默

    了片刻,大家都看出来了,刘强不会再敬佐藤绘香酒了,董事长和总经理也明白

    刘强为什么要来这么一出,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回到公司,藤森把刘强拉到他房间。「刘桑,董事长授意我,让中国的职员

    都不要介意绘香的不礼貌。他会慢慢教育绘香与中国人处好关系的」。

    「好的,总经理,我会告诉课长们支持佐藤助理的工作。」刘强说话的同时

    感觉心里很暖,他没有想到董事长观察如此的细微。

    「好、好。」藤森一边说一边拿起电话:「玲子,准备好了吗?哦,好的」。

    藤森放下电话,拍了一下刘强。「玲子的茶艺很好,一起去喝茶吧。」「不

    了,我今天喝多了,不好打扰美川小姐。」刘强客气着想要告辞。

    「不要客气了,玲子都准备好了。」刘强不好再推辞,两人一起进了美川玲

    子的房间。

    一进客厅,刘强眼睛一亮,美川的房间的装修居然是日本风格。客厅里除了

    房门口内两平米通道外,装的都是榻榻米,靠西墙一条窄柜上放着电视机、录相

    机、音响和一些小物品,中间一个长木方桌,摆好了茶具。天花板横向三根,竖

    向二根,用十公分的原色方木装饰,上面的金属钩上挂满女孩子喜欢的玩偶。

    更让刘强吃惊的是,美川换上了一件浅粉色的浴衣(非国人洗浴所穿浴衣,

    是日本和服的一种,穿着简便轻松)。此时已经醉意浓浓的刘强完全控制不住自

    己的眼睛了,几个人坐在榻榻米上的长桌前喝茶聊天。

    「刘桑,录相带看过了吗?感觉好不好。」滕森举着茶盅问。

    「看过了,是一部很好的教学片。」刘强收回看着美川的眼光回道。

    藤森放下茶盅,嘴角上扬,笑道:「看来你并没有真正体会到绳艺的内涵,

    你假想一下,如果玲子被你绑起来,拜服在你的脚下,你会有什么感觉」。

    刘强闭上眼睛,想象着藤森说的场面:「有种征服感,而且、而且……」刘

    强睁开眼,没再往下说。

    「您的感觉很正确,同样的,那种被征服感也会让我的心理非常的愉悦,越

    是孤傲的人,其内心越是潜藏着的强烈的被征服心理,而且日本的绳艺也内含唯

    美。」美川接过了刘强的话说道。

    刘强用一只手转着茶盅,品味着美川的话,他可以肯定,这两个人是商量好

    了,要把自己拉下水,但目的是什么呢?。

    美川又为两人换了一盅茶,起身轻步移到墙边,从矮柜里取出几根红色的绳

    子,整齐地摆放在榻榻米上。藤森起身过去,拿起一根绳子,在美川的胸上胸下

    绕了几圈,又把她的双臂背到身后,打了几个节,只几下美川的上身就被绑个结

    实,藤森又拿起一根绳子,从美川背部的绳圈中穿过去打个节,然后脚蹬着矮柜,

    从天花板装饰木的一个挂着布偶的钩子上穿下来,调整好高度打好节,美川就被

    背缚吊在了天花板上。

    刘强张大了嘴巴,藤森一气呵成的捆绑手法以及美川被紧缚而起而隆起的胸

    让刘强有些喘不上气来。

    藤森又打开音响,坐回到桌前,「刘桑,请喝茶吧」。

    「啊!请、请。」刘强结巴着,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被吊在跟前的美川。

    穿着和服被吊着的美川,用两只前脚掌支撑着身体,翘着臀部,不时地移动

    着身体,头如同天鹅曲颈向天歌般向上仰起,伴随着音响里日本三味线弹奏的古

    曲,发出淫靡的娇吟声。

    「美,太美了。」刘强仿佛置身琉球,陶醉在岛国风情。

    藤森看着刘强如醉如痴的样子,嘿嘿淫笑了两声,他起身走到美川身旁,将

    她的上身和服最大程度地褪到胸部绳绑的位置,露出美川粉红透亮的香肩,又将

    和服的下摆撩起掖在她胸下的绳套里,伸手在一片雪白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啊」,美川痛得轻声娇呼。

    「总经理、您……」刘强惊呼着,但并不知道说什么,美川赤裸的下身让他

    早已经硬棒棒的鸡巴更加坚硬。

    藤森又坐回到桌旁,看着刘强的窘迫的样子,哈哈笑着:「刘桑,不用紧张,

    这只是日本性文化的一部分。」他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其实,你们中国对性

    的研究要比日本早,但因为种种原因,现在反倒不如日本了」。

    就这样,两人一边倾听着优雅音乐细闻淡淡的茶香,一边品味着靡艳之中的

    唯美。三首乐曲过后,藤森才把美川放下解开。收好了绳子,美川整理好和服,

    两人一起落坐,已汗流浃背的刘强忙为两人换上新茶。

    「刘强君,实在对不起,玲子让您失望了吧。」美川跪坐着向刘强躬身表达

    着歉意。

    「没有、没有。对不起,我借用下您的洗手间。」一向沉稳的刘强,早已被

    今晚的情景惊得不知所措了,也不等美川答应不答应了,他起身钻进了洗手间,

    尿缓缓地从勃起的阴茎向体外流着,刘强晃了晃脑袋,证实这一切是不是梦,尿

    终于流完了,但阴茎依然高高地翘着,刘强不好意思这样出去,他闭上眼,想屏

    去脑中的淫欲。

    「刘桑,我先告辞了。」藤森在门外喊

    刘强忙提上裤子说:「好的,我也马上告辞」。

    当刘强出来的时候,藤森已经离开了,美川正跪坐在榻边等着刘强。

    「美川小姐,非常感谢您的款待。」刘强表达着谢意,想要告辞。

    「刘强君,我喜欢您。」美川玲子说完,红着脸,低垂下眼帘。她说的是真

    心话,刘强从酒店把他们救回,再到把藤森的医疗费给她的那时起,她就喜欢上

    刘强了,再者,自己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儿,也不愿意委身于一个大自己十多岁

    的藤森。

    刘强醉眼朦胧地看着榻上跪着的美川,象个娇羞的小女孩,美的可怜楚楚。

    他迟疑着,脚还是不听使唤地踏上了榻榻米。

    「刘强君,您要怎么样征服玲子呢?」美川依偎在刘强的怀里愔愔轻语地问。

    「我想彻底的征服你」刘强本来就已经酣醉,怀里又抱着穿着和服的美川,

    就醉得只有只剩下淫欲了,他醉眼横卧在榻上,淫笑地看着在屋中轻轻飘舞的美

    川,长桌被移到墙边,从卧室拿出一床被子铺好,柜子里的几条红绳又被拿了出

    来,还端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干湿各两条毛巾,还有一盒冈本安全套。

    刘强起身,脱下衣服,美川忙一件一件接过,叠好放在榻边。当她帮刘强褪

    下内裤时,高高挺立着的阴茎让美川捂住嘴,差点叫出声来,她瞪大了眼睛看了

    看刘强,又看了眼安全套,「对不起,安全套的号码小了」。

    此时的刘强心智全无,他感觉自己的阴茎被一条温湿的毛巾轻拭后,即被美

    川含入口中,他的下身一振,这种感觉好熟悉……也不知道是几点,明亮的灯光

    把酒儿劲过了大半的刘强晃醒。他睁开眼,想下床喝水。突然发觉自己不是躺在

    床上,刘强心里一惊,四下打亮着。「我靠,怎么回事?」刘强发现自己是睡在

    美川客厅里的榻榻米上,美川玲子就睡在自己的怀里,而且两个人是一丝不挂的。

    刘强不敢动,怕惊醒美川。他闭上眼睛仔细地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昨天,

    昨天感觉自己就象个战士一样,俘虏了个光鲜靓丽的美女,把她吊起来,自己抱

    着她的屁股,下身猛烈地刺啊刺啊,一边刺还一边揉捏她的乳房。还把女俘虏绑

    着,用各种方法蹂躏,女俘虏被蹂躏的全身颤抖,不住的呻吟……再后来,美川

    服侍自己睡下……刘强猛地睁开眼,看着怀里甜甜睡着的美川,完全清楚自己都

    做过什么了,他微支起身体,扫视着屋里,屋顶上挂着两根红绳,榻榻米上丢着

    两根,榻边有一个托盘,上面堆放着几条毛巾、一盒安全套,还有三个用过的粉

    色安全套。看到安全套后,刘强嘘了口气,「还好没有再失身,也没有摄像机」。

    刘强轻轻把美川推开,起身穿衣服和鞋子。想了离开的同进,又眷恋地回过

    头起再看一眼美川,他发现美川也醒了,坐起身围着被子,深情地望着自己。

    「美川小姐,对不起,昨天对您做了那种事。」刘强转过身,他希望美川原

    谅自己昨天像野兽一样的对她。

    美川没有理会刘强的道歉,呵呵媚笑着说:「刘强君昨天喊了几声别的女人

    名字」。

    「啊!喊的谁名字?什么时候喊的?」刘强连发两问。

    美川挤了挤眼,调皮地说:「我不告诉您,不过我会保密的。」说完倒在床

    上。

    不说就不说吧,其实不问也知道,多半是渡边樱子。刘强回到自己的房间,

    洗了个澡,躺在床上。觉是睡不着了,索性回味起昨天晚上的事,当他回味到有

    趣的地方,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

    第二天,刘强收拾好行装,出门想去同美川玲子道别回家,走到问口,就听

    到藤森与美川的对话。

    「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吗?」藤森问。

    「是真的,您告辞之后,他喝了杯茶也告辞了」。

    刘强听到这,赶紧轻手轻脚回到自己的房间。昨天发生的事,美川连藤森都

    不告诉,这让他没有想到,不禁又对美川又多了几分好感,同时他也坚信美川不

    会把他喊渡边樱子名字的事告诉别人,这时,他忽地想起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叶红。刘强打开名片盒,找出叶红的名片,用手机播通了号码。

    「你好,哪位?」电话里传来叶红的声音。

    「叶姐,我是刘强,在帝豪酒店,我们见过面。」刘强怕叶红想不起来,介

    绍自己后,把见面的地点也顺便说了。

    「想起来了,你这么长时间才给姐打电话,把姐忘记了吧?」叶红还是自来

    熟的语气。

    「实在对不起,最近事情比较多,这是我电话号,姐你记下来吧」。

    「嗯!好的。过两天我联系你,姐请你吃饭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