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4)

    第四篇、渡边樱子的春梦。

    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屋里,照在渡边樱子的脸上。她早就醒了,

    但不想起床,慵懒地躺在床上,回味着昨天晚上的「春梦」。

    渡边樱子身体向右侧卧着,一支手垫在脸下,一只轻抚着自己的乳房,俊俏

    的脸上的表情甜甜的。她做过这样的梦不只一次,可以前的春梦,感觉是那么的

    虚无飘渺,而这一次让她的身心愉悦,如一汪清泉流入干涸的池塘一样,以至于

    让她不想睁开双眼,虽然梦已不在,但身在梦中的感觉还那样美。

    「叮铃铃……」电话铃声打断了渡边樱子的「春梦」。她拿起电话「摩西,

    摩西」。

    「樱子,你怎么住到酒店里去了?在公司住得不习惯吗?」电话里传来渡边

    英男的声音。原来,渡边昨天晚上就给樱子打了电话,没人接听。原来昨天晚上

    打到公司才知道樱子住到酒店里了,通过酒店大堂找到樱子的房间电话,已经夜

    里十点了。而这时,樱子被刘强抱上床没有多久,混混地睡着,连电话铃声都没

    有听见。

    当樱子把昨天警察来公司找渡边英男以及刘强从公安局调查来的情况说了一

    遍后,把渡边英男吓坏了。他向樱子承认与公司下属的女朋友发有性关系,但并

    没有强奸。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如果英男君马上回日本呢?」樱子并不在乎丈夫

    与别的女人发生了怎样的关系。她只希望自己的丈夫没事就好。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现在回日本的话,如果中国警察再去公司,总经理知

    道了,就会上报日本总公司,就会传言我是因为强奸逃回日本的,我在公司甚至

    日本的发展都会受到影响,而且可能再也来不了中国了」。

    「那我们要怎么做才好呢?」樱子上身赤裸,两腿并拢,向右屈膝,如海边

    礁石的美人鱼一样坐了起来急切地问道。

    又是片刻的沉默,「樱子,我听说在中国,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我会

    打电话让刘强课长帮忙,你这几天赶快和他处理好这件事,我会在青岛多留几天」。

    渡边樱子挂上电话,也不敢再重温昨日的春梦了,起床进了浴室。当她脱下

    内裤时,发现内裤是昨天穿的那条,她愣住了。原来,她从小一直每天换内裤,

    即使在醉酒的状态也没有过穿着当天的内裤睡过觉。而且她清晰地记得,自己脱

    了内裤进入浴缸的,然后、然后……樱子突然发现之后的事情没有记忆了。她对

    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洁白无暇的裸体,极力在大脑中搜寻着记忆。而结果只有自己

    春梦中那畅快淋漓的感觉,还有就是下体的充盈……,「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樱子心里一惊,这句梦里的话,渡边英男是不会说的,因为她不是他的第一个女

    人。而自从结婚,渡边英男也没有让她象梦里的那样高潮不断过。特别是插入下

    体的那种充实感,更是日本男人给不了的。

    「难道是自己被迷奸了?」樱子惊出一身冷汗。她将一根手指伸入到自己的

    阴道内,感觉里面有点湿滑,她拿出手指放在鼻下闻了闻,女人特有的味道里夹

    杂着淡淡的生鸡蛋清的味道,这使她更加怀疑昨天的「春梦」不是梦,而且,他

    几乎可以肯定,迷奸她的人是刘强。

    「我该怎么办?」渡边樱子跑回卧室床上,用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报警

    吗?不,自己丈夫涉嫌强奸还在被调查,而且让丈夫知道了自己被迷奸,丈夫会

    怎么对待自己?」自己否定了一连窜的问题后,樱子渐渐的冷静下来,她决定先

    隐忍不发,她还需要与刘强一起解决好丈夫的事情。

    刘强在办公室里一连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渡边厂长的,一个是林梦美的。

    渡边的电话都是拜托解决「强奸」的事,只要能解决,钱不是问题等等,这都在

    刘强的意料之中。林梦美的电话则是一肚子的不满:「嗨!刘大锅,你怎么搞的

    吗?渡边要在青岛多留几天,说什么要开发新客户,让我陪他,你的计划里可没

    有让我在这里多待几天,我明天就回北京」。

    「好、好、好,我的林妹妹,你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哥去机场接你。」刘

    强借着林梦美的嗔怪,改称她为林妹妹了。

    听刘强称呼自己「林妹妹」,林梦美「扑哧」一笑:「好了啦,为了你的计

    划,我就在这里多待几天,不过,你得补偿我」。

    「没问题,什么补偿都可以。」刘强放下电话,他非常感激林梦美的帮忙,

    他也是真心的想给她些回报。

    刘强处理好几份文件,对手下的员工交待了一番才开车到了酒店。

    他在电梯里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揉搓着脸,好让自己的心态平和表情自然

    些。

    这时的渡边樱子早已经调整好情绪,精心梳洗后换上一件白色上衣和米色的

    过膝短裙。准备好茶水,静等着刘强来了。「叮咚」门铃响过,她小步快迈地走

    到门前,找开房门,躬着身:「刘强君,请进」。

    「上午好,渡边太太。」刘强也微躬了下身体问候着。

    两个人都怀着各自不安的心情坐在沙发上,渡边樱子给刘强倒上茶,「刘强

    君,请先用茶吧。」她还是那么彬彬有礼,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这个中国青年。

    一米七八的身高,三七势的分头,浓眉大眼,秀气的脸庞透着成熟与稳重,这样

    的身材与相貌,在日本并不多见。想到自己昨天就是与这个中国青年的「春梦」,

    渡边樱子不由心头一动,俏脸泛热,忽然有个想法浮上心头。而刘强心情反倒是

    放松了许多,心里暗自赞叹:「这迷情药真他妈的好」。

    刘强喝着茶,等着渡边樱子说话。从上午渡边的电话里,他知道计划马上就

    成功了,他现在只需要等适当的时机就可以了。而此时此景,让他感觉自己就象

    在家里一样,与自己美丽的妻子一起品着茶。男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一旦有过

    肌肤之亲后,哪怕是陌生人也会感觉关系突然的亲近了。

    短暂的静默后,渡边樱子先开了口,「关于我丈夫的事情,刘强君有什么办

    法吗?」。

    刘强知道渡边夫妻都希望花钱私下解决,所以直奔主题,「要私下解决这件

    事情,得先去公安局问问是否可行,如果可行,我们要求她们先撤销案件,再协

    商需要多少钱才能让她们交出录像带和照片,而且不留备份,以后不能以此再生

    事端」。

    渡边樱子点点头,对刘强周全的考虑表示赞赏。「那么需要多少钱呢?」。

    「这个要看对方要多少?最终的数目要双方协商,在中国解决刑事事件,不

    会少于60万元人民币。」刘强试探着说了个钱数,他细观察着渡边樱子的表情。

    「60万元人民币。」渡边樱子面露难色若有所思的样子。

    「您是觉得数目很大吗?」刘强继续试探着问,其实他知道60万对于渡边

    来说不是大数目,他是计算好的,60万相当于渡边英男半年多的薪水,但在中

    国已经很可观了。

    「啊,不是的。渡边樱子忙收回心思,如果60万真的能解决这件事情,就

    拜托刘强君全权处理可以吗?」。

    渡边樱子的话让刘强有些出乎意料,日本人从来不相信中国人,特别是在钱

    的问题上。刘强哪里知道,渡边樱子有自己的想法,即然你提出了60万,那就

    全权委托给你,一来表示对你的信任,即使对方多要,你也会努力谈到60万,

    二来这对于她来说,这个数目她还不屑亲自出面解决这事,更重要的是,她还有

    一个愿望需要刘强帮她完成。

    刘强接受了渡边樱子的委托后,就开车回家了,他不用去**分局,因为根本

    没有人报案,也不用去找孙满文,孙满文放弃了这个计划,而计划中的钱他并没

    有考虑孙满文。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刘强才来到酒店向渡边樱子汇报结果:「渡边太太,

    事情都解决好了。**分局那里说,只要报案人撤销报案,他们就会销案,不再调

    查这件事了。报案人那边我也谈好了,只要她们能拿到钱,以后决不再追究此事」。

    渡边樱子满意的点了下头,不只是为了事情办好了,也是对这个中国青年先

    说结果后说经过的汇报方式满意。

    刘强接着说道:「她们今天上午就会先到**分局撤案,收到钱后把录相带和

    照片交给我们。我们只要收到**分局取消调查的通知再与们交易就好了」。

    渡边樱子听完刘强的汇报,脸上满是笑容的道:「太感谢刘强君了,钱很快

    就会送到了。」正说着,门铃响了。

    进门的是个与渡边樱子年龄相仿的女人。两个人一见面,用日语相互问候着

    拥抱到一起。刘强忙站起身来,看着她们。从她们的问候中,知道她们两个应该

    是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但是关系非常亲近。

    「这位是刘强君,与我丈夫是同事。」「这位是……」「我叫叶红。」渡边

    樱子刚介绍完刘强,正要介绍那个女人时,那个女人却伸出手,用中文自我介绍

    了。从这个女人标准的普通话中,刘强听出她是中国人。刘强也忙伸出手,浅握

    女人的四根手指用中文道:「你好」。

    见两个女人落座后,刘强刚要想告辞回避,叶红先开了口,「小刘,你也坐。」

    刘强心里一暖,坐下后仔细打量着这位「自来熟」。叶红很漂亮,瓜子脸,颈后

    一个精制的发卡将过肩长发聚拢在一起,身材高挑,与渡边樱子相比,要高瘦一

    些,也樱子缺少些高雅,但更具精明与睿智。

    两个女人用日语交谈着,刘强从她们的交谈中得知,两个人是日本东京大学

    的同学,叶红现在正经营着一家销售日本电子产品的贸易公司。刘强揣摩着这个

    叶红此时来这里是只是为了送钱吗?渡边英男的大部分工资都在日本发放,在中

    国只象征性的发一少部分,而渡边樱子也确实带不进中国这么多钱。

    叶红很健谈,也很善于掌握现场氛围。她时而与樱子谈笑风声,时而问刘强

    些问题,以避免刘强在一旁觉得尴尬。

    在几个人的谈笑间,酒店大堂打来电话说有人找渡边樱子,刘强知道,是分

    局的赵刚应他之约来了。

    几个人一起来到酒店大堂,赵刚和一个年轻的警察坐大堂一角的沙发上等候

    着。除了叶红,大家都认识,所以没有介绍。赵刚开口就是主题:「渡边太太,

    我们是来通知您,对渡边英男先生的调查撤销了,我们这里有个文件,需要您签

    个名。」说完拿出一张纸,刘强接过看了一眼,是关于指控证据的照片因存有不

    健康内容,要由公安部门销毁的一份当事人确认的公文。刘强把内容翻译了一下,

    放到渡边樱子面前的茶几上,樱子见叶红看了一眼文件,轻轻点了一下头,才拿

    出笔签上名,双手交还给赵刚,用生硬的中文说了声:「谢谢」。

    赵刚带着人走了,叶红从包里拿出一张现金支票,递给樱子,樱子双手接过

    看了一下,转交给刘强,「拜托刘强君了。」刘强接过支票告辞去换回录相带和

    照片,而叶红也说有事要办,两个人一起走出酒店。

    「小刘啊,能量不小啊。」叶红微笑一边对刘强说着,一边朝自己的车走去。

    刘强的心一沉,这话里有话啊,难道她看出什么了?他知道叶红一定还有后话,

    所以跟在叶红身后没有接碴儿。

    叶红走到一辆红色宝马车前转过身,依然微笑着,「你很聪明,我喜欢聪明

    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强。刘强木然的双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叶红的这句话内涵太多了,刘强仔细揣摩着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的呢?」「噢,不好意思。」刘强收回思想,掏出名片,把文字的方向

    对着叶红,双手递过去。

    「没有手机电话号啊。」叶红没有接名片。「去买一部吧,买了告诉我号码。」

    说完上了车。车子起动后,她又摇下车窗,「对了,你以后叫我叶姐吧」。

    「好的,叶姐。」刘强心不对口应着,看着车开走了,手捏着名片呆立在那

    里。叶红的话虽不多,但信息量很大。从让他买手机上,刘强推测叶红一定看出

    了他在敲诈渡边,她不但没说破,还要与刘强交往,因为买手机要近一万多块,

    话费每分钟将近一块,这不是一个外企职员用得起的,很多有手机的人把手机当

    BP机来用,看到来电就挂断,再用公用电话给对方播回去。

    刘强的推测没有错,叶红听渡边樱子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就感觉这是个骗局,

    所以才亲自来送钱,会一会刘强并要当场揭穿他。但当她看到两个警察和带来的

    公文这后,她打消了揭穿的想法,直觉告诉她,这个刘强的道儿眼很深,非但不

    能得罪,还得亲近交往,说不定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所以才有了暗示刘强「能

    量很大」的话。

    不管怎么样,钱到手了,而戏还得演下去。刘强到银行开了个户头,把钱直

    接转存上,回家取了录相带和照片回到酒店樱子的房间。

    「一切顺利,这是录相带和照片,而且她们保证没有COPY。」刘强假装

    充满喜悦的说。

    「太感谢刘强君了。」渡边樱子接过照片翻看了一遍,又将录相带塞进录相

    机,打开电视调到录相频道。电视里又传出了让刘强窒息与心痛的娇喘声。

    「这日本娘们,这也当着我面确认。」刘强心里暗自叫苦,下身渐渐的硬了

    起来。与一个发生过性的日本女人看她丈夫与自己喜欢的女孩做爱的录相,刘强

    说不出自己的心情是一种什么滋味。

    而此时渡边樱子的心情何偿不是如此,她面色菲红,偷偷看着眼前这个迷奸

    了自己的中国青年,心里却没有恨意。

    「把录相销掉吧。」刘强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的下身把裤裆顶起老高,按都

    按不下去。

    渡边樱子没有关录相,而是坐得离刘强更近一些,眼神迷离,「我真的是刘

    强君的第一个女人吗?」。

    「啊!」刘强叫出了声。「你、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

    看着刘强惶恐的样子,樱子心里更加喜欢,他承认了,没有辩解。在日本人

    眼里,诚实、担当比什么都重要,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她为自己正确地选

    择刘强来完成心愿而兴奋,同时她也看出了这个中国青年也喜欢自己。

    「让我再做一次刘强君的女人吧。」听着樱子娇媚的声音,刘强的神情恍惚,

    刚刚被吓得萎缩的裤裆又支了起来。他有一丝不对劲儿感觉,但又感觉没什么不

    对劲儿。没有时间再想这些了,美人主动投怀,刘强也不客气了,猛地将樱子搂

    在怀里压在沙发上,象疯了一样狂吻着她的俏脸、粉颈、樱唇。

    被压在身下的渡边樱子,微闭美目,鼻息粗重。长时间的孤卧床帏,让她抛

    掉了日本女人的矜持,尽情享受着男人的爱抚。

    两人搅在一起,从沙发滚到了地毯上,樱子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瞬间被扯得

    精光,在内裤被扯下时,弄痛了她的雪白的大腿,她忍着疼痛没有叫,自己是这

    个男人的第一个女人,她要用自己温暖的身体,让这个男人永远记住自己,而这

    之后,她也将再也忘不掉这个中国青年。

    刘强站起来脱脱衣服时,樱子坐在地毯上,为他解开裤带,帮他脱去长裤和

    内裤。当硕大的阴茎跳出来时,樱子惊得差点喊出来,这也太大了,难怪那夜的

    「春梦」让她久久回味。

    她用柔软的小手轻轻握住坚挺的阴茎上端,向刘强的耻骨方向推下去,阴茎

    的包皮被翻开,暗红色的龟头闪着亮光,樱子将脸凑近用鼻子闻了闻,便张开樱

    口,将阴茎纳入口中,用香舌在龟头周围打着圈圈。

    「哼」随着男人的一声闷哼,阴茎在她的口中挑动了几下更加坚硬了,樱子

    心里暗自高兴,这是男人第一次被人用口做的感觉,而且他的阴茎很干净,看来

    自己的确是这个男人的第一个女人。

    樱子的两手扶着刘强的大腿,用双唇裹住粗大的阴茎开始前后套动起来,而

    刘强因为下身的爽快,也发出了「噢噢」的轻呼声。没一会儿,樱子就被按翻在

    地毯上,刘强象山一样的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任由两只象大白馒头似的乳房被抓

    捏着,樱子明显地感觉到,随着阴茎在自己的阴部的摩擦,阴蒂如触电一般,阴

    道内象有水再往外流。

    「刘强君,请快进来吧。」说完这话,渡边樱子觉得自己有些不知羞耻了。

    阴茎分开她的两片阴唇,阴道由外向里被慢慢的胀满,一直到深深的子宫处。

    「噢……,」樱子发出长长的一声,声音中有疼痛也有爽快。接着,阴茎又慢慢

    地被拉出,胀满的感觉又由里向外的在消失,「不要出来。」樱子此时已经不顾

    什么害羞了。「啊……」又是一声长长的娇呼,阴道又被完全胀满了,阴茎开始

    快速的抽动起来,樱子感觉自己的阴道在收缩与胀满的中不断的交替着,分泌物

    也越来越多。她闭着眼,呻吟着,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客厅里充斥着两个

    女人和两个男人的呻吟声。

    渡边樱子完全陶醉在与刘强的性爱中,仿佛又身在那夜的「春梦」中。渐渐

    的她感觉阴道涨满到了极致,心也陶醉到了极致,快到高潮了,她用保留着的一

    丝清醒提醒着自己,她用手推了推刘强。

    这时的刘强抽插了有半个多小时了,感觉樱子在推自己,就起身拉出阴茎,

    喘着粗气轻声道:「不舒服吗?」。

    樱子没有说话,妩媚的眼光看着刘强,然后跪伏在地毯上,将雪白的翘臀对

    着刘强柔声道:「请继续吧。」「噢……」随着一声轻吟,阴道再一次被胀满。

    樱子纤细的十指扣着地毯,努力放松着阴部的肌肉,来缓解阴道的胀痛,她此时

    感觉自己就象一匹母马,被这个才认识几天的中国青年骑着,策马扬鞭,驰骋在

    辽阔的草原上。

    渡边樱子白皙娇嫩的成熟女体,和客厅里两个女人的舒爽的呻吟同时刺激着

    刘强身体里的荷尔蒙。他两手按在樱子圆润粉白的屁股上,挺动下身,阴茎快速

    地在阴道里深入深出着,阴茎被一团嫩肉包裹着摩擦着,阵阵快感从龟头冠传不

    断地流向体内。

    随着时间慢慢的消逝,樱子的大脑开始有了超脱现实的感觉,身体开始颤抖,

    阴道不断的收缩,她知道,高潮来了。「快,快,刘强君,啊、啊……」两个人

    同事啊啊地叫着,樱子感觉阴茎在体内不断地跳动着,一股股热热的液体冲进阴

    道深处。随后,刘强伏在自己的背上粗重地喘息着,一只手绕到胸前,揉搓着自

    己的乳房。

    渡边樱子没有动,就这样伏着身体,她要让体内的精液流到阴道的最深处。

    渡边英男和林梦美是在警方撤销调查的三天后才回北京的,刘强百思不得其

    解,按常理,渡边夫妻长时间未聚,应该急着回来才对啊!难道是樱子没有马上

    告诉他警方撤销调查了?这三天樱子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