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公司性事多】(03)

    作者:niungxing。

    字数:6789。

    第三篇 鬼子的老婆渡边樱子。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的是女人的声音,刘强一下就听出来是肖茜的声

    音,他的心跳加快了些。「是肖茜吧,我是刘强,以前在**公司与满文是同事」。

    「是刘哥呀,你找满文吧?等下啊……满文有电话。」「谁呀?」「**公司

    的刘哥。」电话里传来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喂,刘哥,你好。」听孙满文拿起了电话。刘强放下对肖茜的思绪道「满

    文,最近挺好的吧」。

    自从离职,两个人从没有通过电话。对于刘强的来电,孙满文知道一定不是

    简单问候一下。一定有什么与他有关的事。「我很好,现在在一起国际旅行社做

    部门主管。你怎么样?」满文问。

    「我拿到了渡边和肖茜的照片和录相带。」刘强说完,静静地等着话筒里孙

    满文的反应。果然,过了有十秒钟,才听到满文的回应。刘强知道了,孙满文也

    在等他下边的话,这才有了片刻的沉默。

    孙满文首先打破沉默道:「刘哥,来我家吧。咱们喝点酒。」满文是聪明人,

    他知道刘强的沉默一定有内容。他也敢肯定,刘强看过录相带了,自己女朋友那

    靓丽的身体一定强烈也吸引着刘强,所以干脆到家里,还能有比女朋友被渡边玩

    弄更坏的事吗?。

    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区里刘强停好车,走上楼按下门铃:「叮咚」。「刘哥,

    快请进。」开门的是孙满文,肖茜站在他身后。

    两室一厅的房间,家具、家电一应俱全,很温馨的样子。「满文,不错啊,

    婚房一样。」刘强站在客厅,四下观察着。

    「刘哥来参观一下吧,都是我布置的。」肖茜快步在房间转了一圈,打开了

    几个房门。主卧很大,只有一张大床、两个床头柜、衣柜和一个梳妆台,刘强看

    着床,习惯地吸了鼻子,淡淡的清香,让他的下身微涨。

    两个人落座后,肖茜忙倒上茶。「刘哥,喝茶。」「谢谢!」刘强微一笑看

    着肖茜,还是那样的美。穿着居室服,俨然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刘哥,我想看看东西。」孙满文有些急切。刘强见他并没有让肖茜回避,

    从包着拿出个档案带,放到茶几上推到两人的面前。

    肖茜先抢过去,掏出照片,快速的翻看几张,停下手,抬眼看着孙满文,眼

    里闪着眼花。「你去做几个菜,我和刘哥喝点酒。」满文还是怕肖茜控制不住情

    绪。看肖茜走进厨房关上门,他拿起照片,翻看了几张放下,拿起录想带起身放

    进了录相机……电视里传出肖茜被渡边压在身下的画面,刘强端起茶,喝了一口,

    观察着满文的表情。这时的孙满文的脸通红,胸口起伏着,他把录相机调成了快

    进模式。

    「别看了,三个小时,都是床上的。」刘强的话让满文肩头颤了下。他取出

    录相带,坐下喝了一大口茶。「渡边这狗日的我不会放过他的。」现在刘强完全

    可以确定,录相带和照片重新燃起了孙满文心中的怒火,而且完全能够掌控他,

    他见时机成熟了道出了渡边的太太要来中国旅游……酒菜都摆好了,两个人一边

    喝着酒,一边计划着如何报复渡边。肖茜沉默地坐到了一边,她很伤心,她恨渡

    边,但也恨孙满文,要不是他鬼迷心窍,为了二万元钱,哪会出这种事情,看看

    着桌上的录相带和照片,感激的看了一眼正在喝着酒的刘强。

    计划完,已经是夜里了,孙满文提出个疑问:「如果渡边的太太不懂中文怎

    么办?」「我可以当翻译。完全没有问题」。刘强用不太流利的日文说道。原来

    刘强报了个日语班,又每天与日本人打交道,很快就能简单说日文了。刘强只有

    一个条件,偷录的录相带包括渡边与肖茜的录相和照片要交给刘强。这个条件孙

    满文和周茜都不同意,特别是周茜「刘哥,把这盘录相和照片留下吧」。

    「你们相信我,这些不会传播出去。我要用这些让渡边坐牢,最少让他滚出

    中国,在日本也不会好过。」刘强用诚恳的目光征求着他们的意见,其实他不怕

    他们不同意,录相他在家制作了备份,照片因为没有可靠的地方去翻拍,所以只

    好作罢了,不过不会影响他下边的计划。

    最后,他们把录相带交给刘强,孙满文还塞给他一个小瓶:「美国的迷情药,

    用过的人就好象在梦里一样,第二天完全不知道发生的事。」送走刘强后,孙满

    文一脸的温怒,一句话不说,瞪着双眼看着肖茜。将对渡边的恨迁怒到了她的身

    上,肖茜小心翼翼地收实好东西,进到卧室脱衣躺下。她失神地望着天花板,脑

    子乱乱的。

    孙满文摇摇晃晃地进到卧室,看到床上的静静躺着的肖茜,「贱货。」肖茜

    没理他,将身体转向一边。没想到她的这个动作让孙满文一下爆发了。他几下脱

    光衣服,冲上床,把被子掀到了床下。只穿着吊带和内裤的肖茜暴露着蜷缩在床

    上一动不动,任由满文扯下自己的内裤,随意摆弄着自己的身体,任由满文的阴

    茎插入自己的下身,开始猛烈地撞击起来。

    肖茜趴在床上,白皙浑圆的窕臀高高的翘着,承受着愤怒的鸡巴重重地,一

    下一下的撞击。还不时地被满文用力的抓着,掐着,屁股上留下一道道的紫痕,

    虽然痛彻心心脾,但她没有喊叫,她的头抵在床上,泪水打湿了床单。这个时候,

    她的心已不再有孙满文,取而代之的是沉稳老练的刘强。

    孙满文把她的身体翻过来,看着满脸泪水的肖茜,没有怜悯,没有心疼,无

    情的再次插入她的下身,还咒骂道:「你还有脸哭?你个贱货……」。抽插了几

    十下,孙满文又抓住肖茜的两脚踝,将她的两腿上抬前推,使肖茜的阴部向上翘

    起,自己则蹲在肖茜的臀下,阴茎刚好对着她的阴道,屁股一沉,插了进去。然

    后屁股开始大幅度前挺后拉的抽插起来。

    由于喝了酒,孙满文久久不射,不由得加大了幅度,他将阴茎完全拉出,再

    用力破门而入。「我插死你,你这个贱……啊。」孙满文大叫一声滚在床边,捂

    着下身,痛苦的叫着。原来,满文长时间蹲着运动,又醉着酒,下插时顶在了肖

    茜的耻骨上,把孙满文的阴茎狠狠的折了一下。

    第二天上午,刘强在办公室的外出登记白板写上外出地点、事由、时间后开

    车去了亲戚**局的局长那里。等从**局里出来的时候,他的包里多了张拜访区**

    分局局长的「条子」,他拿着条子来到区**分局,却没有找局长,他根本不想结

    识什么区里领导。看着门上的牌子,他敲了几下挂着「治安支队」牌子的门。

    「进来」。刘强推开门,恭敬的问:「我找局长,他没在屋,您知道在哪吗?」。

    「你有什么事?」坐在靠门位置的男人问道。

    「我这里有张条子,让我来找局长。」刘强装着笑脸,他很不习惯这些人不

    谦逊的态度。坐在最里边一个中年人听说「条子」,抬起头走出来,「我看看条

    子。」刘强把条子交给中年人。

    那个中年男人看过条子,愣了一下。他看清了条子上的字,也看出了条子外

    的内容。他连忙客气起来:「来来来,快请坐。小李,泡茶」。

    两个人客气着落坐后,中年男人说:「局长去区里开会了,我赵刚,是这里

    的队长,我就托个大,你叫我赵哥吧,你说说什么事,看我能不能帮你」。

    刘强虽然没在机关待过,但也了解这里边的一些门道,市**局长亲自写的条

    字,留着信笺的抬头,意为局长很重视。撕去下半部分,意为非以官方下达的私

    人事务。总结起来就是,拿着这条子的人与我个人是很亲密的关系。而赵队长的

    几句话,也把自己的所有信息都交待了,刘强心里暗笑:我就是要找你这么个人。

    渡边的太太终于来了,很美,三十多岁,与住在公寓里的日本人鞠躬问候后,

    住进了渡边的房间。渡边的太太刚到没多久,总经理从日本打来电话,因为自己

    在日本,拜托渡边与营业课长一起去青岛松下电子签订一份制造合同。渡边心里

    虽然不愿意,但公司的事情他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他并没有怀疑这是林梦美故

    意安排的,因为在日本公司里,商务事宜是不许一个人去的,一是透明,二是对

    客户的尊重。

    看着渡边和林梦美坐车离开公司去了机场,刘强看着林梦美临走时塞给他的

    酒店房卡:这三天渡边是回不来了。他走到公司外,找了一部公用电话,拨通了

    孙满文家的电话。电话里传来的是肖茜的声音,当刘强兴奋告诉肖茜,渡边的太

    太来了,让满文明天做好准备时,肖茜长时间没有说话。「喂,喂,」刘强喂了

    两声,电话那头的肖茜语气忧伤地说:「刘哥,算了,满文不想做这件事了」。

    「什么?什么情况?」刘强几乎是大喊了」。

    「刘哥,你别急,其实也不是满文不想做,是、是、是他的那个不行了。」

    肖茜结巴着。「他的下身受伤了,医生说可能以后做不了那个了……」肖茜的话

    如同一盆冷水让急躁的刘强冷到了脚底。对于男人一说,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吗,

    唉!这也算是孙满文自作受吧。

    刘强并没有停止计划,为了肖茜也决不能便宜了渡边。他拨出了另一个电话,

    「赵大哥,你好……只半个小时,坐在办公室里的刘强就看见前台小姐把两个警

    察请进了会议室,其中一个就是赵刚。

    刘强假装要复印,来到前台问到:「怎么来了两个警察。」「找渡边厂长的,

    我告诉他们不在,他们就要求见渡边的家人,刘课长,你会日语,帮忙叫下渡边

    太太吧。」前台播通渡边房间的电话,交给了刘强。

    听说有中国警察找自己的丈夫,渡边太太很快就下楼随刘强来到会议室。刘

    强对赵刚微微一笑说道。「这位是渡边厂长的太太,你们有什么话对她说,我来

    做翻译」。

    赵刚向渡边太太表明完自己和身边的警察的身份后,拿出一张照片道:「请

    这位女士看看照片上的男人是不是他丈夫。」渡边太太看着赵刚手举着的照片,

    看到照片上丈夫正与一个女人做爱,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点头。「她说这是

    她的丈夫。」刘强在一旁做着翻译。

    「现在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告这个男人强奸,我们要找渡边先生调查,如果他

    回来,请马上通知我们。」赵刚说完朝刘强一挥手,刘强马上翻译。听到这句话,

    渡边太太才开始惊慌起来。她这才知道事情很严重。「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她想极力地为渡边辩解。

    「我们就告辞了。」赵刚说完,带人走出会议室。刘强忙送了出来,在院子

    里,赵刚将照片还给刘强,低声说「老弟,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只要赵哥我能做

    到,决不推脱。」「谢谢赵哥。」原来刘强在与赵刚在分局交谈到这事时才知道,

    在中国要想抓外国人是要层层申报到高检的,高检批准后还要照会外国使馆才能

    抓,所以就只能请赵刚来演了这么一出戏了。

    刘强回到会议室,渡边太太忙站起来,焦急地问:「刘强课长,英男君不在,

    该怎么办?」。

    「渡边太太先不要急,我马上去分局,把事情问清楚,我们再想办法。」刘

    强假装急切,说着安慰着话。「我建议渡边太太还是住到酒店里吧,如果警察再

    来公司影响不好」。

    「好的,那就拜托刘强课长了。」渡边太太深鞠一躬,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刘强非常顺利地让渡边太太住进了与林梦美挨着的酒店房间。

    在替渡边太太办理入住手续时,刘强偷偷多要了一张卡放进自己口袋里,同

    时他也了解到,渡边太太叫渡边樱子(日本女人婚后都随夫姓),33岁。他也

    在这时才敢仔细地观察樱子:白色连衣长裙,浅粉色的外搭,半高根黑色皮革。

    鹅蛋形脸上弯弯的眉黛,身材不高,但丰润匀称,温柔眼神里有一丝的焦虑,举

    止优雅,散发着一股成熟女的气质,刘强感觉肖茜和林梦美都比她漂亮,但是如

    果三个人站在一起,他第一眼看的一定是渡边樱子。

    刘强开着车在马路上转着。他根本不需要去分局问什么,这都是他的计划。

    而这个计划,因为孙满文的放弃也在做着改变,刘强本想找老表来代替满文完成

    这个压B计划,但此刻,他觉得让谁染指渡边樱子,都是对她的亵渎。于是,他

    决定自己来完成计划。路上他买了一盒安全套,不是为了安全,也不是为了避免

    樱子怀孕,他想的是带了套就不等于真正的性爱,他不能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

    个已婚的日本女人。

    天黑了,刘强上楼按响了樱子房间的门铃。「刘强君,您来了,快快请进吧。」

    渡边樱子侧身鞠躬,把刘强请进坐下,并倒上两杯茶。

    「不、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刘强客气地回应着,但心里有些紧张,

    他已经准备好了孙满文给他的药,现在只需要找时机丢进樱子的茶杯里就可以了,

    时机,时机,快来吧。

    刘强没有喝茶,他在等樱子让茶才能喝。「渡边太太,都问清楚了,今天您

    看到的照片,是渡边厂长和公司以前营业课长的女朋友,渡边厂长强暴了照片上

    的那个女孩还拍了照片和录像,那个营业课长最近偷走了照片和录像后就报案了。」

    刘强一边陈述着,一边欣赏着气质优雅的渡边樱子。

    「刘强君,请稍等。」樱子说完起身进了卧室。刘强眼睛看着卧室门,飞快

    地将准备好的药放进了她的茶杯,药迅速溶解没有一丝痕迹,刘强紧张得后背都

    出汗了。

    渡边樱子复又坐下,打开一个漂亮的布面封皮笔记本,记了一会儿问道:

    「事情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如果警察调查属实,就要上照会日本使馆,拘留渡边厂长,按中国的法律,

    判3年以上监禁,目前只了解到这些情况。」刘强说完等着渡边樱子的反应。

    渡边樱子记下这些便合上笔记本,沉思了一下。「刘强君,请用茶吧。」

    「渡边太太也请用茶。」刘强一手托杯底,一手握杯身,喝了两口,他用眼睛的

    余光,看见樱子一手握杯身,一手挡在杯前也喝了一口。

    大功告成,刘强忙起身告辞。见渡边太太关上门,他迅速打开了隔壁林梦美

    住的房间门,闪进了屋内。

    「叮咚」二十分钟后,刘强按响了渡边樱子房门的门铃。没有人来开门,他

    迅速刷卡进屋,扫视了一眼客厅,然后轻手轻脚来到卧室,卧室的门没有关,他

    探头向里看,没有发现人。又轻轻走到洗浴室外,亮着灯,一定在这里呢。

    「啊、嗯……」浴室间里传出女人销魂般的娇吟。刘强把门推开一条缝,就

    见渡边樱子躺在宽大的浴缸里,上身靠在浴缸壁上,秀发盘在脑后,脸颊菲红,

    纤柔的两手在脖颈,胸前滑动并轻轻抚揉着,下身泡在浴缸内看不到。

    刘强轻轻敲了一下门,见渡边樱子没有反应,就大胆的推开了门,走到浴缸

    边。浴缸里春光明媚,渡边樱子白花花的身体映在黄色的灯光下,就象折射出一

    丝粉红的乳色透玉,玉腿间一小朵阴毛随着水波漂动着。刘强窒息了,他不知不

    觉中脱去了衣服,赤身裸体中蹲在浴缸边,伸出一只手轻轻触摸了下樱子的粉脸,

    这才清醒的意识到,眼前的一切真实存在。

    「英男君。」渡边樱子轻唤着将一只手柔柔地搭在刘强的手臂上,随着刘强

    的手向下滑动。轻轻掠过白皙的脖颈,慢慢向下,饱满的双乳将手掌托起,乳头

    被手掌沿阻挡,又一下跳进了掌心。

    渡边樱子完全沉浸在幻觉中,呢喃中不停地轻唤着「英男君。」刘强按下浴

    缸的排水筏,挺着高高翘起的男根跨进浴缸,坐在柔软的浴缸垫上,把樱子搂在

    怀里,疯狂地亲吻爱抚起来。对于第一次的如此接触女人的刘强,樱子的美一寸

    肌肤都是那么迷人,他把手伸到樱子的股间,揉搓着一小块软软的,湿湿的坠肉。

    「嗯、嗯。」樱子紧闭朱唇,鼻子发出撩人的轻音。刘强再也受不了了。他

    出了浴缸,拿起衣服,翻找安全套。「英男君,英男君。」失去男人爱抚的樱子

    跨出浴缸,身体一晃就向下倒去,刘强赶忙丢下衣服,抱住了她,两团肉紧紧地

    压在刘中的胸下。

    渡边樱子盈盈浅笑,美目流波地看着刘强,下身扭动着,刘强清楚地感觉到,

    一小搓阴毛蹭在大腿上,而自己的男根在两人的肚皮揉搓着,刘强喘着粗气,脑

    子里忽的闪过渡边让肖茜趴在窗前做爱的镜头,他扳过樱子的身子,从后面搂着,

    一边抚摸着一边移到洗漱台前,男根在她的股间明后轻蹭,樱子面对着镜子,扬

    着头轻哼着,两手支撑着台板,屁股上翘。

    刘强挺了几下,没找到阴门,樱子分开两腿,踮起脚跟。配合着刘强插入自

    己的阴门。「啊。」「哦。」两人同时发出悠长的一声。樱子的身体一紧,两臂

    一软,胸几乎撞到了洗漱台面。刘强两手扶着樱子白白的屁股,慢慢地挺动下身,

    十几下后,感觉樱子的身体不在紧绷着了,就慢慢地加快了速度,龟头在湿润光

    滑的阴道里摩擦着,一股麻酥酥的感觉如同电流一样不断流入刘强体内,尔后消

    失在腹腔里。很快,刘强「啊啊」叫着,下身用力顶住樱子的屁股,随着会阴一

    下一下收缩,精液喷射而出。

    刘强喘着气拔出还坚挺着的男根,脑子也冷静了些。喃喃自语道:「没想到,

    你居然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想着自己意淫手淫过多少次,都没有比自己大八岁

    的女人,而且还是个已婚的日本女人。他自嘲似的笑了下,但心里并没有后悔,

    渡边樱子的美不可方物。

    渡边樱子娇喘着转过身,两臂搂在刘强的脖子上,「英男君,再来。」迷情

    药虽然让樱子暂失优雅,但在刘强眼里的却更加妩媚动人。他抱起樱子放到洗漱

    台上,分开她的两腿,将阴茎再一次插进阴道里挺动起来,他一会儿将樱子的两

    腿挎起抽插,一会儿将樱子的一条腿扛在肩上抽插。这一次的时间很长,渡边樱

    子全身瘫软,两臂搂着刘强的脖上,时而头向后仰,时而趴在刘强肩上,只有

    「哼、哈」的呻吟声。良久,在樱子全身颤抖并发出长长的「啊!」声中,刘强

    再一次射了精。

    此时的刘强随着阴茎的慢慢的垂下,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他忙抓起架上的浴

    巾,给安静地伏在自己肩上的渡边樱子擦拭了一下,轻轻的把她抱上床,刚要盖

    上被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到浴室找到樱子的内裤给她穿上才盖上被子。让

    然后自己躲到浴室穿上衣服,又检查了一下,关上灯遛了出去。

    开车回家的路上,刘强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也为自己周详的计划暗自高

    兴,但是一个细节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