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16)

    作者:东楼大爷。

    字数:11678。

    十六 一入屄门深似海,长使英雄泪满襟。

    妻子做好饭,端上餐桌喊我过去,我调整了一下情绪,暂时不想问妻子这件

    事。她平时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如果涉及到我对她的信任问题,依她的性格,要

    么一句话也不会反驳,向我承认一切,然后离开我们这个家,要么把委屈放进心

    里,对我死心,慢慢的也会离开我。我还有一些疑问需要弄清楚。

    那顿饭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吃过最难下咽的饭菜,不是难吃,妻子的厨艺一直

    都是一流,而是我看着妻子那精致的五官,心里就忍不住的难过。当我的眼泪涌

    进眼眶的时候,我就急忙说下午在武迪家喝了酒,觉得难受,要去睡觉。

    妻子放下筷子,看着我躺到床上,给我倒了杯热茶放在旁边,才去继续吃饭,

    我暗暗庆幸,她没有发现我的异常。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给许秋交代了一下公司的事情,就直奔王玲家去。

    到了王玲家楼下,我给她打电话过去,她回答在外面吃早餐,问我这么早找她是

    不是有事?我就说在楼下等她。

    王玲家的小区和岳母家的是一个格局,都没有地下车库,最高就六层楼,上

    下都要爬楼梯。我的车就停在单元门口的路上,我坐在车里闭上眼睛,拿着装着

    妻子内裤的塑料袋,想着怎么问王玲合适,如果王玲不说我应该怎么办。也不知

    道过了多久,我正想着实在不行了就对王玲动用武力,逼迫她说实话,就听见敲

    击车窗的声音。我就降下车窗,看见王玲正站在车门旁边,穿着一件乳白色的羽

    绒服,双手插在衣兜里,用她那双眼皮的大眼睛瞅着我,不得不说,虽然王玲的

    鱼尾纹看起来很明显,也有一些眼袋,但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

    「下车吧,到我家去。」王玲也没问我什么事,不过看她严肃的表情,看我

    的眼神里面也没有了那种暧昧,也许她知道我找她的目的。

    进了房子,一下子就感觉热了起来,我就脱了花给我买的那件羽绒服,坐在

    那张我曾经赤身裸体,一棍朝天的抱着面前的老妇女插的她淫水成河的沙发上,

    仍然是同一个地方,不过这次没有了那种征服的感觉的和淫靡的味道。王玲也很

    客气,虽然也向我的胯下不由自主的看了几眼,但显然她是有心事的,不然也许

    早就扑过来骑在我身上了。

    王玲给我倒了茶,我双手端着茶杯看着她。她又给自己冲了一杯奶茶,然后

    坐在了我侧面的沙发上。虽然我在心里将她看成是里面的王婆和《还

    珠格格》里面容嬷嬷一样可憎的女人,但看着眼前举止大方优雅的她,还是在心

    里暗暗的赞美了一下,论气质王玲和岳母,已经张军梅,方红霞她们都如梅兰竹

    菊,各擅胜场。且不说她们都本就是她们那一代人中的佼佼者,单就是漫长的生

    活中积累的阅历就已经能让她们从容面对一切。

    「王姨,那天我走了以后,我岳母醒来怎么说的?」我还是心虚那天偷着操

    了岳母的事,先要问清楚。

    「你大清早的跑过来就是要问这个?我可是看你是来势汹汹啊!」王玲喝了

    一口奶茶,眼睛里面似乎有担心的意思。

    「当然还有其他事,但这件事对我也非常重要。毕竟有那样的事,在大多数

    人心里面还是很难接受的,而且我岳母又是那种宁折不弯的性格。」我说。

    「呵呵,程也,现在知道害怕了?当时你可是色胆包天啊,一双色眯眯的眼

    睛盯着你岳母的屁股看得目不转睛,口水都快流裤裆里了。」王玲冷笑着对我说。

    「王姨,那也是你替我准备的好啊,要不是你把我岳母脱光了,我又怎么会

    对自己的岳母有那种心思?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又有几个男人能不动心呢?」我

    急忙辩解。

    「呵呵,那么我现在脱光了,站在你面前的话,你是不是能忍得住呢?」王

    玲笑着,眼睛里面发着光,就站了起来,双臂一撑,把身上的红丝棉保暖内衣脱

    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肉和巴掌大小的胸来,她接着又脱掉裤子,光溜溜的朝我

    走了过来。

    我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本是来询问妻子内裤真相来的,我一点其他的心情都

    没有,别说我心里现在恨不得和武松一样揪住她的头发,割掉她那巧舌如簧的舌

    头,就算是许秋现在脱光来引诱我,我都不一定有心情做。

    「王姨,您能不能先告诉我?」我一把抓住王玲的手,她已经拉开了我裤子

    拉链,一把攥住了我的小弟弟。

    「程也,我浴室里洗衣机旁边的塑料袋是不是你拿走的?你想知道真相的话,

    就先让姨舒服了。」王玲的另一只手已经在脱我的衣服。

    「好,王姨,咱们一言为定。」我犹豫了一下说。

    我没有想到我的生活会变成这样,看着在我身体下面娇喘迷离的王玲,我一

    边机械的抽插着,一边想着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偏离轨道这么远,似乎还没有李良

    过得那么滋润。他满足于保险公司的工作,就算是贪也能把握住分寸,做到上下

    级都满意。他对家里的老婆似乎也没有什么「爱情」的概念,想吃野食了就或者

    去足浴店洗个脚,在昏黄的灯光下,把做足疗的大姐按到戳上一气;或者去洗浴

    中心,找两个大波妹左拥右抱享享齐人之福,或者去找上次和我一起找的那样的

    楼凤,也干得开心得意,就从没听他说过什么烦恼事儿。为什么我的生活让我这

    么压抑呢?。

    「啊……啊……啊……程也……我喜欢……你的鸡巴……」王玲叫起来是不

    管不顾的,楼上楼下的肯定能听见,似乎她也活的率性随意……可是,这又怎么

    和我的妻子能扯上关系呢?。

    我想着想着就上了火气,小弟弟似乎也硬了不少,就像头野兽一样不停的撞

    击着王玲的身体,只听见客厅里面回荡着「啪啪啪啪啪啪啪」和小弟弟在王玲的

    小妹妹里抽插时候的「库痴库痴库痴」的声音。就这样也不知道干了多久,只知

    道王玲似乎高潮了三次,最后我射完精,拔出小弟弟的时候,她靠在沙发上,浑

    身颤抖,连动也不能动了。

    我也没有管她,任由我的精液从她那已经高高肿起来的小妹妹里面流出来,

    沿着她的菊花流到沙发上,沾满她的两瓣屁股。我的小弟弟上还有一些白色的沫

    子,我走过去,让她替我舔干净,穿上衣服,坐在旁边,静静的等着她说话。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铃声却响了,我看也没有看,就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

    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是程也吗?我是你徐姨」。

    我犹豫了一下,说:「哦,徐姨,是我,我妈和我说了,我徐香姐什么时候

    来市上?」。

    「我和你徐香姐已经到了西客站了,你在哪,我们过去找你」。

    「哦,徐姨,」我沉默了一会说:「你和我徐香姐在西客站等我一会,我开

    车过去接你们」。

    「程也,你要是忙的话就算了,我和你徐香姐自己去中介那里找。」徐姨说,

    「不忙不忙,徐姨,你们等我会,我马上就到。」挂掉电话,我看了看王玲,她

    站起来,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你先忙去吧,我在家等你」。

    我点了点头,穿好衣服。当我走出王玲家门口的时候,我看见楼梯上一个鬼

    头鬼脑的影子猛的缩了回去,接着就听到楼上「登登登」的脚步声和「啪」的一

    下关门的声音,刚才有人一直在楼梯口偷听?我无所谓的笑了笑,下了楼。

    上了车,我给广发修理厂的郑总打了个电话,前段时间他说他有一个两室的

    房子要租出去,电话接通,和郑总约好,我就直接开车去西客站。

    到了西客站,在路边车位停好车,徐姨和徐香就站在客运站出站大厅的门口,

    徐香远远的就看见我,向我招手。我急忙过去,把徐姨手里的两个大包提了过来,

    徐姨比我上次回村时候,看起来要憔悴,徐香虽然见了我显得比较开心,但那也

    只是表面表现出来的,和我一样。

    把她们的东西全都放进车后舱,徐姨和徐香都坐在了车后座上面。我启动了

    车子,掉了头,直接开往郑总说的地方。

    「徐香,你阿公他们闹还可以理解,你小叔子怎么也跟着掺和?就只赔了那

    么一点钱,你还要供孩子上学,养孩子,怎么他们就不理解呢?」我问徐香,

    「他们要我给他们七十万,给我和妮妮留三十万,我不愿意,他们就天天闹,要

    不是妮妮还要上学,我就去南方打工了。我妈说先在市里待一段时间,要是他们

    看着没指望了,说不定就不闹腾了。」徐香说:「程也,谢谢你啊」。

    「就是,程也,要不是你,我和徐香两个女人,在市里面真的很不方便。」

    徐姨也跟着徐香的话说。

    「没啥,又不是外人。我们先去看房子,是我一个朋友的,他买了新房,旧

    房子就闲了下来,据他说,里面的家具和电器都没有动,你们要是觉得可以,也

    不用再添什么东西,直接住下就行」。

    「那房子会不会很贵?」徐姨问道。

    「放心吧徐姨,他不会要多少钱的,都是朋友」。

    二十多分钟,我的车子已经了小凤仙小区13栋二单元楼下,下了车就看见

    郑总的皇冠车,我就和徐姨她们直接到一楼西户门口,敲了敲门,门里面就传来

    郑总的声音,「程也,等下马上来」。

    门开了以后,我看见郑总把地板已经拖了一半了。郑总是我认识的修理厂老

    板中比较讲究的一个人,和我的关系不止是生意上的利益关系那种,还是朋友。

    「郑总,不用拖了,我徐姨要是觉得没问题,她们自己收拾吧。」我说。

    「正是因为是你的老乡,我才要收拾一下,不然谁管球呢。」郑总笑着说。

    我给他递了一支烟,我们两个点上,在沙发上聊,让徐姨和徐香自己去看。

    一会时间,徐姨和徐香就出来对我点了点头。

    「郑总,你这房子准备租多少钱?一次付多少钱房租,交多少押金?」我问。

    「五百块钱一个月就行了,住一月交一个月,把钱直接给你发红包,你转给

    我就行。」郑总说。

    「那可不行,郑总,你这房子起码能租一千五吧?」我觉得郑总说的太少了,

    房子的地理位置挺不错,而且装修的也很有档次,就是什么也没有也能租那么多

    钱。

    「呵呵,没事,如果是其他人下了两千就免谈,我说五百就五百,就当是哥

    为了落你个人情,怎么样?」。

    「郑总,我已经离开保险公司了。」我说。

    「我知道的,咱哥俩的感情你别说的那么市侩好不好?」郑总站起来拍了拍

    我的肩,把门上钥匙摘下给我说:「合同什么的也不用签了,你老乡什么时候不

    住了,你把钥匙送我修理厂就行」。

    「那好,郑总,我就不客气了,改天请你喝酒。」我说。

    「好,呵呵,咱哥俩也有段时间没有一起坐坐了。」郑总笑着说。

    我把钥匙交给徐姨的时候,徐姨和徐香都很不安,徐姨拿着钥匙说:「程也,

    这价格也太让人家吃亏了,就算是在咱们村,这样的房子也不止五百块钱啊」。

    「徐姨,你和徐香姐就安心住吧,我和他很多年的朋友了,你就当是我租给

    你的就行了。」我说着就要走,我的心里还在想着王玲她到底会和我说出妻子什

    么样的隐秘来呢。

    「程也,你等一下,徐姨还有事要麻烦你。」徐姨送我到车跟前,让徐香回

    去,对我单独说:「你徐香姐的老公走了以后,她受了一些刺激,再加上她阿公

    和小叔子的闹腾,她回到咱们村的时候,精神就有点不正常,这次到市上来,一

    方面是躲避她们家里人,一方面想给她看看,你有没有认识的看这一方面病的专

    家?」。

    「徐姨,你怎么说我徐香姐精神有问题,我看好着啊,只是看起来比平常呆

    滞了一些。」我觉得奇怪,就问。

    「她天天晚上都说有鬼,哭着说她老公是给人害死的,这段日子我都快疯了。」

    徐姨叹了口气说。

    「我有个高中同学在市人民医院,我联系一下,看他怎说」。

    我给柴珲把电话打过去,和他聊了一会,问清楚这个要到神经科去看看,我

    说让人去了找他,他帮忙安排一下,柴珲说没问题。

    打完电话我给徐姨说:「徐姨,你今天先和我徐香姐收拾一下房子,等会我

    给你发一个电话号码,你明天带着我徐香姐先去看,有什么事了随时和我打电话

    就行。另外,回头你把电卡和燃气卡放好,用完了去门口物业充钱就行」。

    王玲开了门,往沙发边走的时候,我发现她走路的姿势不对,知道自己刚才

    下那个重了一些,也幸亏是她这样的老熟妇,要是年轻小女孩,估计一两天都下

    部了床。王玲倒了茶,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和我紧紧挨在一起,把茶杯递到我手

    里,就像是小媳妇服侍小女婿一样。

    「王姨,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条内裤到底是不是花的?」她把茶杯递到我手

    里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声音颤抖着问。

    「就是花的,」王玲的声音也低沉下来:「程也,你不过是发现了花的一条

    上面沾了别的男人精液的内裤就步步紧逼,那么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花

    知道你和我,和她母亲之间的事会怎样?知道了你在那辆甲壳虫上和别的女人做

    的那么痛快,她会怎样?」。

    听了王玲的话,我顿时一愣,自从觉得妻子有可能出轨以后,我就失去了理

    智,整日里想着要弄个水落石出,更是有了心灰意冷,生不如死的感觉,却从未

    结合自己的贴身体会,反过来想一下,如果花她发现我屡次出轨,并且连自己的

    岳母也不放过的心情。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由一痛,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

    起来,另外心中莫名的一喜,难道这是她们故意放在那里让我发现,让我反思的,

    花其实也没有出轨?但「她们」里面究竟有没有花就不敢肯定了,但必然有岳母,

    如果这是岳母和王玲策划的话,那岂不是说我抱着岳母插她小穴的时候,她是在

    装睡?。

    看着我的脸色变来变去,却说不出一句话来,王玲仿佛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

    么,她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还没有无聊到牺牲自己

    测试你的地步,花确实是被人给奸污了,但那不是花自愿的,你看到的内裤是花

    保留下来的证据,她一直在犹豫,不知道怎么和你讲,怕你知道以后就会离开她」。

    我听王玲说完,心里便是一喜,花没有出轨,她还是爱我的,她还是我那个

    明媚善睐,聪明乖巧的老婆。接着心里又大怒起来,是谁强奸了花,我一定要让

    他后悔他妈生他出来。跟着心又痛起来,花受了这么大的亏,不知道背地里她流

    了多少泪?心理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啊?那个人还有没有骚扰她?想到这里,又

    自责不已,如果不是我这段时间把心思都花在别的女人身上,甚至是自己岳母身

    上,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她一心一意的爱我,而我却

    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每次还自己替自己开脱,说是只要是个男人就都会犯

    那样的错误,我又有什么资格逼问王玲,那是不是花的内裤呢?我还有资格爱花

    吗?。

    「王姨,我会弥补花的,请您告诉我全部,求您了。」我祈求王玲说。

    「你还记得你岳母前段时间说她头痛,花陪了她一个晚上吗?」王玲见我点

    了点头,继续说道:「就是那天晚上,花给她们银行对公窗口新来的小伙子下班

    后补了一下基本功,从银行里出来,跑步回家,在河堤边,被人给拖进旁边的树

    林里面强奸了,怕那人杀人,花说她就没有反抗,因为天黑,也没有看清楚他长

    什么样,他强奸完花就跑了,花只有把他的精液用内裤接下来,带回你岳母家。

    花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跟你说,又觉得自己被别的男人给玷污了,自己的身体脏了,

    不敢面对你。当时花的排卵期刚过,但她还是怕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就吃了避

    孕药。她给你打电话说是你岳母头痛病又犯了,其实你岳母什么事也没有。后来

    你去看你岳母的时候,你岳母也是在装病,替花掩饰」。

    「幸亏花没有反抗,她那么做是对的。我岳母不是知道我出轨的事情吗?她

    可以告诉花,让花知道我也犯了错误,那样她也许就能直面我了。」我不由出了

    一身冷汗,低声说,想象着如果花当时反抗的话,也许会有更可怕的后果,想象

    着花在浴室里面一边拼命的搓洗并不存在的脏东西,一边哭泣的样子,她一直是

    那么的爱干净,什么事情都要追求完美,又怎么能容忍别的男人在自己身体上留

    下痕迹呢?。

    「呵呵……」王玲冷笑着说:「你那是自己愿意的,花是被强迫的,那能一

    样吗?」。

    「是,是,是,肯定不一样。」我看着王玲,祈求的看着她,要她继续说下

    去。

    「花的内裤等于是罪证,你岳母和花见你经常去看你岳母,也怕被你岳父发

    现,他的身体不好,如果知道花吃了那么大亏,怕被气坏了身体。后来你岳母和

    我商量,看怎么处理合适,我因为看了你行车记录仪里面的东西,见你干的时间

    挺长的,就让你岳母把花的内裤先放到我家里,还撺掇你岳母,让你犯更大的错

    误,当你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的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脸嫌弃花?」王玲咯

    咯咯的笑着,又抓住了我的小弟弟,说:「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你果然不是

    个什么好东西」。

    我没有动,任由她抓着玩,苦笑了一声说:「那是不是我岳母也没有吃什么

    安眠药,她一直都在装睡?」。

    「你说呢?」王玲笑嘻嘻的说。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我那高傲的岳母竟然会和王玲商量着做出这么

    荒唐的事来,但我难道就能脱得了干系?我失魂落魄的下了楼,看着头顶灰蒙蒙

    的天,似乎有雪花正荡荡悠悠的落下来,起初只有一片,慢慢的就多了起来,白

    白的鹅毛一样在天上跳着舞,落到我的脸上,眼睛里,冰冰的,凉凉的,我的视

    线便模糊起来。

    也不知道去哪儿,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在城市里慢悠悠的跑着,听着后面的车

    按喇叭,然后她超车的时候把头从车窗伸出来,是个长发飘飘的美女,她向着我

    竖了一下中指,就呼啸而去。最后停下车淡淡时候,却又回到了保险公司门口,

    就拿出电话,给李良打了过去。

    「喂,程也,怎么,今天你那」喜多芬「公司没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少废话,在公司没?我在门口,出来陪我喝酒去。」我说。

    「等下,马上就来。你丫没事吧,这时候喝什么酒?」。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一张大床上,浑身一丝不挂。觉得地方

    有点熟悉,爬起来没找到衣服,就脚步虚浮的走了出去,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

    清纯的女孩在玩手机,再仔细一看,却是张倩。

    「李良呢?」我问。

    「李哥走了,他让我照顾好你。程哥,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衣服都被你吐

    的脏的不能穿了,我给你洗了,你等下,我去拿给你。」张倩说完起来李良那家

    伙果然靠不住,把我竟然扔到人家做生意的地方,自己走了。我看着自己光溜溜

    的身子,苦笑了一下,坐下来等着。

    穿好衣服,我硬给张倩塞了三百块钱,下了楼。雪已经下的很大了,到处都

    是白茫茫的一片,我看了下表,已经晚上七点了,妻子也已经回家了吧?我拿起

    翻开电话,果然有妻子打的未接,还有徐姨和许秋的,就给妻子回了一条微信,

    说等会就回去。

    第二天我很早就去了办公室。我们公司叫「喜多芬」,武迪他们共同认为要

    起一个洋气一点的名字,坐在办公室里,我打开电脑,看了看注册的商标已经受

    理,「喜多芬」牌红糖,我要让这个名字响彻整个朋友圈,我要让花过上更好的

    生活,我要让我的子女不再重复我走过的不好的路。关于妻子和岳母,我们之间

    的事情,我还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我暂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我们的产品终于生产出来第一盒,看着办公桌精美的

    包装的「喜多芬」牌红糖,看着上面印着的宣传语:阵痛,刺痛,绞痛,肚子里

    像有个猴子在翻跟头,喜多芬老红糖,一天一块,不再痛经。我知道,我已经迈

    出了最关键的一步,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好,我的人生,也不会再痛经。

    电话铃声响了,我一看,是徐姨打过来的。

    「喂,徐姨,我徐香姐怎么样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也没顾得上去看你

    们。」我说。

    「你徐香姐住院了,现在好多了,医生说是精神焦虑,不是啥大问题。程也,

    你,你能不能到房子来一趟,我有点事想让你拿个主意。」徐姨那边似乎出了什

    么问题。

    「现在吗?」我问。

    「嗯,你有时间吗?」。

    「哦,那你等下徐姨。」我挂了电话,到旁边的办公室给许秋交代了一下。

    徐姨给我开了房门,显得很是局促不安,她把我让进房间,给我接了一杯水,

    才似乎平静了一些。

    「程也,来锁可能真的是被人给害死的。」徐姨看着我说。来锁就是徐香的

    老公,也是杨晓华事故碰死的人。

    我听徐姨这么说,心里面不禁跳了一下,忙问:「徐姨,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不是当初交警都鉴定了是事故吗?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怎么又提了起来?」。

    「程也,来锁走了以后,你徐香姐就把他的手机给我用,现在你们年轻人用

    的手机我也不怎么会用,一直就只是接打电话,可是昨天我在家,说听听歌,谁

    知道从里面放出了一段录音,你听听。」徐姨说着就拿出一部华为手机,在上面

    点了点,从里面就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杨晓华,我都打听清楚了,你们在

    咱们城市可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我要是把我们两发生的事宣扬出去,看你们以

    后还有什么脸在这里做生意」。

    「你说吧,你想怎么样?」传来的女人的声音,正是杨晓华的。

    「给我五百万,我带着老婆孩子搬到别的城市里面去,永远都不回来,怎么

    样?」那个男人说。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没有告你强奸就不错了,你反而敲诈起

    我们来了,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只能让警察来抓你了。」杨晓华强势的说。

    「什么强奸?明明是你勾引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老公就是个变态,喜欢

    看自己的老婆给别人操,要不然,他会让我到你们家修明明就好着的水管?别以

    为我是瞎子,我操你的时候,他就趴在门缝拍照呢。你要和警察说就说去吧,看

    最后谁倒霉」。

    接着听到「啪」的一声,应该是杨晓华打了徐香老公一巴掌。

    「臭婊子,你敢打我?」。

    「啊,你放手,你想怎么样?」接着听到扭打声和杨晓华的叫声:「武迪,

    武迪,你快出来,都是你……」。

    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和倒在地上的声音。

    「武迪,你这下满意了吧?你自己养生,不碰我我不介意,你和许秋好我也

    不介意,你让我和许秋两个人互相安慰,让许秋产生更多的淫水给你泡枣我也不

    介意,甚至你突发奇想,随便从劳务市场上拉个人来让他上我,我也同意了,现

    在被人家敲诈,弄出人命了,你这下满意了?你满意了吗?啊?」听着杨晓华竭

    斯底里的嘶吼,我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别吵了,我来想办法。」是武迪的声音。

    过了好大一会儿,手机里面又传来武迪的声音:「华,现在只能当做事故来

    处理了,他就一个农民,我们做个事故现场,报个案,完了多赔他们家点钱,肯

    定能瞒过去。不过,我的目标太大,这件事还得你来做」。

    ……过了十几分钟,录音就截止了,可能是手没电了。

    我松了口气,看着旁边沙发上颤栗的徐姨,高高的鼻梁,一双好看的大眼睛

    里面满是惊慌。

    「徐姨,我徐香姐知道吗?」我问。

    「不知道,我不敢让她知道。」徐姨说:「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能替我拿

    个主意了,就给你打电话」。

    「徐姨,不瞒你说,那个男的和女的,我都认识。」我考虑了一下说:「人

    死不能复生,为了徐香姐着想,我可以带着录音去和他们谈,要更多的赔偿给你

    和徐香姐,你看行不行?」。

    徐姨呆了半响,点了点头,眼里大颗大颗的泪水滚了出来,突然就扑进我的

    怀里,放声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女儿啊……」。

    看我我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反锁起来,许秋的脸就红了,自从上次从杨晓华

    家里面出来,我就一直和她们保持这距离,杨晓华中间暗示过我好多次,但我都

    拒绝了。

    「你想干嘛?」许秋咬着她那薄薄的嘴唇,一双秋水剪瞳看着我问。

    「别乱想,给你听个东西。」我坐在办公桌后面,点了支烟,把来锁的手机

    打开,放了录音出来。

    许秋开始还看着我,一副看你玩什么花样的表情,但当来锁的声音传出来以

    后,她的表情立马就变了,先是诧异,接着是惊恐,当她听到杨晓华骂武迪那段

    的时候,脸上就闪过一丝黯然和愤怒,奇怪的是,一直等到听完,她都很平静。

    「你怎么会有这个?」许秋盯着我,拿起桌上的烟给自己熟练的点了一支,

    狠狠的吸了一口问我。

    「你不觉得,你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或者是我直接把这部手机交到警察

    局里去。」我冷冷的说,现在,她那饱满的胸脯和充满吸力的白虎馒头屄对我一

    点吸引力也没有,有的只是平静的压制的愤怒。我的生活,就是从遇到杨晓华那

    一刻起,发生了变化,原来我一直都被别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只不过是她们利用

    对象而已。

    「愿意听一个故事吗?」许秋向我喷了一个烟圈说。

    「你说吧,我希望故事比我想象的精彩。」我说。

    「哼」,许秋从鼻子里面哼了一下,说:「我的老家在你们隔壁省,你知道,

    我们那里穷,所以,就算是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大学,还是没钱去上,到你们市里

    做了公主,我们那里很多女孩都在做,熟门熟路的。然后,有一天,武迪来我们

    那唱歌,他把我们领班叫过来,直接在桌上放了两万块钱,说要找个人过夜,不

    过要先验货,只要有他满意的,那两万块钱就全是我们的。于是我们十几个人就

    脱光了站到他面前,他一个挨着一个的把我前面的姐妹下面掰开来,打着手电看,

    还把指头伸进里面去,抽出来闻味道,就像这样。」许秋说着看着我,冷笑着给

    我比了一个手势,正是那天在KTV,她中指和食指搅过索菲亚小妹妹后,放到

    我鼻子下面,让我闻味道的动作。

    「一个一个都过去了,但没有他满意的,直到他看到我,我是天生的白虎,

    我妈说女人是不长毛是不祥之兆,但武迪眼镜后面的眼睛在看到我的刹那亮的像

    只猫眼,他打着手电一寸一寸的看我的屄,脱了套在手上的橡胶手套,在我的屄

    上一点一点的抚摸。他的手冰冷的就像在冰雪里泡过一样,摸在我身上的时候,

    我的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本来应该长阴毛的地方却仍然是一片光滑,他竟然当

    时就伸出舌头去舔,还给我其他姐妹一人给了两百块钱,让她们出去。说实话,

    我讨厌男人看见我屄的时候,那种眼光,也包括你,你也知道,我和杨姐之间一

    直互相安慰,只有杨姐看我身体的时候,才没有那这种禽兽一样的目光,有的只

    是赞美」。

    我心里暗想,那只是因为杨晓华没有小弟弟。

    「后来,不知道武迪托了什么关系,他竟然让我回到了我高考报考的大学,

    而且,四年时间他一直供我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在那里,是我长这么大,最快

    乐的一段时光了,虽然,整个大学四年,我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也没有谈,但我

    很满足。毕业以后,我就回到了武迪的公司。原来,从到KTV去的时候,他就

    已经在研究养生了,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本采阴补阳的书,里面说白虎馒头屄可

    以作为炉鼎来泡大药,他就一个一个风月场所里面找,直到找到我」。

    「采阴补阳?那不是还要啪啪啪吗?为什么杨晓华说武迪不碰她?」我问。

    「武迪他掌握的采阴补阳是保留自己的原阳,用女人的淫水来泡药滋补自己。

    他为了能让我长期死心塌地的跟随着他,才供我读的大学。我回来以后,他就安

    排杨晓华和我每天模拟做爱,他给我们配备了大量的器具,上次在他们家里,你

    也看到了,那里面几乎所有的器具都是我们用过的」。

    「那我呢,我在你的故事里面扮演什么角色呢?花脸?白脸?红脸?黑脸?

    还是我也只是一个像徐香姐她老公一样的角色呢?」我把脚伸到办公桌上,摇着

    腿问。

    「因为你识破了杨姐和武迪布置的假现场,所以必须要看住你,防止你不留

    神泄露了事故的秘密,杨姐在事故现场,见你已经发现了问题,一急之下就脱了

    衣服勾引你操了她,武迪当时就在不远处躲着,他看的非常兴奋,再加上他希望

    我的淫水的产生有男人加入,做到阴阳调和,那样淫水的功效更大,于是,就有

    了我们后面精彩的故事」。

    「那这个男人呢,又是怎么回事?」我扬了一下头,用下巴指了指徐姨给的

    手机。

    「呵呵,太贪心了呗。武迪长期压抑,又天天见我和杨姐那样,竟然有了绿

    帽的想法,另外也有可能是想找一个可靠的男人,长期的和我」阴阳调和「,增

    加淫水功效吧,谁知道呢?那个男人他要是不贪心,说不定你现在坐的地方就是

    他在坐了。」许秋笑的风情万种,但我却看到,她的眼睛里面水汽朦胧。

    「说吧,你想怎么样?」许秋说:「只要条件不过分,我想他们都会答应的,

    包括我」。

    「哈哈,原来我不过和杨晓华家里琳琅满目的性用具中的一种?!不过,现

    在我有了翻盘的机会了,我应该怎么样呢?我的要求很简单,再给我徐香姐她们

    补偿三百万元,然后,把公司里面武迪和杨小华那百分之五十的股权都过到我的

    名下,你的依然不变,你仍然留在公司里面,你现在就可以和武迪去交涉,我就

    在办公室里面等他回话,另外,告诉他,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否则,就让他和杨

    晓华等着坐牢吧。」我把考虑好的,征求徐姨同意的方案告诉许秋,当然,没有

    给徐姨说公司的事情。之所以坚持要让许秋留下来,倒不是因为我贪图她那极品

    的小穴,而是在这一段时间里,她处理公司的事情显示出她非凡的经营能力,我

    要做好公司,她将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许秋站起来,看了我半天,冲我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她耳朵上那一圈镶钻,

    在打开门的刹那,闪闪发光。

    结果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就在我的办公室,武迪在股份转让书上面签完字,

    他站起来礼貌的和我握了握手,留下一张银行卡,拿走了徐姨的手机。杨晓华意

    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跟在武迪身后离去,许秋则笑语晏晏的看着我,隔着桌子

    向我伸出她那洁白如玉的手来,说:「程总,希望合作愉快」。

    我给徐姨打了电话,让她在家等我。到了房间,我把银行卡交给了徐姨,对

    她说:「徐姨,你和我徐香姐带着妞妞去别的城市生活吧,有这三百万,你们去

    买座房子,做个小生意,如果我徐香姐遇到了合适的,再成个家,就当是做了一

    场梦吧」。

    徐姨郑重的收好卡,然后对我说:「程也,你过来,我再给你看样东西」。

    我跟着徐姨走进卧室,只见徐姨看着我,嘴唇哆嗦着,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

    一件的脱了下来,直到最后脱掉内裤,她的脸上起了一丝红云,拉住我的手,放

    到她的胸口说:「程也,还记得你小时候偷看我洗澡吗?徐姨也给不了你其他的,

    只有这具身体,你要是不嫌弃徐姨老,就要了徐姨吧」。

    看着徐姨已经下垂,但丰满依旧的胸,看着她如萋萋芳草的阴毛和翻在外面

    暗红的,满是褶皱的阴唇,我忽然像是回到了少年时候,正趴在窗外偷看徐姨洗

    澡,那白花花的身体和乌黑的一撮乱草也似的阴毛只一眼,我的鼻血就流了下来

    ……开着车,往回走的路上,我分别给王玲,岳母和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和她们

    说了好多好多的话。挂掉电话,我感觉到自己的失去了很久的信心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