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15)

    作者:东楼大爷。

    字数:7790。

    第十五章我一把抓住他的小弟弟,手起刀落。

    杨晓华却不说话,挺直的鼻子鼻孔翕动着一点点变大,呼吸也越来越粗,一

    双笔直的白杨树一样的腿交叉在一起,拧着麻花,似乎在忍受什么不可忍受的东

    西,我向她双腿中央看去,只见牛仔裤上已经湿了一大片。

    我心中一动,正要说话,门却被推开了,许秋走了进来,看着杨晓华的样子

    也是一怔,接着红霞便涌上脸庞,看了我一眼,却旁若无人的走到杨晓华身边抱

    住杨晓华,一张红艳艳的小嘴儿就向杨晓华精致的耳朵上咬去,她那指甲上涂着

    蓝色釉彩,中间画着一道金色横纹的手同时向杨晓华的腰上滑去,熟练的解开牛

    仔裤上的扣子,当她那又红又细的香舌和杨晓华嘴里吐出的花蕊一样的舌头碰到

    一起的时候,她已经把杨晓华的裤子脱到了脚腕,杨晓华的牛仔裤里面竟然没有

    穿内裤,只见许秋的手顺着我已经好久没见,楔形的乌黑油亮的阴毛上滑了下去,

    在杨晓华的阴蒂上揉了几下,接着竟然从杨晓华的阴道里面拉出一个天蓝色的,

    杏子一般大小,湿淋淋的跳蛋来,跳蛋上还传来细细的嗡嗡声。

    杨晓华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抱着许秋疯狂的吻了起来,只见两张都是红润的

    小嘴儿紧张的纠缠在一起,一会儿许秋的舌伸进杨晓华的嘴里,只看见杨晓华的

    腮帮子就凹了下去,大口的吮吸,一会儿杨晓华长长的,鲜红的舌头在许秋的脸

    上舔过,掠过许秋的红唇然后被许秋一口噙住,只见许秋那光洁如玉,颀长的脖

    颈不住的活动,显然是在大口吞咽杨晓华的唾液。

    我在一边看的心惊肉跳,心想,怪不得许秋不让我接近杨晓华,原来她是拉

    拉,她把杨晓华看成了她的女人,而杨晓华显然是男女通吃,似乎更喜欢男人一

    点了。以前在网上看过不少的同性做爱,从未想过竟然会有一天看到现场直播,

    我的小弟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吃到许秋的小白虎呢?正胡思乱想间,只见纠

    缠在一起的她们已经向床边移动,难道还要用那机器?我心里更是好奇,也觉得

    浑身发热,似乎酒劲从全身四万八千个毛孔里面要钻出来,忙跟了过去。

    到了床边,杨晓华已经脱得光溜溜的,全身上下只有一头秀发和乌黑的阴毛

    是黑色的,其他就是一片雪白。杨晓华的身材那是没得说的,更兼从她身体上散

    发出来的女人体香特别的浓郁,此时我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妻子的小内裤化

    验结果究竟如何,岳母如果发现我干了她后果怎么样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想

    着怎么把这一股邪火给发泄了,就拉开裤子拉链,把迎风而涨的小弟弟掏了出来,

    对着她们撸了起来。

    杨晓华狗爬在小床上,许秋也脱了衣服,双手狠劲的掰开杨晓华雪白挺翘的

    美臀,把头埋在中间,上下左右不停的晃动,只听到杨晓华不断的呻吟声,就像

    是正被千刀万剐一样,却是在享受着人世间最大的乐趣。:「啊……啊……许…

    …秋……用力……再用力……许秋……给……给我……程也……我……给我……」。

    许秋舔了一会儿,站了起来,颤巍巍的胸上红豆一样大小的乳头向上翘着,

    煞是好看。她走过去,从货架上拿了一瓶不知道是哪国的润滑液,在小床对面机

    器上足有十七八公分长,直径有五公分左右的假阴茎上均匀的涂好,那连着假阴

    茎的金属杆原来可以伸缩,被许秋一拉,那假阴茎硕大的龟头就对准了杨晓华那

    已经鲜红如血,分开的阴唇。许秋看了我一眼,挑衅似的向我扬了一下头,就打

    开了手中的遥控器,只见那假阴茎就随着后面的连杆动了起来,那连杆一直通进

    后面的金属盒子里面,想来里面是像汽车曲轴一样的东西,能把电机的上的动能

    传递过来。那假阴茎前两下速度还不快,许秋又在遥控器上调了一下,只见那假

    阴茎就如电打一般,一伸一缩在杨晓华的小妹妹里面抽插起来,那速度快的竟然

    看不清假阴茎的样子了,只看见杨晓华那雪白的屁股不住的颤抖,小妹妹里面的

    红肉翻飞,一股一股的往外流白色的粘液,只不到一分钟,杨晓华的屁股上竟然

    被淫水给糊满了,那假阴茎竟然只插进去一半。

    「啊,啊,啊……程也,程也……许秋……」杨晓华的叫声已经不再是做爱

    时候的呻吟了,而是一种酣畅淋漓的仿佛飞到天尽头去,全力宣泄出来的嘶喊。

    许秋俯下身去,不断的和亲吻杨晓华那曲线玲珑的后背,不是用手在杨晓华

    可爱的翘臀上拍上一巴掌。我听着杨晓华喊我的名字,再也忍不住了,三几下脱

    光衣服,跪倒杨晓华对面,把我那红通通,流着口水的小弟弟对着杨晓华张开的

    嘴巴伸了过去,却已经被杨晓华湿漉漉的舌头给卷住,把马眼里流出来的液体给

    舔了个干干净净,被杨晓华的舌头那样一舔,一股电流就从我的脚心抽到头顶,

    我只觉的无比的无比的舒服,急忙把小弟弟塞进她的嘴里。杨晓华是那种樱桃小

    口,有人说嘴巴大小和阴道成正比,却是不尽属实,杨晓华的小妹妹的紧握感就

    没有妻子的好,而妻子的嘴巴还要比杨晓华的大一些,不过也可以理解成紧握感

    的转移。我的小弟弟在杨晓华嘴里抽插,她红艳艳的双唇刮着小弟弟上的每一处

    地方,上颚不断的挤压着龟头,一阵阵酸麻从我的龟头上传递到全身,爽到了顶

    点。

    因为有小弟弟在嘴里含着,杨晓华不能呻吟出来,后面假阴茎带给身体的刺

    激不能宣泄出去,就变成鼻音,不断的哼出声来。许秋却停了下来,站在杨晓华

    身后,咬着嘴唇看了我们一会,转过头去,把假阴茎抽插的频率又加大了一些,

    接着,她走过来,伏在杨晓华身下,两只手把杨晓华的双乳拘在一起,向着两颗

    紫红色的葡萄咬去。

    随着三个地方同时刺激,杨晓华突然全身颤栗起来,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达

    到临界点,忙抽出小弟弟,万一被她无意识中一口咬断了,我岂不是要断子绝孙?

    果然,我小弟弟刚一抽出来,杨晓华就惊天动地的从喉咙底嘶吼一声,牙关紧咬,

    目光涣散的瘫软到床上,全身仿佛所有的骨头都折断一样。身后,那机器却依然

    带动着假阴茎插的空气呲呲的响。

    我的欲火却更加高涨起来,就看向旁边有些发呆的许秋。许秋见我不怀好意

    的看她,就扭过头去,按了假阴茎的停止键。我走到她身边,双手揽住她的那盈

    盈一握的细腰,小弟弟在她的肚脐上来回蹭着,原本以为她会反抗,却不想她却

    闭上了眼睛。我大喜之下,向着她的额头,眼睛,耳朵,鼻子亲了过去,看着她

    没有躲避,我心里大喜,越看她那双饱满的嘴唇越是觉得肯定好吃,加上许秋的

    呼吸中每一次吐出的气息中都带着如兰似麝的香味,宛如处女的味道,我便将双

    唇对准她的嘴唇印了上去,她似乎有些不情愿,要将头拧开,但看了一下墙角,

    又对我的嘴唇迎了上来。我的舌便伸进她的嘴里,贪婪的攫取属于她那种能让任

    何男人都沉迷的处女香,双手同时在后面抓住她那圆圆的两瓣屁股,使劲的揉搓。

    一会儿时间,许秋被我吮吸的不能呼吸,就把头拧了开去,我趁势沿着她雪白的

    如天鹅脖颈一般的脖子吻了下来。许秋的双乳恰好是我最喜欢的纺锤形,不大不

    小,应该是c杯左右,她的乳头比别人的要小的多,就像一粒小小的红豆一样,

    要不是动了情翘了起来,估计就是不穿内衣也不会凸点,有点担心以后她有了小

    孩都找不到奶嘴。

    我含住她的肉头用牙齿轻轻磨着,舌头从乳头下面一直往山坡上舔,她竟然

    也轻声呻吟了起来,并且抱住了我,一双好看的小手儿在我的背上使劲的扣着。

    沿着她平坦的腹部往下,我一路上用舌尖画着我占领的领地,马上就要亲到她那

    自从在KTV见到以后,我就念念不忘的香扑扑圆鼓鼓肉嘟嘟肥嫩嫩的白馒头了。

    我的舌头亲到肉嘟嘟的白馒头上面的时候,一片光洁,绝对是天然的白虎馒

    头,上面没有一点阴毛的痕迹。她的阴阜高高坟起,舌头就像是遇到了一处水坝,

    需要翻转一下才能爬上去,我把一张嘴全捂了上去,舌头在上面不停的画着圈,

    牙齿也啃着,就像是一个饿急了的乞丐,抱着一个刚出笼的雪白的馒头一样。一

    会儿时间,许秋她那小馒头上面就全是我的牙印儿,我继续向下亲去。

    只见白白嫩嫩的,颤嘟嘟,肥嫩的一团白肉,从中间分开一条细缝,一直向

    大腿中间延伸下去,里面传出一股股清香来。我用舌尖将那两边肥美丰腻的肉儿

    分开,从上往下划下去,只觉得一股处女香就沿着舌尖冲进咽喉,突然就觉得精

    神为之一爽,酒也似乎清醒了不少。肉缝里面已经湿漉漉的了,我便抱住许秋的

    双臀,她的双腿自然的夹住了我的腰,我把她放到了小床上面。

    杨晓华这个时候已经清醒过来,但似乎依然使不上力气,我把许秋放到她前

    面,她笑着看着许秋,爬起来,伸手握住了许秋的乳房,向着许秋的红唇亲了过

    去。

    我分开许秋的双腿,让她M形的踏在床边,看向她的小妹妹。许秋的一朵菊

    花已经娇红一片,菊花向上却只是两团肥嘟嘟的肉,中间只一条细缝,把中间的

    美妙给紧紧的关在里面,缝隙处却渗出了一行亮晶晶的透明液体,正是许秋的爱

    液。我急忙把头埋了进去,舌头卷住一边的肥美的肉儿,看见缝隙里面一处红嫩

    嫩的小峡谷,上面那颗小小的红豆就如红宝石一般镶嵌在小裂缝上面,从裂缝里

    面还发出丝丝热气,却正是那处女体香的味道。我双手分开许秋那肥腻柔滑的阴

    唇,把舌头卷住直往那红豆勾人魂魄的裂缝里面塞去,许秋被我的舌头一刺激,

    大腿和屁股上的肌肉便紧了起来,只见那道小裂缝忽然分开,就像是天底下最小

    的小嘴儿张开一样,却从里面吐出一枚红红的枣来,那枣本来是已经被风干的,

    但从许秋的小妹妹里面被挤出来的时候,却已经鼓胀起来,就如鲜枣一般。我不

    由一愣,想起里面,田小娥被地主老财往下体里面塞大枣做养生用的

    事来,难道许秋也被人给塞了枣,这人是谁呢?接着一想,心里便知道了,武迪

    定然与许秋的关系不一般。也是啊,无论哪个男人身边有许秋这样的极品小穴,

    都不会放过的,就是柳下惠也不一定能抗的过去,何况是以养生为念的武迪。

    我一口咬破枣儿,除了大枣本身的清香外,许秋小妹妹那里传来的如兰似麝

    的味道竟然占据了所有味道的一大半,一口下去,却是沁人心脾。我吞下枣儿,

    舌头从里到外的扫荡许秋的小峡谷,每次舌尖滑过她那颗红宝石的时候,许秋都

    身子一颤。杨晓红在床上把许秋的乳房咂的滋滋直响,我只觉得头皮发麻,每一

    个细胞都似乎在颤栗,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小弟弟插进许秋那嫩红色的肉缝里面去。

    我站了起来,抱住许秋的双腿,把朝天的小弟弟压下来,对着那依然看不到

    洞口的肉缝刺去。龟头挤开肉缝,探进桃花洞里的刹那,便如桃花源记里面说的

    「初极狭,才通人」,我只觉得整个龟头被紧紧的包裹着,向前推进的每一步,

    都艰难无比,龟头就像镶嵌进许秋小妹妹里面一样,就像是钉子钉入海绵里面一

    般,又像是拿着匕首刺进肉里一样,千种滋味,万般难以描述。

    从我的小弟弟插进肉缝的时候,许秋的喉咙里就发着声音,直至我推进到底

    的时候,许秋才叫了出来,似乎是我每前进一丝,她那里都有着无穷无尽的舒坦

    一样。小弟弟被紧紧的包裹着,从外面看,只见两团肥嘟嘟红嫩嫩的肉儿把小弟

    弟紧紧夹在中间,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儿。我缓缓的抽动了两下,变感觉受

    不了,从小弟弟上面传来如千万只蚂蚁细细啃咬一样的滋味传遍全身,只觉得从

    头发丝到每一根阴毛上面都有电流在冲击,就忙咬紧牙关,踮起脚跟停了下来,

    但那感觉竟然随着许秋小妹妹里面一阵一阵的紧缩越来越强烈,我知道忍不住了,

    就又挺了几下,只觉得从阴囊里开始,一股股的精液顺着小弟弟的根往外喷,好

    一会儿都停不下来。

    小弟弟竟然一刻也在许秋她那紧致致的缝隙中不能停留,直接被挤了出来,

    我也瞬间只觉得整个人一阵空虚,竟有种被抽干的感觉。精液却只渗出来一点,

    再看许秋的两腿之间,依然只是一条缝隙,两边是颤嘟嘟的肉儿,不一样的是那

    肉儿比刚才红了许多。

    「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杨晓华搂着喘着气的许秋,笑盈盈的看着我说。

    我第一次做完爱后,感觉到了双腿直发软,就坐在许秋旁边,在杨晓红的头

    上弹了一指说:「我给许秋收拾一下。」就从床边小凳子上的抽纸里抽了一张纸,

    轻轻的给许秋擦干净。在那一刻,我对许秋竟然产生了一种无法名状的感觉,只

    觉得这个女孩我要好好的珍惜,心疼她。

    许秋看着我,竟然没有拒绝,我心里便乐了,要是从此能得到许秋的认可,

    那绝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给许秋擦干净,我坐上床去,把杨晓华和许秋都抱在

    怀里,许秋的头伏在我的胸上,突然哭了起来,眼泪从我的胸膛滑下去,一直流

    到大腿根。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想问,许秋却一巴掌打在我的小弟弟上面,

    她下手很重,我的阴茎上一下就抽疼起来,直接抽进小腹里。

    「你干吗?」我和杨晓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许秋,许秋却破涕为笑,看着

    我说:「我看它经不经打」。

    从杨晓华离开的时候,武迪还没有醒,杨晓华说让我只管走,不用管武迪了,

    我也觉得心虚,就走了。

    从杨晓华家出来的时候,腿还有些发软,想起许秋的厉害,不由啧啧称奇。

    人的相貌有长的漂亮的,有长的丑的,漂亮的天生带有受欢迎的光环,丑的就要

    依靠自己实力的提升才能获得尊敬,其实男女的性器又何尝不是如此?中国古代

    的嫪毐,能和秦始皇他妈长期通奸,甚至做官做到王爷,和一代霸主的母亲生儿

    育女,凭的就是一根雄伟的好本钱,更在史书留名:大阴人;再有就是武则天的

    男宠,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能被华夏五千年历史中唯一的女皇武则天所宠幸,

    依凭的也是「阳道壮伟」;俄国的大屌王拉斯普京依靠一根大屌更是险些篡位做

    了沙皇。而女人,天生的脸蛋和小妹妹,又何尝不是如此?据历史记载,唐明皇

    之所以万般宠幸杨贵妃,就是因为杨贵妃有着美妙无比的白狐馒头屄。看来,无

    论男女,没有一副好相貌,有着异于常人的好下身也能过开心快乐的一生,如果

    两样都没有,那么便只有苦练内功了。至于许秋和武迪夫妻之间的关系,虽然我

    有着大概的猜想,但也不能肯定,世事无常,就在前几天我还以为妻子坚贞无比

    呢,转眼间,她的内裤就沾上别人的精液,还莫名其妙的跑到一个女人家里。

    天色已经慢慢走向黑暗,我从中午到杨晓华家里,竟然已经过去了五个多小

    时了,这段时间手机一直静音,翻开手机一看,我妈打了三个未接。

    上了车,给我妈把电话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我忙问:「妈,

    您打电话了,没事吧?」。

    「没啥事,下午你徐姨来要你电话,我就给你打过去,后来你没接,我把你

    的电话号码超给她了。」我妈在电话那头说。

    「哦,你和我爸好着没?小侄儿还乖吧?」我问。

    「都好着呢,你不用操心,你上次回家带给你爸的酒他现在没事的时候就自

    己倒上一杯,直夸酒好呢」。

    「呵呵,那是,几百块钱一瓶呢,都是别人送的,您就别操心,只要我爸爱

    喝,下次我回家时候再给他带上。哦,妈,我徐姨没说什么事吗?」我说。

    「好像说是想让你帮忙给你徐香姐在市里找个房子,你徐香姐他女婿的爸妈

    和弟弟闹腾的厉害,要分给她女婿的赔款,现在已经闹到你徐姨家里了,你徐姨

    就说让到市里面躲一躲。」我妈说。

    「哦,那是小事儿,回头你和徐姨说一下,让徐香直接来找我就行了。」我

    说。

    回到小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车子熄灭以后,我关掉车灯,坐在车里点了

    支烟。下了车,往前走十几米,转过弯就是电梯,我只要摁一下十五层的按键,

    就到了家门口,可是我却不敢回家。车内的温度渐渐冷了下来,我把羽绒服裹紧

    了一点,这件羽绒服是花替我在网上买的,我一直很喜欢。现在新公司也即将步

    入正轨,事业上,一切都很顺利,要是我忍住没有操了岳母,那就不会怕岳母发

    现后找我秋后算账,也不会去洗澡,自然也不会发现花的内裤,甚至今天我也不

    会因为烦恼喝那么多酒,和杨晓华、许秋她们酒后乱性,那我的生活将会慢慢的

    按我的计划走下去,中间也许会和许秋、杨晓华发生一些暧昧,但我相信,慢慢

    的,我会适应诱惑,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面对金山肉林一样的诱惑,我也能守

    住自己的初心,从容面对,因为,我已经经过了自以为是的成熟,我已经对人的

    心有了清晰的认识,但是,偏偏有些事,无法回头。

    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前几天刚换的铃声,枪花与玫瑰的「Don' t

    cry」。

    音乐在空旷的车库里面大声响着(译文):温柔的与我交谈,你眼中有千言

    万语。不要低头悲伤,也请不要哭泣,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我也曾和你一样,

    你的心里已起了变化。难道你不知道?宝贝我仍然爱你。今夜不要哭泣,宝贝,

    天堂就在你头上。今夜不要哭泣,今夜在我耳边轻轻细语,在我耳边轻轻叹息。

    给我个吻在分手之前,现在不要难过,也不要遗憾,我仍然会想起你,及我们在

    一起的时光,宝贝。宝贝,今夜不要哭泣,请记住,我从来不撒谎,也请记住,

    我内心的感受亲爱的。你必须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但你会没事的,甜心,你明天

    会好起来,天将破晓了,宝贝。今夜不要哭泣,宝贝,天堂就在你头上。今夜不

    要哭泣,不要哭泣,于今夜。

    我一直没有接电话,听着歌曲,突然觉得悲从中来,眼泪就控制不住的直往

    下流,喉咙也被堵住了,哽咽着。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车库里面里面陆陆续续的有回家的车停好,或者一家人

    说笑着,或者抱着子女,一边逗着一边笑着走向电梯,看见妻子的车开了进来,

    停在我的车旁边,还朝着我的车虚踢了一脚,说:「又没下班就跑回来,大白菜」。

    看着妻子转过弯,不见了身影,我的哭声再也抑制不住,呜哩哇啦的哭了出

    来。

    不大一会,手机铃声又响了,我知道是妻子打来的,她看到我的车在车库,

    家里不见我,肯定要打电话找我的。

    我急忙止住声音,扯了一张抽纸擦干眼泪,接通了电话:「喂……」。

    「喂,老公,你人在哪?我怎么觉得心慌慌的?」。

    「我在楼下呢,马上回来。」我急忙挂了电话,又趴在方向盘上哭了一会儿,

    才擦干了眼泪。推开车门的刹那,我多么希望妻子就站在我的面前,那样,就算

    是她和别人有了什么,我发誓,只要她在那一刻扑进我的怀里,我都会原谅她,

    也会改掉我所有的不忠,哪怕微商不做,重新回到保险公司,我都愿意,但前面

    什么也没有,我苦笑了一下,生活不是演电视剧。

    回到家里,妻子正在做饭,我从后面抱住她,嗅着她的法香,不知道自己究

    竟应该怎么做了。

    妻子拍了拍我的头说:「别闹了,去客厅等我,饭做好了我叫你」。

    刚才我没有接的电话是柴珲打来的,他给我打了电话,也发了微信。微信里

    面有一份化验结果单:纸巾上的血型是A型,内裤上有两种血型,一种A型,一

    种B型。妻子是A型血,我和岳母都是AB型的,这也排除了岳母穿着妻子的内

    裤「作案」的可能性。瞬间,我感觉,我的一切都崩塌了。在心里想象着谁会是

    把精液留在妻子内裤上的人,我和妻子认识的男人一个个从眼前闪过,但都觉得

    没有那种可能性,妻子她从来都是爱我更甚于爱她自己,谁都是不可能的,但是,

    反过来的话,谁都是有可能的了。

    妻子会和他怎么做呢?我越是不想想,各种让我难以承受的,那个陌生的男

    人就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出现在我大脑里面:有和吴彦祖一样帅的,他从后面抱住

    妻子,咬着妻子的耳朵,妻子的表情非常沉醉;有身体健美的男人,他笑着趴在

    妻子的身上,每一次冲击都让妻子达到高潮;有像武迪一样有钱的老板,他给妻

    子送各种各样的玫瑰花,开着宝马I,拉着妻子去兜风,在车上,妻子趴下去,

    一口含住……我控制不住自己了,身体剧烈颤抖着,狠狠地说:「我一把抓住他

    的小弟弟,手起刀落,这下世界就清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