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13)

    十三这是真的乱伦。

    途观车里的也是岳母她们这个小旅游团的成员,一位姓张,一位姓方,我以

    前和她们都有过接触。张军梅个子不高,看起来很富态,是那种特别上相的人,

    岳母发朋友圈的照片,我和妻子共同的评价是就只有张军梅和环境最协调。她戴

    着一副黑边眼镜,还没说话圆脸上就是笑容,给人很慈祥的感觉,她在国税上班,

    和岳母一样,还差一年就退休了。

    「程也,要不以后你就做我们的专职司机吧?我现在特别后悔自己开车过来,

    一路上我不停地追,还是被你们给甩了一大截。」方红霞把车停在我的车后面,

    跳下车走过来说。

    「本来我就说咱们都坐程也的车,谁让你偏偏要把自驾游执行到底呢,现在

    后悔了吧?」张军梅笑着打趣方红霞。

    我和王玲也下了车,她笑着只是不停的跺脚,可能是在车上休息的时候右腿

    把左腿给压麻了。

    「几位阿姨那样才像旅游,不像我开着车,只顾往前头跑,沿途两边有什么

    好风景也全错过了。」我忙说道。

    「翻过眼前这座山,就是咱们的目的地了,咱们快点出发吧,争取午饭时候

    赶到三清观,我给老道士说了给咱们做好斋饭,泡好茶的,一想起他用山泉水泡

    的瓜片,我就觉得嘴里发干。」方红霞笑着说:「程也你还是跑前面,如果路上

    有积雪的话,你就等下我们,给我的车装上防滑链」。

    「好的,方阿姨。张阿姨要不你也坐我的车吧?」我对张军梅说。

    「呵呵,算了,我还是坐你方阿姨的车吧,路上陪陪说说话,免得她说我们

    撇下她不管。」张军梅似乎和方红霞关系很好,随意的开着玩笑。

    「那好吧,我们走王姨。」我说。

    我和王玲上了车,王玲看着我,对我点了点头说:「走吧」。

    我开着车沿着公路盘旋上升,王玲一路上都没有和我说话,只是两只小牛皮

    靴不停的抖着,我的心里也有些后悔,要是她回到家跟岳母那露出一丝端倪,只

    怕岳母就没有上次那么好的脾气了。直到下山的时候,王玲突然和我说:「程也,

    你刚才问我,我们是不是乱伦,你说呢?」。

    「当然不是,乱伦说的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我就开一个玩笑,王姨,你

    别当真。」我笑着说,半天不说话,原来她也在纠结中,那我倒彻底的放下心来,

    这说明她不是岳母派来试探我的了,只要把她搞定,那我行车记录仪里面的秘密

    就保险多了。

    「那你和你岳母之间如果发生关系,算不算乱伦呢?」王玲又继续问。

    我不由一惊,方向盘都险些打偏,结结巴巴的说:「王姨,这,这话怎么说,

    我和岳母之间虽然没有,没有血缘关系,但她是花的妈妈,我只会尊重她,关心

    她,就像对自己亲生母亲一样,怎么会发生关系呢」。

    「那程也,姨问你,王姨和你岳母谁更吸引你?」王玲看了我一眼,见我车

    依然开的很稳,就继续问道。

    「王姨,我岳母自然跟我更亲近了,不过王姨你放心,我以后会经常去看你

    的。」我被王玲几句话问的心慌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花喊我吃早饭时候天

    籁一般的声音,给我整理衣领时候的细致,躺在我怀里憧憬我们未来时候幸福的

    样子,抱着我说如果我做生意失败了她养我时候坚决的表情,一幕幕画面在脑海

    演电影一样的闪过,我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私欲去伤害她呢?就算我岳母是陈圆

    圆,我也不可能背着阿珂去打她的主意啊,就算是有时候偶尔心里起一些绮念,

    那也是转身就忘,不可能认真的啊。

    说话间车子已经跑到了半山腰,眼前的绿色多了起来,远处郁郁葱葱的松柏

    像是戴了一顶顶白色的帽子,从山上不时落下一团雪花砸到挡风玻璃上,被碰的

    四分五裂。

    「程也,我本来以为我能放开来求你做爱,但真正做起来好难。男欢女爱,

    阴阳调和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却把自己的欲望压制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有多少

    个夜晚,我会想要的从睡梦中嘶吼着惊醒,却只能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继续默默

    睡去。是你那段视频惊醒了我沉睡的欲望,你知道吗,我昨晚一晚上都没睡,想

    着今天怎么勾引你,想着你趴在我的身上,像视频里那样勇猛的对我?我本来以

    为我能做到毫无顾忌,我都已经五十七岁了,儿子一家也过得很幸福,我还有什

    么顾虑呢?我不过就是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但是,刚才我又犹豫了,我毕竟还

    是不能突破自己的道德观,不能全然无视世俗的伦理。程也,让我帮你吧,打破

    那些狗屁的道德,不再被这样那样的框架所束缚,让你得到你的岳母」。

    听了王玲这一段话,我心里呐喊着:「疯了,这女人疯了,和岳母啪啪啪,

    这种事我怎么能做得出来呢?」一脚刹车就踩到底,车轮叫着停了下来。

    我看着王玲,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突然就朝我扑了

    过来,抱住我的头,疯狂的向我的唇吻过来,右手也不管不顾的钻过我的腰带,

    一把握住我那早就昂首挺胸的小弟弟。短短两天时间,小弟弟就这样被动的被两

    个不同国籍,不同年代的女人给一把抓住,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我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摸向王玲那肥大的包裹在牛仔裤下的屁股。

    嘀,嘀,后面突然响起了喇叭声。

    王玲一愣,又坐回她的位子,打开玻璃窗,等方红霞的车开过来说:「要不

    要在这里拍几张照片?」。

    方红霞把车开到我的车前面,停好下了车,我也只好下了车,现在回想起来,

    当时的表情一定非常丰富,虽然尽量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方红霞疑

    惑的目光里,是不是有所发现呢?毕竟,王玲的表情也有些慌乱,但那又有什么

    关系呢?人生本就是道谜题,任何事情只要做出来,就无所谓对错,想操,对方

    也乐意,皆大欢喜的事情,为什么不操呢?。

    三个妇女站在一路盘旋而下的公路上,依着下面是一眼看不到底的防护栏,

    身后就是蓝天和隐隐绰绰的山峦,看着她们像花儿一样的笑脸,虽然芳华已不再,

    但在这莽莽荒荒的大山中,当她们的秀发被风吹起的刹那,谁又能说她们不美呢?。

    我不停的按下单反的拍照键,捕捉她们的每一个动人的笑颜和无意识间肢体

    动作的柔美,在那一刻,我终于有一些理解她们为什么那么喜欢花,那么喜欢拍

    照了。她们的韶华已逝,但她们对人生美好的留恋却随着年纪的增大与日俱增,

    她们是想把自己最美的容颜保留下来,却又有那么一点对自己不再年轻的身体的

    不自信,就满世界的寻找各种各样的美,然后把自己融入其中,替自己增添色彩。

    同时,我的心中泛起一个疑问:岳母那么傲娇的人,也有不自信吗?妻子会不会

    在不再年轻的时候,也会像他们一样呢?。

    下山的省道上虽然车辆不多,但雪花依然被碾的凋零,一路畅通,直到到了

    山谷的小路上,路上和两边的灌木上都是白雪皑皑,我试着向前开了一段距离,

    倒也不怎么滑,就和方红霞说了一声,不用装防滑链了。一行人在山谷的湍湍流

    水前,在傲雪怒放不知道名字的野花里,在挺直的松柏树下,在不知道修建于何

    年何月的道馆院中的参天古树旁都拍下了自己最美的身影。

    道馆里面的老道俗家姓李,道号红尘,穿着一袭干净的道袍,白袜布鞋,童

    颜鹤发,颇有几分仙风道骨,更是煮的一手好茶,一壶六安瓜片,我喝完后,嘴

    里的回甘久久不去,口齿生香。

    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十一月的天,在我的城市已经暗了下来,在

    城市里的某一条街道上和方红霞的途观车分开,她送张军梅回家,我送王玲回家。

    路上我们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暧昧的味道却不言而喻。

    「王姨,我能到你家坐坐吗?」我先打破了沉寂,王玲在去南山路上对我的

    诉说,对我触动很大,我想不到那最原始的欲望,竟然能王玲这样一个知书达理

    的女性在睡梦中都惊醒,我想象不出她嘶吼的声音,但能想象得出她看着冷冷清

    清淡淡房子的那种孤寂,能想象得出她对着镜子,抚摸着自己空虚寂寞的身体时

    候的哀怨,当然我也不是因为同情她而想牺牲色相给她安慰,至少,对于王玲的

    味道,容貌我也有那么一点的喜欢,也许还有我不希望,我行车记录仪里面的视

    频被妻子知道的原因和心底里面,想要和岳母融为一体的念头,究竟哪种才是最

    主要的,就是现在我坐在电脑跟前写下这段话的时候,也不能确定。

    王玲的眼眸里面满是柔情,一双柔滑的双手紧紧攥着,指关节都已经发白,

    蒙娜丽莎一样的微笑着,说:「我早就准备好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妻子还没有回家,我打电话过去回答说她还和李良

    的妻子在做SPA,做完后她送李良妻子回家后就回来。我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

    烟,想着一个小时前,我还趴在王玲柔软如棉的身体上,王玲叫的很大声,估计

    上下楼层都能听得见,她毫不掩饰快感带给她的刺激,所有女人的矜持和羞涩一

    点都没有,她倾尽全力的探索并开发我和她自己身体上的愉悦,慢慢的,我也几

    乎抛开了所有的束缚,酣畅淋漓的感受了她的身体。她的阴道不是我想象中的水

    源枯竭,反而水水很多很多,多的我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几口。最后,在浴室里,

    她细致的犹如捧着宝贝一样清洗我小弟弟的样子,和妻子整理我衣领时候的模样

    竟然有那么一丝神似。最后,离开的时候,王玲对我说,她会替我安排,让我得

    到我的岳母,我听她说完,几乎是逃着离开的,干到我那骄傲的像公主一样的岳

    母,这对我来说是一道坎,我自己都无法接受,更遑论妻子。想到这里,我的思

    维有些恍惚了,有点怀疑自己在做梦。

    妻子回来以后情绪有些低落,她陪着李良的妻子逛了一下午的婴幼儿用品商

    场,看着李良的妻子幸福的挑选尿不湿,奶粉,玩具等,她说她想哭,她好想好

    想怀孕,做妈妈,但是早晨,她的大姨妈提前来了。我变着法的哄着妻子,但还

    是没有逗笑她,就是像个小猫一样蜷在我怀里睡着的时候,眼角还湿湿的。

    星期天,久违了的太阳终于露面了,看着在阳台上晾衣服的妻子婀娜的背影,

    我忽然想起昨天想到的,如果有一天妻子老了,会不会也和岳母她们一样追着花

    朵去拍照?还有妻子昨晚看着我昨天拍的南山的风景,手指滑动着手机屏幕幽幽

    的说:「我也老了。」想起王玲在我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小妹妹湿的一塌糊涂的

    美妙,想起我和妻子开玩笑,说等到妻子老了,小妹妹里面没有了水水,我该怎

    么办的时候,妻子怼我她就是吐口水也不会放过我的,想起以前曾经在网上查的

    女人过了四十五阴道就会干涩,不知道王玲是不是有什么秘方呢?如果有,那不

    正是做微商的好产品吗?想到这里我兴奋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怎么了,老公?」妻子忙问。

    「没事,想到我们做微商越做越大,就兴奋起来了。」我笑着走过去,抱住

    妻子亲了一口,心里却想着怎么问王玲呢?难道我真的变了,竟然对着妻子撒谎

    还这么心安理得?。

    出了门,约了许秋到家具市场转了一圈,给我自己挑了一张一万多块钱的办

    公桌,想着,以后我用的办公桌起码也比姨妈红的大了一倍,心里就乐滋滋的。

    忙了一天,定好办公家具后又去联系了做写字间隔断的,领着设计师量了办

    公室尺寸,又请许秋吃了饭,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让我高兴的是许秋对我的态

    度也明显比前两天要好得多,以后会经常在一起,我还担心她还看我不顺眼呢,

    另外,她那光洁无毛的馒头屄可是像一枚红艳艳,娇嫩欲滴的仙桃一样,真的很

    诱人。

    回到家里的时候,看着同样忙碌了一天的妻子,我又觉有些惭愧了,祈祷着

    王玲千万别真的要帮我和岳母上床。

    就这样忙忙碌碌的过了十几天,我和许秋正在商量给装修好的办公室到花卉

    市场买些绿植,在网上买块展示业绩的白板和一些挂画的时候,王玲终于给我打

    电话过来了。

    「喂,程也,你有时间没,今天下午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

    「有,有,王姨,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你看我下午几点过去方便?」我问。

    「三点钟你过来吧,你妈也在我这。」王玲悄声说。

    「王姨,这,」我没有想到王玲真的在行动了,岳母现在就和她在一起,难

    道她已经做通了岳母的思想工作,但,那不可能,难道是要跟我睡后算总账?我

    只觉得脊背上冷汗直冒。

    下午两点半我就到了王玲楼下,旁边走过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踟

    蹰这不敢上楼。最后,快要三点了,才战战兢兢的上了楼。

    开门的是王玲,家里的很暖和,她只穿了一件玫红色吊带睡衣,乌黑的头发

    披散着,荷包蛋一样的胸微微挺着,双眼皮的好看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拉我进

    了门。

    「我给你妈吃了安眠药,已经睡着了,你不用紧张。」她显然是看出了我的

    紧张,安慰我说。

    听了王玲的话,我紧绷的神经才暂时松了下来,但内心却依然山崩海啸一般,

    各种声音激烈的碰撞着,身体也依旧发着抖。

    「王姨,这样太过了,我对我妈真的没什么想法,我之所以答应你过来,是

    因为我有事问你,聊一会我就走,请你也别告诉我妈我来过。」我认真的对她说。

    王玲没有说话,一双春水荡漾的眼睛盯着我看了一小会儿,却蹲了下去,拉

    开了我裤子的拉链,我用手推住她的肩,但她的手却灵巧无比,已经将我抬起头

    的小弟弟抓在手里,只套弄了两下,小弟弟就迅速变硬,木撅一样的竖在腰间。

    「你知道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吗?」王玲做了那么多年的校长,说

    话的时候也抑扬顿挫,很好听。

    「不知道。」我双手摁住她的头,我怕她一口咬住我的小弟弟,那个时候,

    我怕控制不住自己。

    「自古都说金银财宝,娇妻美妾都带不走,其实,我们连我们自己的身体也

    带不走。既然连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充分享受身体带来的

    快乐呢?为什么还要分什么岳母和女婿呢?乱伦就乱伦吧,不过是两具肉体阴阳

    交合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的手柔软的包裹着小弟弟上下套动,指尖不时

    研磨一下龟头的马眼,马眼里面很快就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她的手套动的更顺畅

    了。

    「王姨,我不懂人生哲学,我只知道,我不能做让花伤心难堪的事,我真的

    有事要和你聊,你起来行吗?」。

    王玲缓缓站了起来,却没有放手,我祈求的看着她眼波流转的双眼,她也没

    有理会,反而牵着我那不争气的小弟弟向卧室方向走。

    我楞了一下,停在原地没有动,便感觉小弟弟被拽的生疼,阴毛也被扯断了

    几根,就只好跟着进了卧室。

    岳母正躺在我那天和王玲缠绵的大床上,盖着薄薄的兰花儿羽绒被,几乎和

    妻子一模一样眼眸紧闭着,也许是房子里面的温度高的缘故,岳母的脸上也升起

    了红霞,一双红唇娇艳欲滴。

    王玲把我拉到床跟前,从被窝里面拉出岳母的手,让岳母的手握住了我的小

    弟弟,马眼里面透明的液体便沾了岳母一手。

    「还要我教你吗?」王玲见我不动,就在我后面推了我两下,我只觉得小弟

    弟就要爆炸了一样,在岳母的手中在燃烧。岳母的眉似乎皱了一下,就像她平时

    生气时候那样,我急忙把小弟弟从岳母的手中抽了出来,却已经被王玲推到了床

    头。

    岳母一头黄发瀑布一样铺在枕头和她那白皙光滑的脖颈上,被王玲那一推,

    小弟弟就伸到岳母的发丝里面,龟头上被一扫,加上面对岳母时候的刺激,小弟

    弟里面就流出了更多的水水,粘在如丝的头发上,亮晶晶的。

    王玲半躺在岳母旁边,用指尖沾了一些我蹭上去的液体,涂在了岳母的红唇

    上,岳母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了不舒服,伸手在嘴唇上抹了一下,翻了个身,侧

    身睡了。王玲对着我竖着中指「嘘」了一声,掀开了被子。被窝里面赫然是只穿

    着内裤的岳母白花花的身体,从岳母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面都散发着女人香。

    从没有见过岳母不穿衣服的身体,我尽管心里害怕,还是贪婪的看着。从脖

    颈往下,全是白皙滑腻的肉,看不到一丝骨头的轮廓,就算是从侧面,也依然能

    看到岳母饱满的,没有一点下垂的乳房,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刺激,她指蛋大

    的乳头已经高高立起,似乎在召唤着我去吮吸。岳母的腰部,虽然没有了优美的

    弧线,但却以和屁股相连的地方画了一个大大的弧线,岳母是天然的丰乳肥臀,

    桃红色的三角裤也只遮盖了不到五分之一。看着岳母内裤上渗出的痕迹,我心里

    想着,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后退也许更难堪,就脱了衣服,挺着一副威武不

    能屈样子的小弟弟,从后面抱住了岳母,吻向她那我早就想细细品尝的精致的耳

    垂。

    王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拉上了房门。桃子形状的吊

    灯把房间照的通亮,四面墙壁上素雅的壁纸反射着暧昧的光泽,岳母那略显肥胖

    但肉感十足的躯体被我搂在怀中,我的小弟弟也紧紧贴在她的股沟里,我忽然冷

    静了下来,莫名其妙的想起里面结局时候的话来:胡斐到底能不能

    平安归来和她相会,他这一刀到底劈下去还是不劈?曾经年少时候,有那么一段

    名言贴于我的床头: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我到底是继续下去,还是悬崖

    勒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