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的伪高潮】(11)

    作者:东楼大爷。

    字数:8076。

    第十一章再找岳母。

    我不管不顾的扒下许秋的裤子,正要挺枪而入的时候,忽然一愣,许秋的两

    腿之间,白乎乎,光洁一片,宛若一个白馒头一样的高高坟起,中间一条红嫩潮

    湿的细缝如条细长的峡谷一般,一直向下延伸而去,她竟然是这种极品名器——

    白虎馒头逼。对于网上流传的所谓的十大名器,我本来觉得离我很远很远,妻子

    的小阴唇应该是非常大众的那种,一边阴唇大,一边阴唇小,颜色已经在我的长

    年耕耘下,由粉转黑,接触过其他的女人,包括杨晓华和做楼凤的吴倩,张庭,

    她们的小妹妹虽然也各有不同,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而眼下,一个真正传说中

    的白虎,馒头屄就在眼前。

    传说中如果女人是白虎,那就必须是青龙才能降服,其他男人如果遇到了只

    要发生关系,就会有不详的事情发生,这不会是真的吧?。

    就在我愣神时候,许秋发现机会,一把推开我,一跃而起,抓起茶几上的钱,

    一把塞给喀秋莎说:「只要你们把程总伺候好了,这全是你们的了」。

    喀秋莎和索菲亚正在旁边看热闹看的兴趣盎然,喀秋莎接到许秋塞的钱后,

    一把塞进她放在茶几上的黑色的小挎包,两人就朝如两头发情的母老虎一般朝我

    扑了过来,喀秋莎更是一把抓住我的小弟弟,骑在我身上,毛茸茸的小穴对准雄

    赳赳的小弟弟便要套下来,我急忙推着她,腰向旁边一扭,避了开去,对着喀秋

    莎连连摇头,一时竟不知道怎么跟她交流。

    索菲亚显然知道我不希望沾上别的男人的精液,咯咯笑着,低下头去,一把

    握住我的小弟弟含进嘴里,灵巧的舌头对着小弟弟发出摧枯拉朽的攻势。喀秋莎

    见我躲开,不由有些失落,她在来我们包间前不知道和那个男人做过,没有达到

    高潮就被内射,满腔欲火被吊在半中腰,加上刚才又见索菲亚被许秋玩出了潮喷,

    舒服的欲仙欲死,而自己却屡屡受挫,只见她面色潮红,却已经不在说中文,叽

    里咕噜的喊着俄语,竟然抬起屁股,鸟巢一样的阴部向上移动,直接骑上我的头,

    把她那金毛乱舞,湿的一塌糊涂的小妹妹直接堵在我的嘴巴上,接着在我的鼻子

    上,嘴巴上上下乱蹭,只几下,便弄的我满脸都是淫水。

    我被她骑在头上,强灌了几口淫水,咸涩不堪,所幸的是精液的味道已经几

    乎没有了,正恼火间,又被她柔软的阴唇和刷子一样的阴毛蹭了几下,嘴里便跑

    进来好几根喀秋莎金色的阴毛,我急忙扭过头,呸呸呸的向外吐,喀秋莎和许秋

    两人便哈哈大笑,许秋竟然向我竖了一下大拇指。

    索菲亚的口活很好,剥香蕉皮一般把小弟弟伺候的跳个不停,索菲亚见喀秋

    莎兴起,也不甘示弱,只几下就扒下我的裤子,叉开腿来朝高高耸立的小钢炮坐

    了下去,一旁的许秋见我被强奸,笑的耳朵都红了,在一边大声给两个俄罗斯女

    孩加着油,但竟然也没忘自斟自饮,我不由有些佩服起她来,一个二十三四的小

    女孩,在这么放浪淫荡的场面下竟然神色自若,肯定是经历过更大的场面了,这

    个时候我如果还认为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那就是个笨蛋了。

    我几次想要挣扎起来,但俄罗斯女孩本就人高马大,喀秋莎和索菲亚不穿高

    跟鞋都要比我高十几公分,而且她们的力气也大得不得了,再加上要害部位被索

    菲亚卡在她那温热紧致的小穴里,反抗了几次都没有明显效果,也只能认命了。

    那索菲亚的小妹妹果然和许秋说的一般无二,整个小弟弟被层峦重叠的肉壁

    紧紧裹着,索菲亚每一下动作,都发出响亮的摩擦声音,而且每一下小弟弟的龟

    头都能插进索菲亚的花心里面,就像是一张小嘴在里面一口咬住龟头一样,往外

    一拔,又像是开啤酒瓶一样,从花心里面发出「砰」的一声,这滋味,让我也意

    乱情迷起来,随着索菲亚臀部的上下耸动,我的手抚摸着她毛茸茸的大腿,跟着

    节奏快速挺了起来。

    这时候,许秋见我不断的从喀秋莎屁股下面探出头来瞪她,似乎也觉得有些

    不好意思,就走过来,抱住喀秋莎一头卷曲金发的脑袋,亲吻过去,并拉住喀秋

    莎的手,把她从我头上拽了下去,食中两指绞在一起,向喀秋莎乱糟糟的阴毛里

    面伸了过去。

    我才稍稍缓了口气,索菲亚却又缠了上来,她的黑色短裙已经脱掉扔到一边,

    胸前两团硕大的乳房左右摇晃着在我的脸上啪啪直打,我急忙用手抓住,一嘴咬

    了过去。不得不说俄罗斯女人是不好对付的,她们的体力本就比黄皮肤要强很多,

    双臀的夹力和小妹妹的握力随着体力而上涨,她硕大的屁股上下起伏的速度也和

    电击一般,只听到包间里面「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连珠炮一样响个不停。

    一会功夫,从小弟弟上就传来一阵酸麻,我险些一股脑射了出去,但索菲亚

    显然离高潮还有段距离,想起喀秋莎得不到满足的幽怨,便坚决的忍了下来,坐

    起来,把索菲亚揽在怀里,让她骑在我的大腿上,刚一换过来,索菲亚就猛的向

    下一坐,这次直捣花心却又和刚才的滋味不一样了,花心比刚才她骑在我身上的

    时候要紧的多,只感觉龟头遇到一个柔软的不像话的东西,随着她屁股的下沉,

    龟头硬是向前挤去,一下子挤进索菲亚的子宫,接着龟头只觉得被湿热的液体包

    裹着,说不出的舒服。

    向上挺了十几次,感觉又不行了,便抱着索菲亚翻了个身,让她趴在沙发上,

    磨盘一样的屁股高高撅起,两瓣屁股上面金色的汗毛上有汗珠渗了出来,从菊花

    向下,却是已经分开的深红色的小阴唇。索菲亚两片深红的阴唇里外都是白色粘

    液,阴道口微微张开,里面挤满了粉红的肉粒,看得我的小钢炮跳了又跳,就急

    忙插了进去。我当时想的是,要是普通小姐也就算了,但现在我要是操穴不当,

    不只是丢我的脸,也有损中国男人的威风,所以,就算是对妻子不起,哪怕许秋

    在旁边看着,她给我安排这一切有什么阴谋,我也要让这俄罗斯女人在我枪下俯

    首称臣,因为,敢被我中华男人日者,再紧也给她操松了。

    正操到要紧,心里默喊着为国争光,为中华男人争光的时候,许秋的手突然

    从喀秋莎毛茸茸,红彤彤的屄中抽了出来,只见喀秋莎向天蹬直双腿,头向后昂

    起,嘴里乌力吉啦大叫着,撅起的屁股中间的红色缝隙里,一股清澈的液体便向

    我和索菲亚喷了过来,湿湿的一股骚味,淋了我和索菲亚一身,我当时还穿着衬

    衣,不由一阵懊恼,这样子回去可怎么给妻子交代?都是这两个俄罗斯女人惹的

    祸,越发加大抽查频率。

    索菲亚被刺激的越发凶悍,屁股不停地往后耸,嘴里「荷,荷」叫着,我只

    觉得龟头插进花心,被吸住的刹那,花心一阵紧缩,一股水浇上龟头,一个激灵,

    再也忍不住,一股脑的全喷射进索菲亚的子宫里面,却是一滴也没有落在阴道。

    就是小弟弟在射精后慢慢变小了,索菲亚的子宫口也在慢慢变小,龟头竟然被卡

    在里面,一时之间出不来,随着索菲亚花心的收缩,各种奇妙的感觉便从龟头传

    递出来,小弟弟被刺激的竟然又坚硬起来,不得不说,这是我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做梦也想不到人体竟然能神奇如斯。用力一挣,只听「砰」的一声,小弟弟才挣

    脱出来,却依然一副坚挺不拔的姿态。

    从「曲径通幽」出来,开车回家的路上,被风一吹,我也清醒了许多,对于

    许秋今天和我演这一出的目的,我还是想不明白,都一起做生意了,我和杨晓华

    自然不会再有什么身体上的纠缠,人家老公就在旁边看着呢,许秋还不惜牺牲牺

    牲色相的来与我达成协议,难道事情真的和我想的一样简单?自从遇到杨晓华以

    后,我的生活,三观都发生了很大改变,本以为自己对生活和社会已经非常了解

    了,但仅仅今天晚上几个小时,就彻底颠覆了我的思想,想不到许秋看起来一本

    正经的女孩竟然会那么疯狂,主要的是她玩弄女人的时候,技巧娴熟的让我这个

    自认的床底高手都眼界大开,羡慕嫉妒恨,更想不到她本人竟然会是极品的那种

    白狐馒头屄,还有就是想不到这世上女人的小妹妹竟然会如此奇妙了。

    以前在网站上浏览过的黄色电影里面,用小妹妹写毛笔字,剥花生壳,开啤

    酒瓶等,我以为是拍影片的手法,现在看来也许会是真的了,索菲亚的小穴就是

    活生生的例子,不是亲身经历,也不敢相信会有这么奇妙的小妹妹。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什么头绪来,但自己的的确确,已经在背叛妻子的道路

    上越走越远了。想着自己口口声声对妻子说着「我爱你」,转头却又把吊对准别

    的女人的屄口,一阵彷徨冲向心头。现在衬衫上还有一股淫糜的味道,回到家里

    该怎么和妻子解释?。

    调转车头,到石榴洗浴中心洗了澡,刷了牙,穿上从车后舱里拿出的前几天

    换下的衣服,看着镜子里面有些陌生的脸,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再一次告

    诫自己,自己答应过花,不让她受一丁点伤害,也发过毒誓的,最后,我又郑重

    其事的发了一遍毒誓:不管别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名器美穴,不管别的女人有多么

    吸引我的味道,也不管别的女人有怎样的美貌和妖娆,从今以后,都和我程也毫

    无关系,我的小弟弟,只能是花一个人的,就如花的小妹妹只能是我的一样,如

    违此誓,就让我终生不举。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凌晨,打开门,悄悄走进客厅,客厅里的灯突然亮了,

    花盖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眼睛红红的看着我。

    我不禁一阵心疼,忙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搂住她问:「小傻瓜,怎么不睡?」。

    花把头埋进我的胸膛,轻轻的顶了我一下说:「你不回来,我睡不着,怕你

    不要我了」。

    我心底发虚,更恨自己让花一个人在家,自己背叛爱情。

    「傻瓜,就算是我不要整个世界,也不会不要你,你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曾

    经多少次我想过,万一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也绝不独活。」我拍着被子里面的花,

    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花怕冷,天稍微凉的时候,每晚都是我先钻进被窝,把被

    窝暖热以后花才进来,如果遇到像今天一样,花一个在被窝,我身上带着凉气的

    时候,都是隔着被子抱着她,一直等我身体的温度上来了,才进被窝。

    「嗯。老公,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就告诉我,我会悄悄

    的离开你的。」花的语气里有些伤感的说。

    难道是花发现了我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我将花紧紧抱住,把她的脸

    贴在我的胸膛,说:「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不要你胡思乱想」。

    「嗯,今天很晚了,就饶过你啦,抱着我去床上吧。」花说。

    我便连被子一起把花抱进卧室床上,两米宽的大床上还暖着一床提花羽绒被

    被子,我放下花后,花卷着被子,拉过里面填了决明子等中药材,套着鹅黄色枕

    巾的枕头垫在身后,像只猫咪一样蜷在一起,看着我脱了衣服,钻进暖在床上的

    被子里面。我也笑着,光着身体看着花,伸手咯吱了她一下,她喊着手凉躲着。

    我等身体暖热了,才把花拉过来,她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像个孩子一样钻进被

    窝,把自己蒙起来,枕在我的胳膊上。

    「花,我不想上班了,一个新认识的朋友要和我一起做一个主打微商的产品,

    你觉得怎么样?」我也钻进被窝,看着一双黑溜溜眨巴着眼睛的花说。

    「挺好的,你放心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花躺在我的臂弯,

    听着我的心跳说,「做新品的话,要么是自己建工厂,要么是别的公司代工,还

    要是适合微商销售的,虽然微商的门槛低一些,但选择一个好的产品也不容易,

    你们准备做什么呀?」。

    「就像是我们的孩子一样,还只是一个构思。这不,先要征得你的同意才能

    进行下一步嘛。」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说到孩子的时候,花的好像突然抖了一

    下。

    我在花柔软的唇上亲了一下,说:「睡吧,小傻瓜。」

    「嗯,我爱你老公。」花还是静静的看着我,我却已经很困了,包括小弟弟。

    第二天醒来,妻子已经去上班了,梳妆镜上面贴着一张上面画着个笑脸的小

    纸条,花秀美的笔迹看着是那么舒服:老公,饭菜都在橱柜上面,你醒后自己热

    一下,不许剩哦。既然决定辞职了,就尽快办了吧,我永远都会支持你的,爱你。

    吃完饭开车去保险公司打了辞职报告,看着姨妈红诧异的脸色,我心中一阵

    暗爽。李良这家伙知道我要辞职,没心没肺的搜刮了我办公桌上大部分私人用品,

    还要花星期六陪她老婆谭梅梅去洗澡,他老婆肚子已经很大了,在家洗澡不方便,

    让她一个人去洗浴中心又不放心,我被缠的没办法,就给花打了个电话,得到花

    的同意后,答应了那个家伙。谁知道他打蛇随棍上,又尾随着我走到车库,拉住

    我贼忒嬉嬉的问:「程也,吴倩一直念叨着你,什么时候我们再去?」。

    「梅梅肚子都那么大了,你就不能省省心?万一被她发现了,一气之下做点

    傻事,那可是一尸两命。」我没好气的训他。

    「程也,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杨花又没大肚子,你想用就用,我可是每

    晚只能看不能上,都要憋出内伤了,放你和我换个位置,只怕你比我还跑得勤。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妓,人家两个十七八的女孩,要文能文,要

    武能武的,放在古代,那可是陈圆圆,李师师之流,你想见人家身份还不够格,

    现在人家对你念念不忘,怎么就不知道珍惜这份缘分呢?」。

    其实对吴倩我也是有好感的,但一想到花,再想到上次赤身裸体的,还酸不

    溜秋的念诗作对,一副丑态百出的样子,就浑身不自在,暗暗下定决心,就算是

    打死也不会再去第二次了。

    看着李良侃侃而谈,我意兴索然,摇了摇手,上了车直接开走。昨晚在KT

    V胡闹完,和许秋约好今天中午去她们公司和武迪,杨晓华谈具体工作,时间也

    差不多了,就直接过去。

    杨晓华和老公代理了国内几个大品牌的建材,像圣象,新润成,新豪,东鹏

    等,她们的公司设在平谷街,那整条街都是做建材的。平谷街街道非常宽阔,两

    边停满了各种车辆,一些拉货的三轮摩托车不住的穿梭其中,进了街道,向前走

    五百多米,就看到她们的办公楼,一幢五层的楼宇,一二三楼是展厅,四五楼办

    公。

    杨晓华的公司全称叫叫谷树商贸有限公司,上了四楼,里面装潢的倒也富丽

    堂皇。对接待说了和武迪约好后,那个扎着马尾,一脸可爱的女孩就带着我上了

    五楼。五楼只有三个办公室,一个是武迪的,一个是杨晓华的,另一个是几个中

    层的统一办公地方,我刚上五楼,就看见许秋从里面走出来,却和昨晚的打扮不

    一样了,穿着一身合身的工装,愈发显得脸蛋白净,短发精神。

    「程总,你好,请随我来。」笑着和我握手后对旁边带我上来的接待说:

    「好了,我带程总去见武总,你忙你的吧」。

    女接待转身下楼,许秋前面走着,带我到了最里面的办公室门口,敲了下门,

    门里传来武迪的声音:「进来」。

    许秋进去说了两句就让我也进去。武迪的办公室很大,约有一百平方,里面

    从地板到墙壁,全都是古风风格的装饰,靠右手边是一排红木做的茶柜,再往里

    是同样材料的书架,左边是一个足有两米五,似乎是整根树根加工的茶几,茶几

    周围是黄檀木加工,上面浮雕龙凤花鸟的一大两小三个沙发。武迪正从最里面一

    张紫檀木大办公桌后面笑着走出来,桌上没有电脑之类现代化办公家具,却放着

    一个一尺多高的太上老君八卦炉,里面青烟袅袅,熏得整个办公室一阵说不上来

    的异香味。

    我平时也经常和有钱人打交道,比武迪办公室装修的豪华的也有不少,但也

    从没见过这么古香古色的,如果再在里面放三盒三清塑像,说是清修之所也不为

    过。

    刚被武迪招呼着在他那紫檀木小沙发上坐下,武迪坐在侧面,杨晓华就笑着

    走了进来,向我伸出手说:「程也,要不是让许秋去请你,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和

    我们合作了?」。

    看着杨晓华她那玉管一样熟悉的手,我犹豫了一下,和她轻轻握了一下,杨

    晓华走过去和武迪坐在一起,许秋坐在了我的对面。

    茶几上放着一个小炭炉,里面的木炭烧得火红,炉上搁着一个青色陶瓷茶罐,

    武迪揭开盖子,用勺子从旁边一个造型古朴的瓷罐里面抄了一勺茶叶,待里面的

    的水起了鱼泡,投了进去,然后盖上盖子,许秋已经把四个洁白如玉的细瓷茶碗

    放到每人面前的茶几上,没等我和杨晓华寒暄,只见茶罐盖子上四角上的小眼里

    面袅袅升起白气来,就如四条白龙盘旋而上。

    「杨姐,你这么说我可就惭愧死了,你和吴总还有许大美女这么抬举我,我

    自然是要尽快响应,不过是保险公司里面的离职手续比较麻烦,所以这几天耽搁

    了,本来也准备这一两天就过来找你们,恰好许大美女昨晚别来找我,呵呵」。

    说话间,茶罐盖子中央的小孔里面也升起了一律白气,五缕白气在空中交汇

    在一起,向四周散开,一股浓郁的茶香便吸入鼻中,一时我精神都为之一爽。

    武迪一手抓住茶罐上把手,一手拿起我面前茶碗,手腕微斜,香气扑鼻,汤

    色红润的茶水便注入茶碗,他摇了摇茶碗,让茶水漫过整个茶碗,然后倒入茶几

    上洗茶的地方,再重新给我倒满。武迪倒茶的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他手腕上的

    檀木珠子竟连一下晃动也没有,加上他本来就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显得十分儒雅,

    一时间我竟觉得他有几分仙风道骨了。

    「武哥,做什么产品,你们想好了没?」我喝了一口茶,有钱人的享受确实

    不能比,一口下去,从喉咙到肚子都能感到顺滑舒服,回甘也比我平时喝的要强

    一大截。

    「我的意思是我们先把公司成立起来,微商的产品我了解了一下,大多都不

    是什么高科技,只要我们认真做下市场调研,针对大多数人的心理,找到一款合

    适推广,又容易加工的的产品不是难事。比如说现在市场上很是火爆的棒女郎,

    你杨姐从朋友那里买了,试用了下,发现不过就是做阴道消毒的东西,药店里面

    比这个效果好的同类产品多如牛毛,可它愣是能风靡女人圈,这中间有虚假宣传

    的作用,但最重要的要归功于中国人口红利和从众心理。」武迪说。

    听到杨晓华用了棒女郎,我不禁心神一荡,脑海中便出现她双颊微红,

    赤身裸体,叉开双腿,往她那红嫩多汁的小妹妹里面塞东西的场面,不禁看了她

    一眼,发现她也正意味深长的看着我,我急忙把目光转向许秋,不想她竟然一直

    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便似笑非笑的曲起拇指、无名指、小指,食指和中指并

    在一起,放在她鼻子下面,从左往右划了过去,正是昨晚在KTV她给我闻索菲

    亚小妹妹味道的动作,我急忙瞪了她一眼,转头看向武迪。许秋她对我做这个动

    作,显然是知道我听了武迪的话,又对杨晓华起了绮念,在向我警告,不要忘了

    她和我之间的约定。

    「棒女郎我在朋友圈里面也看到过,确实做得很好,还有我岳母的几个朋友

    也都在做微商,我和岳母说让她了解一下,估计也应该问清楚了,我下午去问一

    下情况。成立公司的事情就让我和许秋来办吧,现在审批手续简化了不少,一个

    星期就能办好,只是我们要先把公司办公地点选好。」我说。

    「新公司的办公地方不用选了,玉涡大厦还欠着我们材料款,我已经和他们

    老总打过招呼了,给我们十八楼用,等新公司成立了,把租金转给我就行。」杨

    晓华说。

    武迪一边玩弄着手上的珠子,一边点头:「程也,那这事你就和许秋费点心,

    等新公司账户开好以后,让你杨姐把钱就打进去」。

    「行,我的钱也一起打。」我表态说。

    「呵呵,那就先谢谢武总和程总的提携了,我的钱也会及时打进去。」许秋

    也表态说。

    「新公司挂牌那天,我在家里亲自烧几个小菜,给三位大老板打打牙祭,到

    时候不醉不休哦。」杨晓华风情万种的撩了一下额头前的秀发说。

    「哈哈,一定一定。」我说。

    中午我请武迪,杨晓华夫妇和许秋一起到平谷街口的酒楼吃了饭,给岳母打

    了个电话,知道岳母还在家养病,我就买好岳母喜欢吃的饭菜,直接开车去了岳

    母家。

    岳母上身穿的是绿色针织衫,套在红色圆领保暖内衣上面,胸脯鼓鼓的,把

    保暖内衣撑了起来,显得很是有料,下身穿的是她那件黑棉布裙,裙子下面是穿

    了肉色丝袜的小腿,烫过的头发全梳向脑后,整个额头都露了出来,显得整个人

    都精神了许多。她从我手里接过饭菜,让我先坐,自己到厨房去热。

    昨晚刚在KTV干了对不起妻子的事情,见岳母前我心里不住发虚,前几天

    跪在她脚下祈求原谅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可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一次给人下跪,

    难道我真的不能控制住自己么?。

    我自己也认真想过,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犯错误,除了我自己意志薄弱,

    经不起诱惑,是不是也和我认识了杨晓华有关系你呢?原来我每天在保险公司和

    修理厂之间游走,有尔虞我诈和欺骗,但那只是为了生活,大家都是如此,和人

    品无关,但现在我的三观都似乎在慢慢的发生改变,到底是坚守自己的爱情观,

    不管妻子原谅与否,都对她摊开心扉的承认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错误,还是继续

    随遇而安,在各种诱惑中或者沉沦,或者升华?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对妻子的

    爱,在我内心里,为了妻子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哪怕是死都不会眨

    眼,但那天,听着岳母在厨房里面忙活的声音,我感觉到特别害怕,怕自己没有

    自己想的那么爱妻子,怕如果再一次遇到杨晓华的诱惑,自己依旧会做出对不住

    妻子的事情来,或许,面对杨晓华那样的有钱人过的生活的时候,我并没有自己

    想象中那么清高,没有拒绝,只有跟着一起堕落,沉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