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311-318)

    作者:性与情。

    字数:22097。

    第311章。

    「喂!老公,你怎么还没有回来啊?正在等你吃饭呢……」。

    电话那头响起了小颖的声音,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和亲切和平常一样,但是

    看完所有视频瞭解真相后的我,却感觉到小颖的话有些不真实。

    仿佛监控看到的一切都是梦境,小颖似乎一直没有改变过,难道这一切都是

    一场梦?。

    「快到家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后对着电话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视频太过劳累,我此

    时的嗓子已经沙哑。

    「嗯,快点啊……」。

    说完这句话过后,小颖就掛断了电话,而我拿着电话愣了很久,甚至我反覆

    看了一遍通话记录,仿佛刚刚和我通话的不是小颖,但偏偏就是小颖无疑。

    小颖的电话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一切似乎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掛断电话我穿上了衣服之后向家里赶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感觉是

    在赴一场鸿门宴,心中总有一种决绝悲伤的感觉。

    回到我家的楼下,我抬头看着我家所在的楼层,客厅的灯光亮着和往常一样,

    只是我现在有些不敢上去,以前自己最希望回到的地方,此时却变成了自己最害

    怕的地方,家里只有小颖一个人吗?还是说……小颖真的是在等我回家吃饭吗?

    会不会重演昨天的激情?昨天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小颖的预料之外,按照她的想法,

    我那个时候正好下飞机回家,之后就可以撞见她和父亲激情的一幕,结果我偏偏

    中途回到了公司没有回家,打乱了她的苦心安排。

    失败一次后,倔强的小颖会甘心吗?她应该会趁着我下班回家,再次重演一

    次吧。

    但是呆在楼下也不是办法,硬著头皮我打开了楼下大门,之后顺着楼梯向着

    自己家所在的楼屡走去。

    走到了房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拿出了钥匙準备打开房门,但是钥匙离

    钥匙孔只有短短距离的时候,我却没有胆量插入钥匙打开房门。

    因为我害怕打开房门,会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我的脑海中不由得有

    些想入非非了。

    我不知道自己站在房门口多久,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让我的思绪回归到现

    实。

    而手机的铃声在这个安静的走廊里是那么的响亮,响亮的足以让住户听到。

    我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小颖打来的。

    我此时被小颖的电话弄乱了,站在原地无所适从,是接电话还是不接?此时

    已经站在了家门口,接电话有意义吗?正当我站在门口无所适从,不知道如何是

    好的时候,「卡……」。

    房门竟然打开了,小颖一手按著门把手,一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走了出来,

    看来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听到了声音,所以才打开了房门。

    「怎么回来这么晚啊?饭菜都凉了……」。

    小颖打开房门后看到是我,直接掛断了电话,带着埋怨说道,我此时站在门

    口有些傻眼了。小颖此时穿戴十分的整齐,而且表情十分的正常和我想像的场景

    完全不一样。

    小颖一边埋怨的说道一边给我拿出了拖鞋。

    「老公,你没事吧?」。

    正当我思考的时谈,小颖的话语把我惊醒,只见小颖已经给我拿好了拖鞋,

    手拿着我手中的公事包。

    平常的时候小颖给我拿完拖鞋后,就会接过我手中的公事包,而小颖这次给

    我拿完拖鞋后,接过我公事包的时候,我却发呆没有松手。

    「哦,没事……」。

    我换好了小颖给我準备好的拖鞋,之后直接坐在了饭桌上。

    「老公,赶紧去洗手啊,洗完手再吃饭……」。

    我直到坐在饭桌上,脑海中还云里雾里,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现在

    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到底视频是梦境还是现在是梦境?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自己

    的预知。

    只是刚坐下不久,就再次响起了小颖的声音,原来回家后自己都会先洗手再

    吃饭,但是自己云里雾里的竟然直接坐在饭桌上。

    「老公,想什么呢?吃饭啊……」。

    小颖的话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洗手过后我又继续坐在饭桌上发呆,本来我

    一直没有动筷子,再想怎么和小颖说这件事情,自己是不是该主动的认错。

    但是自己还没有考虑好,小颖就把我给打断了。同时还递给我筷子。

    饭桌上,我的思绪已经不在这顿饭上,甚至都没有嚐出来这顿饭是什么味道,

    一直感觉自己晕晕的,而小颖一直给我夹菜,对我一如往常,甚至我刚进屋的时

    候,她还是给我拿拖鞋,接过我手中的公事包,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变化。

    如果说我刚回家就面对小颖的质问,那是我意料之中,但是现在发生的一切,

    却是在我的预料之外。

    一直到吃了晚饭后,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坐在沙发上,没有开电视机,就

    是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此时小颖正在收拾碗筷,她一边收拾一边哼着歌,似乎

    没有一点反常,而且她对我没有任何的变化,我考虑是不是该最先开口,但是思

    考了许久后,自己似乎没有主动开口的勇气。最后我只能回到臥室躺了下来,或

    许关灯之后和小颖谈话心安一些,至少我看不到她的眼睛……我躺在床上闭着眼

    睛,手臂挡在额头上,我此时等待着就像一个因犯等待着法官的宣判。

    屋外的小颖收拾著房间,忙的不亦乐乎,等她完成一切后,我的心紧张了起

    来,因为小颖要进屋了,只是听到开门声,却是隔壁卫生间的声音,小颖又洗澡

    去了,此时自己似乎有些不耐烦,似乎这个漫长的过程就是对我自己的一种折磨。

    「卡……」。

    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响起了臥室房门打开的声音。

    「咯吱」。

    随着床垫发出一个声音,小颖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我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可

    以听到小颖擦头发的声音,此对我的大腿能够清晰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水汽,

    另外也能够闻嗅到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

    此时我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昨天她和父亲发生的一幕幕还在脑海中

    回荡著,小颖的表情言语是那么的放荡,与平时矜持的她完全不同,就算以前和

    父亲再疯狂和放纵,她都没有昨天表现的那样,闻嗅著她身上的气味,既陌生又

    厌恶。

    此时我根本没有勇气去说件么,就等着小颖主动开口吧。

    但是许久之后,小颖擦拭完毕上床躺在了我旁边,之后房灯关闭了,一切都

    陷入了安静,小颖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而且她睡觉的时候还像以前一样,抱着

    我的胳膊,像一直小猫一样蜷缩在我的身边。

    而我此时在黑夜中睁开了眼晴,搞不懂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监控中一切都

    已经明瞭,小颖已经发觉了一切,甚至昨天还和父亲那样来「报复」我,但是现

    在却一言不发,对我还和以前一样,难道说这么些天过后,小颖已经忘记了一切?

    难道她旧病复发得了失忆症?不过我心中也有了一丝期许,或许这么些天过

    后,昨天和父亲的激情过后,她后悔了,所以现在来挽回一切?当然,这是我最

    希望的答案,只是真实的答案真的是这样吗?平时我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是现

    在这个时候,我最想知道真相,如果我会读心术该多好,那样我就可以读懂小颖

    的内心,知道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第312章。

    这一夜我几乎没有睡着,而身边的小颖虽然呼吸匀称,但是我察觉到她几乎

    也没有怎么睡觉,现在我们夫妻俩的状况十分的诡异,明明双方心里各自装着心

    事,心态分离此时却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心虚,也或许是不想打草惊蛇,这一夜我保持一个姿势一动没动,

    在以前的时候我睡觉非常喜欢翻身的。

    等到了第二天清晨,我刚要睡觉的时候,却发觉身边的小颖已经起床了。

    小颖下床后就开始洗漱和準备早餐,我想起床洗漱,却是不敢面对小颖,直

    到小颖叫我起床吃饭,在洗漱间里,我看着镜子中眼红虚弱的自己,现在自已的

    心情很担忧也很复杂,但是这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又怨得了谁?在饭桌上,小颖

    显得十分正常,还正常的和我说话,但是心虚的自己眼神闪躲,心不在焉的。

    到了工作单位,自己的精神始终无法集中,我真的不知道小颖现在是怎么想

    的,一切都是梦吗?到底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或许小颖现在就是在折磨我吧,

    也确实如此,如果小颖和我直接摊牌,无论最后摊牌的结果怎么样,至少有一个

    结果,但是现在这么不清不楚的,让自己在这里胡乱的猜疑,神情憔悴,或许这

    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吧。

    到了晚上一切照旧,小颖等我回家吃饭,而饭桌上的我一言不发,晚上睡觉

    的时候依然如此,小颖就那么偎依在我身边抱着我的胳膊,我一动不敢动直到自

    己的胳膊已经麻木。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在中午上班的时候,我实在掩饰不住好奇心,也是为了

    寻找答案,只能借助视频监控这个唯一的平台。

    我打开了监控设备,因为在家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回避小颖的目光,所以大

    多数时候根本看不到小颖的眼神甚至是表情,但是通过监控视频我发现,小颖在

    饭桌上,还有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偶尔眼神会比较冷冽,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总感觉小颖的眼神中偶尔会闪过一丝寒光。

    如果小颖眼中的寒光不是错觉,那么就可以证实小颖是故意这么做,正在折

    磨我,算是一种报复我。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实在有些受不了,当晚上过后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此时小颖正在收拾房间,收拾完房间后还要洗澡,现在我安静的一个人,似乎给

    了我充足的时间去思考。

    我在脑海中一直思考著要说什么,同时也在给自己打气,无论怎么说,自己

    要有充足的勇气,大不了就是妻离子散,反正自己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小颖,咱俩谈谈吧……」。

    当小颖躺在床上,偎依在我身边的时侯,我把手臂从额头上拿开,张口说道,

    此时房间已经陷入了黑暗,我和小颖看不到对方,似乎给我增加了-部分勇气,

    我的声音音量不大,但是在这个安静的夜晚里却显得那么的突兀和清晰。

    「怎么突然这么正式?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要谈的?」。

    小颖似乎很累,显得於分慵懒的说道。

    「咱俩能开诚布公的谈一次吗?」。

    小颖还在和我打太极,我此时有些显得不耐烦,这些天的压抑似乎随时要爆

    发出来。

    「是不是老婆对你不够好啊?老公,你的话让我有些害怕……这么长时间你

    没有这么正式过了……」。

    小颖突然把脸部从我的肩膀上移开,虽然我看不到她,但是听她说话的方位,

    我知道她此时一定看着我。

    「有些事情是我做错了。你想怎么样就说出来,不要这个样子,这样下去大

    家都很压抑的……」。

    此时我尽量调整自己的呼吸,越是这个样子,我越反感,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现在弄的七上八下的。

    「老公,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今天说话这么奇怪?而且这两天你的情绪也

    很奇怪,你別吓唬我好不好?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

    此时小颖说话似乎带着一丝哭腔,不知道是真情流露还是装出来的。

    「曲颖,咱俩这样装下去有意思吗?」。

    此时我从床上坐起来,把小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甩掉,音量不由得提高了很

    多。

    「卡……」。

    随着一声轻响,屋里重新充满了光明,而亮光让我不由得闭了-下眼睛。

    「老公,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我又哪里做错了吗?你说的话我根本不知道是

    什么意思?」。

    小颖此时穿着睡裙跪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担忧和楚

    楚,此时我看着小颖的样子,看到她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我自己也不得不怀

    疑,小颖此时到底是不是真情流露。

    「算了,睡觉吧……」。

    我此时仿佛洩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躺在了床上,而小颖则关闭了房灯慢慢

    的躺在了我身边。

    「老公,你怎么了?你这个样子我好怕啊……」。

    小颖偎依在我身边,唯唯诺诺的说道。

    「没事,睡觉吧……」。

    我此时与小颖没有了什么言语,现在自己的大脑很乱。

    整个房间重新陷入了安静,而我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难道是我错怪了小颖?不会的,视频监控中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实,绝对不会

    有错的,那怎么会这个样子?难道是我工作压力太大,产生了什么幻觉?或许得

    了什么幻想症?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要不是我出了问题,要么就是小颖出了问题,毕竟小颖的精神状态刚恢复不

    久,看到加密狗的一切受了刺激,让她精神分裂成了两个人格,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种人格分裂只有在电视和资料上看过,现实中很少,小颖得了这种病也说不定。

    到了第二天早上,小颖对我一切如故,或许是昨天晚上我的发问,小颖再次

    显得小心翼翼唯唯诺诺的。

    到了上班的时候我一直无法心安,打开了家里的实境监控,小颖一直安静的

    在家一切行为如常,眼睛再也没有飘向摄像头,似乎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很奇怪,难道真的是错觉吗?还是说小颖的演技太好

    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再也垒不住了,我离开了公司去了那家医院,找到了曾

    经给小颖治疗的精神科医生。

    「不应该啊?」。

    当我把情况简短的和医生说明后,那个医生皱起了眉头说道。

    「什么意思?」。

    此时我坐在医生的座位上抬头看着医生,医生拘谨的站在我面前。

    「我是说贵夫人的病情已经完全好转了,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难道又受了

    什么新的刺激?可是就算受了新的刺激也不应该这个样子,这种病例世界上是存

    在的,只是很少很少,不会这么巧被贵夫人……」。

    医生显得有些不安,毕竟是他再三保证小颖没有问题的,现在出了这个情况,

    作为小颖的主治医生难辞其咎,而我现在还是他的顶头上司。

    「王总,有时间你把夫人带过来,我做一次深入的检查,这次我一定给王总

    一个交代,如果这次还没有弄清楚,属下就卷铺盖走人……」。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拍著胸部保证道。

    「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一次,但是如果你再弄不明白,可就不是卷铺盖走人

    那么简单,你明白了吗?」。

    毕竟这个医生知道我很多的秘密,所以我时刻给他一个威胁和压力,让他替

    我保守秘密。

    「放心放心,属下明白……」。

    医生跟在我身后一个劲的点头哈腰的保证道。

    回到了公司,我想着用什么理由把小颖弄到医院来,一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小颖真的是人格分裂了?还是她演戏太好了?我发现再这么下去,我快精神崩溃

    了……。

    第313章。

    到了晚上。看着小颖为我準备的晚饭,心中已经没有了从前的暖意,如果这

    些菜是小颖真心实意做出来的,我肯定会满心欢喜,但是如果小颖言不由衷,这

    顿饭会不会吃的比较苦涩?饭桌上,小颖的一颦一笑都毫无瑕疵,和以前没有任

    何的分別,但是此时因为心中的猜忌,感觉小颖对我是那样的陌生。

    「小颖,明天咱们去医院一次吧……」。

    躺在床上,在这个漆黑的房间里,我对着小颖说道。

    「怎么了?为什么要去医院?老公身体不舒服了吗?」。

    小颖听到我的话语后,脑袋从我的肩膀上离开问道。

    「没什么,就是为咱俩各自体检一下……」。

    因为我不知道小颖此时的状态和内心活动,说这句话无疑是在撒谎,这句话

    说的自己都感觉到虚伪。

    「哦,听从老公的安排……」。

    小颖「乖巧」的说完这句话后,就不再说话,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安静,寂静

    的臥室里只能听到我俩的呼吸声。只是我俩的呼吸声似乎都不太均匀,似乎都有

    著各自的心事。

    到了第二天,我在公司上班,本来约好中午的时候和小颖一起去医院的,但

    是到了中午的时候,我却接到了小颖的电话,小颖告诉我说今天不能去医院了,

    因为有点事情要处理。

    我那个时候有点不耐烦,也没有问小颖是因为什么事情,就掛断了电话。

    我坐在椅子上,今天医院是去不成了,不知道为什么不去医院,自己的心中

    突然感觉到一阵放松,如果去医院了,医生无论检查出哪个结果,都是我不愿意

    接受的。

    此时我坐在公司里,不由得再次胡思乱想了起来,小颖不去医院,难道也是

    害怕什么吗?或许是做贼心虚害怕自己暴露?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回到了家

    里,打开房门后,照例是小颖坐在饭桌前等我吃饭。看到我回来后她开心的起身

    给我拿鞋子,接过我手中的公文包。

    我洗漱过后走到了饭桌前,小颖此时正在厨房忙着端菜,一般时候小颖做好

    了饭菜都会放在保温箱里,毕竟我回家的时间真的不固定,根本让小颖摸不著任

    何的规律。

    我坐在饭桌上,本来心不在焉的,心中一直想着小颖今天突然不去医院的原

    因,目光无意中看了一下桌子,我的目光变得紧张了起来,因为饭桌上竟然摆放

    著三副碗筷。

    看到这里后,我目光看向了我俩的臥室,我俩的臥室里空无一人,而卫生间

    里也关灯,那么就不是浩浩回来了,那会是……我看向了门口,刚刚进门的时候

    没有注意,现在才注意到,鞋架上摆放着一双男人的鞋子,是父亲的,而我回头

    看向了次臥紧闭的房门,而我回头看房门的时候,小颖这个时候也正好端着菜从

    厨房出来。

    「爸,锦程回来了,吃饭吧……」。

    看到我回头看向次臥,小颖有些不自然的低下了头,在经过次臥房门的时候,

    小颖对着房门说了-句。

    小颖的不自然是很正常的,平时的时候哪怕提到父亲的时候,小颖也会这个

    表现,毕竟俩人的关系是那么的非比寻常,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卡……」。

    隔了十几秒钟后,次臥的房门打开了,父亲有些不好意思的从次臥里走出来。

    算起来我有将近二十多天没有见到父亲了。毕竟去美国就去了半个月,而最

    近见过父亲,还是在监控视频之中,他在视频中销魂的享受著我心爱妻子的身体,

    在小颖的身上纵情的驰骋著。

    「回来了,今天刚忙完,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时间回来,早就想回来看看你,

    在美国还累吗?」。

    父亲坐在桌子上后,似乎受不了这个压抑的场景,主动张口说话,只是说话

    似乎有些语无伦次,而且语音带着一丝颤抖。

    「还好,不累……」。

    我回答道,只是我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我不累,心累……这段时间因为小

    颖的事情,我是真的心累,精神都快崩溃了,差点被折磨疯掉。

    「哦……」。

    似乎我的回答很简短,让父亲自讨没趣,父亲微笑了一下就不说话了。

    「你们爷俩要不要喝一杯?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而小颖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给我和父亲特意打圆场。

    「好啊……好久没有喝酒了……」。

    听了小颖的话语后,父亲看了我一眼,我对着小颖点头说道。

    说实话,我己真的很久没有喝酒了,毕竟现在工作很忙,没有时间让自己沉

    迷於酒肉之中,而且现在在这个位置上,要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就算在

    宴会和舞会上喝酒,也只是那种没有多少酒精度的红酒,已经忘记了啤酒和白酒

    的味道了。

    听到我的话后,小颖拿出了家里的那瓶茅台酒,那是朋友送给我的,现在身

    份不一样了,给我送礼的人很多,这几瓶茅台飞天就是別人送我的,每一瓶都价

    值几千上万,我收到后一直放在家里,而父亲虽然来过几次,但是听到这些酒的

    价值后一直不敢喝,而且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在看到小颖拿过这瓶酒的时候,我的眼睛余光看到父亲用舌头舔弄了一下嘴

    角,不知道是馋那瓶酒还是续小颖的身体。

    我给自己和父亲倒满了一杯酒,和父亲碰了一下后我就一饮而尽,而父亲原

    本只是轻轻尝了一口正在回味,没有想到我已经干了下去,父亲也随之一饮而尽。

    一饮而尽后,我不由得轻声咳嗽了几下,这酒真的很烈,而且自己已经很久

    没有喝白酒了。浓烈的酒昧直冲我的脑海。

    「喝那么快干嘛?这酒得慢慢品嚐,这么喝都糟蹋了……」。

    小颖一边给我拍著后背一边埋怨遭,确实,越是名贵的酒越需要细细品嚐,

    像我这样一饮而尽,完全是对美酒的一种亵渎。

    但是此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想借酒浇愁,也似乎是想侧面的表达自

    己内心的不满,我故意违反常规的一饮而尽。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和父亲推杯换盏,只是没有了以前喝酒的那种交流,我

    们父子俩此时似乎变的很陌生,碰杯的时候一句言语没有,我的眼睛没有看父亲,

    而父亲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态度有些不自然,只能机械性的陪着我喝酒,我喝多少

    他就喝多少。

    而小颖在一边问问我,问问父亲,似乎在中间调节这顿饭的气氛。

    此时饭桌上的酒菜已经过半了,今天的酒好菜更好,不知道是不是小颖为了

    迎接父亲,今天的菜比平时要丰盛的多,而且其中有几样明显是为父亲準备的,

    小颖难道是在和我「示威」吗?酒过三巡有些醉意的我思维更加的混乱了。

    到了最后,我不知道喝了多少,貌似和父亲一共喝了两瓶茅台酒,茅台酒的

    后劲很大,已经很久没有喝烈酒的我突然有些扛不住,竟然醉的比较厉害,以前

    的时候我酒量还是很厉害的,今天不知道是因为心情的关系还是因为什么,竟然

    站不起来了。

    最后的时候我还要喝,是父亲阻止了我。

    当小颖和父亲把我扶到床上的时候,我已经是没有一丝的力气了。

    父亲为我脱去了衣服,而客厅传来了碗筷碰撞的声音,小颖应该是在收拾碗

    筷了。

    父亲是农村出身顿顿不离酒,无论多少,每顿都得来几两,而且喝的都是白

    酒,而且是那种高度的散装酒,所以父亲的情况要比我好很多。

    此时我虽然躺在床上,眼皮也睁不开了,但是我却努力让自己保持看清醒,

    因为今天晚上,貌似要发生什么事情,我这次一定要阻止事情继续错下去,恶化

    下去,我不能睡一定不能睡……。

    第314章。

    我真的是低估了茅台酒的酒劲,如果是其他的白酒,我喝这么多虽然会醉,

    但是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感觉现在全身都无法动弹一般,如果不是自己此

    时的意志力够强大,早已经睡过去了,但是此时心中有一个执念告诉自己不能睡,

    那就是小颖,心中的这股怨念在一直支持著我。

    早知道茅台酒的酒劲这么大,我就不逞强喝这么多了……。

    此时我闭着眼睛控制著自己,不得不说,虽然喝醉了但是却不难受,这就是

    好酒的特点,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均匀,仿佛真的睡着了一般,而且心跳也

    没有什么异常,只是自己的意识比较清醒。

    我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声音,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客厅里的碗筷碰撞声不一会就消失了,接着厨房里又响起了声音,看来是小

    颖收拾完了桌子,正在厨房洗刷碗筷。

    而父亲的脚步声也在客厅里来回的响起,看的出来他在走动着,因为父亲的

    脚步声音比小颖的要重的多。

    「锦程没事吗?看他的样子真的醉了。看他喝这么多你也不拦着点……」。

    不一会,我听到厨房里响起了父亲的声音,父亲的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让我

    听到,这句话也不是什么隐私的话,父亲也没有刻意隐藏着。

    不过听到这句话,怎么都感觉不是味道,怎么感觉像一个丈夫在埋怨自己的

    妻子一般。

    「没事的,他好久没有喝酒了。让他好好放纵一下,就当做是休息,以前他

    喝的比这厉害,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正在厨房洗刷的小颖回复道,语气中带着一丝平常,但是我听了感觉不是滋

    味,至少这句话中没有多少关心的意味,仿佛带着一丝无所谓。

    不过小颖说的没错,小颖知道我的酒量,在以前喝这么些酒确实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我已经很久不喝酒了,酒量下降了,而且这次喝的是茅台酒,

    此聍我是真的醉了。

    「要不我来收拾吧,你去照顾一下他……」。

    父亲此时再次回复道,按照道理这句话是对我的关心,但是此时我内心却没

    有温暖及感动,俩人在厨房里谈话,我仿佛成了一个陌生人,这时我真的后悔喝

    了这么多的酒。

    「好吧……」。

    小颖这次同意了,之后我听到了柔弱的脚步声向着房间走近。

    「吱呀……」。

    由于房门没有完全关闭,有一道小小的缝隙,所以房门打开只响起了一声很

    小的声音,不一会,我就闻嗅到了小颖身上熟悉的体香。

    此时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感动,小颖至少还是来照顾我了,只是我等待了许久,

    也没有感觉到小颖触碰我的身体,哪怕和我说句话,问问我有没有睡着,是否难

    受,但是小颖没有,哪怕是两手摸摸我的额头,但是也没有。

    我此时闭着眼睛,我想睁开眼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仿佛眼皮被黏住了一

    般。就是无法睁开,甚至此时我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虽然有自己的意识

    还算清醒,此时因为喝了太多的白酒,我感觉口很干我想喝口水,但是我此时却

    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真的是醉的太厉害了,仿佛被打了麻醉剂一般,

    如果不是自己心中的一份执念,自己的大脑也难逃被麻醉的下场。

    我虽然无法睁眼看到,但是我能够口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小颖此时肯定是

    在换衣服,她换好衣服是準备睡觉了吗?此时房门是开着还是关着呢??如果房

    门是开着的,小颖是不是在勾引父亲,只是我忘记了刚刚有没有听到房门关闭的

    声音。

    不一会,房间的声音停止了,小颖应该是已经换好了衣服,只是换好衣服之

    后,整个房间里没有了声音,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正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丝空气靠近了我的鼻子上,而且那道气息是那么

    的熟悉,是小颖的气息,小颖此时已经低头把脸接近了我的脸,她在干什么?难

    道想亲吻我吗?只是热气没有多久就离开了我的脸颊,紧接着我就听到了脚步的

    声音,这个时候,我赶紧竖起耳朵听了起来,刚刚没有听到房门是否关闭的声音,

    但是她出门我还是可以听到的。

    只是我听到的只有「吱呀……」和「卡……」两个声音,而且是一前一后,

    第一声是房门打开的声音,第二声是房门关闭的声音,第一声没有开锁的声音,

    所以从这就可以判断小颖换衣服的时候没有锁门,甚至门都没有关闭,只是房门

    是打开,还是留有一丝缝隙,我就不得而知了。

    确定了这个情况后,心中不免得有些酸酸的,小颖真的把父亲当成了自己人

    了吗?连换衣服都不锁门,不过细想想也确实没有这个必要了,小颖身体的任何

    一个部位,对于父亲来说都不是秘密了。

    只是小颖换好衣服后出去干嘛?她换上了什么衣服?难道她穿着内衣还是性

    感睡衣?还是说赤身裸体?此时厨房的声音还响著,看来父亲还没有收拾完毕,

    难道小颖準备去厨房勾引父亲?还像那一次一样,回味一下在厨房性爱的感受。

    「卡……」。

    只是随着隔壁房门的开启和关闭,我听到了卫生间房门打开的声音,是的,

    我确定是卫生间,不是父亲的臥室,紧接着就响起了流水的声音。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小颖洗澡去了,小颖每次睡觉之前都会洗澡的,如果不

    是自己的手不能动弹,我真想用手擦一下额头的汗水,我已经感觉到额头的汗水

    从自己的脸颊流下。

    但是此时我不由得想到了-个细节,小颖进入卫生间洗澡的时候,貌似房门

    的「卡」声只有一下,正常关闭房门都会发出这个声音,这个是房门卡扣扣入门

    孔的声音。但是如果要在里面反锁房门,还有一声才对,但是却只响了一声,这

    一次我十分的确定。

    现在水声已经在卫生间响起,说明小颖已经开始洗澡了,那么她却没有反锁

    房门,是在勾引父亲吗?也可能不是勾引,毕竟反锁房门会伤害父亲的自尊心。

    本来厨房还响著声音,但是随着卫生闻响起水声后,厨房的声音消失了。

    是父亲收拾完毕了吗?还是说父亲已经没有心思在收拾了?我仔细聆听着声

    音,把自己的听觉放到了最大,我听到了-个细微的脚步声,不用说这个脚步声

    肯定是父亲的。

    父亲此时察觉到了小颖没有锁门,此时他準备去顺应小颖的「意愿」了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

    只是脚步声没有停止,一直响到了我的房间里,「卡……」房门打开了,我

    闻到了一股烟味和酒味,那是父亲身上独有的那股味道离我越来越近。

    「锦程……锦程……睡了没有?」。

    父亲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难道说父亲来试探我的「虚实」来了?如果我

    睡了,他就会有胆子进入浴室了吧。

    「锦程,想不想吐?睡了没有?」。

    感觉父亲的手抚摸到了我的额头上,我的额头能清晰的感受到父亲手中的老

    茧。

    「唉……」。

    似乎是确认我睡着了,听到父亲叹了一口气,之后再次听到了脚步声,只是

    脚步声是离我而去,紧接着房门打开又关闭了,「卡……」房门自动扣住,这次

    关的严严实实的,有了房门的阻隔,我的听觉不由得下降了很多,我不得不尽量

    控制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仔细的聆听着。

    等待了大约十几秒钟后,「卡……」「砰……」随着两个声音响起,我听到

    了房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但是有了房门的阻隔,我无法确定这个被打开和关闭

    的房门,是卫生间的还是父亲臥室的……。

    第315章。

    关门声响起后,我仔细关注著声音变化,却发现浴室的水声没有停止,而且

    里面没有任何小颖的惊呼传来,看来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父亲进入了浴室,

    但是小颖似乎是预感到父亲一定会到来,所以没有任何的惊讶,俩人现在或许正

    在进行著前戏。

    第二种就是父亲没有进入浴室,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刚的关门声应该

    是父亲的次臥发出来的。

    到底是哪种情况?父亲回到了自己的臥室了吗?如果我的猜想一切都是真实

    的,小颖的暗示已经够明显了,父亲能够忍受的住吗?我仔细听着浴室的声音,

    或许是房门的阻隔,也或许是水声的阻隔,我没有听到任何异样的声音传来,难

    道俩人的前戏还没有结束吗?此时的我能够保持清醒已经十分的不易,根本没有

    了时间的概念,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水声终于停止了,一切陷入了安静。

    这时候我把听觉放到了最大,但是仍然一无所获。

    正当我等待的时候,我听到了微弱的开门声,紧接着就是脚步声,脚步声慢

    慢的走到我臥室的门口。

    「卡……」。

    随着一声轻响,我听到房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不用说一定是小颖。

    因为我感受到了-丝水汽,还有一股洙浴露的香味,小颖进屋后就坐在了床

    边,因为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床垫的起伏。

    我听到了稀稀疏疏酌声音,应该是小颖正在擦拭头发。

    感受到这些,我心中不由得舒畅了许多,看来刚刚是我想多了,父亲没有进

    入浴室,而是去了隔壁睡觉,只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现在努力的想让自己动

    一下,哪怕是发出一丝声音,让小颖知道我还没有睡着,以免她会「肆无忌惮」

    ,但是我「努力」了许久,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过了-会后,小颖貌似擦拭完毕了,紧接着我感觉到了床垫的起伏,小颖上

    了床,之后我感觉到右肩有了-丝温暖,小颖像以前一样依偎在了我的身边。

    感受到这些,我心中所有的石头都放下了,小颖还是乖乖的回到了床上,没

    有我猜想中的那样,这或许是我心中能够原谅小颖放纵的一个理由吧。

    随着小颖的「回归」,我放下了心中的执念準备安心睡觉,酒意已经折磨我

    很久了。

    「老公,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睡着,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是真的喝醉了,我或

    许能够猜到你今晚喝这么多酒的原因」。

    正当我準备睡觉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小颖喃喃的声音,我的耳朵还能够

    感受到小颖口中呼出的热气。

    小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或许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一时之间脑袋根本不

    转过来。

    「我就当你没有睡着吧……」。

    正当我赶走睡意思考的时候,我听到了小颖叹了-口气,之后说了这么一句

    没头没尾的话来。

    小颖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再次感觉到床垫起伏,我的肩膀上也失去了温暖的

    感觉,小颖已经起身了,之后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小颖绕过了我的身体,因为在

    她绕过我的身体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小颖的头发扫在了我的脸上。

    接着,我听到了小颖穿拖鞋的声音。

    原本準备睡着的我,突然再次清醒起来,小颖不睡觉又下床去做什么?不一

    会就响起了走路的声音,脚步声一直持续到门口,到了门口后迟迟没有开门的声

    音,不知道小颖在做什么,可惜我根本看不到这一切,心中仿佛有一股火在燃烧。

    过了大约半分钟后,「卡……」一声房门开是的声音响起,之后又停顿了一

    会后,我听到了一声叹息,接着,脚步声响起,脚步声虽然轻柔,但是没有任何

    的遮掩,脚步声越来越远,但是却可以清晰的听到。

    脚步声最后停止,只是不知道脚步声停在了哪个地方。卫生间的房门与父亲

    的次臥是靠著的,接着我听到了房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一切再次陷入了安静。

    小颖去了哪儿?是卫生阍还是父亲的臥室?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个细

    节,小颖走出房间的时候,我只听到了开门声,没有听到关门声,小颖为什么没

    有关闭房门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稀稀疏疏说话的声音,

    有男人的声音和女人的声音。而且语音是那么的熟悉,听到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我的心跌入了谷底,因为正是父亲和小颖说话的声音,小颖最终还是去了父亲的

    臥室,而且没有关闭房门。

    俩人说话的声音稀稀疏疏的,虽然能够听到声音,但是根本无法听到俩人说

    话的内容。

    俩人交谈了大约一两分钟后,就再次陷入了安静之中。

    是的,很安静,我a能听到窗外偶尔传来的汽车鸣笛声。

    此时我「安然」的躺在床上。根本无法动,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心中很是

    焦急,不由自主的想像著那边发生的事情,俩人难道是在进行前戏吗?还是说俩

    人已经「无言」的开始交媾乱伦了?。

    「哦……」。

    正当我在这想像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呻吟。只是这声呻吟的声音竟

    然是男人的,是父亲不是小颖?难道此时父亲被小颖用女上位推倒了?此时在酒

    精的作用下,我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被火灼烧一样,心好痛好痛,想像著这几天

    小颖对我的好,让我以为这一切是一场梦,但是此时此刻,我不得不再次面对现

    实,小颖深夜去父亲的房间,绝对不是谈心那么简单,而父亲的这声呻吟仿佛只

    是开始。

    父亲的呻吟很轻,显得有些猝不及防,仿佛是不小心发出的,那声呻吟过后,

    一切就再次陷入了安静,也有一些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但是我却无法分別那些

    声音是件么,但绝对不是交媾的声音。

    这要「感谢」小颖,如果不是她走的时候「无意」中没有关门,我或许根本

    听不到刚刚的声音。

    「嗯……」。

    过了大约几分钟后,我再次听到了一个声音,只是这个声音是小颖的,不再

    是父亲的,而小颖的这声呻吟却没有任何的压抑,反而像放开了-般。

    「嗯……哦……」。

    小颖的声音若隐若现的传来,是连续的,不过没有床垫起伏和肉体撞击的声

    音,看来此时的俩人正在进行著前戏吧。

    小颖的声音没有压抑,也没有特意提高音量,完全是正常的,似乎不害怕我

    会听到,或许他们认为我真的睡着了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啊…………」

    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带来,声量也提高了不少,这是……接下来的声音印证了

    我的猜想。

    「啪啪啪……」。

    「咯吱咯吱……」。

    肉体的撞击声,还有床垫的起伏声开始响了起来,俩人的交媾此对正式开始

    了。父亲的阴茎已经深入到了小颖的蜜穴之中,俩人公媳的身份此时却正在进行

    著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情。

    我的心仿佛被烧成了灰烬,我已经感受不到了疼痛,因为心已经不在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湿润了。我流泪了只是我无法哭出来。

    此时我是不是应该感谢老天,让我动不了,说不出来话,却可以让我流泪,

    或许这是上天留给我唯一可以宣泄的机会和方式吧。

    眼泪顺着我的眼角流过我的耳朵,最后越积越多,慢慢的顺着我的耳垂流到

    了床垫上,沾湿了自己的枕头,那边的交媾声还隐隐传来,而我也不知道自己哭

    泣了多久。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边的交媾声突然停止了。紧接着再次响起了稀稀疏疏的

    谈话声,不知道俩人此时又说着什么,难道俩人已经结束了?不可能的,虽然我

    现在无法把握时间,但是父亲的性能力持续的时间绝对不会这么短暂的。

    不一会我听到了房门打开的声音,是父亲臥室的房门,紧接着有人从房间里

    出来了,而且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第316章。

    虽然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但是脚步声很乱而且很缓慢。

    俩人此时已经完事了吗?现在一起去洗澡?还是说性爱没有结束,俩人来到

    客厅或者浴室去继续?只是没有等我思考明白,就听着那两个杂乱、缓慢的脚步

    声走到了我臥室的门口,因为房门没有关闭,所以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声音。

    俩人来到了我俩的臥室干什么?难道已经结束了,俩人是来确认我是否睡着

    的?。

    「真的没事吗?」。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轻轻的话语,是父亲,他的呼吸还是比较急促的,似

    乎还没有休息过来。他这句话明显是对小颖说的。

    「没事的……放心吧……」。

    紧接着就响起了小颖呼吸紊乱的回答,看的出来,刚刚的性爱虽然不强烈,

    但是快感十分的强烈,父亲给她的性爱感觉,似乎永远都是新的。

    小颖说完这句话之后,脚步声再次响起,而且是冲著我的房间里来的。

    此时我的大脑完全乱了。俩人这个时候来我臥室要干嘛?这个时候我的脑海

    中不由得想起了水浒传里的情节,潘金莲和西门庆合谋杀死了武大郎,难道我就

    是那个武大郎吗?仔细想想我真的和武大郎比较像,都是头顶被戴了一顶绿油油

    的帽子,而小颖对应潘金莲,父亲对应西门庆,这套组合还是蛮像的。

    难道父亲和小颖想要趁着这个时候把我弄死吗?俩人以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

    双宿双飞?此时我心中不由得焦急起来,如果我就这样死了,那么我做鬼都咽不

    下这口气,只是我此时根本无法动弹,就算他们要杀我,我也无法去反抗。

    脚步声到了我的床边停止,之后我听到了俩人粗重的呼吸声,刚刚性爱的余

    韵还没有完全的消除。

    「开始啊……你在干嘛……」。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小颖的话语,她的语言很轻柔,但是没有压抑自己的嗓子。

    「我……有些……唉……这样有些放不开……」。

    我听到了父亲断断续续的回答,有些磕磕巴巴,虽然我没有看到父亲的样子,

    但是感觉到他似乎有些为难。

    「放不开?那怎么突然变硬了?而且比刚才还要硬?」。

    这个时候我耳边响起了小颖的一丝娇笑,声音是那么的悅耳动听,但是听到

    我的耳中却犹如雷音。

    小颖能够感受到父亲的硬?这里的硬指的是什么根本不用去猜想,那么就说

    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小颖的手此时正握着父亲的阴茎,也或许像从前的那次那

    样,牵着父亲的阴茎把父亲从次臥牵到了主臥,第二种情况就是,父亲的阴茎一

    直插在小颖的阴道之中,俩人就这么性器相连的一点点的从次臥移动到了主臥,

    回想起俩人刚刚缓慢杂乱的脚步,或许就是第二种可能性。

    如果俩人性器相连的来到我俩的臥室,为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刺激我吗?。

    「哦……」。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小颖突然发出了-声娇吟,这个娇吟虽然声音不是很大,

    但是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是那么的清晰,而且这次和以前不同,感觉很清晰。

    「好,就这么做,继续吧……」。

    呻吟一声过后,小颖再次说出了-句话,话语的中间还娇喘了几声。

    小颖刚刚发出的呻吟是因为什么?难道说父亲刚把阴茎插入其中?「嗯……

    嗯……嗯……」。

    小颖说完话之后,她开始发出了轻柔的呻吟声,呻吟声慢慢的变成了连续,

    而且我感受到床垫的上下晃动。

    感受到这一切,我知道俩人再次开始了,父亲已经开始抽送,感受到小颖和

    父亲刚刚说话声音的方位,在加上床垫的起伏,我可以猜想到一个画面,小颖双

    手存在屎垄上,或斧姑的双-f就房我的身体咫尺之距。

    小颖双手撑在床垫上,臀部高高的翘起,而父亲此时站在小颖的身后,用后

    入式,不断的把阴茎插入在小颖的阴道之中,只是为什么听到离体的撞击声?按

    照道理来说,后入式最容易发出「啪啪……」。

    的肉体撞击声了。

    「啪啪啪啪……」。

    似乎印证了我的猜想,终于发出了肉体撞击的声音,而且声音从无到有,从

    弱到强。

    「啊啊啊……」。

    小颖的轻柔呻吟也不再轻柔,而是恢复了正常的呻吟声。

    肉体的撞击声,小颖的呻吟声,还有父亲粗重的喘气声,一切的一切都在我

    的耳边响起。

    这次的感觉和以往都不一样,以前都是在监控里,或许是隔着房门,唯一的

    一次还是隔着窗帘,但是这次没有,就离我咫尺之距,而且没有丝毫的遮挡,俩

    人就在我的身边做爱,一切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

    肉体的撞击声开始恢复了正常,可以猜想开始的时候,父亲似乎有些放不开,

    现在随着情慾的增加,父亲和小颖终于放开了。

    俩人开始尽情的交媾著,就在我身边,此时我的心更痛了。没有比这再痛的

    了,第一次。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小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小颖为了报复我?小颖如果真的是为了报复我,我倒是能够理解,可

    是父亲呢?他为什么和小颖一起这么对待我?难道他真的以为我已经睡着了?难

    道小颖把一切都告诉了父亲?第二天醒了之后,我还如何在这个家里立足?或许

    这个时候的我,是最窝囊的我,我想起身但是我动不了,哪怕是睁开眼睛,可是

    就算此时我真的能够活动自如,我真的有睁开眼睛的勇气吗?我真的有勇气面对

    眼前的一慕吗?「滋……」。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我嘴唇感受到的东西打断了我的思考,没错,是吻,而

    且是深深的吻,而且吻我的嘴唇是那么的熟悉,是小颖,是她在吻我。

    难道她感受到了我心里的伤痛,用这个吻在安慰我?只是我知道这不是安慰,

    因为小颖的嘴唇是那么的熟悉,这个吻是那么的熟悉,但是这个吻的味道是那么

    的讽刺。

    我此时虽然不能动,但是我能够品嚐到小颖这个吻的味道,小颖的吻没有了

    以前的甜蜜,而是一股淡淡的腥味,还有一股轻微的骚味,是一种特殊的异味,

    让我忍不住想作呕。

    这种味道我能够猜想的到,小颖刚刚一定给父亲口交过了,她的口中是父亲

    阴茎的味道,那么她此时吻我是为了什么?父亲正在她身后操著她,而她在前面

    吻著自己的丈夫,难道在感受著更大的刺激?还是说为了更加的刺激我、报复我?

    此时我无法行动,我甚至想把小颖度给我的那些唾液吐出去,但是我做不到,只

    能任由被小颖强吻,被她用含过父亲阴茎的嘴强吻。

    而在小颖吻我的同时,我感受到父亲的撞击声越来越快了。而且肉体的撞击

    声越来越响,难道父亲看到小颖吻我吃醋了了所以用大力度的抽送来表达自己的

    不满,也或许是父亲看到这一幕更加的兴奋了。

    因为和我接吻,小颖不能发出呻吟,只能发出一声声鼻音,而她鼻孔呼出的

    热气,不断拍打着我的脸额,让我感觉是那么的温热,而那些温热传到我的内心,

    让我的内心灼烧的更加厉害。

    此时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了。

    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而让自己灵魂出窍,如果真的有灵瑰出窍这个功能,我

    真的希望自己的灵魂远离自己的躯体,不让自己感受到这一切。

    只是还没有等我继续伤痛,我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了被子里,向着我的胯部

    摸去,而感受到这只手的大小,我知道这只手是小颖的……。

    第317章。

    当那只手隔着睡裤放在我的生殖器上的时候,因为这只手的主人身体正在晃

    动,那只手也来回被动的抚摸着我的生殖器。

    小颖的嘴吻在了我的嘴上,而她的嘴唇与我的嘴唇不断的来回摩擦著,从她

    的手和嘴唇的晃动我可以分辨出父亲抽送撞击小颖的力度。

    那只手不断的在我的生殖器上摩擦著,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喝酒兴奋,也

    或许是因为……我的阴茎竟然在这个时候慢慢的勃起了。只是没有勃起到最大,

    而那只手的主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

    「啪啪啪……」。

    肉体的撞击声不断的在这个房间里回荡著,而小颖发出的鼻音一声声不断的

    冲击著我的耳膜。

    不一会。小颖的嘴唇离开了我的嘴,而我此时仿佛终于解放了一般,终于得

    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这个时候我发现离开我身体的不只有小颖的嘴唇,还有小

    颖的那只手。

    此时我感觉到嘴里的味道怪怪的,和小颖接吻这么多次,这是第一次让我感

    觉到恶心和发呕。

    小颖的手离开我的胯部后,我发现有两只手放在了我的胸前,此时那双手不

    断的晃动着,我能够感受到那双手再极力控制和稳定,但是由于身体的晃动太剧

    烈,还是无法保持平稳。

    这个时候,我感觉身体突然出现了一丝凉意,原来小颖的双手慢慢的拉下了

    我身上的被子,我虽然身上穿着睡衣,但是失去了被子的遮盖,我还是感觉到了

    寒冷,或许是因为此时的心冷。

    「啊啊啊啊……啊……你……啊……你稍微……停……啊……慢……慢一点

    ……」。

    没有再吻我的小颖,在嘴唇离开我嘴唇的那一刻,销魂的呻吟再次从她的口

    中传瘦,而她的双手放在我胸部的时候,她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和父亲说道,

    难道她要来高潮了?「啪啪啪……啪……啪……啪……」。

    听到小颖的话语后,父亲十分「听话」

    的放慢了抽送的力度,给了小颖喘息的机会,而放在我胸前的那双手终于可

    以稳定下来。

    而稳定下来的双手开始有了下一步动作,我虽然看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到那

    双手正在解开我睡衣的钮扣。

    而随着钮扣一个个被解开,我的胸膛袒露了出来,感觉到滚滚的凉意,而在

    凉意的中央,我能够感受到小颖鼻孔呼出的一丝气息。而那丝气息是那么的滚烫。

    我的睡衣只有五个钮扣,但是小颖却用了很久才完全解开,主要是因为父亲

    不断在她的身后肏著她,让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解开钮扣,而她的主要注意力似

    乎也不在钮扣上面。

    当解开钮扣之后,我感觉到一股温热的东西在我的胸前游走,虽然看不到,

    但是我知道那是小颖的舌头,湿滑温热的舌尖舔过我的胸膛之后在我的乳头流连

    了很久,当小颖的舌尖舔弃我的乳头的时候,小颖的手再次放在了我的胯部上隔

    著睡裤抚摸着我的生殖器。

    而我的敏感点乳头就是其中一个,不管我是否有性慾当有人刺激我的乳头的

    时候,我的生殖器就会勃起。

    「啪啪啪啪……」。

    父亲似乎察觉列小颖的工作已经完成,所以迫不及待的再次加快了抽送的速

    度,而且力度似乎更大了。

    「呃呃呃……」。

    小颖由于正在伸著舌头,所以呻吟声也变了。

    「啪啪啪……」。

    肉体的撞击声越来越快,似乎是父亲要射精了一般。

    「慢……慢……一点……啊…………」。

    感受到父亲强大快速的冲击,小颖的舌头暂时离开了我的胸膛,断断续续的

    和父亲说道。

    「啪啪啪啪……」。

    但是肉体的撞击声没有丝毫的减慢和减弱,反而更加的快速,这一次父亲没

    有听从小颖的话。

    「啊啊啊……別……啊啊啊……別……別……啊…………」。

    小颖一只手撑着我的胸膛,一只手按著我的胯部,身体剧烈的颤抖著,她一

    直说这些话貌似有了一丝乞求的意味,但是丝毫没有减弱的撞击最后让她发出了

    一声高昂的淫叫,而这声淫叫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熟悉,在以前的监控视频中我

    听到过无数次,小颖达到了高潮,而随着小颖这声淫叫的发出,肉体的撞击声也

    随之停止。

    「呼呼呼……」。

    小颖发出那声淫叫后就没有了声音,整个房间只剩下了父亲粗重的呼吸声。

    「唉…………哦……」。

    许久之后,小颖再次发出了两个声音,而这两个声音意味着小颖的高潮已经

    过去了,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有些好奇,小颖高潮了。父亲射精了吗?此时我没有

    了时间的概念,也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到了该射精的时间。

    「啪啪啪……」。

    似乎是为了回答我心中的疑问,小颖高潮过去后不久,肉体的撞击声再次响

    起,而且是由慢变快。

    「啊啊啊……」。

    小颖的呻吟声再次响起。

    「吧唧吧唧吧唧……」。

    只是这一次多了这种粘粘的水声,那是俩人的性器和淫水的摩擦声,由此可

    以推断,刚刚小颖高潮的时候,应该是喷了不少的淫水,此时淫水已经沾湿了俩

    人的腿部和性器,所以现在交媾方会发出这样粘粘的淫水摩擦的声音,而也印证

    了我的猜测,父亲还没有射精,而小颖已经高潮了一次。

    房间再次响起了交媾的声音,而小颖撑在我胸膛上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胸膛,

    我不由得舒畅的呼吸了几下,刚刚小颖用力的按住我的胸膛,本来胸口就感觉到

    压抑,刚刚差点让我窒息。

    现在俩人的性爱仿佛重新开始,小颖也难得有了喘息的时间,正在这个时候,

    我感觉到小颖那只纤细的手慢慢的伸进了我的裤子之中,抚摸着我的生殖器,这

    一次没有隔着睡裤,我能够感受到小颖手心的火热,葚至还有一丝潮湿,看来小

    颖的手心出了不少的汗水。

    「停……停……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小颖再次说话,而肉体的撞击声也随之停止,父亲这次听话

    了,此时我有点搞不懂父亲,父亲有的时候听小颖的话,但有的时候不听,就像

    刚刚一样,不知道父亲是以什么为依据的。

    肉体的撞击声停止了,而小颖稳定身体后,双手竟然勾住了我的睡裤,接着

    我感觉到自己的睡裤和内裤被人慢慢的脱下,自己的下半身慢慢的感觉到一丝凉

    意,直到最后一丝不掛。此时我感觉到十分的难受和别扭,不是因为被小颖脱去

    内裤而感觉到害羞,而是被父亲看到自己的下半身而别扭,被一个同性在这个时

    候看到自己的生殖器,我感觉到浑身一阵的发麻,仿佛有一堆蚂蚁在我的身上啃

    咬一般。

    「可以开始了吗?」。

    当我的睡裤和内裤被完全脱下后,我听到了父亲的声音,此时父亲的声音已

    经显得有些沙哑,但是语气中带着一丝急切,或许此时父亲已经急不可耐了。

    「啪啪啪……」。

    我没有听到小颖回答的声音,但是肉体的撞击声随之响起,还有小颖断断续

    续的呻吟声。

    这一次。小颖的手零距离的握住了我的阴茎,随着身体被父亲抽送的摇晃,

    小颖的手不断来回撸动着我的阴茎,不过由于心里有些别扭,让我的阴茎也随之

    软了下去,说实话此时我不希望自己的阴茎硬起来。因为我不想让小颖想当然的

    认为什么,心里反而会更加的鄙视我。

    俩人还在房间里交媾著,而我此时也露著生殖器躺在床上,正当我极力忍受

    希望时间快点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被一个湿滑温热的东西包裹

    住了,而我能够感觉到这个包裹住我阴茎的东西,是小颖的樱桃小口……。

    第31章。

    此时我的内心不由得绷紧,只是可惜我的身体不能有任何的反应,此时阴茎

    被小颖突然的吸住,我能够感觉到小颖口腔的湿润和火热。

    「啪啪啪……」。

    似乎父亲又察觉到了小颖的行为,不知道是因为吃醋还是兴奋,不由得再次

    加大了抽送的力度,同时也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肉体的撞击声再次清脆起来,彷

    彿一个人正在被抽打耳光一般,而且撞击声是那么的快速,甚至分不清每个撞击

    声中间的间隔。

    「嗯嗯嗯……」。

    小颖含着我的阴茎不断的摇晃著身体,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能够感觉到阴

    茎被小颖含住来回的晃动着,阴茎左右摇摆在小颖的口腔中,而且小颖还上下晃

    动着脑袋,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口腔里上下进出,这样一样,前后左右上下……我

    的阴茎开始在小颖的口腔中全方面的摩擦著。

    此时房间中充斥著交媾的各种声音,而我像一个死人一样躺在了床上动弹不

    得,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中才有的情节:丈夫瘫痪在床动弹不得,妻子和

    別人出轨在床边做爱,而妻子含着丈夫的阴茎……此时这算是一种对我最大的羞

    辱了吧,这个时候的我应该感觉到极大的痛苦,此时我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性慾

    的问题,相反的,我感觉到在小颖的口交下,听着耳边不断回荡的性爱交媾声,

    我的阴茎竟然重新抬头了,此时我看不到俩人的性爱场面。只能从声音来判断和

    想像,但是这种朦胧的感觉给了自己一种另类的刺激。

    不,我在心中一直喊着,我不能让自己的阴茎勃起起来,这样岂不是印证了

    小颖心中的想法,岂不是让她更加的瞧不起我?我心中升起了一股倔劲,我极力

    的控制自己的阴茎,发现根本没有用处,我极力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感受

    阴茎上包裹的火热和紧凑,但是却发现没有什么用处。

    这个时候我回想着小颖的口腔,刚刚一定给父亲口交过,现在小颖又给我口

    交,岂不是好比自己的阴茎和父亲的阴茎进行接触?想到这些,心中正常来说会

    升起一丝反感,甚至是恶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现在身处的这个性

    爱充斥的场景,或许是自己酒精的刺激作用,也或许……是自己的淫妻心理还残

    存,想到这些后,自己的阴茎不但没有软下,反而更加的坚硬起来,直到勃起到

    最大……我放弃了,我努力过了,此时房间的交媾声中又多出了一个声音。

    「滋滋滋……嗖嗖嗖……」。

    这是小颖含着我阴茎口交的声音,这个声音是多么的熟悉,就在不久前我还

    在视频中看到了小颖给父亲口交的一幕,只不过是小颖给我口交的声音要大一些,

    不过这恰恰是一种弱势表现,因为父亲的龟头大茎身长,小颖给父亲口交的对候

    口腔被塞的满满的,根本无法发出太大的声音。但是我的阴茎在小颖的口腔中显

    得是那么的游刃有余,可以左右的摇摆,让小颖完全含住吸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但是至少已经超过了五分

    钟,交合声还在响起,而且似乎越来越猛烈。

    「呼呼呼……」。

    父亲的喘气声越来越粗大,小颖由于含着我的阴茎,只能发出鼻音,但是丝

    毫掩盖不住她此时的兴奋之感,俩人似乎距离高潮越来越近了,而我或许是由于

    酒精的麻木,竟然坚持了这么久没射。

    「嗯嗯嗯……」。

    小颖的呻吟声越来越快,父亲的撞击声越来越快,小颖的身体晃动的也越来

    越剧烈,最后我感觉到小颖的双手按住了我的大腿,此对她或许是太过兴奋了,

    双手捏著我的大腿,让我感觉到一丝疼痛。

    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夫腿上的疼痛竟然让我有了一丝新的刺激,锁不住精关,

    开始在小颖的口中开始喷射了。

    在射精的那一剎那,我感觉到全身酥麻,仿佛飞起来一般,而在我射精的同

    时,房间的交媾声也停止了。

    「哦……」。

    我听见了父亲发出的充满沧桑的男性呻吟,而最后的一声撞击声是那么的缓

    慢有力,而且这个时候,我感觉到小颖停止下来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而

    她的双手捏住我大腿的力度更大了。

    感受到这一切,我知道父亲和小颖也结束了。此时的场景我可以想像的到,

    父亲的胯部紧紧贴住小颖的臀瓣,阴茎深深的插入到小颖的阴道最深处,尽根没

    入,而他的龟头可能已经挤开了小颖子宫的花房。正在向里面不断的注射著浓浓

    充满火力的精液,父亲此时双手一定紧紧抓着小颖的细腰,以保证在这个射精的

    时候,让小颖的身体与他没有一丝的分离,而小颖双手伏在我的大腿上。口中含

    著我的阴茎,承受著我此时射出的精液。

    我真的是第一次,第一次射精这么多,我不知道我射了多少,但绝对是我射

    精最多的一次,也是最舒服的一次,那一刻的感觉无与伦比,任何一个男人都体

    会过。

    此时,我仿佛和父亲及小颖完成了一个成功的3P,我俩现在正在同时将精

    液射入小颖的身体里,只不过父亲射入小颖的阴道之中,我射入小颖的口腔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的射精结束了。但是小颖此时还紧紧的含着我的阴

    茎,射精过后我的阴茎慢慢的在小颖的口腔中疲软,而此时小颖的身体还在颤抖

    著,看来父亲的射精还没有结束,父亲还在继续给小颖受精。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阴茎从小颖的口中滑出,之后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射精过后的我,没有了任何的快感,所有负面的情绪全部充满我的内心,忧伤,

    气愤,绝望,此时自己真的想哭,想到这些后,我发现自己的眼角真的有些湿润

    了。自己竟然再次流出了眼泪。

    「啵……」。

    正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在视频中听到了无数次,

    但是亲耳听到还是第一次,是那么的清脆,我知道这是父亲的阴茎拔出小颖阴道

    时候发出的声音。

    「哈哈哈……」。

    此时我口厅到小颖终于有了声音,她大口的呼著气,父亲则发出了鼻息。

    俩人的性爱结束了,这下我也可以解脱了,射精后的我只希望俩人赶紧结束,

    不要再折磨我了。

    「你先回去吧……」。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听到了小颖轻轻的说了一句话之后,我就听到了脚步

    声,脚步声那么重一定是父亲的,父亲的脚步渐行渐远,最后响起了开关门的声

    音,不知遂父亲是进入了卫生间还是次臥。

    此时的房间中,只剩下了我们夫妻俩,我能够听到小颖还没有平稳的呼吸声,

    现在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一股腥腥的味道,那是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但是我知道,

    这股气息绝大部分都属于父亲,因为我的精液都被小颖的口腔含住了。只不过不

    知道小颖是咽下去了还是吐出去了?我刚刚没有听到无法猜测,但是想到小颖吞

    过父亲的精液,我的精液一定也被小颖吞了下去。

    此时我的眼泪还在慢慢的流下,在这个漆黑的夜里,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小颡

    看到。

    但是过了许久后,我感觉到一个充满腥味的樱唇吻在了我的嘴唇上,之后开

    始亲吻我的眼角,把我的眼泪一滴滴的吻进嘴里,我的眼泪虽然干涸了,但是沾

    染了小颖的唾液,我的眼泪,还有我自己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