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同人篇)(186)

    第16—撒旦。

    洗完澡后,小颖对着镜子痴痴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可否认她的身体依然很

    美。

    肌肤雪白细嫩、玉腿修长圆润、屁股耸翘柔滑,一对傲然挺立的双乳,丰满

    却又弹性十足,顶峰那一对鲜红翘立的乳头宛如少女一般,而羞处那一片黑亮浓

    密的阴毛,却又充满少妇的风情。

    如果忽略脸上那条面目可憎的蜈蚣,这是多么诱人的一副美人出浴图呀。

    看了一会,小颖盯着前方的镜子,眼神有些躲闪和无奈,突然开口说话了,

    为了便於表述,我把表情丰富,胆怯害怕的那个叫做感性小颖,把强势冷漠的那

    个成为理性小颖。

    虽然我已经习惯了小颖这样自己跟自己对话情形,可还是感到非常诡异和恐

    怖,尤其是对着镜子的时候。

    感性小颖:「你……你……为什么要笑?」。

    理性小颖:「我笑你到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欣赏你那淫荡的身体」,她的

    语气充满嘲讽。

    感性小颖:「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淫荡,我只是一时糊涂……」,小颖

    急急的辩解著。

    理性小颖:「哈哈,一时糊涂!程锦为了这个家早出晚归,身体又不好,你

    不但不理解支持他,先是自慰,又和他的父亲做出这等丑事,需要我把你在床上

    的样子说清楚点吗?」。

    感性小颖:「別,不要,不要说……」,她捂著耳朵,拚命摇头。

    理性小颖:「现在知道羞耻了?你这个虚伪的女人,是你害我失去了丈夫,

    害浩浩失去了父亲,害爸妈陪着一起受苦」。

    小颖面色冰冷,没有理会另一个自己的可怜,继续刺激她。

    感性小颖:「虚伪?我也一直很自责、悔恨,我真想结束这种关系,你是知

    道的」。

    理性小颖:「哈哈,结束关系?父亲强奸你后你答应和他做,程锦忘记你生

    日报复著和他做,父亲送你礼物你感激和他做,程锦在家你偷偷去父亲房间做,

    你和父亲在隔壁做的时候,想过程锦承受著这样的折磨吗?」。

    感性小颖:「啊,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你走呀!」,小颖拚命摇头,眼

    泪流了出来。

    理性小颖:「你一次次信誓旦旦的承诺,又一次次的背叛。对你来说只有性

    爱是真的,其他的都是自欺欺人的鬼话,是求得心安的谎言罢了」。

    明明还流着眼泪,可刻薄冰冷的话语继续从这个小颖的嘴里吐出,我终于确

    信小颖疯了。

    感性小颖:「不……不是谎话,你不能这样说我,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慾

    望,我爱的人是程锦,这点我很确定」。

    理性小颖:「哈哈,你爱着程锦?那你为什么答应父亲穿上婚纱,你不知道

    婚纱代表的含义吗?和父亲彼此享受著对方肮脏的身体还不满足,最后还要找爱

    的感觉吗?程锦可以忍受你的欲望,却忍受不了你所谓的爱呀,他不是这样才走

    的吗?一边穿着婚纱和別人洞房,一边喊着深爱老公,你的爱情还真是特別!既

    然你和父亲要爱,程锦离开成全你们不是很好吗,要死要活的装给谁看?」。

    感性小颖:「我求求你,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我一时昏了头,我知道错了。

    你看看我的脸,看看我的决心,我恨我自己,我已经付出代价了,也愿意付出更

    大的代价」。

    小颖哀求她不要提婚纱的事情,这个场景应该成为她挥之不去的梦魇吧。

    理性小颖这次没有马上开口,从镜子里面看着脸上那道伤口,语气柔和了一

    些说:「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除了哭就是发呆吗?」。

    感性小颖:「我……我……不知道,我已经用尽办法了,程锦可能已经不再

    爱我了」。

    理性小颖:「你知道程锦为什么不回来吗?」。

    感性小颖:「还能为什么,我一次次扎他心口,他已经不爱我了」,小颖惨

    笑着说。

    理性小颖:「他爱不爱你先不去说,你有没有想过,锦程如果真回来,他该

    怎么面对你?」。

    感性小颖:「面对我?他要是能原谅我,我当然感激一辈子;他不肯原谅我,

    我同意离婚,我留在他和浩浩身边做牛做马」。

    理性小颖:「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还是抓不住问题的症结,你以为割脸就

    有用了?如果锦程回来,他还能信任你吗?你能控制得了自己的欲望,保证不背

    叛他,不找父亲或者其他男人吗?这恐怕才是他不回来的根本原因,原谅了有什

    么用,没有信任的婚姻会有未来吗?」。

    感性小颖:「我……我能保证的,我再也不……不敢了」,小颖急急的回答。

    理性小颖:「你凭什么保证,凭你的一封封日记,还是跪在他面前指天发誓?

    这样的誓言你违反的还少吗?你也说你不敢,而不是不想!」。

    感性小颖:「我……」,小颖被问的哑口无言。

    理性小颖:「你真想要我们的老公回来,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感性小颖:「我愿意,只要不失去他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小颖的语气坚定了起来。

    理性小颖:「那好,让我们来把一切事情做个了结,这次是彻底地了结,你

    附耳过来」。

    小颖竖着耳朵,好似有人对着她窃窃私语,听着听着,小颖的脸色变了,最

    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理性小颖:「怎么,害怕了,还是说你依然那么虚伪,只会嘴巴说说,你不

    是死都不怕吗?按我说的做,我保证锦程会回来的,你我一体,我不会害你的,

    那也是我老公。」,这个小颖一会讥讽,一会安慰,就像是个诱人犯罪的撒旦。

    感性小颖:「好,我答应!」,小颖重重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