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媚娇妻绿满园】(10)

    作者:文玄三天外。

    字数:3400。

    淫媚娇妻绿满园(十)。

    真的没问题吗,如果玲玲现在还和那个余林在一起,那她肯定就不方便在电

    话里跟我说什么了吧?可是我现在真的好想知道一切啊,哪怕明知道这会有很大

    的风险,可我就是控制不住心里的那股沖动啊。

    「喂,阿文吗?」这个时候,电话已经接通了,玲玲略显疲惫的声音从手机

    里传了出来,我赶紧拿起手机。

    算了,豁出去了,反正现在后悔也根本来不及了。

    「是我,玲玲,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你睡了吗?」。

    「还没呢,我还在玩手机,怎么了,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玲玲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没什么异样,依然像平时一样柔和,另外她好像把声

    音刻意压低了许多,应该是怕打扰到别人,这么看来,她应该是已经回去宿舍了?

    怕打扰到舍友们?。

    「是找你有点事,玲玲,你现在在宿舍里吗?」。

    「对呀,我在宿舍呢,怎么了阿文,你是要找小曦吗?」。

    「不不不,我不找小曦,小曦她还没有睡着吗?她知道你正在跟我通电话吗?」。

    糟糕了,我刚刚只顾着担心玲玲会和余林在一起,居然没有考虑到玲玲如果

    已经回去宿舍的话,那么小曦也在宿舍里啊。

    「哦,没有,她早就睡着了,我以为你如果是要找她的话,我就帮你叫一下」。

    「不,不是,你别叫她了,我不找她,我就是找玲玲你的」。

    还好,如果让小曦发现了我私下联系玲玲,那肯定是要解释不清了,总不能

    跟小曦坦白说我知道了她被余林强奸的事,所以想要找玲玲打听一下情况吧?。

    「找我?找我有什么事呀?难道你和小曦吵架了?」。

    「那倒没有,只是……我有点事想找你单独谈谈,不想让小曦知道,你现在

    方便说话吗?」。

    「这样呀……」。

    电话那头的玲玲沉吟了一会儿,我也没有急着再说话。

    「那你先等我一下,我去外面说」。

    「嗯,好,麻烦你了玲玲」。

    「嘻嘻,没事的」。

    之后我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玲玲下床的声音,另外还有一个女生好像也没有睡

    着,关心的询问了玲玲几句。

    「玲玲你要去哪呀?」电话里传出那名女生的声音。

    「哦,我出去接个电话。」玲玲的回答声。

    「嘻嘻,该不会是男朋友的电话吧?」看来刚刚对方并没有听到玲玲和我之

    间的对话。

    「才不是呢,慧慧你别乱说,我哪里有男朋友」。

    「都这么晚了,肯定是男朋友,而且玲玲你今晚回来的这么晚,绝对是有什

    么情况吧?嘻嘻嘻,不行哈玲玲,你一会儿回来了可得老实交代」。

    「哎呀,慧慧你讨厌死了,不跟你说了,你赶紧睡觉吧」。

    原来是和小曦她们住在一起的另一个实习生慧慧啊,怎么回事,听她们两人

    的对话,慧慧好像也不知道玲玲和余林之间的关系?而且玲玲怎么也不解释,反

    而还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啊?。

    玲玲和慧慧的对话结束后,传来一阵轻微的开门声,然后没过多久,玲玲的

    声音就重新出现在我的耳边。

    「好了,阿文,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谈呀?我已经在外面了」。

    「这个……」。

    可恶,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又退缩了,到底要怎么开口啊,直接问?还是婉转

    一点,慢慢把话题引到余林身上?。

    「嗯?你怎么了呀阿文,怎么吞吞吐吐的?」。

    「好吧,玲玲,其实我是有点事想要问你」。

    妈的,死就死吧!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该问就问吧,再这么磨蹭下去也

    不是个办法。

    「什么事呀?」。

    「那个,你今晚……去了啤酒广场是吗?」。

    「哦」。

    我感觉自己的心跳正在不断加快……。

    「是你的那个舍友告诉你的吧?没错,今晚我是和朋友去啤酒广场玩了呀,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朋友?指的就是余林吧,可大明不是告诉我说,玲玲是以男朋友的身份把余

    林介绍给他的吗?。

    「和你一起去的那个朋友,是叫余林吧?」我终于把余林的名字说出来了。

    不过,为什么在我说出这句话之后,玲玲却突然沉默了呢?刚刚不是还聊的

    好好的吗?。

    「你还在吗,玲玲?」。

    「嗯」。

    玲玲回答的声音很小,我几乎听不出来,她这是突然怎么了?。

    「那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又是继续沉默,难道玲玲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不会吧?。

    「阿文,你……你是不是知道余林?」玲玲迟疑的声音,轻轻响起。

    「啊……我,我知道啊,听小曦说,他是你们部门的副经理吧?」。

    可恶,为什么我要紧张,为什么不敢承认我就是知道余林,知道他是小曦的

    初恋男友,知道他在前不久刚把小曦给强奸了啊。

    「嗯,那其他的呢,你不知道别的了吗?」。

    「其他的?什么其他的?」。

    「你真的不知道?」玲玲的语气里,似乎充满了怀疑。

    我还要继续否认吗?还是没有勇气开口问玲玲吗?可是听玲玲的语气,我怎

    么感觉她真的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玲玲」。

    「好吧,那阿文你今晚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呢?该不会就是问我去哪里玩了

    吧?」。

    「……」。

    我一时语塞,被玲玲问了个措手不及。

    「你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阿文?」。

    「我……」。

    「难道小曦已经把事情告诉你了吗?」。

    「啊?没……没有,小曦她没和我说,啊不,不对,我是说,我并不知道什

    么……」。

    糟糕了,我干嘛要这么紧张呢,居然不小心说漏嘴了。

    「我果然没有猜错,阿文你真的知道什么了,对吧?」。

    好吧,看来玲玲真的已经猜到了,说的也是,我突然在大半夜里私下联系玲

    玲,而且还不是因为小曦的事,这本身就已经足够反常了吧,再加上我刚刚的紧

    张表现……。

    唉,也罢,不然我也根本没有勇气主动开口问玲玲。

    「唉,既然玲玲你已经发现了,那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没错,我确实

    知道余林,小曦很早以前就跟我说起过他,所以余林是她初恋的事,我都知道」。

    「就这些吗?」。

    「还有他现在就在你们实习公司上班的事情,小曦她一直都没有告诉过我,

    可是我其实也已经知道了,另外,还有……」。

    接下来的事,我要不要继续对玲玲坦白呢?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

    ……。

    「还有什么?」玲玲的语气还算平静,不知道她的心里现在会怎么想。

    「还有,余林强奸小曦的事……」。

    再一次的沉默,当我把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玲玲终于没有再继续好奇的问下

    去,而我的心里也是一阵紧张。

    大概二十秒之后,玲玲才继续开口,可不知道为什么语气里却突然带上了哭

    腔?。

    「原来阿文你都知道了,呜……对不起,呜呜……对不起阿文……那天晚上

    的事都怪我……呜呜……」。

    怎么回事,玲玲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而且还在莫名其妙的向

    我道歉?。

    「你别哭啊玲玲,干嘛突然跟我道歉啊,那天晚上的事都是余林干的,和你

    完全就没有关系啊」。

    「不……不是的,是我的错,那天晚上公司的聚会结束以后,本来小曦是准

    备和我一起回宿舍的,可是余林却让我自己先走,说他有话要单独和小曦说,毕

    竟他的身份是副经理,所以我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没想

    到后来就发生了那种事,呜呜……」。

    「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么那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含糊不清的告诉

    我说小曦当时已经在宿舍里了,那时候你是真的喝醉了吗?」。

    「我……呜呜……对不起……呜呜呜……阿文……对不起……」。

    看来在这件事上,玲玲当时是真的骗了我吗?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啊?。

    「玲玲你别哭了,我现在只想要搞清楚真相,你可以先把一切都告诉我吗?」。

    「我……我当时其实并没有喝醉,可是我知道,小曦她不想让你知道余林在

    我们公司,当她第一眼在公司里看见余林的时候,她就把以前和余林的关系告诉

    我了,因为她不敢找你倾诉,她怕你会担心,所以当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

    …我就自作主张,帮小曦撒了谎……呜呜……如果我当时告诉阿文你的话,

    说不定……那天晚上的事就不会发生了……呜呜呜……所以这都怪我……」。

    原来玲玲是出于好意,怕我知道了小曦和余林当时单独在一起会多想吗,唉

    ……看来在这件事上我还是有点误会她了。

    「好吧,这不怪你玲玲,以你和小曦的关系,你能帮她撒谎这很正常,我还

    应该庆幸小曦有你这样的好闺蜜才是,况且就算那天晚上你告诉了我实情,我想

    结果也根本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回想起之前我从视频上看到余林强奸小曦的经过,我知道,以当时我不在小

    曦身边的情况,只能依靠拨打电话的行为,即使是把小曦的手机打爆,余林也根

    本不会停下对小曦的侵犯。

    「呜呜……谢谢你阿文……谢谢你能这么说……」。

    「好了,玲玲,你别哭了,这件事确实不能怪你,我知道你和小曦的关系一

    直很好,要不然现在也不会打电话找你帮忙了,所以我希望你现在可以把知道的

    事情全都告诉我,好吗?」。

    「嗯嗯,好,阿文,我都告诉你,不过你是怎么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的呢?」。

    「嗯,这就是我接下来想要问你的事情」。

    李滔,不知道玲玲对他和小曦之间的情况,到底又了解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