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六章 舅舅与外甥女的磨逼蹭吊游戏

    作者:hangyuanfly。

    字数:7289。

    第六章 舅舅与外甥女的磨逼蹭吊游戏。

    这天晚上,我躺下睡觉的时候,老婆和舅舅还在客厅看电视。我看了好久的

    手机,老婆还没回来。我下地去叫老婆回来睡觉,却发现客厅里没有人,电视就

    那么开着。

    人呢?老色鬼房间的门开着,里面关着灯。卫生间的灯是开着的。我轻挪脚

    步过去,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你是来撒尿的吗?怎么又硬成这样?」,老婆质问的声音。

    老色鬼没有回答,嘿嘿的笑。

    「笑什么笑!自己也知道难为情?」,老婆生气的说。

    「哎!又想射了?」,老婆叹着气无耐的问。

    老色鬼急忙点头,期盼地看着老婆。

    「真是的!天天弄,这能行吗?也不怕把自己弄废了。弄完就睡觉,别再烦

    我。要不下次就不帮你弄了。」,老婆很严肃的说。

    老色鬼仍旧是急忙点头,哈巴狗看主人似的看着老婆。

    天天找老婆帮他撸管射精,早晚撸得他精尽人亡。撸是他个老混蛋。

    老婆这次站到老色鬼的侧面,伸手掏出老色鬼的大肉棒,慢慢的套弄起来。

    老色鬼一看不能像上次那样靠着老婆,感受老婆的乳房以及曼妙的身姿,非

    常的失望。但是,他不死心,斜着身子往老婆身上靠。结果,被老婆躲开了。

    「不许胡闹!再这样,我就不给你弄了!」,老婆退后一步,警告道。

    「哦!」,老色鬼怏怏的点头。还真的老实起来。

    就这样静静地,老婆为老色鬼撸着大淫棍。卫生间里只有老婆挥动胳膊摩擦

    衣服的声音。

    过了能有十多分钟,老婆已经累得换过两次手了,老色鬼的大淫棍依旧没有

    射精的意思,只是更粗壮了而已。

    「怎么还不射啊?手都快累断了!」,老婆抱怨道。

    「大——大概——是不够刺激吧?」,老色鬼小心翼翼的说,生怕惹老婆生

    气。

    「刺激?什么刺激?」,老婆问。

    「比——比如——像昨天那样。」,老色鬼看着老婆,小心的说。

    「你故意的吧?故意不出来,好提出这龌龊的要求,是不是?」,老婆说着

    用力抓了一下大淫棍。

    「哎呦!——喂!姑奶奶饶命啊!这玩意儿是能故意忍住的吗?轻——轻一

    点!」,疼的老色鬼弯下了腰。

    「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尤其是你,还对自己的外甥女使坏!变态!」,

    老婆抱怨的嘟囔着。

    老婆瞪了他一眼,挪到老色鬼的身后,把自己的上衣脱掉。露出赤裸的美背,

    纤细的腰肢,还有微微颤抖的大白兔。她双手前伸,把老色鬼的上衣拉到肩上,

    搂住老色鬼,丰硕的乳房贴在他的背上。美的老色鬼眼睛眯成一条缝。

    「是这样吗?」,老婆问。

    老色鬼猛地点头称是。同时也用行动回答着,激动得大淫棍一撅一撅的,马

    眼里留出几滴透明的液体。

    老婆一只手下移,握上老色鬼的大淫棍,开始轻轻地撸动起来。时而,停下

    来,握上大龟头,一松一紧的捏着那紫红色的大蘑菇头。

    老色鬼舒服的已经不知如何是好。一会儿紧拧着眉毛,忍受着什么;一会儿

    张大了嘴,却只发出几声低沉的啊啊声;一会儿一脸享受的表情,仿佛已经登入

    天堂。

    老婆手上沾满了马眼流出来的淫液,揉搓得整个大淫棍湿淋淋、亮晶晶的。

    大淫棍在老婆手里越来越粗壮,越来越凶悍,凶巴巴的想上翘着。

    老色鬼一下下的微微向下移动着身子,一面用干瘪粗糙的后背摩擦着老婆的

    大肉盘;一面配合着老婆撸动的手,更大幅度的套弄着他的大肉棍。

    不都知道老婆是为了让老流氓快点射精,或是胸部被揉搓得很舒服,还是被

    这淫靡的气氛以及手中的大淫棍感染的起了兴致,开始发出娇喘似的呻吟声。

    这呻吟声就像给老色鬼打了一针兴奋剂,乐的老脸像开了花一样。屁股随着

    老婆的手,大力的耸动着。

    「怎么还不射啊?」,老婆的右手撸得有点酸了,改用左手。满是淫水的右

    手,在老色鬼的大腿上蹭着,直到连手指缝里都蹭干净。

    「那个,要是能像昨天那样,揉揉我的两个蛋,可能更——更快点。」,老

    色鬼得寸进尺而又不要脸的说。

    「哦——」,老婆拉了一个长声,脸上有些不悦,随后显出坏笑。

    老婆撸动大肉棍的动作越来越小,弄的老色鬼只能自己摇动着屁股。而且撸

    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没一会儿,老色鬼就累得气喘吁吁的。

    「外甥女——」,老色鬼求饶道。

    「怎么了?」,老婆板着脸,假装不明所以的问。

    「快一点,行吗?」,老色鬼无力的挺动着屁股说。

    「快一点?哦?——这样?!」,说着,老婆大力撸动起来。

    而且,撸动的幅度比之前都大,上到包住龟头,下到撞击胯间。每次撸到大

    龟头的时候,都会手上用力,紧捏龟头。

    这突然的刺激,爽得老色鬼踮起脚来,嗷嗷直叫,就好像在杀猪一样。

    「快射了吧?舅舅!」,老婆有些撒娇的问。

    「快了!快了!小手抓的我好舒服!好爽!」,老色鬼兴奋的回答。

    「射完,我还得收拾呢!射的哪都是,还一下子味儿!」,老婆抱怨道。

    「要不,就不射到外面呗。弄的那都是。」,老色鬼说。

    「不射到外面,还能用袋子接啊?你那玩意儿一撅一撅的,乱喷,怎么接啊?」,

    老婆问。

    「我是说啊,外甥女——你看你的衣服已经脱了。要不——把裤子也脱了,

    内裤也脱了。把——把腿叉开。嘿嘿——再用手撑开你的小——小嫩逼。我把—

    —把我的鸡巴插在里面。把——精液逗射在里面。不就,不那么麻烦了吗?」,

    老色鬼满脸淫笑的说。

    「老混蛋,你果然还惦记自己的外甥女。有你这么当长辈的吗?给你用手弄,

    已经是对你够仁慈的了。还一直不忘惦记人家的那里!」,老婆居然没有生气的

    不理他。话语间反而有些调情的味道。她不会真的动情了吧。

    「我知道我这老东西不是人,但是,外甥女,那不就是用来装男人的精液的

    吗?」,老色鬼见老婆没有生气,得寸进尺的问。

    「呸!哪有长辈对晚辈说这下流话的?老流氓!」,说着,竟在老色鬼的肩

    头咬了一口。

    「不!不!不!这是性知识普及!我说的不对吗?女人的小逼不装精液,你

    说还能干什么?」,老色鬼回头冲老婆眨了眨眼睛。

    「就算是!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是想把精液射到我的里面,我那里可不

    是用来装你的脏东西的!哼!」,老婆探头,趴在老色鬼的耳边撒娇的说。她竟

    然在撒娇!他竟然在对着老色鬼撒娇!哦!天哪。

    「那,你那里能装谁的呀?」,老色鬼问。

    「我老公的呀!妻子的那里当然是装自己老公的呀!白痴!」,老婆翻了个

    白眼说。

    「再多装一个人的可能更好。前两天你买的混合果汁就很好喝。精液在你那

    里混合着装,说不定也不错的。」,老色鬼狡辩着。

    「滚!什么果汁?!说的好像我那里是榨汁机似的!就算那里谁的都可以,

    你的就是不行!你就别想了!」,老婆说。

    「我真的不能射在里面?」,老色鬼可怜兮兮的问。

    「不行!就是不让你射在里面!」,老婆坚决的说。

    「哦!是这样!那好,我只在里面抽送,不射在里面。要射的时候拔出来。

    还省得你的手那么累。不射在里面就好是不是?」,老色鬼得意的说。他绕了半

    天,把老婆绕进去了。

    「你个老流氓!谁说——」,老婆知道自己说漏嘴,被绕了。脸憋得通红。

    「答应了的,怎么?反悔了?」,老色鬼问。

    「我才没有答应呢!要做,出去找小姐去。」,老婆红着脸说。

    「外甥女最好了!我受伤以后,每天最期盼的事,就是你帮我撸鸡巴的时候。

    有你在身边,我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啊!」,老色鬼感慨地说。

    「老流氓!就会耍嘴。不过是骗我帮你射精罢了。还妄想进到我的里面。坏

    人!」,老婆撒娇的说。

    「不是的。外甥女对我的好,我是有着深深的感受的。也对你犯下的错误,

    深深的自责,懊悔。你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老色鬼很认真的说。谁

    知道是不是为了欺骗老婆编的瞎话。

    「哎!我也不傻,也是有感受的。你也不要自责,过好你的晚年就好。」,

    老婆安慰道。

    「谢谢!」,老色鬼说。

    听老婆这话的意思,之前老色鬼强奸她的事,就这么原谅她了?我要说老婆

    太善良了?还是老婆太淫荡,对被强奸这是就没怎么在意?哎。

    接着,就沉默下来。屋子里只剩下肉体碰撞和摩擦的声音。

    「你给你老公这样弄过吗?」,老色鬼打破沉默问。

    「没有啦!我们都是正常的做爱!我老公要的不多。不像你,天天都要射精。

    小心身体射空了。」,老婆回答。

    「外甥女婿不会是能力不行吧?结婚这么久了,都没有孩子,不会是有病吧?」,

    老色鬼问。

    妈的,说我有病。老子生猛着呢。

    「不要乱说。我老公很有耐力的,每次都弄得我很满足的。」,老婆争辩道。

    慢慢的,老婆的欲火似乎被点燃了。左手撸动着大淫棍,右手开始在老色鬼

    的胸前到处游走着,乱摸着。脑袋搭在老色鬼的肩上。在他的耳边妩媚的娇喘呻

    吟着。仿佛不是老婆在给老色鬼手淫,而是老色鬼在指奸老婆。

    老婆扭过来老色鬼的头,主动吻了上去。老婆的舌头伸进老色鬼的嘴里,搅

    弄着,吸吮着。在这件事上,老色鬼,反倒显得很笨拙。没过一会儿,老色鬼就

    被吻得上不来气了。老婆倒是占了上风。

    可能是觉得这样不舒服。老婆挪到老色鬼身前。挪动身子的过程中,都没有

    舍得分开两人的嘴唇。等转过身子,便更加热烈的吻着。老婆的头左右摆弄着,

    似乎要把老色鬼干瘪的嘴唇啃掉一层皮似的。

    不仅如此,老婆还挺动着自己一双变得粉嫩的巨乳,在老色鬼前胸上磨蹭着。

    「想要吗?」,老婆用手托起一只乳房,拇指和食指轻捏乳头,嘴里发出一

    声销魂的呻吟声。

    老色鬼急忙点头。对突如其来的恩赐,狂喜不已。

    老婆把他的头往下压,直到与乳房平齐。

    老色鬼毫不客气,一口咬上去,生怕被别人抢走似的。老色鬼如同饿了一天

    的婴儿,贪婪的吸吮着,的下流的口水,顺着乳房往下直流。

    「哦!——好舒服!——别——别用牙咬——啊!——你的嘴——好流氓啊!」,

    此时老婆已经无法替他手淫。挺着胸让老色鬼更方便吸吮。

    「今天,就让你个老流氓爽个够!」,老婆发狠的说。

    「来!」,老婆把着老色鬼的头往下按。

    而老色鬼对那只巨乳恋恋不舍,一直不想松嘴,乳头被拉得长长的。最后,

    乳头从他的嘴里挣脱时,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发出啪的一声。

    「叼着我的裤子往下扯。」,老婆把老色鬼的头按在自己的胯间说。

    老色鬼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兴奋异常的用嘴巴叼着裤腰,把裤子往下拽。

    为了能把裤子扯到底,老色鬼居然跪在老婆身前。等把衣服扯到老婆脚踝上的时

    候,老色鬼是跪在那,脑袋在老婆两腿间脚踝的位置。就好像老婆是女王大人,

    老色鬼在给老婆跪舔一样。

    老色鬼用嘴压着裤子,老婆一抬脚,裤子就彻底脱下来了。现在的老婆是真

    正彻底的全裸。洁白的玉体展现在老色鬼的眼前。他跪在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都不记得要站起来了。

    老色鬼就那样跪着,眼前就是那令所有男人都心驰神往的乌黑的山丘和峡谷。

    他先前挪两步。伸出舌头舔上老婆的小肉丘,仿佛那里有甜美诱人的蜂蜜一般。

    老婆被老色鬼舔得一声娇喘。她叉开腿,把胯部往外挺,方便老色鬼的舔舐。

    她昂起头,张开嘴急促的喘息着。双手死死的按着老色鬼的头,似乎要把这脑袋

    按进自己的小穴里一般。

    「原来——女人的下面——这么美味!」,老色鬼慨叹道。

    「哦!——用力舔!——用力!——就是这!——这!——对对!——好爽!」,

    老婆声音颤抖着,呻吟着。岔开的双腿不住的颤抖着。

    卫生间里满是老色鬼舔弄、吸吮老婆的下体的淫靡的声音。虽然老色鬼在不

    断吞咽着老婆的淫水,但是过多的淫水还是顺着嘴边往下流。在老色鬼的脖子上

    留下两条亮晶晶的水线。

    「啊!——」,随着老婆一声高亢的娇声,下体喷出一股强劲的水流,弄的

    老色鬼满脸都是,滴滴答答往下流。

    老婆吹潮了?!在老色鬼的舔舐下吹潮了!不仅仅是高潮,是难得一遇的吹

    潮!老婆的又一个第一次,就这样被夺走了。

    就在老婆的喷溅下,老色鬼的下体一阵颤动,射了。乳白粘稠下流的精液喷

    了老婆一脚面。

    而此时的老婆并没有注意这些。她无力的跌坐在马桶上,瘫在那,喘息着。

    一脸幸福的沉醉在高潮的余韵中。

    老色鬼还是那样跪着,一脸的不可置信而又幸福无比。

    如狗一般跪舔女主,真的有那么好吗?对于这个老色鬼、老变态来说,也许

    就是这样吧。

    就这么看着他把老婆弄到虚脱,还真是便宜他了。

    女人的下体真的那么好吗?有时间,我也和老婆试试。

    我回到卧室等老婆回来,好好的干她一顿。刚才看得我一身的欲火。现在满

    脑子都是她和老色鬼淫乱的身影。贴在满是皱纹的后背上的白嫩乳房。在大淫棍

    上摩擦的水嫩的小手。还有,叉开双腿被老色鬼舔舐的老婆粉嫩的下体。

    左等老婆不回来,右等老婆还没回来。我突然一个机灵,从床上做起来。他

    们不会在我回来之后,又做了什么吧?老色鬼刚射完精应该是硬不起来了。他们

    能做什么呢?。

    我小心的走出卧室。卫生间是黑着的,也没有一点声响。反倒是老色鬼的房

    间亮着灯,隐隐有说话声传出。

    「……你就是想把龟头放在我的肉缝里,不插进阴道里?但是,我的阴道已

    经很湿了,你的龟头也被马眼里流的水弄的滑滑的,很容易就一不小心滑进我里

    面的。」,老婆握着老色鬼的大淫棍,赤裸着坐在床边淫声道。

    「不会的,我只在你的肉缝里来回蹭。不会弄进去的。你放心。」,老色鬼

    躺在床上,辩驳道。

    什么就在外面不进去?什么太滑,滑进去的?老色鬼是不是要什么玩磨逼蹭

    吊吧?!老婆也居然陪他在这戏耍,连我这个老公都晾在一边不管了。这个干瘪

    的老色鬼究竟有什么好的啊?。

    「哦!反正我也没穿衣服,而且我的阴道也很痒了。里面的水正在不断的往

    外流,下体都是水,屁股下的床单都湿了,一会儿你都没法睡觉了。你把你的阴

    茎放到肉缝里,看能不能堵住我的阴道口,不让这些水往外流。」,老婆说着,

    妩媚的一笑。

    「好!——好!——让我插一插——试一试。」,老色鬼被老婆的一笑,迷

    得半天才反应过来。

    说着就要起身,却被老婆按了回床上。

    「你想得美!」,老婆撅起嘴,对着老色鬼哼了一声。

    「哦!——」,老色鬼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不过嘛——」,老婆故意拉了个长音。

    「不过——」,老色鬼看着老婆,祈盼着。

    老婆上床,双腿在老色鬼的头顶,大大的打开着,下体的小嫩肉清晰可见。

    淫水泛滥的不成样子,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大水逼。

    「不过,可以用你的嘴来堵住。」,说着,老婆蹲下身,撅起丰臀,将肥美

    的下体送到老色鬼的面前。

    老色鬼浑身一颤,狠劲的咽了口唾沫。瞪圆了双眼,盯着老婆神秘的下体,

    那是男人终极的温柔乡。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抬起头疯狂亲吻着老婆挺拔的臀

    瓣。

    只是想进一步用嘴触碰老婆的肉缝,却是不能,最多只能舔到老婆的菊花。

    听老婆说的,我以为真的让老色鬼舔她的蜜穴呢。看来是逗着玩的。还好。

    老婆把手在下体抹了一把,沾满淫液,抓着大淫棍撸动起来。一紧一松的很

    有章法,偶尔挑逗似的捏一捏阴囊里的蛋蛋。

    老婆的动作,让老色鬼兴奋的鼻孔呼呼作响。说好可以舔的小逼近在眼前,

    缺够不到。情急之下,竟伸出舌头舔上老婆的小肉菊。如小狗般,啪叽啪叽的舔

    着。

    「啊!——不行啊!——那里脏啊!——不能舔啊!——啊!——」,老婆

    虽然嘴上说着不让舔,但是,却兴奋刺激的丰臀直抖。

    片刻,老婆的阴道里流出大量的淫液,顺着阴毛,滴到老色鬼的脖子和前胸

    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温柔乡,却只能干看着,该是怎样的煎熬啊。

    老婆看着大肉棒的眼睛,开始放光。看着粗壮的阴茎在眼前晃动着,马眼不

    断的流出透明的液体。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慢慢的俯下身,伸出舌头在龟头

    上舔了舔。感受着马眼里流出的液体的味道,似乎很是美味,一脸的意犹未尽。

    接着,老婆扶着大淫棍,将大龟头全部含进嘴里。仿佛大龟头是那美味的棒

    棒糖,在口中啪叽啪叽的吞吐着。

    随着自己的大龟头陷入一个温暖的肉洞,老色鬼把嘴巴撅成O型,声音颤抖

    着高低起伏的呻吟着,爽的不行。

    老婆为了更好的舔舐大龟头,双腿向后挪了一下。她的股沟正好呈现在老色

    鬼眼前。天哪!老婆的下体要失守了。

    老婆下体的肉沟异常深邃,双腿交汇之处并非紧紧连在一起。在期间由前至

    后,生出一片肥美、水嫩的阴部。其边,有缘乌黑的蓉草,疏疏密密的长着。两

    片高高耸起的粉嫩肉丘,其间水汪汪嫣红的峡谷。峡谷间,俏皮的吐出两片粉红

    的小舌,如含羞的花骨朵,含羞待放。

    老色鬼都看傻了,等回过神来,定了定神。伸出贪婪的舌头轻舔老婆的肉缝,

    舌尖用力拨开肉缝,露出肉缝中粉红的两片蚌肉。虽然之前强奸了老婆,也不止

    一次看到老婆的裸体,但是从未如此之近的欣赏,乃至舔舐老婆的下体。

    也许老色鬼幻想了不知多少次,此刻大蜜桃似的丰臀就这么悬在自己头上,

    比自己的脑袋都要大上许多。他更是没有想到的是,女神般的外甥女的神秘的蜜

    穴,那迷人的水乡泽国,就这么任自己品尝着。

    老色鬼那张流氓的嘴,正在将老婆的阴唇吸到自己嘴里,配合着舌头的舔舐,

    在阴部游走着。而他的阴茎被刺激的,也越涨越大。

    老婆腰上实在没有力气了,左手撑着身子,右手在阴茎上轻轻撸动着。大龟

    头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着,两腮被撑得鼓鼓的。老婆口中不时发出轻微的「咕

    叽」声。

    老色鬼的大淫棍涨的几乎要爆掉了,包皮几乎没法向上卷起。老婆看着这涨

    的发紫的大淫棍,满眼的淫荡。

    「哦!你的东西好大好流氓啊!人家舔得——舔得——,你舔得人家——人

    家——」,老婆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直盯盯的盯着大淫棍,似乎在抉择、挣扎着。

    最后,老婆猛地起身,转过身,跨在老色鬼的大肉棍上面。

    「便宜你个老流氓了!」,说着,老婆双腿颤抖的慢慢蹲下。

    大龟头距离老婆的下体越来越近。难道老婆性欲大发,就像那天对小王一样,

    主动坐上大淫棍?还是之前他们调情时说的,只是在肉缝里蹭一蹭。

    大淫棍的去向究竟是哪?老婆的小穴还是肉缝呢?我想只有老婆自己知道。

    或许现在的老婆也不知道答案。她也许正在挣扎中吧。

    此时,关注大淫棍的去向的人,并不只我一个。老色鬼也眼睁睁的看着,一

    脸的紧张,不时挪动着屁股。

    老婆的下体慢慢的靠近着。当几乎要贴上大龟头时,老色鬼猛地一挺,大淫

    棍直奔老婆的阴道口而去。我跟着猛地一吸气。要干上了?。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老婆用手堵住了自己的蜜穴。大淫棍擦着老婆的手滑进

    老婆的双腿间。

    「淘气!」,老婆堵在蜜穴的手,用力掐了一下老色鬼的他腿根。

    老色鬼无赖的嘿嘿笑着。

    随着老婆手的离开,大淫棍啪的一下,正好贴在肉缝上。老婆轻摇臀部,肉

    缝裹着大淫棍缓慢的来回抽送。但随后慢慢加快。老婆随着抽送,嘴里喘息起来。

    此时的老婆,竟然如此的主动,如此的奔放,喜欢如此猛烈的性爱,这是我所不

    知道的。

    老婆的抽送还在加快,如此主动的性爱姿势,并能掌控一切的感觉,让她异

    常兴奋。或许是如此摩擦,给她的肉缝,乃至精神上,带来强烈的刺激。这是她

    在男人身下被插入所体验不到的。

    老婆身下的老色鬼,臀部剧烈的上下挺动着。他努力调整着下体,盼望着老

    婆哪次动作幅度过大,好有机会插入梦寐以求的蜜穴。

    但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思向下仔细观察了。一波波强烈的快感来袭。他只能

    昂起头,喘息着,呻吟着。几秒种后,老色鬼突然咬紧牙关,面目狰狞。一股白

    浊的精液,在空中划出完美的抛物线,落在老色鬼的前胸上。

    直到最后一滴精液流尽,老色鬼满足的呼出一口浊气,死尸一般躺在那一动

    不动。

    老婆继续抽送着。几下疯狂的抽送后,她满面潮红,双唇微张,双眼紧闭,

    身体不自然的抖动着。

    「啊!——」,老婆发出高昂的高潮的淫叫。蜜穴中流淌出大量的淫水,顺

    着大淫棍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高潮过后的老婆,浑身无力,跪在床上,双手拄着床,支撑着自己虚脱的身

    体。或许是高潮来的太过猛烈,支撑的双手颤抖起来,没法再支撑有着硕大乳房

    的上身。

    最后,无力的趴在老色鬼身上。由着老色鬼身上的精液,沾满自己的乳房和

    下体,被老色鬼肮脏、下流的精液浸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