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五章 卫生间外甥女为舅舅手淫

    作者:hangyuanfly。

    字数:7289。

    第五章 卫生间外甥女为舅舅手淫。

    我们出了病房,医生对我们说:「病人有轻微脑震荡,再者就是长期营养不

    良,贫血,所以才会晕倒。休养几天就好了」。

    我点头答应着,但是我和老婆各自心里都明白,这老色鬼是怎么摔倒的,和

    营养不良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精神着呢!摔倒是因为性爱后的乏力,以及慌张罢

    了。

    第二天一早,医院给我们打电话,我突然相信恶有恶报这句话了!老婆的老

    色鬼舅舅,在早晨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晕倒,双手骨折。经化验确定,属于骨质

    疏松。

    老色鬼双手缠着绷带,打着石膏。平躺在床上,活脱一枚埃及木乃伊。从老

    淫棍变成真的人棍了。

    原本老婆对老色鬼是满心恨意的,等在医院看到他这狼狈的样子,善良的老

    婆的心里似乎只剩下对舅舅的可怜,责备自己没有照顾好舅舅。所以,老婆决定

    留下来照顾自己的舅舅。并且,给他换成配有洗漱间的高级单人间。

    好吧,就他现在的状况来说,留人在医院照顾也是人之常情。其实,应该是

    我来照顾的,但是工作实在太忙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所以,只能委屈老婆了。

    虽然,有些担心老婆留下来,变成羊入虎口,但是,又一想,都双手骨折了,

    他还能干什么?除非是,老婆主动让他搞,如果是这样,我又能怎样?。

    既然,老婆要留下来,就得需要一下日常用品,还得帮老色鬼买点应急的东

    西。

    等我拎着一兜子东西回来时,透过小窗户往里看,如果不是里面摆放着一些

    医疗用品,只会认为这是酒店的双人间。

    就在这里,老婆要和她的老色鬼舅舅,共同度过好几个夜晚。虽然老色鬼现

    在的双手暂时废了,但是在这密闭的二人世界里,保不齐老婆会性欲大发,主动

    做上老色鬼的大淫棍。

    让老婆留下来真的好吗?。

    「外甥女,那个,我想小便。」,老色鬼叫老婆。

    老婆看着老色鬼,愣了片刻,突然想起什么,蹲下身子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尿

    壶,递给老色鬼。然而,拿着夜壶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

    对呀!老婆把夜壶给老色鬼,他怎么接呀?他的双手都骨折了。

    「那个……那个……那个……」,老色鬼想要说什么,涨红着脸,吞吞吐吐

    半天,却什么也没说出来。难道说让外甥女把自己的鸡巴掏出来接尿?之前他强

    奸老婆的事,老婆还没说原谅他,他怎么好意思再提出这样的要求。

    老婆此时是应该明白怎么帮老色鬼小便的。但是,她站在那,手里拎着尿壶,

    脸涨得通红。

    我想老婆应该很矛盾吧。之前就是老色鬼的大肉棍硬生生的插进自己的小穴

    里,强奸了自己。就算是可怜他,暂时放下恩怨,但是,要她去碰那肮脏下流的

    东西,怎么可能?她办不到啊。

    「那个——外甥女——我——憋不住了!」,老色鬼紧紧夹着双腿,磕磕巴

    巴的说。

    「哎!——憋死你得了!」,老婆叹了口气,狠狠地说。

    老婆伸手抓住老色鬼的病号服裤腰,玉牙紧咬嫣红的嘴唇,仿佛下了很大的

    决心似的,双手用力向下扯到腿间。里面是一条我用过的灰色内裤。可能是老色

    鬼下体的味道太重了,熏得老婆急忙捂住自己的口鼻,转过身呼吸了几口。

    此时,老色鬼的内裤支起了帐篷,大淫棍在里面挺立着,撑的裤头两边露出

    很大的缝隙,都能看见里面黝黑的阴囊。

    她深吸了一口气,憋着气转过身来,把裤头也扯了下来。顿时,大淫棍从内

    裤里弹了出来,在空中摇晃了几下,直直的耸立在老色鬼的胯间。

    此时的大淫棍,竟然比之前看到的时候,干净了不少。随即就明白了,那是

    被老婆小穴里的淫水给清洗的。但愿这根肮脏的大淫棍别传染给老婆的小穴什么

    生殖器疾病才好。

    大淫棍这般耸立着也没法塞进尿壶里。老婆瞪了一眼老色鬼,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伸手按着大淫棍,让它伸进尿壶口里。就在大龟头刚进入夜壶的时候,大淫棍在

    老婆的玉手的按压下抖动起来,一撅一撅的。

    天哪!老色鬼射了!说好的撒尿呢?怎么变了呢!这老色鬼是要有多么的不

    堪啊?老婆就是用手压着她的肉棒,他都能激动的射。这是多么的猥琐啊。

    「你!——」,老婆气的说不出话来,厌恶的别过头去。不去看透明的夜壶

    壁上被喷溅的哪都是的精液。乳白色的液体,顺着夜壶壁往下流,是那么的淫贱。

    大淫棍抖动了半天,终于喷完下流的精液,软了下来。

    「还能不能尿了!」,老婆的脸涨得通红的问。

    「马上——马上——」,说着,还真的「哗啦啦」的尿了出来。

    说是尿要憋不住了,还真不是撒谎。这一泡尿足足尿了半壶。

    老婆厌恶而又无奈的帮老色鬼穿上裤子。把混着精液的尿倒进厕所里。

    我在外面又刻意的等了一会儿,才进去。以免尴尬,和不必要的麻烦。

    这几天老婆伺候她舅舅,这样迷乱的情境应该是少不了了。不过还好,这个

    老色鬼暂时就是个废物,也做不出更出格的事,就这样吧。

    一个星期后,老色鬼终于可以出院了。我和老婆一个星期没有爱爱了。要是

    再憋下去,我只能撸管解决了!该死的老色鬼。

    晚上,,我洗完澡,躺在床上,等着老婆洗完回来爱爱。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恍恍惚惚的,竟然睡着了。

    不知是什么时间,我被尿憋醒,迷迷糊糊的下床,下体的大肉棒像大炮一样

    向前挺立着。晃晃悠悠的走向卫生间,里面的灯是亮着的。也对老婆还在洗澡,

    看来我这是刚刚睡着又醒了。

    门没有锁,我推门而入,却引来里面一声尖叫,立刻让我清醒了过来。

    「你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大半夜的,吓死我了!」,老婆生气的拿浴巾扔

    我。

    「什么呀?都老夫老妻的。是你没有锁门好不好。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好害

    怕的?」,我抱怨道。

    「舅舅不是正住在咱家吗?笨!」,老婆挺着可爱、俏皮的酥胸说道。

    是啊!那个老色鬼还住在我们家的客房里呢!老婆娘家什么时候来人把他接

    回去啊!都已经害得我一星期没有品尝老婆了。

    「知道舅舅在,那你洗澡还不锁门?难道是故意不锁露给他看的?」,我盯

    着老婆白皙曼妙的身姿,眼睛色色的上下扫描,嘴里狡辩着。

    「要死了!怎么可能!就是忘了!」,老婆被我说的涨红了脸,上手就来掐

    我。但是,我隐约感觉老婆有一丝不自然,具体是什么却说不清楚。

    老婆手的靠近,让我问道一股淡淡的味道,很熟悉。我浑身一个激灵,是男

    人肉棒长时间不洗再加上精液的味道。怪不得不锁门,是不需要锁门,老色鬼刚

    刚已经爽过了。

    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瞟了一眼马桶旁的纸篓。果然,纸篓的上面有几张被

    粘液浸透,并且被粘在一起的手纸。它们在纸篓里那么的突兀。但凡手淫过的男

    人都会一眼看出来那是什么。

    老婆居然给老色鬼手淫!妈的,这被强奸才几天啊?就和老色鬼勾搭上了。

    难道被强奸还能上瘾,50多岁的糟老头子都能让她如此顺从?我的心里好难受,

    但是又非常的刺激,原本开始软下来的大肉棒,猛地又挺立起来。

    我一把脱下内裤,扔到洗衣机上,不怀好意的笑着。一部分是出于报复,还

    是找回对老婆的拥有感,我一把搂住老婆。一手搂着腰,一只手向下放在她白皙

    丰满的翘臀上。张开嘴,牙齿轻咬她的香肩,留下几点轻轻的牙印。

    「嗯!——你要干嘛?」,老婆有些动情地问。

    「你说呢?你老公我,都憋了一周了!」,我委屈的说。

    「那?我们回房间,好吗?」,老婆商量道。确实,我们夫妻还没试过在洗

    浴间里做过呢。倒是被小王抢了先,在这件事上破了老婆的第一次,郁闷。

    「不行啊!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其实,更多的是出于报复。你和小

    王这个奸夫可以,我这个正牌老公却不行。我他妈的还算什么!今天必须行。

    「好老公!咱们回去在床上舒舒服服的,好吗?」,老婆央求着。这反而激

    起我心中的怒意。

    我不顾老婆的央求,嘴上加力,在胸前留下一排清晰嫣红的牙印,惹得老婆

    略带痛苦的呻吟。让你不行,我才是你的老公。对我还不如一个奸夫吗?

    我越想越气。两只手都抓上老婆的丰臀,毫不怜惜的大力揉抓着,臀瓣随着

    双手变换成各种不同形状。一会儿功夫,臀瓣上就被我抓的一条条血印。

    这样还觉得不过瘾,右手在老婆的丰臀上,抡圆了连扇了三下,浴室里顿时

    响起了回音。屁股上顿时肿起五个手指印。

    「你干嘛——」,老婆刚要说话质问我。

    我双手掰开臀瓣,两个手指丝毫没有怜香惜玉,就那样插了进去。老婆却发

    出「啊!——嗯!——」的满足的呻吟。

    老婆的淫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手指一顶到底,指尖隐隐触碰到子宫口。指

    尖轻轻触动子宫口,引得老婆臀部一阵颤抖。一股淫液顺着手指流到手腕上。湿

    哒哒,黏糊糊。

    突然,我似乎听到很轻的开门声,然后是似有似无的脚步声,停在了门外。

    我瞟了一眼门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发着猥琐的光。

    老色鬼在外面偷看?!我的心猛地一跳。小王也好,老色鬼也好,都是我在

    门外偷看他们侵犯着我的老婆。但是现在倒过来了!我在蹂躏着这个淫荡老婆,

    而老色鬼在外面色眯眯的看着。看着我干这个淫荡的女人。

    下身的大肉棒随着我的思绪越来越坚挺。我需要插入,立即插入,插入给老

    色鬼看。让他也体验只能看不能插的感觉。

    我抓着老婆的腰,让她转过身去,弯下细腰,翘起丰臀,让她手扶着洗漱池。

    我一手扶着蜂腰,一手扶着坚挺的大肉棒,寻找着蜜穴的入口。

    摸索中,龟头陷入一个温暖湿滑的小嘴。我下身用力,大肉棒很快就全根没

    入小嫩穴中。老婆的淫水实在太多了,大肉棒没有受到一丝阻碍,一插到底。

    「啊!——嗯!——」,随着我的插入,老婆爆发出妩媚、沉闷、满足的呻

    吟声。仿佛,多年大旱的土地迎来了一场倾盆大雨。

    看来,老婆帮老色鬼手淫,只是老色鬼满足了,老色鬼那残废的身子却无法

    安抚她,让她更加的情欲高涨。

    「舒服吗?」,我问。

    「嗯!——舒服!」,老婆一脸满足的回答。

    「哪里舒服啊?」,我坏坏的问。

    「就是舒服。」,老婆妩媚的呻吟着,就是不肯说。

    「不知道哪里?」,说着,我把大肉棒抽出来,却只留一个龟头在里面,做

    小幅度的抽插。

    这样抽插了几下,老婆回头,一脸幽怨的看着我,扭动着腰肢,臀部主动向

    后顶,以便她的小穴能吞噬更多的大肉棒。而她多吞进去一点,我就多退出一点。

    「老公?!——」,老婆婉转、充满魅惑的叫着我,下面的小穴更是蠕动着

    紧紧地箍着我的大肉棍,祈求着大力的抽插。

    「你哪里不舒服啊?」,我明知故问。并且再添一把火,一只手伸到她身下,

    一下一下的揉着她的小豆豆。

    「啊!——不要啊!——好难受!——不行了!——快插我!——快!——

    用你的大鸡吧——插我的小浪逼——」,老婆被撩的饥渴难耐,大声的喊着淫言

    浪语,一副只知道性交的婊子样。

    「是不是这样!」,说着,大肉棒使劲往里怼,在迅速拉出来,快速迅猛的

    抽插起来。

    「啊!——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好爽!——啊!嗯!——爽死我

    了!」,老婆舒服的淫叫着。

    这时,我想起了再外面偷窥的老色鬼,不是想看吗?给你看个好的角度。

    我抓着老婆的奶子,用力将她扶起来,转向门口的方向,胯部用力往前推他。

    最后,整脸和乳房都贴在卫生间的玻璃门上,尤其是丰乳被挤成大大的奶盘。

    幸亏老婆有练瑜伽,上身贴在玻璃门上,光靠着腰,还能把屁股翘起来,奉

    迎着老公的抽插。

    感受到老色鬼偷窥的目光更加炙热了,我的心里越发的感觉刺激,还有自豪。

    「老公?你这是干嘛啊?这样好奇怪啊!」,老婆不舒服的扭着腰。

    我没有理会老婆的话,只是胯下更大力的抽插。

    伸手让食指在我们的结合处沾满淫液,然后将淫液涂满老婆的菊花。娇小紧

    致的菊门,随着手指的花圈,一下一下的紧缩蠕动着。

    「老公?」,老婆左右摇摆着臀部,躲避着我对菊花的触碰。

    感觉老婆的菊花已经充分润滑,手上用力,指尖一点点的深入菊门。

    好紧啊!随着一点点向里的入侵,发现菊花比小穴紧致百倍,里面的褶皱特

    别多,甚至可以说是层峦叠嶂,妙不可言啊!小菊花紧紧的裹着手指,蠕动着,

    吸吮着。如果这是我的大肉棒的话,我想可能会瞬间射掉。有时间,一定要试一

    试。

    就在我侵入老婆菊门的时候,老婆突然高亢的呻吟了一声,她不自然的摆动

    着腰肢,回头幽怨的看着我,痛苦却又兴奋的呻吟着。听得我大肉棒涨的不行,

    操弄老婆的肉体撞击声愈加得响亮。在空荡的卫生间里,拍打出一阵阵诱人的回

    音。

    原来,在卫生间做爱真的不一样,别有一番风趣!爽。

    正当我想要换个姿势的时候,老婆小穴的肉壁突然死死的紧箍着我的肉棒,

    两片臀瓣一起用力夹着我的肉棒。老婆高潮了。

    我也猛插了几下,在老婆下体的紧箍下,精门大开,把数亿的精子灌进老婆

    的阴道里。

    老婆无力的趴在门上,我则趴在老婆的背上,坚挺的大肉棒留在老婆的小穴

    里,肉壁一动一动的好舒服。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直到大肉棒软下来,我才恋

    恋不舍的把它抽出来。

    老婆转身环上我的脖子,主动送上香吻。酥胸在我的前胸磨蹭着。身下传来

    滴滴答答的声音,想来是精液滴落的声音。

    这样淫荡的老婆,其实也不错!我心想。

    外面传来老色鬼回房关门的声音。免费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便宜这老小子

    了。

    第二天公司所在地区进行电力检修,需要断电,所以下午公司放假。

    我吃过午饭后回到家,有些困倦了,就想补个午觉。这时,厕所里传来老婆

    和人说话的声音。原来老婆也在啊。大概是上厕所的时候,和谁打电话吧。

    刚要和老婆打招呼,我似乎听到了老色鬼的说话声从厕所里传出来。这是什

    么情况?我赶忙轻声走过去,一看究竟。

    「外甥女,我好难受啊!都没法尿尿了。」,老色鬼站在马桶前,裤子被退

    到大腿上,大淫棍向上高高的耸立着。

    「真是的!我帮你压着点。」,老婆伸手把这大淫棍往下压,让它能够冲着

    马桶口,但是怎么也压不动。

    「啊!——」,却让老色鬼舒服的呻吟一声。

    老婆听了眉头一拧,手上加劲。

    「疼!疼!疼!——要断掉了!」,疼的老色鬼弯腰、转身,让他的大淫棍

    躲开老婆手指的摧残。

    「这也不行,那怎么办?先憋着?」,老婆用抹布擦着手说。

    「那哪行啊?男人下边这玩意儿,越憋尿越硬,再等别憋坏了。要不,外甥

    女,帮我弄出来?」,老色鬼面带淫笑讨好的说。

    弄出来?弄出来什么?操!不会是让老婆给他手淫吧?!昨天,浴室纸篓里

    的东西铁定是这老色鬼的精液无疑了。他居然有脸央求自己的外甥女给自己手淫?

    他妈的,他还能有点廉耻吗?还是人吗?。

    「我之前帮你,是因为不弄出来,你那东西硬挺挺没法接尿。现在出院了,

    你还上瘾了!昨天晚上才给你弄完,这就又想了。爱尿不尿。憋死你个老混蛋得

    了!」,老婆瞪着他狠狠地说。

    「我真的好难受!憋的不行了!尿包都要憋炸了!求求你了!可怜可怜我这

    可怜的小老头,我都残废成这样了!好外甥女!行行好!我的活菩萨啊!」,老

    色鬼用胳膊蹭着老婆的身子,低声下气的哀求着。

    「哎!——什么憋不住了?!还不知道你想什么?!就那么想要?」,老婆

    叹了口气。

    「嘿嘿!——那个——哈——」,老色鬼被老婆揭了短,满脸通红的不知道

    说什么好。

    「那个,外甥女,那个,你是我见过的,哈,最美女的女人。那个,也是,

    哈,最,最美的裸体的女人。一见到你吧,我就,那个,满脑子吧,都是你的裸

    体。下面的鸡巴就硬的不行。我也知道自己不要脸。可是,你太美了。我的鸡巴

    不听我使唤啊!哎!」,老色鬼脸红的像关公似的,低头盯着自己的大淫棍,不

    敢看老婆。嘴倒是蛮甜的。

    「真拿你没办法!但是,以后不能这么频繁。对身体不好。」,老婆无奈的

    说。

    「好的好的!我一定都听外甥女的!」,老色鬼如获至宝般雀跃起来。

    老婆来到老色鬼的身后,右手从他的身后穿过去,环着他的腰,握上那根又

    粗又黑、满是青筋、凶巴巴的大淫棍。大淫棍真的很粗,老婆握着的手,大拇指

    和中指刚刚能碰上。

    大淫棍看起来真的是饥渴难耐了,老婆的手刚刚握上,大淫棍就是一抖,马

    眼涌出不少粘液,往下流到老婆的手上。

    老婆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一松一紧的捏着龟头,引得老色鬼舒服的「啊啊」

    直叫。捏了几分钟,然后开始轻轻的撸动起来,老色鬼的大淫棍越来越发紫红,

    马眼留出的淫水也多起来。

    老色鬼的嘴噘成O 型,不断发出类似杀猪的呻吟声,一脸陶醉的表情仿佛飘

    飘欲仙。老婆皱着眉,似乎有些嫌弃,手上用力怼向老色鬼的胯间。不想却让老

    色鬼更加的舒服。

    老色鬼身体向后倾,靠上老婆。后背扭来扭去的磨蹭着老婆丰满的酥胸。老

    婆厌恶的咬了咬嘴唇,想要推开他,最后却忍了下来。

    随着胸部被磨蹭着,老婆竟也轻声的呻吟起来。虽然,一开始很微弱,时有

    时无。但是,慢慢的,呻吟声清晰起来,饱含着欲望。

    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随着老色鬼的磨蹭,两人的上衣都上移到胸口位

    置。老婆的大蜜桃乳房都要露出来了。

    突然,老婆抬起左手把自己的上衣撩到大乳房上面,然后环上前面老色鬼的

    胸,把她的上衣也撩到腋窝的位置。老婆左手搂着老色鬼干瘪的前胸,主动把自

    己挺拔的乳房贴在老色鬼的后背上,挺动着腰肢,让两只雪白的大白兔摩擦着老

    色鬼苍老褶皱的后背。

    而老色鬼一开始是呆住了,随后是惊讶,随即转为狂喜,最后是一脸享受的

    表情。这老色鬼大概从来没有享受过女人投怀送抱吧。

    倒是老婆,之前还是那么嫌弃老色鬼。被蹭了几下乳房就动情了。然后就对

    刚刚强奸自己不久的老色鬼投怀送抱。她还有点原则吗?还有羞耻心吗?荡货!

    老色鬼张嘴似乎想要对老婆说什么。估计怕破坏眼前的气氛,又咽了回去。

    磨蹭了一阵,老婆的左手开始往下移。一直移到老色鬼的下体,抓着他的两

    颗蛋蛋,抚摸着。刺激的老色鬼,下体一阵哆嗦,噗的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马眼

    中喷出,直射到对面的墙上。随后,更多的粘液涌出,顺着阴茎流得老婆一手都

    是。

    待老色鬼流尽最后一滴,老婆深吸口气,在慢慢的吐出来,仿佛是在稳住自

    己躁动的心。她拉下自己的上衣,转身去洗掉手上的污秽。等在转过身来的时候,

    又恢复了之前对老色鬼一脸的讨厌,以及我那端庄的老婆。

    女人还真是善变。哪一副才是老婆真正的样子呢?或者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