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一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

    作者:hangyuanfly。

    2017/10/1。

    字数:6834。

    第一章 世界杯与小黑驴。

    我叫林琦霖。我的老婆上官玲,已30出头,但是依然如少女一般。大概是保

    养得好吧,看起来也就23、4 的样子。她生的娴静而温柔,身上隐隐的散发着某

    种令人动情的魅力。一米七的S 型身材,配上一头柔顺的长发。虽然还没生过小

    孩,但是奶量却是波涛汹涌。她的臀部十分紧绷,穿紧身裤时,从后面看过去,

    臀瓣坚挺诱人,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我最喜欢站在她的身后,贴上她的臀瓣,

    体味阳具陷在臀沟里的触感。

    正值播放世界杯,同事小王来我家,我们一起看世界杯。本来我还担心老婆

    会因为睡不好觉而生气,不想她不仅没有反对,而且还给我们做夜宵,有时还给

    我们准备饮料。有这样的老婆真好。而且我还感觉自己的老婆身上多了一些活力,

    眉宇之间也多了些许的妩媚,在床上的表现也更加动人。

    可能是在家穿习惯了,小王在的时候,老婆依旧穿着低领口的上衣,微微露

    出乳沟,而短裙也是遮不住她丰满的小屁股。

    这一天,我和小王一起应酬完一个客户,就回家看世界杯。可能是喝的太多

    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老婆把我放平在沙发上,盖上毛毯。老婆真好。

    等我悠悠转醒时,看见老婆端来一些饮料和点心,和小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一起看球赛。可能是没有开灯的缘故,他们竟没有注意到醒过来。

    几分钟后,小玲打破沉默问小王:「我听老公叫你小驴,谁给你去的外号?

    为什么这么叫啊?」。

    小王笑笑,「这个……」。

    老婆又问,「什么呀?还不能说吗?不过,小驴叫着,还蛮可爱的」。

    小王有些窘迫地说,「不是可爱什么的。都是男人的玩笑,嫂子就别问了」。

    「切!」,老婆有些不悦的说,「别叫我嫂子。不就一个外号嘛!还搞得这

    么神神秘秘的。我走了」。

    老婆说着就起身,小王赶忙拦着,「嫂子,我说就是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老婆坐回去,「快说」。

    小王有些犹豫,「你真的想知道?」。

    老婆,「当然!你说不说?」。说着,老婆伸手揪起小王的耳朵。

    「我说!我说!」,小王立刻求饶。「小驴,是说我的小弟弟像驴的一样」。

    听完,老婆不做声了,脸憋得通红。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的女生听到这样的答

    案都是这样的反应吧。

    过了一会儿,老婆,「是指长度还是——那个——粗细?」。

    我没有想到老婆就这个话题还在继续问,而且问的如此的露骨,有些令我意

    外。

    小王被问得也有些脸红,「都有吧」。

    「都有!有多长?多粗?」。

    「25多厘米长。小鸡蛋粗」。

    「吹牛!怎么可能?」。

    「真的」。

    「我不信!」,老婆接着说出让我万分意外的话,「除非证明给我看」。

    「证明?——给你?——看?」,小王一时也被老婆的话给镇住了。

    小王试探的问,「嫂子,你是要我证明给你——看?」。

    老婆还真的点头了。

    老婆在我们新婚之夜还是处女之身。估计,除了我这个老公,她没有看过其

    他成熟男人的下体吧。今天晚上,她居然主动要求看别的男人的下体。

    老婆满脸通红的看着小王。小王也是满脸通红。突然他咽了一口唾沫,起身,

    迅速的脱下他的外裤和内裤。他的小黑驴就挂在两腿之间。虽然没有他说的25多

    厘米长、小鸡蛋粗细,但也是相当的壮观和惊人的。

    显然老婆被小王的尺寸惊到了。不过很快她就镇静了下来,「是比我老公大

    一些,也粗一些。但是,别说25厘米了,这连20厘米都没有吧?」。

    小王无耐的说,「那是当然了!我又不是非洲人。这不还没硬起来吗?」。

    「那你就让她硬起来呗」。

    「你以为胳膊腿啊?想怎么动,就怎么动?」。

    「那要怎么样才能硬起来?」。

    「那得需要点刺激。比如——比如——」,小王比如了半天,突然下了很大

    决心,「比如嫂子露个胸什么的?」。

    老婆转身看向我这边。我赶忙闭上眼。不知是为了避免老婆尴尬,还是期待

    着进一步的发展。

    老婆看了看小王的小黑驴,又看了看假装熟睡的我。她竟然,真的脱了。她

    双手交叉抓住上衣的底部往上卷,漏出粉红的丝质胸罩。那不是我们在做爱时才

    穿的情趣内衣吗?她怎么会现在就穿在身上?。

    小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的小黑驴现在也不是软趴趴的了,不过,离26厘

    米还远着呢。

    老婆看着眼前黝黑的肉棒,「我都脱了。也没到26啊?你不会是吹牛吧?」。

    小王,「嫂子,我说的是露个胸什么的。您的胸?」。

    老婆一听,双手忙捂住自己的双峰,一脸你是色狼的眼神看着小王,起身,

    跑进卧室里去了。

    老婆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我悬着的心也稳了下来,但是,不知怎么的,

    竟有些失落,空空的。

    小王站在那,看着老婆跑进卧室关上门。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开大了。

    片刻后,他颓然坐回沙发,裤子挂在膝盖上。

    他有些窘迫的,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小黑驴。刚要起身提上裤子,卧室的

    门开了。老婆从里面走了出来。小王以诧异的眼神看着老婆,随即眼睛立刻喷出

    火来。

    老婆的情趣胸罩换成了乳贴。她一步三扭的走到小王面前,「不是要看吗?

    自己撕下来吧」。

    老婆今天这是怎么了?变的如此的大胆、放纵,还如此的会玩。

    小王颤抖着伸手撕去老婆双峰上的乳贴。两颗鲜红的樱桃立刻展现在小王的

    眼前。而颤抖着的双峰,如两个跳动的小白兔。他不禁咽了几口唾沫。所谓的秀

    色可餐,也不过如此。

    而此时,小王的小黑驴已经挺起。黝黑肉棒也差不多有20多厘米了。只是龟

    头还没有完全脱离包皮的束缚。但是,就现在的龟头,也有小鸡蛋大小了。

    老婆弯下腰,低头去看小王的小黑驴。她的双峰也随着变成倒挂着的钟乳石。

    小王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摸,却被老婆躲开了。

    老婆笑着说,「淘气!——家伙是不小。只是——」,老婆伸手一量,「也

    就20厘米多点」。

    小王搓了搓手说,「可能是刺激不够呗!嫂子,要你也把裙子脱了?」。小

    王盯着老婆的短裙。

    老婆笑道,「那可不行。不过嘛——」,老婆迟疑了一下,「这样是可以的」。

    说着,老婆竟然将裙子撩起来。天哪,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裤。阴阜上的黑森

    林和神秘峡谷,直接映入小王的眼中。

    老婆将一根手指在峡谷上抹了一下,在小王面前晃了晃,手指上满是亮晶晶

    的淫液。她还转过身去,弯下腰,将菊门和阴户展现给小王看。为了能让小王看

    的更清楚,她还岔开腿。可以看的出来,肉缝里已经泥泞不堪了,甚至淫液有顺

    着大腿往下流的可能。

    这还是我的妻子吗?就是只有我们的时候,她也没有如此的放荡过。

    等老婆转过身来的时候,小王的小黑驴已经一柱擎天,长度也应该有26厘米

    了。龟头也从包皮的包裹中挣脱出来,紫红的,亮晶晶的,就像剥了皮的鸡蛋。

    而老婆也被眼前直冲着她的肉棍给惊呆了。她走上前,蹲在小王跟前,仔细

    的如观看艺术品一般,欣赏着小王胯间的凶物。她眼里的兴奋和欲望越来越重,

    那架势就是要一口吞掉龟头似的。

    老婆猛地用手扶住小王的阴茎,探头,伸出鲜红的嫩舌在龟头上添着,将整

    个龟头都舔着湿淋淋的,仿佛那是美味的冰淇淋。然后,一口把整个龟头含入口

    中,就像吃棒棒糖一样,吸舔起来。

    她居然在给小王口交,而且还吃的如此畅快淋漓,这让我太震撼了!我最亲

    爱的老婆正用她的樱桃小口为别的男人服务,而那个男根实在太大了,大到只能

    含进龟头而已,也太粗了,粗到快有我老婆手腕粗细,将老婆的嘴撑得鼓鼓的。

    小王此时,也是一脸的震撼和兴奋。他没想到,这么美丽动人的嫂子正在吸

    吮自己的大肉棒。他也没有闲着,双手颤抖着、小心的摸上老婆的秀发,顺着秀

    发摸上老婆的香肩。而后,扶着肩膀让老婆站起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老婆起身后,立刻吻上小王。随手将裙子解开,扔到地上。她一手扶着小王

    的肉棒,一手搭着小王的肩,缓慢的跨坐在小王的腿上。老婆的阴道对准小王的

    巨蟒,丰臀缓慢的下沉。

    当龟头触碰到阴唇时,我突然意识到老婆真的要干上小王了。这绝不是我认

    识的老婆。平时她如天使一般,而此时的老婆,就是一个只知道性交的淫娃。这

    场面太过邪淫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在我的心里却没有愤怒,反而有点享受,

    因为我的阴茎已经硬的不行了。

    小王的龟头正在顶入老婆的阴道。刚进入半个龟头,老婆就抬起屁股,再更

    加缓慢的下沉。应该是小王的龟头太过巨大了。毕竟老婆的阴道只接待过我的,

    而且我的阴茎只能说是正常的大小,和小王是没法比的。我甚至怀疑老婆的小穴

    能否容纳小王的大肉棍。

    经过了几次努力,龟头竟然进入了老婆的阴道。此时,老婆的美穴不再是只

    属于我一个人的了,它迎来了第二位客人,而且是一个巨大如猛兽般的。

    突然,小王一把抱住老婆,起身,把她放在沙发上,整个过程都没有舍得将

    龟头从老婆的美穴里拔出。我想,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舍得拔出来吧。

    这下,小王掌握了主动权。他将老婆的双腿扛在肩上,双手抓上老婆的丰胸,

    肉棒一下一下的往里怼着,每怼一下,肉棒就多进去一点。耕耘了半天,还有大

    半的阴茎露在外面。

    而此时,老婆坐在沙发上,正好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小穴在一点点的吞噬小

    王的肉棒,以及每次抽插带出来的大量的淫水。她紧闭着双唇,但是呻吟声依旧

    传入我的耳朵。淫荡、妩媚、诱惑。我的肉棒已经硬的要爆掉了,急需插入。可

    是,我老婆的小穴,正被小王霸占着,也是老婆主动奉献的。

    小王的肉棒已经能插入一半了。每次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液,只留半个龟头

    在里面;而每次插入都将小阴唇带入到里面,整个肉缝都有些变性了。我甚至有

    些担心,老婆的小穴会不会被小王的大肉棍给捣坏了。老婆被别人搞一下倒是其

    次,小穴被玩坏了,我可就没得玩了,总不能再换个老婆吧?

    突然,老婆张开嘴,大声的呻吟着。我们做爱的时候,从没有听过她如此之

    大的叫床声。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老公会不会被吵醒,会不会听见,也可能此时

    的她已经无法思考这样的问题了。她全身颤抖着、痉挛着,我想她正经历着前所

    未有的、他的老公未曾给与过的高潮。这还是在小王的肉棍没有全部侵入的前提

    下。

    小王的肉棍不断的进出着,手上的面团被抓捏出各种形状。

    老婆臀下的沙发已经被浸渍得湿哒哒的,这是老婆的小穴为了小王的肉棍侵

    入的更加方便而分泌的。

    小王抽插的越来越疯狂。在老婆第二次不顾一切大声呻吟后,他把肉棍都插

    入到老婆的体内。我看到,老婆的菊花都要被带到里面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错觉,我感觉老婆的下腹被小王的肉棒顶的突起一块儿。

    平时做爱时,我的尺度都能顶到老婆的最里面,而小王这26厘米的巨物也能

    被全部吞进去,难道女人的阴道是可以伸缩的?太神奇了。

    小王在双峰上的手绕到老婆身后,抱起老婆,把老婆放在地毯上,他欺身压

    在老婆身上,以最传统的姿势操弄着。老婆也配合的把双腿盘在小王要上。啪啪

    声此起彼伏。

    这种男上女下的姿势,小王能够更好的掌握节奏,以暴雨般的速度摧残着老

    婆的小穴,迫使老婆发出更加动人的呻吟和娇喘;并且,小王的整个身体都压在

    老婆身上,更方便享受老婆的肉体带来的触感和温度。

    小王伸手往下,略过阴阜的草丛,摸上老婆的阴蒂,手指由慢到快揉搓、震

    动起来。由老婆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手指的侵袭,让她立刻攀上了性欲的高峰,

    再一次被高潮侵袭。她双眼翻白,嘴巴张得大大的喘着气。

    小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两个人阴部的撞击声也格外响亮。猛地,小王一次

    不要命的插入后,就那样抵在那,睾丸一下下的收缩着。他射了!射在我老婆的

    体内。他每一次的冷颤都将更多的精液喷射到我老婆的阴道里。

    我突然间想起,小王没有戴套,老婆也没有什么避孕措施,老婆她好像还在

    排卵期。就这样射进去,老婆她很可能会怀孕的,怀上小王的孩子。

    从一开始老婆询问小王下面的尺寸,到为了小王阴茎的勃起而脱去上衣、赤

    裸上身,甚至展示自己的私密处,乃至后面的为小王口交,到与小王通奸交合。

    她这一夜,已经打破了作为人妻的几乎所有的底线。如果,她在为此怀上除自己

    男人以外其他男人的野种,那将堪称淫荡之极。

    以前,自由在淫妻上才能看到的情节,此刻正活生生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小王的鸡巴从老婆的小穴拔出来,带出开香槟酒才有的嘭的一声。我看到微

    黄黏黏的精液从她蜜洞里流了出来,而且是源源不断的在流,可想其精量的巨大,

    足够老婆怀孕好几次的。如果老婆事后不吃避孕药的话,就这精量,必定会怀上

    的。

    突然,老婆推开压在身上的小王,捂着下体跑进浴室。随后,传来淋水声。

    小王拿纸巾擦去地摊上的精液,然后把自己脱个精光,也走进浴室。

    浴室里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但是因为淋浴的水声,什么也听不清。我悄悄

    地起来,来到浴室门口。磨砂的玻璃映出两人的影子,他们挨得很近。

    「来!我来帮你洗洗。」,小王的声音,「刚才我射进那么多,虽然流出来

    不少,但是应该还有很多留在里面和阴唇上。男人精液的味道很重的,不洗干净,

    让你老公闻出来就不好了」。

    我透过门缝往里看。小王正在给老婆擦沐浴液,他仔细的涂抹着老婆的每一

    寸肌肤,他的手贪婪的拂过老婆的香肩、双峰、蜂腰、阴阜、肉缝、翘臀,没有

    错过任何一处迷人的风景。而这些风景之前是专属于我的,但是现在它们被其他

    的人肆意的欣赏着、轻浮着。

    老婆也没有闲着,她的纤纤玉手在小王的身上游走,乖巧的为他均匀的涂抹

    着沐浴乳。她还刻意的挺起酥胸,挺起翘臀,迎合着小王那肆无忌惮而贪婪的咸

    猪手。

    「嫂子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这奶量却是惊人啊!屁股不仅大而且翘,这

    弹性更是没话说。」,说着,小王在老婆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

    引得老婆一声娇呲,「就知道欺负我。坏家伙」。

    「我错了!喏!给你报仇的机会!帮我洗洗,怎么虐它都行!」,说着,小

    王拉着老婆的手握住他的肉棒。

    他还要老婆帮她洗鸡巴,有点过分啊!老婆都没有帮我洗过。

    老婆要撤回手,被小王把手攥住了。他硬拉着老婆的手,给自己半硬的肉棍

    涂抹沐浴液。随后,老婆竟真的主动清洗起肉棍。她低下头看着这个满是泡沫,

    刚才还进入过自己身体的巨物。虽然还是半硬的状态,但是依旧闲的那么凶残,

    肉棍上爬满了蚯蚓般的的青筋,鸡蛋大小的龟头,就是马眼都大的能够塞进老婆

    的小手指。

    老婆细心地涂抹着沐浴液,不仅是肉棍,就连阴囊也温柔小心的涂抹、揉搓,

    而且轻轻的擦拭龟头以及它后面的沟壑。

    看着老婆如此周到的服务,小王不进说到,「嫂子,真好!要不你嫁给我吧」。

    惹得老婆脸上泛起红霞。

    「你看我这驴一样的鸡巴。本钱很足的。」,小王炫耀着,还故意挺了挺。

    「臭美!」,老婆撒娇似的拍了下小王的肉棍。

    「别说你没喜欢上它?」,小王有些无耻的问。

    「谁喜欢它了?你的东西那么丑!」,老婆不好意思的说。

    「什么丑,那叫伟岸!」,小王有些猥亵的甩着他粗壮的下体。「就在刚才

    谁看着我的丑东西挪不动眼来着?还主动观音坐莲的吞掉我的丑东西」。

    「可是,后来是你把我按倒地上,好像强奸似的,都要把我下面捣烂了!现

    在还有点疼呢」。

    「还不是嫂子太有魅力,你那么主动,我这有点收不住了。下次一定温柔些。」

    「还下次?想得美」。

    小王淫笑这说:「操都操了。我这大肉棒绝对比你老公强一万倍,你不想?」。

    他们继续聊着,小王的手上也没停着,对老婆上下其手。还动口舔舐老婆的

    乳房、香肩,以及上身的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他下流的口水。把老婆抚摸的不时

    的发出一声声的娇喘。

    慢慢的小王的肉棒从上一次射精的疲软中恢复过来,又一次一柱擎天,直直

    地对着老婆。

    小王坐在马桶上,让老婆面对面的跨坐在他腿上,他扶着自己的肉棍,缓缓

    的没入老婆的胯间。同时伴随着老婆一声悠长销魂的呻吟声。

    可能是之前的一轮抽插已经撑开老婆下体,也可能是水、淫液和精液的润滑,

    竟然一次就全根没入。

    「刚才在大哥身边操嫂子,都没敢说话。」,小王兴奋的说,「又操进嫂子

    的小屄里了,太紧了!好舒服」。

    他扶着老婆的屁股,用力抬起,然后又迅速按下。粗暴的让老婆撞击他的肉

    棍。响亮的肉体撞击声在浴室里回荡,与老婆的呻吟声交相辉映。

    老婆双手扶住他的肩膀,把小王的头推向自己的胸前。小王也心领神会,扶

    着老婆的乳房,吸吮着粉嫩的乳头。再偶尔用牙齿拉扯乳头,引来老婆一声声尖

    叫似的呻吟。

    可能是这样太费体力,毕竟是第二次了。操了一会儿,小王让老婆起来,双

    手扶着鱼缸,分开她的丰臀,从后面插入,立时浴室里再次响起老婆的淫叫、肉

    体的撞击和肉棒进出阴道的水声。

    「我的丑东西操的嫂子爽吗?以后还要我的丑东西弄你吗?」,小王喘息着,

    下体猛烈的挺动着。

    「啊——爽!——丑东西操的好舒服!——啊!——以后还要——还要——

    你的大驴鸡巴!——好满!——只有你的大驴鸡巴才能满足我!——操死我吧」。

    老婆竟然如此的浪叫着,还主动的后挺,配合小王的抽插。

    小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不时的伸手把弄着老婆那对前后摆动的丰乳,将它们

    攥在手上,拿捏着,揉搓着,异或用三根个手指夹着粉嫩的乳头。

    老婆的阴部已经湿成一片,粉嫩的阴蒂也被小王揉搓得红肿起来,每次抽插

    巨大的龟头都将大量的淫水带出来。

    小王越来越快的抽插着,引得老婆的叫声也越来越放荡,「啊!——老公—

    —轻点儿——太快了——我要被操死了——啊!——大驴鸡巴」。

    这时,小王大叫到:「我射了」。

    说着,胯部朝老婆奋力一挺,阴囊打在老婆红肿的小逼上,发出啪的一声。

    一阵哆嗦,再一次将精液灌入老婆的阴道里。

    「射吧!——我感觉到了!——好烫!——好舒服!——啊!」随着老婆放

    荡的淫语,我也射了。在没有自慰的情况下,就这样射了。

    我返回沙发,躺在那装睡。又过了一会儿,他们都出来了。穿好衣服,将我

    扶上床。再后来,传来小王离开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看着身边散发着刚刚沐雨过的清香的老婆,因

    为两场连续的性交而劳累的沉睡着。心中却没有那种被绿的愤怒,而是充满了性

    冲动。老婆舔舐小王龟头、给他清洗肉棒的情境还历历在目;耳边还萦绕着老婆

    在小王胯下的呻吟。

    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对,但是每每想起这些心中的欲火却燃烧的异常凶猛。

    甚至,还想看到老婆被别人侵犯,在别的男人胯下被凌辱的样子。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