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杨晓琴】(03)

    作者:河西怪杰。

    字数:15678。

    第3集风流女秘书。

    【15】。

    【杨晓琴的画外音;说来也怪,我自从与毛永贵和姨夫干过那事以后,身子

    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个子猛长,面色水灵。腰更细了,奶更挺了,屁股蛋子像吹气球一样,日以

    见胖。尤其是俩奶和下边的那地方,自己吓的都不敢摸,只要一挨着,浑身上下,

    酥酥软软,小屄一股一股的流那腥腥臊臊的水水子……那年,我刚十八岁,高中

    才毕业,就让小姨,打着为我操心,为姐负责的幌子,将我当小猫小狗宠物似的,

    送给了县委牛书记。

    县城 .政府后院,一座二层小框架楼。豪华大方,宽畅明亮。院内,水泥地

    砖铺的错落有致。横平竖直。靠东边墙下花池,红白菊花争芳斗艳,叶绿花红。

    傍晚,杨晓琴跟着牛书记送小姨出门。路上张喜英吩咐女儿:「琴琴,你可

    是你干爸的心尖子,好好伺候你干爸。你干妈不在你爸身边,全凭你哩。还有,

    姨昨晚给你的那本书,你好好学学,将来用的着。

    牛书记问:「啥书?」张喜英答道:「教女人如何伺候男人的」。

    几个人快到院门口时,停了步。张喜英;「牛哥,孩子就交给你了,你多担待,

    她若有不对之处,你替我管管他。」牛书记满面带笑:「好说,好说。一切都好

    说」。

    杨晓琴装着亲昵的样子偎着牛书记说:「姨妈,你放心的走吧,过几天我回

    去看你。」这一声姨妈叫的张喜英喜出望外,这是杨晓琴自认亲后第二次这样叫

    她。对无儿无女的她,那真比金子还珍贵。

    送走张喜英,牛书记关好院门,俩人相跟着进了楼。进屋后,晓琴望着关窗

    扯帘的牛书记说;「爸,天还没黑,干麽关门上窗?」她不解的问。牛书记没答

    话,满脸通红,口喘粗气,像饿狼一样的把杨晓琴,仰面朝天的摁在客厅的长沙

    发上。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小心肝,小姑姑,你,你快……你快把俺老牛

    想死了……」边说边在杨晓琴的脸上胡亲乱啃。

    杨晓琴连惊带吓,面色苍白,一边手忙脚乱的推搡着牛书记,一边不停的求

    饶;「干爸,别这样,别这样,我是你女儿……爸……」老牛可不管那一套,一

    边和杨晓琴亲着嘴,一边将手伸进杨晓琴的内衣,隔着薄薄的乳罩,来回揉搓着

    妮子的大奶子。杨晓琴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嘴里一个劲的求饶。

    刹时,女子的乳罩掉了,衫子破了,连裤子裤衩都被扯了下来,扔到地下…

    …很快,杨晓琴玉体横陈,浑身颤抖。赤条条的躺在沙发上。老牛低下头钻到女

    子那结实粗壮的俩腿之间,用长长的舌头,蹭舔着杨晓琴那芳草萋萋的仙人洞。

    嘴里一个劲的嚎叫;「爽死了……,爽死了,你的屄真香,真香。」舔着叫

    着,老牛也飞快的脱自己的衣服。脱光后,他直起身,跪在沙发上,拉起杨晓琴

    的头,将硬硬的粗鸡巴塞进晓琴的嘴里,揪着她的头发,嘴里嘿嘿地叫着,将妮

    子的嘴当屄操。

    【暗】。

    ……站在地下的牛书记,光着身将杨晓琴抱回里间的席梦思上。弯腰抓住妮

    子的俩条腿往外一撇,朝前一推,双手握球,先在她的阴沟里蹭了几下,然后屁

    股一挺,粗长粗长的鸡巴子就完完全全的插进妮子的屄中,杨晓琴立刻大喊起来。

    「扑吃扑吃」牛书记完全疯了,只要他的鸡巴往前顶一下,杨晓琴的身子跟

    着动一下,俩大奶就像平放在砧板上的肉团,一颤一颤,一摇一摇。

    这样没解不了馋,老牛又换另一样,他把杨晓琴翻过来,让她趴在床沿,手

    握鸡巴从后面给她插了进去,拽着她的头发,一下下的从后面干着她。突然,他

    身子快快的动了几下,嗨嗨了俩声,抓住晓琴的勾蛋子,那东西像子弹一样,一

    股股的射入晓琴的子宫中。

    【暗】。

    次日清晨,杨晓琴二楼卧室,女子披头散发,俩眼通红,面色苍白,神情恍

    惚。牛书记端着一碗面走了进来;「妮子,吃点吧。都怨你爸昨天喝了点酒,…

    …爸对不起你……」。

    杨晓琴不耐烦的扭过脸,没理他。牛书记一屁股坐到床沿上,满不在乎;

    「憨妮子,你当当秘书,只是端茶倒水,写材料念文件吗,你错了。秘书秘书,

    秘密媳妇,白天瞅着,晚上搂着。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那一个秘书不是那

    ……」。

    杨晓琴泪水汪汪;「爸爸,我不是秘书,我是你干女儿。」牛书记答道;

    「傻蛋,你仔细打听打听,那个当官的干女儿不是当官的小老婆……,干女儿,

    干,女儿。」杨晓琴腾的跳下床,说道:「我不干了,我要回家。」说着就要出

    门。

    牛书记一把把杨晓琴拉回屋内,脸一变,掏出一个卡往床上一扔;「这是面

    有一万块钱,你的破处费,拿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告诉你,你的屄老子

    日了,愿意上那告,上那告……」杨晓琴胆怯的望着判若二人牛书记。

    不久,牛书记也软了下来;「告我,我是县委书记,你告我强奸你,我还说

    你拉拢革命干部……,这事没理没表,乖乖听话,我保证你以后飞横腾达,要钱

    有钱,要权有权。

    杨晓琴没吱声,乖乖的把钱拿到手里。

    【16】。

    【夜晚,牛书记家客厅。杨晓琴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牛书记坐在她身边看电

    视】。

    牛:「琴琴,你看的啥书,这麽入迷?」杨晓琴:「还不是我小姨那天临走

    时给的书。」牛书记:「啥书?能叫爸爸看看吗?」杨晓琴:「好好当你的书记

    吧,看那些烂书干啥。」牛书记:「拿来,拿来,让爸看看……」说着,就要抢

    晓琴手里的书。杨晓琴:「给你,给你……」说着话,把书递给他。

    父女二人相依相偎,坐在沙发上同看一本书。看着,看着,牛书记就不老实

    了,双手偷偷塞进晓琴的褂子摸奶子。杨晓琴:「好好看你的书吧,你咋哩?」。

    牛书记没理她,该摸还摸。牛书记答道:「书那有俺琴琴好看,那些画都是假的,

    俺闺女才是真的。妮子,你今晚在家睡吧。」杨晓琴:「好爸哩,我已经三天没

    回宿舍了,这样下去,别人会说闲话的……」。

    牛书记:「妮子,你是不知道,今天我去地委,地委董书记对你写的工作报

    告特别满意,说明年换届,调咱爷俩到地委工作哩。」他告兴的说。杨晓琴不宵

    一笑:「哄鬼哩,还不是那天他到咱县视察,你叫我去宾馆陪他,那晚,我就这

    书上教的,跟他玩了几招,他舒服了,高兴了,啥叫你高升,那是变着法的想操

    你闺女,从你碗里抢食哩。」牛书记:「这老东西,得一望二,前些日子刚从我

    这挖走刘婷,没几天,咋又打我闺女的主意,真是一条喂不饱的大色狼,老骚货。

    杨晓琴看着书给干爸解释;这本「成书于明朝崇德年间,当时,

    昏晕淫邪的狗皇帝,为了他取乐享受,专门派人编簒了这本一本闺房秘密的淫书,

    全书120页,分上下俩篇。上篇为女,下篇为女。三洞六招七十二式,每页都

    有图画,作法和说明。上篇女;脱……逗……搂……亲……舔……下……上……

    前……后……卧……站……夹……摇……顶……哼……叫。下篇男;说……摸…

    …哄……扣……揉……舔……插……摇……晃……捅」。

    牛书记;「人不可貌相,海水不能斗量。真不知俺闺女……,一会也给爸来

    几招,让你爸也享受,享受 .」杨晓琴摇了摇头。牛书记;「妮,你看你爸虽然

    家里外面操屄不少,可真正的性享受还不知道是啥味道哩。」许久,杨晓琴抬开

    看书的眼睛说;「那行,你先洗澡吧。」牛书记点头说;「那咱俩去洗鸳鸯浴吧」。

    杨晓琴扭头看了他一眼回答;「不去,一会你又作怪哩,你去洗吧,我等着你…

    …说完,又低头看她的书。

    牛书记悻悻地朝洗澡间走去。

    【暗】。

    ……四平八稳的牛书记,听话的睡在洗澡间外的单人床上,杨晓琴一边脱衣

    服,一边指挥老牛:「你仰面躺好,眼睛闭上,别睁开……」说着,赤身跨到老

    牛身上,俯下身,用胸前的大奶磨蹭着前胸,时而一个,时而俩个,时而轻时而

    重,时而快时而慢,一边蹭一边问:「爸,感觉咋样?」。

    老牛应道:「美,美,快把你爸舒坦死了……」说着话,睁开眼睛,一瞅奶

    头到了,张嘴就噙。杨晓琴身子一摆,他嘴落空,又张口又落空。他支起前身,

    仰头前追,毫无结果。急的他嘴里嘟囔着:「琴琴,你这叫啥招?馋死人了」。

    杨晓琴淡淡一笑:「这叫欲擒故故纵,你不信试试,保管不出五分钟,你下面就

    着火了」。

    说完又跪在他身上,用俩腿之间的阴毛刷前胸,快一阵,慢一阵。忽然,杨

    晓琴跳下老牛的身子,坐到他的脚后,先用手给阳具抹上凡士林,后伸出双脚,

    用嫩如竹笋的脚趾,夹住老牛的阳具来回搓,这招厉害,还没几下,老牛的大肉

    棒就又硬又热,浑身像着了火,他央求女儿:「琴琴,快坐上吧,你爸快憋死了

    ……」。

    杨晓琴哈哈一笑:「别慌,看你女子的。」她直起身,跨了上去,一手握球,

    一手撑地,把龟头对准阴门,缓缓的坐了下去。「爸爸,听我指挥,我往下蹲,

    你往上顶,这样你美我也美,一举俩得。」老牛照着杨晓琴的吩咐,果然,比以

    往男上女下舒服多了。杨晓琴边起落边说:「爸,女人的子宫底有一个花芯,你

    若能下下顶它,我次次尝尽根,你下下蹭龟头,我要再前后一摇,保证你很快喷

    精射弹,水到渠成。」老牛舒坦了,高兴了,口不择言:「好妮子,亲姑姑,你

    真不愧是你小姨教调出来的高才生,比你小姨过瘾,比你小姨解馋」。

    杨晓琴趴下身,拉着老牛坐了起来,搂住他的腰,用俩奶在老牛的前胸上来

    回蹭,搓,揉,蹭,压。身子上下起伏,前摇后摆。她边动边问老牛:「爸,适

    才叫,现在是。」老牛憋不住了,说道:「琴琴,停

    了吧,我要射出来了,我要射出来了……」说着话,精门大开,白花花的子弹,

    从龟头射出,窜向杨晓琴的子宫。

    射完精,老牛真累了,筋疲力尽,软软绵绵,一点力气都没有。杨晓琴的却

    兴致正浓,说道:「爸,你先歇歇,待会咱接着玩。」说着话,爷俩赤身躺在一

    起。一躺下,杨晓琴就又向老牛继续介绍她的:「书上说,这女人

    要有腰功,臀功,舌功,阴功。腰功就是在男女性交时,在女的腰下垫一个鸡蛋,

    男人压到上面,女的挺起腰,顶住男人的重压,不准压破身下的鸡蛋。臀功,就

    是指女人在男人在后面操屄时,腰沉腰撅腚,使自己的阴门外露直立,方便男人

    抽插,左右摇摆,前挺后蹲,使男人的阳具在她的身子里,达到深,滑,麻,酥。

    而男人则要会舔奶头,蹭阴沟,噙阴蒂。像小牛吃奶一样,一拱一拱,噙住阴蒂

    的舌头来回摆动,使女人达到高潮。会操,立着操,躺着操,大鸡巴在屄中,三

    深一浅,三浅一深,循序渐进,有条不紊。才能够双方高潮迭起,心满意足」。

    杨晓琴一边说着话,一边用手撸牛书记的鸡巴,话没说完,老牛那玩意又一

    柱撑天了。她马上趴到床沿上,沉腰撅腚,吩咐背后站着的老牛:「插上,给你

    妮子插上,爸,你……你女子那里痒死了。」老牛的鸡巴刚进去,杨晓琴立刻浑

    身抖数,前后左右的晃了起来。还没几下,老牛就高兴的叫开了:「琴琴,你真

    行,这回比刚才还快,你爸美的快上天了……」。

    杨晓琴一手撑床,一手后扬:「爸,拽住我的手,继续晃。」老牛刚抓住她

    的手,杨晓琴就叫老牛拽她另一条胳膊,她双手拉起,身子悬空,腰更沉了,腚

    更撅了,老牛那经过这阵式,还没晃几下,那白子弹就射出来了,而且,比那回

    都多,没流完,他就软软的落马了。

    牛书记求饶了:「琴琴,你,你饶了你爸吧,你爸真真的上不了摊摊子了…

    …」杨晓琴:「咱的招还没玩玩完哩,爸,咱接着玩吧。」牛书记摇了摇头;好

    妮子,你不到20,你爸都快50了,爸爸玩不过你,爸爸玩不过你……。

    【暗】。

    【17】。

    傍晚,县委书记办公室。办公桌后,西装笔挺的牛书记正在接电话;「董书

    记吗?我是老牛……我看算了吧。」对面电话里的董书记大笑起来;「老牛,你

    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咋,你操你干闺女,还怕你哥欣赏,这些天,你把她那…

    …快捣烂了吧。」「那里,那里,……好……好,我马上开始,马上开始……,

    打开你的电脑。」牛书记笑咪咪的说。

    老牛放下电话,招呼正在办公室收拾文件的杨晓琴;「晓琴,过来,爸给你说件事。」杨晓琴闻声向他走来,牛书记离开办公桌,迎面抱住蓝裙白衫的干女

    儿,杨晓琴一边挣扎,一边悄悄的说;「爸,你要干啥,这大白天的……」牛书

    记抱住晓琴,撩开她的头发,用舌头在她那左右摇摆的项部亲着,舔着,一只手

    伸进她的外衣,探寻那常天揣摸的大奶子,一只手搂住晓琴的细腰,上下滑动着

    抚摸着她圆圆的大屁股,嘴里悄悄的说;「妮,爸想日你,……爸想日你……」。

    杨晓琴;「爸,这不是家里,一会……人来了。」牛;「憨女子,今天是礼拜六,

    没人,……你打开咱的电脑。」杨晓琴伸手打开了办公桌上的电脑,把它转了过

    来。

    寸的电脑屏幕,出现了杨晓琴熟悉但没见过的情景。

    一个长发披肩的年轻女子,蹲在地下,全身赤裸,用她那高挺肥大的乳峰,

    夹着一条黑长,黑长的大鸡巴来回蹭,一次次的让它伸向自己的下颚,并不时伸

    出舌头,在那亮晶晶的龟头上舔一口,转一圈。尔后,抬起头,用淫邪放荡的

    目光,朝上望着屏幕上看不见脸的男子。

    「爸,这……」杨晓琴扭头对背后脱掉裤子,用手揉自己屁股的牛书记问。

    「这就是我以前的秘书刘婷,她跟我干了五年,可乖哩。刚来那年1岁,爸就

    是在咱这长沙发上,给她开的苞……」牛书记说着,把晓琴的后胯往怀里一拉,

    长长的鸡巴子插进了晓琴的阴门中。牛书记笑咪咪的来回摆动着身子,随着他的

    动作,手扶着办公桌,敞怀解带的杨晓琴,长长的头发一甩一甩,胸前的俩奶一

    摆一摆。牛书记见状,一手一奶,又揉又捏。杨晓琴嘴里啊啊的叫着,眼睛一刻

    也没有离开大屏幕。

    屏幕上,刘婷又全身赤裸地躺在办公桌上,挺起上身,双肘支桌,含情脉脉

    的看着一个男人肩膀扛着她一条腿,桌下垂着一条腿,黑黑的长鸡巴频频出入她

    的阴道,嘴里咿咿呀呀的呻吟。

    杨晓琴扬起头,转过脸,对着后面拼命操屄的牛书记;「爸,这不得劲,先

    放开,我也睡到办公桌上……」杨晓琴赤条条的爬在办公桌上,牛书记坐在她大

    腿上,鸡巴从后面插入她的体内,身子一拱一拱,俩人边日边欣赏刘婷与地委书

    记男女交媾精彩表演。「爸,俺干妈知道你的事吗。」扬头支肘看电脑的杨晓琴

    问。牛书记抬手把杨晓琴的耳朵拧了一下,「憨妮子,别说的那麽难听,现在革

    命干部都是那,她能管的了吗」。

    杨晓琴;「我干妈叫我看你哩,你倒好,那天不日我,那晚不日我,那夜不

    把鸡巴子给人插上,你能睡着觉。」牛书记满不在乎;「那你给你干妈说去,我

    不怕。」杨晓琴;「我不傻,我才不去找打哩,这些日子,我也不知为啥,只要

    你一摸我,我浑身就像着了火,涨的难受,就想干那事……」牛书记低头抱住晓

    琴的头;「小浪屄……」说着俩个人亲到一块。

    【暗】。

    次日中午,牛书记和杨晓琴在牛书记院门外下了车,二人相跟着往家走。杨

    晓琴;「咋,这麽香,谁家作好饭?」牛书记;「真嘴馋,管它呢,一会回家,

    你吃啥爸爸给你作啥。」杨晓琴笑着说;「想吃啥?想吃你哩,你会做吗。」二

    人说话到了门前,杨晓琴看见院门开了,回头问道;「爸爸,咱家门开了,一定

    是我干妈回来了边说边推大门。牛书记走着说:」回来好,咱爷俩又有现成饭吃

    了……。

    二人相继进屋,牛书记坐到了沙发上,杨晓琴把手中的包一扔,「干妈,干

    妈……,」她大声叫着,四处寻找。谁知身系围裙的刘婷闻声从厨房的侧门走了

    进来。「是我,牛书记……这位是……」刘婷说道。牛书记哦了一下,连忙站起

    来介绍:「我还没给你介绍哩,这是我刚认的干闺女,现在的县委办公室秘书…

    …杨晓琴」。

    刘婷低着头,一手拽着一个围裙角,用眼睛偷偷的瞅杨晓琴,杨晓琴也同样

    上下左右的看着她。这妮子,杨晓琴虽然,在电脑里见过面,但一见真人,大吃

    一惊。她真大,个子比晓琴大,奶子比晓琴大,屁股也比晓琴的大。尤其是小腹

    下的耻丘,高高隆起,像塞进去一个大馒头子。她虽没杨晓琴白,皮肤呈浅黄色,

    但浑身上下,丰满挺拔,肉欲性感。头上长长的披肩发,一古脑用彩条扎在脑后,

    更显她的苹果脸比一般人大的多。眼睛不大,但烔烔有神,双眉不浓,但弯弯似

    月。鼻眼得体,五官端正。

    杨晓琴也会事,马上招呼正在屋角洗脸的牛书记:「爸,你先坐着,我去看

    刘婷姐给咱作啥好吃的……」话没完,就拉着刘婷进了厨房。不大会,杨晓琴就

    从厨房走了进来,她神秘的一笑,弯腰俯身,对着牛书记耳朵,悄声细语。牛书

    记听着,时而惊讶的瞪大眼睛,时而高兴的满脸带笑,时而微笑着频频点头,时

    而高兴的合不拢嘴。杨晓琴先关上电视,拽起牛书记:「走,走,走,听你闺女

    的指挥,保证你美的找不着姥姥的门。你先去,我去关大门……」。

    牛书记走着自言自语:「能屄,能不够,能不够……」一进门。刘婷早照杨

    晓琴的吩咐准备好了。刘婷脱的浑身赤裸,唯有乳罩未卸,每个奶杯中间剪了个

    洞,俩褐色的奶头露在外边。一个下面挂着一个金色的小铃铛。俩腿之间黑呼呼

    的阴毛,巧妙遮掩着女人都有的桃源仙洞,她垂双臂,撇俩腿,似羞非羞的瞅着

    牛书记。

    杨晓琴走了进来,一见俩人都没动说道:「我不是都安排好了吗,咋不行动

    呢,快,快。春宵一刻值千金……」说着蹲在牛书记前面,拉开他的西装裤,把

    那软软的鸡巴掏出来,连吸带晃的抽了起来。很快,软软的大鸡巴,就成了孙悟

    空的金箍棒,直直的,翘翘的,小鸡蛋大的龟头,闪闪发亮,大胡萝卜粗的球身

    青筋直冒。

    准备就序,好戏开台。杨晓琴先指挥牛书记站好,然后对刘婷说:「姐,开

    始擀面吧。」开始了,刘婷弯着腰,屁股朝后一坐一坐,身子一扭一扭,小铃铛

    叮啷噔隆,悦耳动听,音响清脆。牛书记马上明白了,他双手握球,向着刘婷屁

    股下湿乎乎的饺子缝,只一插,轻车熟路,下垂的蛋蛋子就挨上了肉墩墩的大屁

    股。杨晓琴叫道:「爸,站稳别动,这叫球静屄转,炮打龙门」。

    哎呀,真舒服,真恣。刘婷身子朝后一坐,球头深入屄心,直顶子宫,往前

    一拽,球头磨蹭阴唇,似出非出。牛书记浑身酸麻,嘴里乱叫:「琴琴,你这招

    真好,你爸操了几十年屄,那回也没这回解馋。」刘婷也回头说道:「晓琴,这

    招行,你姐和牛书记日了四五年,那一次也没这回过瘾。」从开始,杨晓琴就蹲

    在地上,舔刘婷下垂的奶头,下来舌头碰奶头,上去奶头离舌头。刘婷浑身酸酸

    麻麻,骚痒难忍。

    杨晓琴在下面,一会问牛书记:「爸,美吗。」一会问刘婷:「姐,舒坦吧」。

    她自己一边扬头伸舌舔奶,一边揉乳抠屄自慰。眼瞅活春宫,心想淫秽事。不一

    会,蓬门大开,淫水长流。一块面擀完,三个人都到了高潮。

    吃面比擀面更精彩,牛书记平躺在沙发上,杨晓琴骑在他的胯上,当然,那

    东西已经插到她的身子里。刘婷先把面条喂到杨晓琴的嘴里,杨晓琴用嘴唇噙面,

    嘴对嘴的喂牛书记。下俯时,球抵屄心,她浑身燥热。直立时,球静屄动,来回

    抽插。她又酸又麻。最使牛书记惊讶的是,站在一旁的刘婷,时不时的将自己的

    奶头在调料碗里蘸一下,放到牛书记的嘴里,老牛连舔带吸,酸酸的,咸咸的,

    香香的,辣辣的。啥味都有。随饭下咽,其乐无穷。

    雨毕云散,晴空万里。三人穿妥戴就,共坐沙发。牛书记左拥右抱,一边一

    个。他一只手插入刘婷的上衣,搓着她的大奶。另一只手伸进杨晓琴的裙子,抠

    插她的阴门。三人同乐,各取所需。

    牛书记:「琴琴,你这招叫啥?」。

    杨晓琴:「爸,刘姐,这招叫响铃面,是宫廷御宴的拿手菜,压轴戏,是妃

    子伺候皇帝的美味佳肴」。

    刘婷:「长江前浪推后浪,我骚你比我更甚。琴琴,啥时有时间了,教教你

    姐。以前,咱挨球操屄,千篇一侓。男上女下,男插女摇。男人舒服,女人遭殃。

    而今天,男欢女乐,同赴仙境。你美我美,大伙都美」。

    那料,杨晓琴却向她高谈阔论:「婷姐,啥时候,都是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作为妻子,我们要管好自己的丈夫,作为秘书,我们要看好自己的上司,万恶淫

    为首,在家他们随便玩,出门后,决不让他们沾花惹草。尤其是现在当官的,包

    二奶的,养小妾的,比比皆是,咱在家满足了他们,管够了他们,让他们多为老

    百姓办一点好事,办一点实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岂不乐哉。」

    说罢,三个人又嘻嘻哈哈地搂在一起。

    【1】。

    县城到省城的一级路上,又是一个百花争艳的春天。

    杨晓琴与牛书记并肩坐在崭新的奥迪车里,向省城飞驰。车中,牛书记乘眺

    望窗外的杨晓琴不注意,侧过身子,把手伸进杨晓琴的裙子里,「爸,你咋了,

    一出门你就是这一套,一会水水子出来了,流的那都是,咋等不到天黑……,讨

    厌鬼。」杨晓琴说着话,连头都没回。「琴琴,你爸想死你了,这半月,你干妈

    白天晚上寸步不离,虽然每天晚上干那事,干着她,想着你,不管咋,总不是那

    个味。」牛书记嘻皮笑脸的说。

    杨晓琴回过头说:「别抠了……」说着抬了抬屁股,脱掉自己的内裤,从裙

    子里拽出来装进兜里,然后,拉开牛书记的西装裤,掏出那硬棒棒的阳具,先用

    手撸了撸,后挪了挪身子,用手扶着坐了上去。轻声说:「别动,进去了……」。

    随着车子的奔驰颠簸,俩人身子连在一块,一摇一晃,一起一落……牛书记舒坦

    的哼着,嘴里嘟囔着:「真爽,真美,还是这车震解馋,还是俺琴琴,……小心

    肝」。

    杨晓琴:「小声点,别让前面的司机听见。」说着仍扭头看窗外。

    牛书记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握杨晓琴衣衫中的奶子,「哎,没戴奶罩,还

    是俺晓琴和她爸爸亲。」牛书记高兴的说。杨晓琴小声回答:「常天就是那一套,

    啥时候都想给人插上。没个够。」因习以为常,杨晓琴说着话并没动。任由老牛

    在她背后日屄折腾。

    奔驰的汽车仍向前走着,走着。

    ……夜晚,省城大酒店的高级套房。洗浴完毕身穿浴袍的杨晓琴站在屋中的

    落地穿衣镜前,先甩了甩适才未吹干的头发,然后敞开衣襟,一手揉奶一手抠阴

    的自慰。门外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沉浸在自娱自乐中的杨晓琴,猛的一惊:

    「谁?」她问。「我。」门外的人答道。杨晓琴慌忙合上浴袍,系好腰带,不紧

    不慢的开了门。一见牛书记不耐烦的说:「牛……牛书记,咱不是说好了,12

    点以后没人了你再来吗」。

    西装笔挺的牛书记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刚才你们河山县的杨书记打来

    电话,约咱俩到馨香浴园洗桑拿,我答应人家了。快收拾收拾走。」杨晓琴不屑

    地:「才洗了,又洗啥。回了他,我不去,」说完,转身就走。牛书记跑上去,

    一把抱住她,央求道:「乖乖,人家杨书记,原来是咱县的付县长,这次高升,

    全凭上面根子硬,关系铁,……咱惹不起人家」。

    杨晓琴扭着身子:「讨厌,你们男人全爱穷显摆。」牛书记:「心肝,杨书

    记刚从河山蒲剧团聘请了个秘书茹志娟,二十三四岁,是个唱花旦的,那妮子上

    过她的人都说,她人生的好,嘴说的好,奶大屄紧。骚浪并融。她创造的《游龙

    戏凤》,远近闻名,人人皆知,……,走吧,咱们去见识见识。」杨晓琴头一拧:

    「走就走,有啥了不起的,还不是咱俩洗澡玩的那一套」。

    牛书记踮脚在杨晓琴脸上亲了一口:「宝贝……」。

    ……同日夜晚,省城馨香浴园按摩室。

    床上,杨晓琴正赤条条的骑在仰卧床榻的牛书记的大腿上,背向老牛,双手

    按膝,身子一抬一坐的晃动着。明亮的灯光下,俩人边日边晃的看着,另一张床

    上杨书记和他新欢茹志娟,精心表演的。

    刚出蒸浴的杨书记,四平八叉的爬在按摩床上,身材苗条的茹志娟并腿垂手

    的站在旁边,她先往手上倒了股晶莹透亮的沐浴液,朝自己前胸上抹了抹,俩肘

    着床,用双乳一下下的蹭着老杨那光滑滑的后背,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只几个

    回合,杨书记就全身亮晶晶的。接着,茹志娟侧下身子,俩手把杨书记的粗腿一

    搂,上下耸动着屁股,而后,翻过老杨的身子曲膝蹲到杨书记的前胸,俯下身子,

    用她俩腿之间的长阴毛,一下下的蹭着杨书记的前胸。

    到了杨书记的胯间,伸出纤纤之手,抓住杨书记粘呼呼的阳具,撸了几下,

    那玩意就兴冲冲的抬起头来。她跪下,用手撩了撩头发,将屁股坐在杨书记的大

    腿上,低头噙住那玩意,抽了几口,用手对准自己的俩腿之间,缓缓的坐了上去,

    不紧不慢的动了起来。

    老杨嘴里「嗨嗨」的叫着,身子一挺一挺,他每挺一下,茹志娟就咧着嘴哼

    一声。「扑吃,扑吃,」「呱叽,呱叽」长长的大鸡巴,沾着沐浴乳和淫水的混

    合物,呲啦呲啦的出入茹志娟的俩腿之间。

    杨晓琴看着茹志娟忙活完了,「嗤」的离开了牛书记的身子,站到地下,拿

    出一个长方形的白瓶,拧开盖,对着自己深深的乳沟一倒,乘那白花花的蜜蜂蜜,

    尚未滴落之前,浑身上下的摸着,笑咪咪的说:「爸,看咱的……」没等牛书记

    答话,杨晓琴就面对面的骑到他身上,似坐非坐,似蹲非蹲,用她那白生生的屁

    股蛋子研磨。时快时慢,时重时轻,三下五除二,牛书记就全身沾满了粘乎乎的

    蜂蜜。杨晓琴先伸出舌头舔了一遍,继而用身子涂抹。先奶后屄,恰到好处。尤

    其到了牛书记的胯间,那热乎乎的阴沟,软绵绵的屄毛。蹭的你欲仙欲死,可望

    不可及。

    「爸,噙奶头。」老牛听杨晓琴的吩咐一张嘴,紫葡萄大的奶头不偏不倚落

    入口中,「好甜」他情不自禁的嚷道。杨晓琴:「那是高级蜂蜜加春药,好着哩」。

    那料,牛书记还没尝够味,杨晓琴就侧身躺下,用身子,用耻部,用脚趾,来回

    拨拉他那充血怒涨的小弟弟。「死妮子,……」老牛再也忍不住了,一伸手,把

    女儿紧紧的搂在前胸,杨晓琴「哎呀」了一声,大鸡巴就进去了。「真坏」身子

    摆了摆,形成了时髦的女日男。杨晓琴这一番精彩的表演,看的杨书记与茹志娟

    目瞪口呆,就连日搂夜操的牛书记,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书记和茹志娟傻乎乎看着这对所谓的「父女」,俩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日

    屄,一动不动的搂在了一起。

    ……从浴园返回宾馆的路上,怯生生的茹志娟,看着怒气冲冲面向窗外的杨

    书记,抬手推了推上司:「杨书记,杨书记……」杨书记没理她。茹志娟:「杨

    叔,别恼,我知道你为了啥,别灰心,明天晚上,不是还有秘书宴吗,我不信我

    比不过她。」杨书记闻声转过脸,将茹志娟搂到怀里:「妮子,你不知道你叔这

    人,好胜不好败,本来想在老牛跟前让你露一手,谁料,偷鸡不成蚀把米,倒让

    他把我比的一败涂地」。

    茹志娟见杨书记脸色温和下来,胆子也大了。马上靠在杨书记身上撒娇:

    「杨叔,别灰心,明天小秘宴上,你侄女一定能赢,我真不信这个邪,我一个专

    业演员比不过一个泥腿子。」杨书记手顺着茹志娟的上衣进去,抚摸着她光滑的

    肚皮说:「志娟,你别小看晓琴,那女子人前是美女,朴素像才女,床技赛妓女,

    回家是孝女。」茹志娟一边听着,一边用手揉着杨书记的胯间:「不要脸的,咋

    又硬了。」杨书记搂着茹志娟亲了一口:「骚货,还不是被你气的……」茹志娟

    闻言,扬起双拳,轻轻的捶打着杨书记的后背:「死老杨,死老杨……。

    【19】。

    省城宾馆的地下餐厅,五光十色,酒绿花红,乐声轻盈,蓬荜生辉。先有各

    式各样的车子停在门外,后有形形色色的男女,不约而同的推门下车,一对对挽

    手搂腰,彳亍而行。

    【画外音这是如今官场宦海的一件密事,所谓的小秘宴,就是那些当官的,

    将自己所谓的秘书{ 情妇,干女儿} ,洋洋得意的呈现人前,当着众人逗,玩,

    搂,抱。显示自己,取悦别人……】。

    台上,茹志娟红衫长裙,风情万种,敞胸露乳。浓眉红唇。她手拿麦克风,

    清唱她的拿手好戏;「苏三离了洪洞县,大槐树下好凄然。

    她的身后,悬挂着各位佳丽的书法,字画……真,草,隶,篆,应有尽有。

    尤其杨晓琴位居第一的对联;是非何需权贵论,功过自有百姓知,笔力浑厚,颇

    有书圣二王之风。

    台下,杨晓琴与牛书记并肩坐在长椅上,窃窃私语:「你的字是赢了,可一

    会的唱……」杨晓琴淡淡一笑:「没事,你妮子心里有底」。

    一曲终了,掌声四起,茹志娟洋洋得意的朝台下的杨书记瞪了一眼,走下舞

    台。衣着朴素的杨晓琴向台上走去,大厅里又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她上了台,先

    朝台下鞠了一躬,然后又对乐队行了一个礼。清了清嗓子,一曲豫剧

    选段,。字字珠玑,绕梁三日。还没结束,台下就响起了热

    烈的掌声。

    紧接着,她也清唱,……茹志娟惊呆了,若不看脸,人们一定

    以为自己在唱,太像了,真可以李代桃僵,雌雄难辩。

    ……地下餐厅换成了另一种气氛,大灯关了,小灯开了。屋中,几盏旋转的

    霓虹灯给所有的人都披上五颜六色的光环。人们全都脱光了衣服,戴上了面具,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这里没有官位,没有级别,没有年龄和辈分。父亲

    可以日女儿,孩子可以操妈妈,这里只有肥瘦高低,紧屄长球。只要是男女,谁

    和谁都能干。在这里,任何男女都可以寻找自己满意的性伴,品尝那不同的性享

    受。

    靡靡乐声中,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浪女装腔作势,骚男前搂后蹭。男的只

    要腰间宝物抬头,按住女的,长球短棒,直捣黄龙。女的若是淫水长流,推倒男

    的,坐怀吞棍,关音坐莲。屋里屋外,墙角门后,肉欲横流,比比皆是。男人的

    笑声,女人的叫声,时大时小,忽高忽低。

    在这里,张三可以寻李四,李四也能上张三,只要自己舒服,那管对方死活。

    过了今天,走到门外,谁也不认谁。这段甜蜜和兴奋,只能留给自己作美好回忆。

    台上,水银灯格外耀眼,长沙发上茹志娟正在表演,她脱光衣

    服,撇开双腿,将三根点燃的香烟,插入自己的淫洞,随之,肚皮一缩一缩,俩

    腿间的光亮,一闪一闪,粉红色的阴门中,喷出一团团乳白色的烟雾。随着屄中

    光亮的闪烁,香烟一点点缩短,长长的烟灰,弯弯扭扭,颇为壮观。新鲜刺激,

    别出心裁,台下掌声,从茹志娟表演开始,忽高忽低,从未间断。

    台下,背靠沙发撇开双腿任牛书记一手揉奶一手插屄的杨晓琴,眯眼观赏,

    不以为然。她对正欲低头噙奶的牛书记说:「别慌,保证给你丢不了人。」牛书

    记:「琴琴,诸葛亮大意失荆州,出水才见俩腿泥。小心为妙……」他用手拍着

    干女儿的屁股说。

    待茹志娟表演完毕,光屁股走下舞台,扑到杨书记怀里,老杨又亲又吻。

    杨晓琴上了台,她先拿出一瓶果啤,又拿过一个茶杯。然后撇腿坐到大沙发

    上。这伙台下的人真惊呆了,只见台上杨晓琴扬脖将一瓶果啤灌下肚,双目微闭,

    浑身用劲,那粉红色的阴门,便出一股股淡黄色的啤酒,不偏不倚的落到一米开

    外的茶杯里。一使劲出一股,一使劲出一股,随着杯中啤酒的缓缓上升,观众的

    鼓掌声,欢呼声,喝彩声一直没断……。

    【暗】。

    【20】。

    【杨晓琴的画外音省城之行,名利双收,可我心乱如麻,每晚失眠。过去事

    情像走马灯似的一遍遍出现在眼前,周而复至,时隐时现……,心预感有什么事

    情发生,但啥事情我也说不清】。

    那天中午,牛书记和杨书记都到省委礼堂听报告去了,杨晓琴一个人留在宾

    馆……宾馆大楼的过道上,身穿白衫蓝裙的杨晓琴,因事外出归来。从一楼到二

    楼,从二楼到三楼,徒步回住地。她走着走着,耳听背后有动静。回过头,啥也

    没有。她又继续朝前走。

    冷不防,从她背后的一间屋里,窜出一名赤臂黑裤的彪形大汉,眼小头大,

    鼻塌嘴阔,满身黑毛,五大三粗。他没容杨晓琴反抗,从背后一把抱住她,杨晓

    琴刚想张嘴喊救命,就被他捂住了嘴。黑大喊低头张嘴,臭哄哄的伸向她雪白的

    脖颈,嫩脸。又舔又嗅,又亲又啃。一只手伸向杨晓琴的淑乳,另一只手抠她的

    小穴,三下五除二,就弄的杨晓琴浑身没了一点力气。

    他把气喘吁吁的杨晓琴摁在楼梯的栏杆上,先扯下杨晓琴的外裙和内裤,后

    掏出自己粗似擀杖的大鸡巴,俩手端屌,对准杨晓琴那肉呼呼的饺子缝,朝前一

    挺,杨晓琴大叫一声:「妈呀」,就晕了过去,黑大汉可没有怜香惜玉,拉着她

    的胯间,「嗤,嗤,嗤」就是几下,嘴里嚷着:「真爽,真爽……正当黑大汉兴

    致勃勃的日杨晓琴的时候,打扮妖艳的茹志娟,跟着俩大汉从楼上走下来。」黑

    哥,别独吞,光顾自己乐,弄回去让弟兄们都尝尝……「她笑咪咪的说。

    黑大汉回过头;「娟妹子,这妮子日着太美了……,日她比日你都舒坦。行

    行行,听你的……听你的。」说着伸出双手,抱住杨晓琴的细腰,身子朝后他仰,

    用鸡巴子挑着杨晓琴上楼。茹志娟看着大鸡巴在杨晓琴屄中插的那麽深,大拇指

    一伸;「黑哥,你真行……」很快,几个人摸着,揣着,说着,笑着,前后相跟

    的上了楼。

    楼上,茹志娟先吩咐手下的人录像,照相,后脱光了自己,斜靠沙发,一边

    用脚趾拨拉着为自己揉奶舔屄小帅哥胯间的玩意,一边看着狐朋狗友糟蹋蹂躝杨

    晓琴。并破口大骂;「骚屄,浪屄,能屄,操不烦日不够的臭屄,你不是好胜吗,

    你不是光棍吗,你叫你姑奶奶脸丢尽,人丢够,今你姑奶奶雇了几个弟兄,好好

    的服侍服侍你。让你知道大鸡巴是什么滋味,老子要把日你的照片,录像制成光

    碟,让全中国,全世界都能看到你的白屄,大屁股。」屋角,茶几上,杨晓琴弯

    腰撅腚,一手撑身,一手后扬,后面插着黑大汉的粗鸡巴,前面有个小个子抱住

    她的头,拽着她的头发,把乌黑的鸡巴子插到她的嘴里,把她的樱桃小口当屄操。

    前面舒服的「哼哼嗨嗨」后边美的「咿咿呀呀」,中间的杨晓琴则难受的呲牙咧

    嘴,一声声通苦的呻吟。

    「黑哥,把她个骚屄抱过来,玩她的一屄双球,日烂她的臭屄。」茹志娟恶

    狠狠的说。

    像狗一样听话的黑大汉应了一声,拉起杨晓琴转过身子,面对面的倒沙发上。

    长鸡巴像长了眼睛,不用摆弄,就插入了杨晓琴的屄中。仰躺的黑大汉噙住杨晓

    琴的奶头一拽,她立刻疼的尖叫起来。后边的小个子也不含糊,爬上去,将小鸡

    蛋大的龟头沿着妮子的肛门朝下一按,挺身前倾鸡巴子进去了,杨晓琴痛的像杀

    猪似的嚎了起来。

    「浪屄,不骚了吧,小姑奶奶还不信这个邪,……使劲日,使劲日,朝死的

    给我日她个骚屄。」茹志娟说。黑大汉应了一声,「好咧,你一下我一下的操杨

    晓琴。

    看着被男人日的呼爹唤娘的杨晓琴,淫乱成性的茹志娟站了起来,将身边赤

    裸的帅哥往床上一推,俩腿一撇,蹲了上去,脸朝外,身朝后,双手按腿,一起

    一落的晃了起来……。

    【暗】。

    【21】。

    入夜,省城宾馆杨晓琴的卧室。

    嘴角流血,衣衫不整的杨晓琴斜靠被摞,双手抱头眼望着屋顶天花板发楞……。

    【化】。

    年近十六的杨晓琴站在病卧床榻的母亲身边,面容憔悴的母亲,一手抓着女

    儿的胳膊,另一只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有气无力的说:「琴琴,你妈不行了,

    记住妈的话,你个性太强,遇事不服人,你要吃亏的,记住妈的话,枪打出头鸟,

    雨淋檐外椽」。

    【化】。

    牛书记一把把杨晓琴拉回屋内,脸一变,掏出一个卡往床上一扔:「这里面

    有一万块钱,你的破处费。拿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告诉你,你的屄老子

    日了,愿上那告,上那告……」。

    【化】。

    牛书记抱着杨晓琴,央求道:「乖乖,人家杨书记,原来是咱县的付县长,

    这次高升,全凭上面根子硬,关系铁,……咱惹不起人家」。

    【淡】。

    嘴角流血,衣衫不整的杨晓琴斜靠被摞,双后抱头眼望着屋顶天花板发楞…

    …许久,许久,她站起身,缓缓的到卫生间洗澡。

    全身赤裸的杨晓琴,披头散发的站在淋浴头下,晶莹的水珠时快时慢的落到

    她雪白光洁的皮肤上,汇成汩汩细流。顺着她宽厚的脊背,圆圆的屁股,缓缓落

    下。她转身仰脸,沉甸的双乳,立刻成了涓涓细流的聚集地,它们密密的汇在一

    起,越过肚脐,沿着小腹,穿过她俩腿之间的芳草地,静静的落地,悄悄的逝去。

    「琴琴……,小宝贝……,我回来了,热死人了……」门外,响起牛书记混

    后粗犷的声音。杨晓琴慌忙关掉水笼头,拿起毛巾擦了擦身子,嘴里应着:「来

    了,来了……」扯过一条大浴巾裹住自己,开门走了出去。

    笑容满面的牛书记,大步流星的迎了上来。一把把杨晓琴揽到怀里,嘴里心

    肝宝贝的念叨,一边将妮子身上的浴巾扯掉,一边将妮子推倒床上,腾身跃了上

    去。他心急火燎的脱光自己,抓住鸡巴在杨晓琴的阴沟里开回蹭,「嘿,嘿……,

    爽,爽……」老牛嚷道。「别蹭了,痒死人啦……」杨晓琴不耐烦的说。「是,

    是,是……」老牛说着一放手,大鸡巴子完完全全的给妮子插上了。

    牛书记爬在晓琴的肚子上,扳着妮子的肩头,双脚离地,身子一前一后的晃

    着,胸上温热柔软的大奶子,成了二人驱体之间的肉垫子。俩个人的身子粘到了

    一起,晓琴腾出一只手揉着红肿的眼睛。「宝贝,咋了……」正在日屄的牛书记

    问。杨晓琴摇了摇头,但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谁欺负我娃了,……告诉爸,

    爸给你报仇……」「看来是爸不好……,刚才没把我娃管够……,看你爸的……」。

    说着加快了前晃后操的速度。

    今晚,杨晓琴尽管屄破阴肿,浑身酸痛,但他没说。她清楚,这是老牛最后

    的晚餐,她要想办法满足他,以报答这一年多来,他对自己的照顾和垂爱。

    次日清晨,杨晓琴悄悄的推开搂着自己脖子的牛书记,蹑手蹑脚的下床穿衣。

    尔后,从床下取出早已装好的皮箱,先把早就写好的信放在牛书记床头,然后在

    牛书记脸上亲了一口,拖着皮箱走出了房门……。

    【暗】。

    黎明。疲精力尽的杨晓琴靠在郊外公路的里程碑上,眯着眼打盹,等候过路

    的汽车。远处,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嘎然而至,几个醉熏熏的年轻人下了车,围住

    了沉浸在梦中的杨晓琴。

    明亮的灯光下,手提皮箱的她,借着明亮的车灯与微露的晨曦,上下打量着

    这几个流里流气的不速之客。「妹子,你到哪……,哥捎上你……」其中一个高

    个光头说道。「那都不去。」杨晓琴不卑不亢的回答。另一个留分头的小个子,

    拨拉过光头,下流巴巴的说:「那好,到那边小树林,让哥们玩玩……」说着就

    要拉杨晓琴。

    晓琴高声大喊:「走开,走开……,流氓,流氓……」光头仰脸哈哈大笑:

    「走开,老子偏不走,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茹志娟的弟弟,昨天,在楼道里操

    你的人,就有我。弟兄们,上,她杨晓琴的屄,当官的能操,咱哥们也能操……」。

    杨晓琴与几个流氓打在了一起,几个人拉的拉,拽的拽,很快就要将杨晓琴

    拉进树林,她抓住了光头的手,张嘴咬了上去。「妈呀,疼死我了……」光头恼

    羞成怒:「妈的,你敢咬老子,老子拿刀捅了你……」说着从背后掏出一把明晃

    晃的刀子捅杨晓琴。

    杨晓琴一看不妙,抬头转身,扬手一挡,长长的刀子扎在了杨晓琴的左肩。

    「救命,救命……,杀人啦,杀人啦……」杨晓琴忍疼大声呼救。几个地痞一见

    血,一哄而散,开车跑了。

    杨晓琴一个人孤伶伶的靠着界碑,血流如注。

    一个骑电动自行车的中年妇女闻声赶到,扔下车子,背上杨晓琴,边走边安

    慰:「妮子,别怕,别怕,你杨芸姐就是医生,没伤着骨头。一会儿就到医院了。

    坚持住,坚持住……」。

    【暗】。

    欲知后事,请看下集。

    ……成了秦晓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