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推倒公主

    当一朗子想要给她们脱衣时,叶蒙蒙阻止了,说道:“相公,现在还是白天,还在皇宫里,我实在不习惯,总觉得有许多双眼睛看着。”

    一朗子说道:“好吧,到时候咱们到宫外,一定要喂饱妳们两个,这么久不见,想必憋坏了。”

    叶蒙蒙大羞,小声说:“相公,你总是没个正经。我们姐妹的实力也不弱,到时候我们把你榨干。”

    到了晚宴,一朗子陪四女用饭。红红的烛光照在四女的脸上,看得一朗子心里痒痒的。

    四女都是美女,各有风采。太后是高贵、雍荣,充分显出成熟、端庄的美;公主是青春美少女,文静、典雅,带着几分羞涩;而叶蒙獴和叶静静身上带着一股江湖气,娇艳之中透着坚强与直率,还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柔美。

    一朗子看了大乐,心说:这四个美女就剩下公主没得手,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拿下她。

    娘的,管他什么世俗不世俗,侄女不侄女,只要两人愿意就行了!顾虑太多,还有什么快乐呢?

    四女谈得高兴,毕竟都是美女,有不少共同的话题。后来,公主说了自己从军的想法,使一朗子陷入沉思。对于她,他很珍惜,不肯让她冒险。一个金枝玉叶,有必要亲自上阵吗?

    一朗子心疼公主,说道:“玉婷,朝廷人才济济,不一定要妳|个女流上阵,而且妳是公主,要是有个意外,我这个当皇帝会被骂死。”

    玉婷一脸严肃,扑通一声跪下,说道:“皇帝哥哥,你就答应我吧。玉婷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败胡人,让他们滚回去。胡人进犯是因我而起,也应由我负责到底。”

    一朗子忙去扶她,玉婷坚决地说:“你不同意,我就不起来。”

    一朗子没法子,只好将她抱在怀里。

    玉婷推开一朗子,娇嗔道:“你干嘛?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娇羞不胜,一张俏脸像红苹果般,使人沉醉。

    一朗子看向太后,太后皱眉道:“皇上,既然玉婷已经铁了心要去,那就让她去吧,别拦着她了。好在有那么多武将在,不会伤到她。”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既然母后都这么说了,我也没话说。”

    玉婷立穷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像已经驰骋沙场痛击胡人了。而一朗子心里却跳个不停,生怕这个决定有问题,伤到了小美女。

    这顿饭吃得很愉快,连玉婷都喝了一些酒。四张俏脸都红扑扑的,看得一朗子胡思乱想,心想:要是能把这四个美女都抱到床上多好啊,大家一起快活,保证跟上了天堂一样美。

    酒后,叶氏姐妹想要出宫找住处,被一朗子阻止,请她们在宫中住一夜再走,二女只得答应。于是,这一晚,一朗子的床又热闹起来了。

    一朗子被二女服侍得很好,光着身子躺在那里,叶氏姐妹也变成两只大白羊。叶静静跪伏在他的胯下舔棒,叶蒙蒙则蹲跨在一朗子的头上,接受着男人舌头的爱抚。三人在这种游戏中都得到了醉人的快感,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叶静静的口技有了长足的进步,无论是舌舔、牙咬还是嘴套,都显出行家本色,令一朗子舒服得全身不时震颤。想必她为了讨好男人,平时专心学习床上功夫。而叶蒙蒙则舒服得大呼小叫,腰臀灵活得像装了弹簧,淫水流个不住,多数进了一朗子的嘴里。

    一朗子扶着叶蒙蒙的屁股,用舌头分开两片薄唇,在细缝里扫来荡去,美得叶蒙蒙直哼哼:“相公啊,你的舌头眞厉害,蒙蒙那里要流干了。”

    一朗子在她的小豆上轻咬一口,使叶蒙蒙大叫,说道:“蒙蒙,妳那里是哪里啊?说明白点啊。”

    叶蒙蒙便含羞低声说:“那里是蒙蒙的小骚屄啊!喔,相公你舔得我美死了。你的功夫也越来越棒了。”

    最先受不了的是叶静静,把大肉棒子舔得流泪时,她的小穴已经流得一塌糊涂了,在欲望的驱使下,她骑上大肉棒,“唧!”

    的一声,便把那么长的家伙套了进去,之后,扭动着又圆又白的屁股,在男人的身上活跃起来。

    叶静静乐得又是瞇眼,又是张嘴,一张俏脸艳如海棠。要是她能发声的话,一定会喊得比叶蒙蒙更浪、更大声。两团奶子跳跳荡荡的,舞出风骚的波浪。

    叶静静的小穴夹得一朗子直喘粗气,又窄又暖又多水,妙极了0叶蒙蒙见妹妹尽显骚媚,自己也想尝尝久违的大肉棒子,便向妹妹打手势,告诉她,自己也想爽一爽。

    叶静静跟姐姐换了一下位置,于是,叶静静的小穴被大舌头顶进去’而叶蒙濠的小穴则被大肉棒子塞得满满的。

    叶蒙蒙爽得喔喔直叫,扭得比叶静静还欢,平时很端庄的淑女也像荡妇一样在男人身上跳跃、摇摆’嘴里还叫道:“美死了、爽死了’相公’你这根鸡巴眞好’像是铁打的,每一下都叫蒙蒙命都没了。”

    不知道插了多少下,一朗子觉得自己也该发威了,便让女的身体重迭在一起。叶蒙蒙仰躺在下,双腿张开,而静静则跪伏其上,这样两个美女的小穴都暴露在肉棒前。二女的小穴都张开了嘴,流着口水,像鱼嘴一样张合,显示着她们身体的需要。虽是姐妹’小穴也有不同的特征,外表上毛的数量不同、形状不同,穴的大小也各异,而里边的深浅有别,则只有一朗子自己清楚了。

    一朗子看着两个淫穴,心中大乐。先是用舌头挨个舔,又用指头插。两个美女扭动着小穴,要求换上大棒子。

    一朗子便噗啮一声插进一穴,插了几下,再换阵地,插进另一个小穴。这样反反复覆’来回交替,二女浪叫声此起彼伏’相映成趣’更使一朗子豪兴大发’以更勇猛的姿态投入战斗。

    一边干,一朗子还一边说:“蒙蒙,分别这么久,想不想我?”

    大棒子正在插叶蒙蒙,插得小穴嫩肉一张一缩。

    叶蒙蒙浪哼着说:“想啊,想得不行了,都想出来找你了。”

    一朗子听得高兴,呼呼干着,说道:“身子有没有想啊?要说实话啊!”

    叶蒙蒙浪笑,说道:“好想好想的,有时候想得下边都流水了,恨不得马上找到你,让你把棒子插进去,有时候痒得厉害,只好自己用手解决了。”

    一朗子听了大乐,更是恶狠狠地干穴,之后,又将大棒子插到叶静静的小穴里,双手抚着叶静静的屁股肉,那屁股又白又嫩,像块豆腐似的。

    叶静静不能说话,但感觉很灵敏,回过头,俏脸对着一朗子笑,美目对着他眨了一下,显示着自己的爱恋和愉快。

    一朗子看了动心,便伸过嘴去。叶静静吐出舌头,让男人品尝。

    不用说,这一晚是尽欢而散,至于干到什么时候,也不必细说了。

    次日,二女出宫,一朗子帮她们找了合适的住处。

    这是一所大宅子,能住好多人。以前是一个大财主住的,由于犯法,宅子被没收。

    由于这所宅一大,一学打算曰粪皇在外I人们云I疆。这奋己既可以享受后宫的女人,又可以享受原本的女人们。他知道,那些江湖侠女不愿意住在皇宫里,她们自由惯了,谁爱当笼中鸟呢?

    这一天,一朗子送公主出征。

    公主一身洁白的戎装,披着红斗蓬,骑着一匹枣红马,腰上挂剑,手执缰绳,威风凛凛。既美如天仙,又英姿飒爽,不但把将士们看呆了,连一朗子也意乱情迷。

    一朗子望着公主,欣赏她的风采,心里很龌龊的想:这小娘们美得不得了,简直可以和嫦娥姐姐相比,娘的,身为一个男人,要是不操操她,简直对不起这缘分。公主也望着一朗子,似笑非笑的,眼中大有深意。

    一朗子凑上前,低声道:“玉婷,妳眞好看。等妳得胜归来,我送妳一件大礼。”

    公主大有兴趣,低下身子,急问道丨I“什么大礼物?”

    一朗子嘿嘿一笑,凑近她的耳朵说:“送上我的大棒子,让妳告别少女’妳说好不好?”

    公主听了,脸红如霞,轻轻咬了咬红唇,在一朗子耳边说:“大色狼’我也想操你呢。”

    说完,打马就跑了。作为公主,头一次说脏字,岂能不羞。

    一朗子听得心花怒放,那一个“操”字由美女的嘴里说出来便不同,太迷人、太诱惑,让人想马上扑上去。

    一朗子心想:如果玉婷不反对,拿她当秘密情人也没什么不好,虽说是亲戚,只要不生孩子、不让别人知道,也没有什么吧?

    玉婷走了之后,一朗子便专心当这个皇帝,白天处理国事,晚上有美女相伴。在宫里有李贵妃和太后陪着,宫外有叶氏二女。

    自从柳妍和赵青龙因事离开京城,一朗子很想念小珊她们,亲自写信要她进京。接下来便是等待,主要是两方面的消息,一是边关,|是云南。首先他得到云南方面的消息:永王称病不来京城,说等身体恢复后再来拜见新君;之后边关传来喜讯,公主领人出关夜袭,初战告捷。

    听得一朗子大呼过瘾,恨不能亲自到边关替玉婷庆贺。怎么庆贺呢?除了摆酒之外,也要搂在怀里过过瘾,就是不干眞的,也要过过干瘾。

    朝廷上下一片喜气,下了圣旨?派了钦差带着物品前去犒劳。另一方面,永王的事再次使朝廷的大臣们劳心劳神。大家都再次想到当年的靖难,都怕历史重演。

    有人就说,永王的头脑和谋略不下于当年的成祖,近些年由于咱们战事很少,朝廷上缺少指挥大仗的统帅,那些当过统帅的也是老的老,死的死’眞要打起来,不能保证会获胜。

    有人就说,没有老的,还有年轻的。那些老的,不也是从年轻时过来的?谁有能力谁上,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像徐达那样的统帅。

    有人还说,选统帅可得当心,当年惠帝的事就坏在李景隆那孙子手上’朝廷那么多军队损失在他手里,搞得皇上无兵可用。

    有人奉承说,咱们的皇上可不是惠帝。咱们的皇上是马背上的皇帝,岂是那个书呆子比得了的?咱们也不是齐泰、黄子澄那些废物,朝廷的百万兵马,岂会败给一个藩王?

    有人担心说,现在的永王比当年的燕王更可怕,为什么?因为燕王造反时,手里人不多,可是现在的永王盘据云南,恐怕云南的总兵只会听他的,兵将都是他的人。也就是说,我们对付的不是一个永王,而是云南整个省的兵力。

    这些话使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一朗子鼓励大家,说道:“大家不要慌,更不要怕,朕绝不是朱允炫那草包。朕虽长在民间,但I直在刀头上舔写,知道武力的重要。永王不反还罢了,他要是反了,叫他有来无回。他不是说他病了吗?我就派人去慰问,看他得了什么病。揭穿了他的眞面目,看他还有什么节目。”

    有的大臣说:“皇上,万一把他逼反了怎么办?”

    一朗子说道:“没有人逼他造反,是他自己要反。无论咱们怎么做,也不能使他打消造反之心。现在,咱们也要做好平乱准备,一定得选出一个好统帅,要选出一个比永王更会指挥作战的人物。”

    这一说大家都唉声叹息。一朗子明白,这样的人物很难找,老的不行,年轻的难当大任,眞不好办。

    丽大家@商,决定让去年的状一呈叔宝当灵,走一馨着,@看虚实。这是个重要任务,大家推荐王叔宝是有理由的,这个人虽然是文状元,但他的性格很硬气,意志也坚强,还很忠、也耿耿。就因为他的为人过于坚持,被冷落在翰林院不受重用,因为朱厚照那样的皇帝不喜欢这样人。

    找好钦差,又选拔了几名将领随行,想藉此了解永王的军备。回头让这几个人准备一下,过几日就出发。

    散朝之后,一朗子跟太后谈话。

    太后说道:“皇上你想找统帅,找一个比永王更会打仗的倒很难,不过比永王逊色点的倒有个人选。”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逊色一点无妨,只要比当年那个李景隆强就行了。”

    太后说道:“我有个舅舅现已退休在家。他退休之前就是负责领兵打仗,挺有本事。以前还当过永王的手下,永王也夸奖过他的指挥能力,也为朝廷立下不少功劳。后来因为跟朱厚照不合而早早退休,我想你可以任用他。”

    一朗子不敢轻易答应,说道:“这件事太重要了,要跟大臣们商议一下。”

    隔天,大臣们一聚,谈起统帅,一朗子便提起这事。有人提出异议’说老头子的指挥能力确实不错,但是他年事已高,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云南那么远,他那老胳膊老腿的禁得起折腾吗?别没到云南,老头先累倒了。

    也有的说’老头子脾气暴躁、倔强,认准一门事,谁也管不了,别到了阵前不听圣旨。

    还有的人说老头子虽然指挥能力挺强,但是没有指挥过大规模作战,他指挥将士最多的一次不过三万人。没有大规模作战的指挥经验,这能行吗?这场仗可是关系着朝廷的安稳。

    这些意见都使一朗子产生动摇。他有点紧张,选将要是选错了,就会坏事。为了稳妥起见,一朗子决定见见他,亲眼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随后,一朗子跟太后都换上便装出宫。一朗子作公子哥打扮,太后变身富家少妇。二人走在一起还是挺般配的,为了自由,一朗子让那些侍卫不必跟得太近了,那样叫人不舒服。

    二人并肩走在街头,一朗子见太后一身紫裙,蛾眉凤目,容光焕发,尤其是那高耸的胸部,画綮一顚一霱,惹人犯罪。

    见一朗子多看了几眼,太后害羞,娇嗔道:“小农,你往哪儿?也不泊长针眼。”

    一朗子低声笑道:“杨姐姐,我觉得妳奶子变得更大,脸也更鲜艳,比以前更迷人了。谁见了咱们,都会觉得妳是我大娘子。”

    太后觉得心里甜甜的,说道:“少灌迷汤了,我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娘了。”

    一朗子嘿嘿笑,说道:“妳看起来顶多像我的姐姐。不过嘛,我倒是想象儿子一样天天吃妳的奶。”

    太后大羞,狠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呀,害惨了我,弄得我晚上经常失眠,再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睡得安稳了,我现在这胸部确实比以前更大了。”

    说着,挺了挺酥胸。那胸部像山峰一样迷人,有撩人的曲线和高度,令人垂涎三尺,看得一朗子口唇干燥。

    一朗子说道:“以后再睡不着的话,就去找我,我陪妳一块睡。”

    太后芳心一颤,柔声说:“你现在是皇上了,有的是年轻女子,还会稀罕我吗?”

    一朗子坏笑道:“无论我有多少女人,我都惦记着妳,总想操妳。”

    这一声“操”又使太后春心一荡,想到以往那羞人的情景。

    二人来到老头子家门前。守门人认识太后,太后让他别声张,只问了老头子在干什么,得到的答复是:主人在练武厅练武。二人便悄悄往练武厅走去。

    没等到那里,便听到呼呼的风声,越靠近,风声越大。

    一朗子到了门口往里一看,只见一个老头正挥舞着长刀,舞得正急,白胡子都被吹得飘飘的。一招一式又快又稳,不过看相貌,确实老得多了,不但满脸皱纹,连胡子都是白的,只有那张脸还是红润的,身材并非想象中的伟岸、魁梧,而是干瘦如虾。这使一朗子产生怀疑:这是我们要找的吴将军吗?不太像啊!

    一朗子让太后先别露面,自己走了进去,也不出声,只盯着老头练武。

    老头专心练武,并不搭理一朗子。直到练完了,老头子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将大刀放回兵器架,才问道:“小子,你是干什么的?怎么进来的?我不认识你。”

    一朗子微微一笑,说道:“我是皇上派来的使者,想就国事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老头子一愣,随即笑了,说道:“你在开玩笑吧?我退休多年,朝廷从来也没有问过我什么国事啊?难道新皇上记得我了,觉得我有用吗?”

    一朗子哈哈笑,说道:“老将军,新皇上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知道你很有本事,正想重用你呢!只是考虑到你年事已高,怕不能担当大任。”

    老头子一听不高兴了,说道:“我身体不好吗?你也看到了。不过,我已经不是朝廷官员,确实不能担什么大任。”

    说着话,老头擦^擦手,要往外走。

    一朗子说道:“等一等、等一等,老将军。皇上想问你,如果让你去平息永王的叛乱,你敢不敢去?”

    老头子停住脚步,说道:“永王叛乱?永王何时叛乱了?小子,你不要乱说。这事很严重的。按辈分来说,那可是皇上的亲叔叔。”

    一朗子一笑,说道:“成祖也是惠帝的亲叔叔,不也照样叛乱吗?老头子嘘了一声,说道:“你胆子倒不小,敢说成祖叛乱。要知道,如果不是成祖当年起兵,哪有现在的皇上?说话可得小心点,要是让朝廷听到了,你就有麻~^。”

    一朗子满不在乎地笑了笑,说道:“我只问你,如果永王反了,让你当统帅平叛的话,你敢去不敢去?能不能取胜?”

    老头子神情变得郑重,说道:“敢去倒是敢去,只是取胜也+易啊!”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怎么,是不是你打不过他?”

    老头子说道:“老实说,我跟永王的指挥作战能力比,他比我强一些。他年轻时候没少打仗,多次指挥十几万部队,很有本事。我最多才指挥过几万人,不能比。

    “不过嘛,我也不是容易败的。我跟他打,我胜算是四,他是六。朝廷兵多,他的兵少,就算云南的兵都是他的,他也不过才十几万部队,朝廷可有百万大军,有了这个前提,我的胜算就达到五了。”

    一朗子沉吟着说:“依老将军说’朝廷要是打他,能不能保证打胜仗?”

    老头子说:“能。”

    一朗子奇怪地说:“你不是说你只有五成把握吗?”

    老头子说道:“只要给我绝对的指挥权,不限制我,我定能灭掉他,因为我有我的好办法。”

    一朗子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老头子笑而不答,说道:“这个与你没关系,我跟你说的已经够多了’皇上。”

    一朗子一惊,说道:“你叫我什么?”

    霞子扑通一声跪佳,说道:“皇上,你不用再驱我了,我知道你蹵皇上。”

    一朗子连忙扶起,说道:“老将军是怎么看出我的身分的?”

    老头子微笑道:“凭直觉就知道。”

    一朗子听了,陷了沉思。

    太后从门外走了进来,说道:“舅舅,你可好啊?”

    老头一见,又要行礼,却被太后给止住,说道:“舅舅,不要那么多礼,我跟皇上这次来,可是来求你的。”

    老头子说道:“太后,何谈什么求字啊?没有朝廷也没有我。刚才的话妳也听到了,如果朝廷眞派我去的话,我一定尽力为朝廷分忧。即使我打不过他,我也能阻止他,不让他叛乱成功。”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好、好。老将军,有什么好酒,拿出来吧。朕要与你曷固莆夬。”

    老头子一听酒,精神大振,连忙吩咐一声,拿出府里最好的酒来款待二人。经过这次拜访和喝酒,一朗子觉得这老头子可以任用。虽说有点粗鲁和倔强,但也没什么,只要他是个人才就行。他让老头子做好征战的准备,平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统帅的事基本已敲定,边关那边也是捷报频传,看来这次胡人失败后,暂时不敢再捣乱了;永王那边,钦差已经派出去了,临近云南各地也在积极备战,一且打起来,不至于手足无措。

    忽一日,公主等人凯旋归来,因为胡人已经退去,远离朝廷边关。君臣大喜,摆宴庆贺。

    一朗子望着风尘仆仆,面带风霜之色的公主,心里是又爱又怜,心想:倒是苦了她了,一个金枝玉叶不待在宫里享福,却要出领兵出征,这分胆识、这分魄力,许多男人都比不上。

    当天大庆,从中午直喝到半夜。皇上还赏赐每位大臣一瓶好酒,回家享用。这边的公主换好宫装,将皇上送回寝宫,连侍卫和宫女、太监等人都遣开了。

    一朗子由于高兴,多喝了几杯,坐在龙床上望着公主。

    公主站在他面前,粉红色长裙,腰细腿长,秀发高挽,俏脸多情,美丽的明眸也望着一朗子,似笑非笑,还有点慌张。

    一朗子拉住她的手,说道:“来,玉婷,坐在我身边,今晚别走了。”

    把公主强拉到身边坐卜,香气扑鼻,还夹着塞外的青草气息。

    公主说道:“不、不,不能那样。我可是你侄女,你要是把我那样了,会受天谴的,难道你不怕?”

    一朗子哈哈一笑,说道:“我不怕,我怕什么啊?人生几十年,干嘛不做想做的事呢?有什么好怕的?太后、李贵妃,我都干了,还有我两个阿姨,我也都干了,这没什么啊!她们都是需要男人的女人,而我又都喜欢她们,就这么简单。我也喜欢妳,我也想干妳。”

    借着酒劲,一朗子什么话都敢说了。

    公主望着一朗子胀红的脸,闻着他一身的酒气,芳心也是乱乱的、怕怕的,生怕他强来,说道:“皇上哥哥,你不要这样。你喜欢我,我当然知道,可是玉婷不喜欢你,你不能强迫我。”

    一朗子哦了一声,疑惑地望着她。

    玉婷抿了抿嘴,说:“哥哥,你有那么多的女人,你的玩意不知插过多少女人的小洞,我一想起来就难受,你要我怎么接受你啊?”

    她说过那件事,脸上也是一派清纯,毫不见肮脏,声音仍是那么正经而动听。

    一朗子说道:“当皇帝的不都是一帮女人吗?妳想我让只守着妳一个吗?公主凝视着一朗子,说道:“如果我要你这么做,你答不答应?”

    见一朗子笑而不答。公主失望地叹口气,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答案。好了,不说这个了’哥哥,我这次出征’除了在战场亲自抡剑杀胡人之外,还学了一点胡人舞蹈,我跳给你看。”

    一朗子瞇着眼睛,说道:“好啊,让哥哥看看,胡人舞蹈是什么样子。”

    公主便舞了起来。

    胡舞跟中原舞截然不同,处处表现着胡人的强焊和刚硬,不像中原舞如小桥流水,杏花烟雨,胡舞如塞北秋风,金戈铁马。臾金跳出来,更霊分飘逸、高雅之美。那一举臂、一挥手、一抬腿、一旋转,都使人飘飘然。

    公主眞是多才多艺,舞也跳得好,不但跳舞,公主还唱了起来:大江东去,浪滔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词跟胡舞和谐地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气壮山河,地动天摇之美,把一朗子带入梦境,都忘了喝采、忘了鼓掌,只是痴痴地望着、痴痴地想着,像傻了一般,以至于到公主打住并凑近跟前,他还没缓过神来。

    公主心里得意,轻轻唤道:“哥哥,睡着了吗?”

    一朗子猛然惊醒,痴迷地说:“妹子,妳眞是个妙人,哥哥再次觉得自己配不上妳。妳这么完美,多才多艺,又美若天仙。哥哥决定了,以后封妳为皇后。”

    公主听7一愣,接着又噗哧一笑,娇声说:“我的好哥哥,要是眞那么干了,你的皇位可就到头了,天下人不能容忍一个乱伦的皇帝。”

    一朗子叹口气,说道:“当皇帝为什么这么多苦恼呢?以前我不是皇帝时,我过得还挺轻松的。不如我跟大臣们说,这个皇上我不当了,让贤吧!”

    公主笑道:“你不当谁啊,难道让我当吗?”

    一朗子很认眞地说:“可以啊,有什么不可以呢?我姓朱,妳也姓朱,咱们都是太祖的子孙。”

    公主嘻嘻笑,说道:“这个更乱套了。”

    一朗子一招手,说道:“来,玉婷,到我怀里来,好些日子没抱妳了。”

    公主转了转眼珠,说道:“让你抱也行,不过你不能乱来。”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我可是个正人君子。”

    公主笑面如花,说道:“你是坏人堆里选出来的正人君子。”

    乖乖地侧坐在他的怀里,一手搂上他的脖子,心里是又甜又慌,怕引起什么严重后果。

    一朗子I手搂着她的腰,感受着这肉体的青春活力和柔软、弹性。

    一朗子沉醉般地瞇起眼睛,说道:“妳走了之后,我天天想妳。多少次都梦到妳,和妳一起练功夫,每次醒来,心里都充满失落感。”

    公主哼一声,说道:“少来哄我了,我不吃这一套。”

    心里却淌着欢乐的河流。在骨子里,她跟普通的女孩子也是很像的。

    一朗子笑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妳怎么不信?”

    看着她明星般的眼睛,玉管般的鼻子和鲜红的嘴唇,有点控制不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亲过去。

    公主啊了一声,一缩头,亲了个空。一朗子再亲,最终亲在嘴上。

    她轻微挣扎着,一朗子抱紧了她,不让她乱动。于是大嘴在红唇上,先是磨擦,继而舔着,轻咬着,公主被亲得轻轻扭动,呼吸都热了起来。

    于此同时,一朗子的手也不老实了,在她腰上腿上抚摸着,慢慢地移到胸部,像那天一样揉弄着,想不到有什么东西比摸这个更爽。尤其是那个奶头,隔着衣服都硬起来,乐得他对奶头不停地拨弄着。

    公主扭动加快,鼻子也哼了起来,悄脸红得厉害。一朗子趁热打铁,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大占便宜。

    公主先是半推半就,后来动情了,也生硬地迎合着。一朗子大乐,摸了一会儿奶子后,手就伸进裙子,向她的秘处探去。

    公上在享受肉体快感的同时,也不忘反抗。当手按在她的私处时,她的娇躯颤了一下。手指没揉几下,便被公主的玉腿给夹住了。

    一朗子也不急,就着香舌又吸又舔,弄得公主下边都湿了,手指感觉到那里的潮湿和灼热。渐渐的,公主身子发软,一朗子的手便自由了,在那处神秘的部位揉来枢去,弄得公主直哼,眉5间充满了春情。接着,一朗子拉下她的亵裤,将手伸进去,立刻摸到一片光滑的绒毛和水淋淋的痕迹,以及柔软、娇嫩的穴唇,找到那颗豆豆,贪婪地玩了起来。

    公主受不了了,推开他的嘴,梦呓般地呻吟起来,比她唱歌还动听。

    一朗子望着公主星目半闭,红唇张合,内心充满了愉快。

    当一朗子分开穴唇,往洞进发时,公主央求道:“好哥哥,别往里边伸了,别弄破了那层膜,我还留着新婚之夜用呢!”

    一朗子看她的表情又是甜美、又是可怜的,便心一软,说道:“好吧。不过妳要告诉我,那层膜是要留给谁的呢?”

    公主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带着几分挑衅地语气说:“留给有缘人呗。”

    一朗子笑道:“我就是那个有缘人。”

    公主哼道:“我告诉你,你不跟我正式拜天地,我是死也不会从你的。我说到做到。”

    一朗子笑道:“我答应妳,我会做到。来,让我尝尝妳桃子的滋味吧。不让干,也得让我吃几口。”

    公主大羞,推开一朗子,将亵裤提上去,放下裙子,慌张地说:“不,我不要,那多难为情啊。”

    一朗子开导她说:“有什么难为情的,妳以后也是我的娘子,怕什么。妳要是不从,我可要霸王硬上弓了。”

    说着话,将玉婷抱到床边,自己蹲在床下,将她的裙子卷上去,脱掉亵裤,露出美丽的花瓣。那里的风景眞美,芳草萋萋,花瓣红润,流水潺潺,衬托着雪白亮丽的大腿,虽是方寸之地,也令天下英雄尽折腰。

    一朗子盯着那私处,感叹道:“玉婷,妳的屄眞美啊,美得让人受不了,眞想操一操啊!”

    公主躺在床上,羞得阖上美目,嘴上说道:“不让你操、不让你操,那里是属于我的驸马。”

    一朗子舔了舔唇,说道:“我就是妳的驸马啊!”

    说着,凑上嘴,将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在公主美丽的小穴上。

    公主活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挑逗?青春少女的身体很敏感,何况公主对于男女之事也不是一窍不通。作为一个聪明过人的姑娘,她没有做过那些事,可是却听说过。她平日跟李贵妃关系不错,有时候李贵妃会讲|些房中事,公主在理论上已经成熟了,只是没有实践过。

    这时候一朗子一对她的最敏感之处下口,她哪里受得了呢?忍不住大呼小叫,身体扭动如蛇,双手一会儿抓床,一会儿去推男人的头,可是瞬间她又倒下了,娇喘不止,说道:“好哥哥,你不要这样,玉婷会发疯的,会忍不住让你祸害的。快放过我吧,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会恨你的,不让你再碰我了。”

    一朗子哈哈笑,抬起湿淋淋的嘴,说道:“好妹子,妳要是想干那件事,就说出来好了,哥哥我一定把妳变成少妇,我想这一天想好久了。”

    说罢,又低下头忙碌起来,那条舌头在少女散发着雌性气息的器官上扫荡着,嘴唇和牙齿也不时来协助。

    公主忍无可忍,在一朗子将嘴对着她穴里吹气时,身体抽搐一下,便来了个潮吹。一朗子没提防,被喷了一嘴一脸,好些还进了嘴里。

    公主说不出的痛快,瞇着美目,舒服地喘着气。她感觉像被男人干过|样美妙。

    她已经幻想过多少回跟心上人共度春宵的情景了。

    当男人的嘴离开小穴之后,公主一下子觉得空虚,忍不住发出啊地一声。正要睁开眼,看看这家伙在干什么时,突然觉得一个硬东西抵在小穴上,借着那湿淋淋的秘道往里进。这是什么东西呢?这么硬又这么热,像一根烧火棍。

    脑中蓦地清醒,心想:怕是男人的那东西吧!这个坏哥哥说话不算数,说过不干那件事的,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她急忙睁开眼,看到男人那焦急而贪婪的眼神。突然感觉下体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那根棍子就捅了进去。

    公主疼得眼泪都掉了,知道贞洁已失,泪眼蒙眬中坐了起来,伸手打了一朗子一个耳光,以示惩罚。

    一朗子一点也不生气,说道:“好妹子,妳打我,我操妳,咱们是一家人了,妳从此就是我娘子了。”

    公主听到这句话,又无力地倒下去了。一朗子抓起她的玉腿,将大棒子顶到底,缓缓抽动着,看着她流泪、看着她皱眉,心里是又怜又爱。再看她那胯下点点落红,心里又充满了男人的骄傲。

    公主失身了,失身给了他,仙子般的人物成为自己的女人,谁能不骄傲呢?为了爱惜公主,一朗子将肉棒抽广出去,穴口满是春水和血迹的混合物,|片狼籍。

    公主除了疼痛之外又多了几分空虚和骚痒,为了少女的矜持,便坐了起来,用裙子盖住下体,一脸幽怨的瞪着一朗子。

    一朗子挺着带血的肉棒子,十分的可笑,心想:得哄哄她,让她开心起来,心甘情愿让我干。

    一朗子坐在公主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舔掉她脸上的泪珠,说道:“哥哥爱妳才干妳的,妳不要恨我好不好?”

    公主靠在她的怀里,哼道:“你骗我、祸害我,我不恨你恨谁呢?一朗子微笑道:“我的好妹子,从现在开始,妳不再是我的侄女,而是我的娘子,以后咱们天天在一起,好不好?”

    公主哼了哼,说道:“我天天和你在一起,你那些女人还不得吃了我呀?”

    一朗子亲了亲她的红唇,说道:“玉婷,不论我有多少女人,不论我晚上跟谁睡,我都带着妳好不好?比如我去干太后,也带着妳,咱们三个一起玩,玩过之后,搂着妳们两个一起睡。”

    公主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个荒淫劲比我父亲还过分。他再过分,也没像你,连阿姨、亲侄女都干。”

    一朗子唉了一声,说道:“我也不想,可是都这样了,我会因为亲戚关系就离开妳们吗?那样妳们多伤心啊?”

    说着,一边亲着红唇,一边揉搓着奶子。含了一会香舌,问道:“还觉得疼吗?公主娇声说:“不那么疼了。”

    一朗子说道:“那咱们接着干吧,好不好?”

    公主说道:“你那东西快跟我胳膊一样粗了,还不得要了我的命?”

    一朗子哄她说:“没关系的。我会慢慢的、轻轻的、很温柔的。那些女人都能受了,妳也一定行。我跟妳说,第一次是有些疼的,以后就都是舒服了。”

    公主白了他一眼,不再吭声。

    一朗子就势伸手,将公主的衣服全脱光了。红红的烛光下,公主的身子白净如玉,曲线惊心动魄。看不出那两团奶子还不小,奶头红红的,如两颗樱桃。两条大腿像玉雕成,连小腹下的绒毛都很美丽。配上公主绝色的脸,似喜似嗔,似怒似恨的复杂表情,眞叫人急不可耐,一朗子也连忙将自己脱个精光。

    二人互相打量对方的裸体,心里都很满意。

    公主终究脸嫩,扯条被子,钻进被窝里。一朗子想扯掉被子,公主娇声说:“哥哥,别那样,妹子害怕啊。”

    一朗子便不再强迫,知道她一时间不能克服羞涩,便也像鱼一样钻进被窝里。

    I一具赤裸的身体抱在一起,很快便燃起欲望的火焰。一朗子将被子扯下一些,使公主露出上半身,对着两团奶子,用起了功夫。他嘴上含着一个奶头,用手揉着另一个,隔一下,便交换一下,让公主舒服得叫出声。

    一朗子分开她的玉腿,又将大肉棒凑上去,在她的胯下磨来磨去,磨得公主也跟着扭腰摆臀,跟着肉棒移动。

    一朗子怕她受不了,便只是磨着,暂时不想进去。

    公主抚摸着一朗子的头发,说道:“好哥哥,你I定急坏了,来吧,妹子满足你,进去吧!反正我已经失身给你了,已经是你的人了。”

    一朗子听了大乐,便徐徐推进棒子,看着公主皱眉,便停了。

    公主双手一压一朗子的屁股,说道:“来吧,我已经不怕了。”

    大肉棒再度顶在少女的花心上。

    公主长出一口气,说道:“眞大啊,塞得眞满,简直要命。”

    一朗子笑道:“不会的,只会舒服得要命。”

    大棒子被小穴一包,乂紧又暖又多水,眞爽,爽得不想再把它抽出来。

    玉婷的眉头渐渐松开,说道:“可以了,可以动了,我的好哥哥。”

    一朗子如闻仙乐,屁股耸动,缓缓地抽动着棒子,公主的情绪渐渐好了,只干了几百下,公主的脸色和眉目都好转了,变得春情弥漫,看了叫人销魂,还将玉臂勾在他的脖子上。

    一朗?知道公主适应了,不用再顾虑,便加快地插起来,大棒子出入小穴,很欢快、很顺畅。公主生硬地配合着,又是扭腰、又是摆臀、又是曲腿,嘴里发出了迷人的啊啊呀呀声。

    一朗子干得爽快,问道:“好妹子,现在舒服吗?”

    玉婷瞇着美目,娇喘着说:“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姑娘愿意当新娘了,原来这种事是这种感觉。”

    一朗子将棒子抽到穴口,说道:“那妳说美不美呢?”

    玉婷一笑,红唇一翘,说道:“我不告诉你。”

    又娇美又调皮又性感的样子,令一朗子叫爽,猛地将大棒子一插到底,公主便浪叫一声。棒子不停地插,她就不断地叫。腾云驾雾般的美妙感觉让她觉得已经飞离了床,飞离了人间,向天上飘去。

    公主毕竟是初夜,不禁插的,一朗子只插了几百下,她便再度高潮。

    一朗子也不想让她受苦,也让自己扑扑扑的射了,射得公主发出甜美的叫声,将一朗子缠得紧紧的,像一条美人鱼。

    之后,一朗子不忍心压着她,I翻身,让她饥在自己的身上。

    公主一脸的幸福和满足,睁开美目,笑咪咪地说:“好哥哥,这下你满意了吧?我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让你给破了。”

    一朗子双手抚着她绸缎般的身子,说道:“不满意,这才干了一次,我要天天都干妳啊,让妳天天都当新娘子。”

    公主白了他一眼,说道:“你那么贪婪,也不怕把自己给干坏了。像我父亲那样,女人干多了,当不成男人了。”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我跟妳父亲可不同。我可是练武出身的,一直在练武、在动武,从没有断过。他呢?属于花花公子,比不了我的。”

    公主目光一黯,说道:“我为了帮你,推翻了他的皇位。作为他的女儿,我是不对的。但为了天下苍生,我没有什么错。他心里一定很恨我,我求你I件事,好哥哥,好相公。”

    一朗子心花怒放,说道:“有什么就说吧。”

    公主说道:“你要答应我,不要杀他、不要折磨他,让他好好活着,当一个普通百姓也成,不要像历朝历代的在位皇帝,对失势皇帝那么冷血。”

    一朗子亲了亲她的俏脸,说道:“放心好了,我的好娘子。我已经想好了,我不会让他去守陵墓。我会给他一笔钱,让他当一个开心的百姓,妳说好不好。”

    公主点头道:“好。”

    搂着男人翻身。

    一朗子问道:“干嘛啊?”

    公主羞涩地一笑,说道:“当然是干你想干的事啊!”

    一朗子欢呼一声,那根大棒子又活跃起来。一对男女在肉体之乐中都觉得人生好美啊!

    一I人成就好事,关系更见亲密。

    公主的脸上再无忧虑之色,而一朗子的情绪也高昂起来。他们不能公开关系,只好秘密来往,那种偷情的刺激更叫人难忘,更叫人留恋。

    与此同时,他们也持续关注着云南方面的消息。

    数日之后,永王正式造反。原因是钦差去了之后看穿他装病的眞相,逼得他不得不提前造反,都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第一个举动就是将钦差等人全部杀掉,并发布造反檄文,号召天下同时起义,推翻朱厚朗这个假皇帝。

    永王说新君根本不是先皇的儿子,是冒牌货,根本就是个弃婴,被一个老头子收养,当了小道士。当道士期间也不是东西,陷害师兄弟,对师父不敬,强奸师父的心上人等等,由于不容于师门,就叛逃师门。

    永王因为知道一朗子的秘密,就想法子栽赃,还历数一朗子的几大罪过,其中就有废除朱厚照的皇位,听信谗言,迫害永王。这个假皇帝固然可恶,而内阁里几个大臣更该被灭族,和假皇帝一起狼狈为奸,破坏朝廷律法,胡作非为。

    这篇文章挺掮动人心的,一时间谣言四起,对新皇帝很不利。

    一朗子气愤之余,心里疑惑:他怎么知道我以前当过道士?难道这是个巧合吗?他怎么知道我跟师父的心上人好过?

    永王很有本事,造反之后,云南总兵臣服于他、为他效命,于是云南一省的兵力和地盘尽归永王。永王挟着胜利的声势率兵向贵州进犯,很快的,贵州失陷,贵州巡抚等官员死的死,逃得逃,这些未经战争的官员和士兵哪里是永王的对手?永王开宴大贺,通告天下,他又胜了,要一朗子快点让出皇位,兴许他一高兴,可以饶一朗子不死,不然,半年之内就杀到京城,让他像惠帝一样完蛋。

    不好的消息连续传来,朝廷上下震动,一片惶恐。

    一朗子却稳如泰山,往龙椅上一坐,对群臣说道:“慌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占领了两个省吗?才多大的地方?他有多少兵,咱们多少兵。咱们会怕他吗?咱们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那个神情就像一个赌徒输了一文钱I样不在乎。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个个神情沉重。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你们又没有主意了是吧?没主意,那就朕说吧!首先发表讨伐檄文回敬他,让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反贼,是失道者,应该被所有人唾弃。然后派兵出战,将他消灭。”

    群臣连忙称是。

    太后坐在一朗子旁边,跟他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群臣里的才子不少,个个满腹经纶,妙笔生花。有几个将自己费尽才思的文章交上来,一朗子在书房看了几眼,扔在地上,拍桌子道:“这都是写什么啊?以为是游山玩水、野外踏青啊?写得文绉绉的,没有力量、没有气势,也少了说服力。”

    一边的公主拿过去看了,道:“是啊,不像讨伐檄文,倒像是抒情诗。”

    一朗子望着外表已有少妇风韵的公主,说道:“玉婷,不如妳写一篇吧,我想妳一定能写得比他们好。”

    公文点头道:“好吧。”

    就在一朗子面前,握着毛笔,沉吟一会后,便笔走龙蛇,一口气写了千余字,然后搁笔,说道:“好了,这这样了。”

    一朗子全篇一读,连声称好,不但义正辞严,富于有煽动力和说服力,还揭穿了永王的眞面目,号召天下人一起动手,加入讨伐的行列,打败永王、维护朝廷,大家才有好日子过。要是让永王当了皇帝,会比朱厚照当政更可怕。

    不仅如此,那字也写得漂亮,刚劲有力,让人想起雪亮的刀子。

    公主也很高兴,说道:“你满意就好。”

    一朗子目光扫视着全文,说道:“好虽好,但是还不够狠辣,应该加上几句。今日之永王已非永王,而是朝廷反贼,天下人人人得而诛之。凡杀死永王者,赏金万两,官居一品,并刻碑留念,万古流芳。”

    公主点头,说道:“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咱们可不能再犯当年的错了。”

    提笔又加了几句。

    随后,一朗子下令将这篇檄文大量抄录,盖上大印,全国张贴。

    果然,天下人见了,都群情激愤,不齿永王的行为,欲除之而后快。

    朝廷这边则按照原计划,由吴老头挂帅,领兵三十万,杀向云贵。考虑到此战极其重要,又派给一些年轻的优秀将领予以协助。

    望着大军远去,一朗子长出一口气,心想:就看吴老头的了,他要是像当年李景隆那么不争气,只怕我的皇位也不稳了。

    公主伴在身边,说道:“皇上哥哥,你不用担心,有玉婷陪着你。要是吴老头败了,玉婷就亲自上阵,为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脸的坚决和硬气,和她秀丽的脸形成鲜明的对比。

    一朗子微笑着望着她,说道:“我也不是惠帝那样的书呆子,我也是个武夫。实在不行,我就御驾亲征,而且我有办法打败永王,虽然这法子不算上策。”

    公主忙问:“什么法子呢?”

    一朗子说道:“我这个办法虽然不高明,但是绝对有效果。假如当年惠帝按我这个法子来的话,他根本丢不了皇位,成祖永远也得不了江山。”

    公主急道:“快说啊,别卖关子了。”

    一朗子目光望着远方,大军消失的地方,说道:“想当年,惠帝平乱不利,犯了一些极严重的错误。其中一个是当朝廷败了几仗,兵力损失惨重时,他就不应该再集结军队攻击,应改为坚守城池,等敌进攻,这叫以逸待劳。

    “妳想想,成祖造反时才多少人,他的打算就是速战速决,消灭了朝廷的所有力量,让朝廷无兵可用,他就成功了。他巴不得惠帝不停出兵打他,他才能施展指挥才能。

    “假如惠帝像我说的,坚守着一座座城池,让他来攻。攻下一座城池得多久?朝廷的地盘那么大,城池那么多,他能攻下几座?他每攻下一座城池都要分兵把守,兵力也会越来越少,时间拖久了,他手下人见胜利无望,也就分散了。”

    公主一拍巴掌,说道:“这是没有上策的上策了。当^吣惠帝到底是个书呆子,什么都不懂。他要是按照你说的做,也不至于四年就把皇位丢了。书呆子就是没有用,咱们看看,你这个武夫能不能比惠帝强。”

    一朗子瞇着眼睛在公主的胸脯上盯着,说道:“玉婷,我强不强,妳最了解了。昨晚咱们不是还较量过吗?妳口口声声说要死了、要死了。”

    公主大羞,斜视了一朗子一眼,哼道:“你这个色狼,就会占我的便宜。我可不服你。下次咱们再干的时候,我一定要让你投降。”

    一朗子听了大感兴趣,说道:“什么?下次是今晚吗?”

    公主妩媚地一笑,娇声说:“那要看本姑娘的心情了。”

    说着,扭动着细臀圆臀,像受惊的小兔子跑了。

    一朗子望着公主的背影,心想:这妞眞是极品,经过我的滋润,胸部和屁股越来越大了,好啊,有得享受了。

    吴老头到前线后,跟永王打了一仗。这一仗失败了,本来可以得胜,只因有两个年轻将领贪功心切,中了敌人埋伏,影响大局。吴老头大怒,按照军法,将两人打了八十军棍,然后整军再战,这|仗损失将士几千人。

    败迅传来,朝廷又沸腾起来,有人说吴老头年事已高,难当大任,应该换将。

    一朗子摇头道:“不行,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再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沉重的。

    之后,又在赤水一带大战,打了半个月,官兵小胜。没想到,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又出现变量,致使官兵大败。

    原来士被罚的其中一个将领临战投敌,出卖官兵,结果形势突变,非常不利0吴老头没法子,只好下令撤退,将兵撤入泸州,高挂免战牌。任敌人如何叫骂,就是不应。永王下令攻城,吴老头带人全力坚守,于是双方僵持。

    永王见攻不下城,只好停止,另想良策。永王很有本事,对吴老头的性格也有所了解,知道吴老头心疼小妾秋月,便叫人到城下用脏话骂秋月。吴老头怒不出声,手下人受不了,纷纷要求出城迎战。

    吴老头动摇了,开门出兵,被永王包围,另一方面,永王又从另一个城门攻击。结果两面受敌,吴老头大败。他领人逃到宜宾,清算人马,损失达十万以上。

    吴老头老泪纵横,欲挥刀自刎,被众人拦下。老头下令,严守宜宾,绝不出战,一定要保住川陕一带,守住往北的门户。同时,吴老头写了请罪书给朝廷,要求免去统帅之职,并接受处罚,说是他指挥不利,误了朝廷大事。

    请罪书送到朝廷,满朝文武又闹了起来,这次罢免老头的呼声更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