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夜晚来美】

    李晚茹瞇着美目,娇躯微颤,接受着一朗子的騒扰,说道:“大部分已经进宫了,前几天皇上还亲自去看,我也跟着。”

    一朗子问道:“她们长得好看吗?比妳怎么样?”

    李晚茹回答道:“还不错,有的比我还好看。”

    一朗子大起艳羡,说道:“妈的,这回皇上有得享受了。要是他的玩意不行,可以找我代班,我不会收他报酬的。”

    李晚茹格格娇笑,在他的胯下捏了一把,嗔道:“你想死啊,敢嘲笑皇上。

    他要是知道了,现在就会杀了你的。“

    一朗子说道:“我在他的眼里可能已经是死人了。来吧,茹姐,让我好好干妳一次吧,让妳知道什么是眞正的男人。”

    说罢,向后一拉她,两人同时倒在了床上。

    一朗子心想:既然明天生死未卜,且让我今天尽情地快活一下吧,也不辜负了上天安排的缘分。

    一朗子轻轻压上李晚茹的身子,吻向她的脸、她的唇。

    李晚茹也不再退缩,伸着玉臂勾上一朗子的脖子,四片唇黏在一起,又蹭又磨的,一会后,两条舌头缠在一起,说不尽的热情和疯狂,双方都从对方的动作看到了激烈。

    不知不觉间,衣服都脱光了,四只手同时乱摸着,李晚茹的全身被一朗子摸个遍,同样,| 朗子的全身也在这个美人的掌握之中。

    一朗子感受着李晚茹的光滑和柔软,李晚茹感受着他的强壮和坚硬。于是,她的奶子膨胀了,淫水流出来了,一朗子的肉棒弹起,欲望旺盛。

    任哪个男人趴在这样的美女身上,都会冲动的,何况是久经欢场的一朗子呢?

    更是难以忍受。

    李晚茹抓住一朗子的大棒子对准穴口,挣开他的嘴,急喘着说:“进去,我要你插进去,我要大肉棒子干我。”

    这时候的她已经忘了自己曾当过贵妃。

    一朗子哪里受得了,屁股一沉,大龟头便塞了进去,再一顶,便插到花心上。

    李晚茹哦了一声,叹息道:“还是那么大啊,跟那天晚上一样,今天又不知道要死几回了。”

    一朗子只觉得肉棒被紧凑、湿润、温暖的肉窝给包围,感觉眞爽啊,说道:“茹姐姐,妳不喜欢大的吗?”

    李晚茹娇喘吁吁地说:“我喜欢啊,大的才舒服。”

    一朗子听了顺耳,亲吻着她的俏脸,两只手握着她的奶子,一边玩着,一边插着,嘴上还问:“我的棒子跟皇上比怎么样?哪个更叫妳舒服呢?”“李晚茹呻吟着说:”当然是你厉害了,你的玩意比他的大了不知道多少。眞是太硬了,太大了,我会不会被你干死啊?“

    一朗子趴在这样的肉体上,觉得好柔软、好舒服,说道:“放心吧,我肯定要干死妳,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好好干,实在对不起妳。”

    说着话,动作加快,发出啪啪声,噗哧噗哧声。

    她熟练地配合着他,扭腰摆臀,猛挺小穴,嘴上叫道:“好男人,你眞行,我太喜欢你了。我已经好久没干这种事了。那天晚上之后,我心里总是想起你,想你什么时候再干我一次?姐姐太喜欢你这个人、你的大肉棒子了,女人遇到你,眞是福气啊。”

    一朗子见她如此说,心情更好,猛劲干着,犹如狂风暴雨、气势惊人,那张床也没命地叫了起来。

    遇上这样的尤物,谁不卖力干呢?谁不尽情享受呢?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

    明天有可能连命都没有了,趁着今天还活着,抓紧时间享乐吧!

    二人一起使劲,下边的玩意结合得那么密切,配合得那么默契,交流得是那么亲密,都从对方的身体上享受到了男女交欢的乐趣。

    一朗子春风得意地干着,有时候还作怪,把肉棒抽出来,停一停再插进去。

    李晚茹便会哼道“,”你这个坏小子,别拔出来,人家兴趣正浓啊。我可说好了,不准那么快射,你要是敢随便射,让我不尽兴,我以后不会再让你碰我身子的。“

    一朗子笑道:“我就怕妳不禁干,没等我射妳已经晕过去了。”

    李晚茹哼道:“我才不信,我非打败你不可。”

    说着,展开本事,又磨、又晃、又挺、又摇的,腰臀那么活跃,又很有技巧,连小穴也像充满了生命力似的一松一夹,像要把一朗子夹到射出来。

    同时,李晚茹的双手也不闲着,在男人的身上细细抚摸着。

    这是第一一个干她的男人,她既觉得新鲜,又兴趣浓厚,何况这个男人还有出众的外表,更会引起女人的好感。她也知道这次只怕活不久了,也要尽情地欢乐,乐一天算一天吧。

    干到激烈处,一一人都不说话了,只用操作表达着激情和感情。他们叫着、喊着、喘息着“战斗着,全忘了这是在什么地方了,管他别人听见没听见,管他别人怎么想。他们并不知道,窗外此时就站着一个男人,在他们根本看不到的位置。

    这个人就是李贵妃的丈夫,一朗子的哥哥,当今的皇上。

    他听到李贵妃在弟弟的操弄下连喊带叫,连呻吟带撒娇,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很嫉妒自己的弟弟,多想象弟弟一样干女人啊!多想象弟弟一样让女人欲死欲仙!他把李贵妃送到弟弟的床上并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想让弟弟在死前送给自己一个儿子身为一个皇帝,他深知血统的重要性。虽说在争皇位上,他是痛恨这个弟弟的,必欲除之而后快,可是在感情上却不是这样,他们私下没有什么仇恨,相反的,他喜欢有一个帅气、出色的兄弟,自己的亲人眞是太少了。

    皇上想,让自己的女人怀上弟弟的儿子也好,毕竟血统跟自己很近。毕竟没有儿子的话,世人会笑他的,而且百年之后皇位没有继承者更不行。等有了儿子,自己把一朗子和李贵妃全杀掉,这样,谁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样的想法是有点疯狂,而且很伤人,把自己的女人送到别人床上,对皇上来说是很悲伤的,可是悲伤归悲伤,为了皇位他也认了。别人多看几眼自己的女人,他都会发怒,会处死那个男人,何况是凌辱自己的女人?应该治什么罪?可是没办法,为了大事,只好做点犠牲了。

    皇上后悔了,觉得不应该来偷听的,可是他又想知道弟弟的本事怎么样,也想知道同样一个女人,在别人胯下会有什么样的表现,于是,他来偷听了。

    这里的人都认识皇帝,可是他们并不认识李贵妃,更不认识一朗子。因为按规定,这些人只能一辈子待在这里,不允许随便离开的。

    当他听到自己女人的呻吟时,当他想象着自己女人在一朗子胯下的浪荡时,他不禁咬住了嘴唇,心都在颤抖。他眞想派人冲进去,将两人乱刀分尸。当活王八的滋味多痛苦啊,他也是个要面子的男人。

    他靠在墙壁上,感到全身无力,室内的浪叫声还不时地传来,一声声刺在他的心窝。他觉得失去了力气,几乎要瘫倒在地上,头一次感到自己是这么脆弱,这么无力。

    皇上心想:我贵为天子,却连干女人的能力都没有,眞是可悲;作为男人,我连儿子都生不出来,这是奇耻大辱啊!

    皇上望着繁星满天的天空,心想:我不是天子吗?我不是无所不能吗?我不是拥有万里河山、拥有数万子民吗?为什么我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这个皇上当得也太窝囊了吧?

    室内的浪叫声起伏不定,淫声浪语不时入耳。

    皇上深呼吸,心想:奸别人妻女的时候眞是过瘾,可是自己的娘子被奸的时候,也不好受。弟弟啊,我对你不薄,虽说要你死,可是我连心爱的女人都献给你了,你可以死而无憾了。

    不知不觉时,牢房内的两人已经干了半个时辰,浪叫还在持续着。皇上心想:这小子是不是铁打的啊?坚持这么久,自己就是吃了药,也没有他的本事。

    这小子确实不一般,难怪老头子活着时候那么夸他,确实有一套,比我强多了。

    弟弟啊,正因为你比我强,你必须快点死。我不能放过你的。

    皇上听得兽性大发,情绪激动,好久没有反应的玩意居然硬了起来。这一发现使他大为意外、大为惊讶,也大为欢喜:嘿,我行了,我能行了,得赶紧找个美女干去。

    这么想着,皇上再也顾不上里边的人了,弯着腰,转身就跑,跑向能找到女人的地方。能硬起来对他而言,简直是奇迹了。

    屋里的人哪知道这些,还是全力享乐着。

    李晚茹已经高潮三次了,身体软软的,都快不行了,而一朗子仍在战斗着,在她的身上冲刺,害得她叫得嗓子都哑了:“好弟弟啊,我行了,我饱了,再干的话,姐姐就没命了。”

    一朗子笑道:“好姐姐,妳挺一挺吧,再半个时辰我就差不多了。”

    李晚茹听得花容变色,说道:“不行、不行,再干半个时辰,我肯定会死的。

    求求你了,好弟弟,快点射出来吧。“

    一朗子换了个姿势,腿朝外坐在床边,让她坐在他的怀里,双方继续干着,两张嘴又亲又舔。

    李晚茹双臂勾着一朗子,玉臀不时地扭动着,虽在黑暗中,也是一团迷人的白影。

    李晚茹娇声说:“好弟弟啊,快点射了吧,你要干到什么时候啊?”

    一朗子一手勾着她的腰,一手抚摸着她的白屁股,说道:“姐姐,我倒是想射,可是突然间射不出来了。妳想个办法,让它射出来啊。”

    李晚茹说道:“不如这样,我用手给你揉出来吧?”一朗子亲了一下她的香唇,说道:“姐姐,不如妳用嘴给我吸出来吧,好不好呢?”

    李晚茹吃吃一笑,说道:“你这个坏男人,这种欺负女人的事儿你也想得出来。”

    一朗子坏笑道:“妳可别告诉我,妳没有帮皇上舔过。”

    手指在她的菊花上一揠,让她啊了一声。

    李晚茹无奈地说:“好吧,我的小祖宗,我服了你了。我有帮皇上吸过,现在服侍、服侍你吧,记住,不准射在我嘴里。”

    一朗子笑着答应了,李晚茹从他身上下来,蹲了下来,将肉棒子吃进嘴里。

    在朦朦的黑暗中,一朗子只觉得自己的东西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腔道里,一条舌头舔来舔去的,令他魂都飘扬起来。

    一朗子轻轻按着李晚茹的头,说道:“妳眞会舔,眞有两下子,男人遇到妳连命都没了。”

    声音颤抖着,显示着激动和舒服。

    李晚茹吐出肉棒子,带着几分骄傲说:“当初为了讨好皇上,得到宠爱,我专门请了名师学习呢。”

    舌头在龟头上扫荡着,每一下都令一朗子啊啊出声,全身抖动。

    一朗子问道:“名师?皇宫里还有名师吗?那是什么样的女人?”

    李晚茹顽皮地将龟头在嘴里咂了咂,说道:“不是宫里的,我是在进宫前就找人学的,找了一个名妓,学了好多床上功夫,还有嘴上的。”

    一朗子哈哈笑,说道:“想不到妳这么用心,我今天眞有幸,得到了如皇帝般的享受。”

    李晚茹轻笑道:“你就高兴吧,我服侍皇上都没有这么用心过。你比皇上还威猛,他要是看到这个场面,马上就把你砍成肉馅。”

    一朗子笑道:“他才不会让我痛快地死,他想让我慢慢地死去,受着屈辱死去,我偏不叫他如意。”

    李晚茹伸长舌头,在肉棒上滑动,手里揉弄着蛋蛋,不亏受过名师的指点教导,一招一式,无比内行,爽得一朗子大呼小叫,几乎忘了自己姓啥名谁。他深感自己万幸大幸,遇到这么一个迷人的尤物,自己虽不是皇帝,也胜似皇帝啊。

    当李晚茹将舌尖在马眼上时轻时重的拨动,手指在他的股沟里触动时,一朗子只觉得万千毛孔同时张开,说不出的舒爽,精关一松,便噗噗噗地射了。

    李晚茹用嘴接住,全部吃掉,然后又将肉棒舔了个遍,这才拉着一朗子的手,同时钻进了被窝,相依相偎,享受着欢爱后的余韵。

    她闻着男人的气味,靠着他健壮的身体,柔声说:“要不要再来两次呢?”

    一朗子握着她的高耸的奶子,说道:“不了,明天还得玩命呢。”

    就把自己目前的命运和牢房情况简述一下。

    李晚茹芳心紧缩,担心地说:“他眞是想弄死你啊。”

    一朗子苦笑道为:“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总胜过别的死法吧?身为一个练武人,死在搏斗之中,那是光荣,总胜过死在床上、上吊或者服毒,我选了一个体面的死法。”

    李晚茹将他抱紧,说道:“好男人,你有没有想过冲出去呢?一一一朗子回答道:”想过一百八十遍了,根本没有那个机会。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会努力的。“

    李晚茹沉吟着说:“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

    一朗子说:“妳说说看。”

    李晚茹说道:“我已经大致了解这个牢房的情况,我看只有一个办法最有效,可以出去,不过很冒险,万一失败,你立马没命。”

    一朗子叹口气,说道:“就是立马没命,也总胜于等死吧?”

    李晚茹咬了咬牙,说道:“你可以抓皇上为人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这个可能性太小了。我猜,他肯定防着这一招,不然的话干什么带那么多的侍卫呢?就怕我对他下手。不知道皇上会不会武?好不好对付?”

    李晚茹回答道:“根据我的了解他是会武的,不过武功平平,跟你相比差得太多了。不过论搞阴谋诡计,你可差他太远了。”

    一朗子笑道:“我这个人太笨了。”

    李晚茹说道:“不是太笨了,而是你太耿直、太善良了,不喜欢伤害人。他则不然,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听人说,他当年为了夺得皇位、为了皇位长久,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登基后,还一次屠杀先皇的那些忠臣,没多少逃过那一劫。怎么样?换了你是他,你能做到吗?”

    一朗子摇头道:“我做不到,我从来不想伤害任何人,希望任何人都好好活着。每一个人都是一条命,每个生命都应该得到合理的尊重。”

    李晚茹嘻嘻笑了,捏了一朗子的脸,说道:“你眞傻,不过得傻得可爱,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我有种感觉,觉得你们还是有像的地方。”

    一朗子心里一动,说道:“我们哪里像了?”

    李晚茹嗯了一声,说道:“我也说不太好,我觉得你们在外表上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个头,你们都差不多高,只是他稍胖些。你们的脸型都算是长方的,眉目清秀,只不过你给人的感觉像山清水秀,而他像穷山恶水。

    “你的表情像蓝天红日,而他呢,总是满天阴云,不见日头,但你们的轮廓是一样的。嘿嘿,好男人,你们不是亲戚吧?回家查一下家谱,备不住能跟皇上攀上亲戚。兴许,他| 高兴就会放你一马。”

    一朗子听罢大笑,说道:“他放过我?做梦吧。不说以前的事,就单说我把妳给睡了、干了,他就得让我死一百次、一千次。”

    李晚茹说道:“这倒也是,皇上的女人不容许别的男人碰的。只是不能全怪你,是他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唉,管他,咱们睡吧,明天你还得对付那些恶鬼。”

    一朗子平静地说:“如果我明天回不来,妳一定要好好活着。看他的意思,未必想杀妳。要是想杀的话,何必费那么多的事。”

    李晚茹说道:“这事确实有点古怪。好吧,不说了,睡吧。你答应我一定要回来,我现在可是你的人了。”

    一朗子嗯了一声,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能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越来越近,既然是派十个高手,自然是水平越来越高的。收拾昨天的那个已经有吃力的,下一个肯定更难对付。活一天算一天吧,要是没有人来救,只好将这里当作坟墓了。

    他想着心事,久久难以入睡,而怀里的李晚茹则睡着了,很快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一朗子搂着这个滑溜溜、香喷喷、暖洋洋的肉体,心里又甜又苦,久久睡不着觉。

    想到明天、想到未来,他心潮澎湃,眞想仰天长啸一次,让全天下都听得见。

    这时候,他听到有人敲窗子,他看过去,一个朦胧的身影,像是玉婷。

    一朗子心里一喜,小心挣开美人的纠缠,披了件外衣,就走上前打开窗子。

    窗外站着玉婷,仍是一身夜行衣,白脸在夜色中那么晶莹,一双美目在黑暗闪着亮光,透着柔情。

    玉婷说道:“皇上对你挺够意思的,还送了一个美人给你。这里虽是牢房,可比一般的豪宅好多了。”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妳怎么什么都知道?”

    玉婷说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个飞贼,耳朵和眼睛自然比一般人要强得多。奇怪,他要杀你,干什么要费这么多的周折呢?”

    一朗子说道:“这么说,我白天比武的事,妳也一清一 |楚了?二玉婷嗯了一声,说道:”我在这里有眼线,皇上的| 切当然清清楚楚了。“

    一朗子惊呼道:“玉婷妹子,妳果然不是一般的飞贼。连这么秘密的地方都有妳的眼线,妳果然不同凡响,大哥佩服。”

    说着,习惯性地又伸手去握她的手。

    玉婷将手一缩,不让他握,说道:“别用碰过别的女人的手碰我。”

    语气中带点酸味。

    这使一朗子大喜,心想:难道她对我好感了吗?难道她喜欢上我了吗?要是她一喜欢我,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儿啊!美如仙女,又性格温柔,还多才多艺,今后要是娶了她,日子可不寂寞了。

    一朗子望着她,说道:“妹子,我当妳男人好不好?”

    玉婷听了,脸上一热,娇躯都一颤,没好气地说:“不是我损你啊,朗大哥,你有些不配,你不是我想找的类型。”

    一朗子有点失望,说道:“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

    玉婷说道:“我也说不清楚,你有事,我肯定会全力帮你,可是这是不是那种男女之爱,我也说不清楚。再说了,你有娘子,还有别的女人,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更不是我能接受的,所以咱们不大可能。”

    一朗子嗯了一声,说道:“玉婷,其实妳说得对,我确实配不上妳。妳有才有貌、冰清玉洁,我确实没有资格娶,我祝妳以后能找个好人家。”

    嘴上说得洒脱,心里却酸溜溜的。

    玉婷凄然地说:“我的婚姻已经定了,很糟糕,可我无力反抗。”

    一朗子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妳已经有了人家,不知道是什么人物有福气娶妳?”

    玉婷直叹气,说道:“这是我的伤口,你就不要碰了。我今晚来,带了一口宝剑,也不知道能不能砍断栏杆。这剑放太久了,是我向人借的。”

    说着,递给一朗子一柄剑。

    一朗子接过来,用手掂了掂,觉得似乎轻了点,看剑刃,白亮亮的,像一口好剑,但他凭直觉就认为这剑不行,至于哪里不行,也说不太清楚。

    他说道:“玉婷妹子,闪开点,我要砍了。”

    玉婷退到一边。

    一朗子举起剑,朝那手指粗的栏杆划个弧形砍去,碰地一声实响,溅出几点火星,栏杆还是栏杆,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断掉景象。

    一朗子又砍了两下,还是如此。他并没有怎么失望,因为他拿到这剑时已经想到结果了。

    一朗子将剑还给玉婷,她大失所望,文静的她也生气了,像折木棍似的,将剑折成数段,向地上随手一掷,这些碎东西便通通入地不见,连点痕迹都没有。

    玉婷望着一朗子,愧疚地说:“大哥,对不起,我眞是没用,借的剑没用,我会继续想办法的。”

    一朗子感激地拉住她的手,说道:“玉婷,妳不要再为我费心了,大哥愧不敢当。千万不要因为我带给妳任何的伤害。要知道这里不是普通的牢房,而是天牢,危险得很,要是妳出点什么事,叫我怎么活下去呢?”

    玉婷淡淡一笑,说道:“大哥,你说得过头了。放心好了,这里虽是虎潭虎穴,但是没有人能伤我。倒是你啊,眞叫人担心。有件事我已经做了,我已经找人去通知你娘子,相信她很快就会知道的。”

    一朗子点点头,说道:“但愿她能在我被杀死之前赶到。”

    握着这么柔若如骨,滑如凝脂的小手,就是马上死掉,也不会有太多的难过,只是苦了那些跟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美人,她们才是最伤心的。

    玉婷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你怎么看都不像个短命之人。”

    手被一个男人握着,芳心跳得好快,这种感觉是以前没有过的。

    一朗子想到自己的明天难以预料,便说道:“玉婷妹子啊,事到如今,我还是告诉妳我的身分吧,不然,怕以后没有机会。

    “妳不是一直奇怪为什么皇上非关我不可,非杀我不可吗?因为我和他有极大的关系,他说我是他的亲弟弟,这下妳明白了吧?”接着,便把与皇帝的因缘清楚地说了。

    玉婷听了,脸色都变了,娇躯抖了抖,猛地抽回手,失声道:“什么?这怎么可能呢?我不信、我不信。”

    声音有点失态了,一点都不像她。

    一朗子不明白,便问道:“玉婷妹子,妳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玉婷鎭定了一下,说道:“没事、没事,我走了。”

    说得急,走得更快,像一溜烟似地突然消失了。

    在茫茫夜色下,只有群山和空院子,还能听到昆虫的鸣叫声,再来就是一朗子的叹息声。他感觉这天地间彷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因为没有一个人再理自己。

    当一朗子回到床上时,李晚茹伸出双臂将他抱个结实。

    一朗子一愣,说道:“妳已经醒了?”

    晚茹嗯了 I声,说道:“早醒了。”

    一朗子说道:“这么说刚才我说的话妳都听见了?”

    心想:让妳知道这些也不是什么好事。

    李晩茹说道:“我都听到了,听得很明白,想不到你是皇上的亲弟弟。以前只传说皇上有个弟弟,在多年前就死了,想不到就是你,还活着、一表人才呢。

    “只是我心里有点乱乱的,跟哥哥睡完,又睡了弟弟,这不是乱伦吗?”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妳可占了大便宜。记住,我的事不要声张,妳不说,装不知道,也许哪天皇上回心转意了,就不会杀妳。可是如果妳声张出去我的身分,他势必会杀妳,明白吗?”

    李晚茹小心回答道:“明白,这些我比你明白,我好歹也在宫中待了这么久,守口如瓶我还是知道的。”

    一朗子说道:“那就好。我跟皇上之间的帐很快就要算清了。要是我被杀了,妳也不用难过。”

    李晚茹亲了亲他的嘴,说道:“怎么可能不难过?你现在是我的男人,不过,我想你活着的希望比原来大多了。”

    一朗子问道:“为什么?”“李晚茹回答道:”因为刚才的那个美女在救你啊!“

    一朗子说道:“原来妳指的是玉婷啊,她是一个飞贼,妳怎么会认识她?”“

    李晚茹诧异地说:“什么飞贼?她是田玉公主,是你的亲侄女啊!难道你不知道吗?难道她没有告诉你吗?”

    这话使一朗子的脑袋嗡地一声,像是受到锤击似的,喃喃地说:“田玉公主?我的亲侄女?”李晚茹说道:“是啊,我进宫之后跟她很熟,田玉公主美丽善良,又聪明能干,还多才多艺呢!皇上的后宫佳丽三千,没一个能及得上她。我告诉你,不准打她的主意,以前不知道可以原谅,现在知道也不晚。

    “她是你的亲侄女,不准对她乱来。我跟你只有乱伦的名义,要是你跟她好了,那可眞的是乱伦了,要被世人唾骂的。”

    一朗子半晌没有出声,想不到玉婷妹子就是传说中的田玉公主,是南北四仙之一,星琪说的那个比她美的姑娘就是玉婷啊!果然名不虚传。这下坏了,我喜欢的美人成了亲侄女,这回便宜别的男人,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李晚茹又说道:“田玉公主可是有本事的人。她跟太后很好,又跟许多权贵交好,还交往了不少江湖豪杰。这回皇上为了笼络胡人、要将她嫁给胡人,朝廷上下一片反对之声,令皇上大为苦恼。

    “有些将军表示,要是皇上这么做了,他们就跟皇上翻脸,弄得皇上好几天睡不着觉。后来还是田玉自己同意出嫁,这件事才解决。”

    一朗子叹息道:“玉婷怎么那么傻,同意嫁给胡人?难怪她说跟我是不可能的。”

    心里老大不愉快。在一朗子的认知里,她是一个可以接近、可以占有的美少女。也许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是不是大家都搞错了?可能我不是皇上的弟弟,也许她妈跟别人生了她,大家都不知道呢?

    李晚茹抚摸着一朗子的脸,说道:“是不是很失望?这么好的美人却没有资格追。你已经睡了我,知足吧,天下有谁能睡我呢?你多幸运啊,那个是你侄女,可不能干那无耻之事儿。”

    一朗子苦笑道:“不要乱操心了,咱们接着睡吧。”

    心里不停地淌着苦水,心想: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这个玩笑未免开得太大了。

    李晚茹安慰道:“这回知道了可要理智点,有了玉婷帮忙,咱们活着的希望就大多了。如果她能说动太后,再说动起那些将军,咱们就可能获救了。”

    一朗子有点担心,说道:“玉婷来天牢的事皇上会不会知道呢?如果要是知道的话,连她都有危险了。”

    李晚茹沉吟着说:“应该不会,玉婷做事向来谨愼,这里驻扎的人也有和她相识的,皇上经常低估她这个女儿的能力。”

    一朗子长出一口气,说道:“不知道就好,省得多一分担心。”

    李晚茹抚摸着一朗子,说道:“睡了,睡了,你明天还要拚命。你可要必胜回来,尽量将时间向后推,等到她来救你。”

    一朗子没有出声,搂着裸体美女,心里一片迷茫。

    次日早饭后,一朗子告别李晚茹,随着狱卒又到昨天的地方比武。今日皇上带来的全是侍卫,好几十名护在他的身边,想要偷袭皇上不太可能。

    一一人相见,一朗子只象征性地行了个礼,像是对他昨晚送来美女的感谢。

    皇上看他的眼神很复杂,既有痛恨,又有嫉妒,既有羡慕,又有怜惜。二人眼神相交,一朗子毫不示弱。

    他握着自己的剑,等着对手的出现。

    门外走进一个道士,五十多岁,旧道袍,瘦脸长腿,腰上也系着一把剑。一双眼睛充满了邪气,女性见到他后,第一反应就是拚命逃跑。

    一朗子端详这人,心想:这家伙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不过看相貌,像个淫贼。

    皇上身穿龙袍坐在凳子上,指着老道士,说道I ^ “小子,朕给你介绍一下吧,以免你死了都是胡涂鬼。这个道士叫作神通子,是武当派掌门人的师弟,因为采花盗柳被武当派追杀。

    “朕将他收为己用了,虽说这家伙人品不行,可是他的剑法很厉害。他在武当派是第一一高手,仅次于掌门师兄神修子。虽说他师兄比他稍胜一筹,那是胜在内功上,可是单就剑法而言,一一人是难分高下。今天你和他对阵,也就是跟武当派对阵,你死在他的剑下也不冤枉。”

    神通子听了皇上的介绍,一脸的骄傲,向皇上打了个稽首,念了声无量天尊,一双色眼盯着一朗子,露出猎人打量猎物的眼神,似乎一朗子在他的眼里巳经是个死物。

    被这双带着邪气的色眼看着,一朗子全身上下不舒服,好像自己是光着身子的女人。他心想:这家伙既然不是个好人,是个欺负女性的恶魔,那我就有理由为武林除害,为那些被欺负的女性报仇。

    这么一想,他瞪圆了眼,瞪着神通子,射出一股怒火,令神通子心灵一震。

    也不敢大意了。

    神通子对一朗子阴森森一笑,说道:“贫道最擅长的是什么招数,你知道吗?”

    一朗子笑了笑,说道:“最擅长的应该是挨刀吧?”

    皇上身边的侍卫们听了,都忍不住笑了,但见皇上没笑,他们的笑容也立刻消神通子并不懊恼,说道:“我往往一招就可以杀人。如果你能在我的剑下走上 ?

    你在年轻一辈中就是一流高手。“

    一朗子嘿嘿一笑,说道:“如果你能今天不死的话,那你就是天下顶级高手了。”

    神通子狞笑两声,说道:“好狂的小子,那就手底下见眞章吧丨”“一朗子没坑声,抽出剑,凝视着对方。

    神通子并没有马上进攻,也在观察着他一时间,室内静悄悄,只能听到人的呼吸声。

    神通子猛地身形弹起,如箭一般朝一朗子扑来,直刺一朗子眉心。

    一朗子暗叫:好快啊。身子一转,堪堪躲过。

    神通子的第I 一剑紧接着又到一朗子前,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一朗子又是身子一滑,勉强躲过剑峰。

    一连五剑走空,众人看得心惊肉跳,因为神通子的剑又快又狠,防不胜防,换个人的话,只怕身上早多个窟窿了,顿时他们对一朗子这个年轻人都大为佩服。

    神通子并不懊恼,在一朗子有点手忙脚乱时,突然间手指一弹,那剑脱手飞出,变成飞剑,射向一朗子的肚子。

    一朗子向后仰,剑贴身而过,没等一朗子直起腰,那剑像有了生命,又回转过来,扎向一朗子的心窝。

    这一连串的变化是前所未有的快跟狠。饶是一朗子机灵敏捷,也出了一头冷汗。身子向旁急闪,肋部的衣服被划破了,要是往里偏一点,小命就没了。

    神通子盘腿坐地,双手比划着,那剑随着他的动作变化着、攻击着。那些练武的都明白这是以内力运剑,是一种高深的功夫。

    一朗子在天上时见过这种打法,不同的是,天上用的是法术运剑,但两者还是有相似之处。

    数剑落空后,神通子坐不住了,当长剑再次飞向一朗子的身体,使一朗子慌乱时,神通子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剑,欺身而上,势必要一招击败| 朗子。

    一朗子看得眞切,心想:我命休矣!这可怎么办好呢?时间不等人,最好是既能躲过他的攻击、又能一剑要他命。

    那就需要玩险的了。

    一朗子飞起一脚,踢在长剑的剑背上,使剑回转,反刺向神通子,当神通子以短剑拨剑时,一朗子使出腾云驾雾之法,在空中横削一剑,快如闪电,将神通子的脑袋削下,并飞向皇帝那个方向。

    那些侍卫一呆,随后护驾。场面有些忙乱,一朗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的身形余势不减,暴风般扑向皇帝。

    皇帝反应灵敏,一边往外跑,一边叫道:“快点救朕。”

    一些中心侍卫便挡在皇帝身前。

    一朗子叫道:“挡住我者死。”

    在空中运起无影剑法,神奇无比。数名侍卫倒在血泊之中。

    一朗子飞身去追皇上,他用的可是腾云驾雾之法,皇帝岂能比他快?一朗子犹如雄鹰展翅,飞向皇上。

    皇上已经跑到门口了,如果门是开着的,他就能跑出去,危险就会减少。可是他下令将门锁上,每道门有不同的锁头,由不同人管。

    这对管理囚犯是好事,可是现在对他来说是自酿苦酒,而那些侍卫在后边狠命地追来,但不是眨眼就能到跟前。

    一朗子落到地上,挥剑就刺。皇上也练过几年功夫,可惜功夫太差,才一个回合,一朗子就将剑架到他脖子上。

    皇上吓得浑身抖得像筛糠,全身冒汗,他颤声道:“你不能杀朕,别忘了咱们是什么关系。”

    一朗子哈哈大笑,说道:“我说大哥,你为了皇位,十多年前杀我一次,没有杀死,你又要杀第一一回。你何尝将我当成兄弟了?你说吧,你想怎么死?我也给你一次选择死的机会。”

    皇上额头上的汗直往下落,说道:“朕不想死、朕不想死,如果非死不可的话,朕也想老死。”

    皇上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亲弟弟的轻功这么好。准确来说,那不是轻功,简直就是法术,轻功怎么会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