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四章)

    作者:heimowang。

    2011/07/25本站首发。

    第四章。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见时间差不多了,妈妈起身收拾了一下东西,接着

    就关好门窗,离开了医务室。

    红丰作为市里首屈一指的企业,省里也是赫赫有名的纳税大户,在靠近市中

    心的地方占了一块不算小的地皮。这里原来是红丰的前身——一家国营工厂的所

    在地。红丰的一把手王德忠就曾在这里工作过几十年。等到国企改革的时候,胆

    大心细的王德忠买下了厂里的大部分股权,成为了工厂的实际领导者。之后他又

    得到赵进这个得力助手的支持,生意越做越大,覆盖面越来越广,最终形成了今

    天的红丰集团。

    这样家大业大的集团,大门自然不会小家子气。实际上,堪比一些大学校门

    的宽广大门正是红丰的形象标志之一。

    也许是因为大门确实宽广的缘故,只要站在门口往往就能清楚的感到从身边

    吹进吹出的穿堂风,让在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生活的人们享受到少有的天然凉爽,

    因此每天快要下班的时候,很多红丰的员工都会抽时间跑到大门附近聊天。

    「唐医生,回去啦?」认识的人意外的发现朝大门走来的妈妈,纷纷打着招

    呼。

    「呵呵,是啊!」妈妈微笑着回应着。娇艳的容貌和温柔的神情让和她打招

    呼的众人都觉得心中一荡,有人心想:不愧是咱们红丰的第一美女啊,看她笑一

    下,听她说句话都让人觉得舒服……。

    「呜……」正在这时,一阵大风刮过,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妈妈一边闭起双眼,侧过脸去,一边下意识的用手按住裙摆。她今天穿的是

    一条不到膝盖的浅白色纱裙,上身是ELLE的粉红色带蕾丝花边的衬衫,腿上

    穿着一双粉白色的透明连裤丝袜。

    之所以这样稍稍打扮一下是因为今天下午要去学校开家长会,妈妈不想给人

    留下自己总是穿西装套裙的「古板」形象。

    不过纱裙质地很轻,被大风这么一吹,虽然前面被妈妈按住了,但后面却像

    扇子一样整个飘扬开来,将妈妈包裹在白色裤袜中的浑圆翘臀和修长美腿都展露

    无余。

    正巧站在妈妈身后的几个男人突然见到如此美景,顿时眼睛都看直了。

    感到自己可能已经严重走光的妈妈俏脸一红,赶紧伸手把身后的裙摆按了下

    来,同时快步朝大门外走去。

    「哟,唐医生啊!」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今天这么早就回去啦?」。

    妈妈皱了皱眉,但还是停了下来,淡淡的说道:「我要去给孩子开家长会。

    滕副主任,你有什么事吗?」。

    「哦,没有没有,呵呵。」滕子华一脸的笑容,样子怎么看怎么猥琐。妈妈

    也不想多搭理他,转过身就准备离开。

    「呵呵,唐医生开家长会也打扮得这么漂亮呢,连内……哦,连丝袜都是白

    的,嘿嘿」。

    妈妈脸上一热,知道刚刚裙子被风吹起的时候被这个可恶的滕子华趁机看到

    了裙下的春光。听到这几乎是明目张胆调戏的话语,性格端庄的妈妈真是又羞又

    恼。她回过身来,狠狠的瞪了滕子华一眼,脸上仿佛挂着一层寒霜。

    看到妈妈那种不可侵犯的模样,滕子华也是心里一寒,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他强笑了一下,正准备说两句场面话交代过去,就听到身后传来赵进低沉而

    严肃的声音:「滕子华,你在这儿干什么,怎么不呆在车间?出了事故怎么办?」。

    滕子华赶忙转身陪笑道:「赵哥,车间今天下午停产,要检查机器,不要紧

    的……」话虽这么说,他还是一闪身灰溜溜的离开了。

    妈妈也松了口气,朝赵进点头打了个招呼:「赵主任」。

    「呵呵,唐医生,今天下午这么早就回去了?」赵进对妈妈倒是和颜悦色的:

    「不过医务室也没什么事,早点回去休息也好,呵呵」。

    「那个,我是给孩子开家长会的。」妈妈解释了一下。

    「哦,这样啊。」赵进笑了起来:「令郎在哪个学校啊?」。

    「中心实验小学」。

    「哎呀,那儿离这里好像不近啊」。

    「呵呵,还好,坐两站地铁就到了」。

    「那多麻烦啊。这样吧,正好我待会儿要去市里面办事,顺路开车送你一下

    吧」。

    「不用了,呵呵」。

    「哎,唐医生,你不要这么客气嘛。我开车送你多方便,你坐地铁的话,这

    个时候人又多还要等」。

    「哦,那,好吧,就麻烦赵主任了!」妈妈陡然想到上次在地铁里的遭遇,

    又想想刚才的走光,最终还是决定同意让赵进开车送她。

    「唐医生,这几天看你似乎精神不太好啊,是烦心孩子学习的事情吗?」正

    在开车的赵进不经意的问道。

    「哦,不是的。我儿子成绩还蛮不错的」。

    「那是怎么了?」。

    「嗯……」妈妈犹豫了一下,不过赵进给她的印象不错,所以还是开口说道:

    「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经常会突然犯困,尤其是过了中午,觉得精神不足,以

    前也没这现象的」。

    「果然还是工作太辛苦了。」赵进的话语中流露出关心的语气:「要不你休

    息几天再来上班吧?这种事情不用跟老王说,我就可以决定了」。

    「谢谢赵主任。那倒不用,估计就是偶尔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正好我中午也

    有睡午觉的习惯。」妈妈笑着说道:「上次赵主任您送到医务室的茶叶我还没好

    好谢谢您呢」。

    赵进摆了摆右手:「那不算什么。你也能想到的,我们这种人,茶叶烟酒什

    么的根本就不用自己买,我哪能喝得了那么多?正好你精神不佳,我过几天再拿

    几罐过来。哦,对了,那天看你喝咖啡,干脆再弄两瓶咖啡把?」。

    「那怎么好意思。」妈妈没想到赵进还挺细心的,有这么一个上司,刚刚滕

    子华引起的不快就被冲淡很多了。

    「这有什么。要是把你累坏了,老王知道了还不找我麻烦?」赵进笑道。

    妈妈被赵进的语气逗得也笑了起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正时不时的偷偷打

    量着自己露在裙外的穿着白色丝袜的美腿。

    过了一会儿,妈妈转头看了看车窗外,「差不多快到了,赵主任,停这儿就

    可以了」。

    「啊,这里?我记得好像还要再往前过一个巷子吧?」。

    「呵呵,赵主任你真的对这一带很熟啊。不过那个巷子太窄了,进去了不好

    调头,到时候你为了回到大路上还要多绕几个弯子,所以我在这下就可以了,到

    前面左拐走一小段就到学校了」。

    知道妈妈说的是事实,赵进也没再坚持,停下车子并绅士的替妈妈打开车门

    让她下车。

    直看着妈妈俏丽的背影转过巷子的拐角,赵进这才发动汽车调头离去。

    中心实验小学位于一片旧居民区的交界处。虽然不远处就是热闹的小市场和

    商业街,但是小学周围却比较冷清。

    学习正对面是一个挂着「研究所」的院子,大门常年关着,平时都看不

    到人来上班。在学校的左边是一条窄窄的巷子,通往商业街,两边是高高的围墙,

    右边则是一家废弃工厂。

    这么一个环境却让很多家长十分开心,理由很简单:安静。在这些望子成龙

    的家长看来,这里平时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噪音来干扰孩子的学习考试,靠近校门

    的地方也没有小店或小吃摊之类的让孩子分心,算是最好的环境了。

    不过妈妈并不是十分喜欢这里,在她看来,除了孩子上学放学的时间段以外,

    这儿都太过于冷清了。她稍稍加快了脚步,沿着工厂已经十分破旧的外墙朝学校

    的校门方向走去。

    「啊!」就在妈妈经过工厂门口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臂突然从背后伸出,

    猛的捂住她的嘴,用力将她朝工厂内拖去。

    「呜……」妈妈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花容失色,本能的想要叫喊,可是嘴

    被捂住的她只能发出模糊的呜呜声。虽然尽力挣扎,但还是被身后的袭击者连拖

    带拽的拉扯到了工厂废弃的大门之后。

    「呵呵,美女,又见面了!有没有想我啊?」耳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正在

    挣扎的妈妈不由得大吃一惊:竟然是那个在地铁上猥亵她的高中生。

    趁着妈妈一愣神的功夫,色狼猛的抓住她衬衫的领口,用力一扯,「嘶」,

    虽然是ELLE做工精良的衬衫,但也经不住这样暴力的撕扯,领口附近扣好的

    扣子顿时被扯开,掉落了下来,而妈妈硕大的美乳就在散开的领口内半遮半露。

    「呜!」衣衫被撕开的妈妈更加用力的挣扎,无奈力气不够,始终无法挣脱

    色狼的怀抱。

    「天哪,有没有人来救救我啊!」妈妈无助的在心底喊着。但此刻厂门外空

    荡荡的巷子连一个路人也没有,就算有,只怕也不会注意到厂门里侧正被高中生

    捂住嘴巴非礼的妈妈。

    撕开妈妈胸前的衣衫,高中生的右手没有趁机蹂躏妈妈饱满的乳房,反而接

    着向下移去。知道这只咸猪手的目的地,妈妈赶忙并拢自己的双腿,可是那不到

    膝盖的纱裙根本无法阻挡色狼的侵袭,虽然尽力扭动娇躯,高中生还是一把捏在

    妈妈的两腿之间。

    「嗯!」隐私部位被侵袭让本就敏感的妈妈如遭电击,身体一颤,两只手死

    死正在白色裤袜裆部揉捏的咸猪手。

    就在妈妈准备拼命阻挡色狼在自己私处肆虐的时候,那只手却突然收回去了,

    让妈妈一时有些诧异。然而很快,高中生又将手伸了过来,一把拉开妈妈白色裤

    袜的腰部,飞快地将一个圆溜溜的东西塞到了裤袜的裆部。

    不知道对方又要在自己身上做什么恶心的事情,妈妈赶忙伸出手去,想要将

    那个异物弄出来,可双手却随即被对方按住,配合捂在妈妈嘴上的手,一步步把

    她朝后拖去,耳边只听得高中生气息急促而兴奋的低低说道:「美女,来吧,咱

    们两个人到里面好好玩一玩,哈哈」。

    知道自己一旦被对方拖进空无一人的废弃工厂将会面临怎样屈辱的下场,妈

    妈的俏脸顿时吓得苍白。她用起所有的力气,按照杂志上看到的方法,抬起右脚,

    接着朝后方狠狠的踩了下去。

    「哎哟!」银灰色高跟鞋细长的鞋跟仿佛锥子一般扎在高中生的脚面上,疼

    的他大喊一声,双手也离开了妈妈的身体。

    趁此机会,妈妈飞快的朝前跑去,一口气冲出工厂大门,然后丝毫不敢停留,

    转身向左边的学校快速跑去,生怕背后的色狼会追上来。

    「哎呀!」由于慌不择路的逃跑,在校门口,妈妈正好撞在一个人身上。

    「啊,唐阿姨,你好!」被妈妈弹性十足的胸部撞的后退了两步的陈伟定了

    定神,这才发现眼前微微有些气喘的美艳女子正是自己同桌的妈妈,赶紧上前打

    招呼。

    「啊,是陈伟啊,呵呵,你好。」回过神来的妈妈也认出了陈伟,同时看到

    自己身处校园,也意识到已经安全了,不禁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挺起身子和陈

    伟打了个招呼。她知道陈伟的父母离婚了,目前跟爷爷奶奶在一起住,但老人年

    纪太大了,所以家长会都是陈伟自己参加,所以这会儿看到他也没觉得意外。

    看着同桌的漂亮妈妈那微微有些散乱的秀发,红润的脸颊,以及衬衫领口处

    隐约可见的白色胸罩和挺拔硕大的美乳,一时间陈伟不禁呆住了。

    正在为刚才险些被人强暴的遭遇而感到后怕的妈妈,突然意识到眼前的孩子

    正呆呆的盯着自己的胸部,这才想起自己的衬衫刚刚被那个色胆包天的家伙给扯

    坏了,不由得羞得满脸通红,赶忙伸手拉了拉衬衫的衣领,努力将自己的傲人胸

    部给遮挡住。

    「咳」。

    听到妈妈清了清嗓子,陈伟的意识这才回到现实中来。为了掩饰刚刚的失态,

    他连忙转身给妈妈带路:「唐阿姨,小杰说快到时间了您还没来,怕您不认识,

    让我来给您带路,他还在准备稿子呢。那,阿姨,六年级的教室在这边」。

    「哦,好的。」妈妈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想:那个色狼……不知道放了什

    么在我的裤袜里,虽然不大,但想想就恶心……好在学校的二楼就有女生洗手间,

    赶紧去把那东西拿出去。

    「到了,阿姨,我们六年级的教室就在一楼。呵呵,老师说是为了照顾我们

    毕业班」。

    「好的,阿姨知道了」。

    看了一眼已经差不多坐满了家长的教室,妈妈正想转身去二楼的洗手间,却

    听到陈伟忽然毕恭毕敬的说道:「啊,李老师」。

    知道这是孩子班上新来的班主任,会一直带到毕业,妈妈也不想自己给对方

    留下一个不懂礼貌的第一印象,只好转过身来打招呼。

    「您好,我是孙小杰的妈妈,我叫唐雅婷。您是李老师是吧?」妈妈伸出手

    去。

    虽然看背影的时候猜到这是自己班上学生的家长,但妈妈年轻而娇艳的容貌

    还是让新上任的班主任微微一怔。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彬彬有礼的握了握妈

    妈的手:「哦,您好!我是李翔」。

    随即转过脸去,用略显严肃的语气说道:「陈伟,你刚刚出去做什么?怎么

    不呆在自己的位置上?要知道,你是给自己开家长会的」。

    陈伟吓了一跳,慌忙解释道:「是小杰怕他妈妈不认识我们班在哪,让我去

    带路的」。

    「哦,这样啊。」李翔回过身子对妈妈说道:「唐女士,您请坐吧,家长会

    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好的。」听到对方这样说,妈妈也只好跟着陈伟走进教室坐了下来。

    好在那个东西塞在裤袜裆部的感觉虽然很恶心,但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妈妈觉

    得开完家长会再赶紧去洗手间把它弄出来应该也行。

    这周轮到我们这一行的学生做到最前排,所以妈妈一进教室门,站在讲台上

    准备稿子的我就立刻发现她了。

    「哇,妈妈今天好美啊!粉红色带蕾丝花边的衬衫,白色纱裙,啊,竟然穿

    了白色透明丝袜,呵呵,估计是因为去年穿香奈儿西装套裙被别的家长误认为是

    老师了,所以这次才打扮的这么漂亮把」。

    「咦,怎么胸部的扣子开着?」我疑惑的望过去,「妈妈平时那么保守,怎

    么今天……晕,胸罩都露出来一小部分了!哦……是白色的呀,还是二分之一罩

    杯的……」。

    正偷偷看着妈妈衬衫中隐隐露出的白色胸罩和那一抹雪白丰满的乳房,突然

    我的肩膀被拍了一下,耳边传来李老师的声音:「好了,孙小杰,可以开始了」。

    汗,光顾着看妈妈了,没在意老师都已经做完开场白了,难怪周围变安静了

    呢。我赶紧拿好稿子,站到讲台正中央,开始做经验介绍,可是心里面还是很在

    意妈妈今天有些暴露的穿着,眼光时不时的朝那边撇去。

    「叔叔阿姨大家好,我是孙小杰……」。

    妈妈今天为什么打扮的这么暴露?那些男性家长上次看到她就很惊艳了,这

    次要是看到心目中的美女酥胸微露,眼珠子还不掉下来,幸好妈妈坐在第一排靠

    门边的位置……。

    「我平时在课堂听讲的时候,一般会有选择的记笔记……」。

    靠,陈伟这小子竟然假装记笔记,低头盯着妈妈的大腿看……不过,妈妈的

    腿真的很漂亮啊,小腿纤细,大腿修长却又丰盈,这样穿着白色的透明丝袜,确

    实很有诱惑力啊。

    「对于数学课,课前的预习和课后的复习都同样重要……」。

    这小子,现在又斜着眼睛朝妈妈胸口偷瞄。我日,他那么近的距离,妈妈又

    穿的是二分之一罩杯的胸罩,乳房有一半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啊。哼,陈伟现在肯

    定开始拿妈妈饱满的乳房意淫了……。

    「很多同学都喜欢做很多课外习题,我……咳!我……我是这样看的,首先

    ……」。

    怎么回事?!妈妈的样子怎么突然变得好奇怪?好像刚刚触电了一样,整个

    人身体都绷得紧紧的。

    看着坐在座位上秀眉微蹙,表情异样,娇躯还微微颤抖着的妈妈,不知为什

    么我突然想到了前天在陈伟家看的A片,里面的女优在被男优爱抚或者用按摩棒

    挑逗的时候貌似就是这副神情啊。

    「其次,要选择适合自己的辅导材料,不要盲目跟风,我的经验是……」。

    还好,妈妈平静下来了……不过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哎?妈妈是想

    要站起来吗?现在正在开家长会啊,妈妈想去哪里?。

    我正在疑惑之中,却发现妈妈突然身子一颤,已经微微离开椅子的臀部又迅

    速落下,仿佛双腿一瞬间失去了支撑身体的力量一般。

    重新坐下的妈妈此刻双眸微闭,脸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红晕,紧要下嘴唇的

    动作和紧紧并拢的双腿都似乎在表明她此刻正在忍受着什么痛苦似的……或者

    ……不是痛苦?。

    「最后,就是在现在家庭作业比较多的情况下如何合理的安排作息时间。显

    然,没有较好的休息,是很难有充沛体力在上课时认真听讲的……」。

    妈妈到底是怎么了,现在总不可能有什么人在骚扰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表

    情,身体还一直微微颤抖的,汗,衬衫的领口都被晃开了……啊,胸罩又露出来

    了一部分……哦,好深的乳沟啊……。

    啊?。

    念稿子的同时一直在用余光偷偷观察妈妈的我吃惊的发现,陈伟竟然悄悄掏

    出了他的手机并伸到课桌底下,将摄像头对准了妈妈白色纱裙的里面……。

    我日啊,你还敢偷拍我妈的裙底春光?!就不怕被发现啊?。

    不过,看妈妈现在的样子,显然不可能发现身旁的陈伟正在做的下流举动。

    她身体朝前微微倾斜着,雪白修长的脖子也朝前上方略显僵硬的伸着,一双已经

    变得水汪汪的美眸无神的盯着黑板旁边空无一物的墙壁,嘴唇偶尔张开一下就立

    刻闭上。沿着紧紧并拢的双腿往下看去,穿着银灰色高跟鞋的脚正古怪的维持着

    脚尖点地的姿态。

    显然陈伟也意识到身旁的妈妈此刻精神高度集中,无暇他顾,根本不会注意

    到身边的事物,于是他的行动也更加大胆了起来。

    「我自己每天的作息时间很有规律,基……基本上在10点钟以前就睡觉

    ……」。

    不是吧?!陈伟这家伙……竟然在掀妈妈的裙子!就算妈妈现在状态有点奇

    怪……但这个也太大胆了吧?。

    看着同桌将妈妈的纱裙慢慢往上拉去,一点一点的露出包裹在白色裤袜中的

    修长大腿,正在照稿子念的我也不禁觉得口干舌燥,好几处地方差点说错。

    这小子……啊,还往上拉……妈妈的大腿整个都露出来了,这要是被周围哪

    个男性家长看见估计会流鼻血吧?还拉?该死的,妈妈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啊,

    再这样下去,就要看见内裤了……咦?!那个红色的东西是什么?。

    我诧异万分的看着妈妈的两腿之间,此刻白色纱裙的正面已经被陈伟小心的

    整个掀起,尽管妈妈不知什么原因拼命并拢双腿,可还是可以清楚的看见在她的

    小腹下方,一个鲜红色的椭圆形物体被塞在白色透明连裤丝袜的裆部和白色内裤

    之间,看位置正抵着妈妈的蜜穴,鲜艳的色彩在白色的丝袜和内裤的衬托下显得

    无比的魅惑。

    那个……该不会……我的天哪,是跳蛋。

    好歹也看了几部AV了,我终于辨认出在妈妈私处的怪异物品正是AV差不

    多每部必用的重要道具。

    靠!这怎么可能!妈妈怎么会在裤袜里塞着一个跳蛋来开家长会?!我差点

    惊讶的喊出声来,幸好刚刚读完了一段,中间有个停顿也不太引人注意。

    难怪啊……原来妈妈是在忍受跳蛋在私处的骚扰啊……所以表情才那么…

    …销魂……。

    不错,妈妈此刻的表情要是让任何一个男人来看都会觉得是销魂。那种不堪

    忍受来自下体的骚扰却又在公共场合不得不强行克制的表情,还有那微微暴露的

    挺拔胸部和被掀起的纱裙下那迷人的丝袜美腿……连我看了都觉得受不了,那些

    此刻正在一边听我介绍学习经验一边认真记笔记的家长要是看到了……。

    恐怕会按耐不住直接朝妈妈扑上去吧……。

    眼角的余光看着陈伟正继续用手机肆无忌惮的拍着妈妈没有了裙子遮掩的丝

    袜美腿和两腿之间那诱人的私处,我的脑中竟然不自觉的幻想着这样一幅画面:

    同学的父亲,那些已经40岁左右的男人们,一个接一个的扑到妈妈身上,像A

    V中那样扯掉她的胸罩,撕开她的裤袜和内裤,然后……。

    靠,我在想什么……。

    幸好妈妈是坐在第一排,又是靠近门的位置,不在其他家长的注意范围内,

    只有我从讲台这个位置才能看的一清二楚。否则的话,被那些男人发现看上去端

    庄贤淑的妈妈竟然在裤袜里塞着一只跳蛋,还露出那样销魂的表情,那乐子就大

    了。

    「以上就是我日常学习的经验,希望能够对同学们也有所帮助。谢谢!」。

    伴随着掌声,我结束了演讲,陈伟也结束了偷拍,妈妈似乎也松弛了下来,

    身体靠在课桌上——看来是跳蛋停止工作了。

    李老师从讲台另一侧走过来,冲我点头微笑,示意我可以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背好书包,朝教室门口走去。路过妈妈身前的时候我偷偷打量

    了她一下,只见妈妈脸颊上泛起一层明显的红晕,两眼似乎有些睁不开,嘴巴则

    微微张开,无声的轻轻喘息着,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显然被那个跳蛋折磨的够

    呛,都忘了和我打招呼了。显然,她现在恐怕也没什么力气马上离开教室了,我

    也放弃了示意她离开教室去洗手间的想法。

    可是,究竟是谁把跳蛋塞到妈妈裤袜那儿的?。

    怎么妈妈不拿出来就来开家长会了?。

    陈伟那家伙,虽然他上次说那种话就明显是对妈妈有点不怀好意,但胆子怎

    么真那么大?万一要是跳蛋突然停下,妈妈肯定会反应过来他在偷拍。

    想不出答案的我摇了摇头,快步朝家走去,心底却又不禁幻想起来:平时看

    起来高贵优雅的妈妈在裤袜里塞着跳蛋,而且上衣的扣子都没扣好,要是就这个

    样子在单位或者其他公共场合被那些好色的男人们发现的话……。

    家长会终于结束了,妈妈心里长出了一口气。

    她现在已经无比后悔家长会之前没有先去洗手间把那个可恶的东西弄出去,

    结果刚刚一整节家长会都不得不忍受那个东西在自己隐私部位无耻的骚扰。

    「臭流氓……」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素来温柔的妈妈也忍不住在心底骂

    道。

    刚刚家长会才开始的时候,她就猛然感到那个东西在两腿之间传来一阵高频

    率的震荡,本就敏感的身体顿时如遭雷击,差点叫出声来,幸好及时忍住了才没

    在众人面前出丑。

    可是那个恶心的东西一直在那里震动,妈妈又没办法把它弄出去,而且只要

    身子稍微挪动一下,连大腿内侧的娇嫩肌肤都被弄的酥麻难耐,只好咬牙拼命忍

    住。

    好容易中途停止了一下,本想就算引人注意也要以去洗手间为借口冲出教室,

    但才刚刚有起身的动作,那东西就仿佛有知觉一般,竟然再次瞬间启动,让猝不

    及防的妈妈身子一软,又坐了下来。

    之后似乎在经验介绍环节结束之后又停了一次,可那时妈妈的下身已经被弄

    得一片潮湿,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离开教室去洗手间了。

    而且就在班主任对在座的家长做正式的讲话时,那个东西又一次运动起来,

    之后便是无休止的折磨。

    整个家长会,无论是学生的发言还是老师的讲话,甚至身旁的动静,妈妈都

    完全不知道,虽然不愿承认,但私处传来的无耻骚扰已经渐渐变成一阵阵从未体

    验过的快感,让她知道只要稍有松懈,恐怕就会呻吟出来。至于身下的椅子,只

    怕早已经留下了痕迹。

    好在随着家长会的结束,那要命的震动终于停止了。

    暗暗自责了自己身体的淫荡,妈妈挣扎着站了起来。看着周围的家长都纷纷

    围到李翔的周围问这问那,妈妈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这幅状态肯定是不适合和

    老师探讨儿子的学习问题,而且无论如何都要趁着那东西的静止尽快把它弄出去,

    至于座位上的水迹,只好祈祷不要被发现了。

    想到这里,不顾身体的疲倦,妈妈慢慢的走出了教室。

    毕业班的家长会时间最长,其他年级的都已经散了,因此妈妈在走到楼梯口

    的时候都没有碰到别的老师或家长,这也让担心自己现在模样被有心人发现的妈

    妈放心了不少。

    「唐阿姨,您不回去吗?」身后传来一个似乎有些不解的声音。

    「哦,阿姨,嗯……想先去一下洗手间。」妈妈转过身来,对陈伟解释道。

    「哦,那,阿姨再见」。

    「嗯,再……哦!!!」沉寂了多时的跳蛋突然再次跳动起来,要命的震动

    猛烈的刺激着妈妈敏感的私处,猝不及防之下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不行……不能在儿子的同学面前出丑……。

    妈妈咬了咬牙,挣扎着朝楼梯上走去:这点程度……还勉强能忍得住……到

    了洗手间就好了……。

    就在妈妈扶着墙壁,慢慢的挪到台阶上的时候,跳蛋骤然以一种更激烈的频

    率跳动起来。

    「啊……」妈妈对这意想不到的状况毫无准备,一瞬间,一股致命的快感自

    私处传遍全身,她再也支持不住了,双腿一软,整个人朝后摔去。

    「阿姨,您怎么了?」早就站在妈妈身后的陈伟这时一边不慌不忙的伸出双

    手,从后面搂住妈妈,一边似笑非笑的问道。

    妈妈此刻哪里还能回答,实际上她连现在倒在陈伟身上都不知道,全身那一

    阵接一阵酥麻的快感已经超出了她能遏制的范围,让她忍不住低低的呻吟起来:

    「嗯……嗯……」。

    见此情景,陈伟双手微微向上抱去,用手臂感受着妈妈丰满挺拔的乳房,同

    时挪动脚步,不动声色的把妈妈朝楼梯后的死角抱去。

    妈妈任由陈伟拖抱着,整个人在陈伟的怀中不住的颤抖,两眼茫然的看着楼

    梯,性感的樱桃小口也已经张开,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

    怀抱着美艳性感的少妇,陈伟也已经变得气息粗重。他稍微咽了一下口水,

    右手仍然揽住妈妈的腰,左手又掏出了手机,对准了意识已不太清醒的妈妈。

    「嘿嘿,唐阿姨,上次在地铁上就看到你那么精彩的表情,可惜没办法记录

    下来,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嘿,比那天还要精彩啊。」陈伟得意洋洋的低声说道。

    可怜的妈妈根本听不到陈伟的调侃,此刻由于跳蛋的震动,她身上的快感越

    来越大,传遍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整个人也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猛然间……。

    「不……不好!」妈妈突然意识到了身体的变化,那是以前和爸爸做爱时从

    没有过的感觉,「不……不能……在这里……啊……」可早已浑身酸软的她根本

    无力改变,只能无助的感受着那股快感仿佛惊涛骇浪一般越来越凶猛的冲击着她

    的神经……。

    陈伟也发现了妈妈的异样,只感到自己怀中那前凸后翘的火热娇躯在越来越

    激烈的颤抖中猛的一僵,上身和双腿都突然绷紧了,连穿着高跟鞋的双脚都伸得

    笔直,两手无意识的死死抓住陈伟的袖子。

    这一幕香艳无比的场景让陈伟看的目瞪口呆:「操,不会吧,竟然真的高潮

    了」。

    过了快十秒钟,妈妈的身体仿佛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一下子瘫软了下来,

    整个人仿佛棉花似的倒在陈伟身上,时不时还微微抽搐一两下,一股细细的水流

    也顺着妈妈裹着白色丝袜的美腿缓缓的流了下来……。

    「操,果然是欠干啊!」陈伟看着怀中一动不动的妈妈,嘴角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