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第二章)

    作者:heimowang。

    2011/ 07/ 21本站首发。

    第二章。

    妈妈快速的朝地铁站走去,白色的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由于碰撞而发

    出清脆的响声,俏丽的容颜和前凸后翘的身材引得一路的男人频频回头。

    她本可以早一点出发的,可是赵进却在快下班的时候过来,告诉她自己有点

    胃痛。作为领导,大多数都因为喝酒没有节制的原因而有胃病,但听他的描述似

    乎还要严重一些,所以妈妈只好耐心询问病情,做出判断并开药。之后赵进还和

    她闲聊了一会儿,这么一耽搁,已经是晚上6点了。

    而妈妈昨天就和我约好,今天去市中心新开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吃饭,算是对

    我这几次小测验都得高分的奖励。

    「但愿小杰不要等得太着急。」妈妈匆匆跑下地铁站的楼梯,正好,一辆列

    车正快速开进站来。

    如果平时看到这么拥挤的车厢以及这么多等车回家的下班族,妈妈肯定会再

    等两到三个车次。但今天出门本就有点迟了,而且约好了晚餐的时间,如果再等

    下一班车的话岂不是要儿子一个人在餐厅门口长时间的干等?想到这里,妈妈没

    有丝毫犹豫就和拥挤的下班人潮一起涌入了刚开来的地铁。

    「要是早点出来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在车上碰到小杰呢,就算碰不到,至少

    也不用像现在这么挤。」被人群挤在车厢中间的妈妈皱了皱眉,暗暗的想着。她

    很不喜欢这样的拥挤,因为……。

    「嗯!」旁边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因为下一站要下车,所以从妈妈身边

    挤了过去,他背着的公文包无意中戳了一下妈妈浑圆的翘臀。

    臀部突然传来的触觉让妈妈吸了一口气。不过,知道别人不可能是故意的,

    她也就没说什么。但这一下又让她想起了前天下班时在医务室外的走廊里和滕子

    华的「亲密接触」。

    她当时之所以反应这么大其实是因为她是极其敏感的体质,一些小小的碰触

    而造成的感觉在身体上都会被放大,从而引起强烈的反应。即使是结婚已久而且

    孩子都快12岁了,妈妈的身体依然十分敏感,哪怕是无意中被人轻轻擦碰到腰

    部也会微微有一种酸软的感觉,要是要害部位被抚摸的话,那就……。

    前天滕子华误打误撞,连续触碰妈妈的身体,而且还是最敏感的几个部位,

    导致还无心理准备的妈妈当时就全身无力,一时间瘫软在他身上。此刻在地铁中,

    虽然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但是因为拥挤,妈妈的身体还是时不时被人碰到,隐

    隐的酸麻让她很不舒服。

    「要不,过几天去买辆车吧。」妈妈觉得自己的敏感体质真的不适合挤地铁。

    高速奔跑中的地铁突然轻轻震荡了一下,妈妈前面的一个孩子似乎没站稳,

    身子一歪,正好撞到妈妈。被这一撞,妈妈也向后倒去,不过她到不担心,车厢

    都挤成这样了,肯定摔不倒的。

    果然,只是向后倾斜了一点,她就被身后的乘客挡住了,不过这样一来,妈

    妈的臀部就贴在了后面的人身上。

    觉得这样既不礼貌而且也不舒服,妈妈连忙站直了身体,之后便奋力向前挪

    了一点距离,以避免和后面的乘客紧贴的尴尬。

    可奇怪的是,很快,妈妈又感觉到自己的臀部碰到了后面的乘客。她又挪了

    一点,结果还是这样。

    「算了,也许是因为太挤了吧」。

    可是接下来,妈妈就发现不对了。不仅是身体,身后那人的手也有意无意的

    隔着白色直筒裙,轻轻触碰着自己的臀部。一次……两次……三次……。

    妈妈已经三十五岁了,可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样子,虽然生下了我,但身

    材却由于产后控制得当而完全没有走样,反而更增加了成熟少妇的迷人风韵。因

    为美艳的容貌和性感的身材,妈妈平时也常常能感受到来自周围男人火辣辣的眼

    神。但她素来为人端庄,虽然性格温柔不会对人发脾气,但对那些明显不怀好意

    的男人她总是很冷淡,让他们知难而退,也因此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敢于直接行动

    的色狼。

    一时之间,妈妈不禁有些慌乱:该怎么做呢?像报纸上说的那样,回过头去

    严厉拒绝?可如果对方不承认怎么办?这里这么多人,自己岂不是会很丢脸?。

    正在胡思乱想苦寻对策的妈妈没意识到这种暂时的沉默给了身后的色狼极大

    的鼓励。很快,她就感到对方的整个手掌已经贴在自己的臀部了,并且还在慢慢

    的上下移动,好像在感受着妈妈臀部的丰满和弹性。

    臀部传来对方掌心的热度让敏感的妈妈不禁微微一颤,她连忙用手去拦阻对

    方的咸猪手。大概是没想到刚才还默不作声的美女突然会反抗,那只手一下子退

    开了,让妈妈舒了一口气。

    然而,好景不长,那只手很快再次发动袭击,摸上了妈妈的大腿。令妈妈吃

    惊的是,这次那个色狼的胆子更大,竟然是先把她的直筒裙掀起一角,然后就直

    接抚摸妈妈裹在肤色丝袜中的美腿。

    「不,不行!」妈妈慌忙伸手去推正在自己大腿上抚摸着的咸猪手,可这次

    她怎么也推不动,对方仿佛很享受妈妈丝袜美腿的美妙触感,怎么不愿意离开。

    遇到这么嚣张的色狼,性格温柔的妈妈一时手足无措。更让她害怕的是,那

    只手一边摸一边正沿着她丰盈而修长的大腿缓缓上移,目标显然是……。

    「不管了,一定要叫人。」正在妈妈因为不堪忍受这种骚扰而决定喊人的时

    候。车到站了。随着下去了不少乘客,车厢稍微空出来一些,妈妈前面的孩子甚

    至还就近找到一个位子坐下来。而由于人群的流动,那只手也暂时离开了妈妈的

    丝袜美腿。

    借此机会,妈妈赶紧朝前站了一些,接着转过身去,用严厉的目光瞪了一眼

    那个色狼。「天哪,竟然还只是个16、7岁的高中生,怎么会……」惊讶于眼

    前色狼的年纪,正准备斥责对方的妈妈一时有些心软,善良的她觉得自己一旦喊

    出声,可能这个少年的前途就此毁了。

    「这样面对着他,想来他也不敢了吧。」于是在瞪了对方一眼之后,妈妈便

    没有出声。

    见被自己非礼的美女突然转过身来,年轻的色狼也真的吓了一跳,不过,发

    现对方没有出声叫人,只是瞪了自己一眼,他也就稍稍放下心来,甚至心想:也

    许,她骨子里觉得刚才那样很爽,恨不得我再进一步呢?。

    想到这里,他便细细打量着眼前的美女。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瓜子脸,

    清秀的面容此刻正微微有些怒意,可能是因为刚刚被非礼的缘故,白皙的肤色下

    有一点淡淡的红晕。微卷的浅栗色长发搭在双肩上,上身穿着淡蓝色的长袖衬衫,

    胸口被饱满的乳房撑出一个诱人的弧度,下身则是白色的直筒齐膝裙,裙下露出

    一双包裹在肤色透明丝袜中的性感美腿,脚上穿的是白色高跟鞋。

    高中生咽了咽口水,没想到自己刚刚非礼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绝色丽人,刚刚

    的那点害怕早就他抛到九霄云外了,心下盘算着:「瞧这样子应该是个刚结婚没

    多久的人妻,嘿嘿,而且好像还挺要面子的,不然刚刚就叫人了。好,既然她不

    敢喊,那我就可以爽一下了」。

    以为自己刚刚的目光已经让眼前的少年吓坏了,妈妈便放松了警惕,心中只

    想着还有两站路就到市中心了。

    「啊!」丰满的胸部突然被抓住,猝不及防的妈妈不禁低声惊呼。她怎么也

    没有想到这样面对面的站着,对方竟然还敢下手。

    「美女,你的奶子真大啊,是不是D罩杯啊?」乳房被对方揉搓着,耳朵里

    又传来如此下流的话语,妈妈又羞又怒,赶紧伸出双手抓住对方的魔爪,低声呵

    斥道:「你干什么?!放手!」。

    「放手?」对方低低的淫笑道:「当然可以啊!」又重重捏了两下后,色狼

    的手掌离开了丰满的乳房,但随即反手一把将妈妈的双手握住。

    不知道对方意图的妈妈正在挣扎着,却突然感到下身被一个柱状物用力顶了

    一下,不由得身体一颤,险些摔倒。「你……」妈妈又羞又急。对方竟然如此大

    胆,在车厢中当众露出阳具。

    眼见对方另一只手撩起自己的裙摆,接着用那根已经勃起的丑陋阳具隔着肤

    色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顶着自己的蜜穴,妈妈只觉得下身传来一阵阵要命的酥痒,

    而这酥痒的感觉又很快传遍全身,一时间,让她连张嘴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着被自己非礼的美女涨得通红的俏脸,高中生得意极了,一边让自己的阳

    具顶着妈妈的蜜穴,一边还继续低声的用话语刺激道:「喊啊?怎么不喊?只要

    你不怕明天的头条是少妇与高中生地铁做爱,那就喊好了,嘿嘿。」听到这

    话,刚刚恢复起一点力气想喊人的妈妈愣住了:「不可以的,这种羞人的事情怎

    么能让人知道?如果同事知道了……如果孩子知道了,那……不,绝对不可以!」。

    趁着妈妈一愣神,色狼松开妈妈的手,双臂绕过她的纤腰,将两只手猛的伸

    入裙中抓住妈妈浑圆而富有弹性的臀部,用力一捏。「呜!」下身前后同时遭袭,

    本就敏感的妈妈只觉得如遭电击,不由得两腿一软。好在高中生的双手正托住她

    的臀部,这才没有跌倒,反倒是靠在了高中生的怀中。

    感到怀里的美女无力反抗,色狼早就乐翻了。他用手一边抓捏妈妈浑圆的丝

    袜翘臀,一边有规律的把妈妈的下身往自己身前推按,这样一来,妈妈的蜜穴就

    不停的和他的阳具相撞。

    「呜呜……请你,不要……呜。」敏感的下身早被高中生的阳具顶的洪水泛

    滥,浑身更是又酸又麻,只觉得十分难受的妈妈不由得连声哀求道。但此时色狼

    哪里还肯放过她,反而在听到妈妈的哀求后更觉得意气风发,两手抱住妈妈的臀

    部,让阳具死死顶在她的蜜穴口,用腰部发力不断的朝前撞击着。每撞一下,就

    将妈妈微微隆起的耻丘撞得凹陷下去,那丑陋的阳具似乎想要隔着肤色裤袜和白

    色蕾丝内裤直接顶进妈妈的蜜穴里面去。

    「呜……谁来救救我啊……」妈妈无力的倒在少年的怀里,任由对方用这种

    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下流姿势猥亵自己,敏感的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着。

    「呵呵,美女,看不出来你这么骚啊,才碰几下,水竟然都流成这样了。」

    发现妈妈肤色裤袜的裆部变得湿润了,已经不是初哥的高中生一下子就明白是怎

    么回事。自己竟然隔着丝袜就让这么美艳性感的人妻下身湿成这样,心里那份得

    意就不用说了,嘴上还不忘用话语羞辱妈妈:「怎么样,是不是你老公阳痿啊?

    要不你跟了我吧,保证每晚都让你高潮,插得你死去活来!」。

    「不是……你……啊!」刚刚挣扎着想要反驳一句,一张嘴却差点呻吟出来,

    妈妈吓得赶紧闭上嘴。要是被周围的人听见,自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没想到色

    狼却还不放过她,继续低低的调侃着:「叫啊,刚才不是想叫的吗?我还挺喜欢

    听你叫呢!呵呵,是不是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要粗很多,你怕吃不消啊?」。

    「他的……真的……比老公的还粗,如果被他这样插入的话……啊……我在

    想什么……不能……不能再这样被他玩弄了!」可是浑身酸软无力,下身还被阳

    具一下一下有力的顶着,虽然有丝袜和内裤的保护,可是那种酸麻的感觉仍然让

    妈妈忍不住想要呻吟出来,根本无法反抗。

    好在,随着列车又一次到站,不少人要下车,色狼不得不把妈妈放了开来。

    可是经过刚才的猥亵,妈妈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突然离开色狼的怀抱让她一个

    踉跄,朝后倒去。

    「阿姨,您没事吧?」前一站找到座位坐下的那个孩子顺势搂住了妈妈的腰,

    阻止她进一步摔倒。「哦,没……没事。谢谢你!」从刚才羞耻的状态下清醒过

    来的妈妈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孩子身上,连忙扶住旁边的扶手,挣扎着站起来。

    孩子放开手,笑着说:「阿姨,我让您坐吧」。

    「不,不用了。」妈妈哪里好意思让孩子给自己让座。

    「没关系的,您是唐阿姨吧?小杰的妈妈?」正在担心那个高中生色狼会不

    会再来纠缠的妈妈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愣:「啊,对啊,你是?」。

    「呵呵,我是小杰的同桌啊,我叫陈伟。」孩子显然没有因为同学的妈妈记

    不得自己而生气,笑眯眯的回答道。

    「哦……对,对,陈伟。」妈妈这才想起来,最近毕业班实行一帮一活动,

    成绩好的学生和成绩差的学生被安排成同桌,先进带动后进。这个陈伟已经留过

    三级了,现在还在上六年级,成绩很烂,所以被老师安排到了成绩出类拔萃的我

    身边。妈妈其实见过陈伟一次,不过没多少印象,再加上陈伟看上去怎么也是1

    4、5岁的样子了,所以她一时没想起来这是儿子的同桌。

    「不好,刚刚被那个色狼非礼,会不会被陈伟看到?」一想到自己刚刚靠在

    高中生身上,被对方用阳具隔着丝袜撞击自己蜜穴的羞人场面可能会被儿子的同

    桌看到,妈妈不禁有些慌乱。不过,好在陈伟只是要让位子给她坐,说话也没什

    么异常,让妈妈暗自庆幸应该是没被发现。

    「唐阿姨,您真的不要坐一会儿吗?」陈伟关心的问道。

    「哦,不,不用了。」妈妈一边心不在焉的回答,一边留意身后的动静。幸

    好,色狼发现妈妈和认识的人在说话,似乎不敢再放肆了。下一站就是市中心了,

    所以这一站又上来不少人,妈妈左右都站满了人,这倒让她稍微有了一点安全感:

    至少那个高中生不敢在旁边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再把她转过去像刚才那样羞辱

    她了吧?。

    「小杰成绩好棒啊,每次都是年级前五名!」陈伟颇有些羡慕的说。

    「他啊,平时还满贪玩的,也不用功,呵呵。」心中稍稍稳定下来的妈妈谦

    虚了一下。

    「不是啊,唐阿姨,他很聪明的。什么都会。我最近成绩好多了,全是靠他

    教我的」。

    「呵呵,同学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嘛。」从陈伟口中听到儿子这些优点,妈

    妈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

    「对了,陈伟……嗯!」正想从陈伟那儿问点有关学校情况的妈妈突然闷哼

    一声。原来,刚刚在她和陈伟对话时,那个高中生已经从后面悄悄把她的裙子撩

    起,伸手在妈妈丰盈的两腿之间抓了一把。

    「唐阿姨,怎么了?」陈伟问道。

    「没……没什么……啊!」妈妈赶紧掩饰,但那只魔手又趁机沿着她的臀缝

    朝前游走,中指重重的点在了她的蜜穴口上,差点隔着丝袜和内裤进入她体内,

    使她又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

    「呵呵,怎么样,爽吧?」高中生低低的声音又在妈妈耳边响起:「啧,美

    女,看不出来,你都有儿子啦?都当妈了,还这么骚,下面都湿成这样了!」妈

    妈急忙往前挣扎,可是高中生的手紧紧抓住她的下身,手指还不断地朝着她蜜穴

    的位置一下一下的用力戳着,虽然没有真正进入蜜穴,但手指有力的点击还是让

    妈妈双腿无力,险些又要往后倒去。

    「唐阿姨,您,没事吧?」陈伟再次问道。

    「啊,没事没事,呵呵。」妈妈理了理耳边的秀发,另一只手抓住扶手,装

    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陈伟说:「对了……你们……你们今年新来的李老师人怎么

    样啊?」。

    「哦,李老师啊,他很严格的。」陈伟吐了吐舌头:「很凶。同学们都怕他」。

    「呵呵,严格……哦……嗯……是……是为你们好啊……嗯」妈妈一边忍受

    着高中生手指对自己下身的无耻骚扰,一边故作轻松的和陈伟对话。为了不让身

    后的色狼得逞,她拼命夹紧双腿,并时不时的摆动一下自己丰满的臀部,希望以

    这种看上去十分性感的姿势来摆脱正在蜜穴口肆虐的咸猪手。

    不知道是不是妈妈的反抗起到了作用,手离开了。但很快,「啊!」一个火

    热的柱状物从妈妈臀部后面直撞了过来。那个形状,那个硬度,正是刚刚折磨了

    她好一会儿的阳具。

    「休想!」妈妈咬了咬牙,任凭高中生的阳具不断撞击自己的翘臀,抵触自

    己的臀缝,仍然坚持双腿并拢,不留一丝缝隙给身后的色狼。

    「呵呵,美女,怎么,这会儿开始装的三贞九烈起来了?」猥琐的声音再次

    传到妈妈的耳边:「其实我也就是想爽一下,再说,你难道就不想要么?不想要

    怎么流这么多水?」妈妈打定主意不予理睬,反正还有一会儿就到站了。

    「那个是你儿子的同学吧?」见妈妈拒不合作,低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随

    即,妈妈身后的裙摆被猛的掀到腰部。妈妈吃了一惊,连忙抓住前面的裙摆,努

    力下扯,以防被身前的人发现。

    「嘿嘿,要是让你儿子的同学看见你正在被我非礼,你觉得怎么样?哈哈,

    第二天让他到班里一说,你儿子肯定很有面子吧!嘿嘿,想想看,知道自己的妈

    妈被人在地铁里猥亵,连裙子都被掀起来了。你儿子会怎么想?」。

    妈妈听到这话一呆。色狼继续威胁道:「怎么样,要么你让我爽一下,要么,

    我就把你的裙子整个掀起来,或者,把你衬衫的扣子扯掉几个,让那小子看看他

    同学的妈妈奶子有多丰满。」听到这个威胁,妈妈身子微微一颤。过了一会儿,

    她松开了双腿。

    「嗯,这样就对了!」高中生没想到这样的威胁真能成功,赶紧将阳具插入

    妈妈的两腿之间,同时得寸进尺的吩咐道:「美女,夹紧一点,让我好好享受一

    下你的丝袜美腿!」。

    妈妈闭上眼,贝齿轻轻咬住下嘴唇,认命的按照色狼的要求,用自己的双腿

    夹住阳具。高中生随即从后面抓住妈妈的腰部,然后利用她的双腿套弄起自己的

    阳具来。

    「哦……真爽!」自己的阳具被这样一个绝色丽人穿着丝袜的大腿夹住任由

    自己尽情套弄,高中生只觉得舒服的要叫出来了。

    「唐阿姨,您没事吗?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陈伟突然问道。

    「啊,没有……嗯……阿姨……哦……阿姨有些……累了,所以……嗯……

    闭目养神一会儿,呵呵!」妈妈赶紧睁开双眼,生怕被儿子的同桌识破机关,硬

    生生挤出一个微笑。只是两腿之间那根粗壮的肉棒不断的前后活动,那样的温度,

    那样的尺寸,虽然隔着丝袜,但像这样不断触及蜜穴、大腿内侧的娇嫩肌肤和玉

    门,妈妈敏感的身体哪里能够忍受,她紧紧抓住旁边的扶手,只觉得自己随时可

    能大声呻吟出来,微微向前弯曲的娇躯更是不住的颤抖。

    「哦,哦,」身后的色狼显然也进入了状态,低低的吼着。不知道是不是因

    为无法抵御妈妈穿着肤色透明丝袜的美臀和大腿所带来的美妙触感,肉棒在丝袜

    美腿之间的移动突然加快,接着,猛的朝前一顶,死死抵在了妈妈的下体。

    「嗯……」感到两腿之间那根火热的肉棒突然停住,妈妈当然知道接下来要

    发生什么,可她已无力阻止了。瞬间,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喷射到了妈妈的臀

    部和大腿上。

    「啊!」虽然隔着丝袜,但精液的炙热依然让敏感的妈妈颤抖不已:「天啊,

    我竟然被一个高中生射精了……」下体遭到精液有力的冲击使得她最后一丝力气

    都仿佛被抽干了一样,再也支撑不住了,身子朝前瘫软下去。

    「阿姨……呜!」看到妈妈朝自己倒来,陈伟刚喊了一声,嘴巴就被妈妈丰

    满的乳房挡住。他连忙用手掌撑住妈妈的身子,帮她站起来。

    「啊……不……不好意思啊,陈伟,阿姨刚刚……没站好,有没有撞疼你啊?」

    妈妈一站好就赶紧问道。陈伟微微笑了一下:「我没事,唐阿姨,您没摔着吧?」。

    「哦,阿姨没事。那……啊,车到站了,那……阿姨先下车了。」确定了儿

    子的同桌没事,妈妈赶紧随着下车的人流朝车厢外走去,这个噩梦一般的车厢她

    一秒钟都不想多呆了,只想离那个在她身上射精的色狼离得越远越好。

    一边确认已经将裙子抚平,遮掩了丝袜美臀上令自己羞愧欲死的精液,一边

    快步朝地铁站出口走去,妈妈的耳边却还回响着色狼射精刚结束后的耳语:「美

    女,你老公平时绝对没有满足你,呵呵,找个机会,让我插你一次,包你欲仙欲

    死!」。

    「天哪,刚刚的那种感觉……难道离开老公真的太久?」妈妈内心深处不断

    反问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