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公媳实验(10-11)

    作者:性与情。

    字数:6578。

    第十章。

    林冉看着尼莫那种笑意,心里发毛,难道尼莫想把自己杀了?之后把自己的

    尸体扔到小岛上,让父亲和梦雪以为自己死了,以便於实验的继续进行?虽说这

    段时间林冉被尼莫折磨得要死要活的,但是林冉现在还不想死,因为他还没有放

    弃最后的希望,为了父亲,为了自己心爱的妻子,自己必须要活下去,因为父亲

    和梦雪等着他去救。

    「你想把我杀了?」。

    林冉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稳的说道。

    「呵呵,林先生怕死了?」。

    尼莫唔嘴轻笑道,每次尼莫笑起来的样子都是那种人畜无害的,让人升起一

    阵惊艷的感觉,如果不是了解她的为人,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个女人的心如蛇蠍。

    「怕死有用吗?来吧,要杀要剐悉尊便……」。

    林冉看了一圈那些和死人随从,而且自己身上还牢牢穿的那件可以被尼莫随

    持控他们自己的皮衣,林冉干脆放弃,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亲爱的,我怎么会舍得杀你呢?你死了,我该多孤独,已经5年没有人和

    我说话了。放心,让他们认为你死了有很多的方法,我是不会杀你的,因为我还

    没有享受够和你在一起的时光……」。

    尼莫走到林冉身边,用手轻轻抚摸着林冉的脸庞,说话的语气仿佛是在和自

    己的丈夫说着情话,只是看着尼莫那倾国倾城的面容,林冉根本生不起一丝的亲

    近之感。

    「咱们不说这些了,以后你会明白的」。

    尼莫看着林冉微微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脸上闪过了一丝兴奋之感,似乎林冉

    恐惧能够让她感觉到兴奋,这几天的时间里,林冉彻底看清了尼莫,她就是一个

    心理变态者,而且十分的冷血,或许没有人类文明世界经历过,她的认知观只限

    於这个基地给与的。

    「妳一直说好很孤独,妳不是有一个弟弟吗?怎么没有看到他陪妳?」。

    林冉看到尼莫那兴奋的样子,不知道内心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问题,或许他

    想问很久了吧。

    「你跟我来吧……」。

    听到林冉的这个问题后,尼莫原本微笑的表情突然变冷,眼中散发出一丝寒

    气,冲击著林冉的神经,林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每次看到尼莫这个表情,林

    冉就意识到自己要遭殃了,说实话,林冉也是一个正常人,不是机器,当然知道

    什么叫做恐惧,这段时间被尼莫层出不穷的手段折磨得真的有些害怕了。

    但是尼莫安静了一会儿很,十分伤感的说出这句话,出奇的并没有使出变态

    的手段去对付林冉。

    尼莫带着林冉左转右转的在基地里走着,最后来到一个电子门前,用密码和

    尼莫的指纹。

    虹膜验证才打开了那个房,当走进房间后,林冉看到的是各种精密的医疗仪

    器,中央是一个病床,一个十分帅气的印度男子躺在病床上,嘴上扣着氧气罩,

    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

    这个男人安详的躺在病床上,身材十分的健硕,样子清秀,脸上的五官和尼

    莫有一丝相似的地方。

    「这个昏迷不醒的人就是我的亲弟弟……」。

    尼莫看着病床上的男子说道,眼中带着忧伤。林冉还是第一次看到尼莫露出

    如此伤感的表情。

    「你或许要问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林冉还没有说话,尼莫就继续说道。林冉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这个问题,但

    是看到尼莫异常的表情,他没敢问出口。

    「我的弟弟和我不同,他出生后不久就被我父母送到人类的文明世界,他在

    人类的社会读书和成长,每年只回来待短短的几天。按照我父母的意思,不想让

    他继承他俩的事业,要让他过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从小到大,我很少见到我弟弟。

    而我,则被父母选定继承这个基地,所以我根本没有去过人类文明世界,整天就

    是和父母学习各种知识,还有帮助父母做实验。可以说,这个基地各种实验室都

    是我生长的地方,我的性格和经历都和这个基地息息相关,我每天经历各种实验,

    看着实验品在我面前死亡,开始的时候是白鼠、白兔,到后来,就是活人。

    当用活人做了无数的实验后,我也不知道,多少活生生的人在我试验中死去,

    所以我对于死亡已经麻痺了,根本没有丝毫的伶悯之心。

    尼莫眼中带着迷离回忆著,自顾得说道,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或是在和林

    冉倾诉。

    「当父母要死去之前,父母才给了我弟弟的联络方式,想要见弟弟最后一面,

    那个时候弟弟才回来。在以前的时候,每次弟弟回来的时候,我父母基本上很少

    让我和他见面,因为他们害怕我的性格成长经历会影响弟弟。重男轻女的思想可

    不是你们中国才有。在我们这个基地,这个小家庭也是一样。弟弟被送到人类世

    界,没有任何的污染,或者正常人的生活。而我,则要帮助父母做实验,管理基

    地,赚钱去供养弟弟,每天面对的是冷冰冰的机器和各种挣扎嚎叫最后死去的试

    验品」。

    「在我父母临终前,我才算的一次真正的见到我的亲弟弟,他安静的陪着我

    的父母,当父母看到她的时候,才先后闭眼离去。而弟弟也哭倒在父母的怀里,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后,我才第一次和弟弟有过交流。但是我俩的认知完全不同,

    甚至根本没有共同的语言,有的只是那种血缘关系,也正是这一丝的血缘关系,

    让我俩有成为唯一一丝的亲近之感。那段时间,我和他处理父母的事情,还有各

    种基地后续的事情。我也和弟弟相处的时间很长,这是难得的相处时间,可能是

    父母去世了,我只剩下弟弟这个唯一的亲人,所以我对他很依赖。渐渐的,我发

    现弟弟很帅气,很阳光,它他和基地里的那些活死人随从完全不一样,他的思想

    很新奇,谈话的话题让我感觉到十分的新鲜,因为他毕竟是人类文明世界成长起

    来的」。

    「慢慢的,我对于他的依赖越来越深,当他和我说要离开这里回到文明世界

    的时候,我产生了深深的不舍,仿佛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我第一次感觉到心痛,

    我极力挽留他,让他陪我在基地里,但是他就是不肯,因为他讨厌基地里生活的

    一切,虽然他答应我每年会回来看我。但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失去弟弟,自从

    和他见面后,我现在一刻都不想离开他,於是……」。

    「於是我把他软禁了起来,任由他怎么求我,我都不放他离开基地。我自幼

    在基地长大,我不懂什么是爱情,因为我除了父母,还有弟弟之外,基本上没有

    见过什么清醒的正常人。我只知道,我想要什么,就该争取什么,自己想做什么,

    自己就可以做什么,什么禁忌?什么伦理等等,在我眼中都是虚无缥缈的,我根

    本就没有经历过这些的教育。我也不懂什么是爱情,我只知道我要弟弟永远陪伴

    在我身边」。

    「弟弟的帅气,还有他的性格,还有那层血缘关系,让我十分的有亲近之感。

    虽然父母让我留在基地里,但是对我的管束十分的严格,他们不让我和那些随从

    男人发生关系,让我保持处女之身,我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为什么要让我

    洁身自好,一直到他们死去,我都没有明白为什么。我做过交配的实验,当看到

    那些试验品交媾交配的时候,我也十分的需要,但是由于父母的管束,我只能偶

    尔自慰来解决。现在父母不在了,没人管束我了。所以我决定去做我自己最想做

    的事情,我要和別人做爱,我要体会那种性的快感到底是什么,对于一个处女来

    说,对于性爱是十分好奇的。於是,我当仁不让的选择了我的弟弟,只是当我脱

    光衣服站在我的弟弟面前的时候,我却换来了一个耳光,弟弟竟然打了我一个耳

    光,还骂了我………」。

    「再做动物交配实验的时候,我和父母亲让近亲动物交配过,以验证近亲繁

    殖的利与弊,所以对于对于这些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在人类世界成长起

    来的弟弟,对于这种事情极为反感的,他打了我,还大声的骂我,我看得出来,

    他十分的气愤,还有不理解。你知道,那是我第一次挨打,还是被当时自己最亲

    近的弟弟打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心疼,我第一次哭了,真的,自打我记事

    以来第一次哭了」。

    「弟弟打我,骂我,唤醒了我在基地养成的冷血和狠辣,我让随从把弟弟五

    官大绑起来,之后给他注射了催情药物,就这样,在弟弟极不情愿的情况下,我

    和弟弟完成了第一次,虽然开始的时候很疼,但是后来的舒爽和飘飘欲仙是我从

    来没有体会过的,我没有想到性爱竟然是如此的美妙。尤其是弟弟药物发作起来

    失去理智的时候,他疯狂的在我身上发洩兽慾的时候,我犹如上天了一般,在弟

    弟的攻击之下,大声的发洩自己积攒的欲望。从那以后,我就迷恋上了做爱,尤

    其是和自己的弟弟做爱」。

    「我弟弟醒来之后,自然是万分痛苦,虽然我一直开导他,但是他就是不接

    受我,没有办法,每当我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给他注射催情药物,让他疯狂的

    占有我,每当他醒来的时候,自然也会痛苦万分。但是我没有想到,弟弟竟然会

    这么的刚烈,他竟然那么反感和我做爱,竟然在没人的时候,给自己注射了父母

    研制的一种病毒,一种还没有等父母研制解药的病毒,虽然我费尽全力保住他的

    性命,但是他却成为了一个活死人,一直根本无法活动只能呼吸的活死人」。

    尼莫说到最后,用手轻轻抚摸着弟弟的脸庞,已经哭泣的注不成声,林冉看

    得出来,尼莫真的很依恋他的弟弟,虽然她不懂什么是爱情,但是他的弟弟或许

    是他第一次爱的男人,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爱的男人。

    基地里成长起来的尼莫,害了他的弟弟,但是她的眼中没有后悔,有的只有

    憎恨,林冉知道,尼莫接下来的观点可能再次惊世骇俗………。

    第十一章。

    「从我弟弟出事开始,我就憎恨人类的文明社会,憎恨那些所谓的伦理道德。

    人类没有文明之前,根本没有什么伦理,有的只是最原始的生活方式和欲望。

    现在的人类文明有著太多的束缚,法律法规,伦理道德,作风纪律等等,这些都

    是人类虚伪,道貌岸然的表现罢了,我无法改变这个人类世界,但是我可以改变

    我的世界,这个基地里,我可以做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情。我可以杀人不受法律

    的制裁,我可以做着各种人类文明不能接受的实验,这就是我的乐趣,也是我整

    个人生最愿意做,最让我享受的事情……。

    尼莫擦干了眼泪,重新恢复了冷漠说道。

    原本的时侯,尼莫可能还没有这么极端和变态,看来她的弟弟的事故是造成

    她彻底改变的原因之一,她也是用这些变态的方式发洩和表达自己对于世俗的不

    满,从她对于让林冉的父亲和妻子乱伦,就可以看得出来,她似乎很感兴趣,似

    乎也是因为她从她的弟弟乱伦的过程中享受到了什么。

    而她对于林冉的各种折磨,是不是在借着林冉向世俗人类报复?其实林冉很

    想说,是尼莫妳自己害了妳弟弟,但是看到尼莫伤心欲绝的样子,保不準尼莫会

    不会情绪失控而杀了林冉,至少也会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这段时间,林冉确实

    「乖巧」了许多,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头,为了自己的生命,还有等待救援的

    父亲和妻子,林冉要让自己活下去。

    「你父亲和妻子的实验,我很感兴趣,或许我的内心也是準备让你父亲和妻

    子完成我心中的一部分遗憾吧。你父亲和妻子的的实验一定会成功的,这一点我

    很有信心」。

    尼莫恢复了往常,再次把话题扯到了林冉的妻子和父亲身上,每次尼莫说这

    个话题的时候,林冉都有一股暴走的冲动,但是尼莫不在乎,因为她知道林冉根

    本伤害不了她。

    林冉这个时候想起来,尼莫说过要让父亲和妻子认为自己已经死亡,林冉一

    直担心尼莫会不会把他杀了,之后把尸体扔到小岛上。

    「就算死,死之前我至少要揪下妳几根头发……」。

    这是林冉心中的想法。

    「算了,不说这些了。说到弟弟,另外又说到你的父亲和妻子,居然让我产

    生了一股骚动。接下来你就站在一边好好的看着表演吧……」。

    尼莫没有回头看林冉,而是深情的看着她的弟弟,不知道她所说的表演是什

    么,不过尼莫喜欢的东西都是变态的吧。

    只见尼莫慢慢的走到了病床前,和身后的两个黑人随从禁锢了林冉,尼莫是

    一个谨慎的人,不想自己被突然暴走的林冉伤害和打扰,所以在她容易分心的时

    候,她都会把林冉禁锢住,尼莫走到弟弟的床前,慢慢的掀开了她弟弟的被子,

    只见他弟弟的下半身一丝不掛。

    下面的阴茎暴露在空气中,软趴趴的阴茎前端的尿道口插著导尿管。

    毕竟他是一个昏迷的植物人,身体也需要营养才能存货,尼莫每天都会让人

    给他胃里灌营养药,所以新陈代谢都是正常的。

    尼莫轻轻的拔掉的他弟弟尿道口的导尿管,她把导尿管扔到了一旁,之后用

    手开始撸动他弟弟的阴茎。

    她弟弟也属于南亚的印度人种,身体虽然没有黑人那么强壮,但是这个阴茎

    倒是不是小,至少比林冉还要大,只是略逊於那些黑人的阴茎,尼莫给他弟弟撸

    动几下后,就低头张嘴把弟弟的龟头含嘴里,大口大口的用力吸吮著。

    「我弟弟虽然昏迷了……嗦嗦……但是我要药物保住了的他身体的所有机能

    ……嗦嗦……可惜我现在没有……嗦嗦……办法让他醒过来……嗦嗦……啵……」。

    尼莫一边吸吮著他弟弟的阴茎,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果然如她所说,她弟弟虽然深度昏迷如同植物人一般,但是阴茎竟然在尼莫

    的吸吮之下慢慢的勃起了,等过了不到两分钟后,她弟弟的阴茎勃起到最大,足

    足超过了二十公分,犹如小鸡蛋大小的龟头被尼莫吸吮的闪闪发亮。

    感觉到她弟弟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尼莫腾出一只手慢慢拉开了自己胯部

    的拉鍊,她的臀沟和阴户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只见此时尼莫的两片厚厚的阴唇中间的裂缝,不断的滴落著黏液,尼莫的性

    慾十分的旺盛,完全就是一个妖精,还没有插入和高潮,阴道就开始的滴露出黏

    液。

    林冉看到尼莫那粉红性感的阴户,不由得偷偷吞了一口口水,虽然他讨厌尼

    莫,憎恨尼莫,但是不可否认尼莫的性感和美丽,林冉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看

    到尼莫的这个样子,不由得也产生了性慾,皮衣下的阴茎开始慢慢的勃起了。

    尼莫把自己的性器宫露出来之后,就慢慢的爬上了病床,之后用手扶住他弟

    弟的阴茎慢慢的坐了下去。

    「哦……啊……好热,好烫,好舒服啊……哦……」。

    当她弟弟的阴茎慢慢插入她的阴道的时候,尼莫一边呻吟一边闭眼感受著她

    弟弟的阴茎的火热和坚硬。

    不一会,尼莫就坐到了他弟弟的胯部上,他弟弟的阴茎已经被她尽根没入她

    的体内,亲生姐弟的生殖器官紧紧的结合相连在一起。

    「还是和弟弟做爱最舒服,每次弟弟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里,都会让我陶醉

    和舒爽好久……」。

    尼莫坐在他弟弟的胯部上,没有其他的动作,而是安静的享受著两人性器的

    紧密相连。

    林冉目瞪口呆的看着病床上相连在一起亲姐弟,虽然她弟弟昏迷著,但是两

    人的长相是那么的相似,就像是龙凤胎一般,此时两人进行著最原始的交配活动。

    在林冉的认知中,如果是以前他看到这一幕,他想像中自己一定会呕吐的,

    因为他感觉到太恶心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林冉的阴茎不由得更加坚硬了几分,

    或许林冉都不知道自己内心中,还隐藏着一颗恶魔的种子,而无意中尼莫让林冉

    的这颗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了。

    「啪啪啪啪……」。

    尼莫感受一会后,就开始了上下起伏的动作,她的胯部不断和自己亲生弟弟

    的胯部碰撞者,传统的女上男下的做爱体位,尼莫一边起伏一边张嘴大声的呻吟

    著。

    亲生弟弟的阴茎不断被动得在亲生姐姐阴道里进进出出,本来就在滴落爱液

    的尼莫的阴户,此时被阴茎抽送得更加氾滥成灾。

    尼莫现在的做爱状态比她和黑人做爱的时候还要疯狂的多,而且表情极为销

    魂,看来她没有说错,只有和她弟弟做爱才会让她感受到最舒服。

    做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尼莫对着林冉身后的两个黑人做了一个手势,那两个

    黑人禁锢著林冉来到尼莫的面前,尼莫此时换了一个姿势,变成背对着她的弟弟,

    而两个黑人随从把林冉提到了尼莫面前,在两个黑人面前林冉就好像一只小鸡仔,

    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

    尼莫一边在她弟弟身上起伏,一边解开了林冉的胯部拉鍊,之后扯过那个林

    冉已经坚硬无比的阴茎,放在口里大口的吸吮起来。

    「啪啪啪啪……」。

    「嗦嗦嗦嗦……」。

    尼莫一边和她亲弟弟做爱,一边给林冉口交,她贪婪的享受著两个不同男人

    的味道,用自己身体最敏感的两个部位享受著,当她看到林冉的阴茎已经勃起的

    时候,眼中带着一丝兴奋,迷离的眼睛看了林冉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浓厚的兴趣,

    她也发现了林冉看到自己和弟弟做爱竟然兴奋了,或许林冉好好培养一番,或许

    会成为她的知己也说不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