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娇妻小秋(28-29)第二部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十八章我们都在为了别人眼光而活。

    人世间,很多事情,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复杂,譬如:莫芬因为被

    前夫羞辱,面子挂不住,想辞职;

    父亲因为害怕邻居闲言碎语,吓得不敢回来,甚至觉得活不下去。

    我也因为不自信,一度以为小秋对父亲因性生爱…。

    很多时候,我们总把简单的事情想的复杂,我们根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

    是为了别人的眼光而活,譬如,莫芬因为有人在乎,有人追求,便就解开了心结:

    那时莫芬提交了辞职信,但是我感觉她只是一时冲动,而且就算辞职,也要等到

    下个月才能离职,所以我就准备把莫芬的辞职信,暂时扣押到15号,到时看情

    况再通知王董跟财务方面。

    至于,叶无痕,还算挺激灵的,虽然干的是后勤,也就是给工人发放工作服,

    给车间,送送手套,夏天送一送棒冰,给办公室添加一些文件本圆珠笔之类的。

    但是,的确用心了,居然趁着给办公室添加办公用品时,借机特意送给了莫

    芬一支价值100多块的德国Modern樱花珍珠笔。

    这顿时,让办公室炸开了锅,礼物虽然不大不起眼,却让人眼红死了。毕竟

    粉红的笔身,加上笔头那里,还有金色蝴蝶结,蝴蝶结里还有璀璨乳白色珍珠。

    傻子都能看出那是一支价值不菲的名牌笔。

    莫芬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再往大处说,再豪华,但是说到底不过仅仅是一

    支笔而已。加上,莫芬前段时间被前夫狠狠踹了一脚心窝,我又在她那强烈的自

    尊心上面撒了一把盐。

    所以,这时的莫芬,防御力其实最低。突然有个男人刚进公司,第一眼就看

    上她,肯定让她有点芳心暗喜,最起码莫芬就没有很排斥,而是欲拒还迎着享受

    着叶无痕的献殷勤。

    至于父亲,虽然被烫的比较狠,但是毕竟烫伤面积不是很大,所以,在医院

    住了两天,也就回家了。

    父亲回到家里后,我才通知了姐姐。但是,姐姐还没来得及赶过来,一些近

    的邻居,说是关心也好,好奇也罢,立马都跑过来看一看,聊一聊。而且,一看

    到父亲瘸着个腿,打着绷带,便又都「假惺惺」嘘寒问暖,甚至有些关系比较好

    的,还买了脑白金,黄金搭档,之类的。

    所以,真回来了,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尴尬,毕竟邻居们表面上也不会问东问

    西,相反热热闹闹,客客气气的。而,在经历了这么多「丑事」之后,我总算总

    结出了一个经验,虽然农村的流言蜚语很可怕,但是大多数雷声大雨点小,就算

    背地里把你说得体无完肤,但是当面却又「道貌岸然」客套得不行。甚至连姐姐,

    当着姐夫的面也没敢责怪父亲。只是背地里,才小声抱怨道:「唉,爸,你怎么

    想的啊?弟妹因为弟弟带女人回来过夜,一时想不开,才离家出走了一个月的,

    你怎么也跟着胡闹?不是纯粹让外人看笑话嘛?」。

    父亲则是不停地自责道:「都是我糊涂想出去散散心,都是我一时糊涂啊…」。

    父亲都这样说了,姐姐自然也不好再指责什么。而且姐姐还算蛮孝顺的,一

    看父亲腿伤成这样,还住了院,居然责怪我说道:「你把我跟你姐夫看得太见外

    了吧?姐虽然没钱,爸住院,你应该告诉我啊,我怎么也该出一份力啊?」说完,

    还看了看姐夫。

    姐夫,也不笨,立马说道:「就是,就是,就是,爸伤了,在电话里也不说

    清楚,搞的我们空手过来,那个,志洁啊,等下走的时候,别忘了掏点钱给爸买

    点吃得补补身子…」。

    父亲听了,有点激动,居然眼睛有点湿润,支支吾吾道:「还是自己孩子孝

    顺啊,唉,我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老让你们操心,我真…唉…」。

    不过因为只是烫伤,只要修养修养就可以,加上姐姐比较忙,所以随后,姐

    姐便没有再过来。相反,大伯倒是时不时跑到父亲房里聊一聊,毕竟亲兄弟嘛,

    越老可能感情越深。

    以上,都是和谐的一面。当然,父亲跟小秋闹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如果说回

    来了,一点没有闹心的地方,那也不可能。

    譬如:一看到不明真相天真的小宝屁颠屁颠,亲切地一口一个喊父亲为爷爷

    时,我又气得慌,但又没理由让小宝不喊。

    又譬如,三个人一起吃饭时,父亲总是一瘸一拐,盛点饭,然后跌跌撞撞又

    回到卧室吃饭。我懒得管父亲,小秋更不敢盛给父亲吃,只有小宝天真地说什么:

    「爷爷,爷爷,你跟不跟我们一起吃啊?」。

    小秋一听,连忙强颜欢笑说道:「爷爷喜欢一个人吃饭,你自己听话在桌上

    吃饭就行了…」。

    「可是,可是,我看爷爷腿受伤了,爬楼梯好,好慢…」。小宝居然愁眉苦

    脸,在那心疼起了父亲,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小秋的善良基因。

    不过父亲回来,要说对谁影响最大的,那还是小秋。前段时间因为小秋太忙,

    所以没写「回忆日记」,现在父亲回来了,小秋整天心事重重,又没心思写「回

    忆日记」,所以几乎停笔在那。

    而且父亲从医院还没回来时,小秋就吵着说什么:「老公,现在爸要回来了,

    我们睡一起睡吧?不然被爸知道分床睡,我觉得好丢人…」。

    那时,我还不想跟小秋睡一起,所以便随口说道:「你不让爸进房间不就行

    了?你现在难道还想要爸进房间来疼你吗?」。

    小秋听了也没发火,愁眉苦脸说道:「老公,你乱说什么呢?我现在打死也

    不会跟爸做了,只不过,一家人在一起,难免不小心会被他看到房里的情况吧?

    万一看到了我们分房睡,我,我,我觉得那样不好吧?」。

    小秋的话,不无道理,一想到,小秋到现在,最后一次做爱,肯定还是跟的

    父亲,我就郁闷不已。如果,被父亲知道了,我一直没碰小秋,我觉得丢人,小

    秋肯定也会觉得丢人,搞不好父亲还自鸣得意「哈哈,小夏,下面这半年来,只

    被我干过…」。

    是啊,不知不觉,半年了,小秋居然只被父亲干过。所以,一想到这,虽然

    不情愿,但是依然跟小秋睡到了一起。不过当真睡到了一起时,反而没那么精虫

    上脑了,这让我回想起了读书时,跟女同学同床共枕,却什么都没发生的单纯青

    涩岁月。

    跟女同学,毕竟整个读书期间总共才发生那么一俩次,而跟小秋却要长时间

    这样貌合神离睡在一起,虽然会很尴尬,但是也不可能什么话不说,譬如小秋零

    零碎碎告诉我她为什么要跟父亲拍婚纱照,为什么要纹纹身,为什么用那么肉麻

    的网名,她说,当初父亲,很不情愿跟她去深圳,甚至去了深圳,还怕邻居笑话,

    吵着要回来,她当时气的慌,为了安抚父亲就怒骂父亲:「口口声声说喜欢我,

    你就胆子这么小?私奔怕什么?老夫少妻那么多呢」。

    小秋说到这,我还是比较信的,因为小秋就这性格,她的狂热,总会让男人

    失去理智,当初她就是用她的狂热,让我跟她冲破重重困难走到一起的。

    果然,小秋随后又说道,为了能让父亲安心留在深圳,后来她就带着父亲,

    买衣服,租房子,布置新房,然后拍了婚纱照,纹了纹身。这顿时父亲就变得乐

    不思蜀了。

    我心想,你都这样做了,换成任何一个男的,估计都舍不得回来吧。当然,

    我没有说出来,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小秋在说,而我在听。不过,这却也的确

    让我对整个事情的经过,了解的更加全面客观。同时,这也让我心里稍微舒服了

    点。毕竟父亲没那么渣,小秋也不算走心,只不过是小秋用她狂热的本性,来强

    留父亲陪她在深圳而已。

    所以,慢慢的,看着父亲一瘸一拐的样子,也会有点郁闷感,觉得有点虐待

    长辈的感觉。所以,我便想出了一个注意,让小秋把饭菜盛好,再放到保温盒子

    里,让小宝送过去。

    而小宝那笨蛋,爬楼梯,就像翻山越岭,只能爬一下楼梯,然后把饭盒往上

    提一下,接着把饭盒放在楼梯上,再继续爬。虽然艰难得像万里长征像取经,但

    是小宝的可爱样,还是给沉闷尴尬的三个人,带来了少许的欢声笑语。

    相对于,渐渐「好转」的家庭气氛,公司里,却让我有点莫名的闹心,因为

    叶无痕越来越得心应手,莫芬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去食堂吃饭时,都是叶无

    痕把莫芬的饭菜给打好。

    我在公司,基本上,就剩下莫芬最后一个好朋友。但是,现在连莫芬都跟我

    越来越疏远,怎能不让人倍感失落呢?。

    尤其,一个斯斯文文带着眼镜,一个文文静静整洁大方,俩个人有时候走在

    一起,还真有点「搭配」的。所以,我看在眼里,虽然还是挺欣慰的,但是,一

    看到叶无痕跟莫芬有说有笑时,心里更多的是,隐隐有点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但是,我却啥都不能去说,我还感慨,再艰难的生活,只要你勇敢面对,总

    过得下去。也许,等叶无痕告诉莫芬真相了,莫芬会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最起码

    不会不理我吧。

    不过,还没等到这一天的到来,家里就再起波澜,父亲突然不辞而别,还留

    下了一封信。小秋也坦白了更多的真相。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小秋的回归第二十九章敢爱敢恨敢疯敢玩的小秋

    记得那晚,我刚下班回家,小秋就惴惴不安地把我拉到家里,然后愁眉苦脸

    的跟我说道:「哎呀,烦死了,老公,我跟你说个事情,你不要生气…」。

    「又怎么啦?」。

    「哎呀,爸出门打工去了,不过,我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今天中午,爸说有

    话跟我说,我就说,以后志浩不在家,你不要跟我说话,然后就没理他。下午我

    也没在意,只是到了晚上我烧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有一封信,我就好奇地打开

    看了看,原来是爸写的,爸在信里说,在家里,怕我们尴尬,所以出去打工了,

    老公,喽,信在这里…」。

    小秋边说着,边把信给了我,而我也一边好奇,一边拆开了信,只见父亲在

    信中写道:志浩,我在家里,多少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你看我别扭,我自己也

    难受。所以,我找了一份门卫的工作,就在汉中市,昔阳镇的聚龙电子厂,我在

    这里工作个几年,以后等小夏上班了,如果你要我回来看超市,我到时再回来。

    这样对大家都好。

    看了父亲的信,我虽然不是特别赞成,但是转念一想,也觉得这个点子可行,

    毕竟三个人为了所谓的表面和谐,强扭在一起,反而身心俱惫。现在,父亲「正

    大光明」地去打工,让我轻松了不少,毕竟最起码,外人只会说,父亲去打工挣

    钱了,不会说这一家人「活不明白」。

    当然,父亲去打工了,最开心的还是小秋,小秋好像顿时有种「身轻如燕」

    的感觉,精神也好多了,父亲刚走那几天,小秋甚至时不时忍不住偷着笑。

    而我呢,父亲走了,莫芬也不理我,只剩下我跟小秋「相依为命了」,所以

    我跟小秋的感情,也算渐渐在缓和。但是,没想到喜极生悲。可能小秋太开心吧,

    父亲走后的没几天的一个晚上,关了灯之后,小秋突然好奇地问我:「老公,明

    天礼拜天了,睡不着啊,你想不想啊?」。

    「不想…」。

    我冷漠地回了一句之后,又想起了小秋禁欲一个月时,忍不住拿父亲内裤自

    慰的事情,所以我忍不住又冷冰冰问道:「难道你憋不住了?」。

    小秋果然不虞有诈,张口就说道:「怎么可能?我哪有那么大欲望?才两三

    个月不做,哪会想?」。

    小秋的信口开河,让我很不爽,所以立马嘲笑道:「是吗?过完春节禁欲一

    个月时,谁憋不住,偷偷拿父亲内裤自慰了?」。

    小秋果然被我的话愣住了,半天在那不吱声,而是想了会之后,才叹了口气

    又说道:「唉,对,我是忍不住自慰了,那只是生理反应,但是最起码,我没找

    爸做吧?我一想你喝醉了,还要禁欲好久,我真的觉得憋得很难受嘛…」。

    小秋的解释并没有让我很满意,所以我又习惯性不悦地说道:「不要解释了,

    要越解释越恶心…」。

    我厌烦地不想说下去,但是小秋却激动了起来,在那焦急地沮丧着说道:

    「老公,我真的不是那么淫荡的人,那时又没有跟你吵架,想要做很正常吧?如

    果知道你不高兴,我肯定安分守己的,别说不自慰,我甚至能控制自己不胡思乱

    想…」。

    好不容易跟小秋关系缓和了点,所以我没理小秋,因为我懒得去讨论这件事

    情,毕竟小秋只是自慰,也没跟父亲做,也许内心是想了,但是理智克制住了。

    不过相对我于我的逃避不想去谈,小秋反应就很强烈,一看我没理她,居然

    有点抓狂,甚至激动得哭了起来:「哎呀,烦死了,怎么跟你解释啊?你肯定觉

    得我很淫荡一点控制力都没有吧?哎呀,受不了了,我要疯了…」。

    小秋一边说着,一边越来越抓狂,不知道激动得原因还是哭得原因,总之在

    那竟然都有点癫狂。我不知道为啥小秋反应如此强烈,那么多丢人得事情都做了,

    还在乎这一件吗?所以我背对着她,也没理她。

    但是,小秋就像着了魔,居然爬了起来,蹲到我床头,然后焦急地哭喊着问

    道:「老公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憋不住欲望的淫荡女人啊?」。

    我一看小秋这抓狂样,不回答也不行了,所以我便如实说道:「不要问我,

    我只知道你憋不住,拿爸内裤自慰了,至于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我一时半会也

    说不上来,我只看到了事实…」。

    小秋一听,激动得呼吸了几声,然后一下瘫坐在地上,紧接着趴在地上哭得

    悲痛欲绝。

    我一看小秋又在那里哭,有点不耐烦地说道:「能不能别哭了,回到床上睡

    觉可以吗?」。

    但是小秋却依旧一个劲在那泣不成声,甚至一度哭得哽咽了,最后边哭边撕

    心裂肺哭喊道:「哼嗯,我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小秋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就像农妇丧父那般哇哇大哭。吓得我赶紧说道:

    「你哭那么大声干嘛?窗户没关,等下被邻居听到了,我叫你快点上床睡觉听到

    没有…?」。

    一看我发火了,小秋才一边哽咽着一边踉踉跄跄爬上了床,但是依然在那小

    声哭泣说什么:「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淫荡,可我又不知道如何跟你解释,我

    好累啊,真的快喘不过气了」。最后不知道哭了多久,小秋居然拿着笔记本去了

    小宝的房间了。还对我说道:「老公,我睡不着,我去小宝房间写一点我的心里

    话,你安心睡吧…」。

    小秋的剧烈反应,让我有点难以理解,但是也无可奈何,所以想了会,便就

    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因为礼拜天,跟莫芬又闹翻了,没有地方可以去,所以便睡得特

    别踏实,直到小秋红着眼睛,走进来时,我才发现初夏的早晨,天早已麻麻亮了。

    小秋进来后,揉了揉憔悴的眼睛,然后把笔记本交给我了,还说道:「亲爱

    的老公,这就是我昨晚写的心里的话,我去给你挤牙膏,刷完牙,你慢慢看,我

    去做早饭…」。

    小秋的反常,让我很不解,所以刷完牙,我就躺到床上,拿起了笔记本,而

    且小秋早就把文本打开了,也没题目,只见开头写道:你们男人,有句话粗理不

    粗的名言:宁可娶个妓女当老婆,也不愿娶个老婆当婊子。当我知道,我在你心

    中那么烂时,我才如此抓狂。

    甚至一度崩溃得想撞墙自杀,但是一想到爸才做出了这么幼稚的事情之后,

    我才感觉不能再这么小孩子脾气,不能再给老公添乱了。所以,我才一直在那里

    哭,所以我才一直睡不着,因为,我感觉我们的婚姻无法弥补了。

    就像我无法跟你解释拿爸内裤自慰这件事情。我躺在床上也反问过自己,我

    淫荡吗?我下贱吗?我想了很久。

    也许,我淫荡,放荡,大胆,下贱…可我真的不愿意承认,我就是那种满脑

    子欲望,却不会控制自己的烂女人。

    我也始终觉得,天底下大多数女人,都能克制自己的欲望,真的没有女人,

    纯粹为了性,就抛弃相亲相爱的老公。

    说了这么说,但是,就像老公说得一样,再怎么解释,也无法掩盖我拿爸内

    裤自慰的事实。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那时,为啥会忍不住拿爸内裤自慰呢。但是,在我认真

    想了想之后,我才明白,当初,我根本就没想着要忍,没想着去忍,又怎么去忍

    呢?而我又为啥不想着去忍呢?。

    第一,我以为没人知道。人在没有监督的环境下,总会做出一点奇葩事,譬

    如,有几个女的敢承认,在家一个人淋浴时,没偷偷好奇站着尿尿过,谁敢保证

    自己,一个人独处时,也跟圣贤一样?我只是普通的女人。

    第二,我又不是第一次拿爸内裤自慰。以前,就有拿过,老公也没生气。而

    且还夸我,要做随心所欲的人。

    所以,当时我的心里,就压根没想过要克制一下,试想,如果老公对我的要

    求一直很严格死板,我再怎么忍不住,也不至于去自慰啊。真的,压根就没想过

    去忍,你叫我怎么忍?当然,还是那句话,虽然拿内裤自慰了,但是只能说明了

    我的生理上的欲望,那么理智上呢,实际情况就是,只有我在那最积极的帮爸张

    罗相亲,私底下给爸压力,逼着爸,要好好追施阿姨。

    原始欲望来了,我不经意间是没去控制,因为老公宠着我,给我最轻松的婚

    姻空间,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克制一下,也压根没想过老公看到了会生气。但是,

    就算我没克制也好,没忍住也罢,那么你不能否认我理智时,所付出的努力吧?

    还有,为啥当时会产生欲望,拿着爸的内裤自慰呢?第一,那段时间,我也

    好久没做了,过完年,我也才在情人节跟爸做了一晚上。其它时候,我也没做过,

    过年那段时间,也没跟爸做过,所以忍不住会想,真的只是本能反应,况且,我

    又不是性冷淡。

    再者,虽然我不爱爸,也打算跟爸断。但是,突然看到以前那么粘我的男人,

    对施阿姨那么好,我多少有点心里失落啊,就像,一个丑女人喜欢你,就算你不

    喜欢她,但是突然间,连这个丑女人也不喜欢你,相反转身,就去追一个不如你

    的丑八怪,你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吧?。

    所以,理智上,我巴不得施阿姨早点嫁过来,但是,内心深处,或多或少有

    点失落,也许这就是人类贪婪的本性。但是不管如何,我没破坏爸跟施阿姨,相

    反一个劲地在那撮合啊。

    还有,也许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拿爸内裤自慰,主要还是有点空虚,毕竟情

    人节那天,我被他破处了。

    是的,这个事情早晚要坦白,那段时间我自己真的玩疯了,想用最完美的方

    式,跟爸了断,所以春节那段时间,我去做了处女膜修复手术,然后情人节体验

    了一次再一次被破处的强烈快感。我想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了断跟爸之间的关系,

    我心想,跟老公,是失去初夜,开始了一辈子,而跟公公,刚好相反,失去初夜,

    结束孽缘。

    所以经过情人节那晚的疯狂后,那段时间欲望的确比较大吧。真的像当初初

    夜被老公夺走后,特别的空虚想要,所以,才会不知不觉中拿了爸内裤自慰了。

    但是,还是那句话,我的欲望被老公的宠溺,公公的禁忌之爱,点爆到了极

    致,情人节那晚的疯狂,我的确都快疯了。但是,我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克制不

    了欲望,最起码,情人节之后,我没跟爸做过,还积极撮合施阿姨跟爸。

    今天,该坦白的也坦白得差不多了,也许我在老公心中真的烂了,也许我真

    的被你宠坏了,也许我真的做的太过分了,我也真的迷茫了,第一次怀疑老公能

    不能懂我,能不能原谅我。我的确贪玩有点淫荡,可我刚跟你时,并不是这样,

    也很保守的,所以,我觉得,我的淫荡,并不是爱上了爸,只不过是被你惯的,

    激发了我本来就肆无忌惮大胆的本性而已。爸依然是棋子,只不过因为你的宠溺,

    我的大胆,爸这枚棋子,才被用活了而已。

    呵呵,说再多,也没用了,不知不觉中,我居然做了那么多丢人的事情。也

    许那段时间,我真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可是那仅仅是我贪图享受了,也以为你能

    原谅我。我只能说,我真没被爸征服,也许我是被我自己的欲望征服了。

    当然,这番解释,我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有点巧舌如簧,因为我的欲望也算

    是被爸开发的,如果我被自己的欲望征服了,那也间接说明爸把我欲望开发的很

    到位吧,但是我真的只能承认,仅仅是欲望让我迷失了,心怎么也没迷失,因为

    自始自终,我都以为是一场游戏,也正是因为这种心理,我才敢这样大胆去玩游

    戏的。

    唉,也许这场游戏,玩的太疯,这场游戏,让我假戏真做了,所以才让老公

    气得难以接受,现在后悔也没用了,是我太迷之自信了你对我的包容,我真的以

    为,我不管做什么,只要心没出轨,偶尔放肆一点,你都会包容我的,而且最重

    要的是,我一直以为是游戏,只不过玩的过火了,我一直以为,被你发现后,你

    顶多骂我玩的太疯太自私,真的没想到你会吃醋,真的没想到你会以为我被爸征

    服了,真的没想过你会以为我爱上了爸。

    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当局者迷,但是,老公,你

    也不算旁观者清,因为在我眼里,你也是当局者,我怎么可能会爱上爸?这是无

    论如何,都是不现实的事情好吗,记得你当初玩这个游戏时,就说过,跟别的男

    人玩,你还怕我爱上别的男人,只有跟爸玩,你才无需担心,我其实也是这种心

    理,才会越玩越大胆的。

    说了这么多,罗嗦了这么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是真的舍不得离开你,还

    跟当初一样,我一想到,以后我要跟别的男人,再婚,再生孩子,我就快要崩溃

    了。不过,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是个烂货的话,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我也不会

    逼着你跟我在一起。

    所以,如果你真的看不起我了,我愿意不纠缠着你,可以什么都不要,净身

    出户,而且为了证明我对你的万般不舍,我也愿意,把小宝留给你带。

    最重要的是,为了证明我能克制自己的欲望,我愿意用整个下半辈子去证明,

    跟你离婚以后,我绝不找第二个男人,如果做不到,父母不得好死,全家不得好

    死。如果昏了头真憋不住,毁了自己对你的誓言,我情愿自杀,也不要当烂货。

    唉,我真的想通了,也累了。但是老公,你不要急着给答案,冷静最后一个

    礼拜,也让我做你最后一个礼拜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