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淫欲系统】(33-34)

    第三十三小节,园游会的日子,父亲来访,紫千红的蹂躏。

    正式踏入冬天之后,天气变得越来越冷了,她们在夜里互相依偎、夜夜笙歌,

    尽其所能地抱住对方轻轻磨蹭,摆动腰部在对方的体内体会那紧緻与温暖,抚摸

    着彼此的肌肤感受对方的体温与柔嫩的肌肤,在那温暖的被窝里摩擦取暖,早起

    时也对温暖的体温与被窝依依不舍。

    女仆黛安理所当然地被弄得下不了床,躺在床上微微颤动,乳首满溢着浓郁

    的母乳,被压榨缩小的小鸡鸡则喷溅着淡如泉水的精液,蜜穴则喷溅着蜜汁将大

    腿染湿。紫千红站起来用美脚把玩着她的胴体,轻轻贱踏着她那浑圆的丰满,逗

    弄那可爱的小肉棒,拨弄饱满粉嫩的蜜缝,弄得她抽蓄更加激烈。

    轻轻地抱着女仆的胴体来到浴室,将她的身体放在垫子上仔细地沖洗乾净,

    那美丽的肌肤与富含淫欲的胴体显得相当诱人,粉嫩的肌肤摸起来十分柔软润泽,

    搓起泡泡将她的胴体染上许多泡沫,接着一口气用温水沖洗乾净,那带着雾气而

    朦胧的娇躯美艳十足。

    将彼此的身体清理乾净后,缓缓走入浴缸,脚尖轻点水面造成阵阵波纹,那

    温暖的触感从脚尖传递上来,缓缓将那美脚琛入水里,两人的身体浸入温暖的水

    中,彷彿解放了体重一样身体变得相当轻盈,黛安那硕大的丰满漂浮在水面之上,

    能够看到水面上的些许肌肤,也能透过水面望见其下完整的乳球与粉嫩乳首。

    伸出手捧起沉甸甸的丰硕乳房,彷彿大水球一样被揉捏而不断改变形状,用

    手指轻轻挑逗着乳首,插入乳口内缓缓抽送,将满满的母乳抠挖出来,把周遭的

    清澈泉水染成乳白色,而紫千红的乳房虽然小却拥有更加强势的分泌能力,从她

    周遭的母乳大量扩散,相较之下黛安的母乳一下子就被吞噬消逝,只留下紫千红

    的满满母乳,浴室四处飘散着乳香久久不散。

    玩弄好了后放松地往后躺,悠闲地用那美脚轻轻踩踏着她的胴体,抬起腿玩

    弄着那丰满的乳房,将那硕大的乳球如同水球一般踩踏,丰满的乳房变得又扁又

    大,用脚趾玩弄着那粉嫩的乳首,将她满满的母乳如同乳牛一般挤压出来。

    「你的肉棒还是一如往常的没有什么用啊。」接着用美脚逗弄着她那可爱的

    肉棒,肉棒明显比方才成长一些,变得有些粗壮修长,不过还是比不过紫千红那

    巨大的阴核,用脚踩下后轻轻磨蹭,马上就在脚底颤抖几下喷溅精液,来个几下

    马上又缩回成了可怜的小鸡鸡。

    用脚趾轻轻拨弄那粉嫩的蜜唇,只见到阴道口不停地收缩开合彷彿想要主人

    的进入,脚趾玩弄那粉嫩的蜜穴,弄得她不禁高潮迭起。不仅只有蜜穴不断收缩,

    肛门也跟着开开合合,两个粉嫩的小穴一起持续脉动,把玩着两个可爱的粉嫩小

    穴,黛安随着娇喘而阵阵高潮,嘴里不时透露出淫语浪叫,那粉嫩的小穴也开始

    痉孪。

    将身体清洗乾净后,来到厨房进行早上的料理,今天煮的是普通的粗白麵条,

    放点盐、稍微加油添醋,简单地煮了十分钟后就熟透了,煮了半斤麵就足够做为

    两人的早餐,再煮一点青菜、肉排和荷包蛋,浓郁的魔力吃得黛安又不小心高潮

    迭起,眼角与嘴角流着泪水与唾液将麵吃完。

    今天是园游会的日子,所以准备了许多的包裹,里面装着食材和料理工具,

    虽然她的厨艺并不精通,不过那富含着魔力的料理足以冲击一般人的味蕾,这小

    小世界内恐怕还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如此强烈的魔力,名厨资格恐怕在这世界是

    唾手可得。

    「老师早」。

    「你一大早就来啦,今天要辛苦你了」。

    红露比老师穿着着深色冬日洋装,完全遮掩不住她那姣好的身材,完美的曲

    线一览无遗,可以从正面见到她那丰满的半乳与深沟,若隐若现的蕾丝胸罩彷彿

    在勾引人一般,而那侧面勾起来的曲线与皱褶更是让人陶醉,长长的裙摆那突起

    的丰腴臀部显得相当诱人。

    园游会是学生们贩卖摆摊的日子,她不由分说地就开始弄起了摊位,她的摊

    位并不是特别显眼,位居於校园的角落边边,外观是简易的摊位,上方挂着横条

    广告「花生米血糕」,将米血放入木盒中用火燻烤,以清蒸的方式将层层米血蒸

    熟,接着染上酱料与花生粉再撒上香菜叶,在热腾腾的天气里来上一块也是享受,

    价格也很实惠。

    只见一个又一个来客吃得是高潮迭起,食物本身就已经很不错,再加上那强

    烈的魔力冲击,弄得每个人吃完不禁脸红娇喘,如果是女性的话也许还会被认为

    是天气太冷而有些发热,但这个小小世界的男女均衡,连众多男性吃到这米血糕

    也不禁高潮射精,弄得一堆男人马上进入贤者模式冷静了起来。

    「老师你也要来上一口吗?」。

    「……好吧。」见到各个客人状况那样,露比露出踟蹰的神情,对於眼前的

    米血糕感到有些棘手。

    她的眼角望见一名熟识的客人,与自己相仿的面容与身材,总是带着淡淡的

    笑意,那就是自己的父亲紫罗兰,有着与自己相同的一头黑瀑长发,一如往常地

    穿着简单的运动衫与运动裤,即使打扮中性仍旧看起来像是女孩子一样。

    他还带着女奴赵飞燕前来这个园游会,比起主人家族那齐平的头发,她的头

    发显得相当俐落,身材也变得更加姣好,穿着连身皮衣将她那美好的胴体展露无

    遗,尤其是那几乎将皮衣爆满的柔软乳房更是一绝,其容貌身材隐隐约约彷彿踏

    入神仙之姿。

    一旁的红露比则恭敬地鞠躬,默默在一旁观察着,即使身为白色项圈的佼佼

    着,但彼此之间的阶级相差太多了,即使是彩色项圈她也得毕恭毕敬,对於金属

    项圈和黑色项圈更是只能五体投地,而如今站在眼前的是一切顶点的紫罗兰,让

    她完全不敢插话叨扰。

    「原来在这里啊,小红过得还好吗?」。

    「爸爸怎么来了,要吃点米血糕吗,我请客」。

    「反正我平日白天也没什么事,白天陪陪女奴来小小世界取材找灵感」。

    「这样啊,这个是飞燕姊姊的。」将花生米血糕递给了主人的女奴,只见她

    倩然一笑,爽朗地说声谢谢收下了。

    「园游会不错啊,让我怀念起当初园游会的日子了」。

    「爸爸当时的园游会在做什么啊?」。

    「窝在教室和同学玩游戏,摊位丢给别人来摆。」紫罗兰用滑稽地表情吐舌。

    「那还真是……」。

    「像你这样出来摆摊做菜也不错啦,可以接触各式各样的客人」。

    「例如奥客?」。

    「嘻,奥客就是欠教训啊,把他们揍成猪头就可以了」。

    「我真的会这样做哦?」。

    「没错,就这样做」。

    父亲和女奴逛逛就回去了,那两人有如神仙下凡的气质不禁羨煞旁人,尤其

    是踏入神仙境界的赵飞燕,拥有着这小小世界的凡人无法匹敌的气质,甚至胜过

    了各国那千千万万的当红偶像,在座的众人见到两人离去不禁失神迷离,像现在

    这样一探芳泽的机会恐怕一世难求。

    「首次见到你的父亲,超越我想像的神圣而不可侵犯」。

    「哈?什么神圣而不可侵犯,不过就是个整天想做爱的淫龙,真想踩扁他那

    超大的臭鸡鸡」。

    「你们父女感情真好」。

    「一点都……还可以啦,反正圣域的人就是那个样子,不如来小小世界体会

    一下人生的艰苦」。

    来到这里她也成长了不少,多少能够明白为什么圣域的人都宛如神仙一般,

    虽然极度成熟而不会引起纷争,不过也因此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一切都变得平

    铺直述走向康庄大道,没有一点身为人类的心灵,已经昇华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

    境界。

    「你们是上次那两个浑蛋!」一名男人咬牙切齿地,他穿着着没有什么格调

    的花衬衫与花长裤,身后还带着一群痞子流氓。

    「你是……谁?」。

    「王浩啊,居然连我名字都不记得」。

    「要买米血糕吗?」。

    「喔,那给我一……不对,你们这两个浑蛋,上次让我好丢脸,看我这次还

    不砸了你们的场!兄弟们,上」。

    在他们正蓄势待发的时候,时间悄悄地停止了,紫千红笑着缓缓走到他们的

    身边,将他们的裤子轻轻脱下来,掰开那带有浓郁臭味的臀部,拿起几个长达三

    十公分的假阳具抹上润滑液,用这粗壮的假阳具在他们的体内肆意抽送,接着狠

    狠地顶到底深入肠道。

    时间又悄悄的开始了,几个人哀嚎地跪坐在地上,那屁股被开花甚至抽送的

    快感,在那一瞬间一拥而上,他们那可怜的小肉棒不禁高潮喷泄,将腥臭的精液

    喷溅出来,整个人也无法自拔地陷入天堂地狱,身体持续不断地颤抖僵直。

    「你们道不道歉?」紫千红蹲在他们的面前轻笑。

    「不道歉!你用了什么邪术,这混蛋小魔女!」王浩咬牙切齿地捶地怒吼。

    丢出几个生鏽项圈套住他们的颈部,随后长长数条炼子在她的手上一拉而过,

    几个大男人就像狗一样被她轻松地拉到美腿前面,他们的身体还渐渐缩小,项圈

    与锁链也跟着变得极其细小,直到他们的身体如同蚂蚁一般,对现在的他们来说,

    紫千红宛如一座高耸的巨大山脉。

    「黛安,把这几人的屍体寄去圣域让他们复活当贱奴,我可不想生灵涂炭。」

    轻轻一脚踩下,那巨大的美脚轻而易举地就将几人踩扁,如果竖耳倾听可以听到

    小人的惨叫声以及骨头粉碎的声响,美脚抬起来时地上只剩彷彿数个蚊子被压扁

    般的小小血迹。

    让黛安蹲着清理着那几人微不足道的屍体,紫千红继续回去摊位顾摊,由於

    只是学校的园游会,因此客人并不多,会上门的客人就更少了,即使拥有着魔力

    料理的优势,摆摊一整天也没办法把这些米血糕卖完,不过这也是学生们体会摊

    贩的经验与乐趣。

    「果然你一出手会变得这么惨。」红露比面露苦涩,那视人如蝼蚁一般的神

    情可不是正常人会有的。

    「让老师见笑了」。

    紫千红也是苦苦一笑,她觉得那人烦了才会出此下策,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

    如此残忍,对於自己的冲动也是相当难耐,也不知道那几人有了这样的体验之后

    会有什么样的心态与想法,虽然让他们体会死亡却又事后复活,但之后就要面临

    变成贱奴的命运。

    「落叶,今天也来追求老师吗?」。

    一名熟客上门了,是之前追求着红露比老师的章落叶,穿着着运动外套与长

    裤,配上那高大的身材显得相当热血,英俊的容貌更是羨煞旁人,他也算是白色

    项圈中的佼佼者,曾经也获得金属项圈的邀请,只可惜他是追求后宫大道者,并

    没有成为别人专属的想法,因此婉拒了金属项圈。

    「没有,只是来给您捧捧场的,两份米血糕」。

    「谢谢」。

    即使是下午也是有稀疏人潮,在舞台上也有社团在带动活动,到处都可以听

    到歌声与音乐,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添上了满满的活力。直到下午人潮逐渐散去,

    一个又一个的摊位也收了起来,眼见时间差不多了,虽然没有卖完,不过紫千红

    也将摊位收拾收拾。

    「看来家里好一阵子都要加菜米血糕了。」她有些无奈地望着手上的木盒,

    里面还有不少蒸熟的米血糕。

    「有机会的话再带来一点,我帮你消化一些。」红露比笑了出来。

    紫千红趁着热多吃了几根米血糕,加上酱料和花生粉还不错。算一算今天也

    赚了点钱,用这薄薄的利润请老师吃饭,选了间火锅店,虽然不便宜也不精緻,

    但就是吃气氛的,这天气最适合吃火锅了。两人在火锅店内相谈甚欢,聊了点最

    近的趣事和新闻。

    紫千红回家后有些疲倦地进入浴室沐浴,躺在那地垫上休息片刻,而女仆黛

    安则将泡沫搓出来抹在主人的身上,用手指抚摸着主人那娇嫩的肌肤,即使是那

    娇小的乳房、粗长的肉棒与紧緻的蜜缝都不放过,也顺便按摩着她的身体让她更

    加放松。

    用那强而有力的手臂轻轻揉捏着她的小手,接着往那白嫩的手臂游移,接着

    按摩着那娇嫩的香肩,将腋下也清理乾净,用手指按摩着纤瘦的腰部,臀部摸起

    来相当柔软富有韧性,大腿、小腿与美脚也仔细地按摩过一遍,同时将自己的胴

    体贴在她的身上,那饱满的乳房沉甸甸地压在她的身体轻轻磨蹭,那粉嫩的乳首

    不时泄漏出香喷喷的母乳。

    将主人的胴体染上彩虹的泡沫,那滑嫩的肌肤相亲相当舒服,随后用温水缓

    缓沖洗,露出那更加雪白的粉嫩肌肤。把主人抱到自己的怀里,脚趾轻点浴池水

    面,缓缓踏入浴池之中,让紫千红坐到自己的身上,而自己那丰满的乳房与粗壮

    的阴核则贴着主人的胴体轻轻磨蹭。

    被女仆按摩之后感觉骨头都快要散掉了,有种不可言喻的酥麻充斥全身,没

    想到辛苦一天之后的按摩是这么地舒服,她轻轻地躺在黛安的怀里,枕着那十分

    丰满的乳房,软嫩的触感比起枕头有过之而无不及,轻轻地磨蹭着她那白嫩的美

    背,彷彿柔软且温暖的大水球在身后揉压。

    女仆黛安将她温柔地抱在怀里,伸手抚摸着她那娇小的乳房,虽然不大却十

    分柔软,那粉嫩的乳首更是彷彿草莓蒟蒻一般。另一手则探入她的身下,用手指

    秤了秤饱满的阴囊,轻轻按摩着睾丸,随后缓缓套弄着那粗长的阴茎。

    轻轻用臀部蹭着她那粗壮的阴核,接着稍微抬起身体让那大肉棒插入她的蜜

    穴内,紧緻的蜜穴一下子就让黛安高潮迭起将不少精液注入她的体内,接着卖力

    地摆动着腰部让自己的肉棒在主人的体内抽送,紫千红享受着奴仆的侍奉,缓缓

    闭上眼睛哼着歌。回想起这几年读书的日子,虽然和同学没有什么互动,却认识

    了美丽的老师红露比,让她不自觉地笑得开怀。

    第三十四小节,老师红露比的约会与淫梦。

    红露比埋首於枕头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可惜鼻腔里始终少了一种味道,

    那是属於小红的体味,一种淡淡的灼热清香。和紫千红朝朝夕夕相处,如今她想

    像不到没有紫千红的日子,如果可以被紫千红所染上颜色的话她将会幸福到无法

    言喻的地步。

    晚上做了一些淫梦,虽然不太记得一开始是如何,但她可以肯定自己碰见了

    紫千红,和那朝思暮想的小红在梦里相会,并且互相依偎将对方染上了彼此之间

    的味道,虽然紫千红的身材娇小却能够衬托着她那粗壮的巨根,即使不如其父紫

    罗兰却也已经相当壮观,被那粗壮的阴核所填满的滋味,让她光是想像就不自觉

    濒临高潮。

    手缓缓伸入自己的衣物内,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那丰满的乳房与蜜缝,乳房有

    些沉甸甸地在手中像是水球一样不断随着揉捏而变形,手指则拨弄着那粉嫩的乳

    首轻弹玩弄,另一手则抚摸着那可爱的蜜穴,蜜穴已经饱满而潮湿,脑袋里则满

    满是紫千红的胴体,嘴里不时发出对方的名字与淫语。

    胸前的粉红逐渐硬挺勃起,揉捏起来仍旧富有韧性。拨开那粉嫩的蜜穴,小

    穴开开合合地彷彿在等着手指的进入,轻轻插入后在里头抽送,满满的蜜汁喷溅

    出来。一下子就涌上了云端,随着一阵高潮而颤抖不已,那小嘴发出了几声浪叫。

    身体的动作随着高潮而趋缓,她轻轻跨上棉被像个抱枕一样怀抱夹在大腿之

    间,轻轻摆动腰部用私处磨蹭着棉被,回想起方才的温存,紫千红那娇小胴体的

    景象挥之不去,让人想要好好呵护、疼爱一番,又想要被那纤细的美脚所践踏轻

    踩。

    虽然是寒冬清晨,她一大早却把自己弄得香汗淋漓,汗水将那棉质睡衣浸湿

    而透露出雪白的肌色,四周飘散着浓郁的体味,透露出那红润的肌肤,雪白的乳

    房、纤瘦的腹部、丰满的臀部与修长的大腿都一览无遗,甚至可以观察得到那粉

    嫩的乳首与饱满的蜜缝。

    撑起自己有些恢复精神的身体,将富含着汗味的棉质睡衣送入洗衣机清洗,

    她步入浴室盥洗身体,那充满汗水的胴体显得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热水一冲而

    下,将她身上的汗液沖刷乾净,身上淋漓的水珠让她的肌肤更显得润泽,飘起的

    雾气让她有股朦胧美感。

    将那娇嫩的胴体擦拭乾净,即使是私处也不放过,尤其是乳沟、腋下、大腿

    根部等等隐密地方,都要好好地清理过一遍,否则容易变得潮湿而感染黴菌。在

    镜中的她仍旧美艳动人,将那露珠擦拭乾净后肌肤显得更加雪白,彷彿蒟蒻一样

    吹弹可破。

    对於吃她不是特别的讲究,弄了一些蔬果淋上水果醋,酸酸甜甜中带有浓郁

    的苦味,这是会让人感到退却的早餐,不过她已经食用习惯了,再加上一整罐的

    无糖豆浆,虽然说是简单的一餐,但营养也相当充足。身为白色项圈的她依然要

    吃饭、要排泄,虽然拥有了取得无尽寿命的权力,但仍旧得像个正常人一样过生

    活,不像圣域之中金属项圈以上的神仙们不食人间烟火。

    盛装打扮,穿上深色的长袖小洋装,搭配与色调彷彿黑夜中的玫瑰一般绽放,

    在加上她那赤红色的长发与瞳孔,更显得相当亮眼。胸前深色的衣物紧紧包裹着

    丰硕的果实,即使如此仍旧显得那乳房有多么地丰满,臀部所勾勒出的曲线也相

    当美艳,让人对於其下那隐於裙下的修长美腿想入非非。

    到了台中火车站等待人儿的到来,如今台中火车站已经变成了外国人的聚集

    地,繁华的景象不复以往,第一广场大楼显得有些老旧黯淡。她这样的美人很容

    易受到搭讪,幸好大部分的人都安分守己,即使觊觎她那姣好的身材也不会跨过

    心中的那一条线。

    不久后朝思暮想的女性出现在眼前,紫千红穿着着赤色小洋装,看起来有些

    单薄,不过却能够清楚望见她胸口的娇嫩乳房与即使纤细也富有曲线的可爱身材,

    尤其是裙下那若隐若现的纤细美腿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一探那神秘的裙底深处。

    「等很久了?」。

    「没什么啦」。

    「老师今天穿这样很好看哦」。

    「你、你也一样!比穿制服还要好看很多」。

    公车迎面而来,她们搭上公车后,果然假日人潮汹涌,不一会儿将巴士占满,

    由於没有空位因此两人也只能拉环站着。拥挤的车子总是会有推挤,不时都会感

    受到她们的肌肤被其他人所挤压着,两人只能互相面对面站着,彼此之间也随着

    公车的颠簸而互相推挤,红露比用那丰满的乳房磨蹭着紫千红的颜面与胸口,弄

    得她不禁脸红。

    没想到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居然有个略显粗旷的大手缓缓伸入,轻轻抚摸着

    紫千红的身体,在衣物上揉捏那柔软的乳房,还拨开衣领探入胸口挑逗那粉嫩的

    乳首。隔着裙摆抚摸着那纤瘦的大腿,甚至轻轻撩起裙摆将手探入深处,轻轻隔

    着内裤磨蹭着那饱满的蜜缝。

    这、这就是所谓的公车癡汉?。

    真叫人羨慕。

    啊,不对,她应该制止这样的行为。

    「你是谁,为什么对我的学生毛手毛脚?」。

    「是、是小的王浩。」将手抓出来,是个体格高大的男子,穿着西装打着领

    带,头发则是流线型的平头,面容彷彿还有点面熟,颈上还挂着大理石的项圈。

    「又是你?你怎么变帅了」。

    「是主人把我变成这样的。」他毕恭毕敬地回应。

    「你的主人是谁?」。

    「这……」王浩面有难色。

    「啊哈,这是我主导的啦,遇上癡汉之类的场景总是想体会一下嘛。」紫千

    红吐吐舌。

    「千红……」理解了现况之后,老师也只能苦苦一笑。

    「不过既然被抓到了,犯罪还是要惩罚哦?」。

    「主人!拜託饶小人一命啊!」他也是一整个苦闷,当初不该狠下杀手请人

    帮他砸场,这下好了,成为了专属於紫千红的贱奴,只能任她摆布不能有所抗拒,

    否则他的一切都掌握在紫千恆的手里。这次也是奉主人随口说的命令前来当个公

    车癡汉,想来以后也许他就要做这些苦差事,如今也只能诚心诚意地求饶以望降

    罪免罚。

    「面对不守规矩的贱奴就该这样。」轻轻往他的胯下一踢,虽然没办法从外

    观上面看到什么,却能够听到睾丸被粉碎的声音,王浩马上哭了出来,在地上痛

    苦的打滚,那痛彻心扉的感受让他片刻后便晕了过去,难看地翻了白眼躺在路上

    抽蓄。

    「留他在那边没问题吗?」。

    「没事、没事,有请人回收医治了」。

    逛逛百货公司,上顶楼的电影院看了部欧美电影,那是带有魔幻色彩的现代

    故事。也吃了点美食街有些昂贵的餐点,韩式部队锅虽然是泡麵制成,却有着韩

    国的风味,尤其是那韩国知名的泡菜香味更是让人食指大动。随后两人到了附近

    的知名饭店休息。

    「你期望染上我的颜色吗?」。

    「千红……我期望着」。

    「如你所愿」。

    一个弹指,她那白色项圈马上变成了刚玉项圈,那晶莹剔透的宝石发散着阵

    阵的光泽,她如今也已经染色成为了神仙的奴仆,不再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她不

    禁感动地捧着坐在床上的紫千红的美脚,缓缓咬下那富含着浓郁味道的袜子,亲

    吻美脚脚背以示效忠。

    「跟着我也许会吃苦头哦?」。

    「那也是我的命运,我愿意追随您到天涯海角」。

    用美脚轻轻踩踏着她那美艳的容颜,用脚趾拨弄鼻头,让她闻嗅到美脚那浓

    郁的体味,让她不自觉地濒临高潮,身体微微颤动。用嫩舌清理着那脚趾缝,将

    粉嫩的脚趾含入口中吸允,将一双美脚舔舐乾净,紫千红则轻轻地哼着歌享受着

    老师的侍奉。

    慢慢地往上游移,将那美腿轻轻捧起,用那嫩舌仔细地清理,连膝窝都不放

    过。用手指按摩着她的美脚,那腿肉软中带硬富有韧性,揉捏起来的手感相当舒

    服。手指轻轻揉捏着她的脸颊,用那美脚玩弄着那丰垂的乳房,两粒乳球在美脚

    之下不断揉压变形。

    将主人的美腿舔舐乾净,用脸轻轻磨蹭着主人的私处,亲吻那粉嫩的蜜缝与

    饱满的阴囊,浓郁的体味扑鼻而来,嫩舌舔舐着可爱的蛋蛋,将那阴囊含入口中

    吸允,用小舌轻轻地按摩着阴囊,手指则拨弄着主人的蜜穴,轻轻磨蹭着那有些

    潮湿的蜜缝。

    吐出那饱满的阴囊,阴囊沾染上唾液之后显得润泽而变得更加可爱。慢慢将

    身体撑起来,亲吻那凶猛的龟首,将她的大肉棒含入嘴里吞吐,用嫩舌轻轻抠弄

    那敏感的龟沟,双手则轻轻揉捏着那饱满的蛋蛋,舒服的感受弄得紫千红不禁一

    阵轻吟。

    双手捧着那丰硕的乳房,沉甸甸的硕大乳球在手中不断改变形状,虽然不如

    神仙那样庞大但在凡人之中也算得上是极品,用手指轻弹粉红挑逗,揉捏着那粉

    嫩的乳首,乳首马上被逗弄得勃起硬挺。用那美脚轻轻踩踏着她的私处,在那饱

    满的阴户上践踏,马上就高潮迭起满溢而出,蜜穴喷溅出不少淫液染湿了裙摆。

    「还想要更多吗?」紫千红俯视着她那有些迷濛的神情,头发宛如布帘一样

    垂落,夺去了她眼中的亮光。

    她轻轻地点点头,紫千红带起了危险的笑容,将有些脱力的她抱到浴室内一

    起盥洗,退下洋装露出那白嫩的肌肤,红露比的硕大乳房十分显眼,雪白的乳房

    高耸於胸前,粉嫩的乳首则由於搓揉而硬挺。紫千红小巧的乳房也十分诱人,但

    更惊人的莫过於她那粗长的阴核,直挺挺地抵在老师的身体轻轻磨蹭。

    将她那雪白的美腿曲起压下,两腿张开裸露出她的私处,那粉嫩的蜜穴与菊

    穴正开开合合地彷彿在等待主人的宠幸,将那粗壮的肉棒压在她的蜜缝上轻轻磨

    蹭,随后将阴核深深插入里面,甚至突破了子宫口,红露比不禁一阵颤抖与浪叫。

    紫千红以手肘压着她的膝窝,将那白嫩的大腿狠狠压下,用双手抚摸着那对

    丰满的乳房,彷彿巨大牛奶布丁一样软嫩富有弹性,硕大的乳球在手中不断挤压

    变形,手指挑逗着那粉嫩的乳首,轻轻揉捏使之硬挺勃起。身下则挺入花心,摆

    动腰部在她的体内抽送,持续不断地快感使她阵阵淫语。

    吐出黏稠的唾液缓缓往下滴落形成一条丝线,这座桥连接着她与她,俯下身

    对着她亲吻,唇对着唇轻轻磨蹭,用小舌撬开那粉嫩的嘴唇,嫩舌深入里头轻轻

    缠绕,彷彿彼此之间的舌头融化在一起般纠缠,互相交换着那温热的唾液。

    一边亲吻一边在她的体内冲刺,眼神中充满着爱意,两人彷彿水乳交融。那

    粗壮的阴核在她的体内抽送,不少蜜汁喷溅出来沾染上她们的大腿,而那雪白的

    乳房也被揉捏地有些红晕。最后将大量的精液注入在她的体内,冲击着她的子宫,

    将那浓稠淋在卵巢之上,强烈的刺激让她陷入无法自拔地高潮地狱,眼泪与唾液

    不自觉地流下,嘴里也回荡着阵阵情欲。

    她已经失去意识而陷入沉睡,现在肯定正在做着淫梦吧?嘴唇缓缓地离开后

    唾液勾勒出长长一道丝线久久不断,将她抱在床上互相拥抱,在她那俏颜与胸口

    上亲吻,用可爱的嗓音道声晚安,轻轻磨蹭着她那白嫩的胴体,今晚肯定可以有

    个好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