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0)

    作者:东东73。

    2017/09月/25日。

    字数:10728。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和三个妈妈有机会就在租的房子里云雨,三个人同时在,

    也就一次机会。但是不会四个人一起做爱,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聊天,然后小姨就

    出去。我和大姨、妈妈在一起做爱的机会是比较多,而且她们两人都一同为我牺

    牲了玉门后,三人在一起也分享着这刻的美妙。

    小姨的玉门在那段时间是得不到,最多的感觉是我也还是不敢。毕竟尊重为

    大。这样持续到了14年,我听从小姨的建议,和我自己本身也有想法,所以我

    和小姨做生意了。

    这样一来,我经常在外跑,有时候小姨能陪着。更多时候我都是听她的使唤,

    去各地看设备,看市场。所以有一次要到算命先生那里,也就是石大哥。这几年

    和他聊了很多,而且很投缘,什么性爱的东西,换妻的都聊。还有聊母子的,给

    他一些网站看电影。但是我的事,我也不说成不成,他也没过问这些。不知

    道是为什么?可能他本人不像我,没有这种爱好。主要还是聊女人,聊风花雪月,

    聊姿势,聊功夫。

    这两年多,其实也就没有太多的特别,就是维持着我的渴望,和三个妈妈的

    满足与卸下的担忧。

    在我去石大哥那之前,我已经提前跟他说了,他很热情,说一定请我去尝尝

    他的手艺。

    ……

    下了飞机,石大哥和他妻子一起来接我的。我之前在视频见过,但也是蛮久

    了。现在看到本人,说惊艳也不至于。但是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说喜欢吧,又想

    挑相貌的毛病。说不喜欢,又一直看着她,觉得看不够。人是算不错,但是透着

    一种把人不自觉地吸引到性上面。我相信这种感觉很多人也有,看到一些特别的

    女人的时候。嫂子是烫了卷发,带很大的一对耳环。连衣裙,毕竟夏天。胸部不

    大,可以说是小。没有戴胸垫,这可以看出来。黑色的胸带在肩膀处看得清清楚

    楚,因为肩膀上是网状的。

    和他们两人都握手了,我和石大哥自然很熟络,像是多年的兄弟。和嫂子握

    手,她手里很多汗,可能是太热了。毕竟她们在室外接的我,看我到了,都下车

    迎接。没一会都香汗淋漓,锁骨都浸着汗,我觉得很性感。石大哥和我一直说着

    话,行李搬完,丢在后备箱。在车上也是杂八杂七地谈着,嫂子也很喜欢聊,自

    然熟。没有觉得有距离感,这点我想象不到的。

    我说先到酒店开房,大哥说好的。嫂子却客气地说:「家里有房间,小弟你

    就住家里。」对嫂子的关心,我也很高兴。正想说,石大哥抢了说:「人家都有

    大老板帮定好了房间,哪还会住我们那小破屋。」说完哈哈大笑。我急忙说:

    「别这样说,家才是最温馨的地方。就怕打扰到你们,再就是人家都订了房间,

    我也不好麻烦你们。但大哥的手艺我是必须去吃的。」说完大家也都笑了,车里

    都是欢声笑语。

    酒店到了,车停好了。石大哥拉着嫂子说:「走,我们也去看看五星级大酒

    店。」嫂子也很开心地答应了。其实石大哥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车也就是

    12万的车。但是我觉得人快乐就好。

    到了房间,石大哥和嫂子一路惊呼真的是太豪华了,从大堂到房间都是很单

    纯羡慕的眼神。看到这里,我觉得能拉这石大哥一起做做生意也好。心里这样想,

    但没说,等吃饭再说。

    嫂子看到床,直接开心地倒上去……

    我和大哥坐下来烧茶喝,然后拿出烟。石大哥是喜欢吸烟的,所以我拿了一

    条好烟给他。当然还有很多礼物,都在酒店给他们了。等下到他们家就直接拿着。

    我不知道嫂子喜欢什么,所以根本没买给她的。但是补品这些谁都适合。我们喝

    茶,嫂子拍照。房间每个角落都拍给够,然后发着微信。14年微信已经很普遍

    了。

    看着我给的礼品,嫂子知道很贵,所以一直谢谢。我就不喜欢那种人,既然

    我拿给你的,还装着说不要不要。嫂子和石大哥都是很实在的人,你给他们,他

    们就接受,但是很感谢。

    喝完一壶茶,石大哥说回家做饭了。我就提着礼品,跟着他们到了家里。他

    们家还蛮大的,有110平米这样,算起来是不错了。装饰也很舒服,平时都是

    工薪族,贷款也得买房。

    家里是石大哥的妈妈和女儿,女儿有7岁的。之前石大哥也说自己母亲老了,

    我刚看到也觉得确实蛮熟了,后来得知有5了,人很有精神。反正我看着觉得

    比我大姨大不了多少,算一起的话,都还是熟女。

    这是我做不到功夫的地方,如果提前问,知道有阿姨在,我肯定会准备她的

    礼品。好在礼品很多,也不失礼。然后包了两个红包,给阿姨和石大哥女儿。阿

    姨一直拒绝,但石大哥就说,收了吧,人家的心意。阿姨才乐呵呵地收了,他女

    儿也道了谢谢,还一脸迷糊,不是过年也有红包?

    石大哥回来就开始忙了,我看时间也才四点钟。然后就坐下来,跟阿姨聊天,

    嫂子跟大哥在厨房帮忙。阿姨无非不就是问我是哪的,多大了,然后就聊着。我

    反正是健谈,不怕没有话题。

    之前我刚刚叫大哥帮忙的时候,他说他母亲老了,我却觉得一点不老。可能

    他不爱好吧,如果说爱好熟女的,这觉得是很好的熟。我也仔细大量阿姨,确实

    心动,我不否认。当然脑子也意淫过,想过脱光了是怎样的。阿姨是短发,身材

    比较矮,但看不出有多发福。但脸色却很好,和她儿媳妇一样爱笑,大哥也是。

    这和我之前听石大哥说的有区别,也许他也没实话实说,我也根本不介意。再有

    就是,从大哥帮我的那刻起,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变化是肯定有。

    阿姨是单眼皮,带了一条很细的金项链,下边是像一片叶子。反正我觉得很

    美,而且很迷人,如果我不是有这种爱好,我也不会看上一个老女人。(等下我

    发相片,别去计较真伪,但你觉得可以很好的代入。)阿姨头发也找不到一丝白

    发,可能是染黑了吧,我没细看,但发质很好。阿姨脸是苹果脸,有点胖嘟嘟的。

    我真不知道石大哥为什么说自己母亲老,可能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四张的人了。后

    来得知,石大哥是长子,后面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去世的弟弟,很小的时候就走

    了。父亲也走得比较早,所以他肯定担起母亲的责任。再有,经过我的观察,石

    大哥很孝顺,而且嫂子和阿姨也很好。嫂子很年轻,也就是三十岁,和我差不多。

    我当时真的好渴望看到阿姨身体,也真希望大哥和我一样,这样也许有机会

    看到。就算看不到,能知道和这样一位熟女做爱,那也是多么幸福的事。我也说

    过我,对性,我像是永远吃不饱。有三个妈妈,但不代表我就不愿意和别的女人

    上床。和妈妈那是接近神级的享受,幻想别的女人,就是性的渴望。对熟女的渴

    望,也夹杂禁忌般的存在。如果没得到妈妈,就幻想是这些熟女是自己的母亲。

    2岁的我,除了三个妈妈,在外面跑的时候,同样约过炮,找过小姐。,

    高中生,大学生,白领,熟女我都染指过。毕竟跑生意的,人家接待你,会满足

    你任何性的欲望。每次出去,我都不放空。阿姨在我看来,算是漂亮的。而且真

    的迷人!聊天的时候,我也会幻想,裤裆里胀得难受。不过也很快消退,然后又

    起。

    和阿姨聊着,得知阿姨也会用微信,我二话不说就加了起来。虽然说不敢有

    什么过分的举动,但加个微信也不是过分。

    也不知聊了多久,饭菜就做好了,看时间也到了五点半。聊得开心,时间转

    瞬即逝。

    大哥的厨艺确实是好,吃得很饱。然后就剩我们哥俩喝酒了,嫂子带孩子出

    去溜达,那段时间正放暑假。阿姨却一直陪着我们到七点,然后也出去走走。就

    胜我和大哥了。话题也随着突变。

    「怎样了?我一直不好意思问你,见你不说?」大哥说。其实我也知道大哥

    问的是什么。

    「成了。」我也不再怕,就告诉大哥。然后举杯,对饮。大哥笑呵呵的,没

    说什么。

    「您呢?」我问。

    「我?」大哥疑惑地问。

    「算啦,不说这些。」我不好意思地说。

    「老弟,我知道你问的是什么。我和老婆还是和之前一样,她是喜欢刺激,

    而且我也说过很多母子的事给她,她特别兴奋。但也就是兴奋,做完爱我们就什

    么都不说了。不瞒你说,我说多了,我自己也很兴奋,也在网上看了很多,

    电影。和老婆一起看,每次都很兴奋。」大哥说。

    「我明白,反正我很感谢您。」说着,又举杯对饮。现在只有两个人,我们

    心照不宣。

    「你成了,我也觉得正常,也觉得不正常。毕竟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想想就

    好,没想过在自己身边发生什么。」大哥说。「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我说。「老弟,现在就我们,还有什么不能讲的。你都把这些事情交给我办,让

    我知道,我就不怕什么。更不怕你,就只有你怕我。」大哥笑着说。「大哥,说

    实话,阿姨真的不像您说的那么老。原来您说的,我以为也是老太婆一个。」我

    喃喃地说,也怕大哥生气。

    「哎,之前和你说的,我确实一点想法没有。但经过你这么一个事,我隐约

    地感觉到我和你一样,有这种想法了。但我是不敢的。」大哥说完,又自己喝了

    一杯。我看得出,酒喝多了,话自然把不住。「我也说句实话,阿姨确实太有气

    质了,太美了。您把这些想法告诉嫂子吗?」我问道。「没有,这个没有。也不

    敢,就是有一次做爱的时候,你嫂子突然问我,你是不是想操你妈。我吓死了,

    当时我确实想过。这些也不好意思跟你网上说,我们也经常玩角色扮演,你嫂子

    喜欢。但是做完爱我们就像没有这事一样,该怎样还是怎样。」大哥笑着说。

    「嫂子骨子里渴望刺激,但是很理智。」我说。「应该吧,我现在都觉得自

    己有些变态了。」大哥说完这句,可能觉得不合适,毕竟我都和自己妈妈做过爱,

    他却说这个是变态,然后继续说:「老弟,我不说你哦,你很性福了。」说完又

    笑呵呵的喝起来。

    「大哥,我们之前说的事,嫂子觉得怎样?」我问。「这个事,你嫂子愿意,

    毕竟换妻现在很多,她也听过很多,她一开始也不排斥,只不过不敢。」大说说

    道。「但现在是我一个人,您觉得她会怎样?」我迫切地问。「哈哈,她说她看

    你很不错,愿意了。」大哥笑着说。男人心底都是肮脏的,但是能接受换妻或者

    单男的男人或者女人都不简单。其实这些,现在和之前都太正常了。

    和大哥这两年多的密聊,我开始把大哥往换妻那边引,毕竟乱伦直接给他们

    性爱润色。很多男人都愿意接受换妻,只要自己觉得人家老婆也看得顺眼。开始

    的时候,嫂子就说这个愿意试试,但是怕不认识的人,事后会威胁自己。所以找

    一些可靠的夫妻,大哥也找了,但每次最后一下都是嫂子的怂,然后不了了之。

    那时候聊着,我就问大哥,愿意让我这个单男加入吗?大哥当时犹豫,说不知道

    自己过不过得了这一关。聊到后面,大哥说可以,只要自己老婆愿意。所以后来

    大哥就跟嫂子谁了这事,让嫂子也看到我相片。然后大哥问我,能不能把我想上

    自己的妈妈这事告诉我老婆,我虽然担心,但也答应了。毕竟那时大哥帮了我,

    但不知道我成与不成,知道这次吃饭才得知答案。当时嫂子听到这些,有些吃惊,

    吃惊的不是乱伦或者恋母的事,而且大哥有我这么一个朋友。再后来大哥也说来

    我们是网上认识的好兄弟,也帮过我扮算命先生。嫂子兴趣也就有了,但不知道

    我真人的样子。今天看到,大哥说嫂子很满意。

    我当时真的兴奋跳了起来,桌子上的酒杯都翻了。大哥也是笑呵呵地收拾着,

    我当时就想抱着嫂子上床。所以说,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足功课,提前计划好。

    也不是吹牛,如果说母子和换妻相比较,母子是极限的感官刺激,换妻是比不了

    的。但是换妻的平常化,普遍率却又是母子赶不了的。这点相信朋友们都知道,

    你只要成家了,随意地搜搜QQ微信,都很容易遇见换妻的,只要你别骗人。

    「大哥,今晚您说可以吗?」我着急地问。以至于根本没想到母子方面的东

    西,更把阿姨抛在云霄外。本来想多聊母子话题的,但是有了这个收获,也是很

    大的满足。毕竟两年的时间,和大哥交心交肺,成事不易啊。

    「你就这么急啊?」大哥很认真地说。

    「大哥,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我绝不乱来。」我也认真地说。

    「我心里肯定有些难受,但是愿意接受。等等,我现在发短信给你嫂子,问

    问她的意思。」大哥说完就发了。我内心狂喜。

    「大哥,您放心,我在您这边如果做成,让你去管理,就算不会,我请一个

    老师在你身边。」我高兴地说。

    「那感情好,这样一来,生活就轻松多了。」大哥说。虽然这时候说这个事,

    像是交换的条件,但我没这么想。大哥如果往这方面想,我也理解,更不会心存

    芥蒂。

    「你大嫂说这么快啊,都没准备好。」大哥笑着说。

    「男人谁都心急,大哥你明白的。」我调侃着。

    「等下我就叫嫂子开车送你回酒店,你自己车上跟她说。可以吧?」大哥关

    切地问。当然,我也知道,大哥能得到我的应允,这点在他经济上面帮助肯定很

    大,所以现在他也顺着我的急。之前也一直说想找机会和大哥做生意,那时候在

    网上都没有合适的项目,现在有了,而且也有了我的小肮脏。

    「放心吧,只要大哥您愿意,我肯定不会让嫂子今晚回家睡。」我说完,两

    人又对视一笑,然后举杯。

    酒。在这一刻,胜过一切的美好,胜过一切的言语。

    人。这一刻都已半醉,但却不忍停止。酒。不到八分醉,何谈喝酒。

    女人。这一刻已在路上,男人的心里,把女人当成什么?看作什么?谁都解

    释不了。男人和女人都是平等的,只要彼此尊重,何为耻?倒不如说是痴。你痴

    我,我更痴你。人与人,重要的是一个「懂」。只要有了这一个「懂」,就会得

    到共同的快乐!

    ……

    九点,我们还在交谈,喝酒。嫂子阿姨和他们的女儿都已经回来了,这时候

    的我们,我们两个男人也准备离桌。我已经有点轻飘飘了,人不醉,但在美人面

    前都得醉过去。

    「妈,您帮我小宝贝洗澡。给小琳送我兄弟回去,我不能酒驾。」大哥说着,

    我感觉出来已经醉了。好在我酒量这两年练得更好了,没醉也得装醉。

    「不……用,我可以……我可以自己回去。」我装着断断续续地说酒话。

    「要不然就睡这里了,喝成这样还怎么回去?」阿姨关心地说。

    「妈,那你去收拾房间,让他睡这里。」嫂子说。

    我看这样哪行?我不能白白浪费机会啊。

    「嫂子,不……不……不……行。我回去还有一个重要的事赶着……必…

    …须……今晚做完。」我胡乱地说。

    「喝成这样,还能做什么事?」阿姨说。

    「回去我……我喝一壶茶……就……OK了。」我装醉,而且很调皮地跟阿

    姨说。然后说很感谢很感谢阿姨一家的招待,然后紧紧握着阿姨的手。阿姨也笑

    着,可能没看见这么醉的人,还这么热情。

    「大哥,我走了……」我说着就往门口走。嫂子也不说什么,也过来扶着我。

    她们肯定认为我是完全喝醉了。我告诉你们,有目的的男人,在外面喝酒都得留

    两成。

    「去吧,我的兄弟。」大哥躺着沙发说。

    「阿姨,谢谢您!」说完,我返回去抱着阿姨。这也算是吃豆腐的一种吧,

    哈哈。阿姨慈母般地拍拍我的背,说那就小心点。阿姨比较矮小,但我闻到她身

    上的香味,以及身体上那柔软的部分。和人拥抱,我都忍不住想亲,但我不能这

    样。离别的拥抱,然后嫂子扶着我下楼了。

    我默不作声,但尽量走好,不让嫂子那么累。没有说话,就这样装着。车开

    了20分钟这样到了酒店。在车上我没说话,我也不想说话,戏要做足。装睡着。

    嫂子停好车,叫醒我。让嫂子叫我五六声我才迷迷糊糊醒过来。然后跟着嫂子往

    电梯走。

    「房卡呢?」嫂子问。

    「包。」我故意大声说。嫂子摸着我包,然后拿出房卡。不一会就到了我房

    间,嫂子刚刚打开房间,把门关上,想插取电卡的时候。我抱住了她。

    「啊。」嫂子被惊了一下。我知道女人该什么时候出手,什么时候装糊涂,

    什么时候不能乱来。我既然知道嫂子算看上我,心里已经答应了,大哥也应允了。

    所以我在嫂子叫的时候说:「嫂子,放心,我没醉。」我说的语气让嫂子一听就

    知道肯定没醉。

    「先放开我好吗?」嫂子呼吸很急,挣脱地说。我双手现在紧紧地抱着嫂子

    的双峰,虽然不算大,但是柔软的感觉也是那么强。然后我在嫂子后耳根亲吻着。

    「嫂子,让我拥有你吧!」我温柔地说。

    「那也先得洗洗。」嫂子深深地说。

    「我怕你跑了。」我深情地说。

    「不跑,相信嫂子。」嫂子也激动地说。

    当我放开嫂子,嫂子马上插电卡,然后去烧水拿茶来泡。

    「就算没醉,也喝多了。还不去洗。」嫂子命令似的说。奇怪这时候的嫂子

    笑容没有了,看起来很紧张,不停地做事,不敢正对着我的眼神。卫生间开着门,

    可以看到房间门,所以我不关门。我在外面很快脱完衣服,包括内裤也脱了,嫂

    子也没往这边看。去关起窗帘,然后又翻着翻哪。我裸体看了一会儿,然后马上

    跑去洗。

    夏天,洗澡永远可以那么快。我迫切地注视着门口,如果嫂子出去,我马上

    追上,把她抱回来。然而嫂子没有开门,我洗完出来,穿着浴衣。

    「洗完了,嫂子。」我说。房间等已经暗下来,茶也泡好了。

    「你喝喝茶,我洗洗。」嫂子说完,红着脸,低着头往卫生间走去。嫂子也

    不算矮,有163这样。不算瘦,但就是胸很小。样子迷人,特别是这时候的佳

    人。

    我喝着茶,卫生间的门紧紧关着,嫂子洗了很久。我也不去敲门,毕竟透着

    玻璃能迷迷糊糊看着在动的嫂子,女人洗澡不像男人那么随意,总是很认真,特

    别在翻云覆雨到来的时刻。

    水声止,窸窸窣窣地擦拭声,我都能听得仔细。然后吹风筒的声音又起来,

    嫂子连头发也洗了。我就往卫生间门口等着,这种等待总是能让男人精神爽动。

    ……

    时间流逝,美人待出……

    「咔」,门已打开。嫂子料想不到我就在门口等着,望着我,脸「唰」一下

    又红了。

    我捧着嫂子的脸,细细看着嫂子,闭着的眸子。懂女人的男人,都应该知道,

    这是女人发出最直接最强烈的信号,如果还不接住女人的这种信号,那这就是不

    解风情。

    我一蹲,一扣,把嫂子抱了起来。这回没吓着嫂子,还是闭着眸子,绯红的

    脸色,欺负的胸口。抱着嫂子的时候,浴衣的对折,已经出卖了里面的美乳。虽

    小,但却白嫩,乳头是很浅的粉色。隐隐约约!轻轻地把嫂子放在软软的床上,

    我解去自己的浴衣,送给嫂子深情一吻。

    首先是那闭着的眸子,亲吻的时候,眼球隔着滑嫩的眼皮在里面转动。然后

    轻滑到那尖尖的鼻尖,再滑到了那温温的唇。含住了一片薄薄地唇,薄荷的牙膏

    清香还余留在口中,清清甜甜的。然后舌头轻轻撬开了虚掩的牙缝,炙热的两片

    舌,终于搅动在一起。温润,还有嫩滑,在彼此的碰撞中达到了最完美的反应。

    你吃着我,我吃着你。然后依依不舍地退出来,含住了另一片下唇。很暖,很厚,

    轻轻地咬着,然后温柔地拉开。嫂子随着「嗯」一声,双手已然在我背上。

    然后嫂子那美颈,略略地游过,再在那锁骨处用舌尖,用双唇轻舔着,含着。

    浴衣已经被我双手摊开,一对轻巧的美乳呈现在眼前。干净得连上面突起的汗毛

    都能忽略,舌头像着了魔,不停地滑动,每一次地触碰,都感觉到那细细的鸡皮,

    美极了。乳头也在挺着,昏暗的灯光并不带走这美乳的光辉,反而让它更加美艳,

    更加细致。女人的皮肤,就像一股清泉,容不得杂质。当然,清泉随着流逝,也

    会浑浊。然而,有的清泉却特受上天的眷顾,风吹雨打,都打不混,吹不浊。嫂

    子这身子,就是这样被上天眷顾了。就连那一株株细长的阴毛,也显得格外精神。

    看痴了的我,已经问到了嫂子的小腹,平滑的小腹,没有过多的赘肉。这些

    都是我意外的惊喜。对那美乳的不舍,让我又痴痴地含住了它。手轻抚那阴毛,

    然后往下,寻找那种湿润的神秘……

    一股滚烫的暖流,已经在手指与阴部的结合处泛滥成洪水之势。我挤压着,

    并不让指尖进入那洞穴中去,然而堵不住那流出来的猛兽般的液体。感受到嫂子

    的紧张,嫂子的期待,嫂子的冲动,嫂子的欲望……如果一个女人同你上床,流

    出那么多液体,说明这性爱的质量,感官的刺激已经接近顶峰。

    娇喘着的嫂子,勾搂着我的头,把我挤压在她那轻巧的双峰。我也贪婪地吃

    着这美乳,细细地舔着,在手掌中不断地挤压,不停地吸允。嫂子的呻吟,不算

    高亢,却是一种别样的娇喘之美。浴衣已经全退去,被压在嫂子身下,下体处的

    浴衣业已打湿一个小圈圈。手碰到,冰冰凉凉的。

    在我这一波攻势下,嫂子已迷离,或者可以说比我更醉。我在嫂子上,两边

    的膝盖分别跪坐在他肩头的枕头上边,臀部也感受着被压在下面的美乳,并不是

    很大的力。嫂子知道我的意思,微微睁开眼,双手握住我的肉根,套弄着,仔细

    地观察着。像是考虑一番,然后轻轻往下拉,我也往前靠,手扶住床头,这样肉

    根更容易进入到那温暖的口中。

    嫂子是含入的,而不是先用舌尖舔,很入一下,又吐出。然后轻轻地含着,

    套进套出,这样反复一些时间。我偶尔能感受到龟头触碰舌头的感觉,我当然不

    甘心。「嫂子,用舌头。」我喘气地说。嫂子很听话,马上用舌头攻击,能感受

    到嫂子口交的刺激和功力,很酥麻的快感。嫂子一直用舌尖在我马眼处挑弄,然

    后又滑到龟头周边,好不刺激。已经发烫发硬的肉根,在嫂子口中达到最极点。

    受不了的我,离开了嫂子的香口。然后对准那已经如洪水泛滥的洞口,浅浅

    地插入。背后一阵刺疼,原来是嫂子的指甲陷入我的肉中,嫂子随后「啊」的一

    声,我的肉根已经整根被吃进去。然后做缓慢地进出,嘴对嘴地封住了嫂子发出

    呻吟声的口。

    下体的动作,由浅到深,由缓到急。肉根地进出,带出来的声音大的出奇,

    毕竟嫂子流了很多液体,是我见过最容易流水的体质,可能也是因为刺激。当晚

    快速地抽动,抱着压在身下的嫂子,嘴已经离开了彼此,能听到嫂子的呻吟声,

    也是很美。嫂子叫唤的声音开始加大,到此时,我才知道嫂子之前的娇喘,在这

    时候已经变得疯狂地呻吟。原来嫂子忘我的境界是在这时候,所以我更卖力了。

    汗液地流失,让我愈加清醒,而且状态更加勇猛。有的人,喝酒了就硬不起,但

    有些人,比如我,就是有如神助。酒能助性,我身上最能体现。

    在我快速抽动到有感觉的时候,我示意嫂子女上男下。嫂子心领神会,没几

    秒的功夫,我们就换好了体位。看着嫂子扶住我肉根对准自己的洞穴,「噗」一

    声,已经没入那深深洞穴中。嫂子流水太多,所以摩擦力是小了许多,松紧的感

    觉也是正常,毕竟是顺产过。嫂子的大腿处,由于生了孩子,所以也有几条妊娠

    纹,并不影响美感。

    嫂子确实毕竟懒,虽然很享受这感觉,但没几下就累了,自己趴下了。我就

    顺势后入,让嫂子跪着,我在后面插入。嫂子的阴毛也连到了菊花处,稀稀疏疏

    地几根,也被打湿了。我用手指轻轻滑着,嫂子受不了用手挡住我,示意我别。

    我不放弃,又一次在菊花出勾抹,嫂子的手已经力不从心。「别」。嫂子嘴里说

    了一句,我哪会理会,继续挑逗这菊花。一伸一缩的菊花,也是很美。我也能感

    觉到嫂子的淫水已经流到床上,也流到我蛋蛋下,滴下来的感觉。我加快了速度,

    一边抚摸着菊花。嫂子那长卷发,已经看不到她任何表情,虽然她是歪着头在枕

    头上。

    看着着菊花,被后入过的菊花,我也想进入。我为什么知道?因为之前和大

    哥聊那么多,我丛勇他进后门,他也经常进过。

    我拔出来,对着嫂子的菊花,想进入。「别」。嫂子又说着。

    「嫂子,你菊花很美,我受不了了。要进入,我知道大哥经常进入。」我说。

    嫂子听到我这样说,手已经离开。她顾忌的可能是让别人知道她被走后面的感受,

    但现在知道我已经得知他们夫妻两经常走后面,也就坦然了。菊花确实是很紧,

    那种被肌肉包裹住的紧迫感,是美不胜收的。可能嫂子经常后入,所以我也很顺

    利地顶到我肉根的最底部,又是一伸一缩的感觉包着我的龟头,没有太高的温度,

    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

    其实我最初的想法是要带套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都忘记了。现在也根本不理

    会了,觉得应该没有病。却能感受到肛门处的异物,我知道是什么。继续抽动着,

    而且伴着嫂子的呻吟声,我愈加地果断,不断地冲击着。

    终于,在持续快速地冲击下,我忍不住了,嫂子也大声呻吟着,我最后的几

    次冲击,然后一动不动,让自己那一股股精华有力地射出。嫂子颤抖着,我深深

    地呼吸着……

    肉根慢慢软下,然后滑落。嫂子的菊花并没有流出我的精液,可能嫂子控制

    在里面。然后我也倒到床上,拥着嫂子,肉根还在嫂子屁股缝中。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恢复了,然后起来,没叫嫂子。毕竟养成的好习惯,如

    果不带套做爱,我就会很快去洗澡,用热水洗干净自己的肉根。在卫生间,看着

    我的肉根,边上有些泛黄,我知道是何物。然后开起花洒,冲洗着。洗了十几分

    钟,觉得很舒服。出来的时候,嫂子还是保持原样。

    我轻轻抱着她,问在她颈部,在耳根处说:「嫂子,你洗洗吗?」

    「我休息一下。」嫂子说完,就转过来,抱着我亲吻。我也陪着嫂子吻着,

    抱着她。

    也就过了十分钟这样,嫂子起来了,快速跑到卫生间。模糊的影子看得到,

    嫂子在马桶上,不知道是拉屎还是在排出刚才我遗留在她体内的精液。然后她开

    始洗自己的身子,下体。这时候的她没有关门,我也没去看,就这样等着。这回

    是我去热水泡茶,倒了两杯,打开了很亮的灯。

    嫂子裸体出来,看到这么亮的灯,更是害羞,却也没有躲。我递给嫂子一杯

    茶,嫂子接着,轻轻吹着,然后一口一口地喝。

    「嫂子,谢谢你!」我诚意十足地说。

    「哈哈,你们不是早就想这样吗?以后你结婚,会不会让自己老婆给别的男

    人睡?或者说愿意换妻?」嫂子问。

    「愿意。」我肯定地说。当时我就是这样说,反正我又没老婆。

    「那以后你结婚了,就让你大哥也和你媳妇睡。」嫂子笑着说。

    「必须的,不光给大哥,只有嫂子愿意睡我媳妇都可以。哈哈。」我笑着说。

    「胡说。」嫂子说着打了我一下,当然是微笑地打着。

    「今晚不用回去了,我跟大哥说了。」我说。「你什么时候跟他说?」嫂子

    问。「喝酒的时候,说如果你答应就不用回去。」我说道。「好,刚才他发短信

    给我,你也看到了吧?」嫂子问道。「看到了,我也高兴。」我说。然后就过去

    抱嫂子抱起来,站着拥吻。

    说实话,和嫂子的性爱,就是很普通的性爱。唯一刺激的可能就是换妻,或

    者说是大哥的老婆,而且也蛮漂亮。最吸引我的,还是她给我很矛盾的感觉,说

    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也不介意,反正性爱是快乐的。最吸引我的,还是她

    散发的那种给人亿看见她就想到性的感觉,这种冲动为性爱提供了很不一般的感

    觉。毕竟我和妈妈,大姨,小姨都做过爱,其他一些人很难有很高很高的感官刺

    激,但嫂子给人的感觉,确实是比一般普通的美女来得爽。

    和嫂子第二次性爱,也是慢慢的享受,做完我照样去洗。这一次我提议带套,

    嫂子也没说什么,其实我喜欢内射,所以还是带套,免得怀孕。嫂子知道我这样

    为她着想,更加满意。第二次的性爱,嫂子没再去洗,然后我们相拥入睡。毕竟

    第二天都还有事,就休息了。

    早上醒来,是我叫醒嫂子的。已经六点半了,我让嫂子早点回家,不然阿姨

    会问。

    「好的,其实等下回去,我直接买早点回去,老妈子就不会有什么怀疑了。

    对了,用不用帮你买早点?」嫂子关切地问。

    「不用了,我八点有人接,本来他们去机场接的,但是想见到嫂子我就叫大

    哥接。」我笑着说。然后嫂子很开心地亲一下我,就起来洗漱,穿衣,回家。早

    上并没有再做爱,也没再问什么时候再来。就这样,嫂子回去了。我也得准备我

    自己的事,今天是没办法跟嫂子他们一起吃饭了,等我有机会就去酒店请他们全

    家吃。而且和嫂子,也没说过母子方面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