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9)

    作者:东东73。

    2017/07月/24日。

    字数:10419。

    厦门的这几天,白天吃喝,晚上都是和小姨睡。跟妈妈的大姨也就是饭桌和

    游玩的时候正常地交谈。

    和小姨,真如同小情侣那般,夜疯狂的次数不多。小姨的冰冷,被我慢慢融

    化,晚上喜欢躺我臂弯睡。我没告诉小姨,我和妈妈大姨一起。因为我试探过往

    这方面引,小姨很反对。我知道慢慢地改变吧,我得努力。

    五月五号,我们也要从厦门返程了。跟小姨朋友道别,我们上了飞机。我如

    同胜利者般,微笑着。

    我们的班机晚上八点到了,打过电话,男人们都还没回来,说到6号才回。

    我跟着我的三个女人,一起坐车回家。反正各自家里没人,小孩也大了,在外面

    读书或者工作。所以我们都回到了我家。

    饿?确实有一些,我就拿着行李和购买的东西往家搬。司机朋友看到这么多,

    也帮着。因为三个女人在超市买一些东西,回来小做一些。

    一桌美食,在三个女人手里简单而快速地完成了。她们还是像平时一样,聊

    着天,开怀地笑。

    吃完饭,她们也没像平时那样,马上就收拾洗碗。今晚这一切,她们留给了

    我。我笨手笨脚地干着,她们在房间里放声地笑,夸着对方。我知道她们在试自

    己的新衣服。而且房门是关着的。我多想冲进去,把三个女人都放倒在我身下。

    男人的欲念都是无穷的,而且是不满足的。特别是我,渴望着这禁忌的刺激。

    家务虽然笨手笨脚地做完了,但是房门还没开。我敲了敲门,妈妈开了门。

    「吕吕,过来看看,我们买了同一件衣服,你看看谁穿得最好?」妈妈急切

    地问。也是,女人对新衣服的渴望,也是男人们理解不了的。看着她们不一样的

    身材,穿着一样的衣服,花斑纹,戴着披巾。论气质和身材,当然是小姨穿得最

    美,然后是妈妈,再就是大姨。本来大姨不想买的,但被自己两个妹妹说服了。

    穿得也同样有韵味。衣服是无袖的丝绸旗袍,加上披巾,看到的像是民国时期的

    风味。

    「妈妈和大姨穿得不如小姨,但是妈妈和大姨很丰满。」我不想过多评论女

    人的穿着,我怕说错话。哈哈。

    「说的跟没说的一样。」小姨又冷冷地说。

    「本来就是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特色。小姨,难道不是啊?」我说。这时

    候我已经不怕小姨了。毕竟在厦门,都是小姨陪我度过春宵。

    「我还是不穿了,觉得很胖。」大姨笑呵呵地说,有点不自在地转来转去。

    「大姨,还是很好的,别人也穿那么多。」我夸着说。

    「反正我是不穿出去的。哈哈。」大姨说。

    「那好,以后就穿给我看。」我笑着说。三个女人也笑了。

    「你想得美啊。」妈妈也笑着说。

    「我当然想得美,而且得到美。」我话带含义地说。

    「别胡说哦。」小姨说着,就笑着抓起我的耳朵。妈妈和大姨也笑着。

    「出去,我们要换衣服。」小姨说着。然后轻推着我出去。我也知道不能违

    逆小姨,虽然我能说服妈妈和大姨一起。但有小姨,我知道不能那么急的。

    我悻悻地回到自己房间,我没买多少东西,就一些纪念品,两套衣服。然后

    打开电脑,看看新闻。

    「吕吕,出来一下。」妈妈叫着我。我跟着出去,看见妈妈在搬行李,我马

    上抢着搬。

    「干嘛?」我问。

    「我们把衣服都拿出来洗啊,几天不洗的衣服。」妈妈说着。我看着妈妈,

    秀发滴着谁,透着体香。已经换好了宽松的睡衣。原来妈妈她们已经洗完澡了,

    我都不知道我看了多久的新闻。我把行李去都搬到洗衣间,其实妈妈也可以自己

    拿的,本来就是推拉式的。

    「妈妈晚上跟你睡。」妈妈害羞地说,而且轻声地说。我看着妈妈,见她一

    边拉出衣服,一边往西洗衣机放。我抱住她,妈妈也转身过来,两片唇又贴在一

    起。大姨和小姨好像还在妈妈房间洗澡,所以我抱着妈妈吻着。也就两分钟,妈

    妈就说先洗衣服。

    「大姨和小姨在干嘛?」我问。

    「在洗澡。」妈妈说完,干净利落地把脏衣服都放到洗衣机了。

    「妈,想我了吗?」我坏坏地问。

    「嗯。」妈妈深情地说。我也感觉到,妈妈真的想我了。

    「去洗吧,不早了。」妈妈说。我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妈妈走到我房

    间,帮我拿换洗的衣服,然后就推我进卫生间。

    ……

    没一下,我就洗好了。我出来的时候,又听到妈妈房间里面的笑声。门还是

    关着。

    我又回到了我的房间,看着刚刚的新闻。新闻内容不记得了,那时候好像还

    是有很多好的新闻看。

    「滴滴……」短信响起了。我拿来一看,是大姨发的。

    「臭小子……」然后就没有了。

    「大妈妈,怎么啦?」我关切地问。

    「喜新厌旧的臭小子。」大姨回道。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内心不知道

    有多高兴,原来大姨喜欢吃醋。

    「大妈妈,胡说,我也很想您。要不然您现在来我房间。」我这样说,我知

    道妈妈也肯定看得见。因为那边没有了声音。

    「想得美,大妈妈以后不理你了。」大姨回道。

    「大妈妈,你们三个我都会好好地爱,好好地珍惜。」我说。

    「就你会说,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一起跟你短信聊。猜猜我是谁?」看这样的

    速度,我知道是小姨。

    「小妈妈,是您写的。」我说。

    「哈哈。聪明。」小姨回道。

    「别过来敲门,你就在房间里。妈妈给你写信,妈妈怀念那时候。」这个回

    答,我知道是妈妈。我也喜欢书信的形式,能把人的情,人的念都在一张纸的字

    上表达。

    「好的,我也写。我给你们三个妈妈都写。」我很感动地说道。不知道为什

    么,事情有时候就像灵感到来,会让我们增添很多情趣,自然而来。

    信:

    「妈妈,大妈妈,小妈妈,我深爱的三个妈妈,我想你们!

    我内心的感动,无法言语。只有深深的爱意,用我所有来回报你们的爱。小

    妈妈,您是那么美,您对我的付出,我在心里刻着。永生不忘!我不知道是什么

    机缘巧合让我们的心灵彼此碰撞,我感谢这种巧合,我感谢我的命运。因为只有

    这种命运,才能让我拥有三个最美丽的女人。以后只有更好,不会再有危机。

    大妈妈,我同样爱您。感激的话,我不用说,第一次写信给您和小妈妈,我

    很开心!之前都是和妈妈书写表达,这一次,我和您和小妈妈也能同样以书信传

    情,好幸福。我们心底的秘密,心底的话,彼此了解。我爱您!

    妈妈,我最亲最爱的人,对您,我只能好好地,努力地,健康地,平安地生

    活下去,才是对您最好的回报。

    爱你们的儿子,吕吕!」

    一张信纸,我就尽量写完。然后我走过去,把信从妈妈的门底递了过去。回

    房,虽然现在没有以前那种刺激和期待感,但同样使我快乐。

    几分钟后,我房门底也递过来三张纸,我知道是她们三个给我写的。我先读

    到的是妈妈,因为我随机抓。

    「我爱的吕吕:

    生疏了,离上次写信已经过来好些时日。感觉好奇怪,现在我们距离不过十

    米,妈妈却很希望有这种感觉,书信的感觉。现在没了心跳,好喜欢之前的心跳,

    那种紧张。不过现在的妈妈是享受,我们三姐妹都是红着脸写的。当然,如果没

    有她们在,妈妈不会脸红了。妈妈会直奔你怀里……

    妈妈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就近在身边,却很渴望你一直抱着妈妈。我们今晚

    好好享受这一夜吧……

    妈妈爱你!」

    看着妈妈的信,我心澎湃。对,这一夜,我要好好抱着妈妈。因为下次机会,

    如果不是刻意地去追求,要方便在一起的话很难了。

    接着我翻到的是小姨的信:

    「小吕,是小姨。小姨很高兴,别的小姨也不知道说什么。谢谢你,给小姨

    的快乐,小姨意想不到的快乐。原先的小姨,以后会很反感这些。带着家族责任

    感来完成,但是小姨在你这里得到一些我从未有过的快乐。小姨是真心话,我们

    之前的四个夜晚,你说的那些话,都说到小姨心里。你也听了小姨很多心里话,

    谢谢你,安慰着我。」

    小姨的信,没有什么格式,就是有什么说什么。我明白,经过之前的四个夜

    晚,我对小姨很多事都得到了了解,她的苦,我知。我不知道我会失去什么,因

    为现在我得到的这些,将来会有什么失去,我不去想。人的一生,该追求的还得

    追求,百年之后的自己,将是一推土,或者是一片灰。

    最后看到的是大姨的信:

    「嗨,大姨第一次给你写信,真的好奇怪,我们三姐妹给你写信。哈哈,都

    是你的怪妈妈,说什么写信有很多感觉。我觉得没有,因为你都不写给我。

    对了,看完信,就过来敲门,敲完门就回到你房间。」

    大姨的信更简短,可能没有我和妈妈之前那种意境吧。

    我知道这一个夜晚,我要疯狂到天亮。虽然不能和三个女人同床,但又有什

    么区别呢?

    房门已敲……

    我的房门打开了,是妈妈来了。妈妈害羞地关上门。我迎上去就是一顿热吻,

    妈妈同样以百倍千倍的热情回应着我。没有内衣,我抚摸着妈妈身上,手伸进妈

    妈的衣服里。

    吻,我一直吻下来。妈妈站着,我蹲下来,吻着妈妈的小腹,手抓着妈妈的

    乳房。拉下妈妈松垮的睡裤,没有内裤。

    那一戳细细稀稀的阴毛,我含入口中。然后含入妈妈的小痘痘,那干净的阴

    部,小痘痘清晰可见。舌尖在上面轻舔,双手用力捏着妈妈的双臀。妈妈的双手

    指尖,也插进我的头发,摁压着我的头。

    我的唇和妈妈的美穴交融在一起……

    湿液已经将我的唇包围,我感受到妈妈蜜汁一点点溢出,我如舔真露,用舌

    头不停搅动。

    我们已经翻滚到床上,换成四片热唇和两根舌子在你死我活般的斗争着,翻

    江倒海,你吞我咽。全身的肌肤都光滑无物,彼此的双臂紧拥着,时而挣脱出来

    的手掌,在彼此的身上游走。

    妈妈哼哼着,妈妈口中一股犹如新鲜扇贝的鲜味儿,使得我欲罢不能。压着

    妈妈在身下,一只手在帮助已经发烫坚硬的肉根寻找那湿漉漉的洞穴,跟着湿液,

    洞穴很容易找到,就这样缓缓溜进妈妈的洞穴。妈妈呻吟着,在我嘴中呻吟着。

    妈妈的双腿自然的弯曲着,我勾着妈妈的膝盖后跟,直起身子,对着妈妈又

    一阵狂轰滥炸。泛滥的下体,加之粘液形成的啪啪啪声,拉得那么长……

    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我们都不曾到达自己的高处,这团火,我们需要

    两股热流将之浇灭。我对待妈妈,这时候已不再那么温柔,在妈妈跪着的时候,

    我从后面进出,双手偶尔拍打着妈妈的屁股。对这样的刺激,妈妈显然是接受的。

    每一次抽打伴着抽送,妈妈都将自己的呻吟声完完全全地吐出来。

    我们的火还在烧,我们暖流正在形成爆发之势。我在寻找着妈妈另一个神秘

    的洞穴,那朵菊花正等着我。妈妈跪着的姿势,正是进入的最佳方式。我看着微

    微张合的花洞,再也不能坐以待毙。浅浅地滑入,又一股熟悉的感觉,紧实的感

    觉,冰凉的感觉,被挤出的感觉。当达到最深处,我开始了匀速地运动……

    「啊……啊……」妈妈的呻吟声像升了一个调,也变了一个调。这个紧实的

    包裹感,看着泛红的肉根,看着粉嫩的菊花肉吞进吐出,我再也忍不住了。妈妈

    也同我一般,感受到彼此要到达的地方。

    那一刻我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妈妈转身挂在我肩上,寻着我的唇。

    那一刻妈妈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

    我们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我们

    只有爱,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累了……

    我和妈妈躺着,我头埋在妈妈温暖的乳房里,听着心跳,随着呼吸乳房高高

    地起伏。

    「陪陪你大姨和小姨哦。」妈妈喏喏地说。我已经出汗,妈妈没出,我点头

    答应。

    过了许久,我引以为傲的肉根又慢慢地发生着变化。妈妈笑着拍拍我,我离

    开了妈妈怀里。妈妈穿上衣服,然后用手笑着拍拍我的小兄弟。随着就离开了房

    间。

    我以为大姨会很快到来,我等了半小时还没见。都有点睡意了,小兄弟也软

    了。我就发短信:

    「大妈妈,想你了,快来!」

    短信发出几分钟没收到回信,但大姨已经来了。

    「没出息。」大姨说着,然后自己也笑了。然后就乖乖过来了,我抱着大姨。

    说:

    「妈妈,我想要了。帮我吃。」

    大姨抬头看看我,温柔地看着。然后俯身下去,把我没洗过,刚刚在妈妈身

    体进入的肉根含入口中。

    在大姨嘴里享受对我是强烈而愉悦的经验,因为我可以完完全全沉迷在感觉

    里。

    大姨的口,温暖伴着饱满,而且大姨吸得很用力,我并不觉得痛。也许是刚

    刚亲吻过妈妈的全身上下,现在的我不想动。

    也有一些懒,只有躺着享受大姨的

    服务。以至于大姨什么时候脱掉自己衣服裤子我都不知道,直到我坐起来看到全

    裸的大姨。

    「妈妈,好舒服。好舒服!」我叹着说。

    「可以进来了吗?」大姨好像含累了,可怜巴巴地问。

    「嗯。我帮妈妈摸摸。」我说。大姨已经躺好了。我侧身拥入大姨,一手勾

    抹大姨饱满的美穴。我的舌头我的唇,在大姨颈部舔着。没有太久的前奏,我就

    让大姨骑上来。蜜穴已有了湿液,进入很容易。大姨的进入,不像妈妈和小姨得

    很缓慢,大姨就直接坐上去,「噗」地完全吃进。然后我就看着大姨自己在我身

    上运动着,我也会找着节奏,跟着大姨的摆动。可能这样大姨不喜欢,找不到自

    己感觉。

    「别动。」大姨低声地说完,又被自己呻吟声淹没了。大姨在我身上,已经

    快十分钟了。看到大姨身上已经慢慢冒出汗珠,我起身,抱着大姨,坐在床上。

    这次轮到我卖力了,大姨在我怀里,我双手紧抱着大姨,不停地推送。大姨叫得

    更欢了,身体也都流出了汗。抱紧的身体也有一层液体,热热地相拥在一起。

    空调我也不去开,我就喜欢这样汗湿了的感觉。我把大姨转过来,让大姨平

    趴在床上,我从大姨屁股上面插入,这样的插入虽然不够深,但确实很美妙,声

    音比任何姿势都来的大。看着一张一合,凹进凸出的玉门,我多想进入这处女之

    地。指尖点着蜜汁,对着玉门处,轻轻涂抹着,大姨高声地叫着。每一次地触碰,

    都带来一阵颤抖和高声的呻吟。玉门周处的阴毛,也被我打湿了。我试着用之间

    压在玉门口,想慢慢挤压进去。手被大姨抓住,大姨知道我想干嘛。我不停地争

    取,大姨不断地阻止。

    「会疼。」大姨哀声说道。

    「妈妈,我就手指试试。」我急切地说。

    「啊……别……」大姨叫道。我顺从着,就这样涂抹,轻勾着。玉门的凹凹

    凸凸,像是会吃掉我手指的嘴,一直不停地勾引着。我忍着,我用力的做腰部运

    动。

    「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愈来愈快。大姨的呻吟声也愈来愈急,我

    口中不停地喊这「妈妈……」

    终于,来了……要来了……

    精子似乎是从我的元神中射出的,将我强力吸干了。而且我喜欢看着自

    己和大姨做爱,喜欢看着我拔出来的肉根,射在大姨玉门处,还有一些喷射到臀

    部和后背。感觉着她脸上的喜悦,身子的颤抖。

    我玩弄着冰块了的精子,靠着大姨的腰上。用手把精子涂抹满大姨的整个屁

    股,用她的蜜汁涂抹着她的蜜穴和玉门。粘乎乎的,冰凉凉的。没一会就开始干

    了,我拍打这大姨的屁股。两个人就嬉戏打闹起来,大姨发福的身体,也被我一

    抱就把她压下去。随着我就轻轻坐在大姨的奶子上,感受着这丰乳给我臀部的感

    受。然后把已经软趴趴的肉根放在大姨嘴前,大姨弹了一下,真的痛,我叫了出

    来。也许是感觉自己弹大了,大姨含入口中。软趴趴的肉根,湿滑滑地在大姨口

    中滑进滑出,又是一阵酥麻,但没有再硬。我也没那么厉害。但我很享受这软趴

    趴还被含入口中的感觉,不信大家可以和自己老婆试试。含了一分钟这样子,大

    姨做起来,然后把唾液吐到了垃圾桶。然后没穿衣服,拿着衣服就出去了。说了

    一声「拜拜」笑着出去了。

    我知道等着是小姨。

    我正打算去洗洗,小姨已经来了。真的很快!

    「去洗洗吧。小姨和你睡。对了,把信都拿去烧了,你妈已经烧了。」小姨

    认真说,随着又给我一个温柔的笑。我拿着信,去了卫生间,把它们都烧光。在

    为什么慢慢用热水洗,冲着我的下体。其实已经很红了,如果做再多,多少是会

    痛的。所以我慢慢清理着,给它最好的充血机会。

    将近洗了20分钟,我包着浴巾出来了。进入房间,我锁上了门。小姨正在

    我电脑上看新闻,我从背后搂着她。亲吻着她的耳根,耳垂。小姨说:

    「休息一下,别把身体弄坏了。」

    「不休息,我要小妈妈。」我说着。然后小姨也笑着,站起来,勾着我亲吻。

    小姨真的高,站着都差不多能平视地接吻。小姨穿的是自己的睡衣,很柔软,细

    滑。红色的,就在腰间绑着。我解开,就是一幅美丽的裸体,我退去了小姨的睡

    衣,小姨已经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必须好好珍惜,好好享受。

    我抱着小姨,把她放在床上。在家里,我要吻遍她全身每个地方。

    「小妈妈帮你吧!」小姨笑着我。然后我就躺下。

    小姨在我耳朵也轻舔着,如同像我舔着她一样。虽然不是那么地灵巧,但被

    口中的热气和舌头轻舔着,我也像女人一样,偶尔颤动着身体,像是触电般地无

    法受控。小姨避开我的唇,在我颈部也舔着,吻着。

    然后来到我的奶头处,说实话,这也是我第一次被舔奶头。平时更多的是我

    服务女人,现在被女人服务,原来也是那么的享受。以为只有含着自己肉根才是

    最舒服的,这完全是错的。

    一路往下,小姨舌尖滑下来,每触碰到的皮肤,都有一些触电酥麻的感觉。

    当到达我下体时,小姨问着我:

    「是不是也用舌头先来?」我回答:「小妈妈想怎样就怎样。」可能小姨对

    这个还不太懂,毕竟她现学现卖地在我身上重复着我在她身上做的事。男人下体

    和女人不一样,所以才问着。

    小姨自己以前也是帮自己老公口交过,但是就是含入,没有很仔细地享受。

    现在我等着她自己摸索。但结局还是领我失望,小姨也是直接含入,如何舌头在

    我们龟头出滑动而已。我希望她用舌尖慢慢从根底下往上舔,然后舔着我的蛋蛋。

    我终于还是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小姨心领神会地照做了。虽然是不太利索,但却

    很享受。我不敢叫小姨舔着我的屁眼,所以我也没说。在小姨在我身上努力的时

    候,我也来了很大的感觉。坚硬的肉根,在小姨口中进出,已经沾湿了小姨的唾

    液。

    「小妈妈,转过来,我也要舔你。」我说。然后我和小姨就是69对着彼此,

    小姨在上面。我用手把小姨臀部往下压,这样就完全贴着我的唇。我大口吃着小

    姨的美穴,阴毛在嘴边乱撞,痒痒的。大口吃着,发出的声音也同样大声。这样

    的姿势难找到小姨的阴蒂,我只能在两瓣肉中间用舌头勾,用舌头撩。吸允着。

    这时,我要小姨转过来,面对面地对着我,半蹲在我脸上。我轻轻地用舌头

    找着那一粒小痘痘,找到了,就用唇包裹着,然后在嘴里用舌头勾。小姨则是用

    手掰开自己的美穴,露出的粉嫩蚌肉。软软的,滑滑的。其中流出的蜜液,更是

    湿滑,粘口的湿滑。

    湿漉漉的下体离开同样湿漉漉的唇,我用这样的唇,贴着小姨的两片唇。小

    姨想避开,但没成功。就这样,小姨紧闭着嘴,我用舌头勾着小姨的唇,想撬开

    她的齿。在我的坚持下,小姨松开了口。两片舌头在她口中交错打闹。小姨口中

    的分泌出来的唾液明显更多了,过多的分泌液,会让我感到有些不适。就特意让

    之流出,全顺着小姨脸颊流出,差一点进入都了她的耳朵。我把小姨抱到一边,

    以免碰到刚刚的分泌液。

    我的唇,来到了小姨的乳头。坚挺的乳头,虽然已经变黑,但我含入口中,

    没觉得厌恶。很小的乳晕,然后都是嫩白的乳房。我用手捏着,然后把小姨的乳

    头挤出得更凸出。两边的乳房都在等待着我,我乐死不疲地两边含入。如此一般,

    我接着要慢慢滑入到小姨体内,我的肉根已经在洞口轻轻地摩擦着。

    当撑开的洞口慢慢被挤开,我缓缓地挤进去,有一个声音声音跟随着发出来。

    我就这样一路冲进,缓慢地进入,没有回头,直到进到最深处,才慢慢抽出来。

    开始就这样细而小地进入,让小姨慢慢适合。虽然这几天和小姨有过很多次性交,

    但是每次地进入还是那般紧实。我太享受这感觉了,有几次我甚是希望这么紧实

    的穴是在妈妈身上。毕竟和妈妈的性爱,感官的刺激是无法比拟的。

    等小姨慢慢适应,我就开始快速一些地进入。也更加勇猛地抽插,看着小姨

    大口呼吸,大声呻吟,我更卖力地进出。我伸直自己的身体,双臂勾住小姨的双

    腿,这样狠狠地压着她,狠狠地进入她的身体。「啪啪啪」地响声在房间回荡,

    混入的是呻吟声。

    床也随着这大的节奏,咯吱作响。如此进出几百下,我感受到小姨体内流出

    的热流,滚烫滚烫的。我停下来,让小姨享受着这感觉。休息了一下,小姨抓着

    我的臀,我明白这意思。我又开始了抽送,这时候小姨洞中,比较华润了。摩擦

    感微微减少了些,却也舒服到极点。

    再送入几百下的抽动,累了。我抱着小姨一条腿,屁股坐着她另一条腿,这

    样插送着。又是别有一番感觉,肉根感觉到被两片骨头夹住,随着小姨的吸入,

    这感觉更加强。夹的时候,很硬,很紧。我一直叫小姨吸着,别停。小姨每次都

    坚持不了多久,就松了气。然后又没有那种被骨头包夹的感觉,时而来,时而去。

    等着小姨又夹住的时候,我努力抽出来,又缓缓地插进去。真的太爽了,夹得我

    的肉根好像缩小了一半。虽然这样的刺激感包围着我,但是一点射精的感觉都没

    有。我要用最好的精力给小姨,想补着小姨这些年没得到过的慰藉。我疯狂着,

    小姨附合着我的疯狂。

    又到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小姨自己赶着感觉,也同样快速而疯狂地抽动。我几次想起来抱着她,都被

    她推下去躺着。我只能作罢。

    小姨腰部扭动还是那么的强烈,那么地有韵律。前后扭动,随之就是上下坐

    入。无不让我深深享受,真搞不懂,经常做爱的大姨和妈妈,是那么地传统性交。

    只是被我开发一些,才放开了许多。小姨虽然很久没有得到滋润,却还能保留着

    自己的本性。狂野的本性。和我想要的完美性爱,完完全全地吻合着。加之又有

    禁忌的刺激,更让我疯狂。

    其实这种禁忌的刺激,只有在妈妈身上才是最完美地体现出来。和小姨的性

    交,是性占了百分之九十,禁忌只有百分之十。毕竟已经和妈妈有过在前,所以

    谁都不能替代和妈妈的禁忌感官刺激。和大姨的这种感觉也是只有百分之十,但

    是大姨给的感觉也是不一样。是一个包容的爱,无私的爱,和妈妈一样。

    有一股热流涌出,慢慢地流到我的小腹上。小姨停止了运动,抱着我,吻着

    我,享受着。坚如铁棒的肉根,在小姨肉穴挺着,感受那一股股热流。

    待小姨享受完自己的高潮,我也开始我最后的表演了。我还是后入,小姨高,

    我有些不方便进入。所以我是站起来,抓着小姨的两边腰,半蹲地插入。这个姿

    势虽然舒服,但是真的很累,疯狂了一百多下,我也放弃了。还是把小姨翻过来,

    我抱着她的腿,这样对于比较高大的她来说,也比较好。

    看着小姨享受的模样,紧抓着我的手臂,我感觉也慢慢来了。我压下去,吻

    着她。只留臀部在快速地运动,手挤进去摸胸部之间的奶子。死片干净的唇狠狠

    贴在一起,舌头也狠狠地在口中搅动。牙齿也在碰撞着。

    脑子一阵空白了,灵魂已在空中飘着,一阵急促地呻吟声,跟着小姨「啊

    ……啊……」的声音,我第三次爆发了。

    ……

    还是抱着小姨,久久不动。好像都累了,也不理会对方的汗液在自己身上,

    两种汗液也交织着。没有任何的味道,只觉得小姨身上还是那么的清香,出冷汗

    更加有一些迷人的味道。

    抱着,还是抱着。然后我们入睡了,原本的我还想一直玩到天亮,聊到天亮。

    当我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多。看着小姨安静而迷人的睡着,我下床把灯关

    了,又拥入小姨。然后随着又是一番云雨……

    「小妈妈,我发觉我爱上您了!」我在完事后说。

    「傻瓜。我也爱你啊。」小姨说着,就吻着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

    亲吻,她们三姐妹也都喜欢亲吻,是遗传吗?

    「我怕是会是那种爱,是真的爱上您。」我深情地说。

    「那是不可能的,小妈妈那么老。你也说都爱我们,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小姨说。

    「哈哈,是啊,我都爱你们三个妈妈。但好像对您,我觉得有点特别。」我

    说。小姨说:「胡说,只可能之前小姨给你的感觉觉得高冷,难驾驭,是不是?」

    我说:「也许吧,但是我现在很幸福。」小姨说:「我也幸福啊。只有以后你还

    记得小姨,小姨绝不后悔。」我说:「我不可能忘记小妈妈的。我要您融入我身

    体,我心里。」小姨说:「为什么你这么会哄人呢?」我暗喜地说:「我只会和

    三个妈妈说这些。」小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平时就听人家说你,嘴巴甜得

    要命,爱哄女孩子。就是看你在家都没说什么话,和自己的老表也不说,我以为

    人家误会。想不到……」小姨没说完,就夹了我一下。

    「小妈妈,您觉得感谢算命先生吗?」我说。

    小姨说:「肯定感谢啊,他算得很准的。而且和你说你也不信,很多事情都

    是只有我们家人知道。但他却知道得清清楚楚,而且说的一些注意事项,也同你

    外公说的一样。所以,感谢他为我们化解危机,你的危机,家的危机。也感谢他

    带给我们另一种东西……」说起这些,小姨姐妹三人都会说很多。而且不管到什

    么时候,她们都是这样迷信。还好只有我们知道,别人要是知道,肯定不怀好意。

    想想也觉得后怕,要不是我渴望禁忌的快感,实行了这一切,她们会不会被别人

    骗财骗色?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做得没错。只是内心对自己的安慰罢了。在

    别人眼里,谁能容许这些?也许就是一小众见光必死的人吧。所以,我们要保护

    好这一层秘密。

    「哎呀!就你们迷信。不过我还是很感激的,因为让我得到了我最爱的三个

    女人。」我说着。

    「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打电话给他。」小姨自言地说。

    「难道他还叫你们告诉他后续吗?」我问。

    「这倒没有,他只说我们这样做而已。有什么疑问再问他。」小姨说。

    「那就别问人家了,现在我们都做到了。以后我们好好享受。」我坏笑地说。

    「如果被发现了,我们就真的是丢人,还不如去死了呢。所以平时不能做什

    么出格的事,也不能乱说话,知道吗?」小姨命令着。

    「我肯定知道,放心,只要我们四个人不说,谁都不会知道。我们行事小心

    些,只有很好的机会,我们才能在一起。」我认真地说。

    「这个是必须的,你以后在家和你妈妈也要老实,以后你爸都在家了。找时

    间去你们租的房子。」小姨说。

    「小妈妈,您也知道租了房子啊?那以后您也在那里等我。」我说。

    「你以为你们做的,我不知道啊。看着吧,小姨有时间,方便和安全的情况

    下,一定会去的。」小姨说。听完小姨这么说,我感动地又亲吻着她。然后我们

    又缠绵在一起,这一次我们没再睡,享受完又聊天,聊着有感觉又继续了一次。

    知道7点半,妈妈来敲门,我和小姨才笑嘻嘻地起来,而且刚刚完事。想必她们

    都能听见,想着,我内心美滋滋的。

    小姨是起来了,我还是继续睡。等到中午11点才起来,家里已经都没人了。

    大姨小姨的行李衣服都不在了,我知道她们回去了。再说,今天下午老爸们也回

    到了家。我起来洗簌完,三个女人提着菜,高高兴兴地回到家,为我准备午饭,

    同时也为她们自己准备。菜买得足够多,连同晚上的一起买了。

    下午,他们也回来了,晚上几家人高高兴兴地吃着饭。我们四人的笑,我们

    的眼神都在交流着,别人都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