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8)

    作者:东东73。

    2017/07月/18日。

    字数:10672。

    疯狂的一夜……。

    归于平静。在爸爸回来前的这几天,我给妈妈好好休息。每天接吻,拥抱,

    感觉也跟着来。只在爸爸回来的前一天,和妈妈再次疯狂缠绵。这一晚,只有我

    和妈妈。这一晚,在我房间,我放着音乐,抱着妈妈看电影。欣赏我觉得最好看

    的母子片,欣赏妈妈喜欢的片子。

    灯,开得很亮很亮。我细细地看着妈妈全身上下,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肌

    肤上的细微汗毛,我都在细细地品味。

    成熟的肉体,有美中不足,在我眼里却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妈妈也如同脱

    兔的少女那般,吃吃地笑,狂妄地笑。心底的世界,在我们这里,完全没有了门

    槛。享受着彼此没有说过的秘密,然后秘密变成两个人共同的拥有,共同的小财

    富。

    我们站在一个至高点,鲜有人能爬到这高点,而我们却在这里坦诚相待!妈

    妈在坏中,坐着我双腿。听着音乐,彼此的肌肤没有任何阻隔物,感受对方的温

    度。胯下的巨物,如有变化,妈妈便把它收入自己体内。妈妈疯狂地摇摆,这疯

    狂像是把我吃进其中……

    开着QQ,调戏一些我们认为好玩的网友。寻找着志同道合的朋友,那么刺

    激,感染着他人。谁都不知道,我们真真切切地活在电脑这边。妈妈也大胆地找

    着很远的外省女性,拨打着语音。当然不会告诉她我们是这样的关系,找到同样

    的爱好者,妈妈说多些,我也在边上插话。也就从那时候起,我们在QQ上交到

    一些很真很好的网友。那时候的QQ,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分享,愿意交谈。

    累了,我们就到床上,想了我们就给予对方。这一夜,我们没到天亮,躺着,

    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早上醒来,笑还是那样甜。这天醒来是周末,虽然只睡了短

    短三小时不到。妈妈还是早起,让我继续睡。妈妈买菜,做早饭。我没吃,妈妈

    也不再叫,就笑笑地自己吃,然后陪着我又睡了。再醒来,已经是11点半了。

    妈妈和我都起来了,我洗漱,妈妈做饭。因为12点多爸爸出差回家了。这可能

    是为数不多的出差,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长出差。我们笑了,我们满足了……

    一家人,在吃这午饭,聊着天,说着爸爸买回来的东西是不是被骗了。我和

    妈妈是那么地自然了,只是我们的笑,有着我们才能读懂的意。

    还有不到十天,就是五一了,我期待。妈妈也期待。大姨也期待。小姨的期

    待也许和我们都不同,我等着……

    22号到30号这期间,重复着从前。和妈妈偷偷接吻,和大姨偷偷地短信

    聊骚。大姨更放开,我也更放松。女人,心底中的小女孩如果被唤醒,是那般的

    可爱,那般的纯真。没被生活的经历污染,这种纯真我应该珍惜,应该叫它长存。

    是我唤醒了这些,我绝不允许有杂念在这其中,哪怕心中只有十分之一的这种纯

    真,也是弥足珍贵的。

    ……

    五一来了!

    一大早,大姨小姨和自己的爱人都在我家聚合。女人说了,这个五一是无狼

    的五一,要自己耍。男人们也同样开心,叔叔的大伯也在。但是这边的女人像是

    和妈妈家这边的女人玩不到一块,却是也没有什么大矛盾。我呢?当然是表示两

    边都不加入,我也有自己的团。谎话,当然是谎话。我只等着,等着和妈妈大姨

    小姨分开乘车而已。男人们,这三个男人,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已经和我在床上翻

    云覆雨过,还有一个也即将与我共云雨。不管如何,小姨,我一定要您。我内心

    说着鼓励自己的话。

    吵杂的声音没有了,看着分别往两边开的车,一边是爸爸们自驾。一边是妈

    妈们不让她们送而坐上出租车,我目送着她们。因为我眼里只有她们,笑声被风

    吹着,从车里传到我耳朵里。

    车,远走了……

    我也踏上另一辆车,赶往机场。

    三个女人,三个我熟悉的女人,带着自己的行李,在候机室坐着等我。看到

    我来了,都笑着,然后起身。谁都无话,直接走到售票处。买好了机票,我们不

    用等,因为正好有班机。腹中饥饿,也不要紧,机上有早点。

    厦门,鼓浪屿,我们来了。

    厦门很美,真的很美,也很喜欢。小姨这边有朋友,都提前叫帮订了酒店。

    一下班机,就有她朋友过来接。两个女性的朋友,打扮得很美,年纪也是和小姨

    左右。我本来想自己先坐车去酒店,小姨把我叫住,直接说上车。威严让我不敢

    不从,哈哈。

    女人的天地,噼里啪啦地话,吵到不行。先让我们到酒店,她们顶了两个房

    间。我一个单人间,她们三人是双人间。酒店也是很高级,小姨确实是做生意的

    人,出门在外,朋友都是高规格的招待。其实还不算饿,所以在酒店里待一下下。

    我不知道她们那边,我望着海,莫名兴奋。这个兴奋只是对美景的兴奋,等下海

    鲜,海滩,无不期待。我也可以想象那边的场景,话说不停。

    敲门声响了,我打开门。是小姨。小姨冷冷地说:「走,吃饭了。」但说完,

    莞尔一笑转身。这个笑停在我眼前只是瞬间,就是一瞬间,也让我开心备至。小

    姨虽然高冷,但是以前还是和我说多一些。这些事的开始,对我冷很多。这个笑,

    温暖了我冰凉瞎想。

    我跟着小姨后面,进入电梯。「她们呢?」我道。小姨说:「下面等着呢。

    你住十三楼,我们住八楼。」「哦。」我没多说话。我从不敢看小姨,现在我正

    对着她看,虽然很不好意思。「看什么看,没见过小姨吗?」小姨说。「我喜欢

    看……」我红着脸说。没等小姨回答,就到一楼了,妈妈她们在门口等。

    我们六人都在在小姨朋友的SV里面,很宽敞。来到海边的一个海鲜店,

    这家店是小姨朋友的朋友开的。说实话,真的好吃,海鲜我能吃很多。小姨朋友

    看到我这么吃,都吃惊了……

    厦门大学,是我梦想的大学,但我知道我考不上。所以选择在这里旅游,也

    是为了弥补一些遗憾吧。

    吃完了,小姨朋友问我,想去哪玩?我说厦门大学。

    在大学逛,是我一个人。小姨朋友一个人送我到这边。我其实也爱说话,人

    家这么帮忙,我当然会客气话。也能把小姨朋友逗乐。她还打趣问我:「为什么

    吃饭不说话?」我说:「在长辈面前,不放开,不好意思多说。」「哈哈,很多

    年轻人都这样。」她笑着说。

    我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她,虽然化着浓妆,但看着很舒服。因为看得出,这

    些化妆品不是廉价货。红色连衣裙,大大的一个圆形耳环在肩膀一指宽的上方摆

    动。

    「有烟吗?」她突然问。我反应过来,给她一支烟。

    「帮我点上,我开车。」她说。然后我就点上,递给她。

    「您也抽烟啊,姐?」我问。她转头笑着说:「胡叫什么姐,你应该叫阿姨。

    哈哈。」女人被家人叫年轻,永远都是开心的。

    「您看着很年轻啊。」我说。

    「随便你吧,你这样叫我也开心。」她笑着说。她真的很爱笑。

    「女人吸烟很正常啊,只是我吸得不多,一天就五六根。」她说。

    「少吸点好。」我装作关心地说。

    「没事。」她说。其实她也喜欢说话,我们就这样边聊着闲话边开车,我也

    尽显我撩妹的那套话,时不时地说一些关心的话。她,很开心,笑得很甜。

    到了厦大,她放我在门口,嘱咐我小心点,玩够了就电话。然后她就给我电

    话号,说等下想回来就直接电话给她就好。然后说,她带我小姨她们去女人喜欢

    去的地方。女人喜欢的,就是购物,美容。说完就开车走了。

    在厦大人还是很多的,我跟着人流在里面玩。其中很多游客都以为我是里面

    的大学生,问路。

    我玩到下午五点,我真的喜欢在大学里面的样子。

    然后我就打电话给她。

    跟着她来接我的,全都在。然后又是去吃饭。晚上没再吃海鲜为主的饭,但

    也有。晚上我们都喝了些红酒,然后走去海滩,虽然天已经黑,但人还是很多,

    毕竟是五一。

    换泳衣,我换了。妈妈的大姨穿得比较保守,小姨和她两个朋友由于身材还

    是比较好,穿的都是三点式的。

    我眼前一亮,小姨的小腹真的平,就是微微有点可爱的肥,这个不影响美感。

    她的两个朋友虽然也是瘦的,但脱了衣服,小腹就有点大了。不过很白,真的白。

    红衣服送我的她,虽然长得不算漂亮,但也有韵味。另一个就是普普通通,胸部

    大而已,我没多看。妆着都是精美的化妆品。

    我看得最多的是小姨,鼓起的胸部,被包裹的紧紧的。不大,却也是很充实。

    红衣服的,看得出,是八字奶,而且下垂了蛮严重。不过还是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海滩,比基尼。我虽然不敢一直跟着她们,但也不走远。人太多,真心不希

    望有那么多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我的女人。小姨比基尼下身,有一块丝巾包了些,

    坐下来的时候,看见黑色的比基尼裤。印出鼓鼓的私处,我看得有反应了,然后

    又下海了。不想在大家面前出丑,毕竟有小姨的朋友。

    怕再有反应,我就离开她们,跑回换衣间冲洗。她们也觉得凉了,随后也跟

    着换衣服了。

    也许累了,小姨叫她朋友送我们回去。她们还一直说等到晚点,去吃夜宵。

    小姨说明天有机会,还得玩几天。

    就这样,我们回到了酒店。小姨的朋友不再下车,我们四个人道别后,上了

    楼。

    在电梯了,妈妈和大姨有说有笑,听得出,今天没购物,是去按摩和美容了。

    但在她们脸上看到的效果就是光滑和白嫩些,还问我好不好看。我当然说年轻多

    了。小姨这时候的笑容多了些。

    到了楼,妈妈和大姨出去了。也不回头,小姨也跟着在后面。没办法,我

    只能自己上去了。谁知道,小姨子叫我等等,虽然里面还有人。我也摁着开门键,

    等着小姨。小姨原来是拿自己包包给妈妈,妈妈和大姨回头看了小姨,又看了我。

    笑了笑,我知道小姨要跟我上来。

    小姨给了包,就慢跑进来,还对其他人说了句不好意思。

    来到我房间,我开了门,放了房卡,房间亮起来。我想了,和小姨这么强势

    的人,我也硬着脸皮更强势。我走过去,关了窗帘。在小姨还没准备好,我就抱

    起小姨,很用力的抱着她,吻着她。我要让这一切不按我原来的计划进行,我要

    打破。

    小姨没说话,眯着眼。这又是出乎我意料,我虽然知道能和小姨上床,以我

    的了解,我这样对小姨。她肯定会说一些话,现在的她没有说话。我把小姨压倒

    在床上。我用力地吻,小姨像泄了气,呼出一声,然后整个人轻松地躺着。我则

    是看着这些,我肯定知道妈妈和大姨在帮助我推进这速度。原来的计划也是在五

    一,现在我加快了。因为白天我发短信给大姨,叫她和妈妈多劝小姨,我想快些。

    看着小姨,迷离的神情。我轻轻地吻了她的眼,鼻子,唇,耳朵。都是轻松

    的,这一刻,小姨已经软了下来。我不必再那么勇猛,我要慢慢品味。做这些,

    原本大家从算命先生开始,然后到心知肚明,再到不可避免,大家心底都明白。

    所以一切的事,都是铺垫。小姨实行了自己和妈妈大姨原来的事,也在享受着。

    小姨的唇,卸了妆,还是粉嫩的。脸上的肌肤,是光滑的。有一些黑斑点,

    却让我觉得更美了。我手轻抚小姨的眉、眼、唇。

    我吻着小姨的耳朵,舌头在里面游。小姨呼吸加重了,给我带来冲击。我把

    手移到小姨腰间,托起小姨的衣服,往上掀。小姨白白的腹部展现在我眼前,我

    不急着继续往上。我用自己的唇,在小姨小腹游走。起伏的小腹,肚挤微微往内

    凹,旁边有些软软的肉,我舌头又在这里滑动。勾到肚挤里,有些苦,但我还是

    愿意继续。

    再往上掀,小姨红色的内衣露了出来。今天小姨穿的是黑色的上衣,黑色的

    裙子。内衣裤是一套,都是红色,有花边的。质量很好,手在上面,很柔软,很

    滑。我往上掀,小姨也伸直手,让我自己脱。我把小姨的上衣去掉了,只看见,

    起伏的胸部比小腹更大。我双手拖着小姨的胸,唇和舌头毫不吝啬地舔在没被内

    衣包裹的奶子。锁骨,是那么美。我在那里留下了我口中的湿滑,湿得亮晶晶的。

    手,双手,都已经伸进了小姨的内衣内。一进去,温暖的胸,坚挺的乳头。

    我用力握着,小姨的奶和妈妈的差不多,不算大。我都喜欢这样握着,妈妈是因

    为胖些,所以看着大。

    我迫不及待,去掉了小姨的内衣。

    美,真的美。小姨的奶,在去掉内衣后,稍微有点点干瘪。摸起来很软,很

    软。大姨和妈妈的奶子,有紧实感。小姨的是很软,很软。传说这种就是水胸。

    虽然软,但不下垂。

    我细细地揉着小姨的乳头,然后含入湿滑的口中。两边轮流着含入,整个乳

    头,都被唾液打湿,流到了白嫩的奶子上。

    「嗯……嗯……」小姨已经呻吟。我慢慢地舔着,慢慢的观察小姨的感觉。

    小姨比妈妈和大姨都容易进入到感觉中,小姨的呻吟声有一种楚楚可怜的叫唤,

    跟平时高冷的她反差很大。

    刚刚洗过回来,但舌头在小姨上半身游走,也能有点咸咸的味道。小姨腋下

    的毛,看不到刮痕,可能本来就少,用了好的脱毛膏,看不出有很多痕迹。我手

    在小姨腋下挠,小姨扭捏着身体。然后我舌头在小姨腋下舔了舔,我是第一次舔

    女人的腋下。因为很干净,我才愿意。之前女朋友虽然也刮得很干净,但我不愿

    意。大姨和妈妈也是刮的,但是多少有刮痕,我也没有试过。小姨的腋下,我情

    不自禁。

    痒,骚,爽?小姨肯定有这种感觉 .想阻止,又渴望。熟女,不管怎样保养,

    肌肤的颜色还能细滑嫩白,但是皮肤软化是有的。所以摸着小姨骨感美的皮肤,

    那么地软,又那么的凉。深呼吸的小姨,会露出很多骨痕。

    我重新趴上去,重重地吸允小姨的嘴。然后我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内

    裤。我已经全裸,小姨闭着眼睛,但已经感觉到。然后睁了睁眼睛,我看到她的

    眼,她也看着我。不再动,也没说话。小姨突然抱着我,狂吻,疯狂地吻,热烈

    的吻。小姨狠狠地吻,我被她推倒,小姨压在我身上。臀部坐着我的下体,发烫

    的巨物,在小姨内裤的摩擦下,隐隐作痛。我用手调整了一下,小姨可能发觉我

    会痛。就把内裤拉到一边,我感到一股温暖,是小姨下体的暖流。然后有一丝丝

    光滑,我知道是小姨流出的蜜汁。还没等我反应,小姨就扶着我的巨物,让到一

    个湿滑的洞口,缓缓地,缓缓地进入一个紧实的地方。

    小姨和我的唇分开了,一手撑着我胸口,一手还抓这我肉根。她慢慢坐下来,

    用很一会才让我的肉根进入她的蜜穴。

    紧。

    很紧!

    我感觉到,感觉没进入过这么紧的穴。因为我没遇见过处女,我不知道处女

    是多紧。但我感觉,这个已经让我感觉到人生最紧的穴。我能感觉,小姨把整根

    吃入,用了蛮久。等整根进入,小姨没再动。看着她紧闭的眼,似痛苦却享受的

    神情,我伸手抓了她的奶子。小姨手也离开了我的肉根,肉根又趴下来,我们的

    唇又贴在一起。

    疯狂地吻,现在换成了细水长流般地吻。

    臀部在慢慢地蠕动,在一段时间后,慢慢地在加速。我看不到我们结合的地

    方,小姨没脱裙子,也没脱内裤。一进一出,肉根都能摩擦到内裤边缘,感觉很

    特别,不痛。小姨加速的时候,她会离开我的唇,双手撑在我肩上。这样的她能

    动得更快。

    小姨适应了,也提速了。深深浅浅,急急停停。然后小姨伸直了腰,骑在我

    跨上。我看着她,手在慢慢地解开裙边,裙子就松开了些。然后小姨把裙子往上

    拉,从头部拿走了裙子,我看到了小小的红色内裤,阴毛处是半透明的,看到黑

    压压的阴毛。被肉根挤到一边的内裤,随着的进进出出,看到肉根底部,有一些

    白白的淫液,当然更多的是透明的湿滑。

    被肉根挤出的肉壁,也是肥肥的,旁边也都长满的毛。小姨的阴毛却是蛮多,

    透明的淫水,在我们两人的阴毛出,摩擦,然后变成了白色的笑泡沫。随着小姨

    的上上下下地进出,也看到一些些细细地丝连着我和小姨的结合处。

    突然,小姨抓着我的手掌,我们都十指交叉。小姨也更加快速地扭动,我感

    受到从所未有的快感,小姨很会做爱。她也更懂自己的感受,更懂男人的感受。

    我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什么那么紧。

    我已经听不清小姨疯狂的呻吟,我看到这样的呻吟声,我也跟着「嗯……嗯

    ……」小姨的腰,小姨的颈,小姨的胸口,额头。都已经出汗了,我更加欢喜。

    小姨根本不愿意换姿势,就这样自己扭动,然后上上下下地坐入。

    一阵疯狂地叫唤,小姨就这样在我身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我也爆发出我最

    有冲击力的抽射。我们相拥,小姨唇在我耳边,嘴里吐出很多热乎乎的气,断断

    续续地气,呻吟带出来的气。然后小姨伸直退,与我的腿勾着。这样的动作,姿

    势,让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又呻吟了。

    我们抱了很久,很久。我肉根都滑了出来,然后小姨下体也流出了我和她的

    淫液。滑滑的,湿湿的,在我们下体流到了床单上。小姨双手抱紧我的头,我勾

    着她的背。然后抚摸着,后面已经出了一层汗,体感的温度也升高了。我喜欢这

    种香汗淋漓的感觉,我吃着小姨的耳朵,秀发。

    沉迷彼此的拥抱,我吃着小姨的耳朵。小姨也回报着我,轻轻地咬着我的耳

    垂。闷的一下,小姨突然地起来了。看着我发笑,然后跑去洗了。我听见小姨反

    锁卫生间的声音,我知道不能一起洗。流了很多在床单,我拿纸来擦走。给大姨

    发了个短信。

    「ok。」

    大姨没有回,妈妈肯定也知道我和小姨完成了她们的任务,算命先生给的任

    务。然而这个任务却让我们变得如此享受,不光是人物,更多的是爱的碰撞,禁

    忌的碰撞给人的刺激。这种刺激,有时候光听,就让人热血沸腾。何况我们身在

    其中,感受到的更加疯狂,更加离不开。

    「去洗。」小姨包了浴巾,命令地说道。我当然很听话,马上进去洗。很快

    就出来,我擦干,还是裸体出来。小姨靠在床上,打开电视来看了。叫我煮开水,

    泡点茶给她喝。我乖乖照做。

    泡茶的时候,我们没说话。我泡好了茶,帮着小姨吹,在她身边坐下。

    「对小姨这么细心?」小姨看着我,还是高冷地说。

    「我最爱小姨,肯定细心。」我笑着说。

    「拿茶给我。」小姨说。

    「我喂您喝。」我说。然后就把杯子伸到小姨口前。

    「怪别扭的,我也不好喝。」小姨说完,就自己拿了。显然还烫,她吹了几

    口,慢慢品味。

    「小姨,平时你那么高冷,我都怕您。」我玩笑地说。

    「胡说,小姨哪高冷。」小姨冷冷说。

    「您看,您平时对我就是这样,对别人都不这样。热情得要命。」我不服地

    问。

    「别明知故问哦。」小姨说着。我当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我接着小姨喝完的茶杯,又倒了一杯在桌上。

    「小姨,对不起。」我装成委屈地说。

    「对不起什么?我们这么做还不是为你了,为了我们的家。记得,别对任何

    人说,这个只能我们四个人知道。」小姨严肃地说。

    「那肯定的。小姨,您好紧。」我试探地说这些话。

    「紧你个头。」小姨说完噗地笑了。

    「你知道吗?当时听见算命先生说要这样做,吓死我了。但是有的东西不能

    不信,所以小姨很为难。你妈妈和你大姨她们也吓了,但是她们好像比我放得开。

    犹豫了,然后也答应了。我是不知道该怎样,既然都牺牲了,后来我也答应。但

    是还不敢面对你,所以对你冷冷的。你想想看,小姨以前难道不疼你吗?」小姨

    认真地说了很多。

    「小姨,我知道。我其实真的很爱您。也知道这样为难您和妈妈和大姨。放

    心,以后我会对你们好的。」我也认真地说。

    「以后不能跟小姨这样了,知道吗?你和你妈妈,大姨,我不管。」小姨说

    这话,我看得出,她也是犹豫,她是不想继续,但又享受这样的性。

    「小姨,我爱您。我都爱你们,我爱您更多。」这个是我真心话,这个爱不

    是母爱,而且有些别样的爱。只对小姨有。说完,我上床抱着小姨,让她在我怀

    里躺着。

    「你妈妈和大姨,都在和你做过这个事以后才和我说已经做了。我看到她们

    没有一点不情愿,所以问了你妈妈。你妈妈却告诉我很享受,大姨也是。」小姨

    说。

    「小姨,您享受吗?就算只有今晚,我也要享受今晚,哪怕以后都没有小姨

    您。今晚是我们的,我们都做了这个,我们能说很多话吗?」我认真地说。

    「嗯,能说。」小姨没有回答之前的话。现在的小姨变得温柔了。

    「我像刚才那样问您,为什么这么紧?」我期待着。

    「小姨说小姨十年没做过爱,你相信吗?」小姨深情地望着我说。

    「我信。」我说着。就算我内心不信,我也不能这样说。

    「其实我们家,表面风光,事还是很多的。你小姨父看着很结实,也不知道

    为什么就不能和我同床。只和我一个人不能同床,我们也看了心理医生。具体怎

    样我也不知道,反正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就是面对我这样。」小姨温柔地说,眼

    里有委屈。

    「你们有试过别的办法吗?」我问。

    「别笑话小姨哦。」小姨显然是要说很多。

    「不会。小姨,我和大姨和妈妈都分享很多秘密的。」

    「我知道。我叫小姨父去外面找过人,他说他这十年中也是找过女人,都很

    正常。所以呢,我也愿意他在外面玩。」小姨说完,有些哀愁。

    「小姨,您不伤心吗?那您十年中有没有……」我没说完。

    「小姨有什么办法。小姨也吵过,闹过。只是你不知道,家里的大人都知道,

    只是不说。后来就习惯了。小姨我是没做了任何对不起他的事,你以为小姨做生

    意,跑来跑去,接触那么多人就很随便吗?」小姨不甘地说。

    「不是,我知道小姨父,没人敢得罪。」这个也确实是,不管是他的地位,

    还是为人。其实除了这个都很不错。

    「其实现在和你小姨父没什么了,他玩他的。他也说我可以玩我的,但他心

    里也会不好受。愿意让我玩。只是我不愿意。」小姨幽怨的说。其实真的我一点

    都不察觉到这些事,可能对于我们这些子女,没人知道吧。我说过,我好像天生

    有这种本事,能说服女人的本事。很多事情别人也可以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我

    嘴里说出来就不一样。这个还真不能不信我,一直到现在,我都是这样。有人靠

    外表吸引女人,但也是一部分。有人靠金钱,地位。当然这两位是最难拒绝。我

    呢?是靠给人的感觉,或者是上天赏饭吃吧。我的说服力之前我也说了,我对此

    很自信。更别说在了解对方和有计划有目的地去接触对方的情况下,那更不用说。

    「可能就是精神因素吧。」我说。

    「医生也这样说,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啊。」小姨说。

    「小姨,以后您愿意,我继续疼您。我爱您!」我继续走心地说。突然小姨

    抱紧了我,然后哭了。我知道这哭,有感动,她心酸。还有很多……

    「小姨,只要您愿意,我会对您像对爱人一样,疼您,宠您。」我继续说。

    「小姨很高兴。你是不是也很妈妈大姨她们这样说哦?」小姨擦着泪说。

    「不一样的,小姨。您比她们年轻些。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您,老爱跟着您,

    就是您平时太冷太凶,我怕。」我说。

    「也年轻不了多少,都是老妇女了。小姨很高兴你这样说,就像你妈妈和大

    姨,她们也说,都这样了,那还怕别的吗?」小姨说到。

    「小姨,今晚要和您说很多话,做很多次。」我说。

    「明天不去玩啊?明天去鼓浪屿,别太晚,精神不好。还有,平时别表现出

    什么,让我朋友看到不好,也危险。」小姨温柔地嘱咐道。

    「我知道。小姨,我要看看你下面?」我害羞地说。

    「嗯。」小姨也同样害羞的回答。三个女人,三个爱我的女人,三个我爱的

    女人。都是我了解的女人,特别是妈妈,从妈妈那里了解到两妈妈。我成功了,

    我太成功了。

    我解开小姨的浴巾,美体又映入眼帘。我寻找的是那一簇神秘而优美之地,

    在不算太亮的环境下,我打开床头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细长的阴毛,比妈妈

    和大姨的都长,而且长很多。根部很多阴毛长着长着,都在最尾处,交织在一起,

    像是被捋顺的。我趴在小姨大腿处,细细品味。小姨处于一线天的,中间的蝴蝶

    想破壁而出,却显得那么地力不从心,乖巧地停留。两片壁肉,呈褐色,长慢阴

    毛。这地方的阴毛连到后面的玉门,没那么修长,只是密了些许。

    我轻轻梳理着这些阴毛,然后掰开大片的肉壁,里面的蝴蝶也跟着动起来。

    耷拉在边上,两边各自有些红色的血丝,颜色变浅了许多。轻轻拨动那蝴蝶的翅

    膀,里面跑出的小气泡,乱撞着。这里颜色是粉嫩到不行,指甲轻触,小姨像触

    电般地抖了一下。又一次轻触,又一次触电。如此重复了几遍,我指尖挤进了那

    神秘的洞穴中。有一股推力,想把我手指推出来。小姨美穴中的皱褶肉不多,也

    许是还没到最里面,也看不到。就像蚌肉般的润滑和结实,看着就只有两壁光滑

    的蚌肉,直进体内。如此不同,又有些坚硬感……

    我忍不住,掰开上面的小痘痘。小姨的小痘痘,藏得不深,掰开了,就跳出

    来。指尖还是轻轻地刮,小姨更加抖动得厉害。我的双唇凑了上去,与小姨的小

    痘痘,蝴蝶紧紧结合……

    小姨流出的液体,更加黏稠,也更加润滑。我的唇包裹着这片唇,包裹着这

    些毛,舌头探入一个深深地美穴中,光滑而柔腻。直到一股暖入流出,沾黏在嘴

    上的暖流,我爬上去,与小姨紧紧拥吻着,让她也尝到自己的味道。

    ……

    这一夜小姨没有含入我肉根,我也没要求她含入。我再次进入到她身体里,

    这一次她躺着,我看着自己的缓缓地进入,然后让它自己慢慢地被逼出,再次缓

    缓地进入。紧实的包裹感,夹着我的肉根,舒服地进行着抽插。

    这一次,我们照样疯狂,也可以说小姨比我更疯狂。在性爱中,没有平时的

    面具,只有自己的探取和给予。在最后疯狂的叫声,我们又一次一起冲破那个点

    ……

    然后我们相拥入睡。

    清晨,一缕阳光打在窗帘,冲不进来,窗帘处暗暗地发着光。房间里,呼吸

    声,平静而祥和,看不清小姨的脸。

    没几分钟,小姨就在我怀里醒来。小姨的身高很高,抱在怀里,很舒服。

    「小妈妈,您醒啦?」我温柔地吻。

    「又乱说。」小姨笑着说。很甜,像一直猫般的温顺。小姨的变化也很快,

    女人故作坚强罢了。谁不渴望有个胸膛躺着,做一个小女人。

    「小妈妈,没乱说。我叫大姨大妈妈,您肯定是小妈妈。」我说。

    「哈哈。好吧,本来也是姨妈,叫妈妈也不过分。」说完小姨吻了吻我,就

    起来了。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朋友等下肯定来接我们吃早餐,所以我要下去

    了。」我望着发烫的下体,继续拉着小姨坐下。小姨刚刚穿好内衣和上衣,下身

    还没穿。我摸着她下身,昨晚第二次我们做完没洗澡,摸到阴毛有些结晶物,我

    知道这个是我的精液。我自己的阴毛也有。小姨梳理着头发,知道我要干嘛。

    转身抱着我,对准自己的洞口,轻轻的摩擦,让洞口处有蜜液的顺滑。果不

    其然,没一会功夫,洞口就被打滑了。还是缓缓的进入,还是紧实,只不过这次

    更舒服。因为蜜液的量少,摩擦力比往昔增大了些,好不痛快!

    也许时间紧,我们并不注重其他的。就这样亲吻和扭动着,我抚摸着小姨的

    臀部。

    「嗯……要快点出来,别太久。」小姨呻吟着说。「嗯……」我说着。然后

    把小姨翻过来,小姨身高太高,我从后面进入,小姨都得很辛苦地弯着腿。看着

    小姨辛苦,我让她跪在床上,我在后面快速而勇猛地抽插。没有刻意的隐忍,就

    这样,把我的精华留在了小姨的体内。

    「妈妈,好舒服,我爱您!」我对小姨说。

    「嗯……」小姨呻吟着,转过来,拥吻我。我肉根被滑出,还没完全软下去,

    湿漉漉的。小姨下体滴出我的精液,掉在地毯上。小姨拿纸擦了擦自己下体。没

    穿内裤,直接穿着裙子,就下去了……

    我也走进了卫生间……

    一整天,我们跟着小姨的朋友在鼓浪屿和其他一些景点玩,走得不累,因为

    心情好。妈妈和大姨没刻意问我什么,笑。一个笑容我们就明白彼此,笑能传达

    的意思,又何必说出口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