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17)

    作者:东东73。

    2017/07月/13日。

    字数:10541。

    【第十七章】。

    下午四点,妈妈还在睡梦中。而我已经起来,因为大姨电话给我,说已经买

    菜了,我都准备好。毕竟还有大姨父。

    我洗完澡,妈妈还在睡着。我也不叫醒,想让她多休息一下。毕竟一晚上没

    睡。一阵敲门声响起,我知道是大姨她们来了。我推醒妈妈,妈妈迷迷糊糊地醒

    来,擦着眼。我已经开好了门。

    「妈妈呢?」大姨一边问,一边换鞋。我接着她手中的菜,放到厨房。大姨

    父也拿了一大推好东西,跟着我到厨房。

    「还在睡啊?」大姨笑呵呵地问着妈妈。我没看到当时她们的表情。这些话

    中有意境,我也能听出。一阵大笑声在房间传来,然后是关房门的声音。五分钟

    后,房门打开了,妈妈已经换好衣服,和大姨一起出来。有说有笑地进到厨房。

    没我们老爷们的事,大姨父叫我陪他下棋,我自然乐意。我们杀得正起劲,

    门铃又响了。

    「吕吕,去开门给你小姨。」大姨命令似的说。我没想到小姨也来。

    小姨倒没买什么,只拿了水果。也没和我说话,卷起衣袖,跑到厨房忙活了。

    也许是心有杂念,这个时候的我,被大姨父连杀几局。乐得大姨父跑到厨房

    报喜,可是被撵出来。没人关心他的输赢,我不甘心,继续下。这一次我努力不

    去想厨房里的三个女人,我爱的三个妈妈。就这样又把大姨父杀得一点脾气没有。

    气得大姨父说不玩了,等吃饭。我们玩了也是有2个小时这样,菜也基本弄好了。

    我们都坐下来,拿着各自的碗筷。

    「小姨父呢?」我问着小姨。

    「忙着呢,今晚不来吃了。」小姨无心地说。然后又和她两个姐姐杂七杂八

    地聊着。我则和大姨父喝点红酒,聊着工作和生意。

    喝酒的人不多,饭局自然不会太久。我正想离开,大姨则提议,大家再喝点。

    全都喝些。妈妈和小姨笑呵呵地拿起杯子,也倒了红酒。大姨父高兴地拿了

    一瓶茅台,倒了半杯,陪着大家喝。我不能喝白酒,今晚也绝对不能喝,就加了

    半杯红酒。这时候我插话也插不上,就慢慢地品。喝完了,我就说不喝了,回自

    己房间了。他们继续着,时不时传来小姨爽朗地笑声。

    多希望时间能快点走,然后等到只有我和妈妈们的时候,暂停住。无聊地听

    着音乐,也听不到他们喝酒的声音。我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吕吕,吕吕。」我睁开眼,看到妈妈红润地脸颊,醉眼迷离地看着我。

    「我睡着啦?」我当然是废话。妈妈「嗯」地一声。

    「大姨呢?」我关切地问,真害怕大姨走了。

    「看你,就关心大妈妈。」妈妈调皮地说。

    「谁想我了?」大姨说着也走了进来。笑着看我。

    「我以为您回家了。」我害羞地说。

    「我担心我妹妹。」大姨说着,又走出去,我听声音知道,大姨在做卫生。

    我抬起头,靠在妈妈的大腿上。轻轻说:「小姨和大姨父回去了?」

    「都回去了。」妈妈笑着。妈妈显然是喝得有点多,但却不醉。呼吸也伴着

    酒气,我却不讨厌。我的手却不老实,隔着妈妈的裤子,用指尖轻轻地挠着妈妈

    的大腿私处。我眼睛看着,面部对着妈妈的腹部,一阵阵热气在私处升腾。妈妈

    没说话,一只手摸着我的耳朵,另一只抓着头发。妈妈身体有些扭曲地颤抖。我

    知道是被我这样挠着,不仅痒,而且也会有感觉。我就这样挠着,也不去抚摸妈

    妈的奶子。看着被裤子包住鼓鼓的私处,我忍不住,鼻子凑近,用力地闻着。成

    熟的女人,私处多少有些该有的味道。对这种淡淡的味道,我不喜欢也不讨厌。

    这样过了十分钟,妈妈叫我起来,去洗洗。我很听话地跑了。大姨也把卫生

    做完了。看到我,大姨这时候也害羞一笑。

    「去洗洗。」简单的三个字,却能读书万千种意思,万千种情感。我欣慰地

    网卫生间走去。

    我认认真真地把自己洗干净。

    洗完,我就一张浴巾包住身体。大姨和妈妈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候的她们

    没有说话。电视也都是广告,但却一直盯着,手里的瓜子往嘴里送。吃得很快。

    我坐在大姨身边,她们才发现我。

    「这么快?」大姨问我。

    「还快啊?我在里面十几分钟了。」我说。她们没再说话。

    我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一瞬间突然地尴尬起来。虽然心里的对话是那么简单,

    谁都知道接下来要怎样。我知道接下来我有两个爱我的妈妈让我饱尝她们的一切。

    她们知道接下来给自己疼爱的儿子一切的爱,一切的牺牲,一切的享受。

    「妈妈,该去洗了。」我打破僵局。

    「哦,好的。我和大姨也该洗了。」妈妈说完就站起来,神情有点慌,却显

    得更加地期待。其实在我们没有关系之前,大姨也和妈妈经常一起洗澡。妈妈走

    到房里,大姨还坐着。

    「姐,您穿哪件睡衣?」妈妈问大姨。「随便。」大姨说。我等大姨说完,

    伸嘴过去,贴上大姨的唇。大姨也迎合着我,大姨口中还有清香的瓜子渣,我们

    舌头在打架。

    「姐,过来洗吧。」妈妈在房间说。因为她的卧室有卫生间。大姨和我分开

    了双唇,笑着进到妈妈的卧室。

    门。没关。

    我关了电视,关了客厅的灯。走向妈妈的卧室,坐在软软的床上。听着卫生

    间哗啦啦地流水声,我的心像一辆汽车,在乡村小路到高速公路般地变化起来。

    我起来,把门和灯都关了,卧室只有卫生间开着灯。玻璃门透射出来的光线,

    在黑暗的房间里无足轻重。

    当卫生间门打开的一刻,我的心就像火箭般飞速上升。先出来的是妈妈,她

    看到黑暗的房间,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反应过来。看着微笑的妈妈慢慢走过来,

    穿的一件很宽松的T恤。下身是一条同样宽松的热裤。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房间

    亮了一些,迷迷糊糊地能找到东西,妈妈拿着吹风筒在吹头发。大姨也出来了,

    和妈妈一样的穿着。其实妈妈喜欢拿这些当睡衣,我看得出,她们都穿了内衣。

    大姨出来,也是愣一下,然后马上明白。微笑地走向妈妈。都不再说话。

    「我帮你们吹吧?」我说着。然后就起来,让大姨和妈妈都坐下。吹风筒的

    轰轰声,我摸这她们湿漉漉的头发,头发在我指缝中穿梭。我的浴巾已经掉落,

    我也理,下身业已清醒。直愣愣地举着。我贴在妈妈的背上,滚烫烫地肉根,贴

    着妈妈的背。妈妈不语,好像我的心跳和妈妈的心跳都通过滚烫烫的肉根告知对

    方,我们现在有多激动。妈妈的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然后我帮大姨吹。我也

    同样把滚烫烫的肉根贴着大姨背。大家心照不宣。没几分钟,大姨的头发也干了。

    我放下吹风筒,妈妈往床上躺去。

    「去关灯。」妈妈说。我飞奔去把卫生间的灯关了。看来彼此还是不能这么

    快地坦然面对。灯,已关。黑暗让我们彼此的紧张减少了一些。我摸索地找到床,

    然后坐上去。我摸到躺下来的妈妈,摸到她的脸。妈妈则一双手紧紧握紧我的手,

    贴在自己的面上。当我腿伸着,碰到大姨的臀部,我知道大姨坐着。我靠过去,

    同样抚摸着大姨的面。大姨轻轻地抓着我的手。我把大姨往后拉,拉不动,但大

    姨明白我的意思。往后靠在我怀里。我俯下头,亲吻了大姨。这一个吻,我知道

    大姨肯定刷牙了。

    两个女人,一个在我怀里,一个躺在我身体旁。我?是如此的幸运,如此的

    性福。更是幸福!我左手伸进大姨的睡衣内,隔着内衣捏着她的丰乳。右手在妈

    妈手中挣脱,从领口处伸到妈妈的胸口,伸进内衣,直接握住那不大的玉乳。乳

    头在我指缝中,在我指尖上。大姨的呼吸声强烈了,妈妈还是没出什么声音。

    「脱掉衣服。」我命令般地说。妈妈坐起来,几乎和大姨同时地脱掉自己的

    睡衣和内衣。然后我能感觉到她们都在脱裤子,我两手,一边一个。在她们的私

    处寻找那一股凉凉的一片沾湿。没有内裤,没有内裤。我激动着,她们也激动地

    脱掉自己仅存的一片遮羞布。不,是展示,展示给她们的儿子。这时的我,不知

    道该怎样,第一次同两个女人在一张床上,第一次有些无助。如何下手,如果能

    同时享受两个尤物?我要让今晚的欢愉持续到天光。

    我一直在两个妈妈的私处勾抹,不同的两片私处,不同的感受,相同的润滑。

    我坐在中间,两个妈妈都躺下来。我用沾湿过的手,各自抓着她们的一只手。

    放在我那嗷嗷待哺的肉根上,妈妈的手握住肉根的身,只剩下一个头多点,大姨

    轻抚着。在龟头处地轻抹,让我酥麻酥麻地,颤抖了。大姨好像知道我受不了这

    样的,就握在她妹妹的手上,两只手就这样套弄着。我相信,如果能在这样的环

    境,情境下,能坚持五分钟,那就是神。我示意她们不要继续,她们平躺着。我

    翻身压在妈妈身上,吸允着妈妈嘴中的甜液。另一只手在大姨口中,唇上在游走。

    大姨呻吟着,吸着我的手,握着我的手。

    我从妈妈的嘴吻到妈妈的玉乳,舔着那可爱的乳头。一直往下,往下。到了,

    又到了这个沾湿的地方。我没有之前的仔细品味,我伸出舌头,就在这蜜穴处,

    上下游览。洞口的滑嫩,在我舌头和吸允中「噗噗」做响。另一只手在大姨的蜜

    穴处,用她的精华,涂抹在那昂头的阴蒂上。大姨在我手指的作用下,呻吟声更

    大了。妈妈无声。

    我的舌头在蜜穴的洞口进出,然后回到同样昂头的阴蒂上。这回妈妈忍不住

    了,「嗯……」哭声般的又响起。我喜欢这声音,这声音好像满足了男人的征服

    感。妈妈颤抖着,呻吟着。自己的一双手,已经自觉地掰开自己的蜜穴,好让自

    己的阴蒂更好的凸显出来。妈妈一顿一顿地扭动身体,我加快了速度。妈妈在速

    度下,迎合着,享受着。舌头在阴蒂上卖力,手指轻轻伸进妈妈的蜜穴内,还是

    那么湿滑,皱褶的肉壁,包裹着我的手指。一股暖流已杀出,手指在肉壁内勾抹,

    想勾抹出更多的暖流。妈妈到了,抓这我的头,很用劲地往她阴蒂那里压。我的

    头发在的指缝间,掉落无数。大姨如同被感染一样,也跟着妈妈大声呻吟,侧身

    过来,抱住妈妈。我另一只手在大姨的蜜穴内,整个手掌都被大姨侧身的双腿压

    着,动弹不了。只能任手指伸进大姨体内,之间灵活地在肉壁里做着自己的该做

    的事。

    ……

    妈妈停止了。我也停止了。大姨还在呻吟,妈妈颤抖地陪同大姨呻吟。我推

    推大姨,让她躺正。我要让大妈妈也同样享受我的爱。

    我嘴贴上去,重复着刚才的动作,唯一不同的是,我两只手掰开大姨的肉瓣,

    舌头在充血的阴蒂不停地舔着……大姨的肉瓣比妈妈的肥嫩些,阴毛也多些。完

    全是不同的享受,洗过澡,没有异味。腥的味道本来就淡,在我们完全投入下,

    只有美味。「啊……」大姨发出一声大又长的呻吟声。从后来里的嘶哑声。

    我把我下身移到妈妈头部,妈妈心领神会。把我硬梆梆的肉根含入口中。

    「大妈妈,你握着,妈妈吃。」我抽出嘴,说了这句话。她们完全会意。妈

    妈手不再握着我的肉根,大姨捏着我的蛋蛋,有时候也握着妈妈含剩下的肉根。

    毕竟不是妈妈自己,偶尔会被牙齿弄得隐隐作痛。但妈妈知道,不会让牙齿

    伤到我。我想换一种姿势,所以我更加卖力地让大姨回到云上。……

    终于,大姨蜜穴内一股暖流也出来了。她却像忍着,一点点一点点地漏出一

    丝丝地呻吟声,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啊……啊……啊……」地喷涌而出。这声

    音让我也差点忍不住,马上叫妈妈停止。忍这种,毕竟有很强大的内心和意志力。

    我平躺着,妈妈含着我的感觉,我知道她跪在一边。

    「大妈妈。一起。」我说。

    然后大姨握着我的肉根,显然她以为我就要这样。

    「上来吻我。」我说。

    大姨俯身过来,把我压住,用她那还喘着粗气的嘴,堵在那沾满她们淫液的

    唇上。大姨张大了嘴,想把我吃进去,我下巴也浸湿在她那温暖的口中。

    「大妈妈,您和妈妈换。」我这时候不怕难为情地说着。

    然后两个女人就交换着,嘴中不同的温度,相同的味道,都是清甜。终于在

    大姨口中体验到她的温度,大姨口中的温度比妈妈高些,含着我的肉根,一点也

    不在乎刚才妈妈留下的唾液。但我感觉到,大姨吐出很多很多黏黏的唾液,我那

    杂乱的阴毛,都湿完了。大姨的手,也沾满自己唾液。直指和大拇指夹着我的肉

    根,然后跟随着嘴的动作,上下套弄。我是神吗?我不是。我再有意念,我也忍

    不住了,我也不想忍了,再忍就会痛。我也呻吟着,叫喊着快点快点。两个女人,

    都加快了速度,一个是在我刚刚说完话,就封住我嘴的妈妈,另一个是在我肉根

    处,紧紧地吸着的大妈妈。

    ……

    出来了,我射在大姨的嘴里。在我刚刚射的时候,正是大姨含得最深的时候,

    我射了,她咳嗽了,也在努力地吐出我射到喉咙里的精华。但是大姨的手却不停,

    一直用力握着,套弄着,直到最后一点精华溢出。妈妈知道我舒服了,也离开我

    的唇。然后躺在我胸口,大姨躺在我大腿,还在玩着已经开始软下去的肉根。很

    多精华都射到肚子上,时间过了几分钟,冰凉冰凉的。

    「妈妈,能开灯吗?我想去洗洗。」我说。然后妈妈就起来,去床头开灯。

    黑暗的世界,回到了光明。

    看着狼藉的床,看着娇羞的大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了被子盖住自己,

    盖了脸,也盖了胸部,但下体还露出。下体虽然没有我的精华,但也泛滥成灾。

    妈妈呢?一直盯着我看,笑,妈妈还是笑。这个笑同样饱含很多,很多…

    …再看看我,肚子上的精华快流到床上,马上起身去卫生间洗……

    回到房间,妈妈和大姨都已经盖住了。只不过现在并不盖脸。大姨看了我,

    脸上更是红了,妈妈也是。

    「妈妈,大妈妈。今晚我不睡觉了,这是我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时刻,我不像

    浪费一分。」我站着说。

    她们只是笑,没有说话。因为房间的电视已经打开了,我光着身子,躺到她

    们中间。她们像是约定好了似的,留着中间的位置给我。我也并没有去掀开完被

    子,我进去了,两个妈妈马上盖好。我刚进去,肉根的雄风又开始恢复,但还是

    软着。我趁着慢慢恢复的时间,拉起两位妈妈的手,一起握着。没一下,在两只

    不同的手的抚摸下,肉根坚硬如初。这回我,不想那么多前奏,我示意大姨:

    「大妈妈,我想要您,您上来好吗?」说完,大姨就逼着被子,骑上来。

    「妈妈,您握住,让大妈妈坐下去。」妈妈很听话,还是微笑。我多希望她

    们也能多说话。

    「妈妈,大妈妈,我也希望你们多说话。」我说。

    「说什么……啊……」大姨还没说完,就把我肉根吃进她那温润的蜜穴里。

    然后缓缓地一上一下地抽动。我用脚把被子踢走,大姨俯身抱住我。我推着

    大姨,让她坐好。这样我可以仔细地观察着大姨的丰乳,大姨呻吟着,丰乳也随

    着她的动作跳来跳去。我双手握住她的丰乳。闭着眼的大姨在享受,我转脸看看

    妈妈,妈妈紧紧地盯着我们的结合处。眼中透着渴望,我拉着妈妈过来,亲吻着

    她。

    吻了一阵。我说:「妈妈,您骑上来,我帮舔。」妈妈听我说完,没有任何

    不情愿,也没有任何难为情就坐上来。本来她是和我脸对脸,然后我叫妈妈转身

    过去,和大姨脸对脸。就这样,妈妈自然而然地把手搭在大姨肩膀上。我看到大

    姨脸上的红润更深了,我相信妈妈也一样。妈妈翘了一点臀部,我可以好好地看

    着妈妈的蜜穴,妈妈的玉门。妈妈的阴毛少,玉门没有毛,阴道边上的肉瓣也没

    有。那么干干净净的美穴,就长了一些稀疏的阴毛,在阴蒂上面。我渴望地看着,

    然后舌头在到妈妈的玉门。刚刚触碰,妈妈就跳了一下。我疯狂地舔着玉门,然

    后回去舔着那干干净净地美穴。妈妈和大姨一起抱在一起,呻吟声,两种呻吟呻

    吟着。我不敢要求她们接吻,虽然我想看到,但我更尊重她们。我知道她们不会

    这样,至少现在不会。

    「妈妈,跟大姨换。」我说。然后两个女人没有说话,交换着。妈妈扶住我

    的肉根正想进去,我突然说:「让大妈妈扶着。」妈妈手离开我的肉根,大姨手

    扶着,然后妈妈轻轻坐上去。哭一般的呻吟声又响起。

    大姨的玉门有稀疏的阴毛,连着到这里,我现在在矛盾,我内心好像只愿意

    亲吻妈妈的玉门。现在大姨的玉门近在咫尺,我却犹豫了。大姨像是等不了这么

    久,轻轻坐上来。我的唇贴住了她的美穴,我如痴地舔起来,忘记了刚才的犹豫。

    舔完美穴,大姨呻吟声永远比妈妈大。我没有在大姨玉门出舔着,大姨也并

    不知道刚才我舔了妈妈的玉门。我手也回到了大姨的美穴,和舌头一起在大姨的

    美穴上努力着。

    两个女人在身上,压在我身上。幸福感包围着我,我的思想已经放空。像在

    空空的无实物之地,飘着,荡着。无边无际!突然又重重地落下,狠狠摔下来,

    不痛,却醒着。想着,这是在干嘛?你知道自己在干嘛吗?你后悔吗?你还要继

    续吗……

    我必须让我开小差,因为开小差,能让我忘了一些感觉,忘了一些感官的刺

    激。虽然是第二次,但谁能在这样感官的刺激下,坚持坚挺不倒。我知道现在还

    在享受中,不至于马上爆炸。我闭着眼,享受这一美妙的时刻,舌头和手都停止

    了。只有两个女人在我身上,自行地寻求愉悦。

    ……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说她累了。我才回过神来。妈妈已经坐着不动,我起身,

    两个女人都知道我要起来。然后躺下去,我下床来,把大姨拉过来,然后又拉起

    妈妈。让她们跪着,我在地上站着,对着大姨的美穴,狠狠地,快速地插了进去。

    「嗯……」大姨舒舒服服地叫着。我能听出,这个是很舒服很舒服地叫。大

    姨不像妈妈,妈妈喜欢规规矩矩地性爱,也愿意尝试跟我不同的性爱。但大姨骨

    子里更向往一些硬性的性爱,就比如很狠很猛烈地抽插她,她会乐死不疲。这些

    都是我慢慢摸索到她们之间的不同。

    我轻轻地抽回,然后又用尽全力狠狠地插进去。大姨的呻吟声,我们的撞击

    声,让妈妈听着也慢慢在我手的作用下,也开始又一次呻吟。我重复着这样的抽

    插,撞击着大姨的美穴。「噗噗」的声音在肉根和美穴的肉壁摩擦下喷出来。然

    后我就快速用力地冲击,我喜欢听这些声音,喜欢这些声音和呻吟声的演奏。我

    自信我的体力,也自信我的腰力,这么多年的篮球生涯,对付这些都是可以的。

    大姨到了,我马上抽出,不留恋一分。马上在妈妈的美穴缓缓进入,妈妈可

    能受不了那种很猛的插送。所以我轻轻地,缓缓地。大姨已经趴在床上,回味着。

    我比较着,妈妈的美穴更紧,水也更少,所以我更舒服。我缓缓地进出。妈妈轻

    轻地呻吟!

    我抽出来,龟头摩擦着妈妈的美穴,看着美穴上的皱肉在龟头挤压下,不断

    地变形。淫液亮晶晶的,肉洞内微笑的小起泡不断涌出。龟头把这些淫液勾抹着,

    涂抹着。涂抹在玉门上,涂抹在玉门周围。我多想进入到着玉门中。妈妈明白我

    的心思,握着我的肉根,对着自己的玉门。我突然好感动,虽然妈妈之前好像跟

    我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和爸爸走过后门。但是这么久都没在此处进入,我还

    是有点担心妈妈会痛。妈妈已经握着我的肉根对准玉门口,我没动,妈妈却拿往

    后顶。我感觉紧紧的,阻力很大,我看到了。龟头还没进入,只是撑开一些。淡

    淡的黑色,又像棕色的玉门,就那么一点点的颜色。在撑开的时候,一紧一合。

    我的龟头也被挤压着。我知道,如果我不动,妈妈很难让我的肉根进入。淫

    液在玉门周边往下流,我缓缓地顶上去。我知道妈妈在痛,妈妈在叫着。「噗」

    一声,妈妈突然迎合着我的冲击,往后一顶,整个龟头进去了。妈妈大声地叫着,

    然后紧紧地玉门夹着我的肉根。让我差点射了,我就压着妈妈,自己也不动。给

    妈妈适应,我也缓缓念想。进入玉门,不像美穴那么温暖。玉门内,是冰冰凉凉

    的感觉,而且龟头充进去以后没有太多感觉,感觉很多都是在冲开的时候。但是

    玉门夹着肉根的却是不一样,就像肉根上套了一个小号的套套根,紧紧的。别样

    的刺激。

    我缓好了,就开始深深浅浅地进入。妈妈还是很大声,大姨还在躺着。听到

    妈妈这么大声,转过脸来看看,好像不明白,刚刚都没有这么叫,为什么现在突

    然变了,一脸疑惑。看着肉根冲进去,玉门局部也跟着凹进去,抽出来,又鼓鼓

    的。粉嫩地肉壁,像不舍肉根地抽出,伸出长长的抓,紧贴着肉根。

    ……

    深深浅浅,时快时慢地在妈妈的后门做作业。感觉就像抑制不住了,我飞快

    地抽出,肉根就这样弹出来。然后看着妈妈的玉门缓缓地闭合,这时候我才发现,

    妈妈玉门周有些黄黄的东西,我肉根上也有,我知道是什么,也是很少的。我不

    在乎,又重新进入到这个美妙地洞穴中。抽动……

    我摸着大姨的下体,在妈妈的后门进入。这一次,和大姨加起来,玩了差不

    多半小时。虽然不算多,但我很满意,只要能享受这样的感觉,一分一秒又如何?

    我加快了速度,叫妈妈转身,躺着,我要趴着进入。这些动作,我没让肉根

    离开妈妈的玉门。这样搞好了姿势,我双手压床,用力地做最后冲刺。可能大姨

    想看看我们结合的部位,所以走到我身后,我和妈妈根本不注意她。只听到她一

    声「啊……」然后没有了。因为声音是后面出来的,我和妈妈都知道,大姨肯定

    看到我们的结合部位是和她不同。这更加刺激到我,我一股劲地把自己的精华射

    出。

    大姨还在后面观察。

    我缓缓地吐出第二次精华,然后抽出自己的肉根。我没看到有精液流出,可

    能是后门不容易,也更有可能是因为我第二次没那么多。

    「啪」一声,打在我屁股上。

    「你们什么玩这地方?这地方也能玩?」大姨疑惑地问。但没有生气,就是

    笑。

    「大妈妈,我也是第一次和妈妈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我说。

    「姐……」妈妈断断续续地说,「姐……其实我也喜欢这个,年轻的时候经

    常做。」

    「想不到这个地方也能……」大姨没说完。然后就跳到床上,没再继续这个

    话题。我也扑到下来,各抱着一个。久久不说话……

    「妈,去洗洗,我们一起。」我说。

    「嗯。」妈妈简单地说。也可能知道这个交合,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我

    拉着妈妈起来,问大姨一起洗吗?

    大姨微笑地起身。

    在浴室,我像个皇帝,伸开手,两个妈妈就帮我涂抹了沐浴露,帮我帮全身

    洗干净。然后我也侍候两个妈妈,仔细地帮她们清洗每个地方,也欣赏着。流水

    声,浴室的雾气很多。我们洗了很久,我们相拥,接吻。

    头上哗啦啦地喷着温暖的水,我们在下面淋着。我两手分别在两个妈妈的头

    上,轻轻往回拉,拉到我唇上。我亲到了,去亲到妈妈的唇。我亲到了,我亲的

    了大姨的唇。三个唇触碰在一起,三个舌头就这样于水下交织。本以为遥不可及

    的事,有时候就是突然而来。三个人就这样接吻着,我睁开眼,看着她们两个闭

    着眼享受,看着她们的舌头在一起,碰在一起,交织在一起。我更不舍,我们就

    这样不知疲倦地吻了好久好久……

    我想停下来,看看她们。我停了,我收起舌头。她们如痴如醉地舔着我的唇,

    并不知我已经收回,想把我舌头勾出来。然后我的唇也离开了她们。我看着她们

    并不是正对着接吻,就是贴面一起,渗出舌头碰在一起。我的离开,也让她们醒

    了过来。然后离开了彼此,微笑地看着我,好像没发生什么。

    「看两个妈妈接吻真是享受。」我吐出这话。

    「想什么呢你。」妈妈笑着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我也笑着。

    「这个多难为情。」大姨说。

    「我们都这样,还有什么难为情的?」我说。「来嘛,刚才不都是一样了吗?」

    「三个人,刚才是。」大姨笑着说。

    「两个好妈妈,试试,好吗?」我软磨硬泡地说了蛮多,她们终于答应。

    两片唇,轻轻地碰到一起,正面地碰到一起。妈妈双手下垂,大姨搭在妈妈

    肩上手慢慢往上,捧着妈妈的脸颊。她们就是唇碰唇,点几下。

    「舌头也伸出来。」我在旁边说。看得我又硬了起来。

    终于,妈妈的舌头先伸出来,在大姨的唇上,然后大姨的舌头也伸出来,两

    片舌头就回合了。就在我期待更久的时候,大姨已经拉起我,就这样,三人又吻

    在一起。

    当结束这吻的时候,妈妈说:「我觉得女人吻女人很奇怪,以后还是不要了

    哦。」妈妈笑着说。

    「好的。」我已经满足了,我相信这东西不是强迫能有的。情到深处,情不

    自禁的时候,人往往做出很多自己也想不到的事,说出平时打死都不会说出的话。

    这就是人,这就是人在高潮的时候会做的。毕竟很多时候,性爱只有最亲密

    的两个人才能拥有的。一夜情是多,但是一夜情能说的话却不多。两人,两个相

    爱的人,真的能无话不说。

    这一夜,我和两个妈妈也是无话不说。我们聊天累了,想要了,就给予彼此。

    累了就休息,没一个人睡。

    这个是属于我们三个的夜,我们的世界,我们几小时的世界。虽然以后还是

    有很多机会,但谁能忘记人生最最要的第一次呢?

    在卫生间,我们没有再做爱。我们出来,没人都是裸体的。我又坚挺的肉根,

    让大姨说年轻就是好。还说出自己刚结婚的时候,大姨父也是每天晚上要很多次,

    想了就要,累了就睡。再次帮她们吹头发的时候,我就叫两个妈妈对着我的肉根。

    大姨舔得如痴如醉,妈妈看得也如痴如醉。有爱的基础,任何东西都是好的,

    缺点是好的,丑也觉得是好的。但是不丑,我觉得很美。妈妈在我走到她面前的

    时候,毫不犹豫地含入自己口中。大姨的头发已经吹干。站起来跟我接吻,虽然

    我不想再接吻。但是不会拒绝好意……

    妈妈的头发也吹干了。我们都饿了,然后两个妈妈就这样裸体在家里,我也

    跟着,裸体地看着她们煮面条。厨房也是没有窗口,所以我们不怕。我的肉根也

    是一下硬,没有杂念的时候又软下去。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的1点多了。想不到

    时间过得这么快,我醒来的时候是十点多一点。真希望时间能永远别走,永远都

    是天黑。

    面煮好了。

    三个人看着彼此,都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因为难为情地笑,却又是享受地

    笑。看着她们吃面,我坚挺如初的肉根又饿了。虽然有些生痛,但还是受不了饿。

    我走过去,又吻起妈妈,然后又吻这大姨。面条在彼此嘴里传递,却不觉得

    恶心。

    我吃得很快,妈妈们吃得很慢。我想趴到桌子下面去舔她们的美穴,但我没

    做。

    有想东西只能想,不能做。毕竟是我的妈妈,我不能像日本电影那样。除非

    有天我们都说好了,彼此都答应,才能做一些趣事。看着妈妈她们吃,也是一种

    享受。

    「又硬了。」大姨说着,用筷子夹了夹。笑着继续吃,当然还是用这个夹我

    肉根的筷子。妈妈也笑着符合。现在的我们,好像没有之前那种拘束。等妈妈她

    们吃完,每个人都去漱口。

    然后又回到房间。煮一个面条,加上吃,又快了快50分钟。

    「二妹,走这里是不是很痛?」大姨在床上指着自己屁股问。我们当然知道

    她指的是什么。

    「第一次哪有不痛的。习惯就好,我蛮喜欢的。」妈妈害羞地说。

    「我家那个从来也不说这个能叼。」哈哈,这个好有意思,听到大姨说到这

    个话,我自己都乐了。大姨也觉得有异常,敲打了我一下,然后不再理我。

    「我家的乱七八糟的都知道,就是第一次过了,我自己特喜欢这个。但是后

    来他说不喜欢,我也就不敢提。怕他说我。」妈妈笑着说。

    「便宜了这小子,看来我菊花不保。」大姨说完,妈妈也笑了。

    ……

    「我倒真的很像和大姨……」我没说完。我们三个就哈哈大笑。但是这一夜,

    没和大姨走后门。我知道以后的一天肯定能,而且是她心甘情愿给我的。

    那一夜,我们做到了,不眠。早上各自上班,虽然身体累,但心情却是很好

    很好。

    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但又不是男女的爱。这个爱是伟大的爱,无私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