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1)

    【算命先生助我拿下妈妈】(21)努力顶上去给阿姨生活照。

    作者:东东73。

    2018年01月09日。

    字数:10894。

    第二十二章。

    忙完自己的事,也已经是两天后了。这两天没和她们联系,所以忙完,马上

    定好了餐厅,请大哥全家吃顿好的。看了时间,才是下午一点不到。所以打了大

    哥电话,告诉他晚上带家人来吃,把地点都告诉了他。因为我住的酒店,饭菜不

    算是特别好,只能另寻它处。

    「你现在在酒店房间吗?」大哥问。

    「准备回到房间了。」我回答。

    「那我和你嫂子过去坐坐。」大哥说完笑笑。我也感受到这笑的含义。大哥

    肯定想一起玩嫂子,他内心的挣扎可能已经磨平了一些,所以才想感受感受3P,

    淫妻的乐趣。有时候很多事情,自己别去太多地期待,顺其自然地突如其来,那

    会让人觉得有意外的惊喜,就好比随意地买一张彩票,然后丢到一边。过一段时

    间,人家却告诉你中了一个不小的奖,那感觉是怎样的,只能是中过的人才知道。

    「好的,你们先过去,我房卡留前台,我电话跟前台说一下就好,你们离得

    近,我可能一小时以后才到。」我说。因为大哥家去我住的酒店是蛮近,所以我

    也努力赶回去。

    到了酒店,我先问前台,是不是我朋友已经拿了房卡,答案是肯定的。我内

    心狂喜!敲门,大哥出来开门,嫂子坐在桌子前玩斗地主。看到我,也笑笑不说

    话。人,不管是谁,被说服了,事情就简单。大哥内心的渴望可能和我有过之而

    无不及吧!看到他们也不烧水喝茶,我也知道他们不好意思,我马上烧水,把朋

    友送的好茶叶,好烟都拿出来。

    「我们也刚刚到。」嫂子笑着说。其实我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超过半小时了,

    前台说的。

    「中午你们吃了吗?如果没吃我们现在去吃。」我问。

    「这个点,肯定是吃过了。」大哥说。然后我们对眼相望,都笑了一下。茶

    泡好了,我们都在喝茶,嫂子还在玩斗地主,而且很投入。我拿了一杯茶,给嫂

    子送过去,和嫂子也对望一眼。嫂子脸色突然红润,羞涩地转过去看着屏幕。这

    时候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毕竟大哥在,不能不尊重。我重新回到桌子前,和大

    哥喝茶。几杯茶下肚,人也热了,虽然空调开着。

    「别玩了,过来一起喝茶。」大哥对着嫂子说。

    嫂子很听话地就过来了,斗地主还没打完。嫂子一过来,我又帮嫂子倒了一

    杯茶。这时候,我眼神示意大哥,大哥也羞涩地低头不语。我却有点尴尬了,但

    却不害怕。几分钟的无话状态,我脑子都在组织着轻松的语言,待说的时候。大

    哥就拥着嫂子吻了起来,嫂子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绝,但力度不大。才是这样,

    我就有了很大的反应。嫂子船长白色的T恤,有很多砖石闪着点点星光。虽然是

    白天,但是房价已经把窗帘都关了,开着灯,也是算很明亮了。大哥吻了一会,

    也停下来了。

    「我们别这样僵着了,都知道,开始吧。」大哥说的时候我不看他,只看嫂

    子,见她害羞的脸上,都是红润的,比刚才刚红了。

    「我去洗个澡。」说着我就导卫生间了。

    「我们来的时候洗了。」大哥说。我也就几分钟,就洗完了。出来的时候,

    灯已经暗了,嫂子在被子下,牛仔裤脱在地上,T恤在凳子上。大哥的衣服,全

    在地上。嫂子内衣和内裤都没有脱。大哥看到我来了,他就开始亲吻嫂子,把被

    子拉下去,嫂子露出了那迷人的小胸部。黑色的花边内衣,被大哥手伸进去蹂躏。

    我也躺在嫂子另一边,把身上的浴衣丢掉。开始抚摸着嫂子那光滑的肌肤,小腹

    上,大腿上。这时候,嫂子的内衣已经被解下来,大哥丢到被子上。然后亲吻着

    嫂子的乳头,嫂子呻吟一声,眼睛已闭上很久了。我则是吻在嫂子另一边的乳房,

    身体舔满她那白嫩的乳房,咬着她的乳头。嫂子身体也开始扭动,我的手顺着下

    摸,碰到大哥的手,然后我就转向大腿抚摸。

    我推着嫂子的内裤往下脱,嫂子弯着腿,让我更方便地脱去内裤。就这样,

    嫂子,我,大哥三人都已经是全裸了。我看到大哥和嫂子刚刚接吻,我就没去和

    嫂子亲嘴。当我亲吻在嫂子脖子的时候,嫂子渴望地把我我脸捧在手中,然后双

    唇贴在我双唇上。虽然我内心不想这样,但也不会拒绝嫂子的好意。嫂子口中没

    有任何异味,而且很清甜。毕竟那么好的茶,口中还残留着。大哥则也和嫂子一

    样激动,嘴已经在嫂子下面做功课。嫂子在和我亲吻的双唇中,不听地「嗯,嗯,

    嗯」。我爬上来,我可不想错过这机会,我两个膝盖分别跪在嫂子的两耳旁,嫂

    子抓着我的肉根,塞进她那温暖的口中。

    这时候,谁还去在乎别的。我已经是忘我的境界,享受着嫂子对我肉根的吸

    允。嫂子的手也揉着我的两个蛋蛋,当指甲轻轻地滑过我的肌肤,没有任何疼痛

    感,是无比的舒服。嫂子一只手抓我的肉根,另一只是从我屁股后面摸到我的蛋。

    这个姿势,真的很爽。

    当嫂子用舌头上下舔着我的粗暴的尿管,我感觉自己的肉根瞬间涨到最大。

    这还没结束,我又轻声说了一句,舔我蛋蛋。嫂子马不停蹄地舔到我蛋上,还吸

    允入口中。蛋上那几根杂毛,也是在嫂子口中乱入。我当然也希望嫂子舔着我的

    肛门,但我并不说,这个也不是谁都能接受。我在不了解嫂子的意思上,是不会

    这样的。

    大哥还是在嫂子下面舔着,我示意大哥让我插入,是受不了了。大哥就离开

    那泥泞的地方,当我肉根嫂子和大哥嘴巴同时离开嫂子的时候,嫂子身子颤了一

    下,然后呻吟着。我看着嫂子那泥泞的下体,那双褐色的阴唇,像一个饥饿的雏

    鸟等待着进食。我在嫂子洞口处,摩擦几下,就可以很方便地进入,还是没戴套。

    看着大哥用和我刚才的姿势让嫂子服务,我举起嫂子的双腿,抱入怀中,下体在

    抽插。忘我地亲吻着嫂子的小腿。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和大哥在奸淫他的妻子,

    每一次的第一次,都是不同的感受。

    肉根感觉到嫂子突然流出很多湿热的液体,我知道嫂子来了高潮,不给她休

    息的机会,继续卖力地进出。

    「啪啪啪」的声音和「噗噗噗」舔大哥肉根的声音回荡着。

    「老弟,你躺下,给你嫂子骑上去,我后入。」也不知过了多久,大哥说着。

    当时我真的忘我了。听到大哥这样说,我更热情也更刺激了,虽然玩了很多女人,

    但还没有同时前后进入一个女人。

    我躺下了,嫂子骑上了,「嗯」的一声,把我肉根整根吃入她的身体,然后

    压下身来抱着我。大哥的家伙确实是比我大和长,他在嫂子后面弄了很久也不好

    进来。

    「第一次这样,想不到那么难进入,以前都是道具一起。」大哥说着,已经

    全身是汗。嫂子和我不说,这时候我真不愿意再接吻了,毕竟也吃个了两个人的

    家伙,嫂子也没再找我接吻,就是抱着我,等大哥进入。

    「我在后面吧,你的比较大和长。」我提议着说。

    「嗯。」大哥应声。然后就躺下,把嫂子翻抱过去。我看着大哥的肉根进入

    嫂子的身体,晶莹剔透的淫液,慢慢地被吃进,然后消失。嫂子同样也抱着大哥,

    我对着嫂子的玉门,用龟头对准它,慢慢地进入。其实也是花了一些力气,还好

    是大哥的长点大些在下面,我才容易进去。如果是我在下面,不是我的肉根滑出,

    就是大哥的进不去。这回好了,我慢慢地顺着感觉,终于整根进入嫂子的玉门。

    这可真紧,而且能感受到两根鸡巴在隔着一片嫩肉相互挤压。我一深一浅地

    进入,然后停一下,让大哥动动。两人不能同时动,不然肯定有一人会滑出。嫂

    子的呻吟声好像在整个世界中回荡,谁都能听得见。时而嫂子被大哥用嘴堵住,

    呻吟声才能减量。大哥确实不在意这些,我是不行,不管这个女人是谁,刚刚吃

    过其他男人的肉根,我是不会接吻的。

    「啊。」大哥一声呻吟,然后就不再动了。「啊……啊……」是大哥的呻吟

    声。「嗯……嗯……」的是嫂子的呻吟声。显然男人呻吟也就几下,女人则是不

    一样。也许是太刺激了,大哥很快就缴枪投降。我在上面则是继续运动,但也怕

    碰到嫂子体内流出大哥的精液,所以我在嫂子的玉门里搅动。身子也压下去,抓

    着贴在大哥胸口上变形的嫂子的乳房。臀部在做运动,声音在响,吼一般的呻吟

    声。当感觉到大哥慢慢变软的肉根在嫂子体内被挤出,我也要受不了了。加快了

    速度,速度跟着嫂子的呻吟声,还是爆发了,那时候的感觉,就像把自己的命根

    子拿去当子弹射出去,力度无比之大。嫂子的呻吟,我的怒吼,相辅相成。

    安静了,这时候我们都安静了。外面的杂音,我们都听不进。终于,呼吸声,

    深深的呼吸声入耳中来,才回到这人间世界,刚才的我,灵魂都不知在哪游荡,

    那么地安静,那么多享受。

    我翻身躺在一边,嫂子光着身子跑进卫生间,一边跑,一边用手捂住下体。

    一手捂住玉门,一手在下体捂着。看到这神态,我会心地笑了。

    「我也去洗洗,太湿了。」大哥笑着说。

    「很舒服,很爽吧。」我问。

    「贼鸡巴爽。哈哈。」大哥说着,就起身了。

    「可惜最刺激最爽的永远是我才体会的。」我笑着说。

    「哈哈,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大哥说完就走到卫生间了。听着他们夫妻

    两的嬉闹声,突然我也想有个老婆。

    我全裸地在床上等着,他们洗了十来分钟,我的感觉却又开始隐隐作祟。看

    着嫂子用浴巾包着自己的身体出来,大哥则是全裸的。我也马上起来,喝了杯茶。

    但是我肉根已经开始上举。大哥看到我又硬了,忍不住问:

    「不会吧?这么快又能来」。

    「我就是这样。哈哈。」我看着嫂子,也给她递了杯茶。然后我拿我的那杯

    茶,慢慢地倒在我肉根上洗。大哥和嫂子看见这样,都很奇怪。

    「很有益的,茶水洗。」我微笑着说。然后又来嫂子的手来摸我的肉根,让

    她慢慢套弄。虽然还不是最硬的状态,但在嫂子的套弄中,雄风渐起。

    「嫂子,吃吃看,茶水洗过的。」我说着,然后把嫂子围在身上的浴巾拉下,

    全裸的嫂子又蹲下了。

    「我好好看看,等下也马上有感觉的。」大哥说着。

    「你们真坏。」嫂子笑着说,然后就含入我的肉根。

    「坏的人才能享受。」我说。大哥也哈哈地笑着。

    我看着自己的肉根在嫂子口中进进出出,全力恢复的肉根,体验着嫂子的齿

    感。一个成熟少妇的齿感,以臻熟练,留给男人的是切切实实地享受。大哥在旁

    边,套弄着自己软趴趴的鸡儿,也希望能快些进入到战斗。

    我让嫂子含住我的肉根,停止她的动作,然后捧着她的双颊,臀部做自由进

    出地抽动,缓慢地。嫂子含得密不透风,每次地进出,虽然她不做动作,但是却

    能吸住我坚挺的肉根。这样的姿势,更能让男人的征服感得到满足,我没插入很

    深。在我慢慢努力进入到嫂子喉部的时候,嫂子反恶心地吐出我的肉根,然后咳

    了几下,拍打着我的大腿。

    「讨厌,不能插那么深,只能我自己含进去我才受得了。」嫂子则是笑着说

    的。很多女人如果被男人这样,至少会小生气。

    「好的,好嫂子,对不起!」我赔着笑脸说。

    嫂子没说话,又含起来。这回让她慢慢套弄,果不其然,嫂子自己慢慢地让

    我的龟头,触碰到了她的喉部,虽然只到舌根后一点的喉部,但已经很满足了,

    嫂子也是最大让步,因为深喉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

    大哥套弄着自己软趴趴的鸡儿,慢慢喝我并排站着。嫂子含着我硬邦邦的肉

    根,一只手握住大哥的鸡儿套弄。人和人确实是不一样的,我做爱的时间不长,

    但是恢复的时间却是很快,真的很快,只要我觉得这个女我喜欢,觉得刺激。这

    时候我相信大哥和我,都有征服感。对蜷伏在自己胯下的女人,我只有性欲,加

    上刚刚接触好的好感。大哥有什么,我不知道,复杂的心理?矛盾的心态?变态

    中得到的刺激?换妻的快乐?3P的体会?我相信都有,我不问。男人那点私心,

    那点私欲,我完全都明白。当时的我想,如果能,以后我老婆愿意,我也会让大

    哥放肆地骑在她身上。至于母亲,我不行。因为只能对等的,我有他的母亲,我

    才为此努力。这些都是当时的想法,一闪而过。

    我示意嫂子站着,撅着屁股对着我,我后入进去。嫂子转过去含入大哥的鸡

    儿,还是没硬。我抽动着,拍打着嫂子的臀部。大哥也用力捏着嫂子乳房,柔软

    的如果在大哥手中不断变形。大哥闭着眼享受,也许是闭眼幻想着能刺激到自己

    快些硬起来的事情。

    我也在想,帮着大哥快些硬的方法。突然灵光一现,就问大哥:

    「哥,你跟阿姨说晚上吃饭的事了吗?」嫂子在呻吟。

    「没说呢,等晚上直接回家接就好,不用说。」大哥闭眼回答。

    「现在打电话告诉阿姨啊,嫂子可以打吗?」说完,我又拍了在呻吟的嫂子。

    「打吧,打吧!」嫂子完全不在意,也不懂我的意思。

    「哥,打吧。」我淫笑着说。大哥这次意会到我意思,脸色变红了。然后过

    去拿手机,继续给在呻吟的嫂子含着。

    「小弟,打电话就停下来先吧……嗯……」嫂子说。我答应着,然后真的停

    止了动作。

    「妈,晚上……」大哥没说完,我就继续动作着。

    「嗯……啊……」嫂子呻吟着,想用手挡住我,我不理会,继续进出。嫂子

    强忍着想爆发出的呻吟声,更加深地含入大哥的鸡儿。

    「妈,晚上跟吕弟吃饭,等下我们回去接你们。」大哥说着,我看着大哥的

    神态,觉得他有些感觉了,又闭眼享受,电话没挂。我悄悄地在大哥耳边说:

    「哥,多说点,能刺激你。」然后继续在嫂子身体进进出出,加大力度地运动。

    「哦……」大哥拉了一个长长的这个声音。

    「妈,吕弟人不错。今晚特意在大酒店定了饭菜,请我们全家……人。」大

    哥脸部已经有些扭曲,我也觉得更加刺激,然后示意大哥免提。就这样,手机免

    提在床上放着。

    「嗯……」嫂子又轻声呻吟,虽然强忍着,但也有漏网。

    「对啊,我看小吕人也是不错,其实回家吃饭就好,我买菜。」阿姨在说着。

    「人家心意,咱们就领了吧。」大哥说着,我却瞄见大哥的鸡儿已经开始胀

    大……。

    「好,好,好。媳妇呢?跟你一起吗?」阿姨问。

    我拍着嫂子,示意嫂子回答。

    「在在在呢。妈,她和我在一起。」大哥说着。

    「妈……」嫂子刚说这一个字,我就大力抽动,大哥也在前面跟着嫂子插入

    嫂子口中。

    「妈……我……们在一起呢!」嫂子就没再说。

    「那就好,你们在干嘛?怎么这样说话?」阿姨问道。

    「妈,没事。媳妇吃了狠辣的东西,我们在吃东西。」大哥说。

    「那好吧,等你们回来接我们。」阿姨说。

    「好的,妈。等会见。」说完就挂了。

    这时候大哥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二,我也让出嫂子的嫩穴给大哥。大哥马上提

    枪来斗,嫂子则是如释重负,大声呻吟。

    「你们就……你们就变态吧……你们……」嫂子在说话,大哥在插入嫂子。

    我和大哥相会一笑。

    我继续在嫂子口中享受,大哥则是后入。过了一会,我躺在床上,大哥和嫂

    子继续站着,这样我还是能很舒服地在嫂子口中滋润我的肉根。

    这次,我们换了姿势,我躺着,嫂子骑上来,又换着大哥跨在我身体,给嫂

    子含入。这回大哥和我一样,已经硬到最顶端。我闭眼享受,因为不想看到男人

    的屁股。可怜的嫂子像只小狼狗,可能我们觉得可怜,她自己却是很享受,也确

    实是享受。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说:

    「嫂子,进后面。」嫂子拔出我坚挺的肉根,对着自己的玉门,慢慢做上去。

    「后仰过去,让大哥插入。」我说。

    嫂子听话着仰着,双手扶着我的小腿。大哥也轻轻的蹲上去,对准嫂子泥泞

    不堪的玉穴,一刺到底。我叫大哥勇猛点,这样我不需要动,嫂子被撞击着,一

    前一后,也能让玉门一开一合地吃入我的肉根。这个姿势太爽了,大哥痴迷地吃

    着嫂子的奶子,吸允嫂子的玉液。

    中间我们也换了两次姿势,一个是第一次3P的姿势。还有一个是站着的,

    把嫂子包在中间,我在嫂子正面进入她的美穴,大哥后入嫂子的玉门。嫂子白嫩

    的身子,被我们抓得到处是浅色的红印,与脸上的红润相应着。我们的后背又无

    不是被嫂子那指甲抓得到处都是。

    这回是我率先射的,就是站着的姿势,在嫂子的正面,我加速度地运动,射

    进了嫂子的子宫。然后我颤了一下,摊在了床上。

    这时候大哥的猛体现了,嫂子双手扶着床,头埋在我胸口,大哥还在后面不

    停地插动。

    大哥也累了,让嫂子躺着,他双手抱着嫂子的双脚,也快速地以这个方式作

    为结束。

    大哥第二次比我持久,多了差不多15分钟。

    三人都累了,大哥和嫂子双双抱在一起。得到满足,当然是相爱的夫妻最亲。

    躺了许久,都感觉要睡着了。这时候嫂子说:

    「你们两个变态。」说着的同时,自己先害羞地挡住自己的脸。

    「舒服吗,老婆?」大哥关怀地问。

    「不舒服。」嫂子违心地说着。

    我转身,把嫂子抱过来,然后又摸了嫂子的奶头。嫂子顺着摸摸我下体。

    「啊?又硬了?」嫂子惊讶的说。

    「都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好像都睡了一下,现在都3点50了。」我说。嫂

    子则是拍打了我的肉根,说:

    「你是牛吗?精力这么旺盛」。

    「遇见喜欢的人,刺激的性爱才是这样。」我说。

    「你真是行啊,老弟。」大哥也说。

    「那还来吗?」嫂子问。

    「你还能来吗?」我也问。

    「只有牛死,没有田烂。」嫂子说完又害羞地打了我。

    「我是不来了,你们要来,我看着。」大哥说。

    「不要脸。」嫂子笑着说。

    「再来一次,然后洗澡吃饭,好吗?美人。」我笑着道。

    最后这一次,嫂子也没有含入,可能也是累了,直接跨上去,扶住我的的肉

    根,进入到自己的美穴,美穴中还有刚才的精液,阴唇和玉门也掺着血多精液,

    冰凉冰凉的。十几分钟的战斗,换了一次姿势,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就不需要

    再忍了,射出了已经不多的精液。

    洗完澡,我们一起去接阿姨和大哥的女儿。

    当晚阿姨很开心,大哥和嫂子更开心,我和大哥还是喝醉了。我还能勉强地

    让阿姨和嫂子送回酒店,她女儿在车里陪大哥。嫂子和阿姨送我倒房间,也就回

    去了。那时候我当然也希望嫂子陪我,但不行。得开车回家,照顾大哥了。当晚

    我也落实了,一定帮大哥找点项目,哪怕是小项目,也是比上班好太多了。

    第二天还没醒来,就听到敲门声。没睡够,而且也喝醉了,一点不想起来。

    但是还是迷迷糊糊地开门。是嫂子来了,买了点早点。这时候可能没睡够,或者

    喝醉,现在还有些难受。就是没心情。

    「叫你们别喝那么多,你们不信。来,去洗洗脸,吃点热粥。」嫂子关心地

    说。

    「大哥呢?起来没有?」「起来了,我叫他起来的,虽然是周末,但是你下

    午一点的飞机,你不记得啊?所以我送早点,顺便叫你。是你昨天说的要10点

    叫你的。」嫂子说。

    这时候我才想起,原来是我叫嫂子送早点叫我起床。我看了时间,刚好10

    点3分,嫂子真的太细心了。我洗了洗脸,精神也好些,吃着热粥,肚子更加舒

    服了。细心的嫂子帮我收拾着衣服,叠得整整齐齐。

    「你要穿哪件?」嫂子问。

    「随便。」说完。我又抱着嫂子。

    「等下还有事吗?」嫂子关切的问。

    「没事,就是故意叫嫂子来的,临别一炮。」我哈哈笑着说。

    「嫂子九点就在大堂了,想给你多睡一点。然后叫你大哥去给你买点我们这

    边的特产回去。」嫂子真的是好人。

    「那嫂子应该上来啊。」我说。

    「现在不上来了吗?」嫂子微笑着说。

    我没再说话,抱着嫂子狂亲,这一次是很激烈地性爱。把嫂子的衣服裤子都

    脱掉,我抱起嫂子,来到浴缸里,为嫂子好好洗洗,嫂子也帮我洗得干干净净。

    因为我想吻遍嫂子全身。

    在水里舔着嫂子的美穴,又是另一种滋味。每舔几十秒,就得起来换气,嫂

    子也一样在水里帮我口交着。

    我躺着,嫂子坐上来,在水里,我的肉根慢慢进入了嫂子的美穴中。我也敢

    肯定,在水里做爱,多少会有水进去,然后又被挤出来。

    上上下下地抽动,把浴缸的水很快就弄走一大半。肉根也冒出水面,但是每

    次嫂子坐到底,还是会碰到水。这时候我又开起水,而且是热水。当水的温服比

    美穴内的温度高的时候,我们都有点受不了,嫂子也是受不了,但是又犯贱,舍

    不得离开这个水。就这样,我们一边开着热水,一边在浴缸内进入彼此的身体。

    我又让嫂子站起来,看着全身冒着气的嫂子,脖子以下都被泡得通红,真的

    是嫩嫩的肌肤。我忍不住又用嘴巴和舌头,吸允着嫂子的美穴,用力地吸允着那

    两片阴唇,舌头努力地探进那深洞。好热,真的热,那时候的阴道,可能是因为

    热水的原因,很热。但是我喜欢这种热,干干净净的,只有刚才我的肉根进入。

    湿热的液体在美穴中溢出,我用舌头去扣,想把更多的玉液扣出来。然后轻轻含

    入那小豆子般的阴帝,用牙齿轻咬着。女人真的是受不了这个,嫂子也一样,被

    我咬得全身扭动。却不舍得我离开,一直摁着我的头,想告诉我,让她更刺激些。

    就这样,我用舌头,牙齿让嫂子来了一次高潮。嫂子得到满足,也毫无保留

    地帮我吸允,尝试着深喉,虽然每次都恶心地流出很多黏黏的唾液,眼泪也流出

    了。但还是尝试了五六次,虽然不成功,也算到过。我不忍心,抱着嫂子就亲吻

    起来。一阵亲吻,我又一次进入到嫂子的玉门。这次我还要射在嫂子的后门。

    离开了浴缸,我们没有离开卫生间。嫂子扶住门,我扶住嫂子的腰,大力地

    在嫂子的玉门进出。

    凹着进入,嫂子的玉门是深褐色的颜色,拉出了,是露珠般的嫩肉色,加上

    很红的洗血丝。当时,真的希望把这后门弄烂,用力地把它操烂。一阵快感,我

    灵魂又一次出体般的感觉,在嫂子后门射了出来。

    肉根跳动着,慢慢变软,但我不拔出来。看着肉根缓缓地,一点一点地被嫂

    子强有力的后门壁肉挤出,等挤出的时候,有一滴精液也流出了。其余的都留在

    了嫂子的直肠内。

    我蹲下去,用手指轻轻抚摸,慢慢观察。嫂子还在呻吟,每次我的触碰,都

    是颤抖着。然后我直指,伸进嫂子的肛门内,学着电影里面,把精液扣出来。这

    时候嫂子也明白我的意思,肛门处,一伸一缩,夹着我的手指。光是这个,也让

    我无不怀念。嫂子这样的伸缩,精液也排了出来,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杂质,我知

    道是便便,然后就叫嫂子和我一期洗。嫂子还是很害羞,仔细地帮我洗着,用热

    水搓着我的肉根。

    洗完了,嫂子体贴地帮我收拾好,然后出门了。没有第二次的性爱,也不知

    道下次是什么时候。如果我想,我随时可以来这边,但是相见不如怀念。

    在机场,我也很感动,大哥嫂子阿姨女儿都来了。拿着这么多的土特产,心

    里暖暖的。和嫂子大哥的激情,让我都没了时间去想阿姨。看着阿姨亲切的笑,

    我内心的悸动,如同第一次接触女生的感觉。这时候又后悔,为什么不多留几天,

    跟着他们一家去玩玩南京城。只可惜时间有限,只能作罢。

    「阿姨,下次欢迎您去我那边玩。」我对着阿姨也开心地说。

    「好的,一定会去的。你有空也一定再过来,下次就都在家里吃,阿姨也露

    几手给你吃」。

    「一定再来的。」我道。

    「那好,一定要再来。」阿姨微笑地说。

    「我们到时一家子都去烦你了。」大哥也补充着。

    「多来烦些日子。」我道。

    嫂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双手搭着自己女儿。

    「阿姨,您看,我跟大哥说了,他们忙,不能经常出去玩,您可以去啊」。

    我对阿姨说,心里自然是这样想。

    「老了,出去也害怕,坏人也多。哈哈。」阿姨说着自己也笑了。

    「哪老了,看着也就是四十岁。」我夸着阿姨。

    「哈哈,你就乱说。」阿姨道。

    「大哥,你看,阿姨这么辛苦,应该享受享受了,照顾你们这么久。」我一

    语双关地对大哥说。大哥自然也明白。

    「放心吧,老弟,哪有儿子不孝顺的。」大哥也笑着说。

    聊着聊着,到了登机的时间,相互寒暄后,就挥手道别了。就这样,离开了

    这地方,暂别这美好。

    又回到熟悉的地方,又见到熟悉的人,那边的不舍,又减轻了。欲望的转移,

    来到了自己亲人的这边。

    小姨对我这次的工作也很满意,虽然没有身体的奖励,但是物质上还是美美

    的。主要是小姨这段时间也忙,我回到这边,她却要去别的地方。我也想跟她一

    起去,她说这边事情也需要忙,所以我也就这样呆着,也没有怨言。毕竟小姨的

    为人,只要她想到了,有合适的机会,肯定会让我赔着她,过着两人世界。

    当然,没了了小姨,回家找妈妈大姨,岂不是更加期待。

    拿着这么多的土特产,回来家里的亲戚都是每人一点,算是心意。大姨我当

    然是亲自去送,短信早已经通知了。来到大姨家,大姨父也在家,看到我送来这

    些,自然也很高兴。高兴的不是东西,而且送去的人,也夸我跟了小姨做生意,

    懂事了。

    小姨以为我在外面会苦,是性欲的苦。所以让几天时间休息,让我和妈妈大

    姨有机会相聚。她很严厉地告诉我,别去找小姐。我当然也会去,但都是骗她说

    不去,每次应酬,人家安排的美女,有几个男人能拒绝?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姐,

    可能是比较高级的小姐吧!如果让我自己去红灯区找那种小姐,我是宁死不从的,

    因为我有更好的选择和物质的帮助。小姨其实也算相信我不会找小姐吧,她虽然

    是强势和严厉,但是也是容易被我哄着的,女人,哪个不希望被哄?无在乎年龄

    的大小。只要是女人,就是这样。

    妈妈和大姨我则敢说些,当然也不能说我在外面乱玩,只是她们不需要骗吧,

    她们也不问。觉得一个年轻的男人,有需求是自然的,只要小心些就好。

    这几天我当然要好好利用,妈妈和大姨,我想单独带着她们去逛逛。我以我

    这次工作不错的理由,跟大姨父和爸爸说,肯定没问题。再加上,我已经叫小姨

    提前跟大姨父和我爸爸说了。让他们觉得我赚钱了,不忘孝顺。其实小姨也知道

    大姨父和我爸是不会去的,所以她说的时候是叫上他们的,说带去上海买买衣服。

    说到这点,男人们是最怕的,买东西,男人们觉得在当地也是一样,没觉得差距

    在哪。这样,我们自然有机会去旅行了,而且我表姐在上海工作,已经谈了男朋

    友。这次去,也顺便先看看,把把关。本来说春节带回家给父母见见的,这时候

    我们去上海,也可以见了。其实我也不想让表姐知道,我们三人不更好?但是不

    能这样,既然小姨已经告诉了大姨父和我爸,这些事是不能漏的。

    大姨和妈妈每年都有自选的休假,这时候正好可以利用。我把这些告诉她们,

    她们自然也很开心。然后说了,小姨已经跟我爸和大姨父说去上海购物,他们两

    个大男人都不愿意,再说他们没有休假,特意请假去玩,他们更是不愿意,平时

    对工作也是很负责的。

    一切都待出发了,我们也拿了很多贵州的特产过去,给表姐的男朋友家人。

    夏天太热,我们带的东西也不多,三人就一个箱子,还有是装特产的袋子。有些

    不能上飞机,所以只能做高铁,其实那时候的高铁已经很不错了,比飞机差不了

    多少。

    我选了连号的作为,当时要我朋友他们陪我一起购票,我提前在网上买好了。

    等到去车站自取,早上和朋友取,他们当然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就说他们别多问

    就好了,反正没做什么坏事,我就想一个人呆一个包厢,他们觉得我有点钱就任

    性。哈哈。

    中午的时候,我和妈妈大姨就去车站了,她们拿自己的身份证取了票,我已

    经取好了,也把这些事告诉她们,她们也是会心一笑。

    妈妈说:「火车上不能过火,让人见了就死了」。

    我说:「妈。放心吧!没事的」。

    「你就作吧!」大姨笑着说。

    我只希望快些上车,然后看看车上方不方便。

    当然是方便,偷偷在被子下面做,谁知道?我得意地笑着。

    (未完待续!)